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龙魂侠影】25集 终极原始 5回 高歌猛进

时间:2022-07-02 浏览量:1次

【龙魂侠影】25集 终极原始 5回 高歌猛进

衡城失守,皇甫铭又怒又急,死死盯着城头上的女子,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发动护城阵法,困死那个贱人!」

皇甫铭恶毒地道。

白翎羽花容一暗,咬唇道:「皇兄……收手吧!」

皇甫铭指着白翎羽骂道:「贱人,该收手的是你!别以为夺了城池就高枕无

忧了,朕同样可以叫你有进无出!」

说罢捏碎随身玉符,衡城四周山壁开始震动,城池四周卷起风沙,将整座城

牢牢封住。

「不过是一个以土为元的山岳之阵,五行只得其一,何惧之有!」

就在此时,白翎羽身边出现一道婀娜身影,美眸幽蓝若海,气质恬静高雅,

正是盘龙祭司玉无痕。

玉无痕从袖子里掏出一面小旗,默念咒法,抬手抛出,令旗恰好插入衡城中

央之地,整座衡城泛起金黄色的咒文,山脉地气顿时逆转。

与此同时,浑谷河反向响起蛟龙咆哮,水气冲天而起,虎踞岭方位则是燃起

熊熊烈火,百里密林皆成木薪,助燃火势。

龙麟军将士所用之兵刃亦绽放金铁之元,霎时间五行齐聚,三方呼应,形成

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

皇甫铭和看得满头雾水,波旬却是瞧出端倪,对方那面令旗恰好打在衡城【好文】【龙魂侠影】25集 终极原始 5回 高歌猛进

脉汇聚之处,将城池四周的山脉地气引出,再与其余的四行呼应,使得原先的衡

城护阵成为新阵法的一部分。

忽然铁鹰惊呼道:「陛下——不好了,贼军反扑啦!」

皇甫铭收回思绪,环顾战场,只见龙麟军将士如潮水般扑来,人人勇战,无

不以一当十,无不奋力厮杀,十大兵团已经开始出现溃散之象。

这时两大魔子也分别被王栋、梁明两员上将杀得左右支拙,皇甫铭这支御林

军已孤立无援,摇摇欲坠。

波旬把心一横,纵身跃起,现出三头六臂之欲魔法身,口诵欲海密咒,声波

似有似无,但却是恶毒无比,足以催脑碎心。

倏然,龙吟响起,抵消夺命梵音,波旬眼睛一眯,哼道:「终于肯露面了吗

,龙小子!」

前方军阵之上盘旋着一道紫金龙气,龙辉悬于半空,盯着波旬道:「欲魔孽

畜,朕等你许久了!」

底下的皇甫铭气得一阵哆嗦,飞到半空指着龙辉骂道:「乱臣贼子,你凭什

么自称为朕!」

龙辉见他眸间尽是赤乌之气,显然已经是完全坠入魔道,神魂已被心魔所控

制,难再回首。

皇甫铭负面情绪充斥心魂,激得体内心魔越发茁壮,进而令得功体大增,只

闻他咆哮一声,真气爆发,金、紫、乌、赤四种光华绽放开来,正是魔化后的大

罗金阙神功。

波旬也感到一阵窒息,暗忖道:「想不到昏君还能爆发出此等功力,这心魔

还有独到之处,也罢,且让他去试试龙小子的深浅!」

皇甫铭怒吼一声,化作一团光晕,如同流星般撞向龙辉。

龙辉不缓不慢,左手一抬,五指虚托,施展御天借势之法将皇甫铭的攻击方

向巧妙掉了个头,转送给波旬。

波旬暗骂一声累赘误事,打出一招「欲海转经轮」,卸走冲势,将皇甫铭安

然无恙地送到地上。

「陛下,且稍安勿躁,莫让逆贼污了龙体!」

波旬再给了他个台阶下,然后掐动咒印,打出一阵密集气劲,遥击而去。

龙辉身形一晃,迎着波旬的攻击飞掠而来,他真气化作盘龙护体,旋舞盘绕

在身体四周,形成一个气旋,将波旬的咒印之力尽数旋飞。

眨眼间,龙辉欺近波旬,运起刀霸精义,一记手刀便朝波旬脑门劈落。

波旬双臂交叉格挡住手刀,其余四条手臂拍出掌印,排山倒海地涌向龙辉。

龙辉变招迅速,刀势一转,变做剑灵之法,剑走轻灵,密若繁星,便同波旬

斗起快招来。

波旬见龙辉剑指灵敏,于是也换出擎天咒印,力道万钧,要以力降敌,他得

地藏佛骨加持,元力自是充沛,也不怕跟龙辉硬撼。

龙辉右手五指并拢,做战戟之势,施展狂戟之法,左手五指收聚,成枪锋状

,使枪勇之术,迎击波旬宏大力沉的咒印。

波旬有六臂加身,结印出招速度奇快,而龙辉身负万兵精义,可演世间兵器

,一时间两人你来我往,眨眼间便斗了百余合。

龙辉冷笑道:「上回偷窃如来圣体,这回又盗取地藏佛骨,你这伪佛就是左

右依靠,没点真本事!」

波旬回敬道:「既然本座没有真本事,你为何不一回合将吾拿下呢?」

龙辉道:「何必心急,朕自然会赐你一死!」

波旬道:「黄口小儿也妄想称帝,你想杀我也得损去半数修为!」

两人互相斗嘴嘲讽,但手中招式也是越出越快,真气泉涌倾吐,力道越来越

