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不断樱】(10-11)

时间:2022-07-02 浏览量:0次

【不断樱】(10-11)

(十)瞻彼淇奥绿竹如箦

出去进修一个月的妈妈今天要回来了。

现在的学校啊,对教师的要求越来越高,几乎每个假期,都安排了一大半的

进修交流,为此,妈妈没少受江南的抱怨。这个暑假,妈妈特意打电话让在Z大

的小姨来照顾江南,安顿好后老妈才放心出了门。

老妈做梦也不会想到,小姨照顾江南确实无微不至,不但陪吃陪玩,现在还

要每晚钻进江南被窝陪睡呢。

当妈妈晚上下班,一推开家门,迎接她的,是灯光下一桌虽算不上丰盛却很

精致可心的晚餐,灯光懒懒地洒在地板上,幻成温暖的光晕,顿时一股暖意涌上

心头。

「离婚这么多年来,和爱子形单影只相依为命,个中的酸楚与痛苦谁人知晓?

多少个难眠之夜,渴望有一个温暖的拥抱,结果还是孤灯只影和无边的寂寞。本

以为充实的工作可以让自己忘却一切,但每每看到同事朋友一家其乐融融的幸福

生活,何尝不暗暗羡慕暗自神伤。

好在爱子很争气,不仅学业优秀,根本无需自【好文】【不断樱】(10-11)己担心,而且深懂世故人情,

对自己这个妈妈恭顺关爱,体贴入微,是自己幸福所系了。」

江南一见妈妈开门,就迎了上去,接过妈妈手中的拎包,边故意大声地叫了

一声:「茹姐,大姐回来了!」

「呸,乱来!没大没小的家伙」妈妈对江南啐了一声,这时候,在厨房忙碌

的小姨已经迎了出来。

「姐,回来了?」

「小茹,你看阿南这混小子,没大没小的,你在家也不管管。」妈妈嗔怪了

一句。

「阿南……」小姨含混地应了一声,却发现江南正偷眼瞟她,不禁脸红了。

老妈却没注意到小姨的异样,像往常一样往沙发走去,边嚷着「累坏了!饿

坏了,江南要尝尝你们的手艺。」

小姨应了一声,就往厨房走去准备碗筷,她小心翼翼地刚一抬步,老妈就发

现了小姨走路的异样。

「小茹,你腿怎么了?受伤了吗?」

「唔……姐,江南……江南……」小姨这下窘住了,正是昨夜和江南雨疏风

骤的结果,哪里是什么腿伤。可这种话,怎生出口?

江南心下大乐,接过老妈的话头,「小姨没受伤,是运动过度了,休息一天

就好」

「运动?什么运动这么剧烈啊,一点也不小心」老妈嗔怪。

「江南和茹姐一起玩啊,很开心很快乐的,不信,你问问茹姐看,喜欢不喜

欢?」

「唔……阿南很好,我……江南很喜……喜欢」小姨这时候已经臊得有个

地缝也会钻进去了。

幸亏灯光的掩饰,老妈没在意,还在絮叨:「下次玩也带上江南,这么多年

了,从没能好好地息一回」

江南大乐,扭头对小姨作个鬼脸:「小姨,老妈也要加入,你说好不好?」

「好……」小姨此刻的尴尬与无奈神情简单让江南乐开了花。

……………………………………………………

一家人的晚餐是在其乐融融的氛围里结束的。一天的车船劳顿,老妈洗过澡

就上楼去睡了。小姨收拾完,也要准备上楼,却被江南在背后抱住。

「老婆,到我房间睡」,江南的这个要求让小姨吓了一跳。

「阿南,你胆子太大了!你不怕被发现!?」

「怕什么嘛」江南边说着,已经把小姨的身子横抱在怀里,吻上了她的唇,

「妈妈以后天天在家,难道我们就只能分居?」江南凑到小姨的耳垂边轻呶

「江南还要天天玩江南的那颗小珍珠呢……」

怀里的女人立刻软了。

古人说灯下观美人,别有风致。当被外甥褪掉衣物,小姨身无寸缕,闭目羞

颜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她只是右臂上抬,遮住眼睛,似乎掩饰着她的羞

涩。这一个月来,尽管无数次的合体之欢,她也从未经人事的处女到此刻沉湎于

情欲之爱并乐此不彼,小姨还是有点拘谨:无论怎么说,她是江南的长辈啊。

江南可不管那么多,实际上,今夜冒着被老妈发现的危险把小姨抱进江南房

间,是江南早就想好的计划一部分:江南的最终目标是老妈,要想达到目的,必

须让小姨成为江南的帮手,而且,甘心情愿做江南诱惑老妈的帮手。

可能吗?江南仔细考虑了这种可能性,答案是完全可能的。

江南和小姨的关系,反正迟早要被老妈发现。那时候,小姨的态度是决定性

的,江南要让小姨食髓知味,死心踏地的成为情欲的奴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那时候,她会觉得老妈的存在是个障碍,而清除障碍的唯一办法就是也拖老

