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神墟鬼境】(卷03)(01)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0次

【神墟鬼境】(卷03)(01)

卷三:逼上梁山~第01章:无奈之举

赵无谋几乎要崩溃了,年底的工作真是难找呀,每个人都知道,纵算要离开

公司,也要等拿到辛苦一年的年终奖金再说,哪像赵无谋,快到年底了,还往外

走人。

再找不到工作,就没法向寡母交待了,赵无谋甚至有抢劫的冲动,但是不出

那家公司的话,被上司刁难的日子更难过,想挨到年底顺利拿到年终奖似乎也不

大可能。

真是一分钱逼死英雄汉,赵无谋万般无奈之下,牙一咬,走向了一家专门介

绍苦力的小仲介公司。

推开仲介的房门,一个老头头也不抬的道:「找工作?」

赵无谋道:「是——!有合适的工作吗?」

老头道:「年底了,所有的工程都停工了,明年再来吧!」

赵无谋走投无路,也走得累了,坐在了老头面前歇脚,不甘心的道:「就没

有急着要人的公司?」

老头抬起头,看了看赵无谋道:「有倒是有,就怕你不敢去!」

赵无谋笑道:「有什么不敢的?只要有工作干就行!」

老头盯着他的脸道:「我说了你可别害怕!鸿幸大厦要招四个夜班的保安,

开出的价码可不低,三千块一个月,还交五险一金!」

赵无谋笑道:「这是好事呀!我怕什么?」

老头一本正经的道:「我明着跟你说吧,听说那大厦闹鬼闹得厉害,是凡做

惯保安的都知道,你是生手吧,这事我有言在先,你真想做的话,可别后悔!」

赵无谋是身无馀财,急着等钱过活,忙笑道:「不后悔,不后悔,只要有工

作就行!再说了,有鬼我也不怕!」

老头歎了一口气道:「小年轻,你也别不信邪,话我可是说了,你真要做的

话,我就打电话了!」

【好文】【神墟鬼境】(卷03)(01)

赵无谋道:「你打电话吧,对了,仲介费怎么算?」

老头还算厚道,笑了笑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大厦已经把仲介费付了!」

赵无谋笑道:「那敢情好,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老头苦笑道:「我打完电话联系好后,你就可以过去了,那边正等着人用呢!」

鸿幸大厦管理部,周信明面前站着一字排开的站着十四个保安,个个脸色难

看,其中一个道:「周总!不瞒您说,这大厦的鬼实在厉害,白班还行,晚上我

就不干了,毕竟小命要紧呀!」

周总吼道:「白班?白天这大厦里面全是人,要你们做什么?就怕晚上有人

偷东西,还有部分公司加班加到十一二点也算正常,你们一个个不肯值夜班,我

要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

一名保安低着头道:「要不是年底了,我们就都不干了!」

周总歎了一口气,要是都不干,他也麻烦的很,总不能自己白天黑夜的跑来

看大厦呀,于是改成安抚的口气道:「你们说说看,到底是什么鬼这么凶?」

一名保安心惊胆跳的看了看四周,生怕说话被鬼知道,小声的向周总道:

「是日本鬼子,足足有一个小队三十多人,您老要是不信,可以问问其他人!」

其他几个值过夜班的人一齐点头,这些吃过亏的人,身体上都有被鬼弄得狼

狈不堪的伤口,去医院看也看不好,正苦着呢。

周总歎气道:「大厦刚开业不久,许多楼层还没有公司租,要是这事传出去,

已经租楼层的公司也会搬走,以前怎么没有?」

一名保安小心的道:「以前其实有的,就是我们不知道真相罢了,以为都是

偶发事件,十三楼的一个漂亮女文员自杀,难道你不知道?」

周信明道:「她是失恋,和大厦有什么关系?」

另一名保安道:「那十四层的那个做保险的女孩呢?」

周信明道:「听说是生意失败!行了,你们也别疑神疑鬼的了!」

又有一名保安拉开衣袖,给周信明看胳膊上流着黑色脓液的伤口道:「老总

您看,医院治不好的,我只伤了手臂,其他的人伤在各处的都有,这大厦自建开

始,就听说就死过几个民工,不信你调大厦以前的档桉看呀!」

周信明已经看过档桉了,俱说这里以前是侵华日军的一个驻地,日本投降后,

一小队三十六个人,全部在此地剖腹自杀,怨气甚重,大厦修建前,这里是一家

工厂,晚上也没人,起建的时候,真的死过六七个民工,包工头怕麻烦,都是私

下用钱解决的,并没有见报。

周信明看着那伤口噁心,背着手在这群人面前走了两圈道:「你们都不肯上

夜班,叫我怎么办?」

保安队长张雷道:「周总,之前我们死了一个人,吓跑了十几个,您老不是

一直在招人吗?」

周信明道:「死的那个是突发精神分裂症,自己撞墙死的,不过说起来,你

们几个也算是胆大的,撑到现在也没跑,我一直在招人是不假,但是年底了,外

地人都回家了,当地人又不可能在年底找工作,知道行情的,也不肯跑到这儿来

上夜班,这可怎么好哟!你们好歹帮帮忙,挑两个胆大的,替我值值夜班怎么样?

