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谍海花】第四章 南海疑云 处女特工

时间:2022-07-02 浏览量:0次

【谍海花】第四章 南海疑云 处女特工

夏末,南华夏海和公海边缘,天气依然燥热,一艘纯白的大型游艇停泊在这

里,一个戴着墨镜的高大青年惬意地躺在后甲板上晒太阳,肌肤已晒成了健康的

小麦色,他是方正。方正几天前飞往华夏国驻越南大使馆,和驻馆武官见面后,

交流了对于英国军舰沉没事件的看法和信息,最后还是决定亲自去看一眼比较好。

华夏国驻外使馆神通广大,居然和当地富商借到了如此豪华的游艇。船虽大,

自动化程度却很高,方正知道这次的调查越隐蔽越好,加上艺高人胆大,自己一

个人开着游艇就出了公海,在英国军舰沉没处上方的海面抛锚。

方正看似躺在甲板上晒太阳,实际上却是等待每日中午前后附近海域的洋流

过去。下午两点,方正起身穿好潜水衣,背上氧气管,踢踢踏踏地走到船舷边,

带上面罩,向后一仰,扎进了海里。根据情报,英国军舰沉没的地方就在下方,

海底并不太深,因此可以轻装潜水。方正打着强光手电,开启了额头上的水下摄

像机,晃动脚蹼,向深处潜去。十几米后,护卫舰巨大的轮廓显露出来,侧倒在

海床上,舷侧的一个大洞触目惊心,明显是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不是水雷就是鱼

雷。

方正继续下潜,来到了破洞处,仔细观察着金属撕裂的走向和破口的光滑程

度,他已经可以确定这是受到了武器的攻击,只是详情还要等武器专家看到了录

【好文】【谍海花】第四章 南海疑云 处女特工像后才能判断。他小心翼翼地从洞口游进去,在破洞周围寻找着,想找到武器破

片的残留。出乎意料地,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找到了极其细小的金属碎屑,

看来这里已经被人清理过了,更加证实了他心中的想法,这不是一次擦枪走火,

而是蓄意的挑起争端,只是究竟是谁做的呢?

