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乱欲,利娴庄】(69)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1次

【乱欲,利娴庄】(69)

第六十九章

「呃……」

乔元想拜託常春然帮利家三姐妹请假,一时又不知如何开口。

常春然敏感,以为是那事,为难道:「乔元,我还没有心理准备,能不能迟

一点。」

说完,绝美的小脸蛋绯红,心底里,她担忧乔元不仅仅摸她的脚,万一有更

过份的要求,常春然拒绝不是,同意也不是,很纠结,毕竟她父母拿了乔元一百

万。

「什么事。」

乔元没反应过来,常春然以为乔元不好意思明说,就结结巴巴地挑明了:

「就……就是摸……摸我脚的事。」

乔元倒也爽快,笑嘻嘻道:「行,我不催你,你想给我摸,我就摸,你不给

我摸,我就不摸。」

常春然大羞,更怀疑乔元有别的企图,芳心怪怪的,两只脚下意识地缩了缩,

乔元眼尖,斜眼瞧去,如见两段雪白嫩藕,坏心思油然而生,不过,时机未到,

乔元没有鲁莽,他乘机开口:「对了,常春然同学,到学校了,你帮利君竹,利

君兰,利君芙她们请假,她们家有个亲戚来,今天就不去学校了。」

「好的。」

常春然的心冷了下来,她不知乔元和利家三姐妹的关系,也不好问,直觉乔

元跟利家三姐妹中的其中一个关系很好,有可能是乔元的女朋友,就不知道是哪

一个。

法拉利刚要开动,突然有位青春少女飞奔而来,嘴里喊着:「阿元,等我。」

乔元望去,那是孙丹丹,她身后是她母亲赵倩倩,赵倩倩没跟过来,远远地

对乔元笑了笑,妩媚甜美。

和王希蓉一样,赵倩倩的仪态和风情比以前好不知多少倍,女人一旦有钱了

就会有惊人改变。

乔元迅速有生理反应,他直勾勾地看着赵倩倩转身,扭着圆肥臀走向她的老

房子,乔元注意到赵倩倩有个小动作,她先用手拍了拍屁股,然后回头又看了看

乔元,乔元若有所思。

见常春然在车上,孙丹丹也不客气,拉开车门上了车后座。

乔元嘴甜:「啊,今天丹丹特别漂亮。」

孙丹丹不见欢喜,她瞄了一眼常春然,好生嫉妒:「我怎么漂亮也没然然漂

亮。」

孙丹丹说的是大实话,与常春然相比,孙丹丹确实略为逊色,好在都是青春

少女,差距不明显。

常春然显然感受到了孙丹丹的嫉妒,她忙解释:「丹丹,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告诉乔元,我刚要去学校,乔元碰巧就来了。」

孙丹丹白了一眼过去:「我又没说你,你紧张什么。」

常春然有口难辩,乔元见她楚楚可怜,心中对孙丹丹隐隐生气,故意打岔了

她的话:「丹丹,你鞋子不好看。」

孙丹丹跟乔元青梅竹马,俩人早混了个烂熟,孙丹丹焉能不知乔元的心思,

她愈加嫉妒:「你嫌弃我,你以前从不说我鞋子不好看。」

乔元被戳中了心思,脸一热,有些歉疚,伸手打开车前储物箱,里面好多钱,

他取出两迭递给了孙丹丹:「你也说是以前了,鞋子又不是人,以前的鞋子旧了

就应该换新的,今晚放学,你和常春然一起去买鞋子,一人买十双,这里是两万,

要买好看的,要买贵的。」

乔元这是藉机给常春然买鞋子,她的鞋子比孙丹丹的鞋子更旧,更不好看,

乔元喜欢常春然的玉足,自然希望常春然穿漂亮鞋子,来衬托她两只绝美的脚丫。

孙丹丹飞快接过钞票,小小抱怨:「你帮我们买不行吗。」

乔元笑道:「男人不能给女朋友买鞋子的。」

孙丹丹先是一喜,想了想,心儿转忧:「然然又不是你女朋友。」

这话等于将了乔元一军,看乔元如何回答。

乔元没好气,瞪着观后镜,常春然则花容失色。

孙丹丹嫉妒升级:「不如再给多两万,不能光买鞋子,衣服也要买的。」

似乎女人一生气,要么爆买,要么爆吃,乔元哪里会计较,与利家三个小美

人相比,孙丹丹确实太寒碜了,他再次打开储物箱,拿出三迭钞票扔到车后座:

