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37回:张琳,马拉松之一夜未眠(上)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0次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37回:张琳,马拉松之一夜未眠(上)

第37回:张琳,马拉松之一夜未眠(上)

清晨四点三刻……算是凌晨?还是清晨呢?

如今是五月初,河溪城灰蒙蒙的夜空地平线上,已经泛起第一道曙光的红晕。

后湾体育场后门口,面对的那条白天挤满了歇脚的出租车司机夹道小马路上,还

是一片夜梦未醒的寂寥冷清,路面上没有行人和车辆,连清洁工都没有上工;唯

一的动静,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早点摊档,手推车从里弄深处「枝呀枝呀」

的推行声。

和这一切,显得那么不协调的是,一个十四、五岁,身材娇小、体态窈窕的

短发学龄少女,穿着清凉的夏装,单肩背着一个空落落的牛仔书包,迟缓的拖着

步子在路边迤逦……好像是刚刚从体育场后门那为了国际马拉松比赛而临时借用

一片的拆迁废墟改建的停车棚里,飘荡出来的惹人爱怜的灵魂。那早点铺的老板

都看得一愣:凌晨四点三刻……谁家的女孩在这里游荡呢?

张琳一夜未眠。

昨天是周五,今天……是周六吧?

她失魂落魄的扫视着周围,即使是小马路上,路灯上都已经插满了红色的宣

传旗帜:「第九届环溪月湖国际马拉松邀请赛」。今天……原来是那个马拉松的

正日子么?等一会儿,这条小马路上就会挤满了人,来参加周六的比赛么?

原本,星期六,张琳才不会那么早起。一般情况下,她甚至会躲在自己的卧

室里,钻在被窝里,赖到午饭时分。即使省队和学校的生物钟,到了七点半,会

让她就已经彻底的摆脱了倦意苏醒了过来,那她也会混在被窝里玩手机、看视频、

刷空间;她还会偷偷的,尽量用很小的声音,躲在暖暖的被子里,想象一个荒诞

色情的画面,然后,用手指轻柔的爱抚着自己刚刚发育的小奶包和小蜜穴,获得

一次神魂颠倒的快感……一直要到被老妈拖着拧着掀着被子,才肯离开自己的小

世界。

是的,她挺喜欢躲在被窝里手淫。她也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羞耻的。不管

母亲于雪倩怎么注意保护自己、教育自己……其实,母亲毕竟以前出来风尘中行

走的,所谓的「从良」也好,「金盆洗手」也好,那都只是小说里才有的事情。

一日江湖走,一生江湖人。家里和店里,来来往往免不了有母亲以前的姐妹朋友,

耳濡目染的都是花媒街上的事;她又是成长在单亲家庭,这一切,难以避免给她

的世界观造成某种影响。

她才不喜欢条条框框,她才不喜欢当什么乖乖女,她也不在乎什么洁身自好、

少女贞操。别说只是躲在被窝里手淫了,她甚至认为:长大了,到了自己这个年

龄,给男人玩一下,操一下,其实也很正常……反正自己是个女人,早晚都要被

恶心的男人奸玩的。就算自己真的是个拉拉,在C 国的环境下,也一样会屈服于

现实。那被男朋友,被老公,被路上遇到的强盗,被大哥,还是被警察,被「客

人」,其实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倒是自己的「第一次」,既然男人们那么在

乎,一定要尽可能找个好机会,卖个好价钱,才是真的靠谱而实惠。

自己真的是喜欢女孩子的么?

