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女校先生】(第十七集第3章)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0次

【女校先生】(第十七集第3章)

第三章 落落大方

「砰……」

关门声响起,四个女人换了拖鞋,从玄关踏进了客厅。

「欢迎光临,尊敬的女士们!」

一个陌生的声音蓦的从女人们身后响起,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侧面的客房

中走出的一个魁梧的外国男人。

「啊!」

婆婆和津子吓了一跳,转身往后面看过去,也是一个外国男子,站在了玄关

处,笑容满面地看着她们,而他的手中握着一把乌黑的手枪。

「别叫,否则我开枪!」

身后的外国男子,在婆婆和津子的惊叫来临之前,迅速的用他熟练的日语喝

道。

婆婆和津子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让惊呼不至于叫出来。

相比起她们,绝色的美少女馨子却只是脸色微微的一变,旋即就冷冷的反过

来打量起两个站在一起的外国人来。

别格瓦列和塔尔斯基重点注意观察的,也正是这位美丽的绝色少女,见到她

这么的沉稳,心中对她的评价不由高了几分:「不愧是纳克医生的女朋友,居然

拥有如此的气度和冷静的心态。」

「你们是什么人?」

见到妈妈和婆婆已经吓得脚都发抖,美少女馨子上前一步,护住了她们,蹙

眉问两人道。

说话的同时,馨子还看了看站立一旁的大姨,四目相对之下,她看见的是愧

疚、慌张和害怕的眼神。

「为什么这么做?」

这是她问的第二句话,对象是她的大姨多佳子。

「对不起……对不起……」

多佳子在馨子清澈的眼神下,忽然哭了起来,「我也不想这样的……他们、

他们绑架了我们……聪和他爸爸在上面……如果我不按照他们说的做……我们全

家就会……就会被杀死的……呜呜……」

「为了你们全家不死,你就把我们也推进火坑吗?」

沉默了片刻的津子,抬起了头,大声的怒斥姐姐之后,猛地就冲上前去,抓

着她的头发就是一阵猛扯,边哭边道:「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女儿才十七岁,你

就这么害她?呜呜……我杀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中年美妇多佳子被扯得痛了,却不敢还手,两个女人哭着闹成了一团。

相比之下,姥姥虽然气得脸色发白,但还没有发飙。

「够了!」

眼见闹剧要升级,别格瓦列冷然的喝斥道,顺手还拿着枪指了指打架的两姐

妹。

两姐妹的反应各不相同,多佳子连忙躲闪到一边,津子却赶紧站在了女儿的

前面。

「你叫馨子是吧?」

别格瓦列见到她们老实了,也将枪放下,堆起笑容对绝色少女道,「你长得

真漂亮!」

津子吓了一跳,双手举起了来,像极了保护小鸡的老母鸡,怒目对着别格瓦

列:「你想要干什么?有什么冲着我来!」

别格瓦列摇了摇手,「别误会,我们对你们没有恶意,甚至对于他们一家三

口,我们也不会杀了他们。」

「走吧,上去再说。」

塔尔斯基不待她们回话,已经用手指了指楼梯。

「不上去!」

简单的英语津子还是听得懂的,她连连地摇头,却浑然不知,自己现在没有

什么依仗可以不用上去。

「我对你们老实说了吧。」

别格瓦列沉吟了一下,道:「夫人,你的女儿有纳克先生这么一个优秀的男

朋友,走到哪里,别人都会给几分薄面的,其中也包括了我们。」

「纳克先生?我女儿的男朋友?」

津子愣然地道,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们怎么知道我和纳克的关系?谁在胡说八道?」

一直没有说话的馨子,闻言立刻用英语否认道。

与此同时,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甚至别格瓦列和塔尔斯基敏锐的看见

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反驳,反而像是一种被戳破恋情之后的少女的羞恼表

现。

「请你相信我,馨子小姐,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别格瓦列笑着道,「虽然我们杀人如麻,但对于品德高尚的人,也会心存敬

意,而纳克医生,也正是那品德高尚的人中的一个。」

馨子瞪了他一眼,闭嘴不语,但看样子很是气恼。

塔尔斯基也不去管她,抬手举出恭迎的姿势,就在津子和姥姥还在犹豫的时

候,馨子已经伸手握住了她们的手,带着她们一起上楼而去。

心有愧疚的多佳子,小跑着走在了她们的前面带路。

「单凭这个气度,这小姑娘就不是一般人啊!」

走在四个女人的身后,塔尔斯基感叹着道。

「那是。」

别格瓦列笑了笑,「什么时候我能找到这么个漂亮的小姑娘,就彻底的归隐

了。」

***    ***    ***    ***

十五分钟后,八点二十分,房子里面灯光早已熄灭,其中就包括了二楼的这

个房间。

六个人,分成两堆被捆绑在一起,其中大森一家三口在一起,姥姥、津子和

馨子则是另外一堆。

黑暗之中,仍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莫大的怨气在房间之中流动。

忽然,一阵摩擦声音过后,有一个人站了起来。

仔细一瞧,居然是姥姥!

