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0回:石川跃,马拉松之躁动节拍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4次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0回:石川跃,马拉松之躁动节拍

第40回:石川跃,马拉松之躁动节拍

【加长回】

石川跃睡得不好,精神不好,心情更不好……

昨晚,在夏婉晴的游艇上一时忘情,对他和夏婉晴来说,都算是有些计划之

外,倒也谈不上什么太严重的攻防算计手段。他脱光了夏婉晴的衣裳,摸玩了这

具在无数河溪政商界男人春梦中才会出现的女神胴体,夏婉晴也亲自用纤纤玉指

绵绵手掌为他提供了从未享受过的完美服务,他甚至最后是肆无忌惮的喷射在夏

婉晴夏总的脸蛋上……,真不知道有几个男人曾经有过这样的香艳快乐。甚至有

那么一刻,他已经忘记了一切,只想着彻底的投入到性爱的欢愉之中,去压迫和

奸弄那具柔软得不可思议的完美胴体。

本来,按照基本的「男女礼貌」,女人用指掌来侍弄男人的阳具,那应该只

是一个开始,在第一次宣泄之后,自己应该抱起夏总那柔软玉体,到她公主船舱

的底层香闺里,用温热的洗澡水冲洗干净两人的身体,再重振雄风,正式的开始

一场浪漫性爱,让自己的阳具可以真正的去品尝到那女性阴道内的快乐摩擦,也

让在生日夜有些惆怅正渴望得到滋润的夏婉晴尝一尝被自己征伐奸弄的感觉,想

来夏婉晴也不会拒绝。但是……出于某种复杂的心情,也是出于真的有点身体不

适,更多的……还是一种浓浓的失落感,他没有那么做。他最后是装作有点失态

的却也是已经满足了一般,讪笑着结束了那段激情,拖着有点酸软的身体离开了

东溪游艇俱乐部,回天霖公寓自己的房间里去休息了。

夏婉晴果然也配合的善解人意的「适可而止」……并没有任何的幽怨,也不

会有丝毫的责怪。甚至像个温柔体贴的大姐姐一样,带这宠溺,用热毛巾替自己

擦拭身体,还披了一件珊瑚绒的睡衣,送自己到游艇码头的停车处。

不管怎么说,他也算和这溪月湖上的第一香有了一段风流接触,即便如他这

样,久经风月场,几乎是什么样的女人、什么样的肉体都享用过的风流纨绔,都

觉得食髓知味,甚至有点魂牵梦绕、流连忘返……

其实他也不是完全撒谎,昨天晚上还在应酬着喝酒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

自己可能是有些春凉感冒了。不管你的体魄是多么的强健,感冒这种事情总是难

以彻底避免的。酒精,更是助长了自己体内的不适,他选择离开了游艇俱乐部,

回到自己的公寓,而不是在夏婉晴的游艇上过夜,除了内心深处的那种不甘…

…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当然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对待女人的心态……已经变了。当他察觉到夏