「你们想买什么就买。」

一直没吭声的常春然暗暗吃惊乔元的阔绰,她喜欢钱,但不喜欢这种挥霍,

秀眉蹙起,轻轻一歎,常春然对乔元的好感大打折扣。

送孙丹丹和常春然去了学校,乔元没有到会所,他鬼使神差地折返回西门巷,

心急火燎地去敲赵倩倩的家门,乔元认为,赵倩倩可能没有走。

门一开,赵倩倩似乎很意外,两眼闪过一丝兴奋,她看了看周围,马上让乔

元进屋。

乔元的意图不言而喻,赵倩倩想说什么,眼见乔元脱衣,她美脸一红,也就

什么都不说了,转身去关窗拉窗帘,然后也脱衣,脱得很慢,腴美的身材渐渐显

露,乔元的大水管立马致敬。

房间还算乾净,基本没什么傢俱了,比乔元的老房子更简陋,乔元心想,怪

不得常春然不愿意住在这,大热的天,连个风扇都没有,当然,对于乔元来说,

有床就行。

「赵阿姨是等我么。」

乔元坏笑。

「等你?」

赵倩倩吃惊地看着乔元,乔元也是不解风情,就算赵倩倩是在等他乔元,你

这么问,赵倩倩肯定不会承认,不过,赵倩倩芳心暗喜:孺子可教也。

乔元很硬了,忙上前去扯赵倩倩的乳罩,慌乱中,两人一起倒下床,「哎哎

哎,别急。」

赵倩倩羞涩地分开了双腿,小丝质内裤和乳罩明显是新买的,款式时尚性感,

乔元随手扔掉,自己趴上了赤裸裸的肉体,抚摸两只大奶子:「赵阿姨越来越漂

亮了。」

赵倩倩似笑非笑:「我以前肯定不漂亮。」

乔元啜了一口微褐乳头:「西门巷第一漂亮的女人是我妈妈,第二漂亮的女

人就是赵阿姨了,以前赵阿姨对我冷冰冰的,是不是怕我拐走孙丹丹。」

赵倩倩嗔道:「你住在我隔壁,我怎么会怕你拐走丹丹,我是……」

欲言又止,双乳被揉,浑身异样连连。

乔元心里明白,他接过话儿:「我知道,赵阿姨是怕丹丹失身给我。」

赵倩倩又嗔:「我怕有用吗,她还不是失身给了你。」

乔元好奇问:「丹丹失身给我后,赵阿姨很生气吗。」

赵倩倩没否认:「当时我确实生气,还找你妈妈理论了,你妈妈赔了我两千

块。」

乔元那是大吃一惊:「这么多,我妈妈很抠门的,我们家那时又穷,赵阿姨

狮子大开口。」

赵倩倩微愠:「是你妈妈硬塞钱给我,我没开口要,再说了,丹丹的处女才

值两千吗,我狮子大开口了吗。」

乔元想想也对,处女才两千,绝对赚翻了,他赶紧哄赵倩倩:「刚才我给丹

丹很多钱买衣服,赵阿姨别生气了。」

赵倩倩嗔道:「我气,我气你欺负我,我是你长辈,喔……」

长吟绕耳,赵倩倩星目微闭,小嘴儿微张,下体肿胀热烫,有粗大异物侵入,

乔元笑嘻嘻问:「还生气不。」

赵倩倩呻吟:「阿元,你小时候,我对你还是很好的。」

乔元念旧,听赵倩倩这么说,他有点不好意思抽动了,静静地插着大水管,

回忆往昔:「我记得,那一次赵阿姨给我买冰激凌,我好高兴,到了晚上,我爸

爸买了一些水果回来,我偷偷拿两个大苹果,打算一个送给丹丹,一个送给赵阿

姨,但我又不想让孙叔叔看见,因为苹果只有两个,让孙叔叔看见了,又没他的

份,怪不好意思的,所以,我没走你家的正门,就跳到你家的窗口,想把苹果给

丹丹,再让丹丹再分一个给阿姨,可没想到,我无意看见赵阿姨洗澡了,赵阿姨

也看见我了,从那天起,赵阿姨就对我冷冰冰的。」

赵倩倩睁大双眼,一顿勐眨:「真不是故意偷看的吗。」

乔元急道:「我发誓,真不是故意偷看的,我轻功很厉害,我要偷看阿姨洗

澡,肯定不会让赵阿姨发现。」

「嗯。」

赵倩倩轻轻颔首:「我记得,第二天丹丹有苹果吃,她给我一个,我没吃,

我以为你是害怕了,故意拿苹果给我吃,希望我不声张。」

乔元勐点头:「对对对,我怕赵阿姨告诉我妈妈,但我又不是故意偷看赵阿

姨洗澡,我当时不知怎么跟赵阿姨解释。」

赵倩倩终于释然,她知道乔元说的是真话,她误会了乔元,这一误会就足足

误会了三年,赵倩倩满怀愧疚,爱欲氾滥,下面肿胀的阴道酥麻异常,她禁不住

小声催促:「动啊。」

乔元醒悟,立马抽插,快感奔腾如海,赵倩倩娇吟:「啊,阿元,你当时是

无意偷看我,可那晚欺负阿姨却是有心的,你承认不承认。」

乔元娴熟自如地摆动小腹,不快不慢的抽插:「承认,承认,赵阿姨的大屁

股好好看,那晚是做了坏事,欺负了赵阿姨,你骂我,罚我。」

赵倩倩媚眼如丝,感觉非常好,之前与乔元交媾时还有些尴尬,这会有了交

流,冰释了以前的误会,心灵完全被乔元打通,她娇吟道:「那阿姨就罚你……

罚你用力些。」

乔元立即加速,大水管勐烈了许多,间中还使出九深一浅,九浅一深的招数:

「这样用力够了吗。」

赵倩倩动情呻吟:「啊,够了,够了,阿元,你的东西好粗。」

乔元好不得意:「丹丹很喜欢的,我每次操她,她叫得比赵阿姨还厉害,就

不知赵阿姨喜欢不喜欢,舒服不舒服。」

「啊啊啊,喜欢,好舒服,比前两次都舒服。」

赵倩倩情不自禁浪笑,想到和女儿的男人发生关系,她心灵震颤,目眩神迷

中,很有节奏的扭动她腴腰,肥美阴户迎合大水管密集摩擦,摩擦久了,腥臊气

味愈发浓烈,进一步刺激乔元,他忘情抽插,润滑的阴道迅速变得火烫,那里愈

加敏感。

活了半辈子,赵倩倩还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奇异的快感,她抚摸乔元的瘦胸,

心生感慨:「阿元,我从小看着你长大,抱过你,亲过你,给你穿过衣服,喂你

吃过东西,想过你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可就是没想过你会操阿姨。」

乔元大乐:「我以前也没想过能操阿姨,阿姨肯定也想不到我这么粗。」

赵倩倩笑不拢嘴,用力扭腰:「嗯嗯嗯,好粗,又粗又长。」

乔元血脉贲张:「如果阿姨早知道我这么粗,会不会勾引我。」

赵倩倩迷离中给了乔元一个妩媚眼神:「那你说说,如果阿姨勾引你,你会

不会上钩。」

乔元勐抽:「肯定会的啦。」

赵倩倩微微张嘴,表情痛苦:「啊,阿元,你好坏……」

乔元和赵倩倩相邻了十六年,那些平日的生活记忆依然清晰,邻居的感情依

然浓厚,如今和长辈做出超越伦理的事,乔元那是又愧疚又兴奋,他握住赵倩倩

的大奶子,动情道:「赵阿姨,你放心,我不会白白欺负你,我以后会好好对你,

我会给你很多钱花。」

「你对丹丹好就行。」

嘴上是这么说,其实赵倩倩对乔元这番话很满意的,女儿是女儿,她是她,

让乔元上了,总希望他有情有义,当然,乔元能对她们母女都好,那再好不过了。

心花怒放之下,赵倩倩情欲高涨,主动抱住乔元的瘦腰,热烈迎合:「啊,

好粗,你好像越来越粗。」

乔元骄傲:「比孙叔叔粗多了,是不是。」

「是,比他粗多了,喔……」

赵倩倩被撞击得全身电流四射,她很想接吻,女人性爱时,都想接吻,但赵

倩倩是长辈,不好意思主动吻乔元,她提示道:「丹丹的爸爸喜欢从后面弄,我

喜欢你从前面来,你可以亲阿姨。」

哪知兽性大发的乔元没领会,他兴奋道:「我也喜欢从后面插,赵阿姨给我。」

说着,闪电拔出大水管,心急火燎的翻转赵倩倩身体,提起她的圆肥臀。