强,打得是日月无光,云散风歇。

两人对上一掌,相互震退,龙辉却是面露微笑道:「贼秃伪佛,你今天有难

了!」

波旬被对手掌力震得胸口发闷,内息略微不畅,忽然间后脑勺的汗毛猛地竖

起,正是凶险之兆。

炙热无比的气压罩下,波旬大叫不妙,已经来不及回头,怒吼道:「无耻妖

妇,休想得逞!」

背门两支手臂一抖,双掌相互交叠,击向后方。

轰隆一声,天际惊爆,波旬惨被打落地面,摔得灰头土脸。

天空之上出现一道倩影,身着雪白凤袍,头挽凰簪,媚眼轻盈,娥眉含笑,

风华绝代,艳绝尘寰,看得两军将士忘乎所以,兵刃纷纷落地,忘却了厮杀。

波旬站直身子,道:「妖妇,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

洛清妍轻笑道:「最毒妇人心,大师没听说过过么?」

波旬呸了一声,道:「以二敌一别以为稳操胜券!」

洛清妍右手轻轻抬起,拇指和食指轻扣在一起,做兰花状,美轮美奂,说道

:「是耶非耶,你尽可一试!」

波旬乃手印行家,看出洛清妍这一兰花指看似简单随意,实则深不可测,似

手印又似毫无规则,令人生出一种命脉被握住的难受感。

「这个妖妇不好惹!」

波旬感到洛清妍的高深莫测,目光下意识地往龙辉那边瞥去,谁知一看竟也

是心惊胆颤,只看龙辉身躯四周盘绕着十道龙气,威势刚猛霸道,震慑心魂。

十龙盘绕,震绝尘寰,波旬暗忖道:「妖妇难以捉摸,龙小子更不好惹……

他正在盘算该如何进行下一步时,忽闻龙啸大响,脑门倏地一痛,两眼昏星

波旬自知此音波有震魂碎脑之力,连忙运功抵御,眼前忽而一晃,龙辉竟逼

近眼前,波旬只觉胸口一震,霎时口呕朱红,溅血后退。

快,快得难以瞬目,龙辉施展十龙元力加持,身快如神速。

波旬惊愕之余,背门再遭龙辉重击,整个人又朝前撞去。

而龙辉快速移动,时而在前时而在后,残影遗留,仿佛有千百个龙辉在围着

波旬打,将他如同皮球般踢来打去,看得龙麟军众将士兴奋莫名,齐声大喊万岁

!波旬挨了几下之后也有了对策,暗忖道:「要想招快便需留力变动,所以他的

招式力量有限,吾只需加催护身气劲,定可力保不失!」

于是他气压丹田,凝双足驻地,聚佛骨圣力,六只手臂分别结欲界密咒法印

,分别是——不动印、金刚元身印、孽海不灭印、六界欲天轮印、末法葬佛印、

无声色空印,六印加持,波旬稳若磐石,坚似金铁,硬受龙辉百余快招而不损分

毫。

龙辉冷笑道:「明明是佛之异端,叛佛之徒,却要仰仗佛骨威能,当真可笑

!」

波旬手结指轮,划出一股浑厚气劲,吹灭四周残影,逼出龙辉真身,哼道:

「吾乃万教至尊,佛之力自当为吾所用!」

龙辉愠怒,单掌托天,聚五方地气,施展戍土真元最上式——山兮震鬼神。

土元极招上手,龙辉仿佛手捧三山五岳,独揽八方峰峦,掌心一盖,山岳巨

势压落波旬。

波旬六掌同时上抬,做托天状,使出一招「灭佛论道」,强行顶住山岳倾斜

之力。

龙辉有心替地藏取回佛骨,出招之后尤收敛三分,难以全功施为,故而被波

旬顶开山岳之力。

推开山岳之气后,波旬心念盘算,暗忖道:「此地不宜久留,速退!」

当下顺势后撤,借机调息,忽然头顶照下一道五色光华,宛若烈火烘烤,灼

热欲焦。

只见洛清妍玉指结印,拇指、食指、无名指扣在一起,中指、小指伸直,姿

态柔媚,式中藏杀,朝着波旬退却反向便是一扫,顿时凤火凛然,一头赤羽凤凰

浴火诞生,展翅飞来,正是天极凤凰印中的翻天赤羽印。

波旬躲闪不及,唯有豁出一身元功,佛骨威能流转周身,异彩夺目,形成一

具琉璃战甲,硬接妖后绝式。

翻天赤羽印的磅礴巨力冲击何其庞大,波旬虽堪堪护住命门,但一身琉璃护

甲也被打得粉碎,也亏得有此战甲护身,抵消了洛清妍的七成杀伤力,波旬所受

之伤有限。

「师尊,我来助你!」

眼看波旬被打得狼狈不堪时,一名身着梵甲,手持法杵的武僧领着三千僧兵

跃然而出,正是空藏及其麾下弘法军。

空藏率军将波旬围在中间,波旬一喜,说道:「来的甚好,速速布下欲天六

界经纶法阵!」

空藏说道:「弟子遵命!」

说罢法杵一挥,三千僧兵以五百为数,各自凝聚真元,气息贯通四方,形成

六重法界,重重叠加,以波旬为核心,相互联系,形成攻守一体之法界。

洛清妍柳眉轻蹙,露出一丝凝重之色,波旬哼道:「龙贼,妖妇,有本事就

继续来打呀!」

龙辉凝视对手片刻,身上龙气倏尔一动,十道龙影飞速掠出,在波旬法阵四

周盘绕一圈,随即打了个哈哈道:「原来是一门乌龟阵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波旬气恼道:「既然没甚大不了,何不破阵一试!」