婉晴昨夜的失落、居家、惆怅和那份销魂,也许有三分是真,但是至少也有三分

是另一种随机应变的计算的时候,他就不太愿意继续了……曾经,对于当年的京

城石少来说,声色犬马就是一切,能奸操夏婉晴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因果、利

弊、攻防可以去计算的?但是现在……变了。

他绝对不能允许,夏婉晴用性爱和肉体来安慰、奖赏、挑逗……甚至「买单」。

女人被他奸操淫玩,可以是被他利用的棋子,可以是被他胁迫的砝码,可以

是供他一时淫乐的愉悦,可以是他用来安慰、奖赏、挑逗甚至买单的行为,但是

绝对不能倒过来。夏婉晴如果觉得欠自己的,那么她用来买单的,必须是金钱、

资源、利益和……权力。

「组织上」已经通知他,借着带着河西省智力奥林匹克青少年队去首都参加

全国智力奥林匹克总决赛的机会,他将在回国的三年后,第一次被允许去南篱探

望爷爷史沅涑……如果在这种事情,他在性爱和权力之间,选择了性爱,他都觉

得,自己没面目去见爷爷。

何况,他昨天晚上就已经算计到:他和夏婉晴女士的关系,似乎还不到「一

起醒来」那么浪漫的程度。在他的心目中,昨天晚上只是一次都市男女互相的慰

藉;何况,今天,是环溪月湖国际马拉松的比赛日,他还需要换衣服来加班;当

然……也许这些都是借口,也许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自己在夏婉晴的闺床上,像

个孱弱的病人一样,接受她的照拂和安慰。他来河溪城,是来做强者的,不是来

扮演发情的拉布拉多的。

所以,他选择了支撑着离开。何况……他昨天晚上也感觉确实需要休息,今

天不是马拉松么。

其实,关于环溪月湖国家马拉松赛,他作为已经是在后湾站最后一班岗的管

理办公室主任,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需要他去参与。组委会的盛小玫女士邀请

他也去观礼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种尴尬了。自己虽然是河西省局的后起之秀,

但是行政级别太低,毕竟只是一个科级干部,总不见得在今天的领导观礼席上给

他安排一个位置;那里今天落座的都有河溪市委书记、河西副省长、省委常委华

衡城书记这样的大领导,坐在周遍的,最次怎么也该是个处级干部吧。至于其他

地方……也好像没有什么适合他发挥或者说存在的场所。

但是,他依旧想出席一下……

这就是变化。包括和夏婉晴女士「点到为止」的理由一样,这些,就是变化。

他已经不是旧日的京城石少,每天,就只要想着搂着哪个女孩入睡,怎么奸

玩女孩的身体才能尽兴,以及抱着什么样的女孩醒来就可以了……今天这种场合,

河溪市一级系统里,很多领导都会出席,裘嵩处长还要亲自开跑,自己应该去后

湾晃悠一下、露一下面,这也是一种官场社交。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也许…

…自己还有机会可以和施副市长之类的领导,谦卑恭维的聊上两句呢?

这种状态、这些心思,已经逐渐成为了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他是河西体育机关里的一个异类;但是他承认也好,不

承认也罢,没有什么人可以改变C 国的机关文化,而机关文化却在改变着他,他

……越来越像一个干部,或者说,一个官僚了。

想到这些,他又有些烦躁和愤怒,他的心情,又变得很差。

回到天霖公寓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难以压抑的冲动,想Call随便哪个女孩,

凌晨逼她们中的谁跑到天霖公寓来,给自己不管怎么样,先狠狠的操玩一通,奸

污、泄欲、凌辱、折磨、糟蹋……或者说宣泄一下心头的烦躁;又或者说,在多

少有些失落的心态中,用奸污女孩子来证明一下,自己依旧对女性的主动权和占

有欲……周衿?苏笛?陈樱?李瞳?许纱纱?言文韵?孔瑶?……

但是想想,又都不合适……凌晨三点了,第二天还要早期,自己毕竟不是色

情狂。

他只能胡乱洗个热水澡,颓然入梦……那好像是一个很长、细节很清晰的春

梦,但是醒来的时候,梦境已经忘却了大半,只隐隐有一个白皙婀娜朦胧不清的

身影在眼前晃悠……

「琼琼……?」

烦躁,恼怒,不安……还有一点点没有充分宣泄的性欲。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折腾了一夜,终究还是起晚了……