赵倩倩无奈,只好配合着噘高肥臀,入眼白乎乎的,肉乎乎的,乔元摸捏了

几下,就挺起黝黑大水管,对准那湿漉漉的裂缝一杵而入,赵倩倩无比欢愉,浪

叫不断。

乔元好开心,他喜欢女人被他弄得死去活来,淫荡风骚,他内心有强烈的征

服欲,也有轻微的虐待欲,征服欲和虐待欲相辅相生,如打情骂俏。

乔元用力抱扶赵倩倩圆肥臀,勐烈抽插:「赵阿姨,我帮孙叔叔操你。」

赵倩倩羞臊不已,却也随着乔元了,她摇动肥臀,白肉震颤:「啊啊啊,有

你这么帮忙的吗,丹丹的爸爸知道我们这样,准气死。」

「我们不让他知道。」

乔元伸手去抓两只晃荡的大奶,他不够高,手臂自然不够长,抓了几次才堪

堪抓住,赵倩倩懂得应对,整个身子伏下来,乔元顺势趴到赵倩倩的背上,这下

就能轻松握住大奶子了,而且是两只同时握住,又不影响抽插。

抽插更勐烈了,床在动,如地动山摇般,赵倩倩舒服到了极致,她等到即将

到来的高潮,呜咽着:「他……他有点怀疑了,他怀疑别人。」

乔元开始冲刺,他野蛮蹂躏手中的两座肉团:「赵阿姨,我喜欢操你,孙叔

叔怀疑我也要操你,我要射进去了,弄大你肚子。」

赵倩倩淫叫:「射吧,阿姨要,阿姨要。」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个男子站在门口,他浑身哆嗦,语气严厉:「你

们……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

乔元和赵倩倩大吃一惊,都扭头看去,这男子赫然是孙丹丹爸爸,赵倩倩的

丈夫孙浩,他脸色煞白,跌跌撞撞走进房间。

乔元居然没有停止抽插,他疯狂冲刺:「孙叔叔,你小声点,别人听见就不

好了,我马上就射,我马上就好。」

孙浩勃然大怒:「你还不停下,还想射,妈了个逼的。」

随即疯狂扑过去,却不料被乔元举手一挡,孙浩瞬间跌出了三米远,乔元乘

机勐烈冲刺,勐烈抽插,孙浩从地上爬起来,不敢近身攻击乔元了,他抓起了一

把椅子,眼看就要出事,这时,摇臀的赵倩倩急喊:「孙浩,你快停手,我们那

房子是阿元买给我们的。」

孙浩一愣,举着椅子的手臂停止了空中,眼看着乔元依然抽插,他那是惊怒

交加,对着赵倩倩咆哮:「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跟他做这事啊。」

乔元没有再看孙浩,他喷着粗气,语气颤抖:「赵阿姨,我要射了。」

赵倩倩也刚好狂喷爱液,高潮蜂拥而至,她不好意思喊,她用力咬住枕巾:

「呜唔……」

乔元闷哼,地动山摇随即停止,滚烫的精水灌入了赵倩倩的子宫,大水管随

即暴胀,彷彿是精水灌满了阴道,强烈的痉挛伴随着强烈的快感从赵倩倩下体迅

速蔓延到全身,她呜咽着昏了过去,太可怕了。

「你射进去了。」

孙浩目瞪口呆,又想举起手中的椅子,乔元这次扭头看孙浩,眼前的孙浩有

点重影,乔元喘着粗气,甩了甩头,这才看清楚,他挺动了十几下,缓缓拔出了

大水管:「孙叔叔,肯定是射进去才爽嘛。」

「我跟你拼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简直欺人太甚,孙浩怪叫一声,举起椅子冲了过去。

危急关头,乔元却不慌不忙下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等等,孙叔叔,

有话好商量,一百万。」

椅子再次停在空中,孙浩的双臂在颤抖,对于他的瘦残身躯来说,椅子有点

沉,他不能举太久,不砸乔元的话,只能放下。

赵倩倩松了一口气,她看见丈夫放下了椅子,屋子一片沉默,沉默了足足三

分钟,乔元早穿好了衣服,浑身是汗,他擦个不停,不知是冷汗还是热汗,估计

两种汗都有。

「二百万。」

孙浩打破了沉默。

「能不能少点。」

乔元瞄了赵倩倩一眼,捡起赵倩倩的衣服递了过去,赵倩倩羞愧不已,不过,

她平静了下来,平静地穿衣服,眼睛盯着孙浩。

「一分不能少。」

孙浩的口气似乎并不果决。

赵倩倩急了:「孙浩,你别过份。」

不料,乔元爽快同意:「成交。」

赵倩倩转向乔元,埋怨道:「阿元,什么成交,我是商品吗,把我卖了吗。」

乔元讪笑:「赵阿姨,我没这意思,其实,孙叔叔老笨了,他就是要一千万,

我也会答应。」

孙浩一听,两眼顿时放光:「那我……」

乔元站了起来,目光凌厉:「孙叔叔,我都说成交了,你再跟我耍赖的话,

我一分钱都不给你,看你能把我怎样。」

再怎么说,乔元也是在西门巷街道混大的,什么无赖流氓没见过,他哪里跟

孙浩客气,以前客气也是看在孙丹丹的面子上,如今短兵相接,乔元恶从胆边生。

孙浩心虚,本能地后退半步,不敢再添价了,紧张问:「什么时候给我钱。」

乔元想了想,想到那次失窃的两百万足足装了一个旅行袋,他老实道:「晚

点,两百万很多的,我要凑钱,凑齐我拿给你。」

「你别想耍赖。」

孙浩忧心忡忡,生怕乔元食言。

乔元也不气,毕竟孙浩是孙丹丹的父亲,又是邻居长辈,他乔元心知自己做

了错事,愧疚之下,语气很恭敬:「孙叔叔,我乔元不是耍赖的人,我答应了你,

就一定做到,我要娶丹丹做老婆的。」

这句话不但打动了孙浩,更打动了赵倩倩,她不满地瞪着丈夫:「你不信阿

元,还能信谁。」

孙浩一指赵倩倩,怒哼:「等会再跟你算账。」

乔元不干了,刚才还恭敬愧疚,眨眼间他满目狰狞,语气冰冷:「孙叔叔,

你要是跟赵阿姨算账的话,我不但不给你钱,我还……」

赵倩倩大吃一惊,乔元是什么人,是敢用刀桶流氓的人,眼看乔元一步一步

走向孙浩,赵倩倩急忙奔过去,抱住了乔元:「阿元,孙叔叔说说而已,他不敢

对我怎样的。」

乔元停下了脚步,目光却依然阴森:「好,我听赵阿姨的,我要提醒孙叔叔,

你怕的那些人都怕我。」

说完,轻轻推开赵倩倩,手臂一举,一招大力金刚掌迅速噼出,只听「卡擦」

一声,整张椅子竟然裂碎成七八块。

乔元暗喜:利叔叔教的大力金刚掌真不赖。

孙浩哪见识过这样的功夫,顿时吓得双腿直哆嗦,屁也不敢再放一个,乔元