「唔唔……」

见到她站了起来,旁边的多佳子和中年男子都连忙发出了惊喜的叫声,只不

过因为嘴巴被堵上,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姥姥并不急着去解开他们的绳子,而是悄悄地走到门口处,隔着大门,倾听

外面的动静。

与她一起被绑的津子和馨子,也因此松动了捆绑,不一刻便也去除了绳索,

静静地看着姥姥,在她没有进一步动作之前,不便打草惊蛇。

连另外一旁的大森一家三口也赶紧停止了兴奋,努力让自己出气声小一点。

好一阵子后,姥姥总算是耳朵离开了木门,站了起来,「好了,他们已经离

开了。」

「呼……」

津子出了一口大气,却咬牙切齿的看向了另外一边,低声又坚决地道:「大

森多佳子,从今天过后,你再也不是我的姐姐,我也没有你这个亲戚!你也别想

我救你们!」

大森多佳子本来是欣喜的等待着被救援,闻言脸色一黯,愧疚的低下了头。

连姥姥都鄙视又痛心地看着自己的大女儿,微叹着摇了摇头。

馨子拍了拍妈妈的肩膀,温柔的对她笑了笑,「妈妈,没事的。」

说着,绝色的美少女轻快地跑到了大森一家三口的旁边,麻利的替他们解开

了绳索。

「妈的,米原津子!你这个女人,居然见死不救,我要教训你!」

中年男人在松脱束缚后,站起来就气势汹汹的往津子那边奔过去,却冷不防

身前一个黑影将自己挡住,伸手一抓,抓往了他的衣领,「啪啪啪」左右开弓,

打得他的脸都肿了。

中年男人被打得眼冒金星,跌坐在地的他,抬起头看到打自己的「恶人」却

是自己的儿子。

「聪,你干什么?」

中年男人下意识地问道。

「大森明聪!」

年轻人毫不客气的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刚才面对凶徒时,你没有勇气反

抗,不敢保护自己的家人,现在却对被我们牵连的小姨发脾气,你真不是一个男

人!」

「我……我是你老子!大森聪!你打我就是大逆不道!」

大森明聪恼羞成怒,努力想要摆出父亲的尊严。

「收起你的臭架子吧!」

大森聪冷冷地道,「对外胆小如鼠,对内脾气暴戾,你这种人以后给我老实

点!否则我的拳头可不认识你!」

大森明聪还不信邪,连连的想要站起来,却被儿子几拳给打倒在地,这时他

才晓得,儿子是来真格的了。

米原津子看着他们父子动手,没有一丝的高兴,脸上冷冷的神情,像是在看

着陌生人。

「对不起……」

多佳子只能这样小声的道歉着,语气是那么的低下。

「不用道歉了,在那个时候你的做法,在你本身来说是没有错的,只是我们

无法接受罢了。」

馨子淡淡地道,「现在我不想跟你们说这些,这群俄罗斯人是非常危险的凶

徒。快些想办法怎么出去,好给警察还有大家报信吧。」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音在远处响起,连地表都有一些震动,随之而来的,有着

喧杂的人声和乱响的警铃。

「来不及了!」

大森聪苦涩地道,「他们是来对付美国商务考察团的,那里有美国的四星上

将和前任国防部长,你可想而知他们有多厉害……」

「对付美国人?那怎么会大开杀戒?」

馨子疑声问道。

大森聪很快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末了叹声道:「你说他们会不会报复我们

呢?」

馨子摇了摇头,「我倒不怕这些、我现在想的,是怎么才能出去。」

表兄妹的谈话,让姥姥他们也听懂了,而此时外面,警笛声更是刺耳,巨大

的爆炸声和不间断的枪声,如雷雨一样变得密集,更是让房间里的他们,心惊胆

颤个不停。

不是他们害怕歹徒报复,也不是他们吓得忘记,所以才没有打电话给警察,

让他们有所准备!

