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饮血沸腾】 第1章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4次

【饮血沸腾】 第1章

杜林是一个二十五岁的普通青年,虽说不怎么文艺,但也也绝不二逼。即便

被父母称为废物,即便被弟弟怎么看不起,但是杜林从来没有看不起自己。

杜林就是现代社会中那个百无一用的书生,他拼命考上大学,拼命找到工作,

拼命地做着一个公司的「总务」,可最终他还是拼不起来一个家庭。

本来杜林是有一个女友的,但是因为两个人的工作都很忙,导致他们一起的

机会一直不多。就这样,杜林渐渐地失去了他人生中第一段也可能是最后一段恋

情。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杜林还被他的父母一阵臭骂,甚至被小他几岁的弟弟

狠狠的嘲笑了一通。

在负气离开家之后杜林遭遇了他不知道的什么情况。

一阵阵的剧痛和一阵阵虚无的麻木感让杜林很不适应,他不知道他自己遭遇

了什么事,只知道自己的眼前一片漆黑,随着剧痛的产生和渐渐淡去,他的感觉

越来越奇怪。

杜林试着睁开双眼,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睁开眼看到的确是一片漆

黑的虚无!

「我操!我不是瞎了吧?」杜林看不到东西的时候,下意识的这么想着,他

很无辜的试图触摸自己的双眼,但是他似乎觉得自己失去了双手。

「我操!怎么会这样?」

没有光,没有感觉,杜林彻底慌了。

当一缕微弱的光映入杜林的眼中,杜林看到了一颗蓝绿相衬的星球。

「我……我在太空里?我……我死了吗?我成了鬼了?」杜林看到眼前的景

象,愈发的心若死灰。

杜林只看了个大概就知道眼前这个星球一定不是地球,因为这个星球的板块

构成和地球是那样的不同。它同样拥有南极和北极的大量冰盖,海洋大概占据这

个星球的一半,而它的陆地却是完整的一块,远远看上去陆地的最北端直达极地,

最南端达到热带的最南端。虽然杜林不能辨别这颗星球和地球究竟哪个更大,但

杜林肯定这个星球的环境绝对要比地球好得多,因为它所有的陆地几乎都覆盖着

一层翠色。

不久之后,星球的影像消失了,杜林身上的剧痛再次出现,不同于上一次的

剧痛,这一次的剧痛杜林感觉到自己有手有脚,甚至他能因为剧痛而挣扎了。

杜林的身体在痛处中剧烈地颤抖,他感觉似乎有人在撕扯他的皮。

「啊!好痛!」这一声惨叫,让杜林的灵魂都激灵了一下,他听到了自己的

喊声,只是这一声绝不是自己的声音,甚至不是脑海中地球的任何一种他所知的

语言,但奇怪的是杜林完完全全听得懂并且运用自如。

「坚持一下孩子,很快痛苦就会消失了!我的孩子,加油,挣脱出来!」这

是一个男人发出来的声音,低沉而浑厚,稳重中透着期待。

「天啊!我……」杜林知道自己可能变成另一个自己了,在另一个世界,而

这个声音可能就是自己的便宜老爹。

杜林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想要看看说话的那个男人。

明亮的光线陡然射进了杜林的眼睛,让杜林觉得一阵眩晕,却也让他稍稍的

松了一口气。「至少,我不是个瞎子!」杜林心中嘟哝了一句。

只是,他看到的下一幕,把他彻底惊呆了。

杜林眼前看到的不是天花板,而是一片蔚蓝的天空,一朵云都没有的天空,

而周围除了那个男声之外,就是呼啸的风声和一阵阵莎莎的声音,隐约间他也听

到了一些女声只是似乎隔得比较远。

杜林稍稍的扭了一下头,他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有着一张

狭长的脸,金色的长发被梳到额后,这是一张看上去很欧美化的脸,只是却与正

常的欧洲人有着很大的不同。因为,他的一双眼眸是一对琥珀色的「猫眼」,而

他额头两端有着两块很明显的凸起,它们看上去是绝对的对称,虽然只有几厘米

高,但是杜林知道那是被皮肤覆盖着的角!更奇特的是这个男人的皮肤,他白里

透红的皮肤只到脖颈就发生了变化,因为脖颈之下的皮肤上覆盖着细细的金色鳞

片。

杜林想看的更全面一些,将自己的视线稍稍移动了一下,男人朱红色的长袍

里似乎没有穿衬衣一类的内衣,在宽大的袖口处露出了一双健壮的手臂,而杜林

看到这个男人的手臂和手背上也是金色的细鳞。

「天啊!我还是不是人?」杜林悲哀的想到。

杜林想用他的双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因为他不敢面对接下来的世界,只是他

用力之下,只听「呲啦!」一声,似乎杜林随手扯破了谁的衣服一样。

「你终于出来了!我的孩子!你的出生真是太不容易了!」「男人」一下子

将杜林抱在了怀中,而杜林这个时候才发现他的双手和那个男人有些相像,他的

手背之上也覆着一层鳞片,不过不同的是,这层鳞片是泛着淡金的白色鳞片。

杜林看了看自己,他不是一个婴儿的样子,而更像是一个十七八的青年。

「他不是说出生吗?怎么?我现在是这副样子?」杜林一头雾水的默默接受

这便宜老爹的父爱。

「主人,快给少主穿上袍子吧。」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有四个人站在靠

近他的一根粗粗的枝桠上。

他们四个人看上去都是和杜林老爹一样的「怪人」,唯一的区别是他们看上

去都更年轻一些。这几个随从看上去都是一副超级孔武有力的暴力男的样子,只

是他们的态度和举止却显得格外的顺从。

那个说话的随从,一身打扮也是标准的随从打扮,杜林注意到他的手背上覆

盖着一层翠绿色的细鳞,而他的眼眸也不是琥珀色的,而是和鳞片一样的翠绿色。

这个随从从身后接过来一件朱红色的长袍。

杜林的便宜老爹,没有说什么,他接过了那件长袍,细心的给杜林穿了起来。

「没有内裤?」杜林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内裤?你又不是人类穿内裤做什么?」男人奇怪的问了一声,然后便没再