那天,在欧露璐家,和璐璐在她的小床「亲热」,她其实也是装老成,她也

是第一次和其他女孩在一起,品尝性爱的滋味……打那之后,她更是疯魔了似的,

经常在被窝里幻想各种性爱场面,自己和璐璐,或者其他队里可爱的小女生,甚

至和电视里的女明星,一起疯狂的女女做爱。不过偶尔的……也会有男生,但是

往往都是些白白净净的小童男,用某种「反向凌辱」的方式,给自己调戏、玩弄。

有的时候,她也会幻想一些很另类更刺激的场面,比如……自己成为了什么王国

的女王,可以包养这个世界上所有年轻漂亮的小女生,甚至小男生,纳入她公主

城堡一般的后宫。她坐在漂亮的冰雪砌成的水晶王座上,威逼着她后宫内的少女

少男们,两两成对,做爱给她欣赏。那种场面下,小女孩的小奶、小穴、小屁股

当然很迷幻美丽,但是就连小男生光溜溜的小鸡鸡……也很可爱。而她作为后宫

的女主人,却可以独自淫玩她最宠爱的王妃:璐璐。她往往一边观赏着她后宫城

堡里的群肉宴,一边搂着璐璐在王座上,让璐璐磨她的小穴……往往想到这里,

就想不下去了……因为她已经一而再高潮,湿润到筋疲力竭,舒服到无法思考。

这……难道不是周末的上午,最适合的度过方法么?

但是今天……不太一样。

一夜未眠……一切仿佛都不同了。又仿佛……也没什么不同。

……

这事,还要从昨天说起。

昨天下午,自己是带着满肚皮的忐忑不安,去北洋路找花七姐,扭扭捏捏的

和七姐商量,借的那2000块钱,和原本约定的还款日期相比,已经拖了一个月,

看能不能再宽限一个月……

自己是真没钱了。本来打算编个谎话,就说队里那个最会装腔作势的奚教练

问自己要什么培训费,然后问老妈这里骗2000……结果一个不小心,被老妈给揭

穿了谎言。偷了老妈的一个皮包去卖,结果收货的却说是A 货,根本不值钱。自

己甚至都横下一条心,打电话给自己那其实并不怎么熟络的二叔,想看看能不能

编个借口从二叔这里骗一点,结果电话还没人接。

找二叔救急,这本来真的是一个选择,老妈以为自己年纪小不懂事,其实母

亲那天和小叔睡了这种事……自己早就看穿了。拿这个做借口,敲打一下二叔,

二叔应该会支援一下自己的吧?

其实,睡了就睡了,叔嫂乱伦这种事情……她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没

有血缘关系。反而是因此,二叔总归是应该「照顾」自己母女,给自己弄点零花

钱,是天经地义的。结果……真的需要的时候,却又找不到那个肩膀上纹着蝎子

的酷酷的叔叔了。

现在,一时三刻哪里去弄那么多钱,她是真没办法了……只能再去求七姐宽

限几天。

好在,刚一搭话,七姐心不在焉似乎不打算追究这事,笑嘻嘻的不愿意就

「延期还钱」这个事情和自己墨迹,而是换了个话题,说晚上有个「玩局」,叫

自己要不要一起去High.

一开始,张琳是有点害怕的,她也不是完全没心没肺,总担心七姐又要叫自

己去做那种「打工」,但是面对七姐,她毕竟有点害怕之外,又有点向往和想争

个面子,就乍了胆子,装作司空见惯、并无所谓的样子答应了。

结果,倒也没发生她想象中的什么可怕的事。七姐约她去的,果然就是有个

「玩局」,但是也就是个「玩局」而已,是一个小姐妹的什么欢迎会,七姐带着

她们好几个「姐妹兄弟」,一起去后湾区的一家也不算豪华但是规模挺大的叫做

「风来了」的Disco 舞厅里,喝酒、唱歌、跳舞。老实说,这样的地方,张琳向

往很久了,她本来还想装装小女生的矜持,在旁边吃吃爆米花喝喝可乐,被七姐

嘲笑了一番「小丫头片子」,一时赌气,就下了舞池,学着别人的样子,伴随着

那狂野的音乐、闪烁的灯光和人来人往如同魅影一般的节奏,舞动了起来……

飞起来!飞起来!飞起来了!

想想昨晚那场面,这些跟着七姐的小男生、小女生,甚至旁边几桌的大哥大

姐头什么的,扮黑社会也好,装酷哥辣妹也好,来泡妞钓凯子的也好,来周末打

发时间的也好,有点舞池里的经验也好,纯粹是发骚也好……

自己这个明显未成年的生手小女孩……却让周围好一圈人,都看花了眼、看

呆了神!

