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我和岳母】(39-40)

时间:2022-06-22 浏览量:30次

【我和岳母】(39-40)

第三十九章:大婆的地位

那天公司开会到好晚才回来,一开门就看到岳母抱着湘雁在客厅里逗孙子乐

呢。

岳母见我进来就说:「啊雁,小湘雁一点都不认生,我一抱就沖我笑了,可

逗人喜欢了。」

艳芳从厨房出来说到:「妈一回来就抱着孙子不放手,湘雁和奶奶特好,一

点也不哭不闹的。」

我伸手接过湘雁说:「妈,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了,洗个澡坐一下啦。」

谁知道我刚接过湘雁他就哭了,怎么哄都不行,艳芳接过去也不行。岳母笑

着说:「让我来吧,小傢伙还是和奶奶好!」

真的!岳母接过湘雁哄了两下,小傢伙居然就不哭了,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

岳母,真是好生奇怪。

晚上小湘雁要睡了,艳芳抱着他往里屋去,岳母沖我伸出四个手指笑我,我

羞红脸低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艳芳喂了孩子哄睡了就出来一起坐。

岳母拉着艳芳的手说:「艳芳,难为你了。但我雁儿可是一个好心人,不会

亏待人的。」

艳芳没有等岳母说完就说道:「妈,你不用说这些,我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

你们母子俩对我和阿慧的好我会记在心里,要不是你们,我现在还不知道流落到

哪里呢?」

「都是过来人了,什么结婚啊,什么辈分啊,实际上就是凑在一起过日子,

相互帮助,相互满足,有些事情也就是那么回事罢了!」岳母笑着跟我们俩说.

艳芳羞羞的低着头应道:「妈,看你说的。」

岳母又说道:「艳芳啊,你生过孩子,知道怎么办,所以慧儿把儿子託付给

你是对的,你还可以照顾我雁儿啊。」

我笑着说:「妈,瞧你说的,我那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

岳母瞪了我一眼说:「是吗?那个方面你自己也行吗?」

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就接话道:「妈,你还当我小孩子呢,什么方面我不可

以自己做呢?」

岳母诡秘的说到:「雁儿,你小的时候确实没有哪方面的事,现在大了还真

是需要艳芳哦。」

艳芳羞的把头埋在岳母怀里说到:「妈,你越说越难听了,咋说着说着就说

到那个方面的事了,让我好难为情的。」

岳母抚摸着艳芳的头说:「都是过来人了,还有什么害羞的?那些事不也就

那么回事罢了,有什么神秘?有什么难为情的?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相互也有

个照顾,男女之间的事也有个解决. 」

艳芳羞涩的说到:「妈,看你说到哪里啦。」

这天到下班了公司的事还没有完,我打电话给岳母,叫她们先吃,不要等我

了。等公司的事忙完了,回到楼底下碰到艳芳手舞足蹈的往外走。

艳芳一见到我就说道:「啊雁,小傢伙妈抱着呢,我到公园跳跳舞去,好久

没有活动活动了。」

我笑着说:「可解放了。」

回到家见岳母在厅里逗着小湘雁在玩呢,我走过去想接过小傢伙抱抱,岳母

说我:「看你一身臭汗,别弄髒了我儿子。」

我惊讶的望着岳母说:「妈,你说错话了吧,这是你孙子,我儿子。」

岳母翘了一下嘴角说:「你才不懂呢!在旧时候,我就是大,你再娶的不管

多少个都是小,做小的要磕头拜见我的,生的孩子都随我,你不见《大宅门》,

《红楼梦》里的姨娘们么?她们的孩子都不叫她们娘的,都叫大婆做妈,懂吗?

要是像以前那样,什么时候轮到那些二奶三奶的闹腾?什么时候回引起家变?

我打趣道:「啊娟,你好像还不是大哦!你闺女才是我大婆哦!」

岳母扬起手打我道:「这不闺女不在了吗,我不是扶正了吗?你后面娶的三

姨太,四姨太可不是要跪拜我吗?」

顿了一下又跟着歎气说到:「可怜现在我这个当大的还要睡厢房,给小四睡

了东房。」

我又打趣道:「哪今晚我叫四姨太到厢房去睡,你和我睡。」

岳母哄我到:「去!去!赶紧去洗澡去,就会在这里耍贫嘴,这段时间千万

管着你的嘴,别然艳芳知道咱俩的关系,要不是可就大灾了,到时候鸡飞蛋打可

别怪我啊。」

我在卫生间正洗着呢,电话响了,岳母拿着电话到卫生间给我,我两手都是

泡泡,就让岳母划开电话放到我耳边,我一边洗着一边说着。岳母用手指指我的

鸡头,意思要我洗乾净,岳母最关心我哪地方了。

听完电话岳母说:「我好长时间没有帮你洗鸡头了,你也有没有洗乾净啊?