说话。

「那我怎么遮住这里……」杜林指了指自己的下身,而这个时候杜林又一次

被自己吓到了。

因为,杜林的胯下什么都没有,大量的鳞片覆盖在那里,光滑而没有任何多

余的物件。

杜林看到这幅景象之后,他的脑子狂烈的大骂着:「我操!长成丑八怪的样

子就算了,连个男人的东西都没有,长得再孔武有力有什么用?」

杜林的心中如丧考妣,而那个男人似乎明白了杜林的担心。

「哈哈!想不到我的孩子,刚出生就知道这些了,你是不是想说要用衣服盖

住这个?」

杜林的便宜老爹站了起来,撩开了自己的长袍。也不见这个老男人怎么发力,

只见那重重鳞片之下突然一阵鼓动,紧接着一根巨大的肉棒出现在了杜林之前。

杜林被吓到了,他没有什么恶趣味,只是下意识的担心自己以后的性福。

只是,看到了他便宜老爹的巨物的时候,杜林真有被恶趣味击溃的倾向。

「我操!这才是真正的凶器!」杜林心中一阵感叹。因为,他眼前的肉棒,

足足有一尺多长,而且上面布满了细细的鳞片以及各种可怕的突起和恐怖的倒刺。

「既然我儿成熟的这么早,那么今晚回去给你准备的要加一倍,让我儿好好

地玩乐一番!」

杜林可能是被刚才的那个恐怖玩意儿吓到了,他甚至没有注意自己便宜老爹

的话。他很顺从的让自己的父亲为自己穿好长袍。

当杜林穿好衣服才发现,他所处的地方的古怪。

杜林的脚下不是什么高山或是石塔,而是一棵绝对称得上擎天柱一般的巨树。

说这棵树是擎天巨树,不仅仅是因为它的高耸入云,更因为它的巨大。杜林

所站立的地方竟然是一片大概三米多长、两米多宽的巨大树叶。也不知道这片树

叶怎么就能支撑柱杜林和他的便宜老爹。这棵树的古怪还不止于此,它很巨大,

它的小小的枝桠就需要几个人才能合抱,而稍粗一些的枝干则像一条小马路一样

宽阔,至于它庞大的树干,让杜林觉得那更像是一座奇陡的孤峰。

杜林所处的位置,应该是这棵巨树的最顶端,因为他满眼的景色不是郁郁葱

葱的树枝树叶,而是不远处山峦之巅处的古堡,还有围绕着古堡的巨大的城镇。

再远的地方还有覆盖着重重植物的山峦,它们竟然显得那样的渺小。大片大片的

农田被种植在平原上,而另一个方向杜林甚至能看到大海。这棵树真的很高,因

为他甚至看到了一朵朵白云,在自己脚下不远的位置换换飘散着。

「这也太高了吧?」杜林微微的张着嘴,小声地赞叹道。

「这棵生命古树是归我们海纳家族所有的,作为我们家族的少主,你当然应

该出生在这个位置上了!」杜林的便宜老爹站在杜林的身旁颇为嚣张的说道。

「海纳家族?」杜林回过头,看着自己的便宜老爹,问道。

那个男人显然不以为意,他似乎知道杜林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知道,空

白的如同一张人皮纸一样。

「是的!海纳家族,我和你的家族。我是这个家族的族长,也是帝国的大公

——杜卡斯·海纳!而你是我的儿子,自然也是未来家族的族长,是我西岚大公

的少主。给自己取个名字吧,我的孩子,别让我失望。」男人的语气渐渐的沉稳

下来,也多了几分期待。

「名字?我自己给自己取名字?」杜林有些惊讶的用手指指着自己问道。

「当然,你可不是那些低等生物,作为我的儿子,我对你的能力没有丝毫怀

疑,我相信你能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并让我感到满意。」

杜林听了这番话,微微的咽了一口吐沫,试探地问道:「我……我想叫『杜

林』!可以吗?」

杜卡斯笑了笑,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

『杜林·海纳』了,我西岚大公的少主。」

杜卡斯拍了拍手,笑着说道:「好了,让我们下去吧!应该回家了。」

杜林还想问怎么下去的时候,杜卡斯轻轻地推了一把!

杜林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巨大的冲力,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一下子就变得

非常轻了,却一下子向前飞出了足足几百米的距离,而且还在不断向前飞着。

「我操!」杜林刚刚飞了不久,就直接破口大骂了。因为他现在不但继续往

前方飞着,而且还飞快的向地面落下去。杜林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哪里来的力气,

或者用了什么古怪的方法竟然把自己扔了出去这么远。

究竟有多远呢?那棵被称作「生命古树」的巨树的最顶端的树冠非常大,杜

林粗略估计半径绝对超过上百米米,而下面的树冠也越来越大最宽处半径甚至超

过了三四千米。而从刚才的景色来看这棵树的高度也足足有六七千米的高度。

杜林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更加残忍的老爹,杜林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直接往生

去了,只知道自己以一个夸张的弧度向前飞,并且飞快的向下坠。身体下坠时的

所产生狂风撕扯着杜林的衣物和他的身体,杜林觉得自己应该很恐惧才对。但是,

奇怪的是,杜林似乎并不害怕这样的高度和恐怖得坠落。

杜林试着在风中保持平衡,因为他不想用脸着地,虽然用双腿着地的效果也

未必好多少。

「至少……」杜林想给自己的行【好文】【饮血沸腾】 第1章为找一个借口,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

他相信自己的双腿。

杜林额头两侧的角隐隐作痛,似乎有什么力量要挣脱而出。杜林不知道那是

什么力量,也不知道如何驾驭或是汲取它。

杜林只能下意识的让自己浑身上下的肌肉紧紧的绷在一起,似乎随时要爆炸

一般,这种直接而真实的力量让杜林格外震惊,他清楚的察觉到了那些鳞片之下

可能存在的是一副非常强大的肉体。

杜林眼中的景色不断变换着,周围的一切以及越来越快的下坠速度让杜林相

信,自己很快就要着陆了!

