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 (5-6)

时间:2022-07-02 浏览量:3次

【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 (5-6)

(5)

用浴巾把身上的水珠擦干净,伍若娟凝视着眼前的镜子,出现在镜子里面的

是一具高大丰腴的女性躯体,超过一米七的身高,高挺丰润的乳房,刚才在浴缸

里泡了大半个个小时,肌肤因为热水的浸泡而微微发红,更加能够衬托出原有的

雪白。

把手伸到腰间摸了摸,她微微叹了口气,这腰上的赘肉已经很显眼了,呆会

得穿那件黑色的大风衣才能稍作遮掩。自从她离开五尺讲台调到市教育局工作,

至今也有五六个年头了,几乎是天天坐办公室里,这身材不长点肉才怪呢!

拿起一旁那个36D 的奶罩,刚要穿上,伍若娟转念一想,又从抽屉里取出

那个电子体重秤,呼出一口气,站了上去。「六十四点五公斤……」看着电子秤

上的数字,她的眉头一皱,嘀咕道:「一百二十九斤……这都快一百三了啊!真

得发发狠减下去才行!」她咬牙切齿地从秤上走下来,回到镜子前。好在她的身

高挺高,不穿高跟鞋都有一米七以上的高大身材,所以镜子里的女人看上去并不

显得臃肿,只是腰间的赘肉比较碍眼罢了。想想当年自己在学校里做老师时,还

有个「小陈冲」的外号呢,跟好友「小李玲玉」裴文璇一样,都是多少人羡慕的

大美女,那时候的她多苗条啊!可这些年来这眼看着体重就是一路往上,实在是

没有办法,不过有时候想想,毕竟也都过了四十的人了,都中年妇女了,也真计

较不了那么多了。

把硕大的丝质黑色奶罩和同款的三角内裤穿上,伍若娟看了看自己的胸部,

又拍了拍高高翘起的屁股:「幸亏这两个地方都还挺大,这身肉总算没全长错地

方!」想到这,她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想起呆会就要去见的那个人,心里不

禁又是一阵发慌。

这还是她伍若娟这辈子第一次去这种类似于「相亲」的场合!自从跟丈夫离

婚之后,这些年她的心思大半是放在儿子身上,其余的精力又都交给了工作,实

在是没心思考虑自己的问题。好在现在总算是要熬出来了,儿子非常给她长脸,

从小就是学习尖子,小学虽然只是读的普通街道小学,可是小升初考试就凭借着

全市前五名的好成绩考到了全市第一的重点中学平河一中,中考更是考了全校第

一的好成绩留校就读高中,而且就跟小学和初中的时候一样,在这所高中里也是

班里的班长,品学兼优,开家长会时,他的无物理、化学老师都说,儿子的学习

完全不用担心,别看现在只是高一,可就连高二乃至高三的试题都难不住他,只

要再好好学两年,到高三高考时,别说上个一般的好大学,就算是全国最顶级的

清华、北大,那都不算是妄想。

而她自己的事业这些年也渐渐算是有了起色,在市教育局工作的她,几年前

被提到了德育与体育卫生艺术教育处副处长的位置,副科级,而且她们处的处长

明年就要退休,各方面的信息综合,她是这个职位的有力竞争者之一。可惜她这

个科处算是个清水衙门,远不如高教处、基教处那么吃香,也就只能靠一点死工

资过活。不过这比起刚离婚那些年窘迫的日子已经好太多了,而且现在儿子基本

已经成人了,她也就有空考虑下自己后半生的问题了。

一年前,通过闺蜜裴文璇的帮忙,她在本地的一个婚【好文】【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 (5-6)恋网站上注册了会员,

