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女校先生】(第三十集第3章)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2次

【女校先生】(第三十集第3章)

第三章 名贵的大祸

「不行、不行……」

好不容易把水晶小笼包咽下去的少女,头摇得如拨浪鼓般:「我还小,我只

是个孩子,怎么能做这么大的事情?俊雄……你就放过我吧……」

「不行!」

再次喊出不行的并不是我,而是蒲生立智。他拍案而起,吓了美少女一跳。

「乖女儿,我明白先生的意思!」蒲生立智望着女儿道:「他想象叫道加奈

和优子那样,根据实际操作来教导你!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他肯定是生我的气,想趁机折磨我……」活力十足的娇俏少女心中却是这

样想。

但如同翠刚才的推诿,她只是个小孩子,轮不到她来做主,故而蒲生立智当

场决定把澳大利亚的市场开拓交给女儿,还兴致冲冲的寻思,该为女儿和女儿的

老师配备怎样的助手才合适。

见自己的反对无效,活力十足的美少女气恼极了,趁着爸爸陷入沉思之际,

她的脚狠狠踹过来,却被我轻轻一碰,力道瞬间改变;小妮子用力过猛,险些往

后仰去。

「啊……」以为自己要摔下去的翠尖叫起来,接过等她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好

好坐着,刚才那股猛推的劲竟然已经消失。

蒲生立智莫名其妙正想问女儿怎么了,门口传来「砰砰」敲门声音。

蒲生立智知道,如果没有事,外面的人不会来打扰自己,只得收回心思,提

高声音道:「进来吧。」

下一刻,大门被推开。然而站在门口的却不是美丽动人的女服务生,而是一

位气质优雅清纯的绝色美少女。

「咦,绫馨!你怎么来了?」

看到自己的好朋友,翠高兴的站起来对她招手:「快来快来,我们一起吃早

餐……」

「不了,我已经吃过了。」绫馨对她柔柔一笑,缓步走进来。

少女先向蒲生立智打招呼:「蒲生叔叔。」

「啊,是绫馨啊!」听了女儿的称呼,蒲生立智当然知道她是谁,「你爸爸

还好吧?上次我去大阪,他可是把我灌醉了哦!」

「爸爸最近很忙,连酒都很少喝了。」优雅清纯的少女抿嘴笑道。

「升官了,自然会很忙,也会更加注意形象。」蒲生立智表示理解。

说话间绫馨已经到了我身旁,一股淡雅清香早已扑鼻而来。

「俊雄……」优雅清纯的少女用大眼睛看着我,柔声对我道,「我有事情遥

你帮忙,你跟我走一趟好不好?」

「好!」我答应下来,顺便拍了拍旁边的椅子:「先做一下,我们吃了饭再

说。」

「嗯……你们吃吧,我在学校吃过了。」绫馨优雅地坐在我身旁。她非常懂

礼貌,知道如果现在要我和她一起离开时很不尊重蒲生立智和翠的行为,一点迟

疑都没有就坐下,而且神态轻柔,看不出到底是不是急事。

她不急,旁边的翠却有些好奇:「绫馨,到底是什么事啊?」

绫馨迟疑一下:「是我一个朋友的弟弟做了笨事,需要俊雄帮忙补救。」

「哦,是这样啊……」翠很活泼没错,但不代表美少女没有脑子。这听起来

是不好意思说不口的事情,她也不再问,代替蒲生立智道:「好了,俊雄,东西

吃得差不多就该去做事情,去吧,不用顾虑我们。」

蒲生立智瞪了女儿一眼,心想:「你和老师关系好没错,但这样没大没小实

在是太不应该吧?」

我却微微一笑,起身道:「好,蒲生先生,翠,那我就失陪了。」

「噢,好的。」蒲生立智连忙也站起来,「真是不凑巧啊,柳先生,本来想

和您一起吃个便饭再听听您的意见……只有下次再说了。」

「好。」我颔首答应,和绫馨一起走出房间。

我们走到会所的大厅,那几个中年人还在,看到我身边又换了一位绝色美少

女,几个人的眼睛睁大了。

「我说怎么长束家族的丫头匆匆忙忙,原来是找她的老师啊!」

「你们说,这位柳先生的桃花运实在是太好了吧,那位铃木院长和岩下遥都

是万中无一的美人儿,这家伙左拥右抱真是羡慕死人了。」

「切,你的消息过时了!据说井伊家族的二小姐也因为要和他在一起,才被

她的姐姐派去美国。」

「是啊,百合小姐做得不错,要我的女儿和这样的风流男人在一起。我也会