方正抓住这个破碎舱室内部的舷梯,正想向上攀去,忽然感觉到身体周围的

水流变化,倏地转过身去,破洞外一个同样身着潜水衣的身影一闪而过,这无疑

不是自己人,他拔出潜水刀,向那人追去。

前方的潜水者竟是个女子,即使是裹在泡沫潜水衣中也能看出她窈窕修长的

身材。方正的兴趣更大了,立刻游了过去。那女子看到方正手中的潜水刀,似乎

有些害怕,忙向他摊开双手以示并无武器,又向上指了一指,往水面游去。方正

没有放松警惕,跟在那女子身后出水,和她一起翻身上了游艇。那女潜水员解开

氧气面罩,甩了甩湿发,又脱掉了氧气瓶和潜水服,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方正。

方正的呼吸一时间有些困难,这竟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看起来也就二十

岁上下,瓜子脸,长发乌黑,一件淡黄色的连体泳衣把她动人的身材勾勒得淋漓

尽致,胸部高耸,纤腰盈盈一握,翘臀浑圆,双腿修长笔直,尤其是她的泳装被

海水浸湿,紧贴着身体,竟似隐约可见她私处的轮廓,那迷人的缝隙看得方丈气

血上涌,若不是在海水里泡了太久,只怕阴茎早就竖起来了。

「先生你是潜水爱好者吗?」,那女孩笑着先开了口,一口国语声音又软又

糯,着实好听。

「是呀,我闲来无事喜欢潜水,无意中发现了那艘军舰,前一阵子闹得沸沸

扬扬的莫不是这个?」,方正笑道。

「呀…你说的是…莫非真是那艘英国军舰?」,年轻女孩惊讶地捂住了小嘴,

皓腕上的潜水表一闪而过。

「是呀…潜水虽好,危险的地方不能去呢…我叫方正,不知小姐怎么称呼?」,

方正眯着眼睛,笑问道。

「方先生太客气了…我叫阮莞…」,这叫阮莞的女孩微笑道。

「噢,阮莞小姐,幸会幸会…阮小姐是越南人吧,国语说得很好啊…」,方

正赞扬道。

「先生过奖了…我就住在华越交界处呢…不知可不可以借先生的浴室一用呢?」,

阮莞娇笑道。

「当然可以,不过借用之前,还请阮莞小姐回答我一个问题…」,方正向阮

莞走了两步,离她半米左右停下了。

「呵呵…方先生真有意思呢…哪有第一次见面就问这么多问题的…」,阮莞

轻笑,还是点了点头。

「我只想知道,阮莞小姐和越南海军有什么关系?」,方正忽然冷脸问道,

身子一侧,已挡在了阮莞和船舷之间,他已看到游艇不远处有一艘小小的摩托艇,

阮莞应该就是乘那个来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阮莞的眼中闪过一丝慌张,想绕开方正的阻拦,

却没有成功,俏脸通红地看着他。

「没有关系吗?」,方正笑道,「你虽然全身都是民用器材,但潜水表却是

只有越南海军内部才有的型号和款式,黑市上可买不到哟…」

「我想你看错了…请让开…」,阮莞不敢再多说,纤手一抬,向方正推去。

方正抬手隔开阮莞的纤手,只觉身体一震,已知道这女孩至少受过几年的搏

击训练,更加坐实了他的判断,哪里还能放过她,另一手向阮莞抓去,看似简单,

已封住了她的后路,女孩惊叫一声,脉门被捏住,整个身体都麻了。

方正一手捏着阮莞的手腕,另一手搂着她的纤腰,半推半抱,将女孩带到了

宽大的后甲板上,把她推倒,拿出细绳捆住了她的手腕和脚腕,这才起身打开了

后甲板的遮阳伞,而后施施然在女孩身边坐了下来。

「你快放开我…坏人…」,阮莞的美目中怒火燃烧,她奋力挣扎着,但方正

的水手结无比结实,她徒劳无功。

「还是那句话…只要苏小姐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一定待你如上宾…」,方

正喝了一口水,笑道。

「我不知道你要问什么…你这样是非法拘禁…我会告你的…」,女孩咬着牙

道。

「告我?」,方正哑然失笑,「这里是公海,无人证明…你有什么证据告我?」

方正捏开阮莞的小嘴,在她檀口中细细查看,确实没有发现特工常用的含有

毒药的牙齿,这才松开女孩被捏红的面颊,笑道:「看来你们也没想到华夏国会

派特工来吧?居然拍了你这么个新手,连毒药也没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警告你,快放开我!」,阮莞对方正的话充耳不

闻,只是一个劲地呵斥。

「从你的表现,我已经知道这次的英国军舰沉没是越南军方的勾当了,但是

用的什么手段呢?」,方正又问道。

这次阮莞没有说话,只是恨恨地盯着方正,显然是不想回答。

「你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还是敌方特工…我这几天正憋得慌…真是让我

没有罪恶感阿…」方正邪笑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阮莞终于害怕起来,这幕天席地,孤男寡女,若不

发生点什么都说不过去。

「嗯…这东西你的前辈们也尝过…你也许会喜欢…」,方正走回驾驶舱,拿

了一大一小两个针管走出来。

「啊?你…你究竟想做什么?日内瓦公约是不允许虐俘的!」,阮莞叫了起

来。

「咦?你承认是越南特工了?」,方正笑道,「那你也该知道日内瓦公约不

保护间谍和特工吧?」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是特工…」,年轻的女孩兀自嘴硬。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们是用什么方法让英国军舰以为是在华夏领海遭受