孔瑶到底还比不了李瞳,胆子小,明明知道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却依旧不明

白这种时候应该没有顾虑的打扰自己,等到这个傻呵呵的实习生得到李瞳的指示,

给自己打电话「问候」自己的时候,他头疼脑热睡意朦胧的拎着电话,烦躁的掀

起窗帘,却发现已经是红日高升了。

电话里,他就有点失态的骂了孔瑶几句……把个小姑娘吓得够呛,抖抖索索

的已经在请示自己要不要「过来」,过来?言下之意,当然是赶过来让自己奸操

一番算是向自己表忠心?但是川跃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兴致,冷冷的让孔瑶过自

己的周末去吧。

自己起来洗漱,换完衣服,昏昏沉沉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来到停车场,再

看手表,就已经是八点半了……按照议程安排,这个时间点,华书记应该已经开

始致辞。等自己从天霖公寓开车赶到后湾,估计早就已经鸣枪发令开跑了。到那

时候,电视镜头已经采拍完毕,主要的行政官员都会一一散去,剩下的,全是真

正意义上的马拉松赛事工作人员,自己又不是什么马拉松爱好者,去那里真是无

所事是了。

烦躁,恼怒,不安……还有一点点没有充分宣泄的性欲。

……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发动他的宝马,尽快赶到后湾去看看……工作也好吧。

在车上,周衿又给他来电话……

现在,他和周衿的来往倒是可以光明正大了。河西省体育局为了尽快从晚晴

集团这里「榨」到投资到屏行的那笔启动款子,在方案都没有确定的情况下,成

立了一个各方组成的「临时管委会」,由河溪市体育局局长童万秋担任名义上的

管委会主任,由石川跃担任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而周衿,则绕了一个大圈子,代

表利益方之一的西体集团,也成为了临时管委会的一员。

然后,他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将主要的工作,交给这位如今也算是有名义、有

身份的西体集团的下属子公司的市场调研部总监去做了。他从意大利请来了自己

昔日普林斯顿念书时的同学,名叫韦泽(Vicenzo )的意大利Nano Milan集团的

酒店设计师,让周衿全程陪同,开始各方奔走,上下汇报,开展屏行改建的规划。

有周衿以「原西体公司」的名义挡在阳光面,各方面都显得比较从容。周衿毕竟

是硕士生,又有过留洋经验,一口英语也还凑合,和那个棱角分明帅到可以让小

姑娘尖叫的意大利帅哥韦泽在省市体育局、省市旅游局以及屏行区委,一起同出

同入倒也挺合适。至少在官面上,可以让自己藏一藏身份,显得好像是原西体公

司在花那5000多万似的,这当然骗不过内行明眼人,但是表面文章总是要做一做

的。至于周衿会不会和那位韦泽来往太密切?他才不在乎……随便她去。

但是这会儿,想到这个自己刚来河溪时就奸污胁迫过的美女,在和一位老外

帅哥一起「工作」,虽然是自己安排的,他竟然也有点莫名其妙的醋意。

周衿这会儿打电话来,倒是公事公办,请示下周一给到韦泽的第二笔设计款

的打款问题……

结果,自己心情不好,也没控制好情绪,在电话里也没给周衿好脸色。忍了

又忍,将自己那一种叫周衿晚上过来陪自己过夜的欲望才压抑下去……周衿现在

的工作,是好好的将这第一笔屏行的投资花好,而不是来供自己奸玩泄欲什么的。

烦躁,恼怒,不安……还有一点点没有充分宣泄的性欲。

他挂了周衿的电话,却又赶上了堵车……节假日都会堵车?正觉得烦躁恼怒

和不解……到了路口才发现,不是堵车,而是交通管制……交警拦住了滨江道路

……马拉松的大队群众选手,正如同一股奔涌的彩色浪潮,呼啸着淹过这座城市

……群众选手都已经到滨江大道了?那估计,第一梯队的职业选手,都快要到溪

月湖公园了吧?石川跃只能苦笑……这么算算,华书记、施副市长那些大领导们

肯定早就已经散去了。自己还去后湾干嘛呢?

等等……那一大队群众选手最末尾,有一个火红色的健美的跳跃的身影,像

一只火辣辣的小猫咪,自己好像有点眼熟。那好像是……安娜?