把的她弄到欧美呆着。」

「哈哈哈,你们别在那里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如果换成我们,谁不愿意

和柳俊雄一样啊!」

「呵呵,说的对!」

他们的评论我只是听见一些,出了大厅,就算我的听力再好也无法听到。

看来日本不大,什么事情都隐瞒不了多久,就连真嘉和百合的事情都有人在

说。

我心中同时生出一丝警觉。以后小美人儿们回家和离开时,应该更加小心一

点,一旦暴露出来,对他们的伤害就大了。

其实,因为他们的关系,我早就在住宅周围安装了许多信号干扰源,杜绝方

圆一公里的监控设备信号,无论什么监控器材都无法正常使用。

也幸好小美人儿们回来和离开都是在晚上,又是直接将车子开进院落里在下

车,外人根本看不就,又增添了一道屏障。

不过现在我考虑是不是在房子边再买一栋,像是铃木私人医院,通过地道连

接,这样更加安全。

一边思索,一边坐上绫馨的车子,等到绫馨熟练的发动车子,我才发现居然

是她自己开车。

虽说美少女学生们没有什么娇气,但除非在自己的家乡,否则在外地时通常

出门都有司机或保镖们随行。这是一种安全的防范,并不是什么摆谱。

绫馨善于观察,她轻声一笑:「我把司机赶跑了,因为等会儿的事情不适合

有外人在。」

「嗯。」我点头轻应了一声,闭目养神。

这次轮到优雅清纯的少女惊奇:「俊雄,你难道不问我找你是什么事情、你

到底能不能完成吗?」

我仍旧闭眼说道:「开车时候要专心,不许想其他的事,出事了怎么办?」

绫馨扑哧一笑,旋即道:「好吧,我不问其他,但这个问题你要先答应了再

说。」

「很简单啊,我相信绫馨的判断。」我懒洋洋地道:「既然你来找我,肯定

有把握我能完成,是属于你知道我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对吧?」

「对,也不对。」优雅清纯的少女又笑了,她的笑容美得不得了,「我才不

晓得你能不能做到呢。不过实在没办法,只能找你去试一试咯!」

【好文】【女校先生】(第三十集第3章)

在绫馨的心目中,我听到这话应该瞠目结舌地望着他才对。

结果我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颔首一下后,靠在座位上假寐。

这种悠闲自得的姿态气的性格一向温婉的少女,差点冲动的掐我一下。

「哼!你就装吧!我就是要看一看,你究竟还隐藏多少实力!俊雄,你逃不

掉的……」

绫馨驾驶汽车转了许久,才在中央区一处豪宅区停下。

东京的豪宅区很多,但停车一看,我就知道这处豪宅区绝对是东京都的一流

豪宅。光凭周围小河流水,树林幽幽,很难想象在东京都人口超级拥挤的地方,

居然有这等优雅宽敞的所在。

豪宅区的密集度不高,别墅只是偶尔在树林中露出一角。

绫馨停车的地方是一处空旷的足以停下十辆车子的地面停车场,而这个停车

场是私人的,因为距离不到五十公尺就是一栋豪华宽敞的三层豪华别墅。

光看别墅的大门就有七、八公尺宽,简直可以当成一个宅院的大门。

停车场上为我们开车门的是一个彬彬有礼的中年女人,穿着一身亮银色制服

的她微笑道:「绫馨小姐,三小姐也是刚刚才到,她请你抵达之后马上就去她的

房间。」

「好,我知道了。」

绫馨微笑着点头后,示意我跟着她后面。我们没有往那个宽敞的吓人的别墅

正门走,而是绕了一圈,从侧门走进去。

站在侧门外的同样是一个穿着亮银色制服的女人,见到我们,她马上向对讲

机说了几句,为我们打开侧门。

「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一定有什么阴谋诡计吧?」走在往二楼的楼梯上,

我小声的问绫馨。

优雅清纯的少女横了我一眼,没有露出娇媚,但那股清纯到极点的风韵还是

让我很喜欢。

察觉到我的眼神,绫馨娇靥明显红了起来,却一点都不闪躲。

只是走过一楼到二楼的转角,我们的眼前出现一个娇媚身影。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脸上挂着焦急神情的角色少女是绫馨的好朋友,也就