妈下水,姐妹共侍。

还是先享受眼下的完美胴体吧。

江南在小姨耳边转吻,一句「小珍珠露出来没有?」让这女人情动不已,她

鼻腔中若有若无轻哼了一声,算是对江南的回应。

打开床灯,温馨的光立刻洒满了房间,江南坐起来,拉住小姨的双腿往身前

近了些,顺手把枕头垫在了她的屁股下面。

「给我看看……」,别说着边轻分开小姨的双腿。

「不要嘛……」口中睡着不要,腿却乖乖的分开了,昭茹用手臂遮住了自己

的眼,来掩饰这一时的羞涩与困窘。

在桃源蜜处,那两片粉红的花瓣之端,果然是一颗晶莹的小小珍珠,在闪着

淫荡的光泽。

露珠待赏,这是江南的成果之一啊。

这一段时间来,江南有意地给这个女人以一个潜意识的调教:每次等待江南

的怜爱,必须先剥开阴蒂的包皮,露出那颗嫣红的珍珠。

江南发现,经过一次次的对她潜意识的暗示,小姨那颗秘密花园的小珍珠,

已不再像原来那样,总是羞涩地躲在包皮后面,而现在是只要江南稍加暗示,就

会主动勃出来等待江南的怜爱。

这个女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江南的调教了。

燃烧的情欲和可能被自己姐姐发现的恐惧交织,让身下的小姨很快就达到了

高潮,不过,那是一种不能尽情释放的满足。

当最后她不得不要回自己房间的时候,这个女人依依不舍地一遍一遍地和江

南吻在一起,江南听得最多的一句就是「坏老公,人家爱死你了……」

江南暗笑,这个女人,正渐渐的陷进来。

(十一)断雨残云无意绪

随着昭仪回家,至少表面上,江南和小姨的畸情有所收敛,不敢再像往日一

样肆无忌惮。不过他们每一次利用昭仪熟睡时的欢爱,却更加炙热了。而平日里

江南有意无意「茹姐」而不是「小姨」的称呼,昭仪也许是听惯了,也许是以为

江南只是少年心性而已,除了偶尔的叱一声竟听之任之了。

唯一没有进展的,就是江南和昭仪母子之间,得到她的身体还只能是想象。

如何着手?说实话,江南自已也有点茫然。

时间倒是过得飞快,还有两周,这个快乐假期即将结束,小姨也将回到z大

的工作去。小姨和江南之间,越发的疯狂起来。每次,江南不得不再三催促,这

女人才恋恋不舍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实际上,江南是不用担心妈妈发现江南和小姨之间的畸恋的,每天晚上,在

妈妈定时喝的果汁里,江南都会偷偷的放上那么一点GHD,在药效消退之前妈

妈根本不会半夜醒来。

江南之所以瞒着小姨,是要让这个女人在心理上,随时有一种因为不能完全

光明正大和江南做爱的不满足感,从而对她姐姐——也就是江南老妈产生一种怨

恨的情绪,甚至,会产生拖姐姐下水的想法,那时候,江南的一箭双雕之计就水

到渠成了。

江南要光明正大的占有这两个女人,让他们臣服在胯下,成为自己的女奴。

「老婆,还要一周你就要回校了吧?」又是一次狂热的欢爱之后,江南搂着

小姨的身子,惬意的躺在床上。怀里的女人蜷缩着,享受着高潮之后的余韵。

「坏老公……人家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个女人,也渐渐适应了江南

的称呼,换句话说,也渐渐习惯了她所承当的角色。

什么角色呢?

