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破碎的命运】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

时间:2022-07-02 浏览量:0次

【破碎的命运】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四章对不起

无声的监控画面在电视屏幕上不停的循环播放着,空旷的客厅里两个人静静

的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语。

「她和你相比怎么样?」陈德海首先打破了沉默。

「看伸手和我在伯仲间,胜负要看现场的状况。」老鬼的眼睛没有离开屏幕,

回答道。

「这只饿狼神出鬼没,不单撕开了咱们下的渔网,还突袭了好几个咱们的中

转站,这一个多月,咱们的损失太大了。」

「死了那么多人,放在平时,警方可不会一点风声都听不到,『公司』那边

应该已经打点好了,我的内线也是任何风吹草动都没打探到。猎狼嘛,要么等待

时机,要么,就只能引她出来了。」

「现在咱们手头的筹码不多,『公司』比咱们根基深,跟黑白两道的关系,

咱们根本没法比拟,虽然咱们尽力扩张,也笼络了不少资源,可还是不够。」

「想一把扳倒『公司』本来就没那么简单。」老鬼皱了皱眉头说:「我他妈

可从来没想过,卖屄卖到一定层次以后也他妈能成为一种政治。」

「做的越大,其中牵扯的人就越多,需要疏通的关系也就越复杂,『公司』

能成为国内情色业的龙头,它的根基,深得超乎想象。」

「召集能排的上用处的人力,只能先试着迈过眼前的这道坎了。」老鬼从口

袋里掏出一个用锡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东西扔在了茶几上。

「定位器?」陈德海挑了挑眉。

「恩,引那匹狼出来。」

「我是真不想你去,能出动的人已经很少了。你知道,咱们大多数的产业都

是雇佣的黑社会帮忙照看,人力捉襟见肘,你…你那个学生现在怎么样了?」

「哼,别他妈提了,醒是醒了,可他妈根本排不上用场。」

「你那个学生倒是个当老师的材料,磨了把好刀。」

「是把他妈到处乱砍人的刀。一刻没看住就他妈捣乱,要不是派了人手看着

她,那小子死了几十回都不止。」

「我听说了,每一次都快放弃抢救了,然后就愣是活过来了。」陈德海脸上

露出苦笑:「跟你真像,命硬得很。」

「我是真舍不得啊,要不然,他妈的,直接安乐死得了。」老鬼哈哈的大笑

道。

「不管怎么说,给我小心点。」陈德海用力拍了拍老鬼的肩膀。

「我走了。」老鬼拿起定位器,大步走出了房间。

陈德海跌坐在沙发上,许久不吭一声。然后突然他站起身,将面前的玻璃茶

几踹了个粉碎!

老鬼要去跟人拼命了,老鬼和他都知道,这一去能不能回来,只有他妈鬼知

道,而在这种时候,他竟然完全帮不上忙!

