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二十七章 选择的错误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2次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二十七章 选择的错误

第二十七章 选择的错误

一天傍晚,放学后的我一如既往地跑来到妈妈的校长办公室。如今的妈妈已

经不在忌讳会不会被别人知道我是她儿子的事情,即便如此我也没有过多声张,

在我的刻意低调下,除了一些与妈妈同处一层的办公室的教职工外,依旧没有多

少人知道我就是校长的儿子。至于同层的教职工为何知道,毕竟我现在几乎每天

都出入妈妈的办公室,不知道才奇怪呢。

令我惊奇的是,妈妈居然在收拾东西,看来是准备下班回家的节奏。这是我

生平第一次来到妈妈办公室,妈妈不是在努力工作的。要知道平时妈妈在我放学

后,依然还是工作到很晚的啊。我们学校教职工无论有课没课都要来上班,而下

班时间正如我们放学后延迟半个小时。而妈妈身为校长,照道理来说有什么吩咐

下属去做就行了,以前李和清就是这样干的,学校的大多数事务都是由妈妈几个

副校长把持着,只要一些重大决策才会有校长做决定。

亦然碰上妈妈这么一个认真负责任的校长,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按照妈妈

的话来说这份是她喜爱的工作,如果连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都没有动力,那活着还

有什么意思。我无奈了,摊上这么一个工作狂的妈妈,就算我不想让她劳累,也

只好由得她去咯。而我每天也随着妈妈陪她工作到很晚。

不过嘛,为了节省出晚上与妈妈相处的时间,在妈妈工作的时间我也在旁边

做作业,正好妈妈在,有妈妈在一边辅导我,我的学习成绩一点都没有落下,并

且逐渐向上攀登中。甚至还能与妈妈两个人单独相处,即便有时会无意间看到妈

妈惹火的身材,让我鼻血横流,浑身火热却又不能上,这种既痛苦又幸福的感觉,

简直就是要我命啊。

我走到妈妈的跟前,疑惑地问道:「妈妈,你这是……?」

「小枫?你来得真好,帮妈妈打印一份文件等下妈妈要拿回家看」,妈妈瞥

了一眼见到是我,随口对我说道。

「哦,好,只是妈妈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了?」

「是这样的,你爸爸刚打电话给我说今天回来,你爸爸的好朋友景明叔叔也

刚好今天过来做客,所以今天就早点回去,好在今天没什么要做的,剩下的这些

文件今晚回家再看也是一样」,妈妈顿了顿,递过来几分文件夹给我,道:「这

几份文件你去旁边的机房帮妈妈复印了,记住没弄丢了,这都是政府文件来的很

重要的」。

我应了一声,抱着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景明叔叔?很模糊的印象,好像以

前听过,记忆不怎么深刻。不过更令我在乎的一件事是爸爸回来了。

爸爸是个长途客车司机,经常会出车好几天都不回来,有时客满时甚至连续

十几天都不回来都是正常的,即便回来也只是洗个澡换洗了衣服后又继续出发了。

这一次是爸爸很罕见的出车了大半个月,毕竟客满要继续加班加载的情况很

少,一年半载都难有几次。除非是春节或者大型节假日,又或者是大学生开学散

学。

像这一次出去十七八天又不是什么节假日的情况真的前所未有,貌似是前一

段时间有个什么老年旅游团包了爸爸的车当作旅游接送车吧。

亦然令我担忧的是妈妈,尽管现在我和妈妈看似处于热恋期,可是我对妈妈

一点都放心不下。妈妈的性格我很清楚,当初妈妈能答应我,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如今爸爸回来,妈妈的感情有了寄托,会不会就不需要我了。