这个倔强的女孩……现在还好么?不知道张琛「处理」的怎么样?有没有尾

巴?这种走极端的处理方式,实在是有点风险。还有……张琛……应该奸了她吧?

性攻击,永远是征服女人最有效的方案。不是所有的女性,都能像夏婉晴那样,

将性玩弄在股掌之上的。可惜了……这只野性十足的小猫咪,其实也算是一个很

有感觉的女孩子,居然让那只毒蝎子给糟蹋了。

靠……还不是自己安排的。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自己是玩过太多的女孩,已经麻木了?不懂得享受女人

身体和灵魂、尊严和贞操的那份快感了?怎么好像,自己身边的大多数女人,都

越来越变成了自己利用的工具……而她们,在某种程度上,也把自己看成可以利

用的工具?

女人,难道不就是按倒在床上奸,狠狠奸,用鸡巴捣到她们的阴道深处,让

精液浇灌她们的子宫,只有那个作用,才是女人最原始最有效的用途么?

烦躁,恼怒,不安……还有一点点没有充分宣泄的性欲。

在十字路口,几个交警呼啸着警笛,让不慎行驶到管制区的车辆继续等待着,

每隔一段时间放行一批车辆……石川跃只能无聊的在车上刷手机……

八月就要巴黎奥运了,五月这个时候么,自己手机上关注最多的,还是奥运

备战的信息。还有就是……那个叫乔老师的狗仔队工作室又在跟踪许纱纱偷拍,

这次更离谱,居然去拍许纱纱宿舍晾衣服的数量,说是根据晾出来的泳衣推断国

家队这次出征巴黎的比赛用服是哪一套?其实呢……还不是用少女体育明星的内

衣来吸引眼球?这也玩得太下三滥了。幸亏许纱纱好像马上就要跟国家队提前去

欧洲集训了……这次许纱纱去欧洲,自己已经好不容易替她安排了,可以和国际

泳联那个老色鬼Baldwin 见见面。既然这个小妮子咬定牙根要「不择手段争取好

成绩」,虽然多少有点可惜,但是这对他来说也是好事,就给她安排了一条通道,

是不是真的要利用,就看这条小美人鱼自己的抉择了。但是老师给狗仔这么盯着,

可不是什么好事。国家队应该有点防范措施才好。

自己其实已经打听了,这个「乔老师」狗仔工作室是在首都的,倒是什么明

星的八卦都过问,也是个正儿八经注册的媒体公司,并没有特别的针对性;但是

来历和投资方却有点模糊,似乎有些不寻常的背景,自己让言文坤去查过,却也

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在胡思乱想……交警终于鸣笛放行了。

好不容易驱车到了后湾,原本的体育场专用停车场已经显示了「车位已满」,

自己还只能停到后门那里拆迁废墟临时改建的停车场里去。那看停车场的保安民

工大叔也一点没眼色,没认出自己是领导,指挥自己「倒进来、倒进来」的时候

也显得很不耐烦。

妈的……回头就让这里的负责人,炒了这个傻逼民工!

一直到停好车,从后湾的后门走到体育场里,他的心情才算稍微平静了一些。

马路两侧,旗帜飘扬,五彩缤纷;各色栏杆上,宣传横幅拉得连绵不绝;保

安、志愿者、工作人员还在忙忙碌碌;天空中,还有宣传用的热气球在蓝天碧云

间飘荡;高音喇叭里,依旧在播放着节奏明快的进行曲……

无论如何,这次的环溪月湖国际马拉松搞的实在是有声有色,虽然实际上后

湾只是承办了起点这部分的场地工作,但是再怎么说,这也算是自己离开后湾之

前,能最后捞到的一些政绩资本吧……政治资本最重要。

升自己副处的消息,其实在省局已经喧嚣直上,省局组织处都已经找自己谈

过话。但是究竟在哪个岗位上安排自己,确是要颇废一番刘【好文】【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0回:石川跃,马拉松之躁动节拍局长的脑筋了。毕竟,