这不奇怪。她虽然在省队只是个充数的,但是毕竟是半专业的花样冰滑选手。

她虽然不会跳什么热舞,但是抬腿、舞臂、挺胸、翘臀、跳跃、旋转、劈叉、翻

腾……她甚至平地起跳、旋转720 度落地……就算不说舞姿,这份技术,这里又

没有欧露璐那样的明日之星,河溪城里的二线舞池子里,有几个女生能和她相媲

美?何况……她十五岁,正当豆蔻妙龄,又是花滑出身,虽然穿着便装,但是娇

小玲珑、柔软稚嫩的身段,舞动起来那份动感自如,训练出来的,和音乐节拍的

完美配合,足以让周围的其他女孩自惭形秽、各种男生【好文】【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37回:张琳,马拉松之一夜未眠(上)意动神摇。

甚至到了后来,很多周围认识的、不认识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故意围

绕着她,鼓掌、叫嚣、喝彩、吹口哨……!昨天晚上,她都成了「风来了」的焦

点。

飞起来!飞起来!飞起来了!

狂野的一夜,完美的一夜,High到疯爆。而且……果然,完全没有大人们经

常警告或者说吓唬自己的那些「坏事」。

有音乐、有灯光、有DJ、有帅哥、有辣妹、有可乐、有爆米花、有果盘、有

汽酒、有热舞、有各种人开各种玩笑,说说河溪城里的那些传奇,那些道上的

「铆钉哥、郎七哥、皮八哥」的风光八面,有人撒酒疯,有人玩骰子,有人唱歌,

甚至午夜里,有个妹子把上衣和胸罩都脱了,赤裸着一对雪白尖翘的乳房在舞动

……

但是,没有强奸,没有注射毒品,更没有砍人剁手绑架抢劫,也没有……警

察突袭。没错……隔壁桌有几个妹子,似乎是在吞咽一些彩色的小药片……但是,

那也不算什么吧?

早就知道大人们都最会危言耸听吓唬小孩子了!哼,自己早就猜到了!要是

这些地方每天都是刀光剑影或者警笛呼啸,那还了得?又不是拍警匪片。

别想骗我,老妈自己,不就是从这种地方混出来的么?她不是花媒街赫赫有

名的倩姐么?

还是……那已经模糊了身影的死鬼老爸。

这里就是好玩,就是因为好玩、刺激,那么多人才会抛下那些无聊的人生琐

事,来到这个自由的世界么……

自由。对的,关键就是这种自由的感觉。没有白指导的严苛,没有奚教练的

啰嗦,没有范主任的老脸,没有老妈的絮叨……什么省队,什么花滑,什么联赛,

什么杯赛,什么队内竞争,什么高考名额,什么国家队选拔赛,什么语数外理化

政……都太多的束缚,太多的条框,太多的压抑和无奈。

外面的世界,就是「自由」两个字形容起来最贴切了。

是,是有那么一点小插曲……到了子夜时分,有一个跟着七姐的小哥哥,妄

图对自己动手动脚,一开始装作亲热摸了一下屁股也就算了,后来还敢来摸自己

的奶子,自己一个膝盖,顶得他满地打滚……七姐居然拍手说自己干的好!而且,

周围的几个兄弟姐妹也都向自己投射来敬仰的目光。有七姐这一声,有这样的目

光,自己真的觉得一晚上走路都轻飘飘的。

七姐好像挺喜欢自己的,都没提让自己还钱的事。算了……也许七姐忘记了

呢。

……

谁知道……后半夜,大家都困意上来,已经有人打车回去,剩余的人也准备

散了的时候,七姐却在洗手间里,单独找了自己。

「小琳……你是处女么?」

「……」张琳一愣,一夜的狂欢和困意都快散去了。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就

是有点不想在七姐面前显得太幼稚,都有一种冲动,想挑挑眉毛摇摇头扮个鬼脸

什么的,表示自己阅历很丰富,但是女孩羞涩的本能还是战胜了这种幼稚的冲动,

倒也没有点头,而是羞羞的低下了头。

七姐不置可否的一笑,似乎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脑袋:「你害什么羞啊。

姐呢……也不打算跟你绕圈子。有人看上你了,想和你那个……可以给你个来钱

的门路。」

「……」张琳脸蛋一红,几乎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刚才有人跟姐说了,你舞跳起来……挺俊的。有个大哥看上你了……那可