自然很快就有许多人发信来跟她联系,伍若娟也在网上给不少人聊过,可是这些

人多数是找一夜情或者找炮友的,让伍若娟一看的反胃,而另外有些一看就是骗

钱的骗子,几十个人聊下来,能聊得来的,只有一个网名叫「暖风」的男人,伍

幸娟跟他聊了有大半年了,这个暖风自称是个心理咨询师,他的谈吐不凡,学识

渊博而又不失风趣,更重要的是,他不像别的男人那样,一上来就急吼吼地问她

要照片,要视频,两人聊了这么久,都只是在文字间了解彼此,这让伍若娟依稀

找到了当年在大学里恋爱的感觉。终于,上一次聊完之后,暖风提出了要见她一

面,伍若娟也觉得是时候了,所以约好了今天下午一块喝个下午茶。

其实刚开始认识暖风的时候,伍若娟并没有想到会跟他有进一步的发展,第

一次聊天时,暖风说他今年三十三岁,这足足比伍若娟小了七岁,年龄上的确是

悬殊了些。不过暖风说他跟伍若娟一样,也都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唯一不同

是他没有小孩,这让伍若娟的心里稍稍觉得还能接受,如果暖风是个未婚男子,

她肯定早就把他拉黑名单了,一个未婚男青年,找她这样一个带着儿子的中年女

人,图什么啊?

想到很快就要见到暖风了,伍若娟心头一阵无来由的乱跳,抚了抚胸口,她

心里暗暗骂自己没出息,怎么这孩子都上高中的人了,还像要上花轿的小姑娘一

样?摇了摇牙,她用口红在自己拿略显暗淡的嘴唇上精心地涂抹着,为出门做最

后的准备。

***    ***    ***    ***

此时在隔壁的房间里,伍若娟的骄傲和寄托:她的独生子冯宇鹏放下手里的

手机,连续几条微信发过去都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冯宇鹏知道对方是不会回信的

了。

怅然若失地坐了一阵,冯宇鹏打开面前的一个笔记本,以前他并没有记日记

的习惯,但是自从上了高中之后,为了弥补一下自己在中考中唯一考得不大理想

的作文,他决定开始记日【好文】【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 (5-6)记,据说这是快速提高作文能力的好办法。

「今天,她又没有理我。都说女人心是海底针,真是难以捉摸啊!她究竟喜

不喜欢我呢?我猜不透。可能我真的没有什么能够吸引她的地方吧?出身在这样

的一个家庭,又不强壮,唉!如果上次看的那部电影里面,那个能够看透人心的

眼镜能够在现实中出现就好了!不过就算是有那种眼镜,我想那价格也一定是我

买不起的吧。算了,想这些也是没用的,下午还要踢球呢,希望到时候能够看到

她吧。」

合上笔记本,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冯宇鹏接起来一听,原来这是董雷打来

的。

「喂哥们,你下午几点开踢那?」董雷那带着点流气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两点半。」冯宇鹏压低了声音,董雷是裴文璇裴老师的独生子,比他大一

