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烽火逃兵】(加料版)(08)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1次

【烽火逃兵】(加料版)(08)

第八回。捞井(原文207章)

胡义上午回到了师里,就汇报了遭遇日军挺进队的意外情况,师部已经加强

了戒备,同时通知附近部队火速到某些区域准备支援和搜剿,另外师部也做好了

随时转移的准备。

回来的一路上,他与周晚萍相互间都没再说过话,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其

实连自己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这好像一场凭空出现的梦,完全没有真实感,到

现在也不觉得昨晚发生那一切是真的。

晚饭前她刻意经过了病房门口,淡淡撂下一句话:「今晚过来一趟。」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凡事有因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什么可犹豫的。

咔嗒——合起表壳,直立起身,紧衣领,正帽檐,吹熄油灯,挺胸抬头出病

房。

门轻轻开了,她不说话,先左右望,然后让在一旁。

进门后听到身后的门栓响,屋里再次弥漫了酒的味道,不过这次她不必仓惶

掩饰瓶杯,那些还摆在书桌上,油灯旁。

低头看了一眼书桌边的椅子,走到床边去坐下了。

她栓好了门,回到书桌边坐下,一口吹熄了桌上的油灯,黑暗了一会儿,漏

进窗口的月光重新使室内隐隐清晰起来。

她端起杯,能听到酒水慢慢滑过她喉咙的轻响。

从来不觉得酒是好喝的东西,但是现在忽然记起了酒的味道,索性低声打破

了沉默:「能分我一杯么?」

幽幽月光中,她将手中的杯小心地添满,递过来。

稳稳接了,触口,一饮而尽,辛辣的燃烧之河瞬间炙热了胸膛,落入心底,

说不清是痛还是爽。

「这是个意外。」

她忽然说:「真的是个意外。」

然后伸手接了空杯,小心地倒入酒,端起来啜了一小口,又问:「再来一杯?」

「可以。」

于是从她手中接过酒,再次一饮而尽,被那份浓烈呛得连头都跟着疼,大口

喘息,胸膛里烧成了火海。

咯咯咯……她笑了:「自作自受。」

辛辣的味道淡了些,才开口问她:「谁【好文】【烽火逃兵】(加料版)(08)的意外?」

她沉默了一会,低声说:「我的意外。」

胡义起身,到书桌边放下空杯,而后面对坐在椅子上的她说:「好吧。那么

这次……是我的意外。」

话落直接弯腰横抱起了她,没有遇到任何挣扎,返身走向床。

「咱们是不是醉了?」她呼吸得忽然有点重。

「是的。」开始解她的衬衣纽扣。

「那好吧」她抬起手来开始解她面前的军装纽扣。

不知为什么,连手指都在抖,她的手指也在抖,这些扣子好像根本解不开,

越解越乱,让两个人的手指抖得越来越厉害。她终于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小声说:

「我们……还是都自己来……吧。」

***************************************************

周晚萍慢慢解开她衬衣的扣子,从上往下,随着一个个扣子的解开,露出她

在上海买的内衣,一个白色文胸把她胸前丰满的半球勾勒的丰满诱人,昨天晚上

只看见了周晚萍的背,现在仔细看,发现周晚萍的身体很白,三十多岁的女人,

腹部有一点赘肉,一对硕大柔软,雪白肥美的大奶子耸立在胸前,平时隐藏在宽

大的白大褂下面,还真没看出来。

周晚萍双手伸到背后解开了文胸的扣子,左右手分别褪下两边的肩带,两只

雪白饱满的豪乳像两个小兔子一样立时跳了出来,没有乳罩的束缚,那对大肉团

也依然坚挺,双乳之间是一道可以夹得住一个婴儿手臂的深深乳沟,乳峰之上是

两颗好似红葡萄一样的嫣红乳头,大而圆,底端分部着一小片的好看乳晕。周晚

萍将文胸拿在手里,用手挡着胸口,抬头看了胡义一眼。

胡义轻轻张开五指,一双大手按在周晚萍两个大奶子上揉搓,只觉掌心之下

两团肉很敦实,恰似按住了两只充满了热水的牛皮袋子,柔滑温暖富有弹性,十

指挤按之下立刻感受到它们强劲的反弹之力,在一团圆滚软绵中有两点硬硬的突

起迅速充血膨胀起来紧紧顶住两个掌心,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胡义不断地揉按

挤搓,将它们揉捏出各种形状。

月色透进屋内,胡义看着朦胧月光下半裸的女人,两个大乳房柔美的曲线,

心醉神迷,忍不住捧过她的脸吻了下去。两人唇齿相接。他的嘴唇撑开她的唇,

舌头探了进去。两条舌头搅在一起,吸吮着舔舐着。他狂野地探索,她热烈地回

应,两人口舌缠绵了良久,胡义沿着她的嘴唇、面颊、下巴、脖颈一路向下吻去。

胡义在周晚萍的脖子上来回舔了几下,然后抬起她的右手,周晚萍的腋下有

的一撮黑长的腋毛,鼻子紧贴着熟女医生的腋窝,胡义贪婪地吸着气,也不知道

是因为夏天的闷热天气,还是因为紧张的缘故,周晚萍的腋下有些湿热的感觉,

有股淡淡的汗臭味,对胡义来说,那却是最有诱惑力的味道,胡义伸舌头在周晚

萍的腋窝舔弄着,把那些腋毛都舔得湿淋淋地,然后一簇簇地含到嘴里面去。

面前白花花是浑圆硕大的两个乳房,低下头去吸吮周晚萍如樱桃般的乳头,

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另一只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