的攻击?」,方正问道。

「我不知道…」,阮莞的眼里闪过一丝犹豫,还是摇了摇头。

「你不要怪我…」,方正拿起小的针管,里面是淡蓝色的药液,轻轻地扎在

了女孩的手臂上,药全推了进去。

「啊啊啊…你干了什么?你给我打了什么药?」,阮莞终于慌张起来。

「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个是美军的发明,学名叫空孕催乳剂,你是越南人,

难道没听过?」,方正淡淡地说道。

「你…你这恶魔!」阮莞虽然年轻,但无疑听过这对女性来说极为可怕的药

物,登时惊慌起来,奋力挣扎起来。

「我本不想这样…玩了你放回去算了…但是看来你知道一些事情,那就对不

起了…」,方正又拿起了粗大的针管,对着女孩高耸的乳房中间那深邃的缝隙扎

了进去。

「呜呜…好疼…」,阮莞疼得娇躯一抖,方正这一扎似乎要扎碎了她的心脏

一般,但疼痛过后,除了一股微凉的液体渐渐流入胸口,她并未感到太多的异样。

「阮小姐别担心,我不会害你性命…只是最纯净的水,注入你的乳腺,是配

合那催乳剂使用的…」,方正笑道。

阮莞这才明白到那粗粗的针管里几百毫升的纯净水都被注入了她的乳腺,但

只觉得胸部有些胀,并无太大异样。

「没什么感觉是吗?不要着急,很快就好了…美国人研制的春药…效果还是

很快的…」,方正笑道。

刚才他注射进阮莞手臂的淡蓝色药剂,正是越战期间凶名赫赫,在越军女兵

中闻之变色的强效春药。这种药物最初是用在美国的医院里,为缺乏乳汁的产妇

催乳,但后来经过中央情报局的改进配方后,即使是在女性没有怀孕的情况下,

乳房也会分泌出大量的乳汁,并激起无法抑制的强烈性欲,而且这药还有一种副

作用,即如果不及时把分泌出的乳汁排挤出来,乳房便会极度膨胀,甚至发生乳

房肌肉痉挛,导致难以忍受的剧痛。

美军在越战期间将大量这种药物用于对被俘的越军女战士的逼供,注射之后,

女性的乳头先是会感到发热,乳头和乳晕,以及下身处就会产生无法忍受的麻痒。

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女人也许能够忍受各种皮肉伤害的痛苦,却绝对不可能克制

住这种持久的性亢奋,因此使用这种药物的效果明显好于严刑拷打。而凡是注射

过这种空孕剂的姑娘,为了减轻奶胀的痛苦,只好不断地把奶水挤出乳房,然而

她们越是挤清乳房内的奶水,乳汁反而分泌得越多,到后来奶水将大量分泌,即

使她们能忍受剧痛不把奶水排出来,也不会像一般产妇那样达到回乳的结果,反

而会分泌出更多的乳汁,使她的乳腺极度膨胀,产生爆裂般的痛楚,而那种痛楚

甚至比女性生产时还要疼上十几倍。

方正悠闲地坐在阮莞身旁,欣赏着女孩的身材,静待药力的发挥。阮莞穿着

的淡黄色泳衣连体腰部开叉极高,让她浑圆的美腿显得格外修长匀称;这件泳装

无疑是高级货,弹性极佳,紧绷在女孩的肌肤上,把她动人的身材曲线勾勒无遗,

就连高耸的乳房顶端那小巧的两点也清晰可见。这件泳装并非低胸设计,但阮莞