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但是自从董雷读完初中后就辍学成了个社会

混混之后,伍若娟就不大喜欢他再跟他有来往。

「那行!到时候我过去给你加油!今天是跟谁踢啊?缤才?嗐!没啥了不起

的,一定能赢!」

董雷跟冯宇鹏一样,从小学起就是足球迷,初中时两人还一块在校队踢过,

不过随着董雷不再读书,自然两人就没法同队了,董雷只能偶尔在外面踢踢野球

过瘾。

「你来看我没意见,不过你可别像上次那样啊!」冯宇鹏笑了笑,有点没好

气地说道。董雷这家伙就是哥们儿义气太重,上次冯宇鹏跟他一块在外面跟人踢

野球,对方一个家伙在冯宇鹏快速带球的时候从背后给了他一脚,董雷当时就上

头了,他直接操起场地边上的一截木棍,上去就给那个踢冯宇鹏的家伙给开了瓢

了,差点引发一场群殴。不过这些他都不在乎,要知道他爸可是董平川!全市排

名前五的富豪,在平河市,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

「行了行了,对了,你爸跟你说了吧?」

「嗯,他说了,今晚去他厂里吃饭。」

「是啊,我爸也让我去,烦死了。」

「他们吃完应该要打牌吧?反正我们快点吃完,早点走呗。」冯宇鹏说道。

「那行吧,呆会见啊!」董雷说完就挂了电话。

***    ***    ***    ***

穿好了衣服,伍若娟拿起去年买的Dior包,这时她看中了好久的一个包,一

直没舍得买,去年儿子中考全市第一,欣喜之余她才决定犒赏自己一下,咬牙拿

出大半年的积蓄买了下来。推开门,却看到儿子冯宇鹏刚从他自己的房间走出来,

身上穿着一身他们学校校队的足球球衣,外面罩着一件白色的运动风衣,那是儿

子上学期期末考了全年级第一名时她给他买的,听他说是什么皇家马德里的球衣,

虽然只是两百多块钱的便宜A 货,可是儿子已经很开心了,每次踢球都一定要穿

着去。

「怎么?要出去打球啊?」儿子喜欢踢球,伍若娟对这点倒是很支持的,毕

竟踢球不但能锻炼身体,还能培养人的团队意识。而且冯宇鹏踢球从来没有影响

到他的学习成绩,于是伍若娟吩咐道:「记得多喝点水!」

冯宇鹏见到母亲,笑着说道:「没事啦,妈,下午是跟缤才学校的比赛,很

多人去看的。」他顿了顿,看了看母亲说道:「你也要出去?」

伍若娟脸上没来由地微微一烫,轻咳了一声,说:「是啊,妈下午要出去逛

逛街。」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这个谎。

「妈,你今天……好漂亮!」显然刚才的一番装扮是卓有成效的,就连儿子

都夸起自己来,伍若娟心里暗暗得意,嘴里却说:「那平时妈就不漂亮了?」

「也漂亮,妈,在我心里,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好儿子的这张嘴哦!伍若娟只觉得甜到了心里去了,不过想想儿子以前的「

前科」,伍若娟还是板起脸来,「胡说什么呢?」

冯宇鹏显然是怕母亲的,他顿了顿,说道:「哦,妈,我今晚就不回家吃饭

了,下午踢完球,今晚我就留学校了。」

伍若娟这才看到儿子背上还背着双肩书包,冯宇鹏从初中起就是住校生,平

时也只有在周六和周日回家,明天就是星期一,儿子既然去了学校,那再让他来

回折腾也是麻烦,于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晚上你在学校食堂吃吧。」

「妈……」冯宇鹏踌躇了一下,过了一会才说道:「爸早上给我打电话了,

让我……让我今晚去他那边吃饭。」

「哦?」伍若娟眉头一挑:「冯森还会想到你这个儿子?他都有多久没找你

了?有臭婊子在家,他敢叫你去他家?哦……我知道了,像上次那样,是让你去

他厂里吃吧?」她冷笑着说道。

「我想是吧。」儿子讷讷地说道:「爸说先去他厂里。」

「好吧,那你就去吧,你啊,别老是傻头傻脑的,记得多问他要点钱!知道

吗?你这明年的学费就快要交了,叫他出!」

「好……好吧。」冯宇鹏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说。

「你可别想着给他省钱!冯森的良心都让狗给吃了,他那么有钱,可没见他

对你这个亲儿子有多上心!我跟你说,你要不多管他要点钱,那些钱可就都进了

臭婊子的腰包了!以后也都是留给小婊子的,你一分钱也别想落得到!」

「好的,好的,妈,我会的。」冯宇鹏忙道,他知道母亲一说起父亲来那就

是一肚子的怨气,只好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看着儿子匆匆离去的背影,伍若娟长叹了一口气。前夫冯森是个混蛋,在她