洛清妍听出龙辉话外之意,淡然一笑,轻拂水袖,摇头道:「波旬,你这是

以守为攻,防守反击之阵,只要不主动出招,你这阵法的威力就发挥不出来!」

龙辉接口道:「咱们就这么耗着,累也累死你!」

这时龙麟军已经在正面战场上占尽优势,衡城又被白翎羽不废除拿下,波旬

不由得一阵心虚,暗中掂量一番,忖道:「阵法虽妙,但极费元功,即便我能支

撑,空藏和一干僧兵也难以为继!罢了,罢了,唯有先行退却!」

他法袍一抖,转动经纶,一股昧昧梵音泉涌而出,霎时空间异变,波旬正是

要将这二十万大军挪走。

御林军及各路兵团化作光点迅速消失在战场,龙辉脸色一沉,双掌左右双分

,发出金黄雷电,轰击虚空,金雷霹雳可将空间打碎,龙辉是要越界追击,两道

金雷打入虚空,并非正面击在波旬等人身上,而是将空界打成虚空乱流。

大军顿时陷入虚空乱流,被卷得七零八落,波旬暗叫不妙,大骂道:「好恶

毒的小子!」

空藏勉力稳住身形,呼道:「师尊,不少士兵被卷入虚空乱流之中了!」

波旬六臂齐出,以大神通打开六条通道,喝道:「快些出去!」

众人不再迟疑,纷纷从就近的通道离去,波旬也率弘法军从其中一条通道离

开。

回到现世之后,弘法军众人恰好出现在一片小树林中,波旬掐指一算,苦叹

道:「始终没有逃出龙贼的势力啊!」

空藏忙问其然,波旬叹道:「刚才那蓝衣女子丢下的那枚令旗应该就是阵法

之极元器,龙贼以虎踞岭、浑谷河、衡城为点,同时策动五行之力,布下一个三

角异界,困住我们,在加上这个范围内的空间已经被龙贼打碎,我们已经无法穿

界越空了,要想脱离就只能靠脚走!」

空藏也并非不知兵之人,脸色丕变,道:「莫非敌人是要将咱们分隔围困,

逐一歼灭?」

波旬咬牙道:「自从修者功力大增后,许多常规战法已经不起作用了,但这

小子却又将我们拖回了昔日的常规战,封住这一片空界,限制了我们的速度,迫

使咱们不得不以步行军!」

空藏道:「师尊,那该如何做?」

波旬道:「且先与其他兵马回合,避免孤军奋战!」

弘法军小心翼翼地行走起来,行至半途,却闻树林中传出呼救声,循声望去

,却见一支百人队往这边走来,正是朝廷军的士兵。

空藏命人上前对口号,确定是友军后便问道:「你们是那路兵马,为何会在

此?」

为首的一个百兵长道:「回法师的话,我们这些人是曹鄂将军营下,刚才被

那股怪风卷来此地!」

波旬听了之后,顿时大悟:「那股虚空乱流并非要杀敌,而是要将二十万大

军分隔开来,若我不及时打开通道,只怕这二十万大军要被卷得更加凌弱,所分

隔出来的部队人数也更少!」

想到这里,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若不是及时反应,只怕二十万大军要尽数覆

灭。

龙麟军再下一城,大军进入衡城内休整,士兵们对百姓秋毫未犯,各自安营

扎寨,固守防线。

龙辉与洛清妍并肩坐在衡城正殿主位上,仪态从容,更似珠联璧合。

白翎羽坐在一旁,神色凝重,毫无夺城建功的喜悦,龙辉暗叹一声,伸手紧

握她略显冰冷的柔荑,安慰道:「小羽儿,你还在为你皇兄的事担忧么?」

白翎羽幽幽一叹,娥眉紧蹙道:「皇兄似乎已经换了一个人,我……我根本

不知如何劝他回首。」

洛清妍道:「翎羽,现在已经没办法回头了!」

白翎羽一阵沉默,玉无痕走了进来道:「陛下,娘娘,三界五行阵已经排布

完善!」

洛清妍含笑点头。

林碧柔含笑道:「三界五行阵布下,在范围内任何挪移转移之法皆失效,波

旬已成瓮中之鳖!师妹这回可是立下大功啦!」

龙辉道:「要诛灭一个破虚高手,所付出的代价绝不轻松,此阵只是要以温

水煮青蛙的方式,一步步消耗他的精力,最大弱化这个对手!」

洛清妍道:「方才与波旬交手,本宫亦觉得他尚有隐藏底牌,所以在未逼出

他底牌之前,我们暂时不能与之死战!」

「陛下!衡城守备已经带来!」

这时燹祸领着一队士兵押进来一个官员。

龙辉示意众人给他松绑,问道:「衡城守备张思颂,如今魔气侵蚀神州地脉

,为何你仍要助魔为虐!」

张思颂呸了一句道:「逆贼,你还不是一样跟着妖妇并肩而坐,更妄自称帝

,简直不知廉耻!」

殿内众人皆面露愠色,龙辉却是依旧淡然浅笑,朝洛清妍打了个眼神,洛清

妍莞尔一笑,凤目绽放媚光,张思颂脑识一片混沌,意识迷糊,已被夺神。

洛清妍轻笑道:「我的玄媚夺神术虽不如明鸾那般精纯,但要控制一个普通

人的心智也不是什么难事。这厮已被摄取神魂,龙儿,你可以随便问他就是了!