一向自诩精于谋划的自己居然……

如今,只能祈祷老鬼……

**********************************

医院的病房里,两个穿着狂躁症精神病患者才会被套上的拘束服的男女静静

的对视着。

「你们俩让我省点心吧。」穿着白大褂的漂亮女医生弹了弹烟灰,抓狂的说。

「你!」她指了指林诺。

「我他妈知道你能杀人,你每次被带离病房,看管起来的时候,都他妈把看

管你的人做掉之后又潜回来。多亏他妈是雇的帮派分子看着你,不然我手下这点

人还真不够死的。」

「不过…不就是这个楞种怎么都死不掉嘛。瞧你那叫人轮奸了一百遍的眼神,

我他妈逗懒得理你。」

「还有你!」她又指了指陆小安。

「我知道你想死,既然想死就他妈别跟个蟑螂似的怎么都死不掉,我他妈都

放弃抢救了,你都死不掉,你赖谁啊?自己死不掉怨人家下手不狠?你他妈傻啊?」

女人将手中的烟头狠狠的熄灭在烟灰缸里。

「有什么想说的?」

女人看着咳嗽不止的两人问。

「把窗子打开吧。」

「太呛了。」

「操!」女医生愤怒的竖起了中指。

「你们俩自己想想吧。」女医生咣当一声关好大门,出去了。

叹了口气,陆小安颓然的倒在床上,双臂被拘束服紧紧地捆着,想要挪动一

下,都只能用脚蹬着床面,笨拙的移动。

「什么叫还没到时候啊…赵琳……」陆小安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出神,床垫却

突然间一阵弹跳,几乎把他掀到地上。

「你他妈想干嘛?」陆小安对那个如同炸弹一般栽倒在他身边的女人大声的

怒吼。

「啊…砸歪了,我还以为能砸中你的脑袋让你脑出血死掉呢。」林诺缠着纱

布的小脸上满是甜甜的笑容,声音也嗲得让跟骨头酥软。

「你……」

「不服你咬我啊!」林诺吐了吐舌头。

陆小安微微昂头,一记头槌,两人的额头发出巨响就撞在了一起。

「哎呦!」林诺被撞得晕晕乎乎的,大叫到:「都他妈咬到舌头了,你这这

个混蛋!」

两个穿着拘束服的人在狭窄的病床上如毛毛虫一般不停的蠕动,争斗着,直

到两个人鼻青脸肿,筋疲力尽。

「哎!」林诺笨拙的扭动脖子,将鼻血擦在床单上,回过头冲着陆小安说。

「干嘛?」陆小安不停的喘着粗气回答。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那个女人叫赵琳吧,细想起来……她走的那天,我……」