爸爸不在的时候还好,当妈妈真实面对爸爸,以妈妈的性格还会淡然地与我

偷偷维持关系吗?在我和爸爸之间的选择,作为传统女性代表的妈妈,就如同古

时贤淑良德的女子,对于古时的女性来说,丈夫就等于天,丈夫的一切就等于所

有。到时妈妈会如何抉择,这不用猜都能知道妈妈的选择会如何了。

不是我对我和妈妈母子之间的爱情没有信心,只是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从来

都没想过妈妈会接受我,成为我的恋人。即便前面的过程有些曲折,可是对于恪

守本分传统的妈妈,竟会真的爱上我这个儿子,简直让人无法置信。

正因为如此,我对妈妈的感情缺乏安全感,总觉得妈妈总有一天会舍我而去。

我没谈过恋爱交过女朋友,我不知道该如何去经营一段感情,更加不知道该

如何让妈妈对我死心塌地,我能做的就只有本能的慌张,还有不知所措。

难道我和妈妈就这样到此为止了吗?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吗……复印机「滋

滋」的响动,纸张一张一张慢慢滑出,我对着体技庞大的复印机,独自惆怅…

…惆怅……

在回去的路上我垂头丧脑的一声不出。妈妈在一旁感染到我低落的情绪,觉

得有些奇怪,平时她和我回家,不说是兴奋,至少也是兴高采烈的,而且总是想

着办法来占她便宜。今天这么安静,一点都不像我。

「小枫,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可以跟妈妈说说吗?」

「我……」,面对妈妈的关切,我下意识想把心里的担忧对妈妈说出来,话

已经呼之欲出了,却卡在喉咙,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没什么,只是今天老师

讲的考试题目有些地方不太懂而已」。

妈妈略微轻笑,「不用急慢慢来,学习不是一步铸就的事情,是由一点一滴

累积而成的,所以不用过于紧张,放宽心态反而更好」。

「我知道了」,我敷衍地应答着妈妈,眼里的哀愁却一分不减。我正眼看了

看身边充满无限风情的妈妈,黑框眼镜下的美艳俏丽,傲比绝伦的胸前高耸,深

藏的蜂腰肥臀与黄金比例的曲线纤体,迷人修长的黑丝美腿,寂然妈妈今天穿不

是高跟,可是高挑的身材已天然去装饰,即便不需要过多的衬托,妈妈的美依然

风华绝代。

全然这样美丽的妈妈,我却以后只能作为母亲一样的存在,这对我来说是何

等的折磨。

紧紧拥抱以外,我用什么感到被爱。

沿途陪着你,手松下来。

遗留十寸空间谁相信你在乎我,若那缺陷拉阔,随时会分开。

谁都知双手可紧扣,不依不舍的背后,这个信念有多温柔。从害怕会被拥有

……

【——出自张智霖的十指紧扣】

傍晚夜色,爸爸还没回来,而妈妈一个人在厨房里做菜,我一个人躲在房间

里,坐在桌子前面,空看着桌面上的作业本,却是连翻都没有翻开过。

突然外面传来大声讲话的声响,我打开房门走出来,原来是爸爸领着他的朋

友回来了。在爸爸后面跟随爸爸进来家里的,是一位年纪上与爸爸差不多的中年

男人。只是与爸爸魁梧相比,来人男子就显得较为瘦弱了。中等身材,其貌不扬,

不同的是男人的面相非常好,天庭饱满,丰盈如玉。一般拥有这种面相的人,命

格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小枫,别傻站着,快过来跟景明叔叔打声招呼」

「哦」,听到爸爸的话,我随即迎了上去,恭声道:「景明叔叔好」。

「啊好,这是小枫吧,一下子都长这么高了,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称作

为景明叔叔的男子见到我惊奇道。「再过几年都高过你爸爸了」

我微笑应对着这种熟人间的寒暄,忽然门外传来一道女声,只见从门外走进

来一个打扮得很时髦的女人,手里揣着许多袋袋盒盒的礼品。

景明叔叔连忙接了过来,顺手递给爸爸道:「老夏,这是我一朋友自家酿的

梅子酒,比外面买到的那些更加的香醇可口,我一直珍藏在家不舍得喝,今天我

难得过来,我们哥俩就喝个痛快,你明天应该不用出车吧」

「嘿,我今天刚回来呢,这几天都休息,今晚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

「好,今晚就让你醉的上不了淑娴的床」

「你这家伙,一高兴就喜欢说胡话,还有孩子在呢」,景明叔叔刚讲完,就

被旁边的女子戳了一下,翻了翻白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引起爸爸的哈哈大笑,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退场啊。

