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好文】「重生之母女调教」第十二章

时间:2022-07-02 浏览量:4次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将陈玉娟安顿好,包扎了伤口,我又给狼哥打了个电话。

「狼哥,张天来这小子要跟紧啊,他可是老狐狸了。今天晚上他可是捅了个

篓子出来……没事没事,回头再和你说。」

「嗯……嗯,那就好。对了,把他家、办公室全都安上监控。什么,那些地

方本来就有?拿过来就能用?那感情好啊,又省了一笔钱。日,这个色狼真他妈

的贱啊,是啊,祸害了不少美女啊。哦,哦,知道了。」

「录像带制作好了吧?张文静配合不?好好好,那我就等着看好戏了」

「聂倩表现的怎么样?嘴巴挺严实的?嗯,那就好,再给她一万块钱,就说

是我给的奖金。下面表演的好,事情搞定了再给她五万!」

「派出所那边怎么样?嗯,抓紧时间啊。那边也是关键啊。」

「你说的我都明白……什么?为那两个女人费那么大事值不值?我日,小狼

哥啊,别看你岁数挺大的,你他妈的懂得什么叫纯真的爱情不?」

「……日了,你笑够了没?别废话了啊,叫人快去把李映梅接来。快去做事

吧。」

「那就好,你办事,我放心。挂了啊。」

李映梅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尽管我告诉过她陈玉娟没事了,但还吓得

脸上煞白,坐在床边小声抽泣。

过来好大一会儿,李映梅好像想起了什么,站了起来,「华哥,妈妈到底怎

么回事呢,呀,你怎么受伤了?」

我早就想好了如何跟李映梅说辞。仔细琢磨陈玉娟昨天晚上说过的话,老师

其实已经同意我和梅梅的事情了。但梅梅这边我还没开始做工作呢。

「梅梅,我没事的。张天来好像是知道了你要报复她,昨天晚上让白洁到你

家,想要报复你们。你妈妈正好在家,结果白洁和张文静就把你妈妈绑了起来,

后来我去找你,正好碰上了。赶走了他们,把你妈妈送到了医院。大夫说了,幸

亏送得及时,要不可就危险了。」

「真悬啊,不过妈妈没事就好了。」

「华哥,你伤口还疼吗?」李映梅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伤口上,关心的问。

看我摇头,她将我另一只手臂拉起,手轻轻地抚摸着上面的伤疤,「哥哥,

你还记得这块伤疤的来历吗?」

这个伤疤的来历我早就忘了,毕竟对于这个身体来说,伤疤才出现了四、五

年,但对于穿越的脑子来说,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陈年往事了。

这个伤疤也是最近我看了侦探所调查的资料后才想起来的。

「哦,不记得了。或许是小时候摔的吧。」我装起了迷糊。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当时张文静她们正欺负一个小姑娘,你救了她,还挨

了一刀。」李映梅感激看着我,「你当时救的就是我啊!」

「我可是一直都记得你的,从你进教室那一刻起,我就认出你了。更幸运的

是,你居然做了我的同桌!」

「你可别以为我是那么容易花痴的女孩。从高一开始就有人递我纸条了,上

面写的什么我根本没看就烧了,我一直希望有个人,那个能给我安全感的男人出

现。」

「你真的出现了!我当时高兴得都快疯了。我当时就知道,这一定是上天的

安排,咱们两个注定有场浪漫的恋爱。后来我还跟踪过你,那只不过想了解你更

多一些,华哥,你不会生气吧?」

「好哥哥,我喜欢你!」对着男生第一次表白,李映梅羞得将发烫的脸埋进

了自己的手里。

我的脸轻易不会红的,但现在好像出现了例外。上天的安排?我的安排还差

不多。听着女孩的表白,看着女孩脸上动人的羞涩表情,我的心头一阵舒畅和甜

蜜,那种感觉比性交的高潮还要爽。

「好梅梅,我也喜欢你!」我一把将李映梅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让她感受自

己强有力的心跳。

看着怀里的女孩,我不禁对自己的贪心有些自责。自己前世的梦中情人现在

正躺在自己怀里,向自己表白。若在前世,自己不高兴死了?

而现在呢,自己毫不满足,更希望能够母女同收,希望能让母女两个一起陪

自己享受黑色变态的欲望和快感!

