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美姬主播-吴依洁】(02)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2次

【美姬主播-吴依洁】(02)

深夜时分,在一个幸福又美满的家中卧室,正传来一阵一阵的淫叫声。

「喔喔嗯哼喔嗯哼……老公老公好爽好爽啊……喔嗯哼好爽好舒服啊……这

样子干好舒爽啊喔喔嗯哼痾痾……再来再来啊痾痾嗯哼不要停不要停啊……」

一个留着乌黑长发,五官好比洋娃娃一般精緻可爱,身材却是惹火的要死的

女子正跨坐在一名男子身上,两人皆是赤裸裸着,更能看出那雪白的肌肤以及3

2C2434的好身材。

「痾嗯哼哼好爽啊好爽啊……老公我摇的不错吧喔喔嗯哼……痾痾嗯哼好爽

好爽老公的大肉棒……痾痾嗯哼好爽好爽啊痾嗯……要干死我了快要被干死了啊

……」

纤细的手撑在男子的胸膛上,柳一样的腰前后摆动着,而一根棒状物正在美

女人妻的体内中,被夹的是令男子不住地深呼吸才得以不缴械。

「阿阿阿阿好爽好爽啊……小穴小穴被填满的感觉好好喔……痾嗯哼好想要

更多好想要更多的啊……老公给我给人家啦……喔喔嗯哼好爽爽对……动起来了

啊……」

任谁都应该无法禁得起美姬主播吴依洁在身上发骚时的请求吧,尤其是那看

起来已经浑圆的不像是只有C罩杯的美乳被手臂挤压后稍许溢了出来且形成一条

深邃的黑沟,勾的是令吴依洁的老公红了眼,也不管是不是会因为自己的一时冲

动而提前结束这美好的一夜,就是冲了。

「呵呵呵喔嗯嗯哼……好爽好爽老公顶上来了啊痾痾嗯哼……依洁依洁在被

老公狠狠的干啊……喔喔恩哼好爽好舒服啊痾痾嗯哼……」

「我非要干死你的这小贱货!」

「干死小贱货……干死我这个小贱货吧老公干死我……痾痾嗯哼好爽好爽舒

服……最喜欢被公干了啊喔嗯哼……老公的大肉棒让依洁好喜欢啊喔嗯哼……」

吴依洁将手从她老公的胸膛滑上去到肩头,接着身体整个往前趴,她老公也

顺势抱住吴依洁,腰桿子奋力地向上狂顶,吴依洁的秀发飞舞的更飘扬了。

「爽爽爽好爽老公这样子依洁会爽死的啊……喔喔恩哼哼依洁依洁要被干到

高潮了啊喔嗯哼……跟老公做爱最爽了啊喔喔嗯嗯嗯哼……」

吴依洁全身震动,她老公幸好还算是年轻,还能使出一秒五下的招式,吴依

洁的红唇大开,汗水湿了额头。

「阿阿嗯哼哼哼喔喔嗯哼……老公好厉害好厉害啊喔嗯哼好好厉害依洁被操

死了啊喔嗯哼……喔恩哼好爽好爽啊喔喔恩哼……依洁最爱老公了啊……」

边浪叫吴依洁的花穴肉壁也越压越小,让她老公的肉棒感觉到无尽的压迫感

和刺激,吴依洁的老公不断地发出闷哼声。

「要去了要去了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依洁要高潮要高潮了啊喔喔嗯

哼……好爽好爽爽到昇天了啊……喔喔嗯哼痾痾嗯哼……」

与美丽的老婆激情床战之后,纵使还是青壮年,仍因为耗费太多的精力而感

觉到疲倦,全身还没从高潮中回神过来的吴依洁趴着,双脚交勾地翘了起来,素

手放在她老公的肩上:「老公,刚才真的有够爽的,依洁好喜欢被你干喔」

「嗯,我刚才也感觉很爽快」感觉到倦意的老公有点敷衍地说。

「是说中秋节快到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你说呢?你有想去哪里玩吗?」

「其实也还好诶,只要有老公的地方」吴依洁边说边笑了下,拍了下她老公

的右胸膛:「有你在的地方,就是依洁感觉最幸褔的地方」

「嗯,我会去安排的,反正现在也只有我们两个人,很好安排的」吴依洁的

老公虽对吴依洁的甜言蜜语感到心动,但身体的疲劳还是让他打不起精神。

「对了,是不是也要准备一些东西好让下次家族见面的时候带过去的啊?」

吴依洁还是不愿让她的老公睡觉,他还在试。

「嗯,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好吗?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该送些什么才适当,钱

