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东方不败】(99)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1次

【东方不败】(99)

第九十九章跑得比队友快

「求求你,救救我,不要吊死我……」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的骚屄有多敏感,要是能在吊死前泄出来,我就放了

你!」

瞿安木说着走到绞刑架下,抱住西门冰颜赤裸着的身体,然后把手埋在西门

冰颜赤裸着的双腿之间,扒开冰蓝色的阴毛,粗糙的手指贴在西门冰颜娇嫩紧密

的嫩屄上,努力地挖弄起来!

「不……不要……哦……」

西门冰颜感到瞿安木的手指灵活地剥开自己肥厚的花瓣,不断挑拨着自己娇

嫩敏感的嫩屄和勃起的小珍珠。

西门冰颜从来没有想到会这样:被赤身裸体地吊在绞刑架上,被赤身裸体的

弄着!

强烈的羞耻感,和脖子上渐渐收紧的绞索带来的窒息,加上被瞿安木用手指

挑逗玩弄着的敏感嫩屄里不断涌起的快感,使西门冰颜彻底崩溃了。

「饶了我吧……呜呜……哦、我、我……,不要……饶了我……」

西门冰颜混乱地呻吟哭泣着,同时被吊在绞刑架上的赤裸肉体却兴奋地颤动

扭动了起来,使瞿安木不得不用力抱住她的双腿,才不至于使她从冰块上滑下来。

「想要我饶了你?可以,你知道该怎么做!」

瞿安木冷酷而残忍地注视着西门冰颜渐渐崩溃屈服。

「我……哦……我是一个下贱、呜呜……下贱淫荡的母狗……呜呜……饶了

我吧,救救我……」

西门冰颜挣扎喘息着,一边兴奋而又痛苦地扭动着赤裸的身体,一边屈服地

哭泣乞求起来。

瞿安木左手抱住西门冰颜的屁股,右手插进西门冰颜的蜜道里大力的抽插着,

右手拇指激烈的摩擦着西门冰颜的小珍珠。西门冰颜发出大声的哀号和兴奋的尖

叫,双腿不停的哆嗦着,大量的淫水从泥泞的蜜道里猛地喷射出来……

就在瞿安木把西门冰颜脖子上的绞索松开的同时,西门冰颜颤抖着陷入了昏

迷。瞿安木在几名手下的帮助下,给赤身露体的西门冰颜套上衣服,然后离开了

……

两日后,穿行过沼泽,到了一处山脉边。

远处烟云袅袅,山脉纵横,看起来很不错。毕竟灵气充足的地方,物产也会

越发丰富。

山谷内潮湿闷热,郁郁葱葱的大树盘根错节。时不时会有些毒蛇蜘蛛,从脑

袋顶上悉索爬过。数不清的各类植物相互混杂,一眼望去分辨不出那几株是相同

的种类。

东方不败脸上挂着汗珠,心情恹恹,前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

「妖兽?」东方不败暗道一声,不对,好像是人……

不待东方不败反应,怎么回事?疑惑间,前方丛林里前前后后窜出七八个人。

江辰?东方不败微微诧异,人数似乎比上次遇见时还少了几个。不对啊!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刺人耳膜的尖锐嘶吼声,啪啪……几颗合抱大树,

轰然倒塌,剧烈的隆隆声,如同山峦崩塌般的传来。

江辰见到东方不败也是一愣,但立即作出了个匪夷所思的动作,抬手将一枚

巨大的蛋朝东方不败扔了过来。

蛋在空中激飞时,陡然炸裂,黄的,白的蛋黄漫天飞舞。

猝不及防的东方不败,饶是刹那间运转真气抵御,也是被不少黏糊液洒在了

身上。

「这可是我最后一件衣服!」东方不败正要动手打人,却见这伙人跟自己只

是一个照面后,就跟见了鬼似得迅速的朝着远处发足狂奔,消失在林地里。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东方不败,就感觉浑身一个激灵,好似被一泼凉水从头

