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梦中妻】(02)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0次

【梦中妻】(02)

朦胧间似乎听到A在外打电话,又有开门声,妻心中一惊,但身无寸缕也不

能去一探究竟。不一会,A拿了条黄色浴巾进来,说:「洗好了吗,用这个擦吧,

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干净毛巾,五星级酒店的毛巾我想你也不一定用的惯。」

如此细腻的关心,让妻心中一股暖流升起,接过毛巾擦拭身上的同时问:

「刚才有人来吗?」A说:「是服务生。今天你累了一天,衣服都有点汗了,我

怕你洗过以后穿着不舒服,就让服务生拿去洗了。你放心,一个小时之内肯定能

送来。」见妻面露难色,A又反身去衣橱拿了条干浴巾来,「衣服没送来前,你

先用这个围一下吧,这也是我带来的,你放心用。」

事已至此,妻只好围上浴巾坐在另一张床上,A则进卫生间洗澡去了。

房间的窗帘并没有拉,金鸡湖的美景映入眼帘,妻向湖对岸望去,心想:

「丈夫和孩子此时正在湖对岸的家中写字吧?而我却在这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

待会回去如何面对丈夫呢?」

忽然又想起刚才从未体会过的快乐巅峰,不禁又迷醉起来,「人生不就是要

让自己开心嘛,老公常劝我要放开自己,尽情的按照自己的本意去享受,刚才那

种前所未有的享受不就是老公鼓励我去体验的吗?他知道了应该能理解的,他是

爱我的,他绝不会为了这件事和我分开。」

「可是不都说男人都是小气的吗,他嘴上这么说,心里真这么想吗?」

正当妻子在胡思乱想之际,A洗好了,一丝不挂的坐到了床上,妻低头不敢

正眼去看他。

A轻轻把妻搂过来在耳边说:「刚才舒服吗?」妻满脸通红,微点了下头。

A说:「我猜你正在想回去怎么面对老公,对吗?」妻抬眼幽怨的看着A说:

「你怎么能让我做出这种事啊,万一他知道了,我的家就全完了。」A微笑着说:

「不会的,以你的人品,你绝不会找一个这么不通事理的老公。人生如白马过隙,

世俗的偏见不应该成为我们追求性福的障碍,虽然我只见过你老公一面,但我坚

信他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他说不定还会鼓励你追求你想要的性福呢!」

听完这一席话,再联想到老公经常在做爱时要自己讲前男友和自己做爱的细

节,和经常给自己讲老婆出轨的故事的往事,妻也不禁释然,「事情已经发生了,

担心又有什么用呢,顺其自然吧!」

妻把头靠向A的胸膛,A轻轻解去妻身上的浴巾,妻再次一丝不挂的暴露在

A的面前。妻满面含羞的说:「把灯关了好吗?」

A侧身把房间的灯都关了,但窗外金鸡湖的【好文】【梦中妻】(02)景观灯仍然把屋里照的朦朦胧胧。

A再次俯身含住妻的乳头,妻也完全放开躺倒在床上,任由A抚弄。

很快妻又感觉到体内的欲望汹涌澎湃,呼吸开始急促,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

A的阴茎,这时妻才真正体验到,A的阴茎足有老公的一倍长,一只手根本抓不

全,两只手才能勉强包裹住它。此时A的阴茎已经再次坚如钢铁,他分开妻的双

腿,准备再次占领那迷人的肉洞,妻此时已无心结,对阴茎的渴望已经超越了所

有的理智,她任由A的阴茎无所顾忌的分开自己的阴道向花心挺进,当它再度抵

住花心之时,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射过一次的A似乎毫无倦意,他使出全身解数左冲右突,时而浅出深入,时