的问题不用担心」

「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就开始去採买了喔!」

「嗯,谢谢你啊,老婆」

说完,终於吴依洁的老公再也撑不住了,鼾声响起,响的让吴依洁感觉有点

的错愕,毕竟自己明明没有结束话题的意思。

吴依洁转身躺了下来,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在已经习惯的鼾声中,吴依洁

也渐渐闭上了眼睛,心想:「也许在梦里,还可以继续」

「『不要停下来啊……依洁最喜欢被干了啊……依洁最爱哥哥的肉棒了啊…

…喔喔喔喔喔都是你的了啊……依洁的一切都是牛哥哥的了啊……喔天啊又来了

啊……』肉棒干的阴唇折进又折出。

『爽翻了啊……痾啊嗯啊嗯嗯嗯哼……这么壮的牛鸡巴……以后依洁都给牛

哥哥干好了……牛哥哥的壮牛巴要干死依洁的浪穴了啊……痾喔……』发丝飞舞

在空中,身体的撞击声:『啪啪啪啪啪』『停步下来了啊……一动依洁就会高潮

啊……痾啊痾啊喔喔喔……又去了啊……天杀的啊……依洁要被牛哥哥干到挂了

啊痾……』「

吴依洁忽然惊醒过来,整个人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转头看向在一

旁的老公,只说吴依洁老公只是稍微翻了下身子,看起来是一点都没有被吵醒的

迹象。

吴依洁吐了一口气,心想:「天啊,那是什么?为什么我最近老是在梦到那

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而且每次梦见都是在跟他做爱,还不只如此,我好像还可以

深刻的感觉到跟他做爱的感觉,非常的爽,比跟老公做爱还要爽上一千一万倍都

不为过,还有那根壮的要死的肉棒,跟壮壮有得比,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

那个男人是壮壮吗?不,不可能啊,就我所知,壮壮应该很清楚我不会拒绝他啊,

他又何必戴上面具呢?排除了壮壮,又还会有谁呢?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还有我

为什么会一直梦见跟他做爱?」

越想越心烦,吴依洁下了床,走出房间。

而在「青楼」中,白牛正把与吴依洁同样身为「台大五姬」的翁滋蔓干的是

尖叫声不断。

「阿啊嗯啊嗯哼喔嗯哼……好爽好爽白牛哥哥白牛哥哥……干死滋蔓了啊…

…喔恩哼好爽好爽爽死了啊……喔喔恩哼好爽好爽……不要停不要停啊……」

只说白牛坐在白色的电脑椅上,大腿上坐着164公分高、三围32B24

35、穿着一件雪白的胸罩的翁滋蔓,白牛抓着翁滋蔓的手,不快但每一下都是

深顶地直挺挺干入翁滋蔓的淫穴中。

「喔嗯哼好深好深啊牛哥哥的壮肉棒……喔恩哼好爽好爽爽死了啊喔喔恩哼

……再来再来阿阿嗯哼又顶到了啊啊啊嗯嗯嗯哈……喔喔恩哼乎乎……」

翁滋蔓虽是只有Bcup,但由与姣好的脸蛋和纤瘦的身材,让人看了一点

也不会嫌胸部太小,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子完全是挺胸的状态下,翁滋蔓每被撞一

