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超能者】(八)冰寒女10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2次

【超能者】(八)冰寒女10

冰寒女 10

宁楚珣寒着脸盯着孔大。

「既然连我和大总统关系匪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就应该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我来这可不是要跟那贱人一样侍候你们两个,刚才的条件合情合理,我可以

答应,这个条件你们想都不用想了。」

一听到宁楚珣毫不留情地拒绝,孔大和孔二两人,脸都白了。

「啊,这,宁小姐,我不是有意要冒犯您,而是……而是我们真的有苦衷。」

孔二同样苦着脸接口道:「宁小姐,大哥确实没有说谎。三年前,我们原本

只是大享下面两个不起眼的小列兵,有一天,智胖要作一项研究,亲自挑选了我

们两兄弟及其他十几个人,到他的实验室去。智胖对我们说,他即将给我们注射

一种新型药物,能让我们的超能值提升数倍乃至数十倍,这样的好事谁都不会拒

绝,于是我们就注射了那东西。结果确实如他所说,我们的超能值从八十多直升

到接近五百,这令我们高兴得不得了。」

「可是,直到我们注射完之后,智胖才告诉我们,这东西有一个副作用,就

是每隔一段时间,体内的激素水平会定时升高,气血也会开始逆乱,需要女人的

慰藉才可以缓解,否则便会爆血而亡。宁小姐,我知道您身份高贵,看不上我们

这种身份低下的人,但是我们真不是有意想冒犯您,您想要从我们嘴里获得情报,

但如果我们两兄弟就这么死了,也就没有机会奉上您想要的情报了。」

宁楚珣嘲弄地看着两人:「又不是要有女人才可以解决,别告诉我你们自己

不能解决。」

瘫倒得离宁楚珣较近的孔大闻言,苦笑着说:「我们不是自己没试过,可是

越弄气血逆得越快,这只会加速我们死亡的时间。只有让女人帮我们释放出来才

没事。更何况,我们现在连动一下都很艰难,即使可以也没办法自己解决。」

宁楚珣皱着秀眉,沉默不语。

少女时期不说,自她成年以来,每一个见到她的男人,没有一个不被她的美

色所慑,在她面前言行举止都小心翼翼,惟恐唐突佳人。她的眼光自然很高,能

让她看得上眼的,只有那些才华最为出众的男性。但是眼前这两个人,又丑又肥,

一想到和他们接触宁楚珣就一阵反胃。

可是目前心爱的男人下落不明,毫无音讯,眼前这两个丑男人又很可能是惟

一知道他下落的人。

好一会,她才冷冷地看着两人:「要我像那女人一样服侍你们绝无可能,降

低要求或许还可考虑,但你们如何证明你们有这样的价值?」

两兄弟见她的语气有了些许松动,立时精神一振。

孔大喘着粗气,嗡声道:「不是我们自夸,我们的情报能力除罪恶星的阿尔

法大师外,再无第二个可比得上我们。我们知道的东西也不会比阿尔法大师少多

少,这也是他时刻监视我们的原因,一旦发现我们叛变,会立刻派人来除掉我们。

宁小姐可以先说出您想要知道的东西,看我们有没有这个价值。」

一旁的孔二脸色已经开始变红,他有些紧张地说道:「宁小姐请尽快,我们

开始有些撑不住了。」

事实上,宁楚珣也看到两人被衣物遮住的部位,挺直无比。那个女人都被赶

走,两人又被她打成重伤,换作其他人早就萎顿下去,哪里还能这个模样,看样

子他们似乎并没有说谎。

宁楚珣迅速地把龙邦的影像呈出来,向瘫倒在地上的两人问道:「你们知道

关于这个人的最新情报吗?」

说刚说完,宁楚珣一颗芳心已经剧烈地跳动起来,她很担心会听到她绝不想

听到的东西。

