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女儿媚】(32)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6次

【女儿媚】(32)

32、湿地公园是这两年才开发的,许多地方都处于原始生态,可越是这样,

对城里人越有吸引力,一处清静的湖水,掩映在茂密的树林中;苍苍茫茫的浩荡

芦苇,翔聚着各式各样的鸟类,引逗得游人驻足观看,更有喜欢探险的人们,干

脆三五成群,或者热恋的男女相结一起,游走在林中苇荡。

" 爸――" 婷婷看看西面芦苇从中的一条并不明显的小路,遂牵着我的手,

我不自然地拿开她,婷婷却向我流露出不满。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那处茂密的芦苇后面,竟然豁然开朗。这是一出比较幽

静的地带,自成一处,细细的沙滩,浅浅的一弯湖水,几只小鸟在那里觅食。

" 真美!" 婷婷赞叹着,停下脚等着我。

" 怪不得人这么多。" 连我这一向在农村里待惯了的人都觉得惊奇。

" 爸,要是能在这里盖间草房该有多好?" 婷婷羡慕着,看到我走过来,轻

轻地依在我的身上," 无人打扰,没有烦忧。" 我知道她说的是我们,就拥住了

她," 那可是世外桃源。" 婷婷转过身抱住了我," 我就喜欢那种世外桃源,和

你一起慢慢变老。" " 婷,我不喜欢变老,那样爸就没有力气了。" " 没有力气,

我伺候你。" " 可爸不愿看着你的身体,而不能够――" 婷婷知道我话里有话,

" 那你就返老还童。"

"呵呵――你想让我重返――"

婷婷显然没明白我的意思,疑惑地看着我。&【好文】【女儿媚】(32)#34; 傻丫头,我还童了,你还不―

―" 说的婷婷开心地笑了," 老爸,要是真能那样,该多好!" 她无限感慨地说,

" 女人能让男人在里面还童。" " 那有什么好,你还不成了我的――" 面对着女

儿,不愿意说出来。谁知婷婷却不管这些," 老爸,真要那样,我倒愿意――我

们先是父女,再是母子。" 看着婷婷一本正经,轻轻地搂抱了," 坏女儿,要老

爸做你的儿子呀。" 婷婷媚媚地说," 我不管是什么,只要我们天长地久【好文】【女儿媚】(32)。" "