下那对俏乳上下晃动的时候,竟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魅惑感。

「呵呵呵嗯哼喔喔嗯哼喔嗯哼……变快了变快了啊……牛哥哥的冲撞变快了

啊……喔喔嗯哼撞死滋蔓了啊喔嗯哼好爽好爽还是每一下都是最深处啊……」

「就让你好好爽一下吧!」

「喔喔喔嗯哼再来再来啊还要更多……牛哥哥这样子干滋蔓滋蔓都不知道要

怎么给别人干了啊……喔喔恩哼都变成你的了啊啊啊嗯哼……」

「看我的!」

「爽爽爽爽好爽啊……滋蔓滋蔓的小穴小穴喔喔嗯牛哥哥的壮肉棒哼好爽爽

爽爽好爽……啊要被撞到不行了啊再来再来啊啊啊嗯哼……要喷了啊」

翁滋蔓被白牛一下超狂顶撞,舌头都吐了出来,身体站了起来,小穴更是喷

处大量的淫蜜。

这时白牛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了,是一名戴着黑色半边脸面具、头发剪成了平

头、穿着灰色中山装的男子走了进来,白牛让翁滋蔓蹲下来,在他的双腿之间替

他吹箫。

「怎么样?都已经准备好了吗?中山」白牛问。

「都准备好了,就差『火山』还没来而已」男子,中山,回道。

「是嘛」白牛点点头:「那邀请卡也好了吗?」

「都已经送出去了」中山又回道。

「很好,大会那边是有来通知,要我们再等等,『火山』正在收成,应该下

礼拜之前会送来,不过你还是要盯着」

「是的,中山知道了」

「那刚呢?他来了吗?」白牛边问边压着翁滋蔓的头,让翁滋梦深吃肉棒三

十秒后才松开。

「明天就会到了,在路上遇到了点问题」

白牛「哼!」了声,说:「八成又是遇到了谁,他就是不会好好做完一件事,

算了,能来【好文】【美姬主播-吴依洁】(02)就好,这次的直播S总有交代一定要好好办」

「中山一定会努力的,在这件事成功之前」

白牛下半身顶了二十几下,让翁滋蔓的嘴被干了二十几下,白牛说:「好,

其他的人就你好好联络好就行了,经费那些之后再请就行了」

「是的」

这时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中山转过头去,是上次从吴依洁的大楼地下停车

场中带走吴依洁的那名男子。

「喔呜,你来了啊」白牛笑着说。

那男子没有说话,白牛看向中山:「那中山,你先去忙你的吧」

「是的」

中山离开后,白牛双手按住翁滋蔓的头,接着站起身,快速猛烈地摆动腰桿

子,翁滋蔓发出「喔喔喔呜呜呜亨呼哼呼呼呼」的呻吟声。

白牛对男子点了下头:「不好意思喔,等我一下」

说完,白牛将翁滋蔓压在地上,壮肉棒突然插入翁滋蔓的小穴中,翁滋蔓浪

叫道:「喔喔好爽好爽爽死了啊……滋蔓又被干了啊喔嗯哼哼……爽死爽死了阿

……不行了不行了阿……只要高潮过就容易再高潮了啊喔喔嗯哼不行了啊……又

要去了啊喔喔喔」

翁滋蔓爽到昏过去后,白牛起身:「说吧」

「上一次催眠的时效快到了」男子说。

「你倒是记得很清楚」白牛重新坐回位子上,说。

「他应该最近会开始梦到了」男子没有理会白牛的话,又说。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有两个选项,一个是让他想起来并面对,另外一个是再一次」