陆小安知道林诺说的是什么意思,在赵琳去世的那天,被关在卫生间的林诺

不断的大喊大叫,并且在陆小安极度悲伤的时候,大骂赵琳是婊子、骚货。这也

成了她噩梦开始的导火索。

「不用道歉,你已经付出代价了。」陆小安静静的闭上眼睛,说:「不然,

我一开始准备时机合适放你走的,但你自己让这个机会溜走了。」

「真的?」

「……」

「真的?」身边的林诺用力的挤了陆小安一下。

「啊,真的。」

「这么说来,我他妈真是个傻逼。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林诺仿

佛观看着综艺节目的无邪少女,甜甜的笑了,笑声久久不停。

几分钟后。

「喂!」林诺又挤了陆小安一下。

这一次陆小安没有应声。

「我知道你听得见……」林诺凑上去,脸几乎和陆小安闭着眼睛的脸贴在一

起。

「对不起。」

「我说了,不用你道歉!你已经……」陆小安睁开双眼,看到忽然出现在面

前的脸孔愣了一愣。

「恩,我已经付出代价了,所以,对不起的是另一件事。」林诺深深的吸了

一口气:「没能杀了你,真对不起。你一定很失望吧,醒来的时候,你昏迷的日

子里,我除了不断的尝试着杀你,我第一次有了那么多的自由支配的时间,于是

乎,我第一次思考到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想死?」

「这不关你的……」陆小安本想说,这不关你的事,却忽然间愣住了,因为

那张近在咫尺,脸颊上还擦着滑稽鼻血痕迹的漂亮小脸上,突然多了两道水痕。

「对不起,你说得对,我是温室里的花,是被圈养起来的金丝雀,我从来没

想过一个人可以过得那么艰难,一个人可以自己抗住那么多的痛苦,你经历了那

么多……」

「那是我的事情,你…」

「对不起,面对你这样的人,我竟然还在自掘坟墓般地拉扯着你的伤口,对

不起。」

两个人闭着眼睛,静静的躺在一起,时间无声的流逝,日落月升。

「喂,睡了嘛?」

「还没……」

「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吧……」

「我又不是一千零一夜,哪有故事。」

「哦?你还知道一千零一夜,我以为你在这儿成天被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呢

……」

不知何时,太阳已经悄然的爬上了地平线。房门,无声的敞开,美丽的女医

生走进室内,看着两个熟睡的身影,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

市局男厕所的门被打开,两个警员一前一后的走进了厕所,解开腰带对着小

便池开始放水。

伴随着水声,两个人开始扯皮聊天。

「唉,真他妈的,咱专案组也到了要解散的时候了。」

「可不是,你瞧高局那张臭脸。」

「咱这专案组啊,从设立的那天起,就一点作用都没起到,」

「不是我们太无能,是敌人太狡猾啊。」

「去他妈太狡猾吧,我跟你说,就是咱们太傻逼。就说发那通缉令吧,陈队

能他妈去嫖娼?还把一妓女弄死了?扯淡!」

「我他妈也不信,不过我跟你说,跟咱哥们说说就完了,别出去说,现在啊,

这水浑着呢。」

「世道变了,他妈的。」

「操,你小子又不洗手。」

一个反锁的小隔间里,张蕾颤战战兢兢的双脚踩在抽水马桶的边沿上蹲着,

一手扶着隔间的挡板,一手抓着一根被关闭了电源的电动阳具,在自己胯下快速

的进出着。

「哎,咱厕所是不是漏水啊?」

「啊?」

「你听,有水声。」

另一个警员认真听了听说:「别扯淡,听错了吧」

两人嬉笑着走出厕所。

听见脚步声逐渐远去,张蕾悬着的心才稍稍落地。手中停止抽插的电动阳具

再次开始抽插。

咕叽咕叽的水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电动马达的嗡嗡声再次回荡在这个小

小的空间。

**********************************

「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伤口都可以拆线了。」仔细的检查过陆小安身上的

伤口,美女的女医生下了诊断。

如同初见之时,女医生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下身穿一条黑色长裤,外罩一

件白大褂,一头烫过的秀发在脑后盘起,漂亮的小脸没有化妆,却透着一股天然

的美。

「这是什么地方?」陆小安穿好病号服,问。

「我的医院。」

「你是什么人?」

「我说你们是不是都他妈有病啊?」美女医生用手里的香烟指着陆小安的鼻

尖:「你他妈知道我是个大夫,救你命的大夫就够了!」

「真的只是个大夫这么简单?」陆小安挑了挑眉,说:「敢和秦向东叫板的

人,我还没见过呢。他是叫这个名字吧?我的师父……」

听到陆小安口中出现秦向东三个字的时候,美女一生的脸色微微一沉,美目

流转扫了一眼站在陆小安身后的林诺,心说你们两个结盟得倒是迅速。

林诺的小脸蛋上还留有昨天晚上两人争斗的淤青,她现在穿着一条紧身牛仔

裤,深蓝色的布料将她两条双腿衬托得越发的修长,紧身的设计紧紧的包裹着她

浑圆的小屁股,上身穿一件粉色半袖卡通T恤,外罩着一件黑色的短外套。站在

陆小安身后,就像一个称职的保镖。

「而且,知道我们的身份,救我们的就更少了,你应该知道我们手上都有人

命。所以……」

「所以我不只是个大夫那么简单。」

美女医生吸了口烟,吐出一口烟,空中满是烟草燃烧后的辛辣气味,陆小安

皱了皱眉,而身后的林诺已经开始咳嗽。

「对,能拼凑起来的东西实在有限。你就算是个大夫,也和秦向东、陈德海

等人关系密切。」

又是一他不应该知道的名字,美女医生脸上布满了疑云,虽然秦向东不止一

次的说过,他这个徒弟虽然是个笨蛋,但有的时候,会棘手得让你很不得宰了他,

这也是秦向东喜欢这个徒弟的原因。

「而且,秦向东没有处分掉我,而是把我放在你这里抢救,按照林诺说的,

我昏迷的这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她曾经变着法的想杀死我,却都被你们抢救

回来了,我无数次的徘徊在死亡边缘,让你们认为没救了,放弃了抢救,却都活

下来了,可是下一次我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面对我这种其实没什么抢救价值的

人,你们却又开始全力抢救了。这说明的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秦向东真的很看

重我,第二,我们现在已经有点山穷水尽了。」

「虽然秦向东和我说过,我的作用是用来替陈德海的集团完成一些绝对隐秘,

不能被外人知晓的地下工作的,但是一出手就敢拿林国锋这种重量级的财团总裁

的家人开刀,我们的规模和背景一定不小,而根据之前我推测的这么做的大致目

的,『公司』的规模一定已经超乎想象,否则就不会费尽心力地撬动林国锋这块

基石,而直接把『公司』一口吞了,反过来想的话,我们的规模……果然还是局

限在省级比较合理……」

「再引申来思考,通过林诺这一个多月的观察,这里是私人医院,很有可能

是陈德海经营的秘密联络站一类的地方……不,秘密医疗中心比较划算,而在这

个位置上的人绝对不可能靠不住,兜了一个圈子,又绕回来了……」

陆小安身体往前探,拿下美丽女医生叼在嘴边只剩下短短一小节的烟蒂,熄

灭在了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在她耳边轻轻的问:「你是谁?」

第二十五章形势所迫

女医生长出了一口气,面前的家伙实在惊人,明明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却

能在醒来的四十八小时里将只言片语组织起来,迅速的理解现而今的状况?