幸好,在光幕出现在房间内的下一刻,孔二已经先叫了出来。

「我知道他,他叫龙邦,是超能榜上的高手,非常厉害。」

宁楚珣闻声一颤,「他在哪里?」

「他,他在罪恶星上,大概四个月前,他曾三度潜进了智胖的实验所里,意

图救出一个叫查博的研究体,但都被实验所里的智能系统发现,无功而逃。宁,

宁小姐,我们十分难受,请您帮帮我们吧,要不然我们两兄弟死定了。」

听到龙邦似乎没有被捉,宁楚珣终于松了一大口气。这才发现,两兄弟的脸

部布满了可怕的青筋,分别呈现出痛苦的神色。

「宁,宁小姐,关于龙邦,我们还有一部分最新情报,请您救救我们,待会

我们一定全部奉上。」

孔大的意思十分明显,只有按照两人的意思,帮他们弄出来后,他才会把剩

下的情报说出来,宁楚珣美眸中的杀意一闪而逝。

「让我帮你们可以,但只限于用手,如果你们哪只手胆敢碰到我了,我就砍

掉哪只。」

地上的两人顿时狂喜。

「那,那就委屈宁小姐了。」

宁楚珣离开椅子,把地上的两人提了起来,让两人分别坐在床沿上。遮挡住

两人下体的衣物由于掉在地上,因此两兄弟现时全身光溜溜的,两根硕大紫红的

肉屌很是狰狞。

宁楚珣俏脸微微一红,但很快隐去不见。

在两兄弟兴奋期待的目光下,她俯蹲在床沿下,身子刚好位于两人的大腿中

间,差一点就碰上去,顿了顿,两只青葱般的纤指分别握上了他们挺拔的大棒。

「噢……」

「嘶!」

孔大舒爽地叫了一声,孔二则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但同样是因为舒服至极。

宁楚珣对两人的声音置之不闻,纤手熟练地为两人上下捋动起来。

孔大和孔二两兄弟,虽然均是艰难地靠着双手撑着床面,但下身传来阵阵快

感,再望着这高贵的冰霜美人半蹲在两人身下,为自己撸棒的娇俏模样,兴奋感

完全盖过了身体上的痛感。

特别是刚才这美人对自己两兄弟的不屑态度,就像对待两个废物般,然而此

刻不论她有多高贵,性格多高傲都好,还不是得乖乖地用她尊贵的小手儿,为他

们撸棒。

两兄弟的淫目死死地盯着她绝美的脸蛋和曼妙的身肢,想像着这已经被罪恶

大享列为禁脔的尤物,脱得一丝不挂为自己服务时的淫秽场面。在想像的驱策下,

两人下身的肉棒,不由得又硬了一分。

房间内只有两兄弟舒服的喘气声,宁楚珣望见两人脸上的青筋已经开始消退,

一言不发,默默地为两人捋动着。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两人是舒服了,宁楚珣却是越来越不耐烦。

她并不是没有给男人撸过肉棒,她和前男友徐杰明做爱时,很多时候在前戏

阶段,都会给他撸棒,以增添情趣,徐杰明曾很多次赞叹她的手法厉害。

可是,眼下给这两个丑男人撸了十多分钟,两人的肉棒仍是硬邦邦的,没有

半点要释放的迹象。

她心焦着要知道龙邦的消息,根本不想在当下把时间浪费在这两个人身上。

「噢,宁,宁小姐,您真是太美了。」

被撸得一阵舒爽的孔大,忍不住叫出声道。

宁楚珣见两兄弟的淫目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身体,美眸闪过冷咧的杀机,暗忖

反正她本来就不打算留这两人活口,何不给他们些甜头,待他们透出龙邦的所有

消息,再解决掉他们。

宁楚珣白了孔大一眼,「是吗,你口口声声说我美,我帮你们弄了这么久,

你们却连一点要出来的表现都没有,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

孔大完全没有料到,这美女忽然间会以这般娇羞的语气来跟他说话,他陡然

兴奋起来,暗忖她莫非接触了两人雄壮的宝贝,逐渐动了春心?

