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色欲教师 Candy】(5)

时间:2022-07-02 浏览量:0次

【色欲教师 Candy】(5)

(五)

吉哥看亚恒骂得起劲,也来凑热闹:「怎样?母狗Candy,你大学念些

什么?不是什么主修吹鸡巴么?你那么知道吸男人鸡巴的?母狗Candy我看

你就不要教书,你不做婊子,真浪费你的母狗本能啦!」

敏玲双目发亮。温柔地说:「吉哥您好聪明!Candy在大学帮同学们吸

鸡巴,现在不也是当起婊子,你们那些拉皮条免费干,你们是马佚……我当婊子

怎能收你们的钱?Candy还要好好那么服侍你们几个,吉哥您说好吗?」

吉哥抓紧林敏玲粉脸说:「嘿嘿!Candy你果然是奶大够贱!母狗……

吉哥……要你用嘴吹得老二泄出子孙来!」

吉哥使劲抽插林敏玲的樱唇,一边享受美女教师的口舌的服务,没多久,吉

哥便射在林敏玲的小嘴。

敏玲知道男人喜欢在泄精时候,鸡巴被包着紧紧的。所以敏玲吞掉吉哥的精

华后,仍然继续收紧面颊啜紧吉哥的肉茎,以香舌抵住龟头,清理马眼的残精,

直到鸡巴软掉后,敏玲才松开小嘴。

吉哥纵横色界多年,只有年老色衰的妓女才会懂这样箫技,赞叹不已:「哪

有婊子像你那么会吃屌呢?母狗Candy你真的很会吸屌,即使吉哥射出来,

你也不会吐出……还慢慢舔啜,难道你真的学习过吃屌吗?给你唆过老二……我

以后怎样好了?嘿嘿!」

敏玲已经被春药冲昏头脑,便和盘托出的:「吉哥你猜得对……Candy

于大学里最厉害就是唆鸡巴,连之前的男朋友都说Candy很有当婊子的资质

的,想不到Candy真的当起婊子来,还让吉哥悠赞,嘻嘻!」

说完,便像小女孩活泼的给吉哥做了一个妩媚的鬼脸,然后又埋手低头含得

吉哥一边享受美女教师善后自己的大老二,一边顺水推舟,装作恩威并施的

说:「嘿嘿!Candy,你是厉害我才赞你,我当马伕这么多年,像你那么知

道唆鸡巴的女人还真少!既【好文】【色欲教师 Candy】(5)然你男友说你有资质当婊子,我们推你出来!不然会

浪费了你这条淫贱的母狗,Candy你以后就专心帮吉地我当婊子!专心帮我

们唆鸡巴!知道吗?嘿嘿!」

敏玲吐出嘴中的肉棒,含情脉脉细声的说:「是的!吉哥你要Candy当

婊子,母狗就当婊子!要Candy吸鸡巴,Candy就吸鸡巴了!既然母狗

Candy想当婊子!吉哥您给母狗指导是应该的!Candy会听你的说!」

亚恒看得欲火高涨,恶狠狠的瞪着敏玲啐骂道:「不错!母狗Candy,

既然你说听我们说!我现在你当母狗趴着给我们肏!母狗Candy,看你那条

狗绳……让恒哥一边干你……一边教训你这条母狗!」

敏玲双眼带点服从、娇媚的的说:「是的!亚恒哥哥,您一边干,一边教训

母狗Candy吧!」

亚恒以狗趴式使劲肏着敏玲,一边用手扯起敏玲颈项的狗绳,还一边拍打林

敏玲那个的屁股作最后冲刺:「嗄嗄!母狗Candy,既然你说你是条母狗,

为什么我听不得狗吠声!我现在要你这条母狗吠,母狗……母狗!你看你趴在这

里给我肏!你给我打你狗屁股是不是他妈的贱?还不给我叫!当我恒哥是浑的!

母狗我要你吠,不信我扯断你的脖子?」

喝过春药的敏玲,虽然心志迷糊,但不至于完全没意识,她内心挣扎多久,

被亚恒用力扯着玉颈,最后也艰难的吠了二声:「汪……汪!」

「哈哈……你终于肯叫!那么不是很乖吗!母狗Candy你要一边给我干

一边给我吠,知道没有?母狗Candy!大声点吠!嘿嘿!」

敏玲叫了第一下,便自然叫了第二下,只要冲破自己的心理障碍心,女人没

怎样做不出来!

敏玲发吁吁呼呼的狗吠,夹杂妩媚的娇喘啼叫:「汪汪!亚恒哥……你说得

对!母狗Candy是母狗!汪汪……汪汪!Candy是母狗,亚恒你不用可

怜母狗Candy!请你用力打Candy贱狗屁,汪汪……真的好爽,母狗C

andy真是爽透!汪汪!还给亚恒哥哥你教训……母狗Candy很幸运……

汪汪!」

亚恒听得性奋,便突然将敏玲屁股朝天的倒转冲以鸡巴往下猛干,看到自己

的肉棒插得敏玲高潮不绝,亚恒悠然自得的看着女人被肏爽的样子。只知道亚恒

一直欣赏着敏玲的蜜穴汁都泄出来,又将整根阳具没入敏玲的阴户里,一阵猛插

狂抽。

虽然这样的虐待游戏让敏玲感到屈辱,同时体内的神经又感到一阵兴奋的刺

激。

亚恒咧嘴而笑,又带点讥讽的说:「嘿,吉哥,干这条母狗很爽耶!打她妈

贱的狗屁!母狗Candy,我要你在这里给我大声吠!你奶子真是贱得可怜!