龙辉起身问道:「皇甫铭坐视魔界落入神州,魔化地脉,汝等为何还要奉皇

甫铭为帝!」

张思颂道:「江南纳妖族,我大恒帝尊何其气度,为何不能容魔族入世,同

样道理,江南龙辉娶小妖后为妻,吾皇亦可立阴魔为后,这有何稀奇!再说,魔

界七境融入神州,百姓并未受到伤害,而且魔界之花草也给了百姓不少实惠!」

龙辉遣退张思颂,召来薛乐问道:「薛乐,你一直负责战后民生安抚,对于

衡城你有何了解?」

薛乐道:「陛下,微臣命人调查过后,魔界泥土植被遍布衡城内外,但并未

对百姓造成实际损害,反而提高了粮食产量!而且微臣派人问过当地百姓对魔界

的印象如何,他们的态度并不见有明显的排挤和惧怕。」

龙辉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你了,先下去休息吧。」

薛乐退下去,殿内只有龙辉和数名后妃,也算是自家人说话,不必忌讳太多

洛清妍道:「魔界植物虽诸般怪异,但也并非都是具有攻击性或歹毒,还有

不少可以促进其他植物增生的草木!魔尊乃一代枭雄,如今已将半壁江山收入囊

中,断不会残杀自家领域内的百姓,相反还会大行诸般利民政策,以求笼络人心

,稳固统治。除此之外,魔尊借着紫微帝星的光华操控万民之心,虽然不足以将

万民变为魔界傀儡,但也足以篡改民众的一些想法,比如让百姓潜移默化地认为

魔界是皇亲国戚,魔界跟他们没什么区别!」

白翎羽惊道:「这魔尊的本事也忒大了吧!这怎么可能?」

洛清妍道:「心魔大法与玄媚夺神术一样,都是专攻他人神魂心智的功法,

这两种法决各有优劣,玄媚夺神术控制人心时刻保存一定的意识和心智,而且还

有崩碎神魂的霸道威力,但控制范围不如心魔大法,而心魔大法则可以借着某些

媒介产生大范围影响,但随着范围越大,其威力也就越弱!」

白翎羽道:「也就是说现在的百姓都遭心魔大法迷惑了?」

沉默已久的魏雪芯开口道:「我曾跟魔尊交过手,当时险些被他的心魔大法

引得剑心失守,刚才入城的时候,我也感觉到百姓的意识有些迷离!」

洛清妍道:「我也大致看了哪些百姓一眼,发觉他们深层意识已经被篡改了

,虽然只是很微弱的一部分,但也足以让他们对魔界不产生排斥!」

魏雪芯道:「依照那般看来,净尘道长他们是不是也被心魔大法操控了?」

洛清妍道:「依照我对心魔大法的了解,应该是有这可能,但这些人的意志

和功力皆是超凡之辈,而且跟魔尊相差不远,心魔大法应该对他们无效才是……

这才是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处!」

众女不禁一阵担忧,洛清妍道:「你们这些丫头也不必太过多虑,别忘了明

鸾也有相同的功法,待江南那边一收网,便可跟魔尊斗上一番!」

魏雪芯问道:「大娘,究竟玄媚夺神术跟心魔大法谁更胜一筹呢?」

洛清妍道:「这个难以比较,若论攻击力当时玄媚夺神术更为霸道,若论覆

盖范围则以心魔大法占优。」

魏雪芯道:「雪芯听鹭姨曾提起过,她布在裴家的暗棋不知何时被人解除了

,不知道是不是魔尊干的好事!」

洛清妍道:「这两门功法确实可以相互克制,修炼到极致处则可以相互解开

法,只是要取决于谁离被施法者更近罢了,明鸾身处江南,对于裴家的控制则弱

了,要是魔尊亲自到裴家去,他自然可以解开玄媚夺神术的控制,还可以进一步

以心魔控制裴家!若是换过来也是这般!」

白翎羽奇道:「咱们先前曾怀疑过元鼎他们是被心魔控制,但为何鹭娘娘尚

未解开呢?」

洛清妍摇头道:「明鸾要想解招不过弹指间,但魔尊故意将他们神魂一片混

乱,强行而为之恐怕会伤及他们神魂!而当初明鸾为了让裴家之人保存自己的意

识和智慧并未下此重手,所以魔尊便解得轻易!」

「好了,别说这么些丧气话,且看看咱们今日的战果吧!」

龙辉道:「如今虎踞岭、浑谷河及其衡城都落入我军掌控,已扼住玉京东西

咽喉,只要南北两路大军再进一步,我军便能合围玉京,占据不败之势!」

洛清妍婉媚柔笑道:「傻小子,倒也是乐天一派!」

话说龙辉顺利占据了贯通神州东西的要地,而凌霄、孙德率北伐之师出苍孁

,抵达焱州之后安营扎寨,等待崔家军前来会师。

崔家父子也是倾尽全力,调集辽东能战之士八万,浩浩荡荡进入焱州,当日

魏剑鸣也率天剑谷弟子前来回合,大军便朝河东杀去。

镇守河东的裴家也立即作出反应,点足大军凭城而守,誓死拦住崔家军,双

方大战一触即发。

中军大营,凌霄、风望尘、孙德携同崔煊毅一并商讨战略。

崔煊毅道:「昔日崔裴两家明争暗斗,曾暗中盘算了各种情况,就连两家兵

锋交战也列入了考量!」

说着指着地图道:「河东共有八大郡城,因为此地为玉京东北之屏障,所以

这八座郡城都以军镇的标准建造,城高墙厚,因为经历了铁烈兵祸,所以朝廷更

加煞费苦心经营河东,除了增加裴家军实力外,还有命令左屯卫军驻扎,兵力足

有十五万。」

凌霄道:「我带来的兵将有三万人,崔公儿郎八万,加起来也就只有十一万

,虽然单兵作战我军可以稳压对手一筹,但还有河东背后究竟藏有多少魔兵尚未

清楚,此战断然不能轻易!」

风望尘道:「若是这一城一城地攻打下去,即便我军胜利也是自损八百,此

战不能以常规的正面攻坚战!」

崔煊毅问道:「风相有何妙计?」

风望尘手指往地图上的一角点去,说道:「锦云隘!此地乃中州腹地至西域

的关隘,原本是朝廷严控西域的重镇,但自从西域众国和煞域相继被灭后,朝廷

的重心也不在这锦云隘之上,咱们不妨就从此地下手。」

崔煊毅道:「锦云隘确实是一个重要关隘,位于玉京、河东及西夷的交界处

,若能抢占此关隘,确实可以直接威胁玉京、河东!但锦云隘位置深纵,要想攻

打并不容易。」

风望尘道:「所以此战必须尽可能吸引敌军主力,要在正面战场打得敌军喘

不过气来,然后再派一支精锐沿颖河绕过河东,奇袭锦云隘!」

孙德面色沉重,道:「计策虽好计,但深入敌后及其危险,一个不慎便会遭

到敌军围堵困杀。凌帅,需得谨慎!」

风望尘道:「风险越大,收益也就越大!这一招若是用得好,便是盘活整个

河东战局的妙棋!」

凌霄昂然起身,说道:「我已决定了,由本帅亲率雷战、火莲两军攻打锦云

隘,正面战场由孙德负责!」

孙德脸色一沉,说道:「凌帅,此举太过冒险……」

凌霄抬手道:「孙将军,不必多言,吾意已决,此次攻打锦云隘,由本帅与