孔大越想越激动,他咽了咽口水,「宁小姐,我发誓我没有半句谎话,您真

的是我见过的所有女人当中,最高贵、最美丽的女神。平常其他女人,最快也要

一个小时才能让我们射出来,但我只是被宁小姐尊贵的小手撸了会,就已经兴奋

得不行。」他艰难地道,「如果,如果宁小姐肯屈尊,让,让我用手摸一摸您的

胸部,恐怕我会兴奋得立刻射出来。」

宁楚珣听他越说越露骨,芳心内杀机一闪而逝。

她仰着俏脸,柔媚地望着孔大道:「你说得太夸张了,我真有你说的那么美

吗?」

「当然有当然有。」孔大忙不迭地点头,「宁小姐简直就如同天上的女神,

高贵而不可侵犯,那些胭脂俗粉又怎能跟您相比呢。」

她俏脸微红道:「听你说得这么好听,我奖赏你可以摸我一会,但只限一只

手。」

她的话音刚落,孔大已经兴奋得伸出右手,整个手掌放到了宁楚珣的胸脯上

面。

一旁的孔二呆呆地看着乃兄的动作,眼中射出羡慕之色,讷讷地道:「宁,

宁小姐,我,我可否……」

宁楚珣横了孔二一眼:「待他摸完了再轮到你吧。」

孔大的手先是隔着衣服,在她胸前揉搓了一阵,紧接着才缓缓从宁楚珣的领

口伸了进去。

他死死地盯着宁楚珣的俏脸,道:「美,真是太美了,又软又滑,还很饱满,

简直是人间珍品。」

孔二看得一阵艳羡,「宁小姐,我……」

宁楚珣的椒乳被握上去的一瞬间,她轻吸一口气,才瞪了孔二一眼:「不是

说了吗,一会就轮到你了,急什么。」

孔二一张胖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我知道,我不是现在想摸,我

是想,宁小姐可不可以用,用您的脚来帮我弄,您的小脚一定很美。」

今趟宁楚珣是真的俏脸一红。

她的腿天生就修长匀称,加上皮肤白皙细腻,一直是她引以为傲的地方。当

初和徐杰明交往时,后者对她这对美腿迷恋至深,每次两人做爱时,他都会要求

她穿上各式各样的丝袜,为他足交。当初她和徐杰明处于热恋阶段,因此她对这

双腿的保养十分注重。遗憾的是龙邦没有这种嗜好,但她保养双腿的习惯却保留

了下来。哪怕这些天乘坐飞船来到蓝姆星,今夜又出来行动,她仍穿着昂贵的长

筒高跟靴与名贵的品牌丝袜。

横竖这两人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宁楚珣也就顺应他的心意。同时她对两人

鄙夷达到了顶点,明明受了重伤,仍把心神放在享乐上面。

「好吧,但你只能自己躺地上了,不然我没办法用脚帮你。」

得她首肯,孔二哪怕浑身无力,仍挺着他那肥胖的丑体坐到地上。宁楚珣则

只侧身坐到了床沿上,一只手仍为孔大套弄着。

孔二兴奋地把宁楚珣右腿上的褐色长靴,一点一点地脱下来。不一会儿,一

只包裹着肉色丝袜,晶莹如玉般的可爱小脚,便出现在眼前。如青葱般的性感脚

趾,上面还涂有鲜红色的指甲油,隔着薄薄的丝袜,朦胧若现,这一幕深深地刺

激着孔二胯下的肉棒。

当下,他捧着宁楚珣的右腿,直接把整个脸凑到了她的足心处,如痴如醉的

狂吻起来。

宁楚珣觉得一阵恶心。

这时,她感觉到孔大揉搓自己胸脯的力度变大了,心中微微一惊,手上套弄

的速度顿时加快。

地上的孔二舔吻了没多久,似乎因为气血开始又逆行的缘故,才恋恋不舍地

躺下去,同时一只手握着宁楚珣的丝袜小脚,放到自己挺直的肉棒上面。

宁楚珣瞥了他一眼,右脚踩踏着孔二的肉棒,开始一前一后地为他摩擦起来。

窗外是漆黑寂静的夜色,窗内则是春色满间,两个肥丑的赤裸男人,被一个

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尽心服侍着,淫靡的气息充斥在空气里。

宁楚珣让孔大足足摸了三分钟,只感觉对方的肉棒变得更硬之外,毫无要发

射的迹象,龟头处甚至连一丁点的津液都没有出来,不由心中暗恨。

她猜测或许是刺激仍不够,一咬牙,她决定再牺牲少许。

宁楚珣的丝袜美腿仍不住地摩挲【好文】【超能者】(八)冰寒女10着孔二的肉棒,脸上换上妩媚之色,望着孔

大:「舒服吗?」

「噢,舒服,太舒服了……如果能够让我用嘴品尝到宁小姐这对珍品,那我

真是死也甘愿。」

宁楚珣暗中冷道,你们确是该死。俏脸上却是白他一眼:「只是普通的部位,

到你嘴里就变成了珍品,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就勉强实现你这个愿望吧。」

习习索索几声,宁楚珣已经将她的上衣轻轻地褪下,双手伸到背后,纹胸扣

子应声解开,一对白皙饱满的爆乳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孔大的眼珠子差一点就掉在地上,他几乎是粗暴地搂过宁楚珣赤裸的上身,