秦向东,你的好徒弟啊!

「我不过是个被收买的大夫而已。」

「别说这种低级的谎话了,一个拿了钱被收买的狗,敢冲她的主子乱叫?」

「问出来了又能怎么样?这对你们又什么好处?」女医生镇定自若的抽出一

根香烟,却找不到打火机。

「因为问出来了,我就可以确定……需不需要灭口了。」陆小安变魔术似的

从拿出女医生的打火机帮助女医生点燃了香烟淡淡的说:「因为我们两个觉得,

你救了我们,治好了我们的伤。如果没有必要,我不想杀你。」

「…我…我真的…我真的什么都……」女医生漂亮的脸蛋瞬间布满了惊恐,

挣扎着站起身,手中的香烟也掉在了地上,沙发椅也呗带得倒在了一边,一只手

却悄悄的探向靠近她一侧的办公桌的桌面下。

谁知,她的手还没碰到那个报警按钮,就被一个身影重重的扑倒。

「别耍花样!」林诺一个漂亮的擒拿锁住了女医生的身体,关节被扭到极限

的疼痛让女医生发出低低的哼叫。

「这一个月你还真没白被看着啊,居然学会擒拿了。」陆小安颇感意外。

「每次谋杀未遂的时候都被这么制住的,再学不会就是傻逼。」林诺表现的

很淡然,然后突然一怔,呸呸呸的涂着口水。

「别在演这么低劣的戏了,我的胃都开始难受了。」陆小安挠了挠头,坐在

座椅上看着女医生说。

「…因为……」女医生忽然停止了挣扎,那因为疼痛而发出的闷哼也停止了。

「因为逗弄你们两个真的很好玩嘛。」

女医生轻描淡写的拜托了林诺的控制,林诺甚至还没察觉到她是怎么挣脱的,

脖子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虽然勉勉强强的保留有意识,但却头晕脑胀的动

弹不得了。

一把将林诺按在地上,女医生一把扣住林诺的脖子,右手就像左侧的腋下摸

去,谁知这只手却摸了一个空!

「找什么呢?」伴随着这四个字一同抛过来的,还有熟悉的金属摩擦撞击的

声音,拉动枪栓、送子弹上膛、打开保险。

「为了防止做手术或者其他应急处理的时候触动机关造成误弹出,而没有制

成袖口的那种装置,所以放到了腋下的枪套里?」陆小安熟练的摆弄着手里小巧

的手枪,从座位上站起身。

什么时候被偷走的?是诊察的时候,还是……

「没有第一时间去拿小腿的另一把枪的判断是对的哦,捡回一条命了呢,大

夫。」

身下的林诺幽幽的说着,虽然她被卡住了喉咙,呼吸困难,脸色铁青得更像

是马上就要晕过去的样子,但手中那柄乌黑的牛角匕首不知何时早就抵在了一声

的小腹上。

女医生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扶起沙发椅,一屁股坐了回去,还配合地深处

右腿,方便林诺取下了她小腿枪套里的手枪。

两支枪的型号完全相同。

「你们不敢开枪的,枪声会引来外面的人。」女医生镇定自若的点燃了一只

新的香烟。

「但你也害怕。」陆小安教林诺摆弄着手里的枪支、关好保险才对女医生说:

「刚才你有太多机会求助了,但一直没动,我才更确信这一点,就好像你没有大

声尖叫什么的。」

「谢谢你的枪。」陆小安将女医生的枪交给林诺收好,回过头,又再次抛出

另一个问题。

「你还是一次性都告诉我吧,我这个人很笨的,脑筋有时候转不过来,我想

不通,你一个退伍的军医为什么会和秦向东和陈德海狼狈为奸呢?」

这不亚于一记在女医生耳边响起的炸雷,女医生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

而这一瞬间的表情被陆小安捕捉到了。

「我本来是诈你的,没想到还真猜对了?」

「你……」

「军队系统的擒拿术?我虽然没学过,但在被训练的时候还是见过秦向东用

的,而且你的行为举止也很像,心理素质很好,近些年国内没有过战争…那…你

应该参加过类似维和行动之类的国际救援行动?这里是私人医院,能够在这儿任

职,你不可能是现役军人…虽然我还是有点担心,不过现在也顾不上那个了…」

陆小安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自顾自的说着,当【好文】【破碎的命运】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他注意到女医生森冷的目