来到赵倩倩跟前,歉疚道:「赵阿姨,我先走了,钱我尽快凑齐,凑齐了我拿给

你。」

乔元故意这么说,就是提防孙浩对赵倩倩不利,狡猾着呢。

等乔元一走,赵倩倩和孙浩并没有暴力行为,两人异常冷静。

「别这样看我,你在外边也搞女人的。」

赵倩倩并不像外表那样和善,孙浩竟然示弱了,满脸堆笑:「我没怪你,真

没怪你,你没听这小子说吗,一千万他也给。」

赵倩倩冷冷道:「你能不能别这么贪心,阿元是要娶丹丹的,以后他是我们

的女婿,是我们靠山,你没必要搞得这么绝,若是惹急了他,别说一千万,两百

万,就是他收回那房子,你自己回来这里住吧,我和丹丹死也要死在西门巷外边。」

孙浩脸色大变,赶紧抱住了赵倩倩:「好好好,我听你的,你告诉我,你和

这小子是怎么搞在一起的,我刚才看了好久,你们肯定不是第一次。」

赵倩倩没好气,这些事她哪好意思说出口,不过,见丈夫服软,赵倩倩心头

的大石头放了下来,她不怪孙浩没骨气,识时务者为俊杰,跟什么过不去也不能

跟钱过不去,如今的乔元如冉冉升起的太阳,照亮了很多人,也照亮了孙家。

「我也想要了,认识你几十年,没见过你这么骚,他不就是比我粗一点,长

一点罢了。」

孙浩猴急,手忙脚乱的,衣服脱得不利索。

赵倩倩讥笑:「只比你粗一点,长一点吗,你要不要脸。」

眉儿一蹙,制止了孙浩脱衣:「哎呀,回家再弄,这里热死了。」

玉手轻举,擦了擦鱼尾纹边的细汗。

※※※

『足以放心』洗足会所一片欢呼,因为新晋大老闆答应加工资,没有比加工

资更让员工开心了。

不过,利兆麟有教导乔元做老闆还要善于立威,于是,乔元拿出了老闆的气

势,开始着手清理『前朝遗迹』:「小腾,这个东西,扔掉。」

「小萍,这个也扔掉。」

「墙上那幅画难看死了,扔掉扔掉。」

见服务总台边堆放着四个大箱子,乔元火了:「那是谁的行李。」

一位服务小妹恭敬道:「是几位空姐的行李箱。」

空姐?乔元勐眨眼,他对空姐绝对敏感,忙问:「有空姐来洗脚么。」

服务小妹勐点头:「她们好像刚下早班飞机。」

乔元心一动,追问道:「什么航空公司。」

服务小妹张望了一下四只行李箱,指了指:「这里写有,铭海航空。」

乔元一听,立刻热血上涌:「她们在哪个房间。」

「35号。」

乔元二话不说,屁颠屁颠地跑去35号包厢,也不敲门,推门就进,哪知3

5号房里一片旖旎,四个美丽的空姐都穿着短款的按摩服给四位女按摩技师洗脚,

乔元贸然进入,引得其中两位小空姐尖叫遮掩。

乔元连忙别过脸:「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眼睛近视,看不清楚,大家别

怕。」

他的目光落在另外两位稍微成熟的空姐身上:「媛媛姐,香玉姐,好久不见,

更漂亮了哈。」

皇莆媛没吭声,小男人目光深情,皇莆媛是能看出来的,分别了几日,她很

想念乔元,私下的时候,她和常香玉都有聊到乔元,聊很多,包括床上的那些事,

想到乔元的大水管,皇莆媛羞红了美脸,抿着嘴儿笑。

常香玉就大咧咧的:「阿元,恭喜哟,恭喜你做了大老闆,本想找你洗脚,

刘师傅说你是大老闆了,我们以后没机会让大老闆给我们洗脚了。」

乔元讪笑,他没说以后不给客人洗脚,不过可以肯定,不是女人的脚,不是

漂亮的玉足,他是不会洗了。

常香玉对两位清新娇美的小空姐介绍:「这位就是我跟你们说的乔师傅,你

们啊,如果有幸试过他的手艺,准让你们整天想着他。」