整个头直接埋到了她的胸乳上,张开嘴对准左边一颗粉红色的乳头,疯狂地吸吮

起来。

「嗯,轻点。」

宁楚珣仰起了俏脸,闭上了美眸,一只手搭在他肥胖的肩膀上,另一只纤手

仍握在他的肉棒上撸动着。

地上平躺着的孔二,红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胸前那对白皙的爆乳,双手用力

地按着宁楚珣的脚背,用力地摩擦着肉棒。

孔大一手捧着一只乳房,时而揉搓,时而抚弄,嘴巴则吃得津津有味。

宁楚珣很是不喜孔大身上的气息,忽然她觉得自己正捋动的右手有些许滑腻,

耳边听到孔大逐渐拉升的喘息声,知道他就快要射了,手上立时加快速度,握着

他粗肥的肉棒撸个飞快,同时嘴上用言语开始刺激他。

「你这里好硬,好烫,快点射出来吧,我好想看它射出来的样子……」

宁楚珣一边加快速度撸他,一边在他耳边媚声轻语,没一会,孔大果然不堪

刺激。

「哦,哦,宁小姐,我要射了,要射了……」

宁楚珣心中一惊,就在孔大胯下肉棒射精的一刹那,她迅速地一个侧身,孔

大的精液顿时射到了地上去。

好一会,他才疲软了下来,直仰躺到了床上去。

这时地上的孔二已经迫不及待,他艰难地撑起身子,直接搂住了宁楚珣赤裸

的娇躯。

宁楚珣也不拒绝,一边让他吸吮,一边如法炮制,十分钟不到,孔二也缴械

投降,倒在床上。

当两人回过气来,撑坐到床上时,宁楚珣已经穿好了上衣,连脚上的靴子也

同样穿好了。她坐在椅子上,随手掷了两件衣物上去,冷冷地看着两人。

方才还柔情蜜意为两人撸棒的美人儿,这刻已经恢复起初的冰冷,她清冷的

声音钻进两人耳中。

「把衣服穿上,然后把龙邦所有的情报都告诉我。」

两兄弟方才受的一掌已经有所恢复,宁楚珣掷过来的衣物只是两条外裤,两

人只好各自手忙脚乱地套好。再对望一眼,知道如果他们还有隐瞒,这冰山美人

很可能会立下杀手,便只得老实交待。

「关于龙邦,我们所得的情报也没有多少了,只知道他三度潜入智胖的实验

所里,均无功而返。到第四次时,我们得到消息,查博终于被他成功救走。但是

智胖早已料到他还会再来,他早就亲自向大享告知此事,大享直接把夜鬼派去助

他。」

孔二在旁补充道:「夜鬼是整个罪恶星上最强的人,他的出身来历十分神秘,

我们只知道他是超能榜上的次强,是超能值超过两千点的不世高手。龙邦救出了

查博之后,在梦死城遭到夜鬼的截击,具体战况不得而知,只知道查博被夜鬼重

新捉了回去,龙邦则下落不明,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下落不明!

没有消息!

宁楚珣的脸上的血色刹那间褪得一干二净。

见她这副反应,孔二小心翼翼地说道:「宁小姐,我们所知就这么多了,没

有任何隐瞒。」

「宁小姐,夜鬼虽然强横无比,但龙邦也不弱,逃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至

于他之后没有任何消息,估计是为了寻找机会,加上有夜鬼这样的强敌在,不敢

贸然现身。」

孔大见宁楚珣神态有异,怕刺激到她,连忙说出他的推断。

宁楚珣血色恢复少许。当她的目光落在两兄弟脸上时,她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嘿,宁小姐,您要找寻龙邦的下落,我们两兄弟或许可以帮上一些忙,只