怀着冯宇鹏的时候跟一个比她年轻的狐狸精搞上了,后来还跟那狐狸精生了个女

儿,也只比冯宇鹏小两岁。她自己是在冯宇鹏快要上幼儿园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件

事的,自然是一场家庭大战,然后离婚收场。两人离婚后冯森马上就娶了那个叫

周敏君的臭婊子另组家庭,那时候冯森的生意做得还不大,离婚时伍若娟基本分

不到什么东西。这些年她是凭借着离婚时分到的几万块家产,加上多年的辛苦工

作,含辛茹苦地把冯宇鹏养大的。

正想出门,眼角瞥到儿子房间里的电脑正在显示着关机画面,这台老爷机也

有些年头了,关个机都要好几分钟,伍若娟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她走进冯宇鹏的

房间,从窗户看下去,儿子的身影正向着公车站的方向走去,她回头坐到了电脑

前面,重新暗下了开机键。

电脑设置了开机密码,但是这难不倒伍若娟,儿子绝想不到母亲会偷开自己

的电脑,设的是跟他银行卡一样的密码,伍若娟很轻易地就进入了Windows 操作

系统。

打开浏览器,伍若娟查看着儿子的网络浏览记录,新浪体育、虎扑NBA 、王

者荣耀……这些基本都跟儿子的爱好有关,做母亲的笑了笑,心想现在才高一,

玩玩这些还没事,明年起可就要督促他把精力都集中在学习上了。想想以前儿子

看的那些网页,她不由得脸上一红,幸亏现在看来,儿子也没有再去那些乱七八

糟的网站了……

走到大街上,伍若娟甩了甩那头不久前刚烫过的波浪卷长发,像是要把烦恼

也一块甩开似的,伸手拦下了一辆计程车:「北极光酒店。」她对司机说出了目

的地。

(待续)

06

平河市一中的足球场上,这场一中和私立的缤才学校之间的校际足球赛正在

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只见身材高大的冯宇鹏坐镇一中的中后场,从容不迫地指挥

着队友,一次一次地将对手的进攻瓦解,十六岁就长到了一米七五的他在身高方

面明显继承的是母亲伍若娟,而不是只有一米六出头的父亲冯森的基因。从小坚

持锻炼带来的充沛体能,加上敏锐的洞察力和不俗的脚法,使得他刚进校队就坐

稳了主力的位置,除了体格稍显瘦弱之外,他的技术水平已经得到了教练和队友

的欣赏,是目前场上为数不多的几个高一学生之一。

用一个灵敏的卡位从对方前锋脚下断下球后,冯宇鹏一个潇洒的转身将对方

甩开,一个大脚将皮球送往前场,同时目光向场边看台游弋着。今天这场球吸引

了许多同学的关注,不仅是住校生,很好不住在学校的学生也特地回校来看这场

球,甚至还有几百个从缤才学校「远征」到一中来的观众,不是很大的看台这时

候挤得满满当当的。可是冯宇鹏看来看去,他想要找到的那个身影,却似乎没有

出现在观众之中。

「宇鹏!干嘛呢!」从身后传来了本队守门员的大喊,冯宇鹏一个激灵,猛

然发现对方已经再次攻到了本方禁区前沿的危险地带,他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向

后一缩,封堵住对方的射门路线。

球赛就在这热火朝天的氛围里进行着,一中是传统名校,队里有好几个足球

特招生压阵,而缤才学校则是全市第一的贵族学校,据说连教练都是请的中超退

役球员来担任,两队的实力相差无几,但是一中毕竟是主场作战,对场地更为熟

悉,求胜欲望更强,终于在上下半场各进一球,2:0击败了来访的强敌。

比赛结束之后,看台上的一中同学高声欢呼着庆祝本校的胜利,冯宇鹏却有

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因为他期待能在看台上看到的那个人,始终都没有出现在他

的视野里。

就在这比赛结束,人群渐散的时候,谁也料想不到一场风波正在酝酿之中。

此时的球场上就只剩下一中足球队的队友,还有几十个本校同学在场边还未

离去。就在所有人都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突然之间,一声「啊」的大叫传

来,大家愕然地望向四周,现场突然平静了下来,过了数秒钟之后,「哇」的一

声大叫,传来了一阵女孩的哭声。

大家这才看清楚,场边的橡胶跑道上,此刻坐着一个脸上身穿着白色缤才学

校校队队服的女孩,可是此刻她的眼镜歪到了一边,在她的身边,一个足球还在

那里「蹦、蹦」地弹跳着。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这女孩应该是被足球踢到了,大家纷纷围了过去,女孩此