的身材实在太好,纤细的身材却有如此完美的胸型,洁白的乳房边缘隐约显露,

深邃的乳沟让方正心动不已,不由得暗赞。出海前,和武官师兄喝酒时,师兄曾

叹道,越南这样的小国,却是美女众多,他起初还不相信,看到了阮莞后,已心

服口服。

海风阵阵,早把阮莞和方正身上的海水吹干了。方正喝了一口水,忽地发现

女孩的额头还有一层水珠,伸手一摸,竟是一层细汗,不禁有些诧异,再仔细看

看女孩的神情,她紧咬的牙关,微微颤动的娇躯,无一不在说明她正承受着前所

未有的煎熬。

「阮小姐,你怎么了?很难受吗?」,方正此刻并未意识到空孕催乳剂的效

力已经发作了,只是单纯地以为阮莞身体不舒服,不管她是敌是友,毕竟是个青

春貌美的女孩子,因此忍不住用手轻抚她的面颊。

「不…不要…咝…不要碰我…」,阮莞似是从梦中惊醒一般,扭动着身体躲

避着方正的手指,她身子这么一动,方正已发现了异样。原来女孩的乳房虽然发

育得极好,但也只是丰满而已,但此刻她身体一动,胸前的双乳竟似充满了水的

橡皮袋一样,沉甸甸地坠着,变得有些累赘。

「效果这么快吗?」,方正沉吟,目光从侧面看去,这才发现,阮莞正常的

胸围是35C的话,那此刻已变成了至少36D,而且还有不断胀大的趋势。

「嗯…」,女孩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疼痛难耐的呻吟,她只觉得刚才方正注

射入她身体的两种液体在胸前混合了,又把热流带向她全身,双腿间又热又痒,

但最难受的还是双乳,胀痛难忍,而且还在胀大,好像肌肤都要裂开了。

「阮小姐,告诉我答案,你们是用什么方法误导了英国军舰?」方正柔声道,

「我只要一个答案,就放了你,送上解药…」

「你休想骗我…这种药根本没有解药…即使有,我也不会告诉你…」,女孩

咬牙切齿道。

「越战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你难道认为这种药物不会有解药吗?」方正笑道,

「不要我的解药,你的后半生就要在天天自己挤出奶水,然后乳房又被充盈,再

挤出,再充盈,至死方休,你真的想这样吗?」

「呵…呵…我既然已经选择了做特工…就不会在乎生命…呵…」,阮莞喘息

着回答道。

「看来药效还没发挥到最大…既然你不说,不要怪我催花…」,方正摇摇头,

伸手勾住女孩泳衣的肩带拉下来。

随着泳衣缓慢从阮莞肩头剥离,女孩两的一对乳球首先挣脱了布料的束缚,

完全显露在方正眼前。如果之前她的双乳是半球形的,那么此刻说是乳球则恰如

其分。在空孕催乳剂的作用下,阮莞的双乳已几乎胀到了极限,雪白的乳房肌肤

被乳汁充盈的乳腺撑起,变得近乎透明,其下的青色血脉清晰可见。而她乳房上

的所有细小血脉最终汇集在已经变成嫣红色的乳晕处,原本小巧的乳头更是红得

发紫,娇艳欲滴。

身材纤长的女孩,胸前是一对绝不相称的硕大乳房,这淫靡的景象,让多日

未尝女体的滋味的方正瞬间勃起了。他定了定神,伸手去握阮莞的乳房,想揉捏