白牛用左食指搓了搓太阳穴:「要是太早让她崩溃,恐怕也不好向上头交代,

虽然S总可能不会很介意,但应该还是有人会很介意,而且要是传到壮壮那边去,

也不是件好事情」

白牛看向男子:「是说没办法更持久一点吗?我最近又要主办一场活动了」

「道具还在测试阶段」

「这样啊,那好吧,反正明天大概也不能解决什么事,就明天吧,明天把她

再带过来一次吧」

隔天吴依洁吃完早餐后,坐在电脑桌前,看着心中中秋送礼选项的网评,这

时门铃声突然响起,吴依洁不假思索地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见是一名低着头检

查着手上货物的快递,吴依洁打开门,说:「是我的包裹吗?」

快递抬起头,一与吴依洁对上眼,吴依洁就感觉莫名的熟悉感,而在下一秒,

吴依洁的眼神中出现了变化。

「你是」

就在吴依洁要说话的时候,快递的嘴巴动了,吴依洁那汪汪大眼中突然像是

失去了魂魄一样的无神,快递将手上的包裹交给了吴依洁后便转身离开,吴依洁

接过包裹后,转身回到房内。

将包裹放在窗户前的柜子上,接着又走进更衣室中,将紫色的两截式居家服

脱去,换上了一套蓝色的低胸小洋装,一条深邃的事业线在小洋装的中间勾人,

套上黑色的丝袜后更让吴依洁的美腿一览无遗,披上了白色的披肩,性感中又不

失仪态,出门前选了双黑色的细跟高跟鞋。

坐上停在大楼左边三棵行道树钱的快递车,吴依洁系上安全带后,快递将眼

罩戴上吴依洁的脸,然后从吴依洁座位前面的置物箱中拿出一根铁制假阳具,快

递把吴依洁的丝袜在阴道处扯开了一个洞,把假阳具插进吴依洁的花穴中。

快递在方向盘上轻轻按了下喇叭,插在吴依洁花穴中的铁制假阳具未插入的

部分忽然打开了三个洞,接着伸出了三铁绳索,绑在吴依洁的腰上,让假阳具固

定住。

快递车开始行驶了,随着车速的快慢,铁制阳具内的马达也跟着变化,而转

动的阳具不断的搅动着吴依洁的花穴。

「喔喔嗯嗯哼喔喔嗯哼……我的花穴好爽啊……锕锕嗯哼一下子快一下子慢

的喔喔嗯哼……好爽好爽全部都被刺激到了啊喔喔嗯哼……」吴依洁呻吟着。

快递员开着开着,终於离开的市中心,而在副驾驶座的吴依洁已经被铁制假

阳具搞的是高潮不断,右手甚至搓揉着胸部。

「喔嗯哼喔嗯哼嗯嗯哼么会这么爽啊……喔喔嗯哼这是什么肉棒啊喔喔啊喔

嗯哼……怎么会这么爽啊喔喔嗯哼不行了不行了又要高潮了啊……」

来到「青楼」,吴依洁花穴中的铁制假阳具停止了运转,绳索也收了回去,

快递员将假阳具抽出时,吴依洁叫:「喔嗯哼怎么拔出去了啊喔喔嗯……好爽好

爽的啊还人家还人家吧人家想要啊……喔喔嗯哼不行了不能没有啊……拜託给我

嗯嗯哼给我吧……」

快递员带着吴依洁下车,吴依洁脚步有些不稳,走进青楼的二楼,只见白牛

坐在沙发上:「依洁,过来我这边跪下」

吴依洁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地听话,就像早已经习惯了这样子被叫唤,吴依

洁走了过去,来到白牛面前后,照着白牛的指示,跪了下来。

白牛点点头:「看来已经把服从的意识种入脑中,壮壮也不算白干你了」

右手轻轻托起吴依洁的下巴:「欢迎回来啊,想要吃屌的话,就要自己找喔!」

吴依洁双手摸向白牛的裤裆,抓到皮带头后,便熟练的将皮带打开并且把外

裤拉了下来,右手掌轻轻抚摸着还隔着一挑三角裤的的牛屌。

吴依洁将脸凑了上去,脸颊触碰着牛屌,白牛有些惊讶地看着吴依洁,心想:

「还真的有骚到!」

噘起嘴唇,轻吻着龟头,吴依洁的口水让白牛的三角裤湿了一大片,再加上

吴依洁的手按摩着屌身,白牛感觉到无比的欲望正逐渐燃起。

吴依洁看了白牛一眼后,把白牛的三角裤也脱了,一根壮如蛮牛的屌棒子直

挺着,吴依洁双手齐握住白牛的棒身,上下套弄,更用嘴含着龟头。

「哇靠,这是已经发了什么样的骚,竟然这样子吹啊!」

白牛说着,只见吴依洁膝盖着地,身体直挺着,嘴从牛屌的最上方一路往下

吃,直到牛头顶到了喉头,接着又回到嘴高点。

来来回回的吞吐,而且还不慢,吴依洁的嘴都已经成了O字型,又有右手的

套弄,白牛对吴依洁的表现感到惊艳无比,脚也忍不住的伸了过去,顶住了吴依

洁的阴部,快速地震动,吴依洁全身扭动着,但还是不愿意放弃嘴中的牛屌。

「竟然喷湿成这副德性了,还真是不简单啊!吴依洁,你是有这么想被干?」

白牛边把因为刚才吴依洁高潮潮吹出来的花蜜用吴依洁的身体擦乾边说。

「依洁……依洁已经好想要了依洁全身都好热啊……喔恩哼好热又好烫啊依

洁已经快要受不了了啊……快来干依洁吧依洁想要被大牛屌干啊」吴依洁边搓揉

胸部边哀求。

「既然今天如此发骚,就在开发一项好了」

白牛说完,转身拿出一个黑颈圈,套在吴依洁的脖子上:「今天就从后面好

好干你开始吧!转过身,把屁股翘高」

吴依洁听话地转过身狗趴着,并把翘臀竟可能的翘高,白牛离开单人沙发,

右手压住吴依洁的腰,将硬邦邦的牛屌用力地插入吴依洁的花穴中。

「阿阿阿阿喔嗯哼……好爽好爽啊喔喔嗯哼……被插进来了啊喔喔嗯哼依洁

又被干了啊喔喔喔嗯哼好爽好爽啊不要不要喔喔嗯哼好爽……」

吴依洁一对美胸因为白牛的剧烈冲撞而前后甩晃得非常大力,又因为吴依洁

的浪叫声出奇的发浪,白牛的冲撞更像是可以毁山灭楼一般地大力。

「喔喔嗯哼好爽好爽啊怎么会这样子……这根牛屌实在太厉害了啊喔喔喔嗯

哼……好爽好爽不行了不行了刚才已经高潮太多次了啊啊啊……又要高潮了啊…

…」

吴依洁张大了嘴,大声地叫着,而撑在地上的双手更是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

是性高潮而握紧了拳头,白牛双手按住吴依洁的美臀,腰动的距离更大了。

「天啊天啊天啊这样一子高潮喔喔嗯哼……依洁要被爽死要被爽死了啊……

喔恩哼干死依洁干坏依洁了啊喔喔嗯哼……再来再来啊不要停不要停啊喔喔嗯哼

……要去了啊……」

由於白牛的牛屌壮的好像都可以撑起一台脚踏车一般,快速又大幅度的抽插,

吴依洁的花穴再怎么是世上鲜有的名器,也是完全承受不住,任凭白牛的抽插而

不断地达到高潮。

白牛又拿出了一条套索,套在吴依洁颈圈的后面,接着白牛站了起来,吴依

洁被迫下半身也跟着站起来,白牛说:「往前走到阳台」

白牛拉着套索的另外一端,吴依洁就这样一边往前走一边被走得更快的白牛

用牛屌顶撞,而一旦吴依洁停下来,白牛就会用力扯了一下套索,吴依洁身体会

自动向后倒,而在那之后,白牛一秒十下的疯狂爆干便会持续个整整一分钟,吴

依洁在这一分钟可说是痛苦和高潮交织着,只说吴依洁黑色的秀发因为爆干而在

空中飞扬着,汪汪大眼会从眼角流出分不清是什么原因而流下的眼泪,张开的嘴

更是发浪的淫叫,响遍了整个二楼。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又干在最深处了啊喔喔嗯哼……依洁依洁好爽好爽