阿南,她的外甥,已经是她生命中的主人。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觉,已经把

自己放到了人妻的位置。

「什么怎么办?嘻嘻」,江南在小姨的乳头上又轻捻了一把。

「你……小色鬼,这样……人家,让人家以后怎么舍得离开啊」,小姨撒娇

的在江南怀里拱了拱。

「傻老婆……,你找时间来看我就可以了嘛。再说,我也舍不得你啊……」

江南凑上小姨耳边轻语「我还要要天天玩你的……」

「去……小色鬼,坏老公……」小姨啐了一口,却又往江南怀里钻了钻,又

把小嘴凑上来索吻。

一段短时间的沉寂。

「南……」小姨欲言又止的表情。

「嗯?」

「你很色呢!」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再来一次吧~」边说手边往她的方向伸去。

「啊……不……要……,人家才不陪你呢!」小姨作势要起身。身子里有多

少水,都给这个坏老公流了。

那怎么行?一把抱住欲离开的她。

「再陪我一会儿,如果你不同意,就别怪我强来哦~」

「讨厌……怎么变成这样了……」虽然是抱怨但撒娇的成份居多,江南轻轻

一拉,昭茹就顺势又躺下了,他们又吻在一起。

「老婆,再让我玩玩小珍珠」,边说着,江南往小姨身下挪去。

「唔……不要……」口中虽然说着不要,这女人却已经配合着微微分开了双

腿。

两片嫣红花瓣的上方,那颗红豆早已经傲然突破了包皮的围护,被花蜜滋润,

闪着莹亮的光泽在等着江南的怜爱。而那两片花瓣,也因充血而略微肿胀,在灯

光下,晶莹的蜜汁在潺潺的流出花径,让身下的床单也湿了一片。

这是江南精心调教的成果之一,那颗主动露出来等江南怜爱的小红豆,就是

一个打开小姨身体情欲之门的开关。

她的欲火被江南二次点燃,隐藏在心底的情欲正在逐渐苏醒中,看着那小小

的红豆在慢慢地变深变硬,也使得江南体内的欲火更炙烈。

「好大的珍珠啊……」

「南……别……这样看……」,小姨一边呻吟着,一边无意识的摆动着双手,

想遮住在江南的目光下越发灼热的蜜处。

她的手被江南制住压在床头。

「别动,想要你……让我好好的看看……」还没说完,江南便迫不及待的含

住了她的红豆,吸吮,逗弄,轻扯,无所不用其及,而右手则抚弄着她的另一边

……

「嗯……啊……,别……这……样……」

小姨顿时鼻息也变得粗重起来,口中是断续的无意识的呻吟,仿佛在推拒,

又是在乞求。听着她断断续续的话语,娇弱的语气配上可怜的表情,想让江南放

过她吗?可她不知道这样的效果只会更引起江南的占有欲。

丝毫没有让江南停下的念头,江南只想要更多……

「茹……」江南轻唤着她的名字,再次吻上她的唇,已不是之前的温柔,而

是带有点疯狂,双手在她的身上肆意的爱抚着,顺便找着她身体上一处又一处的

敏感点。

「呃~嗯~」从她口中传出的每每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让江南舍不得片刻停

留。

双手托着她的臀慢慢举高,可以看到美丽的花径正被蜜汁染的闪闪发亮,而

上端的花核肿【好文】【不断樱】(10-11)胀得急于想得到释放。

江南故意托起小姨的头,在她耳边轻声说:「老婆,要不要看看你的小豆豆

现在什么样子?」

小姨大羞,勉强睁开了眼扫了一下自己那骚得已经不成话的蜜处,又紧紧的

闭上了眼睛,在她这个角度,能看见的,就是她自己那颗不由自主非要探出来的

小豆豆:这个坏阿南,起初每次都要把人家小豆豆的包皮给剥开,还说是叫赏珠。

现在倒好,不用动手剥,人家这个小豆子就主动露出来要给他玩了,怎么这样不

争气!坏阿南,羞死人了……

江南注意到了她的眼神中有着慌乱还有更多的羞涩。

这个女人啊……江南不禁轻轻的逸出笑声,在她不解的目光中,舌头舔上她

的小珍珠。

「啊~不~要~,不~~~」断断续续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她的双手已抓住

江南的肩膀。

「真的不要?那就停喽~」边说着,江南故意拉开一些距离,看着有丝狂乱

的她,只是手指并没闲着,掰开了那两片花瓣轻拢慢捻,给媚肉以温柔的刺激。

江南就是要在她最紧要的关头,亲口说出她的欲求。

「老公……」小姨扭动着的腰说明她对江南的需要,但这不够,一定要她亲

口说出来才行。

江南故意停止了挑逗,坏笑的看着她。

(十二)空自倚、清香未减,风流不人知

「老公……要……你……」虽然很小声,但这就够了。在她即将达到高潮时

江南的权杖一下深入了早就泥泞不堪的花径。

「啊……」感觉她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就跟着江南的动作摆动起腰来

……

等一切平息后,江南翻身移到旁边,不知道刚刚有没有压坏她。看着她红润

的脸庞,差点冲动的想再来一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色了,江南匆忙闭上眼,打

消刚升起来的欲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