别到时候发炎给切了,下到下面的时候怎么见你阿惠。「

我笑道:「妈,哪你现在可以帮我洗啊。」

岳母瞪了我一眼说:「我还要抱孩子呢,叫你四姨太帮你洗吧。」

我红着脸说:「妈,艳芳的那个死鬼老公和他的两个赌债主,在性方面把她

折磨苦了,他对男人的性器官有种恐惧感,到现在我们俩还只是在一个床上睡觉,

从来没有性生活的,我怕对她造成新的伤害。」

岳母说到:「雁儿,慢慢来,不要着急,反【好文】【我和岳母】(39-40)正人都睡你床上了,也给你搂了,

这事不能急的。」

那边厅里湘雁又哭了,岳母用手拍拍我的小鸡鸡就出去哄孩子了。

等我洗完出到厅里,岳母把孩子递给我说:「我去拉个尿。」

我说到:「刚才你就可以放下孩子拉的。」

岳母哼一声道:「我现在是你妈,哪能够当着女婿的面拉尿的?成何体统?」

岳母到卫生间拉尿,过了一会就听她叫到:「雁儿,过来。」

我抱着湘雁过去,看看是咋回事。

岳母见我进来就说到:「你们俩真是的,草纸用完了都不及时拿,看看把你

妈困在厕所了吧!」

我笑着把湘雁放到床上,而后拿来卫生纸,岳母伸手要接,我说到:「你忘

记规矩了吗?」

岳母怒怒的岔开腿说到:「就你会闹腾,赶紧吧,等一会你四姨太回来了。」

我撕了卫生纸帮岳母擦起她的自留地起来,女人拉尿往往拉的屁股和大腿根

部都是尿,我仔细的把自留地周围都擦乾净,又趁机揉揉岳母的哪两片下嘴唇。

岳母眯缝着眼瞪着我说:「好了吧,要不要还亲一下。」我真的跪下亲了亲

岳母的下面的嘴嘴。

岳母羞怒怒的说:「说你一句还真不知道好歹上脸了?刚拉完尿你就亲,不

知道羞也知道髒吧。」

我没有出声,趁机报复性的在两片嘴唇上咬了一下,岳母叫了一声,在我背

上用力拍打了一下。

第四十章:大姨妈来了

岳母想着惠娟啦,想回澳洲了。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心理,刚到国外的时候总

是想着回来,后来在那里住久了,总又觉得那里空气好,水好,不拥挤,总又想

着回去国内到处都是人挤人的,空气能好到哪里去?怪不得那些有钱人总喜欢到

国外去住啦。

岳母跟我们两个说,要我们俩搬到她原来住的地方去住,这样周围的人不熟

悉艳芳和我的关系,省的到时候闲言碎语.

又打算走之前安排一个亲戚,铁密的结婚聚会,这样对艳芳也有个交代,对

小湘雁以后成长也好,反正【好文】【我和岳母】(39-40)除了岳母之外,就没有人知道我和艳芳的女婿和岳母

的关系了,大家就当我再婚有了儿子罢了,现在很多人都是有了才补办结婚的啦。

艳芳拉着岳母的手哭着感谢她,岳母摸着艳芳的头说:「艳芳,这就是你的

家了,我雁儿和湘雁就是你的亲人,以后就託付给你了。」

艳芳把头埋在岳母怀里哭着说:「妈,你放心,你母子俩对我恩重如山,我

来生来世当牛做马一定报答你。」

吃饭没有请多少人,反正也就是把亲戚和铁密们召集来吃餐饭,告诉大家我

又结婚了,生了个儿子吧啦,也没有办什么仪式。

吃饭的时候我见岳母和她卖内衣的闺蜜在一旁絮叨好久,后来岳母告诉我,

那个闺蜜说她当初为啥不抓紧机会,让自家的女婿被别人抢去了,那么大年纪了

碰到一个知根知底的好男人不容易,那些世俗的眼光不要太在意等等说了她一大

堆。

岳母的儿子喝了两杯也跟我说:「咱自家兄弟我告诉你,当初我妹死了你就

应该找我妈,再加上我妈还是先认识你的,你别想着什么年纪大什么的,我妈这

人人品好,会疼人。那些年纪轻轻的好看有什么用,你还要回过头照顾她,家里

面还是老妻好,当然,男人第一次哪肯定要找一个年轻貌美的处女,那是咱男人

的面子,二婚那就要找一个知冷知热的人,我妈就是这样的,兄弟你这辈子错过

机会啦。」

我见他喝的醉醺醺的,赶紧叫他老婆扶了回去,真怕他把这番话嚷出来,让

艳芳听了就麻烦啦。

那天回家的路上就觉得尿急,在城市里厕所也不好找,就忍到回家再拉吧。

一进家门口就直奔卫生间去了,卫生间的门开着,艳芳正在里面洗澡呢,岳

母出去了,家里没有其他人,怕小湘雁哭闹起来,所以卫生间的门也没有关.