吉哥,你也来指导母狗Candy!忍不住……让我抓破你的贱狗屁、抓破你的

贱奶!我要射到你一个屁滚尿流,嘿嘿!」

亚恒疯狂冲刺终于要发射,他拔出鸡巴顶住敏玲脸蛋就那样狂射。亚恒对敏

玲毫不容气说:「母狗Candy,你这个狗样是不是他妈的贱!吉哥,可以替

我拍下这条母狗给我射得满脸浓精的样子吗?哈哈,我还要和她合照呢!」

吉哥拿来照相机,吩咐敏玲跪在地下,让亚恒扯起套住林敏玲颈项的狗带,

亚恒一边做胜利手势一边扯高狗带跟满脸浓精的敏玲拍照,亚恒笑嘻嘻说:「母

狗Candy,你满脸都是老子的子孙,你开心吗!老子的子孙味道不错吧?我

看你这模样给你学生见到……他们定会轮奸你,你骚穴不想给他们干破也不行哈

哈!」

已经不知羞耻为何物的敏玲,迷糊地配合着说:「汪汪……恒哥哥……你说

得对!母狗很开心学生看到Candy这个贱狗样!一定忍不住会轮奸Cand

y!恒哥哥,母狗Candy的骚穴就是欠男人干……干破……汪汪!汪汪,当

他满足的将鸡巴抽出时在旁男人耳闻敏玲淫语连连,将原本贵为校花的自己贬为

可怜的母狗!」

他们的肉茎又蠢蠢欲动,肉棒尽力顶着敏玲的子宫,十五名猛将把一肚欲火

狠狠发泄在林敏玲体内,精液直接灌注进林敏玲的子宫内、花芯更让每一根肉茎

梅开二度的连续灌溉播种:数百亿枚精兵围剿林敏玲花芯、脸蛋、菊门、玉峰,

亿枚精兵不是攻入林敏玲小嘴就是浅在她俏脸上。

精虫藉一个个龟头登陆林敏玲的玉户、直捣花心;绕道丰臀缓行步至林敏玲

的后庭赏菊;最后白浆儿坚毅不屈的攀上林敏玲两座玉峰。

男人眼看敏玲的淫穴里灌满精液,便不断以言语凌辱她,敏玲听得他们凌辱

自己的淫语亦不禁兴奋的「汪汪」叫着。他们当然不会放过漂亮的她当起母狗的

贱样。每人还不仅干她的玉户亦以浓浆浅在她俏脸!十五名猛将休息没多久又再

围剿林敏玲起来。那一夜,他们每人最少给林敏玲身上丢四、五次精才放过她!

后来吉哥还买了一套母狗装让敏玲招待嫖客。

所谓的母狗装,其实是一套连系狗绳的粉红色比基尼泳衣,泳衣原本遮蔽乳

头、阴道的部位给挖掉,所以这套母狗装不是一件让女人穿上的衣物,却让男人

束缚着女人的装扮。

每周星期四、五,林敏玲在家里穿上母狗装让客人肏自己,客人亦喜欢敏玲

不时穿上女教师的制服,一时又要她换上母狗装来调教她。

因林敏玲不喜欢客人戴安全套肏她,所以她每次接客都会说:「请客人不用

客气享受Candy的骚屄,如果客人您不嫌弃!Candy希望您亲身感受我

的骚屄,Candy的骚屄希望得到您浓精的灌溉!」

由于林敏玲集美貌、身材、智慧于一身,林敏玲这位大奶母狗教师深受嫖客

喜爱,连肉金升近一千块一炮。

嫖客喜欢敏玲都在家里穿上这个母狗装,一边抓住狗绳打她屁股以狗趴式干

她的骚穴;一边抓大奶子让她「汪汪」吠叫。接着更要林敏玲穿女教师的制服来

轮奸她,由于林敏玲的出奇配合,嫖客对她留下十分良好印象纷纷吃回草。

连敏玲都不相信自己在短短二个月内已经接了九十个客人,其他住客开始怀

疑敏玲当婊子。他们有些人干她肉穴,有的干屁眼,有的在她身上撒尿,很多都

是三、五个人联袂而来玩多P,甚至连一些十来岁的小伙子也来研究她的身体。

但敏玲可以肯定附近的男性住客们都知道她的身份了。

敏玲为了不让其他住客知道自己当婊子,便下决心跟吉哥说自己愿意往马槛

正式当婊子,敏玲知道一进马槛她也不到走回头,因在这些场所,早晚给人知道

自己是婊子!

然而她越来越沉迷于当婊子那种快感,敏玲还由星期四、星期五陪客改进到

每晚都主动让那些讨厌的男人凌辱自己。

于短短一年内,敏玲给虎仔和吉哥接上四百多名恩客。每次林敏玲用自己的

骚穴去欢迎嫖客的浓精。终于敏玲于四百多个恩客的灌溉下被肏得珠胎暗结,那

年她才二十八岁。他们通常要敏玲跪在地上抬高屁股,朝后插进来肉穴纷纷在敏

玲的阴道里播下他们的种子!