「砰!」的一声巨响,杜林的身体落在了一片翠绿色的农田之中,而巨大的

冲击力制造了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大坑。

「妈的!竟然真的没有死!」杜林躺在土坑中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和自

己的身体,他发现不但他自己没事,连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完好无损。

杜林在土坑中挣扎的站了起来,他随手揉搓着疼痛的双腿,而双腿之上传来

的感觉,让杜林相信至少他的双腿没有断掉。

杜林看了看自己的周围,确定没有别人被误伤到之后,他决定先离开这个土

坑再说。杜林稍微助跑一下,轻轻一跃,他本意是想借助双手爬出这个大坑,可

是没有想到,他轻轻的一跃之下,他竟然飞到了离地十几米的高度,从而轻松的

越出了这个大坑。

「我操!」

杜林刚被自己超强的身体震撼到了,就有被自己超强的弹跳能力再次震撼到

了。

「我这弹跳如果能回到地球去打篮球,一定可以帮助马刺队再夺总冠军。」

杜林心中默默想道。

当杜林双腿再次落地的时候,他已经离那个大坑好多米远了,而他的双腿已

经渐渐感觉不那么痛了。

「既然他是什么西岚大公,那么那个城堡,就应该是他的吧?」杜林四下张

望,没有看到什么人,只能对着远处矗立在一座小山的山顶上的城堡说道。

其实杜林不知道,那座山并不小,只是因为他旁边十几公里之外的大地上的

那颗巨树太过巨大而显得有些小罢了。

杜林快步的向那个城堡的方向走着,起初只是漫步,渐渐的他的步伐越来越

大,步频也越来越快,他渐渐的跑了起来,而他奔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快的甚

至让杜林有一种要飞起来的感觉。

杜林的速度很快,快的他没有注意一个个小农庄飞速的出现在他的目光中,

有飞快的消失在他的身后,快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田间和小路上对着他跪下的男

男女女,以及那些人被他奔跑时带起的狂风掀翻在地的种种狼狈。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杜林便到了一堵巨大的城墙下。

杜林实际上还离真正的城堡有些远,那座城堡实际上是如同一只巨龙一般盘

踞在那座山峦的山峰上。至于眼前数米高的城墙,它拱卫的不过是普通人居住的

巨大城镇罢了。城墙之后至少还有一两公里才能到真正的山脚。

杜林向城墙的城洞走去,他不担心自己会被拒之门外,因为他身上有穿着和

杜卡斯相同的长袍,相信上面繁复的绣纹应该足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事实比杜林想象的要容易轻松的多,城洞处守卫的士兵见到他的时候惶恐的

跪了一地,而当杜林想要扶起他们的时候,他看到的是无限的惊恐和茫然。

「大人……您是……您是少主吧?」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男人匆匆的跑了过

来,他在杜林的身前单膝跪地,紧张的问道。

「你认识我?」杜林问道。

「不!不是的!臣下,不过是守城的小队长,怎么可能认识少主。只是,城

中所有人都知道少主将要再这几天降生,而您的衣服和大公的衣服是一样的,更

何况您眼睛的颜色。少主,我们守将大人很快就到,轻稍后……」

这个穿着一身铁甲的男人颤抖着说着,只是还没有等他说完,几个魁梧的身

影就在城洞后面出现了,这几个人奔跑的速度也非常快,而且十分轻盈。

这几个人也是杜林的同类,他们都是一个样子,身上覆盖着鳞片,而且是猫

眼。不同的是,他们身上鳞片的颜色都是淡淡的棕色,头发是褐色或是黑色,而

猫眼则是黑色。

「少主!」几个怪人弯腰躬身行礼,他们身上没有盔甲,只有单衣长裤,腰

侧挂着长剑,身后披风凛冽。

「你们是我……我父亲的部下吧?」

「是的!少主!我们是公爵大人的家臣!」为首的一个怪人,抬起头说道。

「我……我要回城堡去找我的父亲!」

「少主,据臣下所知,公爵大人尚未回城堡,少主是否要在此稍后片刻,臣

下代为去寻找公爵大人,相信公爵大人是去找少主去了。」

杜林干笑了一声,说道:「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他怎么找我?」

「公爵大人的魔法造诣高深莫测,相信少主身上细微的魔法波动公爵大人都

能感知的到。」

杜林的眉毛跳了一下,他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不同了,虽然早就预计到

魔法的存在,当确实听到的时候他还是感到惊讶……

杜林摆了摆手,说道:「魔法?我可没有用什么魔法!」

「什么?」这下轮到几个单膝跪地的怪人震惊了。

「怎么了?」

「少主没有使用魔法,那您是怎么落地的?」

「就那么直接掉地上了,呃……双脚着地呀!在那边的农田里,而且还砸了

好大一个坑!」杜林有些手足无措的比划着。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杜林的话,不过他们也没有敢详细的询