要您……」

即使是刚刚发泄过,孔二望向宁楚珣的目光里,仍是充满了欲望。这等级数

的绝世美女,谁不想占有。

他的话没说完,孔二发现自己的喉咙忽然说不出话来,骇然往下望去,五六

根细长的红丝直接贯穿他的咽喉,艰难地抬头一看,他接触到宁楚珣冰冷的眼神,

眼前一黑,永远失去了知觉。

孔大同样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就在宁楚珣在一瞬间内对两人同时动手,待孔

大反应过来时,他的生命飞快地脱离这具身体。

给这两个肥丑的男人弄到射出来,这已经是宁楚珣平日里绝不可能做的事情,

更别说她心里清楚孔二的打算。他们早就没有了利用价值,脱离了罪恶星的阿尔

法,两人的情报能力立即变得十分有限,她又何必委屈自己。

房间内多了两具尸体后,宁楚珣整理了一下衣着,接着迅速地消失在茫茫黑

夜。

…………

龙邦睁开眼睛,刚想起身,顿时发觉全身剧痛无比,呻吟一声,又倒了下去。

「你终于醒了,你受了很重的伤,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曾一度认为你挺

不过去呢。」

一把柔和清爽的男声传进龙邦的耳中,他侧过头去,见到一个身形削瘦,面

容英俊中带着儒雅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这是一间很宽敞的房间,内里的摆设比较简单,但墙身和灯饰都很讲究,看

样子,应该是一幢大屋或别墅之类的地方。

龙邦来不及细想,连忙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英俊男子答他:「你昏迷了六个月左右。」

龙邦的脸色顿时大变。

「什么,这怎么可能?」

回答他的是一把悦耳动人的女声。

「夜鬼的风鬼掌,霸道无双,你能从中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昏迷半年又算

得了什么。」

龙邦早已经撑坐起来,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约二十岁上下,浑身上下透出着

妩媚小女人的绝色女子,从英俊男子的身后走了进来。

女子身穿浅蓝色中长裙,脸上不施粉黛,姿容之美,足可与宁楚珣和艾思馨

争一日之长短。特别是她纤细的腰肢,曲线优美的俏臀,裙摆下修长的丝袜美腿,

衬托得她如花似玉,实在是龙邦见过的最美的女人这一。

哪怕龙邦心中已有宁楚珣和艾思馨两大绝色美女,亦不由自主地被她的美色

所震慑。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于辰。」英俊男子向龙邦介绍道:「这位是贱内楚嘉

儿,这几个月来多亏了她照看你。」

原来这美女已经有丈夫,龙邦连忙收回目光,道:「两位的相助,真是让我

不知如何感谢。」

楚嘉儿亲昵地挨着于辰的身子,微笑着道:「你该谢于辰哥哥,如果不是他

及时从夜鬼手上救走你,你怕是要命丧在他的风鬼掌之下。」

龙邦「啊」了一声,望向于辰,道:「原来那道迅若闪电的身影就是于兄,

于兄的年龄该和我差不多,实力却强得让人难以置信,在罪恶星上,虽然有从他

人口中得知夜鬼这个人,却对他们的说法持怀疑态度。绝世高手,哪是随随便便

就能冒出来的,他们没有一个不是得经过千锤百炼,最终才成就巅峰的。就像现

在于兄站在我的面前,我却完全感觉不到于兄身上半丝气息。」

于辰被他赞得有些不好意思,道:「龙兄弟不用夸我,只是在这方面上我的

运气比较好而已,以龙兄的资质,两年内必定可以追上我。你刚醒来,还需要多

多休息,待你身体恢复好了,我再带你重返你的世界。」

他的话刚说完,龙邦脸上一片愕然。

「什么我的世界?」

待于辰向他解释之后,龙邦脸上满是震惊:「罪恶大享开的那个洞,竟然通

往另一个,不,这个世界,我的天。」

于辰对他的震骇表示理解:「我很明白你的心情,想当初,我知道这件事时

也吃惊得要命。」说到这,于辰像是想起了什么,神情一黯,他身旁的楚嘉儿注

意到了丈夫的神色,轻握了他的手。

这时,屋外传来了脚步声。

一个身材高大,面容粗犷,皮肤黝黑的中年大汉,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楚嘉儿「呀」的一声,欣喜地道:「幽三先生终于回来了。」