光的时候,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哎呀,我真苦命,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林诺皱了皱眉,向出口询问,但还是忍住了。

「我知道你们想逃走,在这个医院确实是个好机会,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

逃出去之后的日子呢?」女医生深吸一口烟,说:「浪迹天涯?你们没有身份,

是黑户,而且『公司』和陈德海都不会放过你们的。你认为林诺还有归去的地方

嘛?失去了这个人质的威胁,林国锋、陈德海还有公司可是会乱成一锅粥。况且

韩洁的命呢?你们不关心嘛?你凭什么认为那会比现在更安全?」

听到母亲的名字,林诺的脸色难看了起来,这时,她的手被人轻轻的握住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陆小安抚摸着林诺柔弱无骨的小手,笑道:「活

下去的方法有很多,未必就一定要回去,而回去了,也未必就不安全,水搅浑了,

我们才好藏起来,让那些大人物趁机斗个你死我活。韩洁可是有保命符的,这个

我们才不担心呢。」

林诺明白,陆小安指的保命符,就是韩洁肚子里陈德海的孩子。

「而且,处在什么位置的人最让人无法下手?一是暗处,你不知道在哪。二

是明处,大家都等着眼睛看着的时候。为了活命,为什么不搏一次?」

「你既然明白我是什么人,就应该知道,我不可能放你走的。」

「是啊,怎么办呢?」陆小安伤脑筋般的挠了挠头,迅速的站起身,抽出林

诺腰间的手枪看也不看的对着门外就是一枪!

「呯!」枪声在走廊外回荡着,子弹穿透木门射出。

「怎么回事?」

「什么声音?」

「听见没有,好大的声音!」

走廊里吵杂起来,不断的传来脚步声。

「哦,这回猎物多起来了,看来不会脱靶了。」

陆小安再次将枪口对准房门的时候,女医生喝道:「等等!」

「等等…你赢了。」女医生胸口不住的起伏,因为气愤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实在是形势所迫,抱歉。」陆小安向女医生点了点头,又说:「别怨我多

嘴,看样子,秦向东应该是和『公司』的人做最后一搏去了吧,恕我直言,你不

插手真的好吗?以公司的根基,只怕老鬼的对手……算了,是我多嘴了。」

发现女医生的脸色又变得很难看,陆小安小心的闭上了嘴。

「林诺?走了。」招呼一声林诺,陆小安往门口走去。

林诺忙跟了上去。

「陆小安,我会将你的名字写在名单上的。」

「诚惶诚恐。」

出了门,就听见屋子里愤怒的女医生摔打东西的声音。

陆小安知道,时机稍纵即逝,如果不能快速离开这里,后果不堪设想。

刚才的枪声惊动了不少人,但是这个平静得让人迟钝的城市,除了几个保安

正如临大敌一般的看着周围之外,其他人虽然还带着疑问,但根本没当回事,依

旧该干嘛干嘛,哪里像警匪片中,枪声一响,整个医院乱成一团?

为了不引起注意,林诺假装搀扶着穿着病号服的陆小安,在走廊里慢慢的走

着,三楼走廊,三楼二楼间楼梯,二楼……

突然,刺耳的救护车警报响起,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被推进了医院大厅。

该死,快来不及了!

陆小安拉起林诺的手,在人群里尽快前行,时间不多了。

但他们的行为很快引起了几个保安的注意,保安们对着对讲机耳语几句之后,

都不约而同的聚集了过来。

陆小安只得拉着林诺转回身,再次往三楼走。

冲回三楼,两人快速的冲到了走廊另一边的电梯旁,刚好有下来的电梯,两

人冲进电梯,林诺用极短的时间脱掉了外套,拉出揶进牛仔裤里的T恤挡住腰间

的枪,解开绑着头发的发带,让头发披散下来,亲密的搀扶着陆小安的胳膊,好

似一对儿甜蜜的情侣。

乘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厅,那几个保安只剩下两个了,看来剩下的已经追到楼

上去了。

两个人低着头,轻声调笑着,从两个保安只见走过。

这时。那个被推进来的浑身是血的男人正巧被腿上电梯,与陆小安擦身而过。

陆小安的眼角微微一扫,没错,是秦向东。

此刻的秦向东,身体还是那般强壮,但是身体上却满是伤痕像一个血葫芦似

的,脸上带着氧气面罩,只剩出气没有进气了!