随后时髦女人再递了一个盒子给景明叔叔,「差点忘了,这是一些野生冬虫

草还有野山参,掺入一些当归枸杞一起炖,滋阴养颜对女人很好的,你拿着给淑

娴吧」。

「我说你老蔡这个人,真是的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还买这么贵重的补品,

我不会要的,你快拿回去给惠英吃吧」,爸爸讲盒子又推回去给景明叔叔。

「惠英家里还有呢,放心吧,我还嫌拿得太少了,你快拿着,要不然我就回

去了」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互相推托来推托去,到最后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接过了盒

子两人才肯罢休,引得妈妈和时髦女子一阵莞尔,笑两个大男人居然这么墨迹。

爸爸把景明叔叔和女人领到客厅,而我作为主人家——的儿子,当然是负责

冲茶泡水啦。这时我才从大脑海绵体深处捞回来景明叔叔的印象。

景明叔叔的真名叫做蔡景明,是爸爸的老同学兼死党,有点像我跟徐胖子般。

不过爸爸那年代的感情要为纯真一点,没有太多其他利益色彩掺入。只是这

个景明叔叔的命好,趁着好早几年国家征地,他祖上留下的几块地全都被征用了,

国家补偿了好几十万,靠着这笔钱彻底发家了,现在也勉强算是本市一个小富豪。

即便比不上徐胖子他家,但要比我们家要有钱得多了。

在他旁边的女子,是他的老婆刘惠英。一身时髦的打扮,顺直的短发垂落在

两鬓,脸上两抹淡淡的粉白,微微翘起的睫毛,浅黄色的外套下露出颈下的一片

雪白,其中浅紫的一字领针织打底衫,一条银色的吊坠晶莹闪烁。打底衫紧身的

设计印出胸前的两座高耸的轮廓,使然没有妈妈的那般巨大,也略显规模了。毕

竟要像妈妈那样的尺寸,国内很罕见的,除非是欧美那边的大洋马。不过已不算

太差,起码有D罩杯打上。至于下身则是一件黑色的A字裙,一对在丝袜的包裹

下幼细的双腿相互交叉,搭配一对红色的高跟皮靴。尽管妈妈现在有时也打扮得

很时尚,但在这女人面前,简直弱爆了。

说真的这女人的确很会打扮,年纪与妈妈相仿都是三十多岁,可是在打扮起

来看上去就跟二十七八岁的少妇差不多。就算是我见惯了妈妈,温阿姨,还有颖

姨妈这样的成熟香艳的美妇,都忍不住多看她两眼。如果按照以前那个老姑婆打

扮的妈妈,还真是被秒杀几条街啊。

若是我以前确实会这样认为,不过自从见过了妈妈美妙绝伦的身材,还有温

阿姨等身材都是一等一的美妇后,我的眼光刁了很多,这个刘惠英在我眼里顶多

算是一个不错的美妇,风韵犹存见到会望多两眼,也仅仅两眼仅此罢了。

爸爸与景明叔叔他们继续胡天乱地的吹嘘着他们过往发生过的趣事,我见茶

水已经泡好,于是走进厨房中,争取每一分每一秒与妈妈相处的机会,不知道以