问或者是质疑,只说要送杜林回城堡。

而杜林想要切身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他要求自己回去。

几个家臣见劝说无用就没有再阻拦了,而是选择派人出城去寻找公爵杜卡斯。

杜林漫步在欧洲古城似的城镇中,惊叹于建筑的绚丽和雄伟,也惊叹着眼前

的种种繁华。

杜林一个人赤着脚走在巨石板铺砌的路上,两旁一个个商户和人家看到他的

时候,都纷纷跪下。无论当时那些人是在推车还是在讨价还价,总之只要杜林出

现在他们目光所及的范围,那些男人和女人,就纷纷的跪在了地上以示谦卑。

不同的是,男人偷看着他的目光中除了敬畏之外还有着许多崇敬、而女人看

着他的眼神中却多了几分畏惧。

「看来这个世界还是以人类为主的,我这种怪人似乎还是很少见的!」

不过,杜林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观点,因为一个他的同类急匆匆的冲进了一

家旅馆一样的地方。

杜林对这一幕并不在意,可就当他继续向城堡的方向走了十几米之后,刚刚

那个旅馆中就发出了一声尖叫!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尖叫了,进而发出了一连

串痛苦的惨叫和呻吟声。

杜林第一个想法就是那个怪人是在玩强抢民女的戏码,他心中鄙夷自己的命

运,觉得这种狗血的剧情竟然要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杜林的速度很快,几乎是是一道红色的闪电,一个瞬间就越过了十几米的距

离冲进了那家旅馆。

可当杜林进入这家旅馆的时候,他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那头怪人正在大口啃噬着一条粘满鲜血的白皙大腿,而大腿的主人是一个大

约十六七岁的少女。赤裸少女躺在桌子上,她的左臂和左腿已经不见了,而断肢

处还在哗啦啦的流着鲜血。

兴许是剧烈的痛处让少女失去了直觉,也兴许是那痛苦和流失的鲜血已经让

她失去了生命,总之她睁着无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杜林吃惊的,最让杜林吃惊的确是周围人们的表情。