夜班费算双份的工资!」

十几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齐摇头,这些人都给鬼弄怕了,要

不是想挨到年底拿年终奖,可能早跑光了。

周总又歎气「唉——!今天你们没人站出来,就都不准走,直到有人肯站出

来值夜班为止!」

十几个保安闻言,低头的低头,沉默的沉默,谁都不肯主动站出来,他们都

领教过那些鬼的厉害,没有一个敢逞能的。

正在无可奈何时,老闆桌上的电话响了。

周总拿起电话:「喂——!老朱呀!我托你招的人怎么样了,什么?今天来

了两个,不错不错,同意上夜班吗?啊——?他们说没问题,有鬼的事你没跟他

们说吧?什么?已经说了,你怎么就这么三八呢?啊——!他们两个都不怕?那

好那好,你立即叫他们两个到我这来报导!让他们打的来,费用算我的!」

周总放下电话,对面前的保安道:「没用的东西,不是有人敢来吗?既然是

新人,我还不用付那双倍的夜班费呢!你们全是废物,真要是不敢干了,来年农

民工大量涌来时,你们一起给我滚蛋!还站着干什么,给我干活去!」

一行保安心里想着年终奖,闻言也没有一个顶嘴的,忽拉一声全散了。

二十分钟后,周信明接到了两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一个当然是赵无谋,另外

一个叫做齐生振。

周总看也不看两人的档桉,客气的把两个招呼坐了下来道:「情况你们都瞭

解了吧,这事信就有,不信就没有,可能是值夜班的人想多诈我几个钱!」

齐生振笑嘻嘻的递过打的票道:「这世人哪有什么鬼?老闆,这是打的票!」

周总拿过来看了一下道:「三十块钱!从老朱那边到我这里没这么远吧?哎

呀!算了!夜班从晚上九点到第二天早晨八点,你们看看,今天能开工吗?」

赵无谋道:「没问题!」

齐生振涎着脸道:「那个——!老闆,我也不瞒你,我才从号子里面出来,

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你能不能先预支我几百块钱用用?」

周意看了一眼齐生振,甩了三百块钱给他,问道:「你以前犯的什么事?」

齐生振接过钱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下地干活时,动静大了点,搭伙

的兄弟跑掉了,我倒楣被公安逮住了,因为也没有什么太值钱的东西,那地也不

是太古老,所以被整个三年就出来了!」

周总奇道:「你下地干活是正常的事,公安抓你干什么?」

齐生振咧嘴一笑道:「老闆——!看来你真不是在道上混的,我说的是盗墓

呀!」

周总「噢——!」

了一声笑道:「难怪你不怕鬼!你马上开工有问题吗?」

齐生振笑道:「当然没问题!我正愁没地方住哩!」

周总的心定了下来,按了按桌上的电铃,对讲机里传来嗲到骨子里的娇媚声

音:「周总!什么事呀?」

周总软头骨头都酥了,对着桌上的对讲机道:「有两个人到我们公司,你拿

两份空白合同来!」

对讲机那头娇媚的声音道:「好的周总!我立即来!」

赵无谋现在耳目特别的灵,立即就听到高跟鞋踏着地板的「啪啪」

声,由远到近的传来,听那步伐,就知道是一名高佻的美女。

果不其然,片刻间,一名漂亮的秘书小姐走了进来,雪白的脸颊冷若冰霜,

穿着上白下黑的办公装,双手捧着一个档桉夹,脚上踩着一双高邦的高跟皮鞋,

修长的大腿上,勒着冬天穿的特有的黑色羊毛紧身袜,娇媚的叫了一声:「周总

——!」

周总看着那女秘书高高耸起的胸部道:「陈雪梅呀——!不是叫你把奶子露

半个出来吗?怎么只能看到一点沟,太不性感了,以后不准这样,把合同拿出来,

给这两个人签!」

女秘书白了这个头发半白的周总一眼,踩着高跟鞋,姿式优美的走到老闆桌

前,档桉夹里拿出两份空白档桉,俯身对赵、齐两个道:「在这签字,一式两份!

每人签两个名就好了!」

她这一俯身,一股甜甜的体香就钻进了赵无谋的鼻子,赵无谋一抬头,看到

了那条迷人的胸沟,两瓣雪白的乳肉,晶莹剔透,不由吹了一个无声的口哨,跟

着向那沟里吹了一口气。

女秘书冷冰冰的白了赵无谋一眼,回过头去。

齐生振拿起合同看了看道:「怎么是三个月吗?工资也不对呀!」

周总笑道:「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间内,工资减半,也就是一千五百块钱,

试用期间,公司不替你们交五险一金,没有休息天,试用期满后,才能转正,转

正后,才能享受正式员工的待遇!」

赵无谋哼道:「试用期三个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休息天?」

周总拿起一个古怪的遥控器,对着漂亮女秘书的大腿间按了一下,笑着对赵

无谋道:「那你签不签呢?」

漂亮的女秘女「嗯——!」

的哼了一声,咬着嘴唇看了周总一眼,两条大腿根不安的夹了起来。

齐生振拿起笔来,飞快的签了名字,赵无谋歎了一气,也把自己的名字签了。

周总欣赏着陈雪梅夹紧着双腿间的骚态,指着赵、齐两人对陈雪梅道:「很

好很好,既然字都签了,陈雪梅——!把他们的身份证複印一下,建个简单的档

桉,然后带他们去保安室,向张雷交待一下,告诉张雷,他们两个今天晚上就开

工,叫张雷把要说的和他们交待一下!」

陈雪梅忍着下身的酥麻,从档桉夹中拿出两张空白档桉,递给赵、齐两个人

道:「填空题,这是笔,就在这里填,照片以后补,把身份证拿出来给我!」

齐生振也不老实,递过身份证时,握住了陈雪梅雪白的手掌捏了一下,陈雪

梅怒目瞪了他一眼,拿过两个人的身份,跑去影印机前複印。

周总呵呵对齐生振笑道:「刚才你拿的三百块钱,会在你工资里面扣除,也

就是说,下个月十五号,你能拿到一千二百块钱!」

齐生振叫道:「这也太扣门了吧?那打的三十块钱怎么算?」

周总嘿嘿笑道:「怎么算?算利息呗!陈雪梅,複印好了就带他们去上班!」

秘书小姐陈雪梅的脸上,已经泛起一片潮红,羞耻的望了周总一眼,犹豫道:

「但是——?」

说着话,又夹了夹两条大腿,那两条修长的大腿根处,有东西在微微颤动。

周总坏笑道:「没什么但是——!这也是对你的磨炼,还不快去?」

陈雪梅在这里工作,每个月能拿六、七千块钱,工【好文】【神墟鬼境】(卷03)(01)资可不低,闻言只得无可

奈何的应了一声,对赵、齐两个娇声道:「跟我来!」

赵无谋跟在陈雪梅身后,灵敏的耳朵里,传来了一阵阵如蜂鸣般的马达声,

声音就从陈雪梅的肉档间传出,傻子也知道陈雪梅这会儿档间塞着的是什么东西。

齐生振嘿嘿笑道:「美女!你走路姿式好奇怪呀!老夹着裤档干什么!」

陈雪梅头也不回的娇野骂道:「关你吊事!你没在其他公司做过事吗?不该

问的不要问,问多了对你没好处!嗯-,嗯嗯——!这个死人,怎么把档位调这

么大?还让不让人活了?」

说着话,走路的姿式更怪了,双腿发软,像要瘫倒的样子。

赵无谋一笑,赶上两步,伸手搂住她的细腰,鼻子一嗅道:「奇怪呀?怎么

有一股女人发情时的气味?」

陈雪梅被档间的东西搞得不行,赵无谋又实在不是讨厌的男人,就势倒在赵

无谋的怀里,小声道:「死人!你难道还看不出来,明知故问!」

赵无谋在走道中,放肆的把手探进陈雪梅的跨间,发现大腿内侧的黑色羊毛

袜都湿了,再向上,摸到一寸左右赤裸的滑腻粉肉,再向上却摸到了一个铁质的

东西,不由把手停住了。

陈雪梅的冷脸早装不起来了,红着脸小声道:「是贞操带,钥匙只有周总才

有,平时我只能穿开档的裤袜!好随时给他玩弄,嗯——!你身上的味道好好闻

呀!摸摸我屁股好吗?」

赵无谋明确的知道,陈雪梅是在发情,档间给人勒了那东西,想自慰都不行,

像她这种样子憋得久了,性欲会越来越强的,一旦拿掉贞操带,都是不知满足的

性交,到最后可能会发展成不知羞耻的牝兽。

既然的美人相约,赵无谋的怪手,自然如她所愿,在她被羊毛紧身袜包裹着

的浑圆屁股上不停的游走,羊毛袜并没有把她的臀部完全包裹起来,还有大片滑

凉粉腻的嫩肉露在外面,给赵无谋大快朵熙。

齐生振笑道:「狗男女呀!走道里也敢做这事?保安室到了!」

说着话,也想上前揩油,却被陈雪梅躲开。

赵无谋依依不舍的拿开放在人家粉臀上滑腻腻的股肉,向后退了一步,和齐

生振站成了一排。

陈雪梅回头,千娇百媚的瞟了赵无谋一眼,推门向里走。

齐生振向赵无谋咧嘴一笑道:「过瘾吧?」

赵无谋微笑,抬手手来,去嗅指尖留着的那一抹肉香。

齐生振歎气道:「现在的中国,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些美女只

要有钱赚,叫她们做什么都行!」

陈雪梅在保安室耍起威风来,忍着跨间的酥软,用一只雪白的手指指着保安

队长张雷的鼻子道:「张雷——!你竟然开了两台油汀睡觉?你又敢偷懒是不是?」

张雷忙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向陈雪梅敬了一个礼道:「秘书大人好!我哪睡

觉了,就是眯了一下眼而已,这两个就是新来的大胆?」

赵无谋假装不知道的道:「什么大胆?」

陈雪梅上前就是一个暴栗,娇叱道:「别胡说八道,你们几个都不肯上夜班,

人家来了不好吗?咦——!就你们四个人?还全窝在屋里,其他的人哩?」

张雷五大三粗的汉子,被陈雪梅钉了个暴栗后,却不敢生气,巴结的道:

「梅姐!你看看都几点了,七点钟了呀,他们都下班了,大厦里各个公司的人也

走得差不多了,我们四个挨到九点,也得换班了!」

陈雪梅娇哼道:「你多大了呀?还叫我姐,不怕把我叫老了?你们这群猪,

就知道换班睡觉!来——!介绍一下,这是保安的白痴队长张雷,这两个是——?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齐生振笑道:「我叫齐生振,雷哥多关照!」

赵无谋也道:「我叫赵无谋!以后多关照!」

张雷坏笑道:「当然关照了!」

陈雪梅介绍了双方,也不再多话,向张雷娇叱道:「周总要你把要做的事交

待一下,新人才来,你不要玩鬼!要给人家做个好榜样,那个——!哎呀——!

呜——!你们都认识了吧?那么我回去了,拜拜!「

说完话,夹着大腿,忍受着穴内一阵紧似一阵的可恼酥麻,扭着屁股就走了。

张雷对着她的背影低声骂道:「骚货——!小母鸡——!天生挨操的货——!

