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忘年情】04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忘年情】04

我租住的地方是合租的旧式公寓,不大的房子除了两个卧室之外,客厅也被

隔出了两个房间,我就住在隔出来的其中一间,三合板做成的墙壁,估计隔音效

果很有限,当我把这个顾虑说出来的时候,许晴很是羞涩的低声说道:「大海,

我做爱的时候一般是不叫床的。」

我这才放了心,不过又隐隐有些失望,不叫床?那多无聊啊,同住的另外三

户,两对是情侣,每晚做爱的时候,那叫床声听得我和另外一个单身汉,真叫一

个难过,而且最神奇的是,这两对情侣其实都是二次重组的,原本A男和A女是

情侣,B男和B女是情侣,后来A男不知怎么的,跟B女搞上了,没多久,事情

败露,A女把行李一拎,直接就搬去跟B男同居了,每天晚上,两个女人都互相

较劲般的大声呻吟,似乎都要证明对方的选择是错的。

这件事我当成笑话说给许晴听完,把她羞得脸通红,直埋怨为什么不搬出这

种淫乱的地方,我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没钱啊。

当我们甜甜蜜蜜的相拥上了楼,还没打开公寓的大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

阵腻死人的呻吟,而更让我惊奇的是,打开门以后,看到的居然是B女跟另外那

个单身汉在餐桌上做爱,两人干得是那么的专注,那么的忘情,以至于都没有发

现我和许晴的到来,要不是许晴受惊叫了一声,他们恐怕还要继续下去。

B女叫刘欢,跟著名歌手齐名,年纪虽然比我还要大三岁,但是却总是喜欢

穿粉嫩的衣服,画粉嫩的妆扮卡哇伊,声音特别嗲,她的相貌还可以,身材也不

错,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个头虽然不高,但是穿上牛仔裤高跟鞋,那

翘翘的小屁股还是很性感的,单身汉叫陶斌,一个写代码的苦逼码农,私底下垂

涎刘欢已经很久了,但是奈何人家看不上眼镜片比瓶底还厚的他,每晚只能靠着

看毛片自撸过日子。

这两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的,都是同住一屋的舍友,我忍不住咳嗽了

一声说道:「你们两个也多少注意点,安仔要发现了,非杀了你们不可。」

安仔就是刘欢的男友,我一提这个人,刘欢顿时大哭起来,骂道:「让他去

死,那个王八蛋,他要是敢回来,老娘把他活剥了,呜呜呜呜。」

陶斌见状,赶忙小声安慰,顺手拿了件衣服给对方遮上,他可不想白白便宜

了我,纵然我身边站了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但是刘欢才是他的挚爱,其他的

女人再漂亮,他也没兴趣。

等刘欢好不容易止住哭声,我才从陶斌的嘴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安仔

那小子昨天晚上就带着刘欢的全部积蓄,跟前女友,也就是A女跑了,金钱和情

感上的双重打击,让刘欢气得要自杀,幸好陶斌及时发现劝阻了下来,然后两人

喝了酒,接着就开始干那事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对刘欢问道。

刘欢还没说话,陶斌就急忙说道:「欢欢,我会照顾你的,我发誓,我绝对

会好好对你的。」

刘欢闻言怔怔的看着他,眼泪扑簌簌的往外流,猛地扑进对方的怀里,又嚎

啕大哭起来。

我冲着陶斌竖起大拇指,赞许的点点头,这个男人看来是真的喜欢刘欢到了

极点,相信刘欢跟着他,绝对比跟着安仔要幸福的多。

我拉着许晴的手,小心翼翼的溜回了房间,不想打扰他们的温存。

一进屋,关好门,许晴就附耳笑道:「大海,我跟那个叫刘欢的女孩谁漂亮。」

我嘿嘿的低声笑道:「那还用说,明眼人都知道,是我的晴儿宝贝最漂亮。」

听到这声晴儿宝贝,许晴顿时一阵羞意,低声笑道:「什么晴儿宝贝啊,不

许乱说,我比你大那么多,当你妈都足够了。」