看到秦向东,林诺的身体陡然一僵,陆小安开玩笑般的拍了拍她的小屁股。

「哎呀——讨厌!」林诺立刻明白过来,装作娇羞的骂道。

大厅中的病人里,好几个年轻的男性被林诺那欲迎还羞,小脸通红的样子弄

得小鹿乱撞,差点鼻血当时就喷出来。

谁知路程才走了不到一半,身后就传来一声喊声。

「你们两个!站住!」

两人脚步一滞,林诺几乎下意识的手就想往腰上的枪摸去,却被陆小安一把

拽了回来,抓在手里。

两人回过身,只看见一个医生摸样的男人说:「住院的病人怎么能乱跑呢。」

原来是医院的大夫看到了陆小安身上穿着的病号服,很奇怪的追了过来。

「哦,是这样的大夫。」林诺嘿嘿一笑,小脸红扑扑的说:「我男朋友是来

咱医院做阑尾炎手术的,这不都做完好几天了嘛,他平时就好动,老在医院窝着,

我怕他憋出什么病来,就琢磨着带他出去走走。」

医生被林诺迷得老脸泛红,差点把持不住,咳嗽了一声,尴尬的说:「外面

就别去了,还没拆线吧?咱们楼后有个小花园,环境挺不错的,带你男朋友去那

边坐坐吧,后门外还有小饭店什么的,物美价廉。」

医生似乎还意犹未尽,想接着介绍点什么,但陆小安的眼角已经瞟到了几个

失去目标后,从楼上重新返回大厅的保安,轻轻地扯了一下林诺的衣角。

林诺立刻会意,两人忙不迭道谢,向医院的后门走去,只留下那个男医生在

那里枉自哀叹,好白菜都叫猪拱了,自己怎么没那么好的命呢?

林诺和陆小安快步来到后门,打开玻璃门,门外是一个幽静的小花园,有假

山,有凉棚,虽然已经入秋天气也有点阴沉,但依然炎热,凉亭里坐着三三两两

的患者情侣。

「等等。」林诺首先站住了,因为她观察到附近停留着几辆警车。

「别急。」陆小安小声的说,两人慢慢的走到凉亭的一脚坐下,如情侣般嬉

笑着,眼神却不停的游离观察者周围。

墙后面有三个,左面有五个。

对面的楼上面有镜片反光……狙击手?

「不行,穿的还是有点少,老婆啊,还是扶我回去吧。」陆小安装模作样的

打了个冷战,对林诺说。

「切,也不知道刚才谁吵吵着要出来的,笨蛋老公,你的热量都随着那个阑

尾一起被切掉了?」

两人一唱一和,周围的病人无不露出会心的微笑,以为是一对儿亲密的情侣。

两人不得不再次回到大厅,躲避着保安的目光,林诺扶着陆小安走进了残疾

人卫生间。

「『公司』开始动手了?连警察都能调动,真厉害。」

「恩,我的病号服太显眼了,帮我弄身别的衣服。」

「交给我了。」

几分钟后,林诺拿来了一套在门诊一个男性大夫那里偷来的一件T恤和一条

膝盖上满是破洞的牛仔裤,穿起来也还算合身,和林诺站在一起,到有那么几分

情侣装的意思。

两人出了卫生间,才走几步,就见一大堆警察冲了进来,并且在不停的疏散

病人和家属,门口的大量民警在做着排查。

陆小安自问现在没什么人认识自己,但林诺可不一样,且不说她那个跨国财

团总裁千金的身份,那张大大的照片估计早就发到人手一份了,而且林诺的容貌

身材又那么吸引人,躲在人群里,立刻就会被认出来。

想到这里,陆小安在人群中顺手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头上摘下了一定鸭舌帽,

戴在了林诺的头上,林诺顺手把帽檐往下压了压。

混在人群中,两人走走停停,不断躲过民警的视线,向外走着,就在他们两

人才走出医院没多远的时候,身后的医院楼里,突然传来两声枪响!

人群霎时间骚动起来,尖叫声,哭喊声响成一片,大家互相推挤,踩踏,拼

命的往外跑。

陆小安和林诺也在人群中飞快的离开了医院。

两人一同跑出好远,看了看身后,没人跟过来,才想长舒一口气,就看见一

辆破旧的皮卡停了下来。

一个有着小麦色肌肤的高个子女人跳下了车。

「两位想去哪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