几下,没想到刚一用力,女孩的娇躯便猛挺了几下,虽即无力地瘫软下来,檀口

大张着剧烈喘息,无疑是疼到了极点。

方正这才意识到,阮莞的乳房已胀大到了顶点,他伸手这一捏,女孩本就敏

感之极的乳房只差一线就要爆裂,当然是剧疼无比。然而,女人的身体是充满魔

力的,纵然胀到了极点,在方正的揉捏下,阮莞的乳房也并未真的爆裂。他发现

一缕白液从女孩的乳房顶端流了下来,伸手沾了一点送到嘴里,竟是甘美无比。

方正立刻明白过来了,女体自我保护的机制发生了作用,在阮莞的乳房处在

即将被捏爆的紧要关头,充盈的乳汁冲开了尚未生育的女孩的溢乳口,排出了体

外。

美丽的女孩,纤细的身材,硕大的乳房,嫣红的乳尖处正流溢出甘甜的乳汁,

这种情景看得方正血脉贲张,他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再次用力一捏。阮莞疼得

闷哼一声,娇躯依然疼得打挺,但更多的乳汁被挤了出来,流满了她高耸的乳峰

表面,随即被馋嘴的方正舔得干干净净。

「真不错…这样的享受…谢谢你了,阮小姐…」,方正笑道,低下头,含住

阮莞的一只乳球尖端,用力吸吮,同时用手挤压,大量甜美的乳汁如泉水般涌出,

被他喝了个够。

方正人高马大,饭量也不小。喝干了阮莞的左乳,又去喝女孩的右乳,很快

就把她的一双乳球中的乳汁都喝干净了,这才满意地抬起头来,擦了擦嘴角的白

汁,赞美道:「阮小姐以后若是做了母亲,你的孩子有福了…」

阮莞不声不响,只是死死地咬着嘴唇,只有额头的汗珠和眼角的泪珠诉说着

她刚经受了怎样的折磨。女孩本是高高耸起的双乳微微软了下来,平摊在酥胸前,

这是里面的乳汁全部被挤空的缘故,但她心里明白,要不了多久,自己的乳房就

会再次被乳汁充盈,若不想再忍受那肿胀欲裂的痛苦,要么得到那不太可信的解

药,要么被方正再次用嘴吸手挤排出乳汁,但后者无疑不是长久之计。

其实,相对于胸前的疼痛,最让阮莞感到难堪的是下身的痛楚。她只觉得小

腹深处似是有一团火在燃烧,私处无比空虚,麻痒难当,这种感觉比胸部的疼痛

更加难过。刚才方正玩弄她胸部时带来的疼痛还能冲抵一些私处的难过,而此时

方正已直起身来,那女孩私处的麻痒感觉就越发明显了。

「啊…呜呜…呵…」,女孩呻吟着,不顾羞耻地在初次见面的男人的目光中

绞动着紧闭的双腿,似乎这样才能舒服一些。方正看到她的表现,知道药力已经

快到顶峰了,于是又找出两条绳子,分别束在阮莞的双脚脚腕上,用向外拉开一

个角度,固定起来。

「不要…不要阿…」,阮莞看向方正的目光中带着哀求。她双腿分开的角度

不大,但恰好可以让她无法加紧大腿,也就无法用摩擦私处的方式来解除麻痒。

女孩扭动着娇躯,忽地觉得一股热流从下身涌出。要失禁了吗,好羞耻阿,还不

如死掉了…她这样想着,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方正惬意地抚摸着被女孩的乳汁灌饱的肚子,看着她在挣扎。女孩的泳衣的