自己满打满算到河溪也才三年的功夫,从一个群众体育处下属媒体科下属的干事,

从股级、副科、科级再到副处,三年连升四级……直接安排到省局某个处担任副

处长?这也未免太扎眼太夸张了!是去某个运动中心担任副主任,然后享受一个

「副处级待遇」?说句难听点的话,以自己现在这么滚烫灼热的存在,去哪个中

心,哪个中心的主任不得提心吊胆?……当然了,自己虽然系出名门,但是对于

基层的这种权力分配和级别分配的「玩法」是很不熟悉的,这个事,还是交给刘

局长去烦心吧。

如今,难道只有权力……才能撩动自己的心怀了么?

……

他在主体育场的绿荫边晃悠了一会儿,正想离开赛道,去裙楼看看自己的直

系下属还有些什么人在加班……却被眼前的另一幕吸引去了注意力。

后湾体育场修建的年代比较早远,那个时候是不太流行纯粹的足球场的,场

地的设计上更趋向「一场多用」的效率化,在大草坪足球场的周围,不仅有塑胶

跑道,甚至还有几片小型的塑胶场地的篮球架区域。

然后……居然有几个一身粉绿色运动装的女孩在打篮球。

女生打篮球本来就很少见,看她们一身统一的粉绿色运动开衫、运动裤,应

该是李瞳她们在捣鼓的那个什么学生志愿者团。这事李瞳精心策划了很久,借着

「体育赛事志愿者」的名义,用省局的经费,搭建了一个「常驻」式的「志愿者

俱乐部」,里面招了一大票河西各大高校的在校尖子生,一来二去,倒颇有声势

和规模。

如今,可能是因为这一堆少女,刚刚完成了开跑前的志愿者工作,这会儿有

点间歇时间,又正好看到明媚的阳光、空闲下来的篮球架,可能又在哪里学摸到

一个篮球,玩了起来……

奔跑、跳跃、传接、嬉笑、投篮……女生的篮球动作并不如男生一般华丽,

老实说多少有些别扭,但是那青春的气息,伴随着几个女孩子明显是偶尔兴起玩

一玩的笑语喧哗,仿佛一股柔和的春风扑面而来。

她们奔跑起来,秀美的发辨在春风里飘扬;她们呼喊起来,娇俏的音韵在场

地上回响;她们运球起来,纤细的腰肢在灵巧的扭动;她们传递起来,健美的臂

膀在舞动出纯真;她们跳跃起来投篮,或者抢个篮板……那一颗颗青春的小胸脯,

不管是什么罩杯,都多少会荡漾起美艳的波澜;甚至,个别的,因为跳跃的关系,

上衣和长裤之间会有重力作用的分离,一段雪白的腰肢,会赤裸出来……

这样的秀色美景……并不常见。好几个同样穿着粉绿色运动衫裤的男生,也

假装在喝彩,在旁观,三三两两,倚靠在篮球架旁,其实,都是心脏都碰碰乱跳

的在观赏这美艳的一幕。

然后,石川跃就发现了……这一群学生模样的志愿者里,有熟人。

这都不需要确认脸蛋身材……一群在场地里正欢声笑语的疯玩的女孩里,明

显有一两个球技经过专业的训练……

陈樱,个子又高,又是正儿八经的河西大学女子篮球队队员,虽然是候补队

员,但是在这些志愿者里,那已经是鹤立鸡群了。

因为她的技术好,几个回合下来,几个女生就明显愿意把球交给她,以她为

核心来奔走。她运球、她转身、她跳跃、她投篮、她抢篮板、她投三分,她那饱