浇到底。随即一阵脊背发麻,一大股危机感从背后传来。

东方不败就地一滚,只觉一阵风沙走石,一条如同蛟龙般的怪物,从自己身

旁呼啸而过。

转头望去,一阵心挛。

一只巨大的脑袋正从植被茂盛的林地间,缓缓地转了过来。

它全身鳞片如同一块块钢打铁铸的金革铠甲,泛着金属光泽,眼骨上一排排

骨刺如同龙角般微微凸起,脖颈处的鳞片间还长出了缕缕褐色绒须。

这是一条实力已达先天之上的高阶魔兽,乌金蟒皇。体长估摸也有数十丈,

简直如同传说中的蛟龙一般。

东方不败艰难的吞咽着口水,就算是头猛犸巨象也能给它一口吞了吧?更何

况在它面前如同小虫子般的自己。

被它两只缩成一条线状的暗红色蛇眼盯上后,一股森然之气瞬间袭遍全身,

整个人犹如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背脊上的冷汗丝丝溢出,一时间竟然迈不开步

子。

「好你个江辰,偷了蛇蛋竟然嫁祸于我!」现在东方不败的心里拔凉一片,

如今那蛋汁淋浇在了自己身上,有嘴也没办法和如此一条巨蛇解释啊。

此情此景,东方不败很想逃,离这条蛟龙一样的怪物越远越好。

但是乌金蟒皇森然盯着自己,在如此惊怖威压,哪敢轻易妄动?冷汗,不住

从额头滴落下来。

蟒皇眼睛突然一缩,在嘶嘶的尖啸声中俯冲而下,所过之处,摧古拉朽,参

天古树拦腰折断。蟒皇血口大张,誓要将眼前这个偷蛋贼吞之而后快。

东方不败早就一心想逃,闪避的准备早在心中模拟了一万遍。当下在这庞然

大物袭来之时,身法一现,如同柳叶一般借着蟒皇席卷而来的风劲,险险的避开

了蟒皇的森然大口。却还是被随后而来的庞大身躯带来的强劲风力刮倒在地,连

连翻滚,满脸泥土。

正在此时,一道水桶粗的黏黏水柱激射而去,射了乌金蟒皇一脸。正是神屌

成名绝技碧海三箭。

乌金蟒皇,眼睛一时被迷,晃着脑袋嘶嘶锐啸不已。尾巴一抽,又是几棵数

人合抱的参天巨树被连根扫起,轰然倒塌。

如此摧古拉朽的气势,让东方不败头皮阵阵发麻。不敢回头,一个前扑,连

滚带爬的起身后直追江辰等人而去。

三个时辰后。

距离此处十余里外的乌金蟒皇巢屄。

江辰一伙人又是摸索进了错综复杂的蛇皇巢屄深处。

「呼,总算找到了。蟒皇也没有回来。」江辰见到巢屄最深处,一片散发着

浓浓灵气的蛇灵草后,眼中精光一闪。

这溶洞位于群山的地脉之内,洞内灵气十足。这一株五品灵药「蛇灵草」,

就生长在乌金蟒皇的蛇窝之上,散发着得天独厚的灵气,正静静的滋养着乌金蟒

皇的下一代。

「幸好江哥英明,我看东方不败那小子必死无疑。」李云聪上前嘿嘿一笑拍

着马屁道。

「行了。」江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想想自己被蟒皇追杀,心里就一阵惶恐,

埋怨说:「还不是你这贪小便宜的家伙私藏蛇蛋,还碰碎了一只,气味引得洞里

的蟒皇足足追了我们二十余里,要不是中途遇上东方不败那个倒霉蛋,结果还不

知道会怎样。」

李云聪不敢顶嘴,唯唯诺诺的说了一番好话,才消了江辰的气。

「好了,小的们。待我收了这几株四品灵草,咱们再好好的搜刮一下这蟒皇

巢屄。」江辰冷静的指挥说:「都速度点,回去以后个个都有赏。」

就在众人迎合着江辰,呼呼喝喝正准备动手采药的时候。

一阵噼噼啪啪的蛇蛋雨从身后袭来,砸的他们满满一身。

众人转身齐齐望去。只见从树林中窜出一个全身污垢泥巴,光着膀子的少年,

那少年冲着他们裂嘴一笑。飞速的朝另一边林子里窜去。

「是东方不败【好文】【东方不败】(99)!这混账小子怎么没死?」