「梅梅,有件事我必须向你说清楚!」我突然推开了李映梅,红着脸说道,

「说了你可千万别生气!」

「啥事?」李映梅看我扭捏的样子,感到很奇怪,「让我生气的事?难道,

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有啊,还不止一个呢。」我半开玩笑地说道,扳着手指头开始数,「一、

二……哇,两只手都不够数的。」

「别开玩笑了。」李映梅认为我在开玩笑,「到底啥嘛?」

「是这样的,我进屋的时候,白洁她们已经将阿姨的衣服给……脱光了」

「什么?都是女的,她们想干啥?」李映梅不禁有些奇怪。

「……」关键不在这里啊,傻丫头!

「啊!?那妈妈的全身不是全被你看到了?」李映梅这才反应过来,想到妈

妈居然在华哥面前赤裸裸的,「你……你没偷看吧!?」

「……比那还糟。」我吞吞吐吐的说,「当时你妈的呼吸都没了,我不得不

给她做人工呼吸……」

学校当时有专门讲解过简单的救护知识,李映梅当然知道人工呼吸是什么意

思,她的脸腾就红了,「你……你亲了妈妈……还……摸了她的……」她不好意

思往下说了,气呼呼地瞪着我。

「好梅梅,这个真不关我的事啊,」我急忙辩解,「当时那种情况……」

李映梅瞪了我半天,终于想通了什么,「这个也不能怪你呢」,但马上又板

着脸问,「你做了其他……动作没?」

看我一脸的苦恼样,李映梅更加担心了,她怯怯地问道,「你不会是把妈妈

给……了吧?」

「没没没,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呢。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快说!」听说我没干那事,李映梅不禁松了口气。

「阿姨都有呼吸了,我还是继续给你妈妈渡气、做人工按压……」

「你个大色狼,居然敢假公济私!看我不拧死你!」李映梅听我这么说,又

有点恼了,追着我拧了起来,「看你还敢不敢摸妈妈的胸,亲妈妈的嘴!」

「这也不能怪我啊,梅梅。谁让你妈长的那么像你呢?迷死人不偿命啊!」

我嘴里乱喊着求饶,「好梅梅,乖梅梅,哎呦,疼死我了!饶命啊!」

「哼!好好给你长长记性!我早就注意到了,你平时可没少偷看妈妈」李映

梅下手更重了,「我警告你啊,以后你离我妈远点!」

拧了一会儿,李映梅看我毫不反抗,好像感到有点过分了,她吐了吐舌头,

「哥哥,你疼吗?」

看我板着脸不理她,把我的手拉住,放到她的胸部。我刚动了两下,李映梅

一头钻进卫生间。

她从门缝里探出头,俏皮的问了一句让我鸡巴马上硬起的话,迅速地把门反

锁了,「大色狼,我的奶子摸着舒服还是妈的舒服?」

李映梅躲在门后,心里面也是砰砰直跳。哥哥居然摸了妈妈的乳房,亲了妈

妈的嘴!虽然是迫不得已,但事实就是事实。自己为什么不生气呢?

看得出来,刚才那个大色狼讲的时候,表情可是色迷迷的!妈妈的奶子真好

看啊,自己是女人家都羡慕不已,自己的小蓓蕾啥时间才能长的像妈妈那样呢?

到时候保证大色狼的眼睛整天盯住自己看,就没工夫看其他人了。

妈妈最近那么辛劳,确实需要个男人在她身边照顾保护她啊。唉,要是世界

上再有个华哥就好了。

身上虽然被李映梅拧的青一块紫一块,但我却很兴奋。刚才我在小萝莉心中

已经埋下了一粒乱伦的种子,只待合适的时间肯定会开花结果的。

整个晚上,陈玉娟都在昏迷着。她在不停的做着恶梦。

梦里,自己好像在参加一场婚礼。自己正穿着漂亮的晚礼服,胸口别着小红

花。婚礼好像就在教室里面举行。

新娘子穿着洁白的婚纱,头戴着红盖头,在自己的搀扶下出场了。班里面的

同学们都在,全都热烈鼓掌。

新郎原来是陈明华,只见他穿着笔挺的西服,分外的英俊潇洒。奇怪,新娘

子不应该是自己吗?迷迷糊糊的,自己好像变成了新娘子,正在和陈明华喝交杯

酒呢。

同学们还起哄,「陈老师嫁给陈明华了,好幸福啊。」

「就是,老师那个老逼可是吃了嫩草了!」

「嘿嘿,李映梅知道了不知道哭成啥样呢!」

梅梅!?她在哪里啊?自己居然抢了她的男朋友!