不是什么小混混哦,是非常夯的大哥,铆钉哥的头马。人家说了,如果你愿意的

话……赶明陪他去玩玩,他请,吃饭、唱歌,再买个皮包送你。另外,给这个数

……一万五!回头你喜欢的话,就跟着他混,他保证不让你吃亏……」

「……」张琳惊恐得偷偷东张西望,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么样?难道还

想夺路而逃?看样子,七姐也不过是随口在和自己「商量」,就这么溜之大吉,

会不会被七姐嘲笑自己太土老帽啊?

果然,七姐的口吻其实也很随和:「姐可没有勉强你的意思啊。你自己做主

……河溪道上,一般处女开苞是5000,未成年的就是8000块,这是明码价……有

的是三中、职中里想捞点零花的小女孩可以挑。那大哥肯出一万五……那是真的

喜欢上你了。你考虑考虑,可别错过了机会。其实,是女人都有那么一次,过了,

以后好玩的事多着呢,没人家说的那么吓人。玩呗!还有包拿……还能落3000

……」

张琳已是吓得花容失色,她当然不会想到七姐会在这种时候,提出来这种建

议……但是她的小脑袋里也真是特别,居然在七姐说的一片听着让人觉得又怕又

羞又好奇的碎片话里,抓到了一个小细节的错愕:

「3000?不是……说一万五么?」

七姐几乎要笑出声来了:「我靠,你欠姐姐8000呢?不用还啦?按照规矩,

8000块,一个月三分利,我只收你两分的话,两个月也要一万五呢,我本来应该

都拿走的。我不收你一万五,我也不收你一万三,看你小女孩一个,又没什么经

济来源,就收你8000本金。你借钱,本金总要还吧。还有啊……办这事的中介费,

总要收吧?不是光我收啊,还有其他担风险的中间人啊,总要有点辛苦费啊…

…剩下3000,那已经很便宜你了。」

「那……什么……什么还8000?七姐,我不是就借了你2000么?」

七姐脸一冷,眉头一皱,似乎有点不高兴了,一夜的娇媚和蔼的微笑都在褪

去,「哼」了一声:「你到底是真的不懂?还是跟我装糊涂啊……你借钱的时候

说好一周还,当然只有2000,姐我一分钱利息都不收你的。可是你自己赖着不还,

一借借了两个月连声音都没有。那当然就一切按照借条来咯。当初叫你写借条,

不就是为了这个道理?」

「我……这……这不可以的……」张琳听着,七姐居然很认真的,有点急了,

摇着头,也不知道自己在拒绝些什么。

「杀人偿命,借债还钱,天经地义啊,借钱不用还啊?哦,姐姐好心给你找

工作,你又装乖乖女,不要;给你钱,你倒拿的快……你当姐姐是干什么的?开

粥厂的啊?啊?!还是当我是凯子,你来敲我竹杠啊?……笑话了,北洋路里,

居然还有人敢来敲我的竹杠?!」七姐甚至用手指开始狠狠的点张琳的头颅。

张琳也不敢躲闪,脑袋被顶的很疼,也只能惊慌失措的低头看着地板……眼

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老实说,她也被七姐绕的有点晕乎,好像想想,是自己也有

理亏的地方,又怎么敢和满口跑火车的七姐争论那些细节。只是羞急红了脸蛋,

呢呶着:「姐……这不行,这不行的……我想办法还钱……我不可以……那什么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