风相负责!」

风望尘点头一笑,与凌霄交换了一个眼神,昔日文武首座默契仍在。

凌霄说道:「誊咲何在?」

蛇族妖将誊咲出列应答:「誊咲在此!」

凌霄走到他跟前,伸手在他肩膀一按,输入一股浑厚内劲,誊咲周身气血随

之翻涌起来。

凌霄道:「速速施展锁天势,封锁河东内外!」

誊咲得凌霄真气加持,功力瞬间提升,妖气蹿腾,化作两条吞天巨蟒,一雷

一火,形态凶狠狰狞,张开血盆大口咆哮一声,释出一股昧昧玄音,笼罩河东千

里之地,断绝了神念间的传递。

招式使尽,誊咲面露疲态,喘气道:「凌帅,锁天势无天蟒星宫相助,最多

只能持续三日!」

凌霄道:「三日足矣!本帅要敌军在三日耳聋眼瞎,方便夺取锦云隘!」

风望尘笑道:「封闭掉一切神念传讯,敌我皆需以最原始的方式传递军情,

也就是说谁的斥候更厉害,谁就占据这三日的主动!」

誊咲道:「相爷请放心,随军而来的还有一百名雀影和一百名毒牙,军情的

传递绝对能比河东军更快更准!」

这时营帐掀起,走入一道俊秀身影,正是魏剑鸣,从母亲手中接任掌门大位

后,魏剑鸣已然褪去昔日青涩,多了几分一派之尊的沉稳。

众人起身迎接,凌霄道:「魏谷主,有失远迎。」

魏剑鸣道:「凌帅,此次出征,不知在下有何可以出力之处?」

凌霄道:「谷主客气了,本帅决定奇正结合,明打河东,暗取锦云隘,若能

请得天剑谷弟子相助,战事定当更加顺利。」

魏剑鸣道:「这是自然,此番出征,家母已经交托在下,务必尽一切能力协

助北伐大军。」

凌霄问道:「不知于太后仙踪何处?」

魏剑鸣道:「家母为了避免敌军提前察觉她的行踪,已经遁入虚空,但大家

请放心,家母一直在大军附近,只待魔界底牌一现,立即出手诛魔!」

闻得于秀婷在附近坐镇,众将士也是安稳了许多。

河东之所以得此名,正是因为此地位于颖河之东,颖河不属于赤水河、楚江

水域分支,向西沟通西域的多纳林河,向北则同清羽河相连,若论河道长短丝毫

不逊赤水河及楚江,只是水域覆盖范围没有这神州两大水脉丰富罢了,甚至也有

人将此河称为神州第三水脉。

河东占地虽不如辽东、江南,但其土地肥沃,适于耕种,繁衍了不少人口,

历代当权者都汲汲经营此地,分别建造八镇分别是东景、元德、鹿甾、中林、北

溪、重晋、临祁、颖河,然而这八大重镇在一夜之间遭到炮火轰击,而且都看见

了十万大军压境的景象,河东驻军虽有十五万,但分配到八座城池后,兵力反倒

弱了,见到这十万大军压境,守将岂能不惊。

而身处东景的裴国栋也目睹了十万大军压境的景象,命人固守城池,不由地

在书房里连连踱步,暗骂道:「岂有此理,这些贼兵是什么时候打进来的,十万

人怎么毫无征兆地就出现在城下!」

东景乃是裴家本宗所在,处于河东腹地,就这么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打过来

,任谁都会心神不定。

「报……家主,大事不妙,鹿甾失守了!」

士兵满面尘埃地冲进来道。

裴国栋惊讶道:「什么?鹿甾是八镇之中最为坚固的一城,怎会短短半日时

间失陷!」

士兵道:「国公,十万叛军轮番攻城,而且还使用了那些战车,鹿甾支撑不

住便……便失守了!」

裴国栋脸色忽地一阵铁青,道:「十万叛军?我这边也有十万人,难不成敌

兵还有二十万之多?」

士兵战战兢兢地道:「家主,其余各郡城也传来了告急令,他们都遭到叛军

火炮的攻击,敌兵人数不下十万,想请家主立即增援!」

裴国栋骂道:「放屁,八大军镇各遇十万叛军,那就是八十万,叛军从哪里

冒出这么多人!」

屋内忽然响起一个声音:「裴公,你们中了对方的障眼法了!那所谓的八十

万大军其实就只有攻打鹿甾的十万而已,你们所见的敌兵都是狐族用幻术变出来

的,东景门口其实就是几口火炮而已!」

裴国栋回头一看,只见屋内正坐着一个人,出现得无声无息,一身泥黄甲显

得极有气势。

裴国栋吞了吞口水道:「叛贼已经打下了一郡,土君,你让老夫如何不惊!

来者正是黄土魔君塍塓,他笑道:「区区一地之失何足道哉,只不过是守城

将领中了敌军诡计罢了,待大军结集完毕,定可歼灭敌兵!」

裴国栋道:「但叛贼可是有一尊炼神浮屠,那东西一出,河东八镇都得化为

乌有!」

塍塓道:「放心,他们不会轻易使用炼神浮屠,毕竟龙贼要坐拥天下,就需

收纳更多民心,此等伤民之大杀器不会轻易动用!」

裴国栋嘴角微微一阵抽动,仍有几分忧虑。

塍塓嘿地一声冷笑道:「裴公,你可不要忘了是谁替你解开那妖妇的妖术,

避免让你们裴家继续给人为奴!」

裴国栋长叹一声道:「当日还是多得国丈妙法,让老夫乃及整个裴家脱离那

妖妇的控制!」

塍塓道:「裴公还记得国丈恩情那就最好,那就请务必挡住叛军,守好帝都

东北之屏障!而且此次叛军以崔家军为主,胜负之后果裴公自然是清楚不过了!

裴国栋一拍桌案道:「好,老夫就豁出命来,跟这些叛贼拼个死活!」

塍塓拍手道:「裴公有此觉悟实乃朝廷之福也,在下也会派遣黄土魔子堒岭

率部相助!」

鹿甾失守一事传遍河东,裴国栋勒令各路军马迅速结集,亲自挂帅,浩浩荡

荡地朝鹿甾杀去。

孙德虽然夺下鹿甾,但却不是一味地死守,而且被炼神火炮炸过的城墙残缺

不堪,也不足以抵御敌兵,干脆便将大军拉出城外,背靠鹿甾摆好军阵,以逸待

劳。

河东军的反扑比想象中更快更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支骑兵,胯下战马

神骏非常,双目有神,甫一现身便让龙麟军中的战马烦躁不安起来。

孙德见状沉声喝道:「全军戒备,不许慌张!」

他常年征战,与梁明、王栋并称龙麟军三大上将,说话间自有一股杀伐之气

,宣呵间便将战马的躁动给压住了!孙德不禁赞道道:「好生神骏的战马,想必

就是传言中的天马!」

这时孙德身边一个亲兵低声说道:「要是给我动用炼神浮屠,直接就荡平那

群废材!」

孙德压低声音道:「月长老,炼神浮屠乃威慑敌军一门利器,藏得越深,敌

军顾忌越大,若此刻出现,敌军定当摸透我军实力,所以还请长老稍安勿躁!」

月俊宛嘿嘿道:「了解!」

这时河东军内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老夫裴国栋,请对面主帅出来搭话!