白洁出现在自己眼前,手里还拿鞭子冲自己抽着,「你个骚货,竟然在婚礼

上抢自己女儿的老公!真他妈的不要脸!」

李映梅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扑到自己身上,「你不许打我妈妈!」

看着女儿被打得一个劲地惨叫,自己拼命想上去夺下白洁的鞭子,却发现根

本动弹不了。求救地望向陈明华,却发现新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张天来!

只见张天来挺着那比自己大腿还粗的鸡巴,笔挺的西裤已经被直接捅了个大

洞。张天来将鸡巴朝着女儿那樱桃小口塞去,根本不顾女儿的反抗,把女儿的嘴

唇都撕裂了,血流了一脖子,嘴里面的肉都翻了起来。

梅梅被噎得直翻白眼。那根鸡巴还不肯罢休,竟然一下分成了好几根,像藤

蔓一样生长起来,把自己的阴道和嘴巴插的满满的。

其中最粗的一根在梅梅的阴道前面晃动着。

张天来狰狞地说:「哈哈,陈玉娟你这个骚货,看我怎么把你女儿的小逼插

裂!让她知道知道男人的厉害!」

周围的学生还在看热闹,「哇,张校长的鸡巴好厉害啊,朱玲玲,你不是尝

过滋味吗,插到穴里面感觉如何?爽死了吧?」

而自己嘴里塞着火热的鸡巴的同时,居然还能说话,「张天来!你快放过我

女儿!」

看张天来仍在得意的淫笑,自己狠狠地咬了下去,竟然将嘴里的鸡巴给咬断

了。另一边,陈明华手里拿着把水果刀,把张天来的几根鸡巴全部给砍断了。

张天来和白洁倒在地上。自己刚刚松了口气,却听见陈明华淫邪地说:「梅

梅是个处女新娘啊,归我了。至于这个我的老丈母娘嘛,老骚逼一个,还想跟女

儿抢老公。同学们你们使劲玩吧,只要不耽搁她卖逼挣钱就成!」

一干男同学们朝自己扑了上来,王力插着自己的阴道,刘彬用手指头戳着自

己的肛门,而王芳则挺着个假阳具,让自己给她口交。朱玲玲则捡起了张天来断

掉的鸡巴塞满了自己的阴道,不顾满身的血,不停地抽动着。

「好哥哥,你怎么能把我让给别的男人操呢?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知道错

了,我愿意和梅梅一起服侍你啊!」自己痛苦地呻吟着,手脚使劲地挣扎着。

「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梅梅拿着刀子走了上来,「你抢我的老公我不怪

你,但你竟然敢拿刀砍我的好哥哥!看把他的胳膊都砍断了!决不能饶你!」

陈明华的胳膊变成了断的,那个血淋淋的肌肉断面正哗啦啦地向地板上流着

血。

「不要啊……」自己看到血流满了整个房间,教室也变成了血池,不禁绝望

地大叫起来……

陈玉娟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微微睁开了眼睛,发现

自己正躺在医院的床上,眼前有两个人。

刚才梦里面哗啦啦的声音原来是有人在倒水。

想起了梦里面的情形,陈玉娟不禁一阵脸红。不知道现在自己该如何面对他

们,陈玉娟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华哥,你也辛苦一夜了,来喝杯水吧。别生气了嘛」这是李映梅的声音。