不但,没有任何人怜悯死者,也没有任何人对这个肇事者感到愤怒,似乎一

切都很正常。

只有一个女侍者正在小心的清理着那个怪人周围的血迹。

杜林不可能这么看着,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简单的一拳打在了还在大快朵

颐的怪人的脸上,而那个怪人似乎如团棉花一样轻。杜林一拳就将那个家伙打飞

了出去,这个飞很不简单,那个看上去足有两百斤的魁梧怪人竟然被打到了旅馆

的外面,而其间他还生生砸穿了一堵墙。

而直到这一幕发生,周围的男人和女人才惊恐地大叫了起来。

杜林没有管这些事,他用手指试探了一下那个残缺的少女的鼻息,有摸了摸

她脖颈处的脉搏。

呼吸几乎消失,而脉搏也十分脆弱,不过好在她还活着。

「快说,哪里有医院!她还有救。」杜林对着女侍者大声说道。

女侍者看着眼前这幕似乎远远比刚才那个怪人吃人还要恐怖,她大声尖叫起

来,然后跪了下去,浑身颤抖。

「大人!大人!您……您是少主吧?」这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老板模样男

人走了过来,他跪在了地上向杜林问道。

「是!我是少主!赶快带我去医院,这个女孩还没死。」

那个男人面色奇怪,支支吾吾地问道:「少主,您今天刚刚降生吧?」

「是,别废话,快带我去呀!」杜林很奇怪这个男人的表现,他下意识的觉

得眼前这个男人可能是那个怪人的帮凶。

这时候,另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站在杜林的另一侧向杜林躬身行礼,这个

男人语气十分恭敬且平和,他说道:「少主,我是这片街区的书记官——卡隆。」

这个卡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看上去非常斯文,而他的穿着也十分得体,

确实像一个有身份的公职人员。

卡隆的语气谦卑,却不失风度,他询问道:「少主,您刚刚降生可能还不了

解这个世界吧?」

「嗯?」杜林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意识到可能自己的想法有些和别人

不一样。

「大人,这个女畜是刚才那位先生花钱购买的午餐。也许是那位先生太饿了,

他选择了生吃,虽然看上去有些不雅,但是也没有什么,他付了钱有权选择怎么

对待他的食物。如果,大人觉得不当,大可斥责他,相信那位先生会选择去小间

吃或者让厨子将女畜稍加处理之后再吃。您天生神力,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位龙人

先生的。」

「你说?这个女孩是女畜?」杜林奇怪的问道,女畜这个词包含的意思太多

了。

「是的,就是那个女孩儿,不过她的身份在出生时就已经注定了,她是一只

女畜。」那个书记官的一番话显然让杜林有些些糊涂,不过他随后解释道:「少

主,孩子这个词不应该用来形容一个女畜,虽然她确实可能有作为孩子的那个阶

段。」

杜林听了这个书记官的解释,有些张口结舌说不出话。

而这个时候,一个刚才杜林见过的家臣从旅馆的门外冲了进来,当他确认杜

林没有任何损伤的之后,他才向杜林躬身行礼。

「起来吧!」杜林挥了挥手,显然有些无措。

「少主,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杜林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少主,能允许我来解释么?」那个卡隆向杜林问道。当他看到杜林点头之