刻的情形很是狼狈,眼镜的一边把柄被踢断了不说,一股鲜血正从她的鼻孔里缓

缓地流淌出来,大家吃了一惊,马上就有人招呼着去拿创可贴给女孩。

就在现场一片忙乱的时候,一个女人从远处急速地奔跑了过来,众人向她看

去,过来的女人三十岁上下的模样,身材娇小苗条,装扮艳丽,身上的穿着的衣

服首饰一看就是价值非凡,但此刻她却是满脸的怒容。女人过来之后,先俯身看

了看地上女孩的伤势,嘴里叫道:「小玟,小玟!你……你没事吧?」

女孩没有回答,委屈地叫了一声:「妈……」之后就扑进女人的怀里,哭得

更加凄厉了。女人抬起头来,目光就向两把锋利的尖刀,在在场的众人脸上一一

划过,突然之间,她那两道锐利的目光锁定在了一个人的身上,突然站了起来,

两步就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大声喊道:「是你!就是你!冯宇鹏你

这小杂种!我看到了,就是你拿球踢小玟的!」

冯宇鹏猝不及防,被这个状若母狼的女人吓了一跳,他讷讷地说道:「不是

我啊,我没有,阿姨……」

「阿姨个屁!不许你叫我!就是你踢的!」女人咬牙切齿地说道,突然抬起

手来,迅猛至极地在冯宇鹏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小杂种,你就是故意

的!就是你!就是你!」

冯宇鹏用手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脸颊,退后一步,这时候几个队友围了过来,

将他跟那个女人隔开了,可是女人还是不依不饶地向前冲过来,想要挤开众人,

再过来打他几巴掌。

「喂!你这臭婆娘疯了吧?凭什么打人!」一个声音粗里粗气地说道,众人

一看,一个前额头发染成金色,穿着一身嘻哈风的宽大衣服,颇有些流气的少年

正排开众人,手指指着女人的鼻子骂到。

「你……你是什么人?关……关你什么事?」这个少年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

人物,女人一时间被他的气势镇住,不由向后退了几步。

「关我什么事?」嘻哈少年冷笑一声:「知道你打的是谁吗?这他妈是我兄

弟!」他拍着冯宇鹏的肩膀,眼睛斜撇着女人:「我兄弟的事,那就是我董雷的

事!你打他,那就他妈是在打我!臭婆娘,我跟你说,今天你要不给我兄弟一个

交代,老子……」

「算了算了,小雷,她……她是……」

「她就算是天王老子,今天这事也没完!宇鹏,我跟你说,你别老是想着做

好人……」

「好人?」女人的鼻子里冷哼了一声:「那个婊子生下来的,能有什么好人?」

「你……不许你骂我妈!」冯宇鹏一听女人这话,一股火蹭地一下就升了起

来,他瞪大双眼,死死地瞪着女人。

女人对看起来就像流氓的董雷有几分忌惮,对冯宇鹏却是丝毫不惧,她不屑

地砸了砸嘴:「我有说错吗?你妈不就是个婊子吗?幸亏我家冯森机灵,十几年

前就把她给甩了!小畜生,你是不是看不惯冯森那么疼小玟,都不要你这小畜生

了,这才拿球踢她的啊?是不是?是不是啊?」

「臭……婊子!我跟你拼了!」听到这个女人这样侮辱母亲和自己,一向平

和的冯宇鹏眼睛里几乎要喷出血来!他挣扎着要冲向女人,但这时人群忙拦在他

跟前,就在众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不愠不火的声音响起:「都在干什

么呢?这可是学校!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

「裴老师,裴老师来了!」有学生看清了说话的人,叫了出来,说话的是一