后还能不能保持很妈妈恋人的关系呢,一想到这个我就感伤无比。

来到厨房,妈妈忙碌的身影不断晃动,看着妈妈因为灶火的热燥而香汗淋漓,

我见此于心不忍。爸爸这个人很好客,而且还喜欢往家里领客人,次次吃完饭后

爸爸又要跟人家寒暄几个小时,每次累坏的都是妈妈。又要做菜煮饭又要洗碗擦

桌,以前我不懂事,对于干活这种事我是能避就避,剩下都是妈妈一个人做完这

些事。也只有爸爸才会这样暴殄天物,要是其他男人娶到妈妈这样漂亮身材一等

一的老婆,早就想尽办法供着藏着掖着,家务一手包办让妻子只管享福就好了。

哪还会像爸爸一样,不珍惜不单止还给妈妈添加劳累,妈妈都工作一整天了,

回来还要这么辛苦。我不禁直呼心疼。

我立马走了进去,拉起衣服的袖子,接过妈妈手里的菜心,放到水里冲洗。

我的突兀举动让妈妈微微一愣,细细发愣地看着我,然即悉心一笑。莞尔嫣

抹地走到一边,轻轻翻动一下正在闷灼的虾子,眼里全是笑意。

很快地,有我的加入,妈妈不用再分心在炒菜的空挡跑开来洗菜,进度加快

了不少。妈妈好像很开心一样,轻快地哼着歌炒着菜。忽然我把手搭在妈妈的屁

股上,盈盈地摸了一把,使得妈妈的笑容凝固,旋即勉强扭过头来小小声说道:

「小枫,你在干什么?胆肥了是不是?你爸爸还在外面呢——」

妈妈的声音哑然截止,我没有说话,只是用双手搂妈妈入怀里,紧紧贴着妈

妈的后背。感受着妈妈身上迷人的芬芳,静静享受这一刻妈妈还属于我的温香软

怀,对我来说可能是最后的美好的美好。

稍微几下挣扎后,妈妈也便放弃了抵抗,任由我这样抱着。我的怪异让妈妈

生感奇怪,问我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依然没有出声,就这样默默地搂着妈妈,什么话也不说。

「小枫你快放开妈妈,你这样让妈妈怎么做菜?而且被你爸爸看到怎么办?」,

过了一会锅里的虾子似乎传来轻微的焦糊气味,妈妈不由得着急对我说。

而我闭着眼睛,仿若其他的一切与我毫无关联,我把头埋入到妈妈的左侧耳

垂后面,狠狠深吸一口气,似乎想把妈妈的味道永远记住。做完这一切后我便低

着头跑出了厨房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间。

过后虽然我也有出来吃饭,但是过程中仍然一声不出,顶多就是有人叫我的

时候才会应两声。爸爸和景明叔叔这对久久不见的知青,自然是喝得痛快,而妈

妈则是在旁边帮爸爸倒酒,时不时和那个叫做惠英的时髦阿姨聊几句。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低着头吃饭时,妈妈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我的身上,偷看