「东方不败!老子要你的命!」江辰怒极攻心,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正要去

追。只听一阵腥风呼啸而出,巨大的古树拦腰而断。

滔天的声势好似天塌了一般,转身望去,肝胆俱裂。

巨大的乌金蟒皇从林子里呼啸而出,一口咬断了某个手下的身子,随即一尾

巴扇死了三个喽啰,猩红的双眼怒气正盛,鲜血正从它的嘴角齿缝泊泊流下。

只听乌金蟒皇仰首长啸,褐色鬃毛迎风而动。刹时间,成百上千条,大大小

小的乌金蟒蛇在砂砾碎石,林间树梢间露出了脑袋。

杀气澎湃而至,众蛇纷纷而出,如从天降。一时间十多个喽啰哭爹喊娘,四

处乱窜。

看到这一幕,江辰毛发尽竖。不管其他,朝自己身上撒了把雄黄粉之后,就

朝林中慌不择路的狂奔而去。

更是丧魂失魄,腿下一热竟然尿了出来。见着江辰夺路而逃,自己也连滚带

爬的跟了上去。

只听背后一阵哀嚎四起,腥风血雨。

李云聪紧跟着江辰死命逃窜,寒毛倒竖。乌金蟒皇紧随其后,摧古拉朽的摧

毁一切挡路之物。

跑着跑着,李云聪突然脚下一个趔趄,一把抓着江辰的衣角就扑倒在地。转

眼望去,只见一条胳膊长的小蛇正咬在了自己的小腿肚上。只是一瞬间,整条腿

便乌黑一片,失去了知觉。李云聪惶恐至极,当下涕泪交加,死死的拽着江辰的

衣角,哀求江辰救救自己。

「救你妈!快放手!」江辰抬起一脚就狠狠的踹在李云聪哭爹喊娘的脸上,

见衣服被死死拽着,随即把衣服一脱一并扔在了他的脸上。头也不回的向远处跑

去。

在这个紧要关头,不用跑得比乌金蟒皇快,只需要跑的比同伴快就行。

呼啸声紧随而至,又是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哀嚎…

再观这一处空地上,早就跑出十多里的东方不败正乐呵呵的收着尸。

一路上江晨手下爆的这一地灵药灵果,一品的有十多株,二品的就有三株,

除此之外还有一株五品的蛇灵草和两颗蛇蛋,收获不小。

「发财了,发财了。」让东方不败乐的合不拢嘴,想起当时被蟒皇追逐,那

真是九死一生。幸好脱掉了沾染着蛇蛋的上衣,一个猛子扎进了泥沼里,才险险

的躲过一劫。

想想,心里都有些发寒啊。

之后凭着超强的神念,找到了江辰一伙。于是心生一计,以牙还牙。抱着堆

蛇蛋,引回了蟒皇。

……

时光飞逝,时间总是如同流水一般,在不经意间,从我们的指尖悄悄溜走。

不知不觉,已是一个多月了。

初霞飞照,带着刺透一切的光芒,透过高耸入云的树梢,映射在整片雨林和

沼泽之上。

此刻一个少年正站在一颗高达数十丈,凸出整片雨林的参天老树的树冠上。

被朝阳染成红黑色的薄薄魔气,正在他的脚下数丈处的位置翻转腾挪。

少年仰首闭眼,一个多月来的磨练,让他的皮肤变成了淡淡的小麦色,条条

有力又匀称的肌肉线条,好似一只健美的猎豹,隐隐透着强劲的爆发力。

一张有些小俊俏的脸庞,迎着初升的的太阳。下巴长出了零碎的寥寥胡渣,

微微的长发被随意绑在了脑后。

想想这一个多月来在魔沼和雨林的奔波和磨练,收获的不仅仅是丰富资源,

对于自己也是一种难得的历练。

这里荒凉,冷寞,孤独,危险,克服了这一切后,获得是面对危机时的生存

能力,沉稳了浮躁的性子,内敛了轻狂的性格。成熟冷静,临危不乱。这些都是

大自然给与我们的最大馈赠,足够我们受益一生。

不仅如此,这一个多月来,东方不败也随着修为的高深和长久的磨练,战斗

时的技巧和灵活多变的战术,以及对上古天雷道更深层次的领悟,都是花钱买不