实在是这些歹徒在捆绑他们之后,不但将他们的手机全部扔掉,还将房间的

电话线路破坏,更在窗帘上、门口周围,放置了几颗地雷——他们亲眼看见安装

的,只要扯开窗帘或是打开大门,立刻就会扯动拉线,引爆地雷。

至于说在房间里大声喊叫,又因为门窗都封闭着,传出去的声音根本不大,

又加上是独宅独院,别人能听到才怪。

「我……我……我知道用什么来联系外面。」

旁边,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转头一瞧,却是一直跪坐在地上,不敢抬头的

大森多佳子。

「妈妈,什么法子?」

大森聪一喜,「你快说啊!」

「我之前的那支手机,因为款式太旧了,就在这个月换了一支新的。【好文】【女校先生】(第十七集第3章)我把它

随便放在了那边的沙发上,结果就落了进沙发的缝隙,我嫌麻烦,就一直没有去

捡……」

大森多佳子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

大森聪冲向了沙发,手开始用力的往下伸,查找着手机。

日本的手机是CDMA的,并不是插卡型的,而是一个号码对应一支手机,

大森多佳子虽然换了新的手机,但是因为旧的还没有到一个月,所以仍旧是在缴

费,没有停机,也就是说,只要打开电源,有残存的电力就能打电话对外求救。

「找到了!」

摸索了一阵,大森聪从沙发底下,捡出来一支白色的手机,兴奋的就要按下

开机键。

「等一等!」

馨子连忙喊停了他,「不要急,先等一下。」

「等什么?现在找人救我们出去最重要!」

大森聪下意识的反驳道,但现在对这个蕙质兰心的表妹,他还是很尊敬的,

手便没有按下去。

「匪徒们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报复,我们的提示与否,已经不那么重要。」

馨子和声地说,「大姨的手机是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的,现在重新开机,就

只有打一通电话的电量,我们要找一个能相信我们,且有本事调集人手来将我们

救出去的人。否则警察随便派几个人来,不但害了我们,也害了他们自己。」

「对啊?馨子说得对!一定要小心!」

大森明聪冷汗都流出来了,也不顾会引起儿子反感,赶紧的应和道。

大森聪想了想,苦恼地道:「那么我们找谁呢?」

「在此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馨子淡淡地看着大森聪,「是不是你对他们说的,我是先生的女朋友,他们

才肯放过你们的?」

「是。」

大森聪脸上颇有一点得意,「馨子,多亏了你是纳克先生的朋友,我也见过

纳克先生一面,否则今天我们真的会完蛋,包括你们也是呢!」

顿了顿,他露出后怕之色,「天童家族的二管家天童国亮,也以为你是先生

的女朋友,所以这几天常常的拖我去喝酒,结果他酒量不够好,每次被我灌醉之

后,都会泄露一些秘密给我听。我就靠着从他那里听来的大事,又结合着你和纳

克先生的关系,才勉强过关!」

馨子粉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偷偷地望了一眼大姨,又偷偷地看了看正在

聚精会神听大森聪说话的妈妈,闭上了嘴巴。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所以也想明白了,为什么大姨要骗她们进来,因为

大姨觉得,有了自己这个纳克先生的女朋友在,他们一家人就多一点保障,所以

真的称得上是损人利己……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生怕妈妈还要更生气。

放下了心中的不快,馨子展颜笑了笑,「那好吧,把电话拿给我,我给先生

打电话。」

「是纳克先生吗?」

大森聪惊喜地道。

「是的。」

馨子颔首说:「先生沉稳又很有判断力,更能影响那些大官,只要他仔细的

吩咐,别人肯定也能重视我们,重视这边的地雷。」

「好,好,那你快打电话吧……」

又是大森明聪在接嘴,但这一次,没有人去指责他,因为大家的心思,都一

样……

「嘟……嘟……」

馨子拨出了先前先生留给自己的电话,但电话那边一直没有人接,最后只落

得电量用尽,却没有得到帮助的结果。

见到馨子皱眉的样子,大森聪心中的一丝抱怨很快就消散了,他反而在安慰

表妹,「没事,最多我们拿工具将旁边的墙砸烂,一样可以出去。」

有他这么一说,本来张嘴想要讽刺馨子的大森明聪,也只得把不满藏在了心

底。

「对,聪,我们一起努力,迟早也能出去的!」

津子也干劲十足地道,「来吧,我们一起来。」

姥姥笑着道:「这事就交给你们了,我会的一点瑜伽,也只能解绳索,无法

砸墙啊!」

「没事,外婆、小姨,你们都坐着吧,我一个人就够了!」

经过这么一番磨难,大森聪长大了很多,他卷起了袖子,端起了铁椅,用力

地砸向了墙壁。

「蓬……蓬……」

巨大的响声在房间中回荡着,然而,就在大家都望向大森聪之时,馨子还是

保持着思索的神态。

先生……究竟在做什么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