孙德低声道:「这个时候断不可暴露凌帅不在军中的消息。」

月俊宛道:「好办,我变成凌帅的模样出去跟他扯皮!」

孙德道:「长老虽有变幻万千之神通,但此刻还不是露面的时候,我看还是

请崔公子去跟裴老儿说话吧!」

崔煊毅点头一笑,策马走出阵来,朗声道:「裴世伯,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吧,家父托小侄向世伯问好!」

崔裴两家交恶也已多年,裴国栋见了这仇敌之子不由一阵厌恶,面上依旧乐

呵呵地道:「原来是世侄啊,老夫好得很,怎么不见令尊驾到?」

崔煊毅道:「家父身子抱恙,所以由煊毅来拜访世伯!」

裴国栋呵呵笑道:「莫非是染上恶疾了,有没有请大夫看看,要不要老夫遣

几个名医到辽东替令尊看病啊?」

这话看似关怀,实则在咒崔远志早死。

崔煊毅也不动怒,仍是微笑道:「家父年岁已高,只能将事情交予我这不成

器的儿子来办,远不如世伯这般老当益壮,这等年岁仍能披挂上阵!」

他以几句奉承的话巧妙反唇相讥对方后继无人。

原先的继承人裴海峰战死酆都,令得裴国栋十分伤痛,此刻被这么一整嘲讽

,气得他老脸一阵抽搐。

「贤侄,谈完私事就论一论国事吧!」

裴国栋面容冷峻地道:「朝廷对你们崔家一向不薄,为何要行此大逆不道之

事!」

崔煊毅道:「旧帝失德,新皇圣贤,改朝换代乃是顺天之命,应民之请,何

来大逆不道一说!」

裴国栋怒极反笑道:「很好,很好,老夫就替皇上斩光你们这群乱臣贼子!

