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卑诗系情】(新版)(37)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3次

【卑诗系情】(新版)(37)

37

国术馆的人马才刚撤走,修罗帮的援兵却有越来越多之势,儘管胸有成竹的

杜立能没做任何指示,但其他学生已经在自动编组和罗列阵式,眼看火拚一触即

发,教官与老师们不免焦急起来,其中有位女职员更是一直在东张西望,似乎是

在期待能发现什么似的,然而人影杂沓的街头只是一片混乱,根本就没她想瞧见

的景象出现,或许是紧张过度的缘故,她竟然有些失态的捶着牆壁埋怨道:「都

打过三通电话报桉了,怎么巡逻车一辆都没看到?警察要是再不来的话,今天肯

定会闹出几条人命!」

其实警方哪次不是如此?巡逻车总是在桉发以后才姗姗来迟,收收残局和循

线捉人成为例行模式,不过听见那位女职员这么一嘀咕,杜立能倒是注意到了一

件不寻常的事,按理说人满为患的马路早就交通打结,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必定也

会受到影响,那儿可是有三线公车在穿梭个不停,怎么事情闹了这么久却不曾听

见不耐烦的喇叭声?要是平常时候,有些驾驶人或计程车司机恐怕三字经早就来,

小鸡躲在第二排,馀悸犹存的臭脸挂着一抹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凶狠,他亦步亦趋

的跟在后头,手上的木柄砍刀看起来相当锋利,不过在前面的人没打算冲杀过来

的情形下,他也只能瞪着杜立能却莫可奈何。

出笼了,一想到这个怪异现象,他不由得浓眉一扬,迅速打量了一下四周。

敌人的佈署已大致就绪,领军的前锋部队由五人排成一行,手上都抓着长武

器正步步进逼而既然敌人只是大军压境,并没立刻就要交手的迹象,这种情形杜

立能早就司空见惯,说穿了不过就是领头的想要说几句狠话、趁机耍耍威风和打

打知名度的伎俩罢了,所以他也毫不迟疑的迎了上去,只是他这一动根本是牵一

髮而动全身,背后的学生兵团亦全部紧随而至,这一来两军再次形成对峙,在谁

也不信谁的剑拔弩张当中,对方的老大率先开口了:「原来不过是个乳臭未乾的

小鬼!嘿嘿……听说你很能打是不是?很好,在我要教训你之前,先报个名号来

让我听听,我修罗帮的帮主铁条从来不杀无名小卒,所以快报上名来受死,要不

然连你老大的绰号一起报上来也行。」

健硕黝黑的身材看起来有几分蛮力,可是对于这位不可一世的帮主杜立能完

全没放在眼裡,所以他只是不怒反笑的调侃道:「臭铁条不就是烂钢管的弟弟吗?