痾痾痾嗯哼依洁好舒服又好痛啊喔喔嗯哼这样子干……痾痾恩不行了啊……」

「有这么爽吗?吴依洁,你看你现在趴在落地窗上,等下会有人经过,会被

看见的喔!」

「痾嗯哼痾亨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喔喔嗯哼不要不要……喔喔喔嗯哼又干进来

了啊干到花心了啊不行了不行了又要高潮……又被干到高潮了啊……」

「又痉挛了,吴依洁你真的是一直在高潮诶,是有这么爽,听见我说会有人

经过后,你怎么变得更爽了啊?」

「没有没有阿痾嗯哼痾痾嗯哼依洁没有……啊啊啊恩哼好爽又被干到高潮了

啊……喔恩哼好爽好爽啊依洁……依洁已经停不下来了啊高潮到停不下来了啊喔

喔喔喔……」

「像你这样子,根本就是完全的欠调教啊,吴依洁,要是被壮壮知道你现在

是怎么一回事,恐怕他不会轻易放过你啊!」

「不行了不行了啊喔喔嗯哼依洁依洁已经不行了啊……真的真的真的要去了

啊又要被干到去了啊喔喔嗯哼……壮壮不会知道的痾痾嗯哼壮壮不会【好文】【美姬主播-吴依洁】(02)知道的啊干

我干我啊啊……」

忽然外头响起了庙会遶境着声音,吴依洁还来不及哀求,白牛就已经拉开落

地窗将两人一起待到阳台上。

「不要不要……求你求你痾痾痾嗯哼依洁依洁求你了啊……喔喔恩哼好哥哥

好哥哥不要这样子……啊啊恩哼不要这样子啊啊不要干了啊……」

吴依洁转过头,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想让白牛将两人再带回屋子内,但却换

来白牛更加暴力地干操。「哼!你这身子一点都不诚实,越夹越紧了!」白牛说。

「痾痾嗯哼不要不要啊……住手住手不要这样子干啊喔喔嗯哼会死人的啊…

…啊啊啊依洁会控制不了自己啊……喔喔恩哼好爽爽啊……不要了不要了啊……」

吴依洁双手握栏杆,一对丰乳已经挺出了阳台,白牛自后头地干操随着遶境

声音越来越靠近而变得越来越猛烈。

当遶境的人来到,其中有一个抬轿的男子低声地向旁边的同伴说:「你有没

有感觉上面有人在做爱啊?」

他的同伴也抬起头看了过去,而这人的眼神被吴依洁和白牛都看到了,吴依

洁因为一时的羞耻感刺激而让身体的肌肉瞬间紧绷,而也包括了花穴内的肉壁,

像是要把白牛的牛屌整根包住,但白牛却是技高一筹,提气一运劲,牛屌立即撑

开吴依洁肉壁的包覆,反而是让整根牛屌都刺激到吴依洁的每寸花穴,吴依洁咬

住下嘴唇,双手紧紧抓着栏杆,胴体颤抖。

白牛笑着说:「果然你是很有天份的,吴依洁,竟然在遶境队伍前面高潮还

被我内射,吴依洁我们还会再见的!」

睁开眼睛,吴依洁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他坐了起来,他完全记不起来自己

什么时候已经换了衣服还有为什么会躺在沙发上,身上还有一股男人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但却是怎么样都想不出来是谁的味道。

一阵风吹到下半身,吴依洁才发觉自己的丝袜不知道为什么破了,还破在下

阴处,吴依洁吐了一口气,心想:「最近真的是快事一堆的说,算了,反正该出

门买东西了,再不赶快出去,要是赶不回来接老公,可就完了」

晚上吴依洁老公回来后,吴依洁问:「老公,你要不要看一下我买了些什么?」

「不用了啦,我很相信你买的一定都是很得体的」吴依洁的老公笑着说。

吴依洁脸上露出一点失望的表情,她老公立即搂着吴依洁的纤腰,亲了下吴

依洁的额头,说:「哈,我随便说说,你还真当真啊,我美丽的老婆要我看,我

怎么会不看呢?来,我亲爱的老婆,告诉我你买了些什么啊?买了些什么要让他

们惊艳的啊?」

吴依洁笑了下,点了下她老公的额头:「你就最会寻我开心了,看我不好好

修理你一下,小心等下我就让你空手回去过中秋节!」

吴依洁的老公进去洗澡了,吴依洁走到窗户边,这才发现早上从快递员手中

接过的包裹,吴依洁喃喃自语地说:「这是什么啊?什么时候有这个的啊?」

说着,吴依洁将包裹拆开,里头是一个小盒子,吴依洁不疑由他地打开盒子,

一个味道扑鼻而来,吴依洁一闻到这个味道,忽然又失了神,拿起盒子中的假阳

具,对着窗户,撩起洋装裙摆、拉下丝袜,让美丽的两片阴唇袒露在窗户前,接

着将假阳具送入。

幸好吴依洁的老公习惯一边洗澡一边放音乐并且还跟着一起唱歌,不然此时

吴依洁的莺声燕语肯定会被听到的,吴依洁右手控制着假阳具,左手则是拉下洋

装和胸罩,捏乳头、搓胸部,表情淫媚的比红磨坊中的任何一位女子的还要淫媚,

而微微张开的红唇,更是低下透明的唾液。

「阿阿喔嗯哼好爽好爽喔……依洁好爽啊依洁好爽好喜欢这样子啊……好像

在被干啊喔嗯哼怎么会这么爽啊……这样的羞耻感带来更多更强的性欲啊啊啊啊

……不行了了不行了啊……要高潮要喷了啊喔喔嗯哼……」

吴依洁瞬间的绝顶高潮,喷出的花蜜让窗户上留下了既害羞又兴奋的痕迹。

然而吴依洁不知道的是,在窗户外面的正对面的大楼房子阳台上,白牛和那

名快递都拿着望远镜看着,而在旁边的电脑上则是望远镜里的影像:吴依洁对着

窗户自慰的画面。

「吴依洁,你老公在家还能做出这种事,看来不只是因为我们大会的催眠师

研发的新玩意很有用,也还包括了你本身就是一个色女,快不得银圣特别下达旨

意要好好照顾你」白牛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