我嘿嘿笑道:「确实,我妈是71年的,跟你同岁。」

许晴闻言愈发的窘迫,一扭身撒娇道:「不跟你说了,尽开人家玩笑。」

我一把将她从后面搂住,双手迫不及待的抚摸上她的胸脯,笑道:「真的,

我没乱说,我妈真的是71年的,要不,我喊你晴儿妈妈好不好。」

「别别,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儿子。」许晴窘迫的说道。

「那我就喊你晴儿宝贝了哦。」

许晴无奈的点点头,耳边听到一口一个宝贝的叫着,听得她骨头都快酥了。

「宝贝,你的奶子真大,是什么罩杯的?D罩杯吗?还是E罩杯?」我直接

省去了晴儿,以宝贝称呼到。

许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着我在她胸前乱摸的双手轻声说道:「都不是,

再猜。」

「那是什么,难道是F?」我掂量着两坨沉甸甸的乳肉说道。

许晴又摇了摇头,羞涩又有些得意的轻声笑道:「我是G罩杯。」

「这么大啊。」我惊讶的合不拢嘴说道。

许晴嗯了一声,转过身来,害羞的看着我问道:「你喜不喜欢奶子大的女人?」

我当然是连连点头,满脸惊喜的说道:「当然喜欢。」

许晴害羞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垂下眼帘轻声说道:「大海,我有点紧张。」

「别紧张,不过其实我也很紧张。」

许晴笑了笑,看着我说道:「呵呵,我还真没看出来,大海,咱们先说会话

好吗?」

我只得压下心头翻腾的欲火,不舍的点点头。

许晴欢喜的笑了笑,拉着我的手坐在床边,这个小房间里,一个板凳也没有,

只能坐在这里。

为了避免许晴想到不好的事情,我把聊天的内容主要聚集在自己的身上,给

她讲了很多农村有趣的事情,夏天摸鱼,冬天抓鸟,许许多多的事情都是她从未

曾经历过的,让她听得津津有味,聊着聊着,既然谈到了童年,就总不了提到我

的身世。

「大海,你妈妈真的跟我同岁啊。」

「对啊,我骗你干嘛,她要是活着现在应该也是四十二岁了。」

「她什么时候去世的啊?」

「我舅舅说,我出生后第二年,我妈就去世了,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唉,可怜的孩子,其实跟你一比,我的那些苦根本不算什么苦,你比我可

坚强的多了。」

「呵呵,还好啦,从小没人管我,我反倒自由自在些。」

「那你有没有羡慕过别的孩子有妈妈?」

「那自然是有的。」我语气中带着惆怅说道,「每当看到别的小孩被妈妈喊

回家吃饭,我都特别羡慕,甚至连他们被自己的母亲追着打,我都羡慕的不行,

但是生命只有一回,我妈已经死了,她再也不可能复生了,从小我就明白这个道

理,不管怎么样,都要努力活着,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晴,答应我,不要再有自

杀的念头好吗?我已经失去了妈妈,不想再失去你了。」

许晴被我感动的眼泪哗哗的,用力的点点头,动情的抱住我,哽咽道:「我

知道,谢谢你,大海,我不会再想死了,就算碰到再难再苦的事,我也要努力的

活下去。」

我紧紧的抱着她,柔声安慰道:「嗯,宝贝,虽然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有

点不自量力,但是我还是要说,如果将来你碰到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说,就算

是拼了不要性命,我也一定要护你周全。」

「嗯,谢谢大海,有你这句话,我感到好轻松。」

「宝贝,我爱你。」

「我,我也爱你。」略微的迟疑之后,许晴终于说出了这宝贵的三个字,随

同这三个字的蹦出,她也彻底的把自己的心给交了出去。

「大海,别叫我宝贝,换个称呼吧。」正当我拥着她,享受着浓浓的温情与

感动时,许晴突然说道。

「怎么了?换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许晴咬着下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脸蛋被憋的通红,好半晌才轻声说道:

「如果,那个,你不介意的话,你,你可以叫我,叫我,晴儿……妈妈。」

见我不解之后一脸的狂喜,许晴连忙压住心头强烈的羞涩解释道:「我没有

其他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的童年好可怜,我想替你的母亲弥补一下,你不要想

偏了。」

我用力的点点头,嘻嘻笑道:「晴儿妈妈,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你知道

我想什么想偏了?」

许晴又羞又窘,娇媚的瞪了我一眼,低着头不说话。

我笑着挑起她的下巴,温柔的凑过去吻了下,附耳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

宝贝,你既是我的晴儿宝贝,也是我的晴儿妈妈,我会双重爱护你的,我保证。」

许晴欢喜的嗯了一声,动情的将我搂在怀里,埋在她的胸前,羞涩的说道:

「大海,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孤零零了这么久,妈妈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嗯,谢谢妈妈,妈妈,我想喝奶。」我仿佛真的回到了童年一般,像个孩

童一般在许晴的怀里撒娇道。

许晴含笑点点头,她是个母爱很泛滥的人,丈夫长期不在家,她便把一颗心

全部扑在了两个孩子的身上,却不想宠溺的过了头,两个儿子先后按照她不想看

到的方向畸形的成长,这几年里,她的心被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弄的粉碎,无处

释放的母爱一直在她的心底慢慢的积累着,在聊天中得知我的年龄后,那份母爱

顿时被引爆了,在她无意之间,我成了她两个儿子的替代品,母爱和性爱在我的

身上得以交汇,紧紧缠绕不分彼此,尤其是现在,大儿子不知所踪,小儿子被前

夫带到了国外,在这种寂寞难耐的刺激之下,我更是成为了她情感投射的唯一选

择。

轻轻的推开我,许晴羞涩的脱掉米色的风衣,露出里面黑色的紧身短袖连衣

裙,那火辣的身材让我看得心旷神怡。

许晴见我痴狂的模样,心里既紧张又快活,她从来没有在丈夫的【好文】【忘年情】04眼里见过这

种富含了侵略性和占有欲的眼神,如果不是男人在努力克制,可能对方已经扑上

来讲自己的衣服撕成粉碎了。

想到这,许晴突然有些失望,如果我真的扑上来把她的衣服撕碎,粗暴的征

服她,也许她就不用这么紧张了,但是转念一想,心中又有些暖暖的,男人在这

种时候还能克制住欲望的冲动,那应该是真的非常喜欢自己,而不是只把自己当

成发泄性欲的玩物,这个念头一起,心头顿时涌出一股想要与这个小男生厮守终

生的冲动。

「大海,我能问你个问题吗?」许晴按住脱了一半的肩带突然问道。

我死死的盯着那雪白的香肩,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喘息道:「你问。」

许晴想了下,鼓足勇气问道:「大海,那个,你,你,呃。」

「别吞吞吐吐的啊,有什么话就说。」我急忙【好文】【忘年情】04催道。

许晴犹豫了半晌,神色一黯,还是摇了摇头放弃道:「算了,不问了。」

「不行。」我一把按住她的肩头,盯着她的眼睛急切的说道,「说出来,别

憋在心里,我不想咱们之间有任何秘密。」

「真的没什么?」许晴为难的说道。

我疑惑的盯着她,突然面色煞白,双手不自禁的用上了力道,捏得她直喊疼。

我赶忙松开手,推开两步,悲伤的看着她沉声道:「你是不是过了今晚就再

也不跟我见面了?」

许晴连忙摇头,冲进我的怀里,紧紧的抱着我说道:「怎么会,你别胡思乱

想。」

我听着女人的声音真切,不似作伪,心头微微松了口气,也搂紧女人说道:

「那什么事不能跟我说的?」

许晴迟疑了半晌,思来想去,终是怕惹得我再胡思乱想,导致威胁到两人的

关系,无奈的坐起身,羞涩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我隐隐约约听到愿意两个字,不由问道:「你说什么愿意?我根本听不见。」

许晴顿时大窘,双手捂着滚烫的面颊,看也不敢看我一眼。

我连忙抓住她的双手,用力分开,低下头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蛋,追问道:

「说呀,你想急死我啊。」

许晴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眼神中蕴藏着无比的期盼和激动,颤声问道:

「大海,你,愿不愿意娶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