来的。

东方不败睁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挂着自信又不羁的笑。

拔起身边两根尖端分别镶着两颗乌金巨蟒獠牙的铁木长矛,纵身从老树冠上

一跃而下,身形如同柳叶,在树桠与树桠之间,飘飘扬扬,向远方掠去。

可见这段日子东方不败的身法和修为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

说起这两根铁木长矛,还是从一颗百年铁树上割下来的。铁木坚硬无比,刀

斧不侵,常人就算寻得了,没有特殊方法一时也没有办法使用。

这长矛被东方不败用了许久时间才削下来的,坚硬无比,加之上面还有锋利

的乌金蟒獠牙,实在是好用的很。除此这外,这一个月东方不败收集了灵药妖核,

以及一些皮毛,爪子,利齿等等材料,大约有三个铁木箱子。

回想过去的这一个多月里,整片雨林和魔沼可是被东方不败搅得天翻地覆。

从一开始被成群的魔兽毒物遍地追杀,直到魔兽毒物见着东方不败就满山谷的跑,

这是一段极为艰苦的过程。

到后来魔兽毒物们甚至闻着东方不败的味就开始溃逃,以至于逐渐成为捕猎

者的东方不败,不得不想方设法的去抓猎物。

比如光陷进就布置了七八处。据点有三处,从魔沼的那颗老树开始,一直向

山谷雨林延伸过去。

今天的东方不败打算打上这最后一次猎,捕获了这只屡次从手底下逃走的六

阶巅峰的魔沼鳄,就启程回长青谷,算算日子,还债的日子也快了。自己努力了

这么久,收获的灵药妖核也足够还清所有债务了。

这次的目的便是那边的那块巨大的湖沼,此刻的魔沼鳄,正趴在湖边的沙土

上晒着太阳。

东方不败停在湖边下风处的一颗老树上,因为上风会将自己的气味吹向猎物,

这正是东方不败学到的小技巧之一。

这一个多月来,东方不败布置好陷进,自己再去当诱饵,已经渐渐形成了一

种习惯。

只见东方不败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巨大的魔沼鳄的脚边,抬起腿,撒了泡尿…

…尿完还用腿朝冲魔沼鳄踢了踢,好似在说我尿完了,感觉不错。

反应过来的魔沼鳄勃然大怒,张嘴就朝眼前胆子大到天上去的人类咬去。

东方不败反应迅速,一阵闪躲,一溜烟的朝林中跑去。魔沼鳄跟在后面穷追

不舍。

突然哗啦一声,魔沼鳄爪下的地面突然塌陷,不等反应魔沼鳄便掉进东方不

败事先挖好的坑洞里,周身缠满了藤蔓,死命的挣扎着。

「咻」的一声,东方不败的长矛直射而去。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东方不败终

于把魔沼鳄给干掉了。

夕阳西下,还尝了几块鳄鱼肉的东方不败。背着三个大箱子和一堆兽皮兽骨

以及一切可以卖钱的东西,摇摇晃晃的,一路回了长青谷。

难得的一株五品灵药蛇灵草,东方不败没有舍得去换钱还债,如此级别的宝

贝,很多时候有钱也买不到。索性屁颠屁颠的贡献给了师尊澹台幽莲。

然后再略作一些苦涩状,把自己欠白条的事情委婉的提了一下。师尊果然聪

慧剔透,连带着自己那些妖核,材料卖掉后,她补足了剩余欠款,算是皆大欢喜,

双赢局面。

东方不败觉得现在才是宗师五阶,还是太低了,想要尽快升级,唯有靠青木

女神的帮助,但是身边没有女神啊,至于师尊嘛……

既然没有女神,就只有寻找魔奴来修炼了,至于人选嘛,就她了上官怜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