后,便转向那个家臣说道:「将军大人,我来向您解释一下吧!」

那个家臣点了点头,示意卡隆可以说下去。

「是这样的,刚才有一位龙人先生,匆忙地来到旅馆,他点了一个女畜要生

吃,要求皮肤白净且是处女,而恰巧其中的一位女侍者就符合条件。」卡隆指了

指桌子上的女孩,说道:「就是她!那位龙人先生已经和旅馆的老板谈好价钱了,

而女畜是归旅馆的老板所有。当然,这是老板单方面的说法,是否证件齐全还需

要稍后勘验。」

「当然是证件齐全呀!她是属于我的女畜,是我和我的女畜生下来的,前不

久才在古树上接回来的,我的邻居都可以作证。」旅馆老板赶忙表明女孩的身份。

杜林听到了旅馆老板的女儿更加震惊,他大叫道:「什么?你是说,她是你

的女儿?」

旅馆老板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少主是问我她是不是由我赐予生命的

话,她却是由我下赐的女畜。」

「少主。」那个卡隆又说话了,他说道:「少主,如果这个男人说的是事实

的话,那么这个女畜,确实是旅馆老板的所有物,他有权以任何方式处置她。」

卡隆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解释道:「少主,男人和女畜交配生下的雌

性仍然是女畜,如果非要区别的话,可以称之为幼畜。女畜只有为男人生下的是

雄性的情况下,他们的孩子才能称之为『儿』!这个女畜是在古树上诞生的,显

然她没能为男主剩下他想要的男孩儿,而是生下了一只幼畜。既然幼畜也还是女

畜,那么怎么处置这只幼畜都是可以的。少主!」

杜林微微的咽了一口唾沫,显然有些接受不了这惊人且庞大的信息。

「少主!您看,您是不是应该先回城堡等待公爵大人,这里交给臣下来处理

就好了。」那位家臣看到杜林这副模样,有些想笑又不敢,只能先让杜林回城堡

了。

「好吧!」杜林点了点头。

「少主,如果不嫌弃,就让在下为您做向导吧!」那个卡隆毛遂自荐道。

杜林点了点头,示意卡隆可以跟过来。

杜林走在大街上,而卡隆跟在杜林的身后,想要尽着一个向导的责任。

这时,杜林问道:「刚才那个人,不会有事吧?」

卡隆有些为难地说道:「这……在下也不是很明白,因为少主的力量真的很

大,虽然龙人都是钢筋铁骨,普通人几乎不能伤害的到他,但是龙人彼此却有足

够的能力使对方丧命。少主刚才那一下,在下真不敢确信那位龙人先生能完好无

损,但是他的性命应该没事。」

杜林叹了口气,说道:「我刚刚降生,什么都不懂,不如你给我介绍一下这

个世界吧!尽量笼统的说一下,包括国家、习俗、文化,以及种族。」

杜林坐在了一处喷泉附近的靠椅上,而即使杜林示意卡隆坐在他旁边,卡隆

仍然坚持站在杜林的身旁。

「少主,这个世界是归龙人所有的,虽然大陆之上存在着四个不同的国家。

但是这四个国家都是龙人的国度,由龙人统率和管理,受龙人一族的支配。之所

以说世界是由龙人所有,是因为万物有灵,却寄生于龙人之侧,几乎所有生物都

是被龙人下赐生命,也可以说是龙人生育了其他物种,由龙人保护,也接受龙人

统治。」

杜林问道:「凭什么说人类是由龙人所育?」

「少主,您出生在古树之顶吧?」

「是的!」

「少主,古树不但孕育了您,孕育了其他龙人,也孕育了在下,甚至刚才那