「哎呀,一杯水就打发你的好哥哥了?」陈玉娟听到我懒洋洋地说。

「哎呀,你别动啊,胳膊上还有伤呢。我自己来……」李映梅羞涩的将嘴巴

靠近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迅速地离开了。

「哇,好妹妹,你亲得太舒服了!就是太不瘾了。」我作势想扑上去。

「好哥哥,别闹了,妈妈正睡着呢,别吵醒她了。这段日子可是把她给累坏

了,要到医院照顾小姨,晚上还要给人做家教赚钱,我又帮不上啥忙……」小萝

莉的声音低了下去,眼角好像有了泪光。

的确,陈玉娟这段日子确实很难熬,我也感到有点歉疚。自从我设下了陷阱

之后,老师就好像被追逐的猎物一样,使劲地逃跑、挣扎,费劲了身上所有的力

气。

在我刻意安排下,从小混混去讨要高利贷;被月月调教;被陌生人侮辱还要

强装笑脸。接着被我戏弄、口交,在台上跳脱衣舞;假扮母女;认出嫖客居然是

自己的学生;对女儿处于色狼威胁下的担心等等,对陈玉娟的刺激不管是生理还

是心理的,那是一浪高过一浪,就没有停歇的时候。

昨天,陈玉娟一夜没休息好,再加上不知道如何面对昨夜的嫖客、今天的学

生,陈玉娟精神上受到巨大的折磨。下午呢,阴道里面塞着梨子,课堂上被我戏

弄,放学前还要和我做爱,回家还要被张天来抽鞭子,然后是最大的噩耗:女儿

居然和自己一样被臭男人们轮奸了!

这样连串的打击估计正常人都受不了。老师在人前虽然还能笑的出来,但却

不知道在人后流了多少眼泪。

我也被老师的笑容给迷惑了,认为她很坚强。我的计划很成功,但却忽略了

一个事实:性格再怎么坚韧,陈玉娟毕竟是个弱女子,身体和精神上能够承受的

压力是有限的。

看着床上熟睡的陈玉娟,我在心里默默地道着歉。幸亏是虚惊一场,否则我

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我自己的。

「没关系的,梅梅。这里可是咱省最好的医院,最好的监护室啊。阿姨一定

没事的,大夫不也这么说吗,休息下就会好的。」我轻声安慰着李映梅。

「说的也是啊。对了,华哥,你这次救了妈妈,她对你的印象应该会变好点

吧?妈妈不喜欢花言巧语,更中意那些实干的人。你可要努力表现啊,争取妈妈

同意咱俩的事。」毕竟还是小孩,李映梅马上破涕为笑,思路转到了怎么让妈妈

接受自己的情郎上。

「嗯,我会努力的」我苦笑着点头,好印象?你妈妈不拿刀砍我就不错了。

陈玉娟的嘴角也翘了一下,心里既甜蜜又苦涩,甜的是女儿大了懂事了,知

道心疼自己的妈妈了;苦的是女生大了就外向,这么着就开始出卖自己的妈妈,

为自己的小男朋友考虑了。可怜的女儿,你那个男朋友可不是省油的灯,妈妈已

经被这只小色狼活活吞吃了,骨头都没剩下几根呢。

李映梅感到了我的手在自己的小乳房上抚摸着,不禁有些害怕。但这是自己

心爱的哥哥,况且自己可是哥哥的性奴隶呢,摸摸算什么呢?但妈妈躺在那里,

自己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陈玉娟嘴巴一撇,心里竟然隐隐有点嫉妒,「你个小色狼,更喜欢的是梅梅

的身体吧!?」

在李映梅脸蛋上狠亲了几口,正准备再好好品尝一下小萝莉的嘴唇,有人推

门走了进来。我们连忙将快黏在一起的身体分开。

「呵呵,你们年轻人啊……小梅,这个是你的小情人?」

陈玉娟心头一震,这个声音好熟悉啊。

刘颖早上来接班就听到其他护士讲了昨晚上的事。那个年轻男人表现出的能

力让她很是上心。昨天晚上,一向不怎么来医院的王院长居然亲自出面,陪着一

路安排,听说还狠拍那个男人的马屁。要知道,王院长在医院那可是出了名的严

厉,整天见谁都是板着个脸。

男人应该很有势力吧?要是自己能和他搭上线,不也能少受些那个张天来的

窝囊气?冒着违反院规的风险,刘颖将自己打扮得性感十足,兴冲冲地来到了病

房。自己脸蛋不算十分漂亮,但这身打扮一出场,每次都是将那些张天来龌龊的

领导们的眼球吸引到自己身上。

但刘颖万万没想到,病房里的人竟然是陈玉娟!

站在病房门口,刘颖愣了一小会儿。

陈玉娟他老公李成山没死前,刘颖和陈玉娟两家关系特别好,两个女人像亲

姐妹一样,两个女孩子也是不分彼此,还都认了干亲。可是,自从两个男人为了

往上爬,成为竞争对手后,一切都变了。两家的关系迅速冷淡下来,甚至变成了

仇视。

张天来那样陷害李成山,确实太过分了。现在为了更高的地位,他连自己都

可以送人。唉……

刘颖听到了里面传出了亲嘴的声音,才清醒了过来。看来陈玉娟家是攀上高

枝了,找到这么个有能耐的女婿。哎,自己那不省心的小丫头怎么就没这么好的

命呢?