敏玲小穴穿梭在虎仔及众嫖客的阳具之间。

一年过去,敏玲发觉有了身孕,虽然她曾幻想有天给他们干得怀孕,然而敏

玲听到医生恭喜自己时候,心里少不了惊讶:「惨了!为什么会有了孩子……也

怪不了……客人每次都不戴套还炮炮都射在我鸡迈里……算了吧……我被人干大

肚子这个愿望成真……但究竟谁是宝宝的爸爸呢!」

敏玲脑里突然浮现出虎仔的样子,她竟然想虎仔当宝宝的爸爸,由于不知道

谁是宝宝的爸爸,所以林敏玲就决定跟阿虎说:「虎仔,Candy有宝宝。」

虎仔带一点不在乎的眼神说:「林老师,恭喜你,嘿嘿,那么你知不知你宝

宝的爸爸是谁?」

可是敏玲却急如热窝上的蚂蚁说:「虎仔,医生说Candy怀孕两个月,

代表Candy给吉哥跟你肏之前已经有了,依时间来看宝宝似是你跟俊哥。」

虎仔一脸不忿的说:「林老师,嘿嘿!你不要和我说是我弄大你肚子!拜托

呀!你是学校的公厕!谁知你那时你没有给其他人轮着肏?」

敏玲听得心如刀割,却忍住伤心说:「虎仔,林老师没说你害我怀孕!我也

不知谁是宝宝的爸爸!」

虎仔就说:「嘿嘿!当然!老师你那么淫贱!我一看就知你是那种喜欢给男

人轮肏的公厕!你不仅在学校当公厕闲时还勾引公园老头儿轮奸你……不……应

该是享用你!」

敏玲哀伤地说:「虎仔,别那么说!我那次经不起祥伯的哀求才……谁知,

祥伯的朋友又嚷着要分一杯羹!所以Candy……现在Candy怀孕!想生

宝宝出来!」

虎仔欲免除后患的说:「嘿嘿!好!老师你想把宝宝生出来就可以!这些都

不关我的事!」

敏玲生怕惹火虎仔说:「是的!不关虎仔的事,不过Candy想……」

虎仔已不耐烦说:「你又想怎样?公厕Candy!吉哥说这阵子……你没

有帮他当婊子陪客,他已经很不高兴!」

敏玲单刀直入:「是那样的!虎仔,Candy想你出来认做我宝宝的爸爸

呀!你不是可以威尽全校?」

虎仔高声疾呼:「哗!你要我吃死猫呀?Candy,你是公厕来的!我只

干过你几次……还有吉哥说。你要继续帮我们接客!」

敏玲听出端倪。气急败坏的说:「你们?不是吉哥?虎仔,不如我问别人借

钱帮你还债,老师不想再当婊子……」

虎仔和盘托出说:「Candy!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吉哥说你很受客

人欢迎,所以预上我一份,所以老师你要继续帮我们接客!」

敏玲终于洞悉真相,急得快气昏地说:「你……」

可是敏玲始终心爱着虎仔,心想只要虎仔愿意娶她,以前的事也不会计较在

意。

虎仔终于露出狐狸的尾巴:「Candy,吉哥说你接客的过程全给你拍下

来,我相信校长很有兴趣看……你继续帮我们接客……否则全学校都知道你是公

厕又当婊子!」

突然敏玲头冒金星地说:「你……为什么……我……最近……为什么……整

天晕昏……沉……」

虎仔也和盘托出地说:「我的林老师,吉哥还说,你每一次接客他也给你喝

那杯加料媚药!」

敏玲生气,但全身乏力的说:「你们……虎仔,老师可以继续帮你们跑钟接

客,我只想你出来认弄大我肚子,你威尽全校就不是还你心愿吗我教过的其他学

生也干过我,他们一定明白!不过如果你要抖我这件事出来,我跟你也没有好下

场,还有Candy想给所有同学干多一炮!等他们有爽的份不会抖出这件事来

了!」

虎仔一边肏着敏玲边说:「那么……」既然你肯帮我们跑钟当然最好你这个

骚货的小穴无论干多少次还是那么紧啊!夹的我好舒服!听好……我们还拍下你

这么多照片……连真人秀都给你拍下!我不怕你!今晚我和吉哥带客上你家里,

我们总共七个人,你记住穿得骚一点……」

敏玲喘着气说:「好……的!虎仔……我已经给你……跟……吉哥睡过……

就算Candy不愿意!你们有录象的啊!Candy想不陪客也不行!重要是

你……愿意照顾我们的宝宝……如果虎仔愿意当宝宝的爸爸,Candy就辞工

一生都当你们的性奴隶了!」

虎仔心知敏玲投降,心想着就算自己认作她宝宝的父亲也不用供养她们,既

能收服她于自己胯下也不错,便往屁股上捏了把说:「好了……你的宝宝我认!