个脸上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女人,正是学校里的裴文璇老师,此刻她一边说着,

一边正在缓步向这边走来。

「周女士,请您冷静一下,您确定是冯宇鹏踢的?」裴文璇看着女人,一字

一字地问道。

女人一看来人是裴文璇,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她知道裴文璇的老公是董平川,

那是市里数得上的大富豪,跟自己的丈夫冯森不仅是朋友,而且经常有生意上的

往来,而董平川的身家财力可比冯森多得多了。

「我……我当然确定!」女人只好硬撑到底。

裴老师微微笑了笑:「您亲眼看到的?亲眼看到是冯宇鹏踢的这个球?」

「这……当……当然!就是我亲眼看到的!」姓周的女人稍有犹豫,但还是

大声喊道。

「这就奇怪了,这里现场有这么多人,刚才谁都没看到,偏偏就您一个人看

到了?那好,我来问问,同学们,你们有谁看到是冯宇鹏踢的这球吗?」

「没有!」

「没有,没看见。」

学生们当然纷纷摇头,裴老师回头对女人说道:「周女士,如果我没记错的

话,刚才事情发生的时候,您还在看台那边坐着吧?这边这么多人看不见,反而

您在那边就看到了?」裴老师脸上带着笑,依旧用她那极有亲和力的语调侃侃而

谈。「周女士,您看,这么多人都没人看到,如果您拿不出证据的话,可不能冤

枉我的学生哦。」说着她俯下身子,轻抚着地上女孩的鬓角,女孩这时候已经止

住了哭泣,愣愣地看着她。

「小姑娘,你感觉好点了吗?」裴老师取出手巾,拭去了女孩鼻子下端的血,

血此刻已经止住了,只是女孩脸上还沾着一些球上沾着的灰尘,整个人看上去依

旧很狼狈。

裴老师站了起来,对姓周的女人说道:「这样吧周女士,我看这女孩的伤势

也不是很重,要不您现在带她起医务室看看,如果需要进一步治疗,这是我的电

话。」

她把一张名片递到女人面前:「我想你也知道我丈夫是谁,我在这所学校任

教,是冯宇鹏的班主任,无论在家还是在学校,您随时可以找到我。」

姓周的女人怒气冲冲地看了冯宇鹏半晌,虽然知道裴文璇的身份,也清楚有

她在,自己今天绝讨不到什么好处,但是骄横成性的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实在也是

丢不起这脸,于是「啪」的一声,她抬手把裴文璇手里的名片打落在地,然后扶

起地上的女孩,说道:「小玟,我们走!」 说完母女二人径直一块向着足球场

外走去。

望着女人远去的背影,裴文璇老师默默地弯腰把地上的名片捡了起来,她回

头看看冯宇鹏,见他依旧一副愣愣地模样站在那里,叹了口气,对旁边的其他人

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你们把东西收拾收拾,回去吧。」

众人叫老师开口了,忙四散而去,董雷这时也想夹在人群中溜走,裴文璇瞥

了他一眼,半晌才叹了口气,柔声说到:「董雷,你别走,去帮宇鹏收拾一下他

的东西。」

董雷忙应道:「是,妈!我这就去。」然后跑到场外的更衣室,去帮冯宇鹏

收拾了。

「你……没事了吧?」等到众人离去,足球场边只剩下裴老师和冯宇鹏两人,

她走到了冯宇鹏的身边:「要不要我给你妈打个电话……」

「不用。」冯宇鹏这时用冷冰冰但又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说完他回过了头,

一步步走出了学校,当他背对着裴文璇的时候,两行从刚才就强忍着的眼泪终于

流淌了下来,他的双手紧紧地拽成了拳头,牙齿更是在下唇上咬出了一道深深的

血印。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