「刚才说的事,你愿意呢……就是给姐姐面子,那大哥也有面子,这么着,

我的那份中介费不要了,就给你留4000……其实你跟那大哥交交朋友,认识认识

这种大哥,以后有的是好处,……」

「不,不可以的……」张琳觉得天旋地转,脑子里都嗡嗡的轰鸣,泪水已经

忍不住,想断线的珍珠似的划过了她的雪腮。

七姐「哼」了一声,却又笑了笑,又爱怜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算了算了,

你哭什么?一码归一码,姐不是电视里那种老鸨子,干那缺德事。不愿意就不愿

意呗。你要实在不愿意呢,这种事情,姐姐也不能逼你,弄了半天毕竟是姐们一

场么……那就算了,当姐姐没说过。」

「……」张琳怯生生的抬头泪目,完全手足无措的看着七姐。

「不过……你欠我的钱,总是要还的吧。姐姐也要开销对不?在北洋路,借

了钱还不回来,姐要被人笑是废柴凯子的。」

「姐……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不……半个月……行么?到时候……我连

本带利一起还给你。我现在真没钱。」

张琳都快哭出声来了。她虽然在和七姐商量还钱的期限问题,其实,她内心

深处,真的已经开始考虑七姐说的方案了。不就是被操么?不就是被奸么?不就

是陪男人睡觉么?谁都有那么一天的……不仅能还债,而且听着还能落4000元。

4000元……挺有吸引力的啊。还有那个什么道上大哥,认识认识……可惜是个男

人。只是少女的矜持,那真正隐藏在内心深处对贞洁的呵护,甚至还有欧露璐那

清纯无暇的形象,让她在拒绝,在和七姐讨价还价……才止住的眼泪又控制不住,

滴沥哒啦的掉了下来。

谁知道,七姐还真没有勉强自己的意思,竟然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而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甩甩头:「靠……行。算了算了,别哭鼻子了,小

丫头可怜兮兮的,我就再让一步,省的人家说我不够义气,欺负小妹妹。」

「……」

「不过姐也有难处,按照规矩,发出去的钱我不能老不收回来,老收不回来,

人家要说我凯子的,我以后怎么在北洋路混?这也是规矩,对不?」

「……」

「这样吧……我有个主意……」七姐拧着眉毛,忽然妩媚的一笑。

「?」张琳看着七姐,已经被整的云里雾里的她,不知道七姐又能整出什么

幺蛾子来。

「姐呢,另外再借给你一万。」

「啊?」张琳愣了。脑海里的算数账目,已经被七姐整的一团乱麻,但是听

到七姐「另外借你一万」,却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无助又疑惑的看着七姐。什么?

前面的债还未清呢?怎么就另外借一笔钱给自己?

「你用这个钱,先把前一档子钱给还了,好么?」

「……」

「这一万呢,算是新账,其中,8000我先拿回去,就当是你欠的本金,第一

张借条就了结了。你也算还钱了,我也算收账了,这一笔就算两清。你呢……还

能剩下2000. 不过,为了防止你套绕姐姐,让我吃亏,这次么,你得另外写一张

『靠谱的借条』给我。懂不?要『靠谱的』那种,不能赖的那种。然后么……就

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这一张10000 的呢,只算你两成的利,你只要再还12000 就

行了……」

张琳一片迷茫,已经完全不知道七姐的账是怎么算的了,2000?8000?10000

?12000?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是让她忍不住脑子轰轰,眼前又有点混乱的是,

七姐居然变魔术似的,又点出了20张100 元大钞捏在手里。

账目是混乱的,未来是迷茫的、甚至恐怖的、绝望的。但是至少现在,至少

今天,自己借的钱不用还了?第一张欠条算是清了?也不用给男人奸身体了?还

能再落2000?自己拿了这2000……是不是又可以去买点什么?自从和璐璐开始

「玩」之后,自己其实一直都想买一套有点「意思」的内衣,再和璐璐玩的时候

穿,那天在Feng的专卖店里看到一套,非常适合自己,很性感的……穿了给璐璐

看,璐璐一定也喜欢,不过要1000多呢?拿了七姐手里的钱,是不是就可以去买

了?