定是姓周的又用远程跳蛋玩她,嗯——!狐假虎威!总有一天,干得你哭爹叫娘!」

赵无谋道:「雷队长!有什么向我们特别说明的吗?」

张雷翻了翻眼道:「有什么好说的?把制服穿起来,上班时间从晚上九点到

明天早晨八点,每班要巡两遍楼,发现小偷就抓,发现鬼就闪,就这么多!」

齐生振笑道:「那吃饭怎么办?」

张雷道:「怎么办?自己去对面买,周老闆有说供应工作餐吗?十块钱一份,

不想吃盒饭的,可以自己从家里带,这里有微波炉!」

说着话,眼睛向楼上直瞟。

赵无谋道:「有什么事吗?」

张雷笑道:「也没有什么,怎么周老闆到现在还不走呀!上去一个看看,我

家里有事,还想早点走哩!」

其他三个保安,看着楼外乌黑的天空,都不肯上楼,神色也变得不安起来,

其中一个对其他两人道:「上去一个看看没什么的,你们别瞎紧张?才七点,不

会这么早出来的!」

另外一个道:「要去你去,二呆被吓疯的那次,就是晚上六点半,姓周的该

死,他不走我们就走不掉了!唉——!」

张雷骂道:「全是没胆鬼,陈骚货不是晃着屁股上去了吗?你们还不如一个

女人!」

第二个保安道:「那是她没看到过,要是看到过,我敢打赌,她决不会再留

在这里干的,她个娘们倒是命好,十天上班九天不来,难得一天来的话,还是早

早就下班了,今天要不是老闆训我们话,她和老闆顶多三点钟就走了,苍天呀!

保佑我下辈子投胎做个美女吧!」

齐生振笑道:「我家在外市,回不回家无所谓,四位大哥要是有事,尽管先

回去办事,我在这顶着,周总要是问起你们,我就说你们巡楼去了!」

看了一眼赵无谋道:「你也可以先出去吃饭,等会儿换我睡觉!」

四个保安闻言,一齐向齐生振投来感激的目光。

张雷飞速的脱下保安制服,直夸齐生振道:「真是好兄弟耶!革命的好同志,

那我们不客气了,客气就显得假了,周总问起时,你就这么说,你要睡觉的话,

里面有床还有空调,就是要当心,哎呀——!真是多嘴,兄弟们——!撤——!」

齐生振好笑道:「就是要担心什么呀?是怕被老闆发现我偷懒吗?」

张雷吱唔道:「是呀是呀,你们当班时,记着穿制服拿警棍,我们走了,拜

拜——!」

临出门时,一个保安小声道:「老闆才懒得来哩,就是怕睡到半夜被鬼搬下

床!」

赵无谋是一字不漏的听到了,脸上不由微笑了一下,脱了外套,顺手把张雷

换下保安制服慢慢的穿在了身上,他现在练习了两块「龙甲」

上的东西,身上的煞气,已经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了。

身上的阳气、煞气要是总处于施放的状态,是很耗精神的,以前赵无谋吃得

特别的多,就是身上的阳煞之气收不起来,现他他懂得了收放之道,平日没事的

时候,自然把身上的阳煞收敛起来,慢慢的聚到丹田处,以做到聚精还元的效果,

提高自己的修为。

齐生振也拿了另外一个保安脱下的制服来穿,边穿制服边向赵无谋一笑道:

「你不去吃点东西?」

赵无谋笑道:「这几天我老吃盒饭,吃得腻了,我们两个相见也是朋友,不

如去对面小馆子炒几个菜,叫服务员送过来吃吃!」

说着话,掏出身上仅有的四十几块钱来,想想了一下道:「就炸个花生米,

一碟韭菜,拿两瓶啤酒怎么样吧?」

这就是赵无谋身无馀财的原因了,有点钱财,总是会大手大脚的花掉,这个

坏毛病,就算是现在落魂的时候,还是改不了。

齐生振笑道:「我刚从老闆那里预支了三百块钱,今天我请客,你在这儿看

着,我去对面炒菜过来!」

赵无谋道:「怎么好平白无故吃你的哩?还是我请客吧!」

齐生振笑道:「别客气了,以后我们两个一起上班的日子有的是,明天你回

请我就是了——!」

说完转身就走。

赵无谋笑了笑,不经意的抬起手来,手上留着陈雪梅身上浓烈的雌性苛尔蒙

的诱人体香,忽然神情一动,心中暗道:不好,那话儿来了。

赵无谋来得匆忙,更不是捉鬼专业户,身上并没有什么好物事,只得从钥匙

扣上,解下一个同治年间的铜板来,又从墙角拿了一个啤酒空瓶,匆匆的把一张

报纸迭了迭,做成瓶塞,向总经理办公室的方向就走。

陈雪梅把赵无谋、齐生振两个带去保安室后就回到了总经理办公室,一进门

就丢了档桉夹,娇声道:「周总——!你干嘛把跳弹的档位调得那么大呀?搞得

人家难受死了,差点在两个小保安面前出丑!」

周总嘿嘿笑道:「怎么样?舒服吧?过来——!」

陈雪梅娇声道:「嗯——!」

用两只漂亮的手掌前后捂着肉档,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那姿态模样,叫任

何男人看了都会喷血。

周总毫不废话的道:「口交——!」

说着话,把手中的遥控器,开到了最大的一档,「嗡嗡」的马达声更响了。

「哎呀——!」

陈雪梅妖叫,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不顾羞耻的掀开短裙,银亮贞操带的细

孔处,雪白的浆液不受控制的往外直淌。

周总笑眯眯的半躺在豪华舒适的老闆椅上,津津有味的欣赏顶级美女陈雪梅

的耻态。

「嗯——!呀呀——!我要来了!好人,再快点再快点,千万不要停呀!」

陈雪梅性奋的把雪白的双手探在自己的肉档内,在贞操带外面直搓,可就在

要来没来之时,马达声彻底消失了。

「哎呀——!难受呀!给我嘛!」

陈雪梅从峰顶跌落,不由大失所望的跪坐在地毯上。

周总坏笑道:「口交!让我满意了,我就给你真的!」

陈雪梅高兴的道:「好周总——!您说话可要算数哟!今天至少给我高潮十

次怎么样耶!」

说着话,小狗式的顺着地毯爬了过去,用光滑的脸蛋,拱开周总的两条大妥,

小嘴凑进了他臭哄哄的裤档间,一股老年人特有的体臭传了过来,陈雪梅不由又

想起了赵无谋身上那股好闻的雄性苛尔蒙的美妙味道。

陈雪梅是周信明半年前大厦刚开业时招来的,本来就比一般的女孩子风骚,

应聘时穿的超短裙几乎盖不住屁股,有被调教的天赋,骨子里的奴性也强,人长

得也非常漂亮,身材也是一级棒,所以周总决定把她调教成私奴,以娱晚年的夕

阳生活。

周总起初按一本调教手册对陈雪梅调教时,是希望她越骚越好,性欲越强越

好,却不料想陈雪梅的潜质一经刻意的开发,就变得像一头喂不饱的母狼,和周

总做成人游戏时索要无度,甚至趁周总不在时,偷偷的和办公室其他的男人疯狂

性交。

周总知道她四处偷嘴后,也不介意,就是特意从小日本订购了一大套调教用

品,其中就有这一条特制的高品质不锈钢贞操带,他还有许多调教项目要在她身

上试验。

为防陈雪梅偷嘴后削减性欲、影响了进一步的调教,周总就在她的肉档间,

锁上这一条贞操带,日夜让她憋着,不给她私自泻身,同时也防止了她没事到处

放骚。

陈雪梅用温润的樱桃小嘴,熟练的从裤子拉链的开合处,衔出周总那条兴奋

而软塌的老吊,心里不住的大骂,奈何现在除了这条老吊之外,自己的私处连个

筷子也插不进去,尽管这条软虫不好用,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强。

周总低头看着红艳艳的嘴唇,包裹着黑黄老鸡巴的样子,满头半白的头发都

感觉兴奋,这张小嘴不能说不巧,吹裹含唆间,裤档底下,那股舒爽的感觉越来

越强烈,要是这张小嘴含的是只年轻的小鸟,可能早就一飞冲天了。

陈雪梅抬头瞟了一眼这个有钱的老人,吐出含在小嘴的软塌塌的玩意,用一

只雪手拎住龟头节奏的轻轻抖动,玩起手上的飞机技巧,小嘴再向下,去舔那悬

着的蛋蛋。

两个矇矓的影子立在陈雪梅的身后,随着天色越来越暗,渐渐的变得清晰起

来,赫然是全副武装的日本兵,左边的一个日本兵吸了一口气道:「唆嘎——!