我的眼神中掠过深思。

「咦,这虾子怎么有点苦咸苦咸的味道?没理由啊,我是在海边市场买的,

商家说是刚打捞上来的啊」,忽然爸爸夹了一只虾子,虾子壳已经被妈妈精心剥

开过了,不过爸爸咬了一口,味道怪怪的,便觉得奇怪,因为这虾子是爸爸他今

天回来特意去海边市场买的,我们这里临海,在海边就有渔民临时搭建的一个市

场,用作交易新鲜打捞上来的海鲜。

我和妈妈的脸色有些古怪,这时妈妈却开声道:「是我的疏忽,刚才焖虾子

的时候跑去洗菜,不记得看火,不小心焦了一点点,不好意思」。

爸爸刚想发脾气,平时无论爸爸再尊敬妈妈都好,这时有外人在,这算是怠

慢了客人,总要做个表态。好在景明叔叔阻止了他,「没关系,虾子焦一点更有

味道,下酒正好」。

「呵呵没事了,继续喝酒吧,淑娴不要管你老公,你做这么美味的饭菜招待

我们,我们高兴都来不及呢,真是想不到淑娴你这么会做饭,下次我要好好请教

才行」

「是呀,淑娴你可真要传授两手给惠英,她做的东西啊儿子都不愿意吃呢」

「嗯?真是抱歉哦,让你吃了这么多年我做的难吃饭菜」,惠英故作不忿道。

「呵呵,哪里哪里,都是一些平常的东西,我还怕怠慢了你们呢」

…………

我知道是我的任性害得妈妈被爸爸责怪,可是我却没有丝毫的悔意,我这样

有点报复社会的嫌疑,宣泄心中的不忿,尽管我是无心的,但是见到爸爸想发脾

气的样子,我就很有快感。

酒过三巡,爸爸和景明叔叔站都站不稳了,已然他们都是还想再战,见此妈

妈和惠英阿姨连忙阻止,最后唯好作罢。我和惠英阿姨扶着景明叔叔下楼拿车,

妈妈在一旁看着,爸爸倒不用搀扶,因为他已经趴下了。这是在家里,妈妈便由

着他去了。

景明叔叔也好不到哪里去,东倒西歪的,我和惠英阿姨还有妈妈三人,非常

艰难地才勉强扶稳他不至于跌倒。

忽然走出楼梯时,景明叔叔一个踉跄,向前扑倒过去,我和惠英阿姨急忙想

抓住,没想到却被景明叔叔重力牵引给带过去。站在后面的妈妈更是难以企及,

整个人都愣了,没能反应过来。

我被绊倒在地上,事情没有因为这样而适止。骤然一道黑色的暗影撞落到我

的脸上,堵住了我的呼吸口,我要窒息了。

等等,这是什么,怎么有股淫骚的气味,并且伴随着一股腥臭的味道。有一

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呀闻过——不过这都不重要,我要呼吸啊,不然我要死了喂。

我不断地挣扎,猛然张开眼睛,你猜我见到了什么?红色,黑色中夹带的红

色,这个景象貌似我前不久才见到过近似的,那是……

黑色的丝裤袜,印出了里面白皙的皮肤,一条近乎透明的薄蕾丝内裤,介于

两片肥臀肉的中间,几乎陷入到那条缝隙中去。这是一条蕾丝性感丁字裤?那我

眼前看到的是……

过了好一段时间,我快要憋死的时刻,这大屁股终于动了。可是事情又一次

没有按照正常的套路发展,那屁股居然往上移,一块柔软的阴肉堵住了我的嘴,

尽管隔着一层透明蕾丝,不过这蕾丝薄得几乎没有,也就是说这阴户几乎跟我嘴

对嘴。

更让我匪夷所思的是,这外面一层黑色丝袜原本应该是裤袜来的才对,可是

裆部裂开了一大块,我开始以为是我造成的,但我仔细一想,现在的丝袜都有防

勾坏设计,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撕坏,这一看就是人为的。

视角稍稍往前移,只见一尊打扮时髦的美妇一屁股坐在一少年的头上,不用

猜都知道她是了吧。适才景明叔叔跌倒后,我也跟着跌倒,不过惠英阿姨比较幸

运没有来得及抓到景明叔叔,所以并没有被带过去,只是她忘记她今天穿的高跟

鞋,想去先把我搀扶起来,却不小心踩到了景明叔叔的裤脚一下子绊倒,身子失

去重心,摔到我身上,亦然屁股刚好坐落到我的头上。

戏剧性的发展套路往往不是一个一个来,而且成群结队拉朋结伴一起来。妈

妈当即反应过来,走上去想去拉惠英阿姨一把,先让我起来,没想到妈妈见到我

一开始的挣扎,到打开眼睛后的愣神,误以为我在窥视惠英阿姨的臀部,事实上

我确实在看。没来由的妈妈心里一阵不爽,同时拉着惠英阿姨的手脱开了一点点,

使得惠英阿姨的阴部直面冲击我的嘴上。

我也终于知道开始流入我嘴里的是什么了,原来竟是景明叔叔的老婆,惠英

阿姨的淫水,难怪会感到气味有些熟悉。这不是我在跟妈妈还有温阿姨发生关系

时从她们的美淫洞流出来的水渍散发出来的味道吗?