于辰也现出如释重负的神态:「幽兄回来就好,你去了足足三个月,一直音

讯全无,令人颇为担心。」

幽老三叹了一口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空间洞的出现没有半点规律,我

足足在罪恶星上等了一个半月,才发现一个微型空间洞。先不说这个,那边有重

大状况发生。」

龙邦虽然不认识这个大汉,但从他的话可以猜到,这人也和于辰一样,通过

空间洞跑到了罪恶星去。

不禁脱口而问:「那边究竟发生什么状况?」

幽老三显然知道龙邦是于辰救来的,当下也不废话。

只见他脸色十分凝重地道:「我们小瞧了那边的科技实力,得到了文森特提

供的基因技术之后,罪恶大享实力暴涨,三个月前,就在我刚到那边没多久,罪

恶大享查波就和联邦政府撕破脸皮。他袭击了联邦政府三颗星球七个军事驻地,

七战皆胜,消息传开后,联邦一片哗然。联邦大总统震怒之下,出兵罪恶星,十

万精兵在首都星整装待发后,杀气腾腾直扑罪恶星。」

龙邦神情一震,这一天终于到来,联邦终于和罪恶星交战了,只恨他现在重

伤未愈,否则他定会成为大军的一份子。

听到幽老三说双方开战,楚嘉儿「啊」的一声惊呼:「那现在谁胜谁败?」

幽老三苦笑着说:「说谁胜谁败还为时过早,还有一个令人消息,恐怕你们

听了会……」

于辰脸色凝重:「幽兄请说下去。」

「大概两个月前,就是双方开始交战才一个月,联邦大总统被人暗杀了。暗

杀者是个实力极为恐怖的高手,连杀联邦大总统身边九个保镖高手,只受了不重

不轻的伤,之后便逃逸。大总统的死令联邦政府措手不及,阵脚大乱,连带着严

重影响了前线军士的士气,让罪恶军更加肆无忌惮。」

龙邦失声道:「什么!大总统他!」

于辰脸色一沉:「是夜鬼,只有他的身手,才可以做到这件事。罪恶大享定

是应付得十分吃力,才使出这样的阴招。」

楚嘉儿担忧道:「于辰哥哥,如果联邦军败了,那边将完全落入罪恶大享手

里。以他的野心,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对我们这边下手,我真是搞不懂文森特怎么

那么愚蠢,不知道跟他合作是与虎谋皮吗?」

于辰眉头紧锁,沉吟不语。

龙邦向幽老三问道:「联邦那边的形势是否非常不妙呢?」

幽老三点头:「可以这么说,但也不是没有希望。大总统遇刺后,军权的归

属成了问题,联邦几个军方巨头互相角力,僵持不下,谁也不服谁。后来由卡特

少将获得大权,卡特少将的父亲是联邦三大上将之一,年轻虽轻但军事天份很不

错。他的能力虽然不错,家世也显赫,但资质完全不够。不过据说他跟联邦的两

大开国元帅之一,宁元帅惟一的嫡传孙女关系密切,正是有她的支持,加上他父

亲的影响力才拿下军权。之后,联邦连打两场小胜仗,反对声才逐渐平息下来。」

龙邦听他说完,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幽老三只说关系密切,想必楚珣

跟那卡特少将该是旧识而已吧,他心中不断地安慰自己,宁楚珣不会对不起他的。

想了想,龙邦向于辰道:「于兄,能否告诉我通过空间洞的方法?」

正沉吟间的于辰,讶然道:「龙兄弟想回去吗?」

见龙邦点头,他开口道:「先不说龙兄弟的伤势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休养,

单是空间洞的出现时间,便没有规律可寻。再者,龙兄弟是想去救人吧,但夜鬼

一天不除,你救人出来的成功率会很低,还要为自己的生命担忧。倒不如先留在

这里提升自己修为,届时与我一起,机会才大得多。」

「于兄你的意思是?」

于辰微微一笑:「我的意思便是,你养好伤后,留在这里,由我教你提升念

力的方法,保证你满意。届时我们再一起过去,干一遍夜鬼干过的事,如何?」

「我们一起刺杀罪恶大享?」龙邦很快反应过来,他先是微微一惊,接着沉

吟道:「如果我的修为进一步提升,这倒不失为最好的方法。不过,暂时留在这

里没问题,但我有口讯要传到那边,于兄能否帮我办到呢?」

「这个没问题,我可以叫一个信得过的人帮你办成这事。不过,你要随我修

炼,时间最起码也要半年,甚至是更长,而且他们帮你传口讯,一来一回可能也

要这个时间,因此你有多少口讯都一并说了吧。」

龙邦松了一口气,「没问题,只传给两个人就好了。」

起码得让宁楚珣和艾思馨两女,知道自己的情况良好,否则他昏迷的这段时

间,她们一定都担忧死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