「啊,原来是刘……啊……什么小情人啊,难听死了。这个是我同学。」李

映梅认出了刘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虽然刘颖没对自己家干啥坏事,但梅梅还

是没将那个「姨」字吐出来,更别说原来叫的很亲热的干妈两个字了。

刘颖眼前自己看着长大的干女儿,如今已经出落的落落大方,亭亭玉立了,

「小梅,唉,咱们有好几年不见了吧。你可出落的真漂亮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映梅脸色和缓下来,有点害羞,「哪里啊,刘姨。」转

头介绍起来,「这是我同学陈明华。陈明华,这是我以前的邻居刘颖刘阿姨。」

「你好,刘阿姨。」我笑嘻嘻地看着刘颖。

眼前的女护士穿着一身白色的护士套裙,白色的长筒袜和白色的高跟凉鞋,

头上还戴着白色的护士帽,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看起来端庄秀丽,浑身散发着成

熟女人才有的魅力。

这个应该就是张天来的老婆刘颖了。脸蛋只能打个八十五分吧,但她那身打

扮可以让她打满分了。要想俏,一身孝,确实不假啊。这样打扮下刘颖居然这么

性感、这样风骚!

想到这么性感美人张天来毫不珍惜,居然将她拱手送人,我不禁有些可惜。

又想到在我的算计下,张天来可能会把眼前的美护士剥光了送到我怀里,我的鸡

巴不禁硬了起来。

突然想到梅梅母女还在场呢,我感到有点尴尬,连忙起身,走向屋里面的卫

生间,「我去洗下手。」

刘颖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感觉十分奇怪。年轻人长得很英俊,但身上怎么

有股和那帮大腹便便的老色狼一样的味道啊?色迷迷的让人很不舒服。

陈玉娟感到刘颖的手在身上检查着,心情十分复杂。曾经两家人作为邻居,

关系很好,有啥好东西都是共同分享,两个小姑娘也仿佛有两个家。

刘颖这个人,心眼很小,很贪财,但陈玉娟当时大大咧咧的,对钱不怎么在

乎。可能是性格互补吧,两个女人在外人眼里亲如姐妹,不分彼此。

两个人当时都十分的时尚、靓丽,吸引了相当多男人的眼球,号称小区的两

大「玉女」,当然,很多男人想的是「欲女」。两个女人间当然也有竞争,变着

花样的换着各式衣服,企图压对方一头。

而现在,陈玉娟只有对这个女人的恨,毕竟现在她这么惨,可以说都是拜这

个女人的老公所赐!

熟练地检查着陈玉娟的身体,刘颖安慰着李映梅,「你妈妈现在挺正常的,

没啥事。你尽管放心吧。你妈妈瘦多了啊,以后你可要提醒她加强营养。这里的

护士都归我管,有啥不满意的直接跟我说,我尅她们」

「小梅啊,刚才那个男的是你男朋友吧?别害臊,这有啥不好意思的?他对

你妈那可真没说的啊,太孝顺了,整个护士班都传开了。」

「刘姨,怎么孝顺了?」李映梅好奇心泛滥了,陈玉娟也竖起了耳朵。

「昨天进医院的时候啊,他非要亲眼看着你妈妈做抢救,当时他胳膊还在流

血呢,王院长让他去包扎,他死活不肯,最后一直到你妈妈没事了才肯去。当时

包扎伤口时候,血流得他脸都白了。」

「这个男人可真没的说啊,孝顺你妈不说,再看看你妈住的这地方,光有钱

可是进不来的,还得有势。他还长的有那么帅!小梅啊,你可要看好这个金龟婿

啊。啧啧,你妈妈可真是有福气啊。」

「啊,华哥他没事吧?大呆瓜,你怎么这么傻呢!」李映梅听得心疼死了,

连声骂着。

陈玉娟躺在床上,听到这里不禁也是有些感动。昨天晚上昏倒后的事情她没

一点印象了。但现在看梅梅的样子很正常,昨天晚上自己肯定是冤枉这个小色狼

了,还在他胳膊上划了一刀!