只女畜也是由古树孕育的。古树则是由龙人所有,确切地说我们这棵西岚古树,

是由少主的家族所有。」

「为什么说是我们家族所有的?」

「因为古树的种子就是少主家族先祖的遗骨,那位大贤肯定是魔法和武艺超

凡脱俗的,因为只有最强大的龙人骨骼才能生出如此巨大的古树。不但如此,每

一代龙人人离世之后,他们的骨骼都会葬在自己家族古树之下,而古树会继续吸

收他们的骨骼中的力量。这样古树会更加巨大,它也能孕育更多的龙人、兽人、

精灵、男人以及女畜。」

「你是说,你们每个人也是从叶子上出生的?」

「是的!每个龙人、兽人、精灵,以及我们每个男人,和大部分女畜都是因

为古树而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

「难道?女……女畜不能怀孕,或者说不能直接生育吗?」

卡隆听了杜林的话,微微一笑,想到自己竟然料到了少主的想法和问题,不

觉有些骄傲,他继续解释道:「女畜的子宫可以孕育很多生命,直接孕育出女畜

自然也是可以的。但是,少主不知道的是,几乎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女畜直接分娩,

因为那样女畜生下来的不可能是雄性。而且,那样女畜生下的幼崽实在太小了,

也太脆弱,需要养很多年,才能供男主人驱使。通常情况下,男主人发现自己的

女畜怀孕之后,会去古树那里确认,如果古树有空着的两片树叶可以接纳的话,

女畜会躺到其中的一片树叶上,由两片树叶包裹起来。三天之后,女畜和她诞下

的生命就出现了。少主,只有在古树的孕育下,女畜才有可能生下雄性,也就是

男主人的儿子。当然更多的可能仍然是生下女畜。而这样诞生的生命,一出世就

能帮助男主人,也有足够的智商去学习,更有足够的肉让男主人食用和贩卖。假

如,不通过古树,女畜生下的幼崽,需要十三四年才能长到古树上出生的女畜的

水平。少主,您明白了吧?」

「这……就因为这个,你们所有人都服从龙人的管辖吗?」杜林问道。

「呵呵!少主,我们每个人都是衷心效忠龙人的,不过我们西岚人,更准确

的是向海纳家族效忠。因为任何对海纳家族不忠的生命,在躺到古树的树叶上之

后,都不会活下来,她们会成为古树的食物。」

「你是说,那棵树能读懂一个人的心?」

「是!在下每次带着我的女畜到古树下的时候,古树都会敲击我的灵魂,责

问我的忠诚,而我无愧于对海纳家族的忠心。所以,我的女畜总能为我诞下新的

生命,包括我的一个儿子。」

「他妈的太邪门了!」杜林在心底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你刚才说这个大陆上有四个国家?是不是还有别的种族?」

「是的!少主!这个世界上有四个国家,我们西岚效忠于卡兰王国。除了卡

兰王国之外,还有多姆斯王国、七树王国以及辛凯特联邦。至于,种族除了龙人、

人类和女畜之外,还有兽人族和精灵族,以及……以及北方霜苔山脉的死灵族!」

「跟我想的差不多嘛!除了死灵族!」杜林心中想着,随后他问道:「详细

说说这几个国家吧。」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