满的乳房,随着她跳跃起伏,荡漾出让人心醉的抖动节拍,她那紧绷绷的屁股,

在阳光下圆润得都快要泛出光晕来了。而且,她笑得……像个孩子。

隔着塑胶赛道,石川跃……倒有点看呆了。

在他的印象中,陈樱不太会「笑」。是的,这个女孩经常笑,但是她的笑容,

有点冷,永远有点嘲讽的冷笑的意思,甚至有点凄冽……他也会欣赏这种笑容。

反正……陈樱是被自己奸破了处女童贞的,又被自己吃的死死的,作为一个小玩

物,一个小性奴,她的笑容古怪一点,也算是一种性感,也会增加他奸淫她时候

的快感。但是……他也有些遗憾,那不是属于一个大二女生应该有的笑容。

但是此时此刻……也许是偶尔的游戏,让这个女生忘记了自己悲剧一般的生

活。至少在这片刻、偶然的环境下,她风采迷人,她光芒四射,甚至都并不是因

为她的容貌身段什么的,而是因为她在打篮球。

一个会打球的女生,扎起了马尾辫,荡漾起运动衫,在一群女生中,炫耀着

自己真正擅长的技术,迎着春风,迎着暖阳,被周围一群同龄男生艳羡的观赏、

喝彩甚至……掩饰不住的倾慕……

这是……陈樱么?

就连石川跃……都有那么一瞬间,有点爱怜和赞赏的看着球场上的她……甚

至,有点莫名其妙的后悔,有点心软,有点局促。

也许……自己不该强奸了她?或者也许……自己今后,不应该再去奸污她。

陈礼已经死了,在政治上,这个女孩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她只是一个女孩,

还是琼琼的室友,她应该有像此刻这般的笑容……自己是不是应该永远都不再去

找她。让她真正的投入到校园生活,投入到篮球场,投入到图书馆,远离自己,

远离黑暗的世界……反正,自己也不缺一个女孩来玩。反正……她也没什么特别

的利用价值。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产生了浓烈的那种男人的占有欲甚至是快感。一夜的

烦躁、不安、愤怒还有没有宣泄的性欲都在鼓涨……这个女孩,这个在篮球场上,

几乎要焕发出女神一样气质的女孩,这个被周围一圈女生所嫉妒,被周围全部的

男生所羡艳的女孩……是他的人。他只要一条短信,就可以将这个女孩召唤到自

己的房间,他可以要求她穿任何内外衣裳给自己观赏,他可以逼迫她做任何淫魅

的动作来取悦自己,他甚至可以享受对她予取予求掌控她命运的那种快感。

他可以奸她!可以糟蹋她!可以玩弄她!可以侮辱她!可以亵渎她!可以用

所有他愿意的方式去淫玩她。她却只能顺从的承受。

石川跃……摇了摇头,甚至有点把持不住,想张口叫上一声,或者鼓鼓掌,

吸引一下陈樱的注意力。反正……在台面上,自己也是这个女生的「室友的哥哥」,

见面,打个招呼,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他还是压抑着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毕竟不是色情狂,更不是