是我的学生浅织。

「啊。你们终于来了……」

浅织见到我们,松了一口气。二话不说的在前面带路。走没几步就走进一个

房间。

关门时。充满灵动气息的角色少女还到处张望,像是做贼一样把房间门轻轻

关紧。

这个房间很空旷,墙壁四周摆着几个架子,架子上都是一些瓷器类的东西。

墙角下还有一些泥料,石膏,美工刀,颜料,石盘等东西,看起来好像一个制作

瓷器的小工作坊。

绫馨不说话,拉了拉我的手,如葱白般的玉手拉开一张白色绸布,下面是一

只被摔得支离破碎的瓷器。

我仔细辨别,这件瓷器在摔坏之前应该是一个花瓶。

但现在……只能扫一扫,拿去垃圾桶扔了。

蓦地我心神一动,骇然的望向身旁的两个绝色少女:「你们……不会是叫我

来修复这个花瓶吧?」

「聪明!」绫馨拍起小手,眼神充满赞叹和期望。

我轻咳一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这是我爷爷的珍藏——元代青花瓷,缠枝青花白龙纹梅瓶。」浅织没有一

如既往的自信气质,脸色黯然:「我弟弟昨晚顽皮,不小心把它打碎了,他吓得

一晚都没有睡,今天一早就把我叫回来,哭着喊我救命。」

「这种顽皮的孩子是该狠狠教训一下。」

我弯腰下去,拿起了几块稍微大一点的瓷片,仔细端详一会儿:「真是精美

啊!胎体饱满,质地细腻,釉色白而均匀,青花纹饰至少有六层,层层精美,层

层用功讲究……可惜了,可惜了啊!」

本来听到别人赞扬自家的瓷器,浅织应该高兴才对,但此刻她怎么都高兴不

起来。

浅织的年纪还小,对于这些有着深厚历史古韵的东西,了解不是太多。

她虽然知道爷爷的缠枝青花白龙纹梅瓶是一件珍品,但没想到我的评价这么

高。

绫馨旋即帮她问出来:「俊雄,这件青花瓷不会很值钱吧?」

我微微一笑:「上次我去大阪时参观过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管,里面有一件镇

馆之宝的青花瓷,你们见过吗?」

「没有……」

浅织和和绫馨都摇摇头,可是他们也晓得市立东洋陶瓷馆在整个关西,乃至

整个日本,代表怎样的地位。在这里能被称为镇馆之宝的青花瓷,一定不简单。

「根据世界两大拍卖行之一的苏富比评测,如果这件青花瓷拿出来拍卖,至

少也是八百万美金的起拍价。」

我沉吟着说:「根据我的估算,它的实际价值至少也是在一千两百万美金左

右,但很可惜,东洋陶瓷馆绝对不会把它拿出来拍卖的,只能让人垂涎欲滴又无

可奈何。」

「好了啦,说了那么多,你就说我们这件的价值是多少吧?」灵动娇俏的美

少女按住酥胸,像是烈士就义一样的咬牙问着。

「靑花瓷里,梅瓶和玉壶春瓶都是经典类型,而两件青花瓷大小、形状都比

较类似,所以缠枝青花白龙纹梅瓶和青花龙纹玉壶春瓶的价格应该差不多。」我

很肯定地道。

「唉,眞是麻烦呢!这么多钱……」浅织叹口气,心情更加低落。

「关键并不是它的价格。」我本不想打击浅织,但迟疑片刻后还是说出来:

「凡是有财力和兴趣收藏瓷器的人,在意的不是它能卖多少钱,而是拥有这种古

人心血结晶的满足感,是一种心灵沉淀……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件青花瓷肯定是

浅织你的爷爷经常把玩的吧?」

「咦,你怎么知道?」浅织惊然地问。

我拿起一块大的瓷片递给她们:「青花瓷的外表非常干净,而且有特制的护

瓷油存在,显然是经常把玩、经常护养的东西。」

浅织仔细地看了几眼,又摸了一阵子才道:「如果不是爷爷特别喜欢这件青

花瓷,我也不会请你来想办法。现在看起来,恐怕它在爷爷心目中的地位比我想

象的还要高。」

优雅清纯的少女在旁边帮腔:「俊雄,你就别卖关子了,你有没有办法修补

它?或者说你帮忙找到几个高手,让浅织的弟弟能糊弄过关,否则老爷子大怒的

话,她的弟弟就要吃大亏了!」

「砰砰!」她的话音刚落下,一阵急促又小声的敲门声响起,让本来就神经

紧张的浅织,娇躯明显颤抖了一下。

「谁?」浅织强自镇定的喝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