不过你要辞工……全职帮我们跑钟还要主动接客!既然你要生我们的宝宝出来你

当然要卖肉养大他,对吗?不然的……说……我可是不要你和我的宝宝好了!」

敏玲喜出望外的说:「真的?阿虎……你真的肯认做宝宝的爸爸?如果你真

的要娶Candy……我……甚么都愿意做,莫说要Candy卖肉就算要Ca

ndy……死也愿意,只要你不丢下Candy……和我们的宝宝就可以!」

就这样,敏玲给学生表明已经是虎仔的女人,还被他干着怀孕,他们都不敢

相信,连俊哥也不忿气问起林敏玲,然而敏玲却大方的承认自己被虎仔干得珠胎

暗结。那天下课后,五十人聚集礼堂,众人只见敏玲跪地替虎仔吹肉箫,一边眼

望自己的学生。

俊哥忍不住问:「Candy。你真的给虎仔弄得怀孕吗?」

敏玲吐出虎仔的肉箫说:「对了!阿虎已经让Candy……怀孕,所以C

andy……要放假休息,不过你们可以多肏Candy。一次,好吗?」

俊哥虽不忿气但苦无奈说:「Candy,当然好了!你最近都不给我们肏

你,但是你会休息多久?」

敏玲挑明的说:「是这样的,Candy给虎仔弄得大肚子!怕给别人知又

怕给其他的学生见到,所以就只好……放假……至于有多久……就待那时才知道

总之你们明晚上来我家就可以!」

站在一旁的虎仔却说:「Candy,不要忘记今晚……」

敏玲驯服的说:「是的!虎老公……Candy一定听虎老公的说!」

众人听见敏玲亲暱的叫虎仔为虎老公,不禁羡慕起来,虎仔一脸的自满威尽

全场,连俊哥也羡慕虎仔能够独享敏玲起来。

不过就于那天晚上,敏玲经历她皮肉生涯里最痛苦的一夜,虽然敏玲试过频

密的接客,甚至每次十多二十多人来吃三通,然而这次五名变态的日本人已经足

令林敏玲痛不欲生。

这些喜欢性变态的日本客人,爱好以蛇龙缚绑着女人加以施虐,迫女人穿乳

环,以皮鞭鞭打身体,滴热蜡,他们通通都在敏玲的娇躯上用上这些玩意。

当然,五个日本客玩透林敏玲后,少不免给她吃三通、浴尿、颜射这些普通

玩意。

那晚五名日本人喷得敏玲全脸都是尿,然而敏玲还很有礼貌,以日文多谢他

们。

五名日本客人对敏玲说,很高兴能玩上像自己那么贱的中国女人,所以跟虎

仔说包养敏玲一个星期,如果敏玲表现得好更可能包养她一个月甚至一年。

虎仔也挑明的说:「我们的林小姐有了宝宝,还有七个月就生,不过既然平

田先生那么有兴趣,一、两个月都没有问题!」

敏玲虽然满身也是蜡油、鞭痒和被绳勒过的痒迹。但听见平田先生要包养自

己,也深深感动的说:「平田先生,我CandyLam真你好多谢平田先生对

我的欣赏,还不介意我怀孕……Candy多谢平田先生对Candy的宠爱,

Candy很高兴你有兴趣包养自己,Candy定会好好侍侯平田先生、跟在

座各位……」

平田先生乐透说:「Candy小姐,既然你肯接受包养你的建议,我想你

立即给我们回去,我们预准很多玩意跟你玩!」

敏玲满身都是红色的蜡迹、鞭痒、绳痒,平田先生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正

当林敏玲和平田先生说说,吉哥就和虎仔咬耳仔就说:「嘿嘿!今次公厕死定了

呀!这群日本人出名变态,分分钟弄出人命!嘿嘿!」

虎仔竟然说:「这公厕早给我弄出人命!就看她能不能捱住!就算这公厕被

他们弄死,我们还有几个新来的囡囡!不过既然他们出高价买我们这个厕货,我

们当然没问题!嘿嘿!」

吉哥瞧不起他说:「嘿嘿,虎仔你很下贱耶!说到底今次这公厕是帮你还债

才当婊子!」。

虎仔竟然说:「不要那么说,是这公厕那么渴望给男人干吧!这群日本人出

名变态,这次不就是荡妇搭上脂粉客吗?嘿嘿!」

这时平田却对虎仔说:「Candy小姐说今晚不可以跟我们走,她说因为

明晚有要事!」

虎仔当然明白这是什么事,此时却为利而说:「平田先生,Candy小姐

明晚应该没啥要事,你们可以带她走!」

平田欲再下一城说:「林小姐,你说今晚不可以和我们走,但……虎先生说

你可以跟我们走!」

敏玲心系着自己那班性苦闷的学生便说:「平田先生,不介意我跟虎先生说

几句说?」

平田也不想瞎纠缠下来,便说:「随便!Candy小姐,你还是跟他们说

清楚吧!」

敏玲娇媚地说:「虎老公,我明晚约了俊哥他们上来,你叫平田先生后晚才

带我走,好不好?」

虎仔却冷淡地说:「Candy,他们是大客,你叫他今晚吃白果!如果你

不听他们说,谁知道他们还有否兴趣包你!大不了我明天上学跟他们说迟些才找

你!Candy,其实我曾经对你有好感!不过就算你肯跟我一起,我也接受不

了像你人尽可夫的女人!既然这样,不如将你卖出去!他们待会会开支票给我!

你知道你值多少钱?二十万!那我为何不卖你?其实虎老公也舍不得你!不过有

钱赚没办法!嘿嘿!既然这回又有钱赚!Candy又有男人肏!你就卖给他们

好了,还有不卖你五万拿什么来还!没办法!既然Candy你妈的淫贱,五个

男人不是益你吃个饱吗!」

敏玲心碎的说:「虎老公,那么……Candy……」

虎仔心想二十万的生意,也显得生气地说:「Candy我只多说一遍!平

田先生是大客,我要你听他们的话,你今晚一定要陪他们走……如果你害他们没

兴趣包养你……我虎仔就不要你!」

敏玲泪如雨下,急急屈服地说:「不要……虎老公,Candy会听说……

Candy陪他们走,Candy求你不要丢下我!」

虎仔看自己的吓唬如此有效,也不怕敏玲反对,擅自对平田说:「Cand

y小姐没有要事,平田先生你们现在可以带他走!」

平田狐疑的问:「Candy小姐,你是不是可以和我们走了!」

敏玲拭去脸上的泪珠,迎起梨涡浅笑,双唇微张、星眸半掩的说:「平田先

生,Candy可以跟你们走,今晚Candy一定好好服侍你们!」

平田先生欣喜地,对敏玲露出一丝邪恶的坏笑说:「Candy小姐,我们

会好好服侍你才对!嘿嘿!你和我们走吧!」

敏玲看到平田脸上的邪笑,不禁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果然甫到达他们的别墅

时,平田便急急立即带着领敏玲到「行刑室」,室内各式各样的勾,皮鞭等刑具

琳琅满目。平田得意洋洋、满脸淫贱看着敏玲说:「林小姐,欢迎来到我们『行

刑室』,我和大介现在要好……好……服侍你……嘿嘿。」

别墅的底层有一个很大的房间,只看到石墙上面写上:「刑室」。

他们也没多话,立即在「行刑室」里服侍敏玲,没多久,敏玲两座的乳峰梅

岭惨被针刺!

