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玄阳永夜】第二卷:紫云变 第一章:玄门正气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2次

【玄阳永夜】第二卷:紫云变 第一章:玄门正气

白巾满地,哀声四起,刚刚过了寿辰的岭南王府此刻却尽是哀嚎。亲眷、士

卒乃至岭南城民前来吊唁者络绎不绝,岭南王幼时虽有骇人过错,但这几十年来

守护一方城民尽心尽力,多次击退南蛮妖魔入侵,如今遇害,这岭南城也便岌岌

可危起来。

宁雪站在后园那座小偏房外,静默而立。她已探查过这看似神秘的小房间,

不过是一处施加了封印的「铁屋」而已。刘启灵虽是靠「清心诀」镇住噬心之毒,

但近年来杀戮过多,噬心之毒频繁发作,每每发作便呈癫狂之状,于是他造就这

一小屋,请慈悲观为其加持封印,一旦有发作之状,立刻来此锁住自己,在屋内

不断发泄仙力与魔气,累倒为止,至第二日便可好转,不但恢复正常,反而功力

会有所提升,刘启灵这些年也因此修为大进,使得南蛮妖族对这岭南城无可奈何。

「幼时铸就大错,终究是要一生来偿还。」宁雪轻轻抚摸着这铁屋的墙壁,

墙壁虽是有封印在身,却也是伤痕累累,多处灵力激荡造就的壁痕十分显眼。宁

雪可以想象得到每每噬心之毒发作,刘启灵要经受何等的煎熬,那日在房中的嘶

喊犹在耳侧,此刻人已作古,一切罪责与功绩也将烟消云散。

「奶奶,这位就是送爹爹回来的仙女姐姐。」一位身着孝服的年轻男子扶着

花甲老人走了过来,正是刘启灵的独子惊涛与其祖母。

「多谢阁下送回我儿尸体,请受老身一拜。」这老母边说边要拜下,宁雪哪

能消受,连忙搀扶住道:「老夫人严重了,城主赴难时,我等在场,未能及时阻

止魔头之祸,已是汗颜,怎可受此大礼。」

老妇人也就不再坚持,起身牵着宁雪手道:「严重了,我儿战死沙场,马革

裹尸,是这些年来早就有的觉悟,是我岭南的骄傲与尊严,只是可怜了我这白发

人送黑发人的惨剧。」说完又是感伤而哭。

宁雪有些不忍,但也不便多言,唯有稍稍宽慰几句,老妇人哭了几句又道:

「仙人明鉴,这些年我岭南幸有我儿镇守,才能保一方平安,此刻我儿捐躯,我

孙惊涛继位,却是不知如何应对这妖魔纷争。不知仙人能否收我孙为徒,传一些

本事与他,也好应对将来岭南战乱。」

这刘惊涛急忙跪下,朝着宁雪磕了三个头,口中直道:「师傅师傅」!只是

无人知晓当他抬起头来那一瞬,嘴边荡漾起一丝邪笑。

宁雪却道:「夫人,非是我不肯收徒,实则修为太浅,而且此地自有慈悲观

庇佑,我也不便越俎代庖。岭南情况我会尽快向慈悲观通报,相信很快会有安排。」

刘惊涛有些不甘,但却无法反驳,岭南城上下俱是受慈悲观庇佑,此刻宁雪

所言也是合情合理。无奈之下脑袋一转,便道:「即是如此,还望仙女姐姐能在

府中多留几日,一来也好安排完父亲的丧礼,一来也是想多向姐姐讨教学习,还

望姐姐莫要拒绝。」

「既是如此,那便叨扰几日。」宁雪心中也无甚主意,这岭南附近已是布满

师门暗记,若是宁尘寻来,自会找到自己,这几日也好在此地多寻一些线索。想

到宁尘,宁雪心中又是一痛。

山涧之中,清泉之侧,宁尘醒来的第一眼,便是这般景象。自己躺在一处顽

石之上,周围高山流水,鸟语花香,却是一处妙地、「主人,你醒啦【好文】【玄阳永夜】第二卷:紫云变 第一章:玄门正气!」映入眼

帘的确是一黄衣少女,少女睁着圆溜溜的大眼朝宁尘转了两转,显得有些可爱。

「你是?」宁尘有些懵。

黄衣少女微微一笑,在宁尘身旁顽石上转了一圈,身形瘦小的她如同蝴蝶一

般轻盈,一转之下。美态尽显。

「主人,我是这玄阳剑的剑灵啊,是老主人唤醒我的。」

「剑灵?」宁尘有些诧异:「据闻仙剑有灵,但能幻化成人形的却是头一次

见到。」

黄衣少女笑道:「是啊,我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老主人说以后要跟着你,

就把我化出人形来,可好教你怎么用这玄阳剑。」

宁尘想起昏迷那段日子所遇梦境,稍稍有些理解,看了眼这可爱少女,问道:

「那我该怎么叫你?」

黄衣少女却是被难倒了一般,蹲在地上想了许久:「额,我还没名字呢,主

人给我起一个吧。」

「小黄吧!」宁尘慢慢站起身来,摸了摸那混体通黑的玄阳剑,随意道出一

个名字。

「好难听,主人不要啦,换一个吧。」

「那就小阳吧。」

「不要!」

「小玄?」

「啊啊啊,主人你用心点啊!」

「就小玄了,听话!」

庄严的紫云殿内,青阳一脸祥和的站在中央,宁夜宁痴二人进来拜见:「弟

子拜见师尊(师伯)。」青阳淡然一笑道:「夜儿,你信上说的擒住极夜教邪煞

可是真的?」

「启禀师尊,弟子不敢妄言,弟子四人一行于岭南揭阳村发现此魔,几人联

手才得擒住,此魔已被弟子封印在紫金葫芦内,还请师尊发落。」宁夜一边禀报,

一边低头探视着这紫云殿内情况,这玄门第一正殿此刻却只要青阳一人,其他师

叔及弟子却是不见踪影。

「哦?雪儿与尘儿呢?」

「师尊恕罪,怪弟子看护不利,尘师弟于伤重之时被魔教余孽擒去,下落不

明,雪师妹留在岭南寻找,弟子见这魔头之事要紧,先行赶回,待师尊定夺后再

前往岭南营救师弟。」

「嗯,你处置的很好,将这紫金葫芦留下,你先下去吧。」

宁夜脸上露出一丝慌乱道:「是!」

深夜的紫云山依旧安静异常,繁星当空,修仙问道之人自是喜爱安静,但躁

动的人群却是另一番感受,紫云山脚,魔气涌动。

「夜师兄,这么晚了,上哪儿去啊」,宁夜有些鬼祟的朝紫云殿走去,却见

宁痴坐在殿外的广场正中,手中拿着一壶仙酿,对月而饮,怡然自得。「我,我

睡不着,欲找师尊指点解惑。」宁夜有些吞吐,又问道:「不知玉郎师弟为何在

此?」

「我学过一些星象,今夜无事,便闲来对夜畅饮,倒是有些舒坦。」宁痴边

说边饮,却是一番潇洒姿态,又道:「不知师兄有何迷惑,何不与我说说,你我

把酒畅聊如何?」

宁夜低头不语,旋久之后却道:「不了,不打扰师弟雅兴,我改日再陪师弟

畅饮。」说完望了望依然毫无动静的紫云殿,转身离去。

「怕是没有机会了。」宁痴眼望星空,喃喃自语道。却是语出惊人,宁夜猛

地回头,震惊之色尽显。

紫云殿内,青阳端坐许久,直至深夜,此刻的青阳眉头紧锁,面色看似有些

苍老。良久,终是叹了口气,对着紫金葫芦一指,口诀念出,葫芦口关便自行松

开来,一屡黑烟溢出,甚是诡异。就在这一瞬之间,黑烟之中居然幻化出一丝人

形,邪煞骨瘦如柴的身躯忽的闪出,一记阴煞掌法随即直扑青阳面门。

出掌之快,进招之急,就算是青阳掌门「显圣」一级高手,也是毫无招架之

机的。而此刻,青阳却挡住了这一掌。只见青阳周身围绕着四柄神剑,不断旋转

环绕,围城一个剑盾,竟是提前预料到了这邪煞的突然出手。

「哎!」青阳轻松化解邪煞一击,没有一丝喜悦,却是长叹一声,竟露出一

抹心痛之色。

邪煞并不甘心,噬心魔功全力发动,再向青阳击去,然而做足防备的青阳哪

是能简单解决的,青阳周身剑盾环环相绕,竟是将噬心大法的黑烟浓雾尽数劈开,

紫云殿内本就清明纯阳,此刻被邪煞引出的黑气越发消散,邪煞功力也就大打折

扣。忽然,静谧异常的紫云殿角落,一左一右飞出两个人影,双剑齐出,朝邪煞

攻去,正是青影青绝两位。邪煞全力突破青阳之时,哪有精力应对这突然夹击。

两剑直破邪煞魔功,邪煞一个翻身倒地,已是受伤不轻。而青影青绝二人马不停

蹄,再次夹攻而来,邪煞望去,只见青影一脸铁青,不易突破,而另一侧青绝则

是大腹便便,想是有些机会,人朝青绝飞去,欲拖着受伤之躯强行击退青绝而寻

找出路。可刚刚接触青绝之剑,邪煞便发现不对,原来这青影青绝二人修的是一

门合击之术,二人两侧合击,却是形在而意隐,看似右侧是青绝之剑,可邪煞碰

到的却又是二人合击之势,邪煞再次抵挡不住,退回原地,此刻青阳一声「破」