而全出浅入,完全放开的妻也积极配合着摇臀扭腰,以求最佳的享受。大战二十

分钟后,妻已完全体力不支,只能迷离的躺在床上分开两腿,任由A恣意玩弄。

A却毫不懈怠,站于床下,把妻臀拉至床边,双腿架于肩上,阴茎整根全出

全入,次次顶破花心,龟头直抵子宫内。妻全身的血液都在向交合处集中,试图

形成坚固的堡垒以抵挡阴茎的攻势,然身上已无半分力气,只能大声的呻吟,以

释放高涨的情欲。

终于,汇集于交合处的情欲终于在阴茎的冲击下崩溃,一波波的向全身扩散,

阴道和宫颈口剧烈的收缩,把A的阴茎紧紧裹住,A也再无力抽插,只能用尽全

力顶住妻的阴门,以让阴茎能尽可能的向内突入,而后精关一松,大股的灼热精

液直喷上妻的子宫壁,妻在此前所未有的刺激下大叫一声:「爽死我了。」浑身

瘫软在床上。

战场重归沉寂,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光洒向着两具满是汗珠的胴体发出多彩的

微光。两人就这么静静的躺着不知过了多久,门铃突然响起。

妻子一惊,A微笑的说:「没事,肯定是衣服洗好送来了。」他起身打开灯,

围上浴巾,去开门,妻赶紧拉过被子遮住身体。很快,A拎着两个精美的袋子进

来,打开一看果然都是自己的衣物,妻赶紧站起身来,拿过内裤往腿上套,不料

一股精液涌了出来把大腿糊了一片。

妻叹息了一声,转身去淋浴房冲洗。A也跟了进来,脱掉浴袍,轻声说:

「我来。」随后挤了点沐浴露,非常仔细的把妻浑身上下清洁了一遍,还用手指

伸进阴道试图把精液扣出来,撩拨的妻又是一阵气喘。洗完,A仔细的帮妻擦干

全身,把衣服一件件帮妻穿上,再拿吹风机帮妻吹干头发,说:「好了,你可以

安心回去见你的老公了。」

妻叹息了一声:「这会还拿我取笑,都快十点了,老公要着急了。」拿过手

机一看,果然就在自己与A第二场激战之时,已经收到我两个问什么时候回去的

微信了。妻随手发了一个「马上回」,就准备开门了。

这时A也穿好了衣服,拎起下午买好的衣服说:「我送你吧。」妻马上说:

「不用了,我自己行。」A笑着说:「你能行吗?腿都软了吧?」妻这时才感觉

自己经过两场激战,三次高潮后已经全身酸软了,但仍不示弱反问道:「那你行?」

A举了举拳头说:「没问题!」

妻笑笑说:「好吧,不过不能到小区门口,不然保安看见不好。」A说:

「没问题。」两人出了房间坐电梯来到车库,妻把钥匙交给A,自己坐到了副驾。

A上车后,把手里的衣服往妻身上一塞说:「这是你的,回去就跟老公说,买了

两件衣服,所以晚了。」

妻一惊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收?」A笑笑说:「这本就是给你买

的,我老婆身材跟你不同,穿不了。」妻默然不语,好一会才问:「今晚我没留

下你还会给我吗?」

A正色道:「你把自己当什么了?我是真心喜欢你,看你穿这些衣服好看才

给你买的,如果你今晚不留下,那我会在明天分别的时候给你,现在给你就是给

你个晚回的理由。」说完,发动汽车说:「怎么走?」妻满脸惭愧点开导航说:

「跟导航走吧。」

A对妻一笑说:「怎么,不想理我了?好吧,你闭目养会神,待会说不定还

得应付老公呢!」妻听出味道不对佯怒打了A一拳:「这会还拿我取笑。」气氛

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行进间,A突然问:「今天你安全吗?」妻说:「安全,前天例假刚结束。

这方面我可是很小心的,不会随便让你射里面的。」A说:「那就好,不然我看

看哪有药店,得帮你买粒药。」

妻又叹了口气说:「唉,今晚说不定还真得应付老公,他也不喜欢戴套,每

次我安全期都巴巴的等着,昨晚我说今天要陪你玩,没同意他,待会怎么办呢?」

A说:「你觉得行就满足他呗,不行就说累了,我相信他会谅解的。」妻说:

「就算他谅解我,我也内疚啊,本该留给他的身体,居然给别的男人一下享用了

两次,唉!」

A拍了拍妻,没再说话。很快车离小区近了,妻说:「就这吧,让别人看见

不好。」于是A停下,让妻坐上驾驶位,妻下车时「哎呀」一声,A连忙问:

「怎么了?」妻说:「还不是怪你,射那么多,那么深,洗都洗不干净,又流出

来了,现在内裤都没得换。」A说:「没事,回去马上洗个澡就好了。」

妻无奈的说:「也只能如此了。」妻坐上驾驶室,启动车向家的方向驶去,

后视镜里看见A直立路旁目视着妻的车拐弯消失,妻心中又升起一股暖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