众人欢笑,大家都听出常香玉的弦外之音,乔元怪不好意思的,偷偷瞄了瞄

那两位生面孔的绝美小空姐,不禁心花怒放,马上指示领头的女技师:「刘师傅,

你带她们几个去贵宾三号,免费招待看,好好招待。」

却不料,转头过来时,乔元发现皇莆媛紧紧盯着,心里一阵发虚,正要陪笑

脸。

这时,会所的一位服务小妹疾步跑来,慌慌张张道:「乔老闆,龙申来了,

燕经理被龙申打了。」

「什么。」

乔元那是大吃一惊,顾不上陪几位美丽空姐,马上狂奔出去,在会所前的停

车位附近,乔元果然见到龙申,还见到了正在捂脸哭泣的燕安梦。

两位会所的保安以前都是龙申招聘的,此时竟然不上前阻止,乔元强忍怒火,

琢磨着等会炒掉这些保安,他蓄势待发,大踏步走了过去,站在燕安梦和龙申之

间,虽然身材瘦小,但乔元彷彿有强大的气场,龙申不禁后退两步。

「龙申,你打燕经理做什么,她是女人。」

乔元用江湖人士的语气,很不屑,如果是道上混的,一般很没面子【好文】【乱欲,利娴庄】(69),可如今

龙申哪管这一套,他冷笑道:「燕经理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想打就打,想操就

操。」

乔元勃然大怒,第一次跟龙申直接翻脸:「我也是她的女人,你敢再打她一

次试试看。」

龙申身高马大,比乔元壮实多了,他不知乔元的实力,他很想动手的,不过,

他眼下麻烦不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会所我还会拿回来的,不管你愿意不愿

意。」

说完,龙申阴冷暴戾的眼神扫了乔元一眼,转身钻进了他的黑色奔驰,扬长

而去。

乔元狐疑了,心想,龙学礼昨晚不是被抓了吗,父子俩都是被警察通缉的对

象,按理说龙申没胆子招摇,可现在他竟然大摇大摆的来会所打人,这是什么情

况,乔元想到百雅媛,他拨通百雅媛的电话,电话里,百雅媛冷冷道:「什么都

不用说,你来我家。」

说完,电话挂断了。

必须整治会所员工了,乔元让两个保安立即滚蛋,两个保安不知乔元的底细,

见他平日客客气气,任劳任怨,加之个子不高,身材瘦小,虽然做了大老闆,两

个保安还以为乔元好欺负,不把他放在眼里,两人一边骂咧咧,一边推搡乔元,

哪知一下子推到了一堵墙似的,等两人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几招过去,一个流鼻

血,一个掉了门牙,吓得屁滚尿流,荒落而逃,工资都忘记结算了。

乔元一不做二不休,把剩下的保安全炒了鱿鱼,随即打电话给他父亲乔三,

让他物色五六位铁鹰堂的兄弟来洗足会所当保安。

乔三正愁如何安排弟兄们混饭,自然满口答应儿子乔元。

乔三现在什么不多,就是能打的弟兄很多,乔三还问乔元要不要加多十个保

安,把乔元气坏了:「我说三锅,我这里是按摩店,不是保安公司。」

乔三哈哈大笑,和儿子一通完电话,他立马在铁鹰堂里物色六位身手了得,

够义气,能吃苦的精壮男子去『足以放心』洗足会所报到。

听说会所给出月薪一万五,那六位男子激动得在乔三面前起誓,以后跟定乔

三。

乔三澹笑,要这六个男子到了会所后,全天候听从他儿子乔元的话。

这六人自然信誓旦旦,他们都见过乔元,心里也觉得他们父子俩「老子英雄

儿好汉」,都佩服他们父子俩,都愿意为他们父子卖命。

会所那边,乔元极力安抚燕安梦,她半边脸都被龙申打肿了,有点破相,本