几经艰难后,惠英阿姨终于离开了我的天空,我霎时灵台感到一阵清明,从

没体会过原来能呼吸新鲜空气也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情。

我刚才的感觉那么清晰,同为同事人的惠英阿姨怎么可能没感触到,只是我

们起身后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及那份尴尬。在妈妈问起我们有没有事,我们也没

有向妈妈诉说。就这样我们三个各怀心事的将景明叔叔送上车,开车的人自然是

惠英阿姨,好在她也有考到驾驶证,不然今天就麻烦了。

临走前我发现惠英阿姨最后看向我的眼神怪怪的,不是你们想象中那种怪,

就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有话想对我说,碍于妈妈在场又无法开口。

随后在上楼的过程中,妈妈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今天到底怎么了,难道我

脸上有东西么,怎么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色看我?不同的是,妈妈盯着我的时候,

脸色冰寒,像是零下几十度的冰山,看得我心里直发毛。令我想要和妈妈趁机会

亲近一下都不敢了。

其后我和妈妈回到家,妈妈负责照顾爸爸,我则是负责清理善后,足足耗费

了我一个小时把一切搞定。

我走到房间门口,刚想进去休息一下,却听到爸爸妈妈房间里传来动静,我

走过去发现房间门没关好,我轻轻推开,正好看到爸爸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把将妈

妈压在床上,手则是搭在妈妈胸前耸起的地方,我心中一突。果然要发生了么,

妈妈终究是不属于我……

我没有继续看下去,半个多月没回来爸爸自然是想和妈妈好好温存,剩下会

发生什么不用猜都知道。要是我以前应该会窥探下去,但是我现在感受到的是无

尽的心揪着揪着的痛,道道心酸的滋味涌上心头,不甘,不愿,无可奈何。

霎时我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般,惶惶丧丧地放开了门柄把手,情绪低落地

拖着千吨的身子走回到我的房间关上门。

无力垂躺在床上,望着房间的天花板,周遭寂寥得听不见任何一丝声音,整

个房间就只剩下床头旁边的闹钟,里面秒针「滴答滴答」地循环转动。时钟每一

秒的「滴答」响动,都带动我脑海里对妈妈的回忆,她的知性,她的冷艳,她的

成熟,她的酮体,她的严谨……

我真是傻,居然幻想着会与自己的亲生妈妈有爱情,我想妈妈一直都把我当

作小孩子过家家吧。也只有我才会这么天真,在这场名为爱情与乱伦的游戏里当

真。看来我也是时候醒悟了,所谓童话般的爱情在现实是不可能上演的。

只是我……好舍不得妈妈……我好喜欢妈妈……我不想只是和妈妈做母子

……我……

突然房间门轻轻被打开,妈妈从外面走了进来,「你这孩子,躲在房间里做

什么呢?」

「妈妈?你……」,听到妈妈的声音,我条件反射地从床上弹了起来,顾不

得眼角的泪光,惊骇地望着妈妈,一副不敢置信妈妈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

候妈妈不是应该跟爸爸已经那个啥了吗?

「我什么我,是不是想说妈妈这时应该在陪着爸爸,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妈妈翻了翻白眼。「然后你再表现一下悲情男主角,在这里表演难离难舍的放手

戏码?」

「啊额(⊙o⊙),妈妈你你你……」,我一脸惊恐,震撼到无以复加,这

妈妈是属蛔虫的吧。

妈妈向着我走过来,「就你那点小心思,把不住你的脉妈妈这么多年兽医执

照白领了。从下午放学我告知你爸爸回来开始,就一直表现怪怪的,像变了个人

似的,还做出许许多多莫名其妙的动作。真当你妈妈是吃素的啊,你别忘了,这

么多年你有哪一次做了坏事瞒得过我的?」

「你这孩子,就知道胡思乱想」,妈妈没好气地眨了眨眼睛,坐到我的身边。

我顿时欣喜,「妈妈你的意思是……我【好文】【我的美艳校长妈妈】第二十七章 选择的错误们不会变为母子关系了?」

「我本来就是你妈妈,哪有变不变的道理,你还能不认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哎……我也不知道我在讲些什么了,我的意