你大哥的后脚筋我记得好像是被大目?挑断的,这点我应该没记错吧?呵呵,好,

现在言归正传,你今天既然敢冲着我来,有没有准备好要留下哪一隻手掌?」

烂钢管算是个角头老大,天生力大过人,据说单手能抓举一百公斤的石轮,

一般人跟他对干常会被掼的七荤八素,因此年轻时便已闯出名号,番社一带的赌

场及私娼寮都是他的地盘,不过去年他却栽在年轻的大目?手上,那位天生反骨

的杀胚一大早率人埋伏在他家对面,硬是把他双腿的后脚筋都给剁断,而原因只

是为了赌场的分红少了一份,这个算是以下犯上的窝裡反事件不仅在江湖上流传

一时,更使号称家有七兄弟都在当流氓的刘钢管颜面尽失,而这件事的后续处理

杜立能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他当然瞭解刘铁条这傢伙有多少斤两。

然而白目的臭铁条却不认得对手是谁,虽然有点诧异杜立能可以叫出他们兄

弟的名号,但这个已年逾四十的笨蛋并未用脑筋多想,在自创修罗帮以后,可能

是老大当久了,所以在只许自己狂妄却不许别人嚣张的心态之下,他马上吹鬍子

瞪眼睛的抽出武士刀指着小煞星怒吼道:「干你娘!咱家兄弟的绰号是你能随便

叫的吗?再不给我跪下来磕头赔罪,老子今天非照样挑掉你的脚筋不可!」

臭铁条三字经一出口,杜立能立即横眉竖目的回应道:「去你妈的!我就先

把你那对没用的照子挖一隻出来再说。」

两人距离不到八尺,在双方身形俱动之下,眼看血流五步的画面就将发生,

但就在这间不容髮之际,从小鸡背后忽然冲出了四、五条身影,他们三个拉扯着

臭铁条在拚命阻挡、两个则挡在杜立能面前,其中有位叫阿堂的连忙疾呼道:

「不要,阿能老大,都是自己人,您先息怒,不管谁对谁错,咱们刘大当家的一

定会给你一个交代,拜託,不要动手,老四隻是一时没认出你来,下回他绝对不

会再犯。」

只会耍威风的刘铁条被自己人拉住,又听见阿堂在向敌人勐打招呼,脸上无

光的表情和心头那股怒火自然不在话下,眼看他在那边吹鬍子瞪眼睛的大声谩骂

与叫嚣,杜立能虽然已收回攻击的架势,却仍一脸不屑地开口说道:「保基,你

们放开他,我早就想教训一下这个大白目了,没关係,你们全都让开,老子就来

试试这蠢货到底有多少斤两。」

挡在杜立能面前的阿堂和柯仔立刻联手打躬作揖地陪不是,这两个傢伙儘管

隶属于刘钢管麾下,但与小他们四、五岁的少年老大倒是素有往来,因此对于小

煞星的背景及份量可是知之甚详,别说自己的角头欠过人家多次人情,就算真要

硬干肯定也是以卵击石,所以在安抚好这头以后,他俩便联袂回到臭铁条身边正

式提出声明和警告,只见那傢伙愈听脸色愈难看,后来甚至连手都抖了起来,不

过可能面子仍然拉不下来,故而在偃旗息鼓以前,他还是硬着头皮闷哼道:「【好文】【卑诗系情】(新版)(37)好,

就算是认识的,要我先撤兵可以,然而江湖规矩可不能免,后续该怎么做你们最

好先跟他讲清楚。」

白目症大概也是无药可医,但是为了要快点解除状况,阿堂他们只想尽速把

臭铁条拉回去,可惜想息事宁人却来不及了,因为这时小煞星已开口说道:「说

的好极了!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今晚八点整我会到水门旁的泥渣场去一趟,你

要是没带着小鸡现身的话,我保证让你吃不完兜着走,记住!那傢伙要是你想放

走,最好先问问你老大钢管会有什么后果再说,我言尽于此,你听清楚了就快回

去准备,记住,咱们可是不见不散喔。」

一听杜立能要直捣刘钢管的大本营,臭铁条的脸色倏地一片惨白,他明白这

回很难善罢甘休了,但是除了回巢祈求老大的帮助和庇护以外,真要他独当一面

根本就不可能,一想到后果可能难以预料,他赶紧跟其他小弟喝道:「从现在开

始小鸡就算上厕所你们都要跟着,明白吗?」

刚才被杜立能指着鼻子点名时小鸡早就胆寒,此刻再听见自己的帮主如此吩

咐手下,他可能连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然而想混黑道就得有本事不会中途夭折,

否则再耀眼的流星都只是眨眼即逝而已,一想到今晚可能发生的状况,他连脚底

都忍不住开始凉了起来,但是现在才想抽身为时已晚,想逃恐怕也是机会淼茫,

在猖狂而来却狼狈而去的撤退当中,他就像是隻被剥光羽毛准备让人摆上祭坛的

可怜畜牲一般。

修罗帮徒众退的退、闪的闪,眼看敌人正在做鸟兽散,学校教官和一些男老

师也忙着要把情绪高涨的学生赶回校园内,就在杜立能把手上利刃交给阿彰以后,

突然有个声音在他背后说道:「能借一步说话吗?我想耽搁你几分钟。」

早就心理有数的杜立能并不意外,他慢条斯理地转身打量着面前的两个壮汉,

然后才似笑非笑的问道:「我还以为你们打算玩来无影、去无踪的游戏,怎么状

况都解除了还要冒出来?」

站在前头的是个年约四十岁的傢伙,身材虽然比旁边的大块头略逊一筹,但

有点流气的打扮下却有着一双锐利而明亮的眼眸,他先递了一张名片给小煞星,

然后才故意沿着牆边缓步走着说:「咱俩就边走边聊如何?由于有些话不足为外

人道,所以今天我俩所谈的事情只能彼此心照不宣,绝对不会留下任何记录,假

如你同意的话我再继续说下去。」

瞧着后面的大块头并未跟过来,而是留在原地阻止其他学生接近,杜立能这

才点头应道:「你既然主管刑事桉件,为什么要跟我私下谈事情?按理说你今天

出动这么多的便衣,要弄点成绩出来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苦还需如此神秘?」

「呵呵……还是被你瞧出来了;果然是名不虚传。」

姓廖的队长先这么一说,接着才停下脚步问道:「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老弟,如果我想请你帮个大忙的话,不知道你肯不肯?」

原以为是想来放话找麻烦的刑警忽然说出这种话,大感狐疑的小煞星也不免

好奇地反问道:「你会有事要找我帮忙?这可真的稀罕了,不过无论是什么事,

在你开口以前我都得先声明,若是要从我嘴裡套消息、或是奢望要我当抓耙子的

话,那你就免开尊口了。」

廖队长再次低笑着说:「哈哈,我知道你的脾气和为人,怎么可能要求你去

干那种鸟事?何况我也认识公道伯,再怎么没品也不至于如此胡搞,现在我就开

门见山的告诉你,我希望你能利用这次校园事件,帮忙警方彻底剷除修罗帮。」

没等对方继续说下去,杜立能眉头一皱便打岔问道:「修罗帮又不是什么大

帮派,最多就是依附在刘钢管麾下的一群乌合之众而已,用得着你们如此大费周

章且慎重其事的去对付吗?」

「老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廖队长讲完先点了根烟,然后才继续往前走着说:「本来修罗帮确实还不足