嗯,那老爸就老当益壮。" " 坏爸爸。" 婷婷笑得很迷人," 你想折腾死女儿呀。

" " 嗯,我每晚都折腾你,让你生一大堆孩子。" " 嗯,那我们就养着他们,他

们叫――" 婷婷说到这里忽然住了口,我赶紧接过来," 叫你姐姐。" " 不!叫

我妈妈,叫你姥爷。" 婷婷反驳着。

从她的身上挪向屁股," 还是叫我爸爸吧。" 这一次婷婷没表示异议。太阳

热热地照下来,倾听着大自然的天籁,我们父女无拘无束地拥抱着。

" 鸿宇――" 一声熟悉的叫声打破了宁静,我和婷婷赶紧躲在芦苇深处。

" 君,就站在那里吧。" 透过密密的芦苇,看到子君像一只仙鹤一样赤裸着

身子站在一丛芦苇跟前,鸿宇拿起相机按下快门。几只野鸥受了惊吓,在头顶盘

旋着。

" 君,你把身子转过来。" 阳光底下,子君的皮肤显得又白又滑,两个乳房

高耸挺拔,一处黑黑的阴毛柔顺地贴在大腿间。

" 爸,他们――" 婷婷小声地向我嘀咕着," 我一直不相信――" 正说到这

里,就听到鸿宇又说," 把身子弯起来,哎,对。" 子君做了一个撩水的动作,

两只乳房翘动着,显出美丽的圆弧。

鸿宇抓紧了抢拍,卡察,一连几下将子君的姿势拍摄进相机里。

" 鸿宇,要是能穿上婚纱在这里,就更美了。" 子君将水撩到自己的身上。

鸿宇站起来,寻找着合适的地方," 君,我会让你实现梦想的,有一天,我让你

在这里穿上婚纱。" " 那我们搭一个大大的殿堂。" 子君想象着。

" 君,不用要殿堂,这里就是我们的殿堂,天作幕,地作床,我们可以自由

地――" " 鸿宇,我好幸福阿。" 子君憧憬着,露出甜甜地笑。

" 来,我们再拍几张。" 鸿宇向子君招着手," 看,那个沙洲有几棵树,你

可以扶着它们,摆出姿势。" " 那要――" 子君征求着他的意见。

" 随意一点。" 鸿宇看着天空中的太阳,选择着合适的角度。

子君站在一块高地上,将一腿放在树架上,这个姿势正好将女性的部位尽情

地展示出来,鸿宇瞪着眼看呆了。

" 君,再分开一点好吗?" 他指点着。

子君将下面的腿往后挪了挪,阴部鼓鼓地挤夹成一条缝。" 君,你这个姿势

太性感了。" 他咽着唾液,将焦距拉近了,几乎连阴毛都清晰地看出来。

我吃惊地看着他们父女,却发现婷婷一眨不眨地瞪着眼。拉了拉婷婷的衣服,

她才喘了口气," 天哪,他们真会――" " 婷婷,其实他们早就好上了。" 婷婷

疑惑地看着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的。

" 我听他们说,你公公在最初画子君时,就把她搞了,他还说,艺术和淫荡

从来就是双胞胎。"

"那他们――"

" 你公公喜欢这样玩女孩子,借着裸体艺术之名,尽情地欣赏女孩子的那里,

你看他――" 这时又听到鸿宇说," 君,你坐下来,把腿叉开。" " 鸿宇,这也

是艺术吗?" 子君故意问,显然知道鸿宇的企图。

" 这叫淫荡的艺术。" 鸿宇丝毫不避讳,他对着空荡荡的芦苇喊," 君,分

开你的大腿,暴露出你的一切吧,让孕育你的人再孕育一次。" " 坏爸!" 子君

看着自己的私处,娇羞地," 你总是不放过每一次机会。" " 君,你是我的天使,

我怎么能放过呢。" " 你就是喜欢探视女孩子的隐私。" 鸿宇拉近了焦距,子君

鲜红的阴唇如翩翩起飞的蝴蝶。" 这是雄性对雌性的爱慕,自然界中,雌性就是

靠自己的性器官来吸引雄性的,君,再分开一点。" 子君微笑着对着镜头。

" 君,你知道吗,你就是世界上最美的花,总是吸引着浪蝶采摘。" " 鸿宇,

你还要别的姿势吗?" " 当然。" 鸿宇边说边拍着," 我还要你跪趴着。" 子君

红着脸," 这已经是多少次了。" 子君抱怨着。

" 君,就象性爱一样,永远不会厌烦。" 子君看着他走近了,爱恋的眼神透

着迷惑," 还要那天那样吗?" 鸿宇挑起他的下巴," 你身上的气味总让我产生

一种迷醉,君,莫非上天让我们――" 他的另一只手肆意地伸下去。

婷婷兴奋地看着鸿宇的手把子君的奶头揿起来又按下去,气息变得越来越粗

重," 爸,他们――" " 你没听他们对话吗?他们做过爱了。" 婷婷攀过来,眼

睛眯离着," 我听出来了,原以为这世界上真的会有干净的艺术,没想到他们只

是借艺术之名来行淫。" " 也许这样更容易。" 想起自己和婷婷,若不是妻子的

撮合,我哪有勇气和自己的闺女行房?可艺术家就容易得多,只要女孩子甘愿为

此献身,那行淫只是早晚的事。

" 他们――" 我惊讶于鸿宇这时的作为。

婷婷听到我的叫声,转过头。

天哪!鸿宇竟然在鸡巴上沾满了色彩。他挺起硕大的鸡巴已经在子君的胸脯

上甩满了颜色,那浓重的色彩立时变作了一副油画,一副京戏脸谱让人惊叹不已,

两只乳房形成了两只眼睛,宽阔的腹部却画满了一张大嘴。

更令人惊奇的是,鸿宇竟然就地选材,将子君的阴户作为蝴蝶的身体,在两

边勾勒出翅膀,翩翩起飞草丛间。

" 鸿宇,你要变作狂蜂吗?" 鸿宇用手指沾了另一种色彩,涂抹在自己的腿

间,立时一只活灵活现的狂蜂飞舞起来。

" 君,狂蜂戏浪蝶。" 那只龟头就如狂蜂的毒针插入了浪蝶的中间。

" 鸿宇――鸿宇――" 我从没见过如此做爱。

鸿宇抱起子君的身子跪趴着骑上去,就在那清澈的湖水里,一对父女交媾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