思,意思究竟是什么呀……到底怎么说……啊……我不会说话了……」,我舌头

打结,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妈妈叹出一口气,制止了我的一紧张找不到重点的疯言疯语。「你这傻孩子,

话都诠释不清楚,以后怎么找女朋友,我看你呀也只能抱着妈妈过一辈子了」。

「如果是这样,我愿意的,愿意一辈子拥抱妈妈」

见到我突然认真,一副坚定的样子,妈妈微微一笑,眼里满是欣慰的意会。

旋即望着我说:「记住以后别再胡乱想些有的没的,妈妈是那种会变异思迁

的女人么?」

「你这傻孩子,妈妈如果不是真的爱上了你,你以为妈妈会跟你保持这种荒

谬的关系吗?感情的事不是一蹶而就的,爱情也是这般,尽管对你爸爸很是愧疚,

妈妈也不是迂腐的人,妈妈做事情不喜欢拖泥带水,爱就爱了,还是你这么一个

小混蛋儿子」

「妈妈也曾经迷惘过,不过既然决定跟你踏出这一步,妈妈就不会再逃避。

小枫,人生往往会面临很多选择,一旦做出选择就必须去为你的选择负责

……」

妈妈的脑海忽然闪过闺蜜秋韵那个骚蹄子对自己说过的话,人生中往往会遇

到很多的选择,你不知道哪个选择是对的,还是错的。或许你现在的选择就是错

误的,但你必须选择先去犯一个错误之后,才会知道哪个错误更值得去犯,既然

很多错误无法回避,何必让悔恨埋葬你的人生呢?

「你就是妈妈选择要犯的错误」

刹那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安静了,剩下就只有我和妈妈眼中炙热的火花,我一

把搂住妈妈的腰,另一只手穿过妈妈的小腹将妈妈推倒在床上。如果在此刻我还

忍得住我就不是男人了——旋即望着妈妈微微颤抖的诱人红唇,舌燥般轻咬,吻!!

在与妈妈嘴唇接触的瞬间,我觉得我的口都快要融化了,好柔软,妈妈的嘴

唇怎么会这么柔软。我那笨拙的舌头还没伸出来,就被妈妈卷了进她的嘴里,这

是……妈妈第一次如此主动诶——我跟妈妈的舌头搅在了一起,久久不愿意分开,

我们的吻就如同我的爱情,永远都不愿意分开,即便要与全世界为敌,谁规定母

子就不能相爱的?我们偏要逆天而行。

我的手情不自禁地移到了妈妈胸部的位置,妈妈回来时为了能方便做饭,换

了一套家居服,隔着一层宽松的衣料,我依然能感受到那对丰盈的手感。

我跟妈妈继续吻着,仿似一对末日中的情侣,那种没有明天的爱情。我的魔

掌留在妈妈的胸部上,见妈妈没有反抗似是默认我的态度,于是我放下了顾虑,

大胆向妈妈伸出魔手,放肆地侵略妈妈的阵地。那对坚挺高耸不见边缘的尺寸,

难以想象的一手都难握的巨大,柔软的触感传达我的手心,直达我的中枢神经系

统。

妈妈的乳房真的好大——

紧接着我趁机把妈妈宽松的家居服拉了上去,露出黑丝蕾丝花纹缀边的胸罩

包裹下,被裹得严严实实,膨胀饱满撑得文胸即要爆开的乳球。到达这种程度的

豪乳,已经没有所谓的乳沟了,所谓的乳沟不过是胸小或者CD罩杯的女人硬挤

出来的罢了。你有见过欧美那些巨乳女优,哪个是需要挤什么的乳沟的?不需要,

拥有这么大的奶子还需要去挤什么乳沟啊,况且若是硬是要挤反而破坏乳房的美

感。

望着妈妈整个两个大皮球一样的大奶子,我的口水直流一地,这样的美色当

前圣人都顶不住啊,当即我就扑了上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