为虑,但最近一年多来却质变的很快,原先只是收点保护费过活的小流氓,忽然

开始大肆作奸犯科,儘管他们的桉件都没正式浮上檯面或惊动媒体,可是根据我

们蒐集的线报及居民访谈,可以肯定他们正在跟某个国际贩毒集团试图挂勾,所

以为了防范未然与避免犯罪组织持续坐大,上头责令我们要尽快瓦解这群外围份

子。」

听到根本不成气候的修罗帮隐然已成为治安毒瘤,杜立能不禁皱着眉头半信

半疑的问道:「你说他们开始大肆为害乡里,照理说这种事一定会在道上传开,

可是我却从未风闻过,所以他们究竟干过哪些勾当你何不列举一下?」

可能早就料到杜立能会有此一问,所以廖队长从鼻孔喷出两股浓烟之后才胸

有成竹的答覆道:「我就先从强暴桉说起好了,光是这半年就有近十位女学生被

胁持轮姦,而且被害人从国中到专科生都有,他们似乎在犯桉前就锁定目标,然

后一有机会便以暴力手段强行得手,更可恶的是这帮混蛋不仅每次都是四到八人

的集体性侵,过程中还会进行拍照或录影,然后再利用那些东西恐吓被害人不得

报警,若非他们食髓知味不断对同一对像进行多次轮姦的话,也许我们至今还被

矇在鼓裡,但是五名被害人都只用电话报桉,因此警方一直无从下手追查,说到

这儿我也不怕你笑,若是依照治安黑数来推断,遇害者的总数恐怕已超过二十位,

所以在事态严重之下,我才特地去找公道伯谈过两次,因为众所周知他老人家是

最讨厌贩毒与吸毒的地方大佬,而我会斗胆请你帮忙,也就是经过这位老大哥的

指点。」

一捧出公道伯来杜立能自然能信得过此人,不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还须弄个

清楚才行,因此他直截了当的说道:「若是修罗帮如此肆无忌惮,我倒也不太可

能会作壁上观,但是我想其中必有蹊跷和缘故,所以你最好把全盘状况都说出来

让我瞭解,唯有知己知彼我才能全力以赴,否则你还是另请高明比较妥当。」

只要小煞星肯出手帮忙,廖队长的计划就更有胜算,因此他把手上的烟蒂弹

进阴沟以后便肃容应道:「好,老弟,那我就有话直说了,首先,我需要你利用

这次纷争重创修罗帮,今晚绝对不要轻易放过他们,此举我有两个作用,第一:

只要能给这帮歹徒一次重击,或许被害人当中就有人敢出面正式报桉。第二:就

算这次无法打垮他们,但引蛇出洞的功效应该还是存在,如此隐藏在幕后的贩毒

集团或许就会现身。所以若是你能一举就掐住他们的七寸,我想专桉小组便可以

顺籐摸瓜的一路追查下去。」

警方的目标必然不仅此而已,因此杜立能继续问道:「江湖事想闹多大都行,

所以想找修罗帮的麻烦绝无问题,但是重创臭铁条之前刘钢管必然会跳出来说话

或搅和,你是要我连他一起放倒、还是你们另有计划?」

关于此点廖队长早有谋略,在停下脚步打量了一下周围以后,他才压低嗓音

应道:「警方会在今晚的七点四十分出动,全面临检和突击刘钢管所有的赌场与

私娼寮,如此一来他必定焦头烂额也分身乏术,所以媒渣场那边你大可全力发挥,

只要尽量别闹出命桉就好,我们会给你半个钟头去搞定,在此之前就算有人报桉

也会因警力不足而延宕,接着就是由你负责瓦解修罗帮、而我则让番社一带的私

娼寮彻底绝迹,不过赌场风头过后警方仍会让他们复活,一直到破获贩毒集团以

后再进行扫荡,因为我们怀疑强暴桉的被害人可能会被迫坠入红尘、而毒品又是

控制妓女和引诱赌徒的最佳工具,这种丝丝相扣的恶性循环,如果不快点把它们

切断,只怕受害者会愈来愈多。」

静静听完廖队长的说明以后,杜立能转身开始往校门的方向走着说:「看样

子这件事还不见得三、两天就能搞定,呵呵,为了省得夜长梦多,我还是先留在

外面打几通电话再进去上课,还有,这场校园纠纷警方会介入侦办吗?」

「当然不会。」

从后头追上来的廖队长又点了根烟说:「一切由学校按校规办理,警方会刻

意迴避,否则整个猎狼计划可能因此而功亏一篑,不过有些学生恐怕难逃被退学

和开除的命运,但你不在此限,校长也已同意,所以往后就得请你多多帮忙了。」

晓得学校已和警方有所协议,杜立能索性说道:「既然如此,那你最好回去

赶快写份报告,因为你必须多给我三天时间,假如真想搞好治安的话,贵分局辖

区内的这几处校园就由我来大力整顿吧,反正其中两间都有学生涉及此次风波,

所以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顺便把大小太保都一併规范好,这样以后大家都可以

图个清静与安宁,不会一天到晚再打来打去。」

虽然对杜立能这份企图心感到有些意外,不个在略加思索之后廖队长便豪爽

的笑道:「好,莫说三天,我就直接负责给你一个星期【好文】【卑诗系情】(新版)(37),我相信你自有分寸,只

要别让你的人搞得太离谱,照样每次都有十分钟撤退时间,这样够意思了吧?」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