什么情圣,他昨天晚上的疲累,和此刻的额头的微烫,四肢的酸麻还没有散去,

现在的陈樱,是为了这次国际马拉松赛而在服务的大学生志愿者社团的骨干,还

是李瞳安排的……至少此时此刻,她不是自己的性奴隶新伴侣小情人什么的,自

己和陈樱打的哪门子招呼呢?何况……他又发现了,在围观的几个男生志愿者里,

也有一个熟人。

李瞳的弟弟,那个处社会有点缺心眼,却也算有点小本事小聪明的……李誊。

有一次,叫陈樱来奸玩时,这个总是带着嘲讽笑容的小丫头,和自己抱怨过,李

誊,好像已经吓得放弃了对自己妹妹石琼的追求……而转而在追求她。

他倒不是惧怕在李誊面前调戏陈樱……他敲打过李瞳一次:你弟弟知道的也

不少了,你要管教好。对于李誊,他是基本可以放心的,李瞳……会处理的。

但是……他到底是曾经的京城石少,他到底现在也是河西体育系统的一方诸

侯,他到底是奸玩过许纱纱、言文韵这样的明星级美少女,甚至昨天晚上,他还

在河溪商界的那朵最炫目的娇花,夏婉晴的床上风流过……他的身份,还不至于

无聊到,去故意和李誊这样的孩子稚气。

哪怕自己现在满腔的烦躁,恼怒,不安……还有一点点没有充分宣泄的性欲。

他深深的呼吸,伸了伸懒腰,将自己的目光,从陈樱那跳跃的胸脯上挪开,

决定离开跑道……

但是……

真是人无害虎意……

「Hi……」

天知道陈樱是什么时候看见了自己,天知道这个有点鬼灵精怪的小丫头脑子

里在想什么,甚至好像……她是起跳的时间看见了自己,好像一瞬间还露出了恐

惧和犹豫的表情,但是落地时,看了李誊一眼,就似乎故意的……对着自己,挥

手,还一脸娇笑的大声呼喊起来:

「琼琼哥哥……」

她笑着,其实这个女孩……真是脑子很快,她似乎在瞬间就理清了思路,知

道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怎么称呼自己最恰当……

她笑着,真的好像就是一个大学女生,偶然的在体育场里看到了自己室友的

哥哥似的青春阳光的打个招呼……

她笑着,那么纯真无暇,那么青春浪漫,那么随意随性,那么旁若无人……

但是石川跃的内心却叹了一口气。

因为那一瞬间,陈樱的笑容,看上去阳光灿烂,纯洁无暇……其实,又回到

了她固有的那些邪魅的笑容。

嘲讽、冷笑、讥刺、邪魅。

她故意的!

……

明明不想在这个时候和李誊、陈樱打招呼,石川跃却也无可奈何。基本的绅

士风度,是他从小被培养出来的。

他只好笑容可掬的走过去。

「琼琼哥哥……」

「樱子啊……」

「我就说么……在这里可能遇上你。嘻嘻……你们都来,我给你们介绍啊

……」

一群男生女生围上来。

「这是……我室友琼琼的哥哥,堂兄。也是……这个后湾体育场的大领导。

大帅哥吧?……其实啊,咱们志愿者团,还是后湾投资的呢。」

「真的啊……」周围一帮少男少女见过什么,虽然他们也未必在乎什么体育

场的领导,但是「投资志愿者社团」这个事情,却让这些人都少有些刮目相看。

李誊……已经像个尴尬的木头人一样,依旧靠在篮球架旁,似乎在东张西望

什么,眼神里全是惶恐、嫉妒、不安……

陈樱似乎捉狭的偷偷看了一眼李誊……又似乎是故意要点小虚荣,在这一群

男男女女面前的小虚荣,别着脑袋,俏皮的和自己说话:

「大领导……你该不是来指导工作吧?我们……不是偷懒,是十点才开始清

场……这会儿玩一会儿。」

石川跃点点头:「你们玩呗……别胡说了,我不是什么大领导……」

他嗓音略略有些嘶哑,还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他的目光的余光,还是忍

不住,在陈樱那饱鼓鼓的臀瓣上扫过……再向上,她的腰肢,她在粉绿色志愿者

制服下的奶包,她雪白的颈子,她的嘴角……暧昧的笑容。

他看见陈樱的笑容,又看看篮球架下的李誊,略略沉吟了一下,忽然,将自

己难以掩饰的倦态收敛而起,如同有了某种力量一般,展颜绅士的点点头,阳光

灿烂得像个大哥哥似的,笑着说:「樱子,遇到你正好……上次,琼琼问我要的

手表,我给她买来了,就在我办公室里……要不,你跟我去拿,帮我捎给她。」

他才不在乎周围那些小志愿者的观感,也不等陈樱同意或者否决,手指挥了

挥,指了指办公楼楼那里,用深刻的带着警告的眼色看着陈樱……

陈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终于……还是勉强的笑了笑:「好啊……」

远处,李誊依旧在东张西望……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