大手一挥,为首骑兵再度冲锋,只见这些战马四周忽然卷起一层黄沙,变成

百尺高大的黄沙巨马。

孙德反应过来,喝道:「是黄土魔兵,崔公子,速速退回阵中。铁甲营——

结灵龟阵!」

崔煊毅退入阵内,铁甲营士兵立即持盾而动,火速排列成灵龟形状,盾甲之

上皆刻三教镇魔经文,聚拢之后,镇魔光华大盛。

凝聚沙尘的天马抬起马蹄便往铁甲阵踩下,铁甲阵确实坚不可摧,任由那群

黄沙天马如何踩踏,灵龟阵却不损分毫,硬生生抗住天马铁蹄。

「一些龟壳也敢拿来显摆!」

黄沙之中忽地浮现一道魔影,身披淡黄长袍,头裹黄巾,若不是眼力出众者

实在难以看清他的容貌。

只看魔者双掌抡动,十指弹飞,凝神聚元,大喝一声道:「纳风成土!」

喝声一出,魔兵加催元功,滚滚黄沙漫天卷席,魔身与天马同化做无尽沙暴

月俊宛道:「孙将军,不好了,那泥黄小子就是新一任的黄土魔子,这是魔

界的狂沙魔风阵,一旦发动足以卷走十万大军!」

黄土魔子名为坞坳,他以魔功统合众魔兵之力卷起风沙大阵,吹得铁甲营的

灵龟阵不断摇晃,时不时看见有士兵被卷入沙暴之中,进入沙暴后的士兵骨肉精

血尽被抽干,死得苦状万分。

坞坳哈哈大笑道:「待本魔在刮一阵子,定可送你们这群贼军上西天!」

忽地一道锐光掠入沙暴之中,遏制住风沙去势,随即便看到魏剑鸣腾空跃起

,剑举过顶,剑气凝成一口千尺巨剑,高悬半空,蓄势劈下:「魔孽,给我退开

!」

剑式宛如开天霹雳,强行劈散风沙大阵。

而组成风沙大阵的魔兵遭剑气席卷,纷纷散开,不少魔兵被剑气正面劈中,

无不命丧九泉。

坞坳避开剑气,退至十丈开外,沉声道:「我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魏公子

啊,怎么不见令慈于谷主呢?」

他这话既讽刺魏剑鸣年幼力虚,将他说成是永远脱离不了母亲阴影的孩童,

更是暗中试探魏剑鸣口风,看能不能探出于秀婷的动向。

魏剑鸣也不动怒,道:「家母仙容岂是汝等下作之辈能见,先接本座三剑再

做他想吧!」

坞坳道:「黄口小儿,莫以为子承母业便目中无人,你不过是投胎投得好罢

了,你若换了个别人家,早就满街要饭了!」

话音甫落,一道剑气横空扫来,坞坳连忙翻身避开,魏剑鸣只是静静站在原

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手中长剑悬浮而起,随着他剑指一扬,长剑飞驰而出,

正是御剑之术。

坞坳心想御剑飞行,乃以内气操控剑身,遥击对手,劲力自然不比持剑,于

是便起了夺剑之心。

他看准剑路,侧身一让,待宝剑从自己身前掠过的刹那,猛地伸出手来,欲

空手夺白刃,只要抓住这口宝剑,不但可以三军阵前立威,亦可羞辱天剑谷。

就在他扣住剑背的刹那,魏剑鸣剑指一转,佩剑也随之旋转,劲力及其刚猛

宏大,坞坳猝不及防,手掌惨遭剑气划得血肉模糊,若不是他收得及时,恐怕整

个手掌都要被切下来。

坞坳伸手往腰间一抹,抽出一条长鞭,盘旋舞动,护住周身,鞭劲糅合了黄

沙土气,灵巧之余亦厚实稳重,挥舞起来便犹如铜墙铁壁一般,河东军众人看得

不禁喝彩。

魏剑鸣冷哼道:「雕虫小技,且看本座如何破你!」

说罢剑指一点,体内龙神阳火倾吐而出,御剑之术力道强横,竟一剑刺破坞

坳的防御,直取心窝要害。

危难关头,坞坳魔身幻化,散做沙尘,避开飞剑袭杀。

坞坳散做沙土后立即卷起一阵狂风扑来,魏剑鸣指决仍拈,火速挥动,御气

控剑,宝剑立即围着坞坳的风沙转了起来,也挂起一阵气旋,只不过方向与风沙

漩涡相反,这一正一反的气旋相互纠缠,是招式比斗,又是内力搏杀,数个回合

过后,忽闻风沙中传来坞坳一声闷哼,紧接着狂风沙暴消散停止,坞坳从半空跌

落。

「好!」

龙麟军兵将一阵喝彩,魏剑鸣出任谷主后的第一战便轻取对手,可谓是威慑

群伦,不坠天剑威名。

魏剑鸣仍未就此停手,再催龙元火劲,内劲泉涌不断,强大的真气笼罩整个