房上旋转抚摸着。他只感觉到周晚萍微胀、饱满、鲜艳欲滴的乳头在唇间微颤,

胡义吸吮坚硬的果仁,味道是微微的甘甜,舌尖转动时,周晚萍的身体缩了缩。

「啊┅┅嗯┅┅喔┅┅」

周晚萍受到这种刺激,周晚萍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觉

得快要晕过去了。胡义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阴

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胡义的嘴用力的吸含着,更用舌头在

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在另一边的乳房上则大力按下去,在白嫩

坚挺肉乳上不断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头,揉揉捏捏。周晚萍像是怕他跑掉似

的紧抱着胡义的头。她将胡义的头往自己的乳房上紧压着,这让胡义心中的欲火

更加上涨。

嘴里含着乳头吸吮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这一按一吸的挑

逗使得周晚萍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

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趐麻。她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陶醉的咬紧牙根,鼻

息急喘,让胡义玩弄自己美丽的胴体。

一会后胡义的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穿过光滑的小腹,挤进军装裤向下伸

到周晚萍的内裤,拉开内裤的裤带,顺着裤腰手掌向下一伸,整个地按在高凸的

毛茸茸阴户上来回地搓揉扣弄。胡义左手用力抱紧周晚萍,用右手的手指头拨开

阴毛,伸进周晚萍那两片肥嫩饱满的大阴唇,摩擦着揉弄着由于兴奋而变得胖嘟

嘟的阴核。周晚萍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胡义的手

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周晚萍的屁股下边被胡义用右手一拍,周晚萍知道他想做什么,屁股轻轻就

抬了起来,于是胡义左手一拉,就把她的军装裤给拉到了膝盖上,露出了内裤,

这时候胡义迅速周晚萍的军装裤脱掉仍到一边,然后站起身来,把自己身上的衣

物也脱下,顿时,胯下那条尺寸惊人的大肉棍就跳了出来,在周晚萍眼前还晃荡

了几下。

周晚萍低呼一声,整个人就被胡义压倒在了床上,一根粗大物紧紧顶着周晚

萍的下身,尽管隔着内裤,周晚萍依然能够感受到那根东西的坚硬和火热,周晚

萍口鼻间的呻吟也变得粗重起来。贝齿紧咬下唇,几欲咬出血来。

胡义爬起来脱下周晚萍的内裤,周大医生的两条白皙丰腴的长腿分得开开的,

露出中间那一块浓密的黑森林,乌黑亮丽的屄毛从中,晶莹湿润的两片肉黑黢黢

的微微的张开象一只蝴蝶,里面粉红色布满褶皱的洞口,像张嘴一样咧着,嘴边

还泛着些晶莹。

胡义一下子欲火高涨,本来就坚挺如铁的大屌更加暴挺起来,那个涨的发紫

的龟头更是惊人,简直就是一枚鸭蛋,胡义握着自己的大鸡巴顶向周晚萍的双腿

间,周晚萍「嗯……」了一声,轻声说:「别这么急嘛…」

但是自己还是用手指将那两边薄薄的褐色阴唇向两边分开,准备迎接胡义的

光临。

胡义将龟头对准屄洞口的裂缝,猛力向前一送屁股,大鸡巴顿时一下肏进去

了一大截。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周大医生一下爽得不知天南地北,她把双腿快速地抬起,