裆部原本只是有一缕湿痕,不一会竟是湿了一大片,最后,仿佛是泉涌一般,一

大股蜜液溢了出来,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流淌这。

「这样就高潮了吗?」,方正笑道,伸手到阮莞的腿间,掬起女孩流出的爱

液,放进嘴里吸了一下,甘香生涩,和张檬的爱液那种甜美滑腻的滋味又不相同,

洋溢着青春少女的热情。

方正抬头看了看阮莞的乳房,果然又渐渐有了膨胀起来的趋势,他心中暗笑,

但也实在没肚子再喝下更多的乳汁,于是专心致志,开始将女孩褪到了腰间的泳

衣继续向下脱。阮莞的肌肤滑腻无比,本来脱下来应该很容易,但她因为疼痛而

浑身出汗,泳衣又贴在了身上。方正连拽几下都没有成功,心头火起,用力一撕,

一声裂帛轻响,女孩的连体泳衣已被撕裂开来,远远地扔在了一旁,近乎完美的

女体一丝不挂地呈现出来。

「都说越南出美女,我还一直不相信,今天终于知道,师哥诚不我欺也!」,

方正赞道,欣赏着阮莞的赤裸胴体。

女孩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洁白的甲板上,美目圆睁,似是在忍受着痛苦。她身

材纤细,双乳却硕大无比,给人一种极不协调却有刺激感官的美感;和硕大的双

乳对比之下,女孩的腰肢显得更加纤细,不堪一握;纤腰往下,曲线夸张地向外

扩张成翘臀的浑圆,无比动人;再往下则是绷得笔直的美腿,目光向上,美腿的

交汇处,女孩雪白的小腹下端,淡黑的阴毛被爱液浸透后贴在肌肤上,原本是紧

闭的粉红色阴唇因为拉扯的原因而微微张开一条缝隙,隐约可见其中晶莹的粘液,

而充血的阴蒂如一颗红宝石般挺立着,诉说着女孩对性的渴望。

「唔…我还是第一【好文】【谍海花】第四章 南海疑云 处女特工次看到年轻女孩子的阴部…啊,檬姐也很年轻,但你更年

轻…」,方正自言自语,伸出手去。

阮莞并不知道方正口中提到的『檬姐』是谁,是另一个女人吗?她不在意,

当方正的手拈住她因为兴奋而变得丰厚的阴唇的一霎那,女孩大声叫了出来,随

之而来的是更多的爱液喷涌。

「女孩子真是水做的身子,古人诚不我欺!」,方正俯下身子,凑近阮莞的

私处,舌尖在女孩的阴唇上舔了一下,又惹得她哀鸣起来。

「怎么这么敏感…你不会还是处女吧?嗯?」,方正有些疑惑,抬头看着阮

莞问道,女孩偏过头不理他。

「不理我吗…中国人最讲究自力更生…我自己看…」,方正笑道,再次趴到

女孩私处前,鼻尖几乎要碰到她的阴蒂,这才两手各伸出一根食指,将她湿润的

阴唇向外分开,露出里面细小的紧闭入口。

「还是看不到呀…我用点力气…你不要生气…」,方正此时的语气就像是对

待情人一般,他换成双手的大拇指,用力扣住阮莞的阴唇向外撤开,终于把女孩

的阴道口也扯开了一道缝隙,隐约看到了一层半透明的薄膜,上面有一个完美的

半月形开口。

「真的是处女!捡到宝了!」,方正兴奋地叫了起来,就着女孩的阴道口被

扯开的机会,凑上去狂吻猛吸。

阮莞发出了凄婉的叫喊,身子一抖一抖,更多的爱液从她子宫深处涌了出来,

被方正尽数喝下。他又不满足,伸出舌尖用力往阮莞的阴道深处探,只是被处女

膜挡住了才没有得逞。还是处女的阮莞哪里能受得起这样的玩弄,她哭喊着,扭

动着,却无法摆脱方正的凌虐。

许久,方正才从阮莞腿间抬起头来,摘掉嘴角沾着的一根女孩的耻毛,看着

她已经再次变成了浑圆球形的丰乳,无奈地笑道:「我已经喝饱了呀…」

「求求你…帮我挤出来…我好疼…求求你…呜呜…」,阮莞终于软弱地哭了

起来。

「我可以帮你挤出来,但是以后呢?告诉我答案,我就帮你这次,还给你解

药…」,方正循循善诱。

「呜呜…我说…我说…据说他们弄到了可以干涉军舰定位系统的仪器…所以

才让英军以为是在华夏海域…然后我们的潜艇发起攻击…就是这样了…我知道的

都说了…你快帮帮我…呜呜…」,女孩泣不成声。

「原来如此,谢谢你,今天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方正笑道,直起身子,

揭开了自己的沙滩裤,将勃起得生疼的粗大阴茎释放了出来。

「你…你要干什么?」,阮莞泪眼朦胧,忽地看到方正脱掉了裤子,一根紫

红色的粗大物事弹跳出来,顶端的圆蘑菇头更是有她自己的拳头那么大,她虽未

有过性经验,也明白她正面对着男人的性器,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大器。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啊?」,方正惊讶道,跪到女孩腿间,伸手在她阴唇

间掬弄爱液,涂抹在阴茎前端。

「你…你怎么说话不算话…你答应了我,只要我告诉你我知道的…」,阮莞

又羞又气。

「我从来说话算话,尤其是对女人,即使是敌人也不例外!」,方正沉声道,

「我只答应你帮你挤出乳汁,给你解药,但没说过不强奸你…你回想一下看看?」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不要…不要过来…」,阮莞慌张起来,她想起了我