小野君,这只中国母猪大大的美丽,是不是抓回去,大家的快活!「

小野君点头道:「哟西——!川田君,正应该是这样,支那人不配拥有这样

的美人!所有美女,都应该为我们伟大的大日本皇军服务!」

周总勐的抬头一看,发现了两个端着三八大盖的日本兵,满脸狞笑的走来,

吓得大叫了起来,急忙一脚踢开正在吹箫的陈雪梅,向着两个日本兵跪了下来,

泪流满面的道:「皇军饶命,皇军饶命!」

小野倒转过三八大盖,用枪托在周总额头上砸了一下,周总的额头上,立即

出现一片乌紫。

小野大骂道:「八嘎——!愚蠢的中国猪,献出你漂亮的女人,皇军可以饶

你的狗命!」

周信明大惊恐的道:「太君要她,尽管拿去!」

心中却想,都解放这么多年来了,哪来的日本兵,错眼一望,却见另外一个

日本兵,毫无阻泻的穿过豪华的办公桌,脚上的马靴踏在跪伏在地的陈雪梅身上。

陈雪梅望着带血的刺刀,浑身哆嗦哀叫道:「妈耶——!饶了我吧!」

妙目中白眼直翻,身体摇摇欲坠。

川田君狞笑把枪背到身后,按住陈雪梅的头颈,就掏出鸡巴来,陈雪梅忙不

迭的把那似虚还实的鸡巴含在小嘴里,讨好的舔舐,边舔舐边查看川田脸上的表

情,生怕侍候不好,惹恼了这个奇怪的日本兵。

小野君狞笑着对跪在地毯上的周总叫嚣道:「支那猪!这里有没有藏着国军?」

周信明恐惧的道:「都解放几十年了,国军早退守台湾了,哪里还会有国军?

没有,这里肯定没有国军!」

小野君用枪托敲着周总的大头道:「那新四军的有没有?」

周信明一想,新四军就是解放军呀,江东门不是驻着临汾旅吗?忙点头道:

「有的有的,江东门就驻有一个整旅,我带你们去!」

小野暴跳道:「你的说慌的干活!江东门那片全是死人,哪来的军队?八嘎

——!」

手中军剌挑开周信明胸口的衣服。

周信明见不对头,跳起来就跑,却被小野一腿踢倒,仰面朝天的跌倒在地,

日本兵叽叽咕咕的骂了两声,举起刺刀对着周信明的胸口就剌。

忽然周信明胸前一片佛光,剌得小野向后直退,尖声大嚎。

周信明低头一看,原来是在南海普陀山求的一块开过光的观音玉像,忙抓在

手中,对着小野道:「你别过来!」

小野直挺挺的弹起来,拿着个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绕着周信明身边转悠,

他怕那南海纯正的佛光,也不敢冒然上前,这个日本兵虽死了,但也不减生前的

狡猾,转而用中文引诱道:「你带路,找到新四军,我就放了你!」

川田君享受着陈雪梅的小嘴,快活的直叫唤,生人的阳气源源不断的顺着马

眼流进了他的魂魄内,令川田的魂魄变得更稳定,那根似虚还幻的鸡巴翘得老高。

「哟西——!」

川田君扳过陈雪梅发软的肉体,令她趴伏在办公桌上,粗野的撕掉她黑色的

办公短裙,把个鬼鸡巴往两片肥嘟嘟的股缝中塞,一塞之下,竟然没塞进去,日

本兵诧异,低下头来,扒开陈雪梅的粉臀查看。

「呀呀呀——!」

陈雪梅吓得大哭,任由那日本兵在她的后股间玩弄探索而不敢反抗。

钢铁不通阴阳,陈雪梅戴的是条优质的不锈钢贞操带,日本鬼的鬼鸡巴也捅

不进去,日本鬼很快的就看到了陈雪梅肉档间的贞操带了,不由暴怒起来,抬起

穿着马靴的脚,照着陈雪梅的大腿内侧就是两下,然后举起手中的刺刀,狠狠的

往陈雪梅的牝户、后庭上乱捅。

「哎呀——!」

陈雪梅痛叫,雪白的大腿内侧,顿时出现了两处乌紫,痛不可抑,那日本兵

的刺刀捣得奇准,记记都捅到贞操带上。

日本兵鬼叫道:「钥匙在哪里?你的,快说——!」

陈雪梅哭叫着伸手向周信明一指道:「在他那里,求你了,别捅了,你替我

开了锁,我乖乖的给你插!」

川田转身望向周信明,鬼嚎道:「你的——!交出钥匙!」

小野转头向川田说了一通日本话,川田点头,两个日本兵端着刺刀,合力向

周信明撞去,这些日本兵生前残暴之极,死后也是凶煞之鬼,煞鬼比恶鬼还有难

缠,也更凶勐。

「啪——!」

的一声脆响,替周信明观音像开光的和尚法力有限,经不起两只煞鬼的勐撞,

这块普通的玉质佩饰碎成几块,落到了地毯上。

「哟西——!」

小野鬼笑。

周信明的尿就下来了,急中生智,从贴身口袋里,掏出贞操带的钥匙丢了过

去,结结巴巴的叫道:「太君——!太君——!你们听我说,你们先去操花姑娘,

然后我再带你们去找新四军或是国军,怎么样?」

小野指着周信明道:「中国人的,狡猾狡猾的,你站在那儿不准动的干活,

我们去玩花姑娘,要是你敢乱跑,立即的枪毙!」

周信明点头哈腰的道:「我不跑,我不跑,太君尽管去玩花姑娘!」

说话时,急得两个老眼直转。

小野狞笑的靠到了近前,按住周信明的头颈,把嘴凑了上来,去吸周信明口

鼻里的阳气。

周信明却理解错了,恐惧的暗想:天呀!这日本鬼竟然有这样的爱好。

头一歪,昏了过去,倒在了陈雪梅站着的大腿边不远处。

川田早拿了钥匙,跑到陈雪梅身边,按住她粉嫩的屁股,找到贞操带的锁孔,

「吧嗒」

一声打开不锈钢带子,露出陈雪梅久不见天日的羞耻牝户。

小野吸了周信明几口阳气,感觉滋味并不是太好,立即丢了昏迷不醒的周信

明,也跑到了陈雪梅身边,狞笑道:「我在前面,你在后面,等会儿再换过来!」

川田道:「哟西——!」

穴肉内扯出塞着的湿淋淋的跳蛋,急不可待的把鸡巴捅进陈雪梅肥美的骚穴

中。

男人千万不能和女鬼交媾,同样,女人也千万不能被男鬼日,被鬼日了之后,

本身阳气就会往外泻,轻则减寿,重则丧命。

赵无谋蹲在总经理室外面,轻轻的把门拉开了一道缝,凑眼向里望,只见周

信明一抽一抽的昏倒在老闆桌的边上,不停的吐着螃蟹沫儿,一双老眼向上翻起

只见眼白不见眼珠。

陈雪梅衣服凌乱伏在老总办公桌上,肥白的屁股正对着大门,贞操带已经拿

下来了,一条雪白的大腿站在地毯上,另一条大腿弯曲,半跪在桌上,诱人的肉

档大开,档间淫水涟涟,粉红色的肉牝奇怪的张合着,似有巨阳在那桃源洞口进

进出出,蜜汁顺着站立的那条雪白大腿的内侧,一阵一阵的向外流淌。

不但如此,陈雪梅的头颈上昂,小嘴里似含着什么东西,「唔唔咽咽」

的直哼,上面香肩已经完全露出来了,两团巨大的奶子拖在半空中变幻着各

种形状,像是被人用手在不停的揉捏。

赵无谋嚥了一口口水,低声道:「让我先看看有什么古怪!」

说着话,双手拈了个法决,打开天目,再向里看时,不由吓了一跳。

只见两个狰狞的日本兵,正按着陈雪梅强奸,前后两条粗长的鸡巴,在陈雪

梅上下两个小嘴里进进出出,陈雪梅身体上一股股的生气,正慢慢的被日本兵在

交合中抽出,三魂六魄不稳定的飘荡着,随时有离体的危险。

赵无谋再细看那两个日本鬼,只见每个鬼的顶门上,都有三股红色的尸气,

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娘的,三煞之鬼!」

通常来说,一个三煞之鬼已经够头疼的,更何况是两个?跟着又想起那些保

安的话,真要是这幢大厦里有整个小队的日本鬼,而这些日本鬼死的时间定然也

是差不多,那样的话,就有三十六个三煞之鬼,真要收拾起来,就麻烦大了,但

也不是不能收。

赵无谋不知道的是,他自习了那两块龟板上的东西后,自身的修为,已经不

是一般的全真可以比得上的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