一个月之后怎么办?一个月……那么漫长,到时候再说呗。实在不行还有老

妈呢,还有二叔呢。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却抵御不了那一小摞纸币和「眼前这一关就算过去

了」的诱惑,颤颤巍巍的伸过幼嫩的小手,要从七姐的手中接过那叠纸币来。

「等等……想什么呢?借条啊……」七姐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像是一个大

姐姐在教导无知的小妹妹。

「哦……我这就写……姐,你有纸笔么?」张琳擦了擦雪腮上的泪痕,脸蛋

涨的通红,意识到自己冒失了。

「靠,你还真是雏啊……真的什么都不懂?」七姐摊了摊手:「『靠谱的』

借条,不能赖的借条,懂么?」

张琳迷惑的看着七姐暧昧的眼神,一直到那眼神带着嘲笑却还有些色眯眯的

在自己的小胸脯上扫来扫去,甚至在自己的胯下暧昧的扫过……她的脸蛋又红了。

「靠谱的借条」?她还真的好像听说过……自己在网络上看到过,难道七姐

的意思,是那种女孩借钱,拍一段裸体视频作为抵押的所谓的「裸体视频借条」?

她的脸蛋尴尬的泛着粉红,羞涩的缩了缩身体,躲闪着挪开目光……但是眼角的

余光,却还在扫着那一小叠红彤彤的纸币,不知道该说自己「懂」还是「不懂」。

比起刚才「陪大哥」的话题,似乎这个事已经不能算太过火了。自己是该说懂?

是不是有点显得太坏女生了?说不懂?七姐会不会嘲笑自己装乖乖女?

但是,这小小的阴晴不定的表情,却没有能瞒过七姐的眼睛,七姐释然的笑

了,亲热的拧了拧她的脸蛋:「我就知道妹子你懂的。明说么,也不是什么了不

起的事,就是那种,你拍一段『私人点』的片子,给我收藏着。回头还了钱,我

连片子一起还给你。姐在北洋路上混,要讲个信字,所以你尽管放心,保证没备

份的,OK?……这么着,就这会儿,你呢,现在就跟姐姐去个地方。姐认识一个

专门办这种事情的『中间人』,他会安排你『拍借条』,告诉你具体怎么弄的

……你放心,他有职业道德,不会偷看的……嘻嘻。」

「为什么?……」张琳红着脸蛋,好像眼下的关口是度过了,但是虚荣心,

却让她不肯装糊涂,要装作老练的样子,对于裸体视频借条的事情驾轻就熟似的:

「我自己去家里拍不行么?」

七姐哈哈一笑,摇摇头说:「瞧你说的,好像是老手似的。你自己拍了,回

头万一泄露了,算你的?算我的?你这么水灵灵的小妹子,我也不想害你啊。再

说了,你去找中间人那里拍,回头万一有什么,也别弄的好像姐姐逼你似的。姐

姐也要过日子,有个中间人做保,大家有个余地,铆钉哥说过,这叫『隔子』,

懂不?」

「隔子?……」这回,张琳是真的有点迷糊,有点听不懂了……疑惑的看着

七姐。

七姐笑着摇晃着腰肢,亲昵的搂上了她的肩膀:「小傻瓜!跟你明说了吧。

所谓中间人,就是我们找了个不认识的农民工,弄了个隐蔽点的场子,专门拍这

种借条的。现在啊,已经不流行自己回家拍了,不仅仅是怕泄露了说不清楚,还

怕回头借钱的赖账,去找条子说,是什么非法胁迫借贷什么的,大家都不好下台。

所以,得找个第三方,万一有借钱的不懂事,要报警什么的,回头一查,也有那

农民工挡着,你在他的场子里拍的,说的也是问他借的钱,两厢情愿,大家都有

个挡事的。那农民工么,两边担责任,其实就是一次赚50块钱的辛苦钱,手续费

……作用就是隔断危险,所以叫隔子。」

张琳又哪里知道这些门道,惊讶的差点下巴都掉下来,迷糊的看着七姐,也

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

「你放心,那就是赚辛苦钱的民工和一个破场地,他不敢偷看的,他每个礼

拜都接这样的活十来笔,要是敢偷看有人会去挖了他的眼珠子。而且也就是特别

缺钱花的那种废物民工,不是孬种废物,谁干这种脏不拉几的差事啊?看着美女

脱衣服都不能看?他每天都接这种单子,不过都是他值班的时候凌晨才干,人家

白天还要上班呢。你的片子呢,在他哪里拍好,我都不碰,他会负责带给我。其

实,连姐姐我都不要看的……你过一个月,把钱还了,片子还给你……就两清咯。

北洋路上有规矩,你只要按时还钱,片子谁看了挖谁的眼珠。啥事都不会有的

……咱们姐妹还要多来往,我害你干嘛?」

张琳脑海嗡嗡的,虽然她感觉到了危险、羞辱和不堪;但是再想想,自己一

个月里,从老妈这里骗个一万来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没指望的事。有啥呀…

…不就是一段视频么?有啥呀……不就是脱衣服么?七姐不是已经保证了不会有

人看到么?这就算是自己赚的钱吧?又不是给男人奸身体,又不会失贞,自己再

这么犹犹豫豫的,七姐会不会翻脸啊?还有……那2000元人民币,在七姐的手心

里摇曳着……似乎在挑动自己这个一夜已经快要折腾的失去了思考能力的脑神经。

……

她记不得自己究竟算是点头了没有……只是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也不敢多问,

也不敢犟着,就跟着七姐又离开了那舞厅;在凌晨3 点多,被七姐骑着电瓶车,

居然一路带到了后湾区,七拐八拐的,来到了后湾体育场的后门。

原来,这里有一片地块,像是某个烂尾楼被爆破后留下的废墟,现在就是一

堆被压路机胡乱压了几下平整的瓦砾场,夜色下一片漆黑,连个路灯都没有,好

像是一个不属于这座熙熙攘攘的不夜城市的寂静空旷的世界。进去细看,才发现

这片废墟地上装模作样画了几排停车格,应该已经被充作了后湾体育场有什么活

动时候才征用的临时停车场。只是这会儿是黎明前的沉夜,除了角落里几辆明显

已经报废了的破车外,当然也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在这种地方停车的。

而靠近这地块内里边缘围墙边,则一遛几排,搭建了几个长条形的临建大车

棚,应该是用来停自行车、摩托车之类的。明天,就是马拉松赛的日子,不少人

会骑车来后湾起跑,倒是用得上了。

七姐在靠近最里头的大棚门口停下车。张琳其实已经被这个看着好像小说里

的月「黑风高杀人地」似的地方吓着了,但是到了这会儿,也只好强装镇定的跟

着七姐进去。

里头果然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室内车棚,在长条形的正中央,还搭了一个临时

的屋内屋的房间,就这深更半夜的也亮着灯火,透过糊着报纸脏兮兮的玻璃窗户

透出光来。

七姐上去,用摩托车头盔「朵朵」敲敲门后,一个一脸皱纹、头发苍白稀疏,

五十多岁的土里土气的民工大伯,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保安服出来应门。

「郎七哥介绍来的,『拍片子』的……」七姐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连看

都不正眼看那民工大伯一眼,就含糊说了这么一句,又拉了一把张琳的胳膊:

「没问题吧?」

那民工大伯似乎胆怯的看看两个人身后,确认没人,才像个行尸走肉似的点

点头,胡乱的不经心的扫了张琳一眼,似乎忍不住,又扫一眼,才粗粗的「嗯」

了一声。

七姐又回头,对张琳笑笑:「好啦,没事,别怕。他会教你怎么弄的,这都

快天亮了,姐回去咯……回头你拍完的片子,他会带给我的。」

七姐转身要走,这吓坏了张琳,一把拽住七姐的胳膊:「姐?你别走啊。你

走了……我……我……我怎么……怎么回去啊?我怕……」

七姐噗嗤一笑:「傻瓜,你怕什么?这老头,你就当他是个哑巴,是个聋子,

是个瞎子,对吧,老头?」

那民工大伯,尴尬、木讷又迟缓的居然还真的点点头,好像真是个哑巴,是

个聋子,是个瞎子似的。

七姐依旧笑嘻嘻的:「姐不在这里,让你自己拍,就是为了撇清关系不是?