的话语里确实有漏洞,但悔之晚矣,情急之下便想挣扎,但手脚都被绳子绑住,

挣了几下,脚踝处都磨破了,只得含泪放弃了。

「这就对了…」,方正看女孩停止了挣扎,这才笑道:「空孕催乳剂本是春

药,你这样美的女孩,给你注射了春药却不玩弄你的身体,怎么对得起这药…」,

顿了顿又道:「至于你是处女这件事,就当是我第一次外勤的礼物吧!」

方正说罢,握住自己挺立朝天的阴茎用力向下压,硕大的龟头对准了阮莞湿

润红肿的阴唇间,略微用力,龟头前断就将女孩的阴道口撑开成圆,随着他继续

用力,那圆倏地缩小了一圈,紧紧地箍住了龟头下端的冠状沟,这样一来,方正

的龟头已全没入了处女的阴道口。

「咝…好紧…果然是处女…」,方正倒吸一口冷气,其实日后他玩的女人多

了,就知道单论阴道的紧窄程度,还是处女的阮莞还不及新婚丧夫的张檬,但他

知道阮莞是处女,心中先入为主,自然觉得阮莞的要更紧一些。

「呜呜…不要…求求你拔出去…」,哭泣的女孩晃动着臻首,并不知道压在

她身上的男人正把她的阴道和另一个美女作着对比,只是觉得下身疼痛无比,仿

佛身体都要撕裂了。

「这还没开始呢…」,方正无奈地劝慰道:「你忍一忍,长痛不如短痛…」,

说罢,抱住阮莞的纤腰猛地一挺。

「呀呀…」,美丽的处女娇躯一挺,发出一声尖叫,美目一翻,竟疼得昏了

过去。

「这…慢慢插也喊疼…用力插还昏过去了…女人真是麻烦啊…」,方正轻轻

向外拔出阴茎,阮莞的处女血顺着他阴茎和阴唇间的缝隙流了出来,滴落在白色

的甲板上,触目惊心。

若是一般的处女,方正在为她破身时多半要轻抽缓送,但阮莞毕竟是敌方的

女特工,因此方正并没有过多地怜香惜玉,而是采用了最粗暴的方式占有了她的

处女身,毕竟天色已晚,不适合长久作战。

「檬姐…我已经玩过了一个处女了…你不用再内疚了…」,方正按住阮莞的

纤腰,开始抽动阴茎,嘴里喃喃自语。他临行前和学院的年轻女教官张檬私定终

身,但张檬却始终因为没有将处女身给他而心怀歉疚,虽然这根本和她无关,但

恋爱中的女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此刻方正终于玩到了一个真正的处女,也算是

为张檬弥补了缺憾。

太阳西斜,海浪平静,游艇宽大的后甲板上空回响着『啪啪啪』的肉体撞击

声,粗暴的奸淫已经持续了近十分钟,阮莞阴道深处的爱液不断地被方正粗大的

阴茎带出来,混合着女孩的处女血,将她的大腿根和身下的甲板染了一大片粉红。

方正按着阮莞的纤腰抽插了十几分钟,伸出手去,像曾经和张檬做过的一样,

握住处女肿胀的乳房借力,快速抽插起来。胸前的剧痛和私处的快感双重刺激下,

女孩『嘤咛』一声醒转过来,睁眼就看到一个健壮的青年男子正在她身上挥汗如

雨,而一根正在她私处不断出入的灼热铁棒则提醒着她已经不再是处女的事实,

她无法接受这心碎的结果,嘤嘤地哭了起来。

「不许哭…哭什么!」,方正正干得起劲,闻声用力捏了一下阮莞的乳房,

一大股乳汁积压出来,流了他满手。

阮莞不敢再出声,只能默默饮泣,期盼着这场奸淫早些结束。但她既然从昏

迷中醒来,就无法再忽略方正粗大的阴茎带给她快感,几分钟后,她难以自抑地

呻吟了起来。

「知道做我女人的好处了吗?」方正喘息道,女孩的呻吟带给她无穷的动力,

抽插得越发用力了。

十几分钟过去了,方正不知什么时候已解开了束缚住阮莞手脚的绳子,得到

的自由的女孩并未立刻反抗,反而娇吟着,手脚交缠住方正的身体,想让他插得

更深一些。

「呼…呼…好紧…好热…」,方正喘息着,他的阴茎已完全插入了阮莞的阴