「刑室」内传遍敏玲的惨叫:「Candy好痛!求你们不要刺破Cand

y的奶头!」

平田淡淡的说:「Candy小姐,我们现在帮你『祭乳』,会用六根小针

刺穿你两边的奶头,Candy小姐,你忍耐吧!这只是最少痛楚的仪式……如

果你连这个也捱不住,我们作不下仪式,那么你教我们怎能包养你一个月?」

敏玲忆起虎仔的说,只好驯服的说:「对不起!平田先生,不知你们帮Ca

ndy『祭乳』!Candy谢谢你们的美意……Candy会忍住……」

平田温柔的,迎着敏玲微笑说:「不打紧!大介,我们继续帮Candy小

姐的乳房刺入祭针吧!」

大介熟练的以六支银针,以一手「刺乳不沾血」的技艺,巧妙的刺穿敏玲两

朵红梅,曾经为了钻研这门技巧,这位叫大介的中年男人偷偷聘请妇产科医师,

传授女人身体内部运动的知识,还有一些止血的技巧。

敏玲惊奇的看不见有血流出来,忍痛盯着自己两朵刺上了十二针的红梅,问

道:「平田先生,你们『祭乳』为何耍用上六针?」

大介很礼貌的说:「Candy小姐,我们『祭乳』时通常以数目为六针刺

穿乳头……而且不能流血……因六代表吉祥!当然针数越多越好,不过最重要的

是刺穿你两的奶头!」

大介突然冲着敏玲说:「Candy小姐,我看你捱下六针,所以我正想多

刺你三针!」

敏玲忍住痛楚,好奇的问:「大介先生,您说过针数越多越好,那么九又代

表甚么!」

大介乐透的答:「因为九是代表长久!当然九针刺穿你两颗红莲是比较难,

所以这可能刺你奶子,我们可不想这么快就刺伤你完美的身体!」

敏玲期待的说:「不打紧!针数越多越好,九代表长久!大介先生你试往玲

玲的奶头刺上九针!如果还是不行,请刺往玲玲的玉乳也可以!」

大介感动的说:「Candy小姐,我很高兴!不过你要捱住,我刺!」

这位大介,尝试在敏玲娇嫩的小奶头刺上九针,经过三分钟的磨蹭,终于在

左边的奶头,满满刺上九支亮丽的小银针。

一会儿,大介也着手在敏玲右边的奶头,给刺上余下私三支银针,不过敏玲

右边的红梅,比左边的小得多,大介一不留神,红梅被刺破流血。

大介虽然心里暗怪自己,不过他还是装出满有自信的口吻说:「Candy

小姐,难得你两边的梅花也刺满九针!你好棒唷!大介刺得过瘾!」

敏玲虽然感到疼痛,但看到大介专注的像雕刻艺术品一样,而且被银针扎着

的乳头,看得来十分具有美感,她也深被感动,强忍身上的痛楚说:「Cand

y要多谢大介先生……您对我的祝福!」

大介想到没有女人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即使是被虐狂,也只会越被虐越兴

奋,一点都不尊重自己的针艺。

听到敏玲的话,感到知音尚存,满有感触的说:「Candy小姐,难得你

完成『祭乳』仪式,大介先生接着就拿出一根蜡烛,将热啧啧的蜡油洒满你两朵

针云满布的奶头,Candy小姐,我们要和你封『祭乳』,那么样可以廷长了

『祭乳』仪式的祝福。」

敏玲一方面对大介的热诚深受感动,一方面害怕虎仔不要自己,她对自己说

怎样都要支持下去,咬紧牙关,忍耐着说:「那么先多谢大介先生给Candy

封乳!Candy感谢你对我的祝福!大介先生您多滴点,好热……多点蜡,多

滴点蜡吧!Candy会加油的!」

平田一脸爽透欣赏敏玲姣美的身体被自己玩弄着,得意洋洋地说:「Can

dy小姐,你果然适合当我们的祭品,不过现在才开始做第二个仪式,Cand

y小姐我们会用针刺满你阴唇,Candy小姐我们要好好刺你,你的阴唇也蛮

大,那么就只好辛苦你了!」

敏玲的阴唇给平田刺上三十七针,林敏玲痛得要死但因为爱郎虎仔的吩咐而

不敢喊出来,平田每刺林敏玲个阴唇一针,对她恶吼一下,林敏玲好奇问:「平

田先生,Candy的骚穴痛到不行!不过Candy会忍住!但Candy不

明白为何你每刺Candy一针后……要对人家的小穴『恶吼』一下呢?」

大介详细的解释说:「Candy小姐,我们给你施行『祭穴』仪式,相传

女人『阴部』是最污糟的地方,好多污魂潜伏在你『阴门』等待投胎转生,我们

要和你行『祭阴印』,『封阴印』仪式加上你怀有宝宝,为保护你跟你宝宝,我

们一定用神明的封印来封住Candy你的阴门!」

大介冲着敏玲说:「Candy小姐,当我们刺封住你『阴门』,潜伏在你

阴门一些污魂会被驱逐出来,但在他们未必会走,所以平田先生要对住你阴门大

声『恶吼』来吓退那些污鬼、游魂,直到我们用蜡油封上你的『阴门』,Can

dy小姐,你要撑住!」

敏玲想到电影中魔胎、怪胎降生的片段,心想这群日本鬼子巧借名目爱好凌

辱虐待女人为实,可惜自己已经身陷地狱,羞得无地自容说:「Candy明白

了,多……谢平田先生……你给我祭……『阴门』,那么平田先生……你竟再用

『恶吼』Candy的『阴门』吧,虽然这会弄得我不舒服,不过平田先生,请

你继续为Candy和宝宝祝福吧!谢谢你祭Candy『阴门』!还帮Can

dy驱鬼!」。

平田激动的说:「Candy小姐不用客气,你可要顶住!我现在用蜡油封

上你的『阴门』!」

害敏玲也急起来,焦急的说:「平田先生,Candy准备好!你快点帮我

用蜡油封上『阴门』吧!」

平田让那些热刺刺的蜡油封住敏玲的骚穴,她痛得直叫:「好热……好痛呀

大介先生你堵住Candy的嘴,好吗?」

大介柔情的冲着敏玲说:「Candy小姐!我把鸡巴塞在你的嘴,好吗?

不过你都要顶住!我和平田先生好快封完……封好了……你看看你的阴门!给蜡

油封得多漂亮!」

敏玲虽觉得骚穴蛮痛的,针刺加蜡封的痛楚,给敏玲一种又麻又暖的感觉。

跟让男人在小穴射精相比,小穴给那些蜡油热封使林敏玲感到份外的满足。

平田冲着敏玲说:「还有两个仪式,『祭尻屁眼』、『封尻』,『破嘴』、『封

嘴』,如果你可以跟我完成所有仪式,我们便包养你一个月!Candy小姐,

你愿不愿意我们帮你祭尻、祭口呢?」

敏玲心想自己已经任人鱼肉,此时说不岂不是功亏一篑吗?

鼓起勇气,便开声同意他们继续虐待自己说:「平田先生!Candy准备

好了!虽然身子有点痛,可是Candy是你们的祭品!既然你们看得起Can

dy选我当你们的祭品!Candy一定不让你们的祭祀仪式中止!平田先生,

请你刺破我的屁眼!不用怕!尽管刺进来!」

平田语带警告的说:「Candy小姐,插肛的仪式不是用针刺,而是棒插

你可要撑着唷!」

平田秀出一根小型狼牙棒,敏玲已经害怕起来,但她也没辨法,只好咬牙切

齿的强忍着,平田肏进林敏玲的菊门,大介开始念经,敏玲突然觉得屁眼的痛楚

消失了,虽然那根狼牙棒满布细针,但敏玲一点都不觉痛,只是惊见自己的菊门

在流血。

大介安抚敏玲说:「Candy小姐你不要怕,我们没有弄破你的屁眼!只

是里面污鬼出了走来!」

敏玲半信半疑的问:「真的吗……」反正她这时已经人为鱼肉,身不由己。

当敏玲还是十来岁的少女时,曾经为进娱乐圈当明星而苦练芭蕾舞,提肛收

腹学习唱歌,因此她的屁道没有因此受太大的伤害,可是自己天真的童梦未竟,

反而帮自己身体避过一劫,都不知该笑还是该哭好了!