字念出,周身四柄神剑不在围绕,而是幻化出一柄巨剑,直刺邪煞,「嘭」的一

声,巨剑入体,邪煞倒地。

「哼,青阳老贼,你暗算胜我也是不武,就算你胜了,今日我极夜教也定会

踏平这紫云山!」邪煞已是气息奄奄,命悬一线,却依然嘴硬反驳「阁下在等你

山下的那批教众吗?」青影面无表情,淡淡一句,却是令邪煞心如死灰。

紫云山下,长白之巅,黑云涌动。

这是极夜教数万妖魔教众,飞禽走兽,牛鬼蛇神。青面獠牙之妖魔,邪魅打

扮之妖人,层出不穷。而美艳娇魅的「舞萧双姬」正在其首发号施令。

「圣女,咱们什么时候杀上去?」四名一模一样的青面獠牙兽朝着两女问道,

虽是发问,却是眼珠子盯着两女不停转动,若不是忌惮教主邪煞之威,怕是早就

要扑过去将这两名惑人妖精按在身下大肏不停。

「四位护法稍安,教主说过等他消息再攻。」萧女不喜这四人眼光,不做理

睬,而舞韵音作为姐姐也是无奈,淡淡回答道。

「你们怕是等不到了!」忽然夜空之中飘散出一抹白光,一位体态婀娜的白

衣仙女从天而降直朝这妖魔杀将过来,正是那天女一般的青竹仙子。青竹扯出双

手处两根白色丝带,一拉一甩,两段横扫,却是生出浩大仙力,漫卷之下,这万

千妖魔如蝼蚁一般灰飞烟灭。与此同时,青竹身后飘下数百名玄门弟子,正邪之

战,一触即发。

那四名护法唤作「风、雨、雷、电」,各个青面獠牙面目可憎,虽是青竹仙

姿绰约,但此刻却是不敢有丝毫色心,四人齐齐施法朝青竹击去,一瞬间飞沙走

石,电闪雷鸣。青竹却是毫无退却,白带翻滚,宛如空中曼舞一般,飞沙散落,

走石停立,喧嚣静止,轻松化解这妖法之威,再一个翻滚,两根白带一分为二,

均是化出四根,直扑四名护法,四护法各自运出魔力抵抗,可白带在交织之时,

竟是再次幻化,白绸前端竟是化出四柄长剑直破四人护体之气,钻心而出,四名

护法瞬间阵亡。

「什么意思?」宁夜猛地回头,杀气尽显。

宁痴微微摇头:「师兄,我不知你何时与邪煞走在一起,可当我在揭阳村见

到邪煞魔功那漫天黑夜之象时,我就怀疑你了。」

「为什么?」

「那日师门大比,你也是用了类似的一招,这才击败的宁尘师弟。」

宁夜猛地想起,师门大比,自己迫于宁尘强大压力,使出的一招「紫云星夜」,

正是自己借邪煞噬心之法演变而来,虽是有着自己演变,但终究被人认了出来。

「宁尘师弟失踪,你急于返回师门,我便推测你有问题,但我与师妹都敌不

过你,只好私下回信师门,叫师尊们早做准备,今夜在此等候,也证实了我的推

测,宁夜师兄,你不该啊!」宁痴叹道,为这以往敬重的师兄而感到惋惜。

「啊!」宁夜顾不上许多,一声怒吼,拔出「紫寂」便朝宁痴攻来,也不知

是何种心态,此时只想集全力于一击,将满身怨言朝宁痴发泄出来。宁痴取剑招

架,频繁躲闪,有些狼狈,宁痴修为自是敌不过早年入门的宁夜,此时宁夜怒火

中烧,宁痴更是难以招架,施展各种法术而躲避。

宁夜虽是修为较高,但却是低估了宁痴这滑不留手的本事,几剑之威都未能

伤到宁痴,而宁痴自幼钻研奇门异术众多,步法、阵型乃至符咒法器都是比比皆

是,虽不能敌,却是自保有余。宁夜更为恼火,恶吼一声,竟是持剑指天,念动

咒语。本就黑夜当空的紫云殿广场,此刻更为幽黑,黑夜之中无数飞剑袭来,却

正是那日所用的「紫云星夜」一招,而此刻,宁夜怒气使出,竟是比那日更狠,

剑剑诛心,毫不留情。

「劣徒,同门师弟也能下此毒手!」一声轻吟娇斥,两道白光闪烁,竟是将

这诛心剑雨击散,再是一式横抽,白带荡出两道仙力,正中宁夜胸口,宁夜气痛

倒地,长扶不起。青竹仙子降临,本是美丽洁净的她此刻却是杀气弥漫。

「师,师叔!」宁夜狰狞面容此刻慌乱不已,双脚竟是颤抖起来。

「还不跪下!」本是优雅清灵的仙音再起,而此刻宁夜却是「嘣」的一声跪