战场,只见他剑指朝半空一点,随身佩剑飞至天际,吸纳烈阳光华,刹那间剑气

化龙,飞舞苍穹,引得战场万剑闹腾不安,纷纷跃至半空响应,万剑密布于天穹

之上,万剑围绕在魏剑鸣的佩剑四周,形成一个万剑朝拜之壮丽景象。

剑气、真元、剑刃、烈阳,四者相互呼应,壮大魏剑鸣内息,使得他不吐不

快,剑指朝下一挥:「魔孽、贼兵,且看吾之——日照龙华剑!」

万剑化作烈阳光华照下,一道光影便是一柄利剑,敌兵遭光影射过,血水蒸

干,骨肉气化,仿佛就没有出现过一般,连残骸都不曾留下。

裴国栋大惊,勒令盾牌手殿后抵挡日光剑影,大军仓皇后退。

孙德见状立即吹响追击号角,率军掩杀过去,杀得河东军一退再退,一直退

至北溪郡,依靠城池优势才堪堪守住阵脚。

孙德也不再追击,收兵而回,在北溪前方二十三里的山丘处修建防御工事,

并驻扎下一万兵马镇守,藉此遏制住敌军进攻之咽喉,其他大军则回鹿甾休整。

裴国栋着实苦恼,他生怕龙麟军偷袭,便分派两支军马驻扎于重晋、临祁,

与北溪形成三角呼应之态势。

就在正面战场打得激烈时,凌霄的雷战、火莲两军已经悄然行军,绕过河东

八郡,快速奔行八百里,抵达西域、河东之交界处,此处黄沙漫天,遮日掩目,

隐约可见一座边城,建筑颇为简洁,但胜在牢固,整座关隘遥立在戈壁,与金黄

色沙海构造出一股扑面而来的朴实和恢弘。

风望尘凝神望城,只见城池上空盘旋着一股密集不散的气息,隐隐透着一阵

炙热赤红,正是军人独有的军气。

风望尘默使秘术,藉风为眼,粗探城内状况,再结合这股军武之气来推算,

说道:「城内驻军应有三千余人。」

凌霄所带兵马也是五千人,虽可完全压制锦云隘,但此刻过早消耗对日后大

战不利,他想了想,立即从阵中呼来摩云道:「摩云,可否用毒先声夺人?」

摩云望了望风势,说道:「吾以软骨毒融入风中,吹入城内,或许可让敌兵

气力减弱,但毒气融入风中后便会被风吹散不少,能迷倒多少人,我也不好估算

!」

凌霄道:「你尽管放手去做,一切后续有风相把持!」

摩云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以内力溶之,紧接着双掌飞舞起来,

一股无色无味的软骨酥汇入风中。

风望尘羽扇一挥,风力旋聚成团,牢牢裹住毒素。

摩云喜道:「毒素不散,这样一来,最少可以放到城墙附近的士兵!」

风吹向锦云隘,不过片刻守城士兵就七横八落地倒下,而城内后备驻军来不

及补缺。

凌霄知战机已至,拔刀遥指锦云隘,喝道:「雷兵火卒,给我——打!」

麾下兵马如同快速奔出,军威刚烈迅猛,堪称雷行火掠。

百人先锋营率先逼近城池,只看他们也不搭建攻城利器,双脚往城墙上踩下

,整个便如同钉在上边一般,然后快速奔走而上,如履平地,瞬息间跃上城墙。

这时城内的守军前来补防,双方恰好遇了个正着,雷兵火卒手起刀落,干净

利索地将赶来的敌兵杀光,随即打开城门,放大军入关。

雷战、火莲两军迅速拔除城内一切抵抗,将所有俘虏集中到军营校场上。

凌霄命人清点,俘虏人数尚有两千余人,原来守军被消灭三成后便失去了斗

志,纷纷投降。

望着场内的士兵,凌霄有些头疼,不知该如何处置,杀也不是,囚也不是。

到了傍晚时分,一名雀影斥候赶来,呈递军情,风望尘接来一看,顿时心生

一计,在凌霄耳边轻声细语了一番。

凌霄拔刀一挥,刀气横贯城墙,劈出一道深邃刀痕,吓得所有俘虏面色惨白

凌霄冷笑着对这两千俘虏说道:「你们去马棚里把你们原先的战马牵走,吾

让你们先跑半个时辰然后再追,如果谁被我追上,我就砍掉谁的脑袋!」

见识过凌霄一刀之威,士兵们绝不认为自己的脖子比城墙还硬,连滚带爬地

去马棚中抢出战马,飞一般地朝城外跑去。

凌霄命令雷战军的士兵在一旁追赶,将这股逃兵逼得聚在一起,然后朝颖河

郡方向跑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