但这个刘颖会不会说假话呢?难道小色狼真的那么紧张自己?那他为什么又

让自己被那么多男人玩弄侮辱呢?

难道他和张天来一样是个大变态,喜欢给自己戴绿帽子?如果真的是那样,

为了梅梅的幸福,自己还是要砍死他!陈玉娟紧紧咬住了嘴唇。

我站在卫生间里,听着病房里面刘颖和李映梅聊天。想到很快屋子里面的三

个各具风情美女将会在我胯下呻吟,被我的肉棒征服,我鸡巴挺的越发的硬了。

不行不行,这样我可别想出卫生间了!

我急忙将思路转向了对付张天来的事情上。

刘颖走了,我的鸡巴也平静下来,我这才走出了卫生间。

陈玉娟这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李映梅发出了一声欢呼,「妈妈,你终于醒

了!」

「啊,梅梅,昨晚你……」陈玉娟想问问昨天晚上的情况。

「妈妈,昨天晚上我正上自习呢,有人叫我来医院,说你病了。可把我吓坏

了。」

李映梅叽叽喳喳地说着,「当时我看到华哥……陈明华同学在照顾你呢。他

说昨天晚上屋子里面进贼了。幸亏陈明华去找我有事,才救了你。为这,陈明华

的胳膊还受伤了呢。」边说边朝我使眼色,要我配合。

陈玉娟一头雾水,什么进贼了?马上想到这该是陈明华害怕女儿担心而对女

儿撒了谎,只能点头承认。总不能说是自己砍的陈明华吧?

我则是无奈地苦笑,看着母女两个相互都以为蒙骗过了对方而高兴的样子,

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母女情深。

「妈妈,你把早饭吃了吧。」李映梅把小米粥端了过来,「还热着呢。」

李映梅坚持不让陈玉娟动手,自己一勺一勺的喂着妈妈。陈玉娟喝着米粥,

心里面甜丝丝的。这可是女儿第一次这么照顾自己。

「这粥可是这里的贵宾区特有的服务哦,香吧。」李映梅使劲地推销着我,

「还有啊,昨天,小姨她们也转到贵宾区了,就在楼下。这些可都是陈明华的功

劳。」

陈玉娟不动声色,只是不停地喝着粥。等下还要和这个小色狼好好谈谈呢,

看看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不吃饱怎么行呢?

李映梅看妈妈不发表意见,也不气馁,继续喋喋不休的推销着。我在旁边听

的都有些奇怪,她嘴里那个完美无缺的男人真的是我吗?