我尽直走到便器哪边,拉开拉炼掏出家雀就尿开了。

艳芳惊叫了一声,用手捂着下面转过身子说:「阿雁,人家脱的光溜溜的,

你不能等一下才拉尿吗?多不好意思啊。」

我一边拉一边说:「一路急尿,好不容易忍到家了,再说两夫妻的,有什么

好避讳的。」

艳芳接着说到:「俺可从没有在你面前脱过光溜溜过. 」

我一边放回家雀,一边还调皮的看看艳芳的前面,艳芳赶紧转身子避开我的

眼光。

************

公司也决定在澳洲推广无人机放牧,这样放牧人就可以不需要骑着马或者摩

托追赶羊群了,操控着无人机就可以放牧了,我对澳洲熟悉并且又有敏姨的儿子

在那里,就派我到哪里负责此事,这样刚好我就和岳母一起回澳洲了。

明天一大早的班机飞澳洲,我们早早就上床睡觉,养足精神。

小湘雁像是知道我要出远门,平常吃完奶就睡的,这次瞪大圆碌碌的眼睛看

着我,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扬着小手要跟你玩。我把他放在床中间,逗着

他玩。

艳芳说:「阿雁,你睡吧,让我哄着他睡,你明天还要坐长途飞机呢。」

我一边逗着儿子玩一边说:「不怕,反正在飞机上也是睡。」

艳芳说:「趁小湘雁没有睡,把把尿,这样不用睡着了尿在纸尿片上捂着。」

我到卫生间拿了个盆子来,艳芳解开小傢伙的纸尿片,抱着他把起尿来,艳

芳一边用嘴吹着嘘嘘,一边用拨着湘雁的小鸡鸡,我在傍边看着微微的笑着。

艳芳见我这样笑着望着她就说:「你笑什么?」

我说:「笑你拨弄着儿子的小鸡鸡. 」

艳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说:「那个人把尿都是这样的啦,这样容易尿,这是

祖上传下来的。」说完才反应过来,羞的红了脸。

我打趣打趣道:「要是咱们生的是个女孩子看你拨啦哪里?」

艳芳红着脸说:「那就拨啦她爸爸。」

说着小傢伙就拉完尿了,用毛巾抹乾净屁股,有换上乾净的纸尿片,过了一

会小湘雁也就睡啦。

我躺在床上,艳芳到卫生间倒了尿盆出来,在床边犹豫了一下,没有上床,

而是慢慢脱上衣和解掉文胸,脸羞的红彤彤的,我知道今晚艳芳要和我完成夫妻

最后的仪式了。

当艳芳脱去内裤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内裤裆部有一块血迹,艳芳也发现了,

她好失望的望着我。

我安慰她:「艳芳,咱俩已经是夫妻啦,什么时候做爱爱都是一样的,别在

意啦,以后有的是时间的。」

艳芳在抽屉里拿了一件乾净的内裤,又拿了一片卫生间准备贴卫生巾,我说

到:「艳芳,等我来帮你换卫生巾。」

艳芳惊讶的望着我,我把卫生巾撕开包装,把卫生巾背面的贴纸撕掉,粘在

内裤的裆部,而后把卫生巾的两片小翅膀反过来包住内裤的裆部,而后帮艳芳把

内裤穿好,又伸手到内裤里面把卫生巾的前面和后面抚平,这样不会因为卫生巾

皱着贴在阴部不舒服。

艳芳惊讶的说到:「啊雁,你换卫生巾那么熟练的?这肯定是阿慧教你的,

你肯定帮阿慧换过卫生巾了啦,你们小俩口怪有情趣的,老公还会帮老婆换卫生

巾,好恩爱。」

我问艳芳:「艳芳,你刚才为啥不捂着你的自留地啊?就不害羞啦?」

艳芳羞羞的说:「人家人都是你的啦,哪块地肯定也是你的了,还捂着干嘛。」

两个人相拥着躺在床上,艳芳这次主动把手伸到我内裤里摸着我的小鸡鸡,

但动作好笨拙,不像一个过来人的那样,和岳母阿惠没有的比,也可以看的出来

她以前从来没有主动玩扶过男人的那个地方。

我笑着说:「艳芳,你把我的鸡娃子逗乐了,小鸡鸡又不能到你泉眼里喝水

咋办啊?」

艳芳羞的抽出手,把头埋在我怀里说:「你以后要慢慢教我,我对男女那些

调情和暧昧一点都不知道,那个死鬼都是一上来也不管我的感受,脱掉裤子就干,

那两个债主就更加可怕,所以我对男女这些事好恐惧。」

我没有出声,把嘴靠上艳芳的嘴亲吻着她,用手抚摸着艳芳光滑的脊背和圆

滑的屁股,熟妇的屁股和少女的屁股就是不同,圆润间透露出的美感不是少女那

青硬的屁股可以相比的。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