大介也没多说,只把蜡油倒下封闭根敏玲的菊门,平田道:「祭尻屁眼、封

尻仪式完成!」

平田十分欣赏敏玲的表现,温柔的对她说:「Candy小姐,恭喜你!还

欠最后仪式,口交,我猜你最在行,你把我们的『圣根』泄出『圣精』,然后吐

出我们的『圣精』封上自己的咀,那么她就完成所有仪式!」

敏玲知道这是最后的仪式何况是自己最爱的口交,小嘴欣欣向荣地说:「谢

谢你们的好意,接下来就让Candy帮各位『祭师』根吹『圣根』各位,请您

们赐『圣精』给Candy!」

敏玲轮流吹奏他们五位「祭师」的「圣根」后,便吐出五根里流出的精华,

以圣杯盛载,敏玲将精华倒在自己樱唇上,大介再加蜡油封上敏玲的咀,所有仪

式终告完成。

就那样,他们对敏玲的表现赞赏不已,还说包养她两个月,他们绑光溜溜的

敏玲在铁架上,对敏玲饱受虐待后全身疼痛的媚态欣赏、赞叹一番后便丢下她回

房睡觉。直到第二天,他们往探林敏玲。

平田期盼说:「Candy小姐,昨晚你表现很好……我们今晚会给你享受

被鞭打的快感,嘿嘿!」

敏玲自知劫数难逃,仍强颜欢笑的说:「是的!各位主人,今晚请你们好好

处罚Candy!」

平田说:「当然!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罚Candy小姐,我们今晚再见!」

五人前去准备鞭刑工具,他们再次留下林敏玲,让她独自承受针刺之苦。

时至傍晚五时,他们五个才给林敏玲食物充饥。到时上六时,鞭刑大会开始

了,五名日本人双手各执一条挂倒刺的皮鞭,十鞭应声齐发鞭往敏玲身上。

刺在林敏玲对奶子上面的针都给鞭去一轮毒打后,敏玲全身满布鞭痒。平田

看到喘气着的敏玲脸上是一阵红、眼神却是荡人心弦。

这些变态的日本人又不禁赞叹一番:「真是过瘾!看见Candy小姐被我

们鞭得满身在痒、频频发情!真是满足极了!」

大介眼看敏玲那种渴望被蹂躏的神情、发浪的扭腰,深感快慰的说:「平田

君,你说得对!Candy小姐真的好玩!」

时至晚上七时,他们同样再次离开留着敏玲独自承受蜜穴痕痒不堪的痛苦。

直到第三天早上,他们再次探访林敏玲,还帮她松绑、拔掉小刺针、冲洗身上的

蜡油。

可是敏玲满身的鞭痒、伤口都使她痛不欲生,然而这班禽兽看到自已杰作,

又哪会放过她,可怜满身伤痕的敏玲又惨被吃三通,五人都不断内射着敏玲穴,

尾声时更要敏玲给他们集体颜射。

敏玲为了减少他们虐待自己身体的时间好让自己回过气来,便瞪着水汪汪的

媚眼、楚楚可怜的喘息说:「求求你们!射给Candy吧!求您赐我圣精!」

敏玲一说完,五根圣根照口照面往林敏玲的脸蛋射精,过了五天,敏玲感觉

自己像往地狱一趟旅游,满身都是伤痕,但他们并未理会,直至敏玲给他折磨晕

倒后,他们才害怕起来,让她休息几天。

一星期过去,赵飞仁由台湾回来。他正奇怪敏玲曾经找自己,可是现在却离

奇失迹似的,经过连日追查,赵飞仁终于找到那些日本人的地址,从火坑地狱中

营救敏玲出来,可是也打伤了那些日本人。虎仔深知赵飞仁插手此件事会为自己

多添麻烦,所以与泰哥共谋伏击赵飞仁。

于那次伏击中,赵飞仁身中两刀,虽然不伤及要害,然而他仍须作息一顿才

可以上学。一群以往跟着赵飞仁的小弟暗地调查谁是幕后黑手,却发现竟然是泰

哥;赵飞仁深知自己身处险景,但若自己一走了之反会连累敏玲,所以赵飞仁只

好求助于自己昔日的老大——山哥!

山哥,本名赵耀山,相信江湖黑白道中打混的人都应该听过!就如陈近南一

样,仅以一人大败大K帮一众头目「十刀手」而成名!

赵飞仁拜在山哥门下数年,当年大战,赵飞仁暗中为山哥挡下「十刀手」头

目中「快刀」的一刀而保存性命,更反败为胜。

「快刀」因名而义,出招快、狠、准,全因「快刀」自幼习武,尽管山哥也

不是盖的,可惜也未能以刀挡下「快刀」的一刀。

赵飞仁奋不顾身以身体挡下「快刀」的一记狠招,全靠双手紧握「快刀」的

刀柄,山哥才能反送「快刀」致命的一刀。

赵飞仁自此深得山哥的器重,而他也不负山哥所望帮山哥打下不少江山,让

社团得到今日如此的声誉。赵飞仁约见山哥出来交待这事,山哥一向对赵飞仁加

以器重,更视他为亲弟弟,所以才会招惹阿泰如此妒忌。

就算退出社团一事,帮中从未有人四肢健全地退出社团,山哥却随他任意而

为!

而且眼看赵飞仁上大学,飞黄腾达,自己却过着刀光剑影的生活,怎教阿泰

咽下这口气?

山哥应邀出来,听完赵飞仁的话后却摇头轻笑了一声说:「阿仁!这件事山

哥不能理会!现在阿泰那么帮上我忙!阿仁!我最多能保住你!你知道……阿泰

分明要杀你……若我是你,便任由阿泰来处置那个甚么……Candy!」

赵飞仁立即愤愤不平的说:「山哥……这可不是甚么……Candy……你

不念在我给你挡了一刀,也念在我帮你打过江山!」

山哥露出一个诡异的神色说:「正因如此,山哥我才有藉口保住你!阿仁,

若你要保住你那女人不是不行!不过……不知你愿意不愿意!」

那夜,山哥约阿泰出来打算摆平事件。

表现出龙头老大的威风,山哥先向阿泰施压说:「阿泰!赵飞仁好歹曾经帮

山哥挡了一刀,替帮会打过江山!阿泰你以前也拜入阿仁门下!如果是你杀了阿

仁,难道你不怕外人说你叛逆、陷昔日老大于不义吗!」

阿泰心想:「到现在……山哥还是器重阿仁……这几年都是我的功劳……反

正……山哥还要靠我……」

便摆出一副不卖帐的口吻:「山哥!我……我怎会想杀仁哥!但那三八害我

兄弟损失五十万!山哥,这笔帐怎样算?你教我怎向兄弟交代……」

山哥没多话,只是悄然的说:「阿泰,那数目我山哥担下来……好吗!」

由此可见,山哥对赵飞仁的器重何等的深。阿泰不是生气钱的问题,山哥说

担下五十万,只是说不用他交那五十万的帐出来不过,他生气却是山哥对赵飞仁

的器重还是那么深,阿泰一心以为赵飞仁退下来,自己早晚是这个社团的头目!