道,龟头不出所料地插入了女孩的子宫,将她平滑的小腹都顶了起来。

「呀…不要了…我要…要尿尿…不要呀…」,阮莞终于尖叫起来,雪白的小

腹蓦地抽搐起来,娇躯一抖一抖,每抖一次,就有一股温热的爱液从她子宫深处

涌出,浇洒在方正的阴茎上,很快就让他到了极点。

「我要射了…咝…」,方正只觉阴茎在女孩子宫深处跳动起来,汹涌的射意

再难避免,索性顺势一插,龟头马眼抵在处女的子宫内壁上,滚烫的精液激射了

出来,瞬间灌满了纯洁的子宫。

「不…不要里面…呜呜…」,阮莞在她自己的高潮余韵中感到了方正的异样,

正要反对,就被小腹深处涌入的热流烫得泣不成声,反对的话语变成了凄婉的呜

咽。

「什么不要在里面…你是我的俘虏…是我的性奴!」,处女的哭泣反而激起

了方正的野性,他双手用力抓住阮莞的丰乳,似是要捏爆一般,用力合拢了手指。

「呀呀呀…疼死了…」,阮莞的娇躯倏地绷直了,两道肉眼可见的乳白色喷

泉从女孩紫葡萄一样的乳头中喷射出来,直上数米,如天女散花一般落下来,浇

洒在她和方正的身上。

方正从未想过可以将这样一个纯美少女的乳汁如喷泉般挤压出来,这前所未

有的淫靡场景让他目瞪口呆,深深插在女孩子宫中的阴茎又跳动了几下,喷射出

几股精液。而阮莞早已没有了力气,瘫软在甲板上,低声饮泣。

「这是你的解药…」,方正从女孩体内拔出阴茎,转身回到船长室,拿出一

管粉红色的药水,走回来放到阮莞手心。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方白巾,探到女孩腿

间,轻轻擦拭,上面很快就沾满了点点落红。

「你这是干什么?帮我擦身子,安慰我吗?」,阮莞坐了起来,双手抱膝,

恨恨地看着方正。

「留个纪念,你是我的第一个处女…」,方正笑道,「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做

到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你假慈悲,我自己能回去…」,女孩兀自嘴硬。

「真的?且不说你是不是还有力气游回那个摩托艇…你的下身还在流血,不

怕鲨鱼?」,方正戏谑道。

「你…那你送我回去…」,阮莞先是一怒,随即无可奈何道,她知道方正说

的是实情,不怕死的女特工,却会怕鲨鱼,也挺有意思。

「回去后就辞职吧…这个行当不适合女性…你受过特工训练,找工作应该容

易…」,方正抱起阮莞娇软无力的身子,向船舱内走去。

「进来容易出去难…不做特工做什么?你虽然占有了我,难道我还要你养不

成?」,女孩靠在方正肩头嘲笑道。

「养你也并无不可…」方正笑道,「或者来中国生活,你中文这么好…」

「不要再说了…我家是军人世家…这是我的宿命…」,阮莞轻声道。

「那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方正将女孩放在单人床上,忍不住在她唇

上一吻,这是他和她第一次接吻。

「再见面…就是敌人…」,阮莞瞪大了眼睛看着方正,喃喃地说着,这应该

是她的初吻吧?

「再见面…不管是敌人还是友人…你终究是我的女人…」,方正笑道。

阮莞没有再说话,美丽的双眼在舷窗透入的夕阳余晖中闪烁着光芒,忽地主

动揽住方正的脖子,嘴唇凑了上来,送出香舌和他纠缠。这一吻持续了几十秒,

直到女孩喘不过气来才停止。她看着他,美目中情绪复杂,终于说道:「你该开

船了,我的船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