你就别胡思乱想啦。其实就是一件小事,走个过程,也不用害羞。马上就天亮了,

卖早点的都快出来了,你拍完,走回家,叫个车回家都成啊……这不是给了你2000

了么?你打车都可以打到南海省去了……嘻嘻。」

是啊……无论如何,自己的口袋里,已经多了一叠可以实现一切欲望的钞票。

一直到七姐电瓶车的尾灯,渐渐消逝在黑茫茫的停车场废墟背后那都市凌晨

的黑雾之中。张琳,也只能回过头,硬着头皮,求助似的看了那个保安大伯一眼。

那大伯看自己的眼神……说是色迷迷的吧?也不是的……和那种平时男人盯

着自己贪婪猥亵的眼神不同,就像是……赤裸裸的在看一件没有任何人格的物品,

盯着自己的小胸脯甚至下体在凶恶的丈量;还带着明显的鄙夷……

「瞧不起我?是不是觉得我是干不要脸事的女生?操你妈的!我就是借钱而

已。你不也就是个赚垃圾钱的垃圾民工么?你做这种垃圾事400 次赚的钱,我今

【好文】【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37回:张琳,马拉松之一夜未眠(上)

天一咬牙不就赚到了?」张琳的脑海里,泛起这娇羞恼怒的台词来。

也许是从父母这里继承的混不吝的基因,虽然此时此刻,她是又怕,又羞,

又惶恐,却又忍不住想想都要火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脾气,有什么啊?干脆就

装南妹到底!冷冷的盯着那民工大伯,装作老辣江湖无所谓的模样:「怎么开始?」

那民工大伯「嗯」了一声,不是对着自己的值班室,而是又向大棚深处靠南

里头走了几步。原来,在里头,另外还有一间和正中央的小房间差不多的小房间,

唯一的差别是压根没窗户,是个密闭的小间。他打开了那房间的木门,拧亮了里

头电灯……张琳只好跟着进去。里面好像也是一间值班的休息室,有一股闷闷的

气味,一张单人折叠小床,一张椅子,墙上还挂着破破烂烂的一面镜子,正中央,

却摆着一个三脚架,上头还有一架小形的家用摄像机,倒好真是个颇为适合拍那

种片子的「密室」。

那民工大伯果然没有留下偷看的意思,面带厌恶的,塞给自己一张纸条,指

了指里头:「俺什么都不知道。女娃……你自己进去弄,这上头的话,照着做,

照着说一遍……弄好了,你自己出来,自己走……其他的,俺什么都不知道。」

张琳低头一看,纸条上却是剧本似的,写着自己要怎么脱衣服,脱到什么程

度,甚至要求自己捏乳头,分开腿展现下体什么的,对着镜头,以及要说的具体

台词。正看得脸红心跳,却发现其中,借钱数额、自己的名字、身份证号码却是

空的,看来是等着自己填空,但是其中还一句居然是「借了欧志业先生若干若干

元……」

她看到这里,不由又愣了……实在忍不住问一句:「欧志业?什么欧志业?

这谁啊?」

那民工大伯哼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俺啊。」

「?」

「俺什么都不知道……别人就是让俺给你这纸条,娃你愿意呢,自己去弄,

不愿意呢,你就走……」大伯似乎都不愿意搭理自己了,转身又独立离去,进了

他值班的那间房间去。

张琳低头一琢磨,也真是脑子里略略理出头绪来……看来,他们是专门来了

这个农民工来做替死鬼,万一自己闹情绪报警什么的,查出来,那万恶的放债胁

迫女孩子拍视频的债主,就不过是眼前这个老头,场地也在这里,设备也在这里,

证据齐全。难怪……这什么都没干,一单他能赚50块。这……不就是冒风险赚卖

命钱么。七姐不是说了么,这叫「隔子」。

这才50块?这只能赚50块?不怕吃官司么?!

而再想想,其实今天自己本来只要答应七姐陪陪那个什么大哥,就可以赚4000?!

想到这里,张琳对这老头的防备和厌恶,也低了不少,看那民工大伯都已经

故意走回了自己的值班室,还关上了门。看距离,看角度,怎么都不可能偷窥到

自己所在的这间「拍摄房」的,她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手将房门关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