现在山哥的偏袒,更让阿泰下不了满肚子的火说:「山哥,如果每个女人也

有人撑!我的场子还能做下去?山哥您教我怎能放过这三八!」

山哥只好以帮规,挑明的说:「阿泰,如果我说……这三八是阿仁的老婆,

你又敢不敢动你嫂子?」

阿泰从虎仔口中听到CANDY太多的淫行,现在山哥居然连「勾义嫂」的

帮规也搬出来,惹得他哭笑不得说:「山哥,这贱三八给我们兄弟轮干过!还让

虎仔肏上百次,又在马槛当过婊子!竟然是仁哥的老婆……仁哥真有你的!」

不知道话中有刺,还是光说事实,阿泰的眼神都让在旁赵飞仁浑身不舒服。

赵飞仁也憋不住,怒气冲冲的道:「阿泰,是你搞我的女人嘛!你迫她拍真

人秀!下春药给她喝!还骗我去台湾才逼得她当婊子!台湾那些『伯父』可以作

证,我看你如何都不可赖帐吧!你还找人伏击我!这笔帐又怎么算!」

山哥给阿泰,指着外面的老头儿说:「阿泰,如果我是你……事件就那么算

吧!外面这群叔父等着作证!如果你想赖帐,你也不要假借我名号骗阿仁吧!我

看这回……你没说说吧!」

阿泰骑虎难下,却想给自己摆下台阶说:「好!山哥,我给你面子,今次事

件就那么算吧!但我以后不想再见到阿仁!」

赵飞仁不知如何应说:「阿泰,你……想……」

在旁的敏玲茫无头绪,心想:「难道泰哥……要杀阿仁!」

内心急起来,敏玲冲口而出便说:「山哥,泰哥、虎仔没有逼我!只是我淫

贱,要求他们给我在马槛当婊子!你不要怪他们!山哥!阿仁只是心疼我,不忍

心看我受伤才……」

赵飞仁在身旁的敏,不禁耳语:「Candy,不是说好,你认做我的女人

就没事吗?为甚么!」

敏玲眼看事败,把心一横和盘托出的说:「阿仁、山哥……谢你们……Ca

ndy已经是虎仔的女人!我肚里的宝宝也是虎仔的!他、大哥俊、泰哥都没有

逼过我……Candy只能说……很高兴你们这样帮忙!」

阿泰看到自己抓回胜算,又开始故态复萌说:「仁哥,我看这回是你没说说

这三八是我手下虎仔的女人……虽然你辈份比虎仔高……但你勾弟嫂……不也是

大不道……山哥你说怎么好了!」

山哥也一时帮不上嘴:「那么……阿仁!今次山哥帮不了你!阿泰……你想

如何处置他们便如何!」

阿泰心知赵飞仁没有山哥撑腰,就首先冲着敏玲说:「三八,你连累我损失

数十万,那五名日本人说,以后都不光顾我!还要我赔偿他们!」

敏玲急急的说:「泰哥,我既然连累你和虎仔损失数十万!你们就卖我坟数

好了,不要为难阿仁!Candy会听说给你们跑钟接客……」

阿泰怒不可遏的道:「三八!数十万!你当一辈子的婊子也赚不够耶!」

敏玲没顾及那么多,尽可能让阿泰消火,只好献媚的说:「再不然,我知道

那五个日本人还想玩Candy!如果再送我去他们里,免费给他们玩一星期!