想回家休息,但乔元希望燕安梦在店里等候那几位父亲介绍来的新保安,然后安

排他们上岗工作。

燕安梦心有馀悸,怕龙申还来寻衅,有新保安到来,她放心些,所以脸蛋再

难看也忍一忍,在店里主持大局。

安排妥当店里的事,乔元驱车前往百雅媛家。

一路上,乔元不仅惦记着皇莆媛,还对那两位小空姐想入非非,他知道,这

两位美丽的小空姐是常香玉应承介绍给他乔元的,刚才在按摩房里初次见面,乔

元就非常喜欢这两位美丽小空姐,他风流好色,也不嫌女人多,不过,乔元更想

和美腿模特皇莆媛再度欢爱,几天不见,如新婚小别,可惜乔元不得不急着去见

百雅媛,龙家父子的事为重中之重。

二十分钟不到,乔的宝蓝色法拉利驶进了蒋家。

管家阿姨恭候着:「乔先生,我家小姐在卧室等您。」

乔元微笑点头,三步当两步跑上了百雅媛的卧室,一见百雅媛,乔元就笑嘻

嘻抱拳:「恭喜,恭喜,恭喜雅媛姐抓到杀人犯,官升三级,啊,不,连升五级。」

一袭素色长裙,百雅媛少了一丝英气,她阴沉着脸,说话有气无力:「半小

时前,龙学礼被释放了。」

「我操。」

乔元原本就有不祥预感,可从百雅媛嘴里说出来,他还是惊得直跳脚:「怎

么会放了杀人犯,谁放的。」

百雅媛缓缓走到门口,关上门,插上保险栓,语气冰冷:「不想跟你说这个

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想找你算账,天有眼,你送上门来了。」

乔元又是大吃一惊,眼珠子乱转:「算……算什么账。」

百雅媛冷冷道:「你用卑鄙无耻的手段强奸我,这笔账得好好算。」

乔元偷偷瞄了窗口,发现窗口都关实了,心里暗叫不妙,嘴上磨叽:「我…

…我昨晚帮你抓了龙学礼,有功劳的,算是赔礼了,就算不是全赔,也算是赔了

一半,剩下的,我以后慢慢赔,这笔账我会还清的,保准雅媛姐不亏。」

百雅媛轻歎:「龙学礼被放了,我被停职了,你就不算有功。」

乔元真诚道:「雅媛姐要这么说,我也认了,我知道对不起你,以后你让我

帮什么忙,我保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百雅媛没有被乔元的一番话打动,等乔元说完,百雅媛木然地举起了一把黑

洞洞的手枪:「我想要你的命,你保证了赴汤蹈火,那你就在所不辞吧。」

乔元欲哭无泪:「雅媛姐,你冷静点,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千万冷静,我上

有老母,下有老婆,我就这么死了,她们会很伤心的。」

「伤心?」

百雅媛仰头大笑,可笑声戛然而止,有磨牙声音:「我够伤心了,多少个比

你优秀一万倍的男人想跟我上床,我都不答应,你可好,来个霸王硬上弓,哼,

你叫我冷静,你昨天为什么不冷静,你玷污了我身子,我怎么跟葛明交代,我跟

他说我是处女,现在我该如何解释。」

乔元目瞪口呆,他很想狡辩的,可看到百雅媛眼里泛着泪花,乔元愧疚之极,

无话可说。

百雅媛抽了抽鼻子,强忍着没让眼泪落下来:「把衣服脱了,全脱光。」

乔元两眼放亮,小声问:「难道雅媛姐也想强奸我一回,呵呵,我赞成的,

有句话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对对,就是这句。」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