缠绕在胡义的腰间,嘴里叫着:「啊……你这也……太狠了……胡义啊……慢点

儿……」

胡义双手扶着周大医生的纤腰,马上开始了粗暴的狂抽猛插,屁股用力将自

己巨大坚硬的大鸡巴猛力在周大医生的骚屄里「噼噼啪啪」地快速抽插,插入时

尽根而入不露一丝,拔出时只留一个大龟头卡在阴道内,而且,就像打桩一样,

速率极快。

周晚萍激烈的回应着,拼命的抬起自己的肥硕丰臀,迎击着胡义阳物的攻击。

因为怕被卫生队的人听见,嘴里只能发出「呀……呀」的低吟。

「呀,呀好深,好深……啊…要我命了……这下死了……」

嘴中要死要活,但身体却还是配合着胡义的插动,努力的迎击着。

「你好狠呀……插死我了……」

「那好,我就如你愿,今天非插死你,嘿……」

「啊……啊……啊……啊……」

突然,胡义停止了动作,但将鸡巴还是插在周晚萍的屄里,将周晚萍的双腿

拖到床边盘住他的腰,自己则直接站到了地上。将双手从周晚萍双腿下穿到其纤

腰后面,让她的两条腿搭在自己的双臂臂弯处,胡义托着周晚萍光滑肥大的屁股,

略一用力就将周晚萍抱了起来,这样一来,周晚萍的全身重量只有靠胡义双手及

大鸡巴托着。

周晚萍猜到了他要干什么,头伏在他肩上,柔声笑道:「在水塘的时侯,你

就想这样吧?」

「嘿嘿……嘿………」

周晚萍不禁又惊又怕,惊的是这样的姿势做起来一定是刺激无比,怕的是不

知道自己的子宫会不会被胡义那大家伙插穿。

胡义挺起肚子,在房间里慢慢走了几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先略微用力

将周晚萍托高些,但不让她的美穴脱离自己的大鸡巴,然后突然放下,周晚萍立

刻「啊……」的一声长叫,这时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

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周晚萍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潮的波浪

连续不断,周晚萍的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

伏颤动着。

胡义站在地上好似一颗大树,周晚萍就像是缠在树上的蔓藤,双手紧紧的搂

住胡义的脖子,双腿紧紧缠住胡义的腰,周晚萍随着胡义的抽送身体上下颠动,

下体将胡义的肉棒齐根吞没,仿佛一个柔软湿润温暖的肉箍包裹着胡义的命根子,

随着胡义肉棒的来回抽送,阴道收缩吞吐同时不断的分泌着兴奋的粘液,口中发

出了一声又一声的不知是苦是乐的淫声低吟。

胡义却还是气定神闲的站着,每次周晚萍身体下落时,他便用自己的大鸡巴

用力的向上迎顶,周晚萍被弹起时他只是略一助力,所以做了一个小时也不怎么

累。但周晚萍就惨了,她已经来了三次高潮,每次过后却又不会晕过去,因为有

个巨大坚硬的大鸡巴还在她的身体内狂捣着。胡义见她的眼神已经迷茫,知道她

不行了,只好将她放回在床上仰卧,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周晚萍的两条长腿被胡义抗在肩上抽插,朱唇发出一声声似快乐非快乐,似

痛苦非痛苦,不由自主的呻吟叫唤,本来就大,再因为下体的推动力,使得她胸

前那对白里透红的丰满奶子不停摇晃划出层层乳浪。

原本紧闭的两片阴唇,因为在里面来回进出的大鸡巴而都已经向外翻开,一

股股黏黏的水流正在女人那个隐私处源源不断涌出,让那根黑黢黢的大鸡巴变得

闪闪发亮,原本黑漆漆的阴毛也被阴道里不断涌出的白色泡沫弄的一片泥泞,凌

乱不堪。

一阵麻痒感觉就从龟头传了出来,胡义知道,自己要射精了!于是他飞快将

一只手搂住周大医生的脖子,而另一只手则也是快速地伸到两个人的胸前,抓着

周晚萍雪白绵软的大奶子狠狠地捏揉着。

周晚萍也发疯似的鼓起余勇,将大屁股拼命的迎向胡义的大鸡巴,她又要快

高潮了,胡义自然深知这一点,也加速将大鸡巴刺入拔出的节奏,一股阴精从美

穴的深处快速的涌了出来,淋在了胡义的大龟头上,令他畅快无比。

终于,胡义再也忍受不了,低吼一声,向前大力一挺屁股不动,把粗大滚烫

的龟头深深地插入周晚萍丰满成熟的肉体深处,马眼大张,放开精关将一股股滚

烫的浓精,全部浇灌在周大医生的花心深处……

射精之后的胡义趴在了周晚萍身上,享受着她胸前软软的大奶子的触感,胡

义的肉棒仍然留在周晚萍泥泞的花谷里,而周晚萍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肉

体瘫睡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她感觉一种无

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

路还是那条路,山还是那些山,只不过天空是蓝色的,还有明晃晃的懒散阳

光照耀在独自行走的胡义身上,看起来有点困,有点倦,步伐反而显得轻松。

今天早上离开了医院,没见到周大医生,从昨晚一直到今天凌晨三点多才爬

出了她的后窗口,估计她是爬不起床了。

因为苏青而变成了男人,现在因为周晚萍而变成了开始了解女人的男人。周

大医生为胡义揭开了衣角下的神秘,让胡义终于醒悟,原来有些方面女人也和男

人一样,原来不只是打捞井水的人觉得口渴,井也一样渴望被打捞。

不知进行了多少次,就连间歇期间双方都舍不得捞出来,任那水桶在井里悬

着,然后不知不觉中慢慢开始新的一轮,不掩饰,不拘泥,不愿终结。由此,让

胡义看到了她深处的孤独,她也是个孤独的人,和自己一样的孤独,却比自己更

勇敢,更乐观;也由此,让胡义自惭形秽。

路在阳光下蜿蜒起伏,鞋面上已经挂满了尘土,脚步不停,孤独的军人身影

越来越小,越来越远,越来越淡,逐渐消失于湛蓝与苍绿之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