Candy保证使他们满意!」

赵飞仁舍不得敏玲被他们折磨,抢着说:「Candy,不要这样!我怕他

们会……弄……死你!」

敏玲忍受心中的痛苦,哀伤的说:「阿仁,不要紧!Candy给他们肏了

很多次!他们虽然在Candy身上添上很多伤痕,不过Candy撑得住!」

阿泰顾虑到自己的体面,冲着美艳的敏玲问道:「嘿!你这三八!难道要我

泰哥乞求那班日本人玩你?还有你知道他们还有兴趣玩你!要是他们没兴趣玩,

你教泰哥我的面往哪儿丢!」

敏玲声泪俱下的说:「泰哥!他们和Candy干上多次,更在Candy

身上作『仪式』你看!」说完她脱掉上衣,展露她那双鞭痕满布的奶子说:「泰

哥,你看!他们针刺我的乳头,每天还在滴蜡……」

接着敏玲还脱掉内展裤,露自己那红肿不堪、针孔处处的骚穴说:「你们看

快!他们往Candy的阴唇刺上三十针……又滴蜡又鞭打……Candy撑不

住,他们才给我休息……不过大介先生说过很满意我当他们的『祭品』,所以想

他们应该还想玩Candy!」

山哥看得目瞪口呆,心想你这三八的贱奶又大又圆,裤裆里的鸡巴立时肿涨

了。

山哥心神稍定才悄悄的说:「你……你是不是叫Candy!」

敏玲羞红着脸说:「对,山哥,我叫Candy!」

山哥吩咐敏玲走近说:「Candy,你过来让山哥抓抓你那双贱奶!」

山哥见敏玲没有及时作回应,便骂道:「你……还不过来给山哥抓奶!」

阿泰顾及山哥的体面,也急急地说:「山哥!她好歹是……虎仔的女人……

当兄弟的面抓她会有点!」

山哥情急智生的说:「阿泰!虎仔都卖她当婊子……这三八顶多是你们马槛

的鸡……你说马槛有鸡不益老大吃,说甚么也说不通吧!」

阿泰看不见山哥的章法,也无言而对:「但……山哥……」

山哥欲压下阿泰的势头说:「阿泰!既然你那么着紧这三八!我大不了不干

她!区区一百几十万!难道我没有么?你今年不就是不交帐给我就可以吗……好

吧……阿泰你就将她交给那些日本人……这下你满意……吧!」

阿泰还想反将山哥一军,猛下的说:「对!大哥……那么赵飞仁这回勾义嫂

又怎么算!」

山哥也长驹直进给阿泰迎头痛击,突然大笑的说:「我不是说过……既然虎

仔把她卖到你们马槛当婊子……她就是淫窑里的婊子……难道不能益自己兄弟吗

再说你大可以叫阿仁……付虎仔嫖金……呵呵……」

阿泰看事情搞定,亦不用跟他们纠缠,生怕得罪山哥,心想:「既然今天收

不了阿仁就算……待山哥百年归老……龙头还不是我吗!」

阿泰起身抓上敏玲,对山哥装出一副尊敬的口吻说:「看山哥的份上,我阿

泰也不多说!山哥就这样吧!我先走!阿仁你给我看住!山哥,我带这三八先走

了!」

虽然敏玲全身疼痛不止,但听见泰哥跟山哥那么说,知道事情没有变挂还是

放下心头。虽然自己可能再次给那些日本客人凌辱,甚至一辈子都愿当他们的婊

子。但至少敏玲想着自己最爱的两个学生情郎,不会因自己而有任何损伤,甘心

的认命。

当夜,泰哥便吩咐手下将敏玲押回基地,早就在基地等待的虎仔不问情由,

一见敏玲就掌掴敏玲:「三八,你去了那里……连累我和泰哥损失几十万!」

敏玲声泪俱下的喊着:「对不起!虎老公……你不要生气……Candy知

错了!」

泰哥却安抚着虎仔,笑嘻嘻的说:「阿虎……山哥说今年我们不用交数给他

了!哈哈……我们赚翻了……坐下吧!用不着那么生气!」

虎仔并不理会敏玲,心想内里一定大有文章,便继续冲着泰哥问:「泰哥,

山哥又会……那么给你容易搞定!」

泰哥就说:「哈哈!搞定甚么?还不是多亏你老婆又露奶又露穴,把山哥弄

得神魂颠倒……哈哈……我也硬着!Candy……快点过来给泰哥吹喇叭。」

虎仔看到敏玲没有动作,便催促骂起来:「三八,你还不好好给我服侍泰哥

啊……」

敏玲垂下头,羞耻的对着走了泰哥泰过去,怎料虎仔还不满意:「用爬的对

泰哥……要尊敬点……」

敏玲忍住眼泪,用母狗爬行的姿态,一步一跪的爬往泰哥的胯下,用小嘴拨

开他的裤裆,并咬下裤炼,含着泰哥粗大的肉棒,不断吞吐着。

「格老子……你这三八……这张贱咀真是……用力点吸……啜……对……用

力点……看Candy你温柔的吸我的老二……够赞!Candy你真是他妈的

美……有女人味,虽然你不会反抗……阿虎……现在回想起来……我想山哥爱上

Candy那种坚忍受苦的气质……加上美貌吧!阿虎……你也来干她!唷!」

虎仔全身无趣的说:「不用了……这公厕我以前天天都上!老大慢用吧!」

泰哥听到虎仔对面对的美女尤物,居然毫无性趣,不禁惊讶的问:「虎仔!

你这么能忍!以前你没让我玩像她那么美的骚穴!给我吸吸鸡巴就有够爽快!」

看到虎仔全没反应,也没多理会,只想好好泄一回快活的泰哥,喘着粗气的

吩咐道:「来!骚货……用你那双贱奶给泰哥夹棍!用力点……夹吧……骚货!

泰哥见你的奶子满布鞭痕,就知道那些日本人真是他妈的变态!心疼死泰哥……

来吧!骚货Candy,我真有点舍不得你被那群狗养的日本人玩弄!」

虎仔也不禁惊讶的说:「老大你不是吗!舍不得?那群日本人出很高的价钱

玩这三八!」

泰哥开怀大笑的说:「哈哈,什么三八!她好像是你老哥的老婆!虎仔!我

知道那群日本人给很高价钱,但现在山哥想玩我们的Candy……还有只不过

钱而已……再找不就是么!」

虎仔的呆头脑快要坏掉,不知所措的说:「那么……」

泰哥挑明的跟虎仔说:「虎仔……如果你是我……要金钱还是要权力!要知

道有权势自然就有钱!还有我又怎能让我们的骚货Candy再受到伤害呢!」

虎仔豁然开朗的说:「那么……泰哥你想……」

泰哥点头的,冲着敏玲说:「嘿嘿……Candy,泰哥要你帮我个忙!」

这边,泰哥和虎仔想以美人计,讨好山哥。

那边厢,山哥就跟赵飞仁叙旧起来。

不过之前,山哥为了赵飞仁差点跟阿泰决裂,所谓掌心是肉,掌背也是肉一

个已经是侯任龙头的手下,一个是曾经打算交出龙头位置的接班人,山哥怎么都

要顾及他们。

山哥冲着赵飞仁,带点责难的口吻说:「阿仁,为甚么整晚都默不作声!」

赵飞仁忍不住挂念敏玲的安危,焦急的说:「山哥,你不是说要帮我们!」

山哥苦苦摇头:「阿仁,你教山哥怎么帮你?连你的女人也亲口说自己是虎

仔的人!幸好老大知应变!不然你那条勾搭义嫂的罪名会有什么下场不知道!」

赵飞仁生气的说:「山哥!是我先认识Candy是虎仔弄得她那么贱。」

山哥不知就里,只能答道:「阿仁,是你的女人还是虎仔我不清楚……还有

你整天说那三八干么!」

赵飞仁说:「山哥,连你也叫他三八……还有Candy是我学校老师!」

山哥笑嘻嘻的说:「老师!嘿嘿!师生恋!不过听虎仔说Candy是学校

公厕来的!你哈什么公厕!」

赵飞仁一肚子气不下的说:「山哥……我哈甚么?如果我没有Candy我

还做你的手下!」

山哥又开怀大笑的说:「那她更不用同情!像她这个……居然敢跟我抢手下

哈哈……山哥老了……阿仁,不如你回来帮我手!」

赵飞仁决绝地说:「山哥,我不想再理江湖事!如果不是Candy弄成这

样……我也不会在这里!」

山哥也毫不留情的说:「不在这里!好!那么你就放手,我跟你说。你那C

andy一天还在虎仔手中,我想你一天都没能睡好!我还知道阿泰找人杀你,

但又如何?终究你又不是我的接班人!」

赵飞仁闻言,无奈的说:「山哥……」

山哥狠下心肠的说:「好……阿仁……你去做你的大学生吧……还有我跟你

说!我今天还当阿泰的老大,你那Candy一天还不会有甚么事,如果换上是

阿泰虎仔当老大……那就难说!」

赵飞仁知道这是事实,无奈自己已经不是黑帮的小混混,换了以前,他一定

不顾一切的找阿泰,向他交出敏玲。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家,赵飞仁整夜都尝试致电敏玲,但总是接不上。

他脑里面不断想起山哥那句话:「如果你还是我的接班人……将来你坐我的

位子,甚么事都好辨了!哈……算了!」

泰哥,虎仔玩着敏玲,赵飞仁担心敏玲的安危,那么山哥又如何?

而山哥脑海中不断忆及敏玲那对又白又大的奶子,他每晚抱那个又黄脸又不

解温柔的老婆睡觉。

尽管外面很多女人给他搞,但山哥深感只有敏玲才算上真女人,既温柔又有

女人味她那种坚忍受苦的那种气质、够赞的美貌,还有她诱人的身材,都教山哥

深深为之着迷。

山哥还找人调查敏玲,却又暗自倒气地,自言自语:「那三八好像叫Can

dy!真是他妈的骚!害我也想干她……唉……算了!都已是虎仔的女人!省点

吧!」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