「梅梅,你赶紧去上学吧,这里有陈同学在就可以了。」喝完粥,陈玉娟淡

淡的跟女儿吩咐道。

李映梅刚想拒绝,转念想到这是让妈妈和哥哥相互了解的好机会,就点了点

头,「那好吧,妈妈我走了。你可不许欺负陈明华啊。」扭头对我做了个加油的

动作。

看着李映梅离开了房间,陈玉娟一时间不知道和这个男人说些什么好。冷场

了老半天,她终于开口了,「昨天晚上照片上女孩是张文静吧。」

看我点头,「你们对付其他人怎么样我不管。你到底想怎么样对待梅梅?」

「我……」看着老师严肃的表情,我自己也感觉心里母女同收的想法好像说

不出口了。

「你对梅梅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到底有没有一点的喜欢在里面?」

「陈老师,我昨晚说的是真话呀。我对你和梅梅都是真心喜欢!」

「真心喜欢?怎么个喜欢法呢?你喜欢我,就让我去做妓女,千人骑万人日

的?你他妈的就那么喜欢戴绿帽?我告诉你,如果你想让梅梅也那样,我宁愿去

死!」说着说着,陈玉娟又开始激动起来。

我急忙看看桌上有没有危险用品,害怕再给我来一下,嘴里急忙解释,「好

老师,你又误会我了,除了我,没有一个男人碰过你啊。你别不信啊,看完这盘

录像你就明白了。」

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录像,在病床前面放了起来。

录像是在一个卫生间拍的,只见墙上一排小便池,旁边的墙上有几个洞,露

出两个雪白的屁股。陈玉娟的脸顿时红透了,勾起了她难堪的回忆,「你这个流

氓,居然把这个也录下来了!恶心死我了。」

「你还记得吧,这个应该是第一个玩你的男人,王老板,你仔细看好啊。」

镜头前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会发出男人的声音,一会儿发出女人的声音。手

里还拿着根假鸡巴插着墙上的屁股。

「啊!怎么回事?怎么都是红红一个人在里面【好文】「重生之母女调教」第十二章?」陈玉娟好像明白了什么,

「那些所谓的男人根本就不存在?」

「是啊,只是一根根不同型号,不同粗细的假鸡巴!」我笑眯眯地看着陈玉

娟,看到她露出了思索的神情,「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发明叫变声器!」

录像里面陈玉娟高潮时候的浪叫打断了她的思索,她脸色通红地说,「快关

了它!丢死人了!」

我拿腔作调起来,「嗯?怎么说话呢。不叫声好听的吗?」

再也忍受不了录像带里面的画面,乱糟糟的脑子迫切需要冷静一下,陈玉娟

不假思索地将和我调情时的称呼喊了出来:「好哥哥,好老公,姐姐我求求你关

了,好吗?」

我被老师发嗲的声音刺激的浑身发颤,鸡巴挺了起来,顺手关了机器,就想

去搂老师的细腰。

「别闹了,我还在病着呢。你让我安静一会儿,好吗?」老师将我的脑袋摁

在自己硕大的胸部,幽幽地说道。

怪不得在调教自己的时候,那些强奸自己的男人从不让自己看到脸,要不是

从后面,或者干脆让自己戴上眼罩,只是一个个男人淫邪的声音和触觉让自己感

觉被男人插着。

「那个跳脱衣舞的台子,所谓的窗户也是假的吗?」陈玉娟不知觉的问出来

声。

「好姐姐,当然是假的了,要不现在你再看看录像?」我用脸蹭着老师的乳

房,贪婪的吸着胸脯上淡淡的乳香。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圈套、陷阱!你到底想怎么样?」终于想通了某些事

情,陈玉娟知道男人对自己和女儿是志在必得,费了这么大的劲布置的圈套,能

让母女两个轻易的逃脱吗?估计自己只有认命了。

梅梅对眼前这个色狼也是痴心一片,自己却根本没办法把这头色狼的真面目

暴露给女儿。这个男人对梅梅应该会好吧?只要梅梅能够幸福,自己母女只做眼

前这个男人一个人的玩物,那也不是太难接受的事吧。

「我想怎么样,老师你还不明白吗?放心,老师,我会对你和梅梅好的。你

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我绝不勉强。」

「哼,你个小坏蛋,你当然不会勉强,只会在前面放个陷阱让我们跳!」仿

佛解开了心里的纠结,老师开始和我开起来玩笑。

「好老师,你同意我和梅梅交往了?」我大喜过望,抬头殷切地看着老师。

「谁同意了?」看到我第一次出现讨好的神色,陈玉娟不觉嫉妒起女儿来,

「哼,你和梅梅交往就那么兴奋?还要讨好我?」

「哈哈,我就知道,老师最好了。」我紧紧搂住老师,不停地在老师脸上亲

吻着。

「明华,你真的喜欢老师吗?」看我重重地点了头,陈玉娟有些伤感地说:

「老师今年都三十九了,你知道吗?马上就是秋天的树叶,要凋零了。你有了梅

梅,就放过我这个老女人吧!咱们这种关系,毕竟是乱伦啊」

「老师,谁敢说你老了?知道吗,班里面那些小丫头羡慕死你的身材了。再

说,我爱的不仅仅是你的身体,而是你整个的人!」

「老师,我给你讲个我做过的梦吧。在梦里面,你被逼嫁给了张天来,别生

气,这可是梦里面啊,啥事情都会发生的。」

「张天来那个混蛋,整天虐待你不说,还把你送给他的领导们去玩弄。可你

呢,为了自己的女儿,默默地忍受着。终于有一天,张天来将魔爪伸向了你的女

儿,想让女儿和你一起去伺候那些大腹便便的高官们。你终于爆发了了,选择了

和张天来一起同归于尽。梅梅虽然后来也很惨,但至少她免受了侮辱,保住了她

的贞洁!」

「至于梅梅,她在梦里是我的初恋情人,虽然我只是单相思。」

「我很感激你为梅梅做的一切,我想,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你和梅梅可能会

跟梦里面的结局一样吧。不过既然我来了,我就不会让这一切发生在你和梅梅头

上!」我慷慨激昂地说,好像安利推销员一样激情四射,把自己都给感动了。

「哼,小色狼,你好色就好色,还去编个奇奇怪怪的故事,以为这样就会说

服我啊?不过,你说的故事倒还是挺感人的。」陈玉娟听着我的故事,眼眶有点

湿润。

「我偶尔也会想,只要专心地对梅梅好,给梅梅幸福,即使同意你们也不是

不可以吧。这句话昨天晚上是谁说的?」我记忆力不错,重复起来老师昨天晚上

说过的原话,不过把那句断绝关系啥的删了。

「……」老师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说过的话,当时气愤之下,说出了自己的

心里话,现在回想起来,不觉脸红,「哼,你少说了一句啊!」

「好老师,好姐姐,你就答应我跟梅梅的事吧,啊。」我趁热打铁,用嘴巴

舔着老师的耳垂,撒起了娇。

老师被舔得痒的不行,那里可是她的敏感带啊。我那里给她躲闪的机会,更

加卖力地舔着,还不时地用嘴巴往老师的耳朵里面灌气。

「哎呀,哎呀,别舔了,哈哈……哎呀,痒死我了,好哥哥,我求饶,饶了

老师吧」看我不理她,老师终于缴械投降了,「好好好,我同意,满意了吧?」

在陈玉娟的潜意识里面,应该是早就认同了这种有点乱伦、母女同侍一夫的

关系吧。

我终于得到老师的同意了!母女双飞的日子不远了!

我激动的差点蹦起来,紧紧的盯着老师的眼睛,「老师,可不许反悔啊。」

「老师不反悔。不过有几个条件你要答应我。」我忙不迭地点头。

「第一,我还是希望梅梅能考上所好大学,所以,进大学前你不能动她,影

响她的学习!」

「哎呀,那我的这个怎么办呢?」我挺起臀部,让老师感受我火热的鸡巴。

「哼,你不是有张文静、甜甜她们吗?」老师狠狠的瞪我一眼,话里面的酸

味整个医院都能闻到,看我可怜巴巴的样子,语气又软了下来,「实在受不了也

可以找我。」这句话小得我得竖起耳朵才能听到。

「哈哈哈……」我一阵淫笑,「这样的话,这条没问题,我同意!」

「第二嘛,等你和梅梅好上了,你就断了和我的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吧。」陈

玉娟说着,心里也酸酸的,但总不能让别人在背后笑话梅梅吧。

「这一条,」我盯着陈玉娟的眼睛,仿佛要看到她的心里去,「我坚决不同

意!」

「明华,老师真的老了,残花败柳的。再说,这事你让别人知道了,会怎么

议论我们呢?」

「陈老师!我再说一遍,不管你老不老的,我都是爱你的!至于其他人,走

自己的路,让他们喷粪去吧!」我将老师紧紧搂在怀里,「放心,有我在,你就

少操点心吧。我会保护好你和梅梅的。」

「那你想过没,咱们的事情梅梅能接受吗?」陈玉娟又开始担心起女儿来。

「哈哈,报应来得真快啊。刚才是梅梅讨好你,让你接受我,现在该你讨好

梅梅了吧?」我幸灾乐祸的笑着,「你也学梅梅那样讨好她吧。」

「我才不管呢。这也算一个条件,如果梅梅不能接受,那就一切免谈!」陈

玉娟看我抓耳挠腮的样子,板着脸毫不容情的说,「你就好好的去讨好梅梅吧!

哈哈哈。」说道最后,她自己忍不住大笑起来。

「好的,没问题!交给我吧。」我一拍胸脯,「好老师,还有什么条件,一

起说吧,我都接着!」

怕什么呢?最难搞的熟女都到手了,还怕那个青涩的苹果蛋?昨天晚上我对

梅梅的试探,说明小萝莉至少对这个不反感。再说,我还有那份协议书呢,只要

我搞定了张天来,料想梅梅应该是手到擒来。

陈玉娟抓起了我的胳膊,心疼的问,「哥哥,你的胳膊还疼吗?会不会留下

伤疤呢?」看我摇头,老师突然脸色一变,露出昨天晚上拿刀扎我时的表情,对

着我的伤口狠狠地抓了下去!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