倒,不敢做丝毫反驳。

「师叔,我错了,我是被逼的,我中了毒!」宁夜猛地响起自己有毒在身,

朝青竹边扣头边解释,见青竹冷脸漠视,却是跪着转了个身,朝紫云殿内跪去,

口中念道:「师傅。弟子错了,求师傅开恩。」

「宁尘何在?」青竹不理宁夜哀求,开口问道。

宁夜见青竹开口,又是跪着转了过来,狼狈不堪道:「师叔,尘师弟被邪煞

所袭,却是被一高人救起跑掉了,想是安全的,还望师叔开恩,弟子被邪煞控制,

被逼无奈啊!」

青竹闻得宁尘消息,冷哼一声,不再纠缠,转身离去。

紫云殿内,一脸憨厚的青绝有些动容,不由问道:「师兄真不去看看?」

青阳沉吟不语,未做回答。

掌管戒律的青影等了青阳许久,见久未出声,便道:「师兄,即是如此,那

我便按门规处置了。」只见青阳依旧未出声响,却是闭上双眼,再次长叹一气。

青绝青影均有些许动容,均是一人一手拍下青阳两肩,以示安慰。

青阳露出一丝苦笑,轻拍两位师弟宽慰之手道:「我教徒无方,此次便按门

规处理吧,逐出玄门,发往静思深渊思过终生,其他魔门教众押往紫云炉封印。」

「我要见师尊,我要见师尊!」宁夜一身修为散尽,此刻被人拖着向那紫云

禁地静思深渊走去。一路之上,宁夜依旧在祈求师尊原谅,可他不知,此刻的青

阳已是不忍再见他一面,玄门中人,讲究修心为上,宁夜背叛师门、受制于魔都

可谅解,可助魔为虐,残害百姓却是玄门大忌。青阳自小看好这弟子,此刻如此

行径,已叫他失望透顶。

「我不服!凭什么我就要受魔头逼迫,求生不得,求死不已!」

「我不服!凭什么我要牺牲自己,保全苍生!」

「我不服,那宁尘一微末弟子,却上天眷顾,仅仅修行三年就有如此修为。」

「我不服,为何他屡屡化险为夷,而我却从此要在此地空度余生?」

宁夜在这四处无人的静思深渊呐喊道,传来的却仅仅是阵阵回响。这静思深

渊有如一处黑洞,深不见底,而四周均是高墙耸立,犹如一口枯井一般。此刻宁

夜坐在一处平台,朝天呐喊,甚是阴森恐怖。

宁夜已是如同废人一般无助,呐喊几句之后便觉体力不支,声音嘶哑,心底

里没来由的产生一种恐惧,乃至绝望。难道自己要葬身于此?

「狗屁!什么狗屁紫云,什么狗屁玄门,都是道貌岸然,平日里作威作福管

教弟子,翻起脸来无情无义,若我有朝一日回来,定要灭掉这狗屁玄门。」宁夜

顾不上嘶哑的嗓子,继续呐喊起来,仿佛是觉得呐喊和嘶吼才是克服这种绝望的

办法一般:「青阳、青影、青绝、青竹,你们薄情寡义,都该死!」宁夜面露狰

狞,忽然念道那白衣翩翩的青竹仙子,却又露出一抹淫光:「青竹你个贱人,心

里只有你那俊俏徒弟,哼,有朝一日,我定要肏死你这贱人,将你调教成我胯下

之奴,让你那好徒弟抱憾终身!」

一旦动了淫念,宁夜就仿佛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不断意淫着那高贵的师叔,

想着如何将她压在身下,疯狂奸淫,口中粗坯之言越发多了,咆哮般的呐喊也是

越发起劲。

忽然,一道洪钟般声音传入宁夜耳边:「聒噪!」

「谁?」宁夜大惊,猛地转身查看,发现四周依旧是高墙耸立,不见人踪:

「谁在这里?」宁夜暗道:「这里毫无人烟,莫非是玄门之人,难道是按门规不

方便杀了自己,却是要在此地动手?」随即慌乱起来,连忙跪在地上哭道:「师

尊饶命啊,弟子知错了!」竟是丝毫不见刚刚呐喊时的气派,怂态尽显。

【好文】【玄阳永夜】第二卷:紫云变 第一章:玄门正气然,宁夜脚下平台「嘣」的一声炸裂,自己径直往下掉去,「啊!」宁夜

慌乱叫道,传来一阵回音,而这静思深渊深不见底,却是不知他要掉往何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