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特工学生改编】(19-20)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0次

【特工学生改编】(19-20)

十九、美少女的羞耻(三)

米娜也意识到最后的时刻来了,全身都在拼命扭动,但她的反抗就象狂风中

的一只小船,什么也改变不了。

黄胖子的身体压紧,她的身体扭动想脱逃,但是被他紧紧抱住,男人的肚皮

压住她可爱的小屁股,肥胖的身体紧紧贴着她的粉背,浑圆如小奶牛一般的乳房

被挤压的更加的扁了。

「不要,不要啊!黄老师,呜呜……我不敢了,放了我吧!」米娜呜呜的叫

喊着,但是她的哭泣声只能让男人的欲望更加勃发。

「小骚货,哦……老师来了,啊……啊啊!!」对米娜而言,这刹那比任何

时候都感到恐惧,黄胖子露出淫贱而兴奋的笑容,把少女的裸体压紧,龟头对正

花瓣的开口部,享受着少女扭动时的摩擦感,忽然屁股猛地向前一戳,顿时,整

根鸡巴完全没入了少女那娇美如新月的雪白之中。

「啊……疼,好疼,啊……你这个混蛋,流氓,呜呜……我要告诉哥哥,呜

呜………」虽然有爱液的滋润,米娜还是发出一阵凄惨的喊叫,绯红的脸蛋上血

色瞬间褪尽,变得有些灰白,下身被撕裂的痛使少女的身体拼命挣扎。

「爽,舒服,啊……女孩的小逼,哦……虽然不是雏,嗯……还是那些妇女

不能比的,好紧,好爽,啊……用力,用力夹,啊………」随着少女身体的摇摆,

黄胖子咧着嘴大声嚎叫着,,少女的阴道比想象中更为紧窄,少女灼热的阴肉紧

紧夹着他的阴茎,像阻碍他更进一步般,他把阴茎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

真的很紧,不禁惊讶少女阴道的紧窄程度。

「可恶!太可恶了,太恶心了,他怎么能把他的脏东西放进姐姐的小妹妹里!」

小路遥挥舞着小拳头,就似要冲出去一般。

张元抱着小路遥,看的也是满心火热,肥猪老师猥亵少女,多么刺激的限制

片啊!他的大手放在路遥柔软的小腹上,挺起的鸡巴早就涨的不能再胀了,路遥

的短裙被粗长的鸡巴挑起,硕大的龟头顶在她坚实而又柔软的屁股上,随着路遥

的扭动来回摩擦。

「啊!小元哥哥………」在张元的棍子顶进臀缝之间的时候,路遥终于将目

光从外面转移到了自己身体上,这才发现,小元哥的那个东西竟然进了自己的裙

子,顿时羞的哎哼一声,「你,啊……小元哥,你怎么也………」

「这是自然反应,小遥,哥哥,咳咳……也是没有办法。」张元看着老色狼

的鸡巴在少女的蜜穴中疯狂进出,感受着自己肉棒周围少女的柔软,一股股的血

液直冲脑门,一边扯下自己的裤子,一边牵着路遥的手摸向了自己的坚挺,「你

摸摸,要胀破了!」

「啊……小元哥哥,好羞人,我不要,不要摸………」路遥惊慌失措的要抽

回手,可是在指尖碰触到那火烫的东西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上没有了力气,任由

张元牵着自己的小手按在了那火烫的巨大上,心中激烈的挣扎着,「天呐,小元

哥哥的东西,怎么这么大,比黄胖子的大了好多啊!呜……好烫。」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夜里,看到自己妈妈竟然抓着小元哥的东西,用她

的嘴巴把那么可怕的紫红吃到了嘴里,「那里不是男孩子嘘嘘的地方吗?怎么能

放到嘴里了,小元哥哥是不是也要,也要放到我的嘴里,还是跟黄胖子那样,放

到人家的小妹妹里……,呜呜……好羞人,好可怕,小妹妹那么小,如果放进去,

天呐,要死了,自己怎么会这样想………」

张元的龟头被路遥柔软的小手一摸,心中大呼一声爽,忍不住开始前后挺动

起来,路遥被刺激之下夹紧双腿,想要制止那让自己心慌的大东西,这下正遂了

张元的心意,差点叫了出来,少女粉嫩柔滑的大腿内侧的美肉,跟上方火热的小

穴不断涌出的蜜液,让张元大喘了一口粗气,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将路遥的小内

裤扯到了腿弯。

「啊……小元哥哥,呜……不要,不要这样啦,我,我害怕………」小路遥

转过头,小脸绯红的看着张元,低声哀求。

「可是,哥哥要胀死了,好遥遥,哥哥不进去,就在外面,好不好………」

看着张元那急切又难受的样子,想到张元为了自己来偷试卷,再加上身体不

断生出的一团团无名火焰,路遥终于点了点头,「不,不能进去哦……,人家,

真的好怕!」

「放心,哦!小遥,你下面,好美,嗯……真的好舒服,好紧,流了好多水

呢!」张元从后面掀起了路遥的短裙,看着那挺翘浑圆的小屁股,再也忍不住,

将有路遥小臂粗的鸡巴再次顶进了美腿与翘臀勾勒出的神秘三角地带。

「呜……还不,啊……都是你,弄得人家下面,哦……好羞人,男生的这个

东西,好丑!」路遥软软的靠在了张元身上,似是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腿间进出

的粗大上,臻首低垂,看着从自己前面不断露头的硕大滚烫的紫红龟头,感受着

龟棱刮过自己小妹妹时候的快感,忍不住低声娇吟,小手也按了上去。

「骚货,啊……真是带劲,小婊子,啊……太舒服了,叔叔的大鸡巴干的你

爽不爽,哈哈………」门外,黄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办公桌,像狗一样骑

在米娜的屁股上,肥大的臀部大力起伏着,干到这么漂亮热火的少女,老家伙心

里充满胜利感,少女的嫩肉紧紧缠绕在肉棒上,那种美好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大声

叫喊起来。

每当肉棒深深插入时,少女的裸体就振动一下,那种感觉让黄胖子感到非常

新鲜,他的阴茎一次次的顶开少女的娇嫩,鲜红的嫩肉随着鸡巴的进出而被带的

翻卷,大股大股的淫水顺着穴口流到桌子上。

老家伙休息了一会,将米娜的身体翻转,抬起少女的屁股,将一条美腿架在

胳膊上,这样可以让肉棒更深入。

「啊……不要……啊……呜呜……救命………」随着黄胖子的鸡巴再次跟少

女的小穴结合,米娜发出了一阵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大叫,阴茎再次展开活

塞运动,以九浅一深的形式抽插着,每当来到深的一下时,少女总不自觉的发出

轻哼声,,阴茎加速抽插着少女的阴户,只见少女的轻哼声逐渐加大,直至不自

觉的娇喘呻吟起来,阴茎传来的紧密磨擦带给黄胖子强烈的快感及征服感,渐渐

地少女的阴道变得灼烫并更大幅度的收缩,挤迫磨擦着他的阴茎。

「干!真是美,哦……老了,不中用了,才这么一会儿,就要忍不住了!」

黄胖子抽插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少女的阴肉不断收缩挤压,不停的刺激着他

的阴茎,她一边美美的享受着,一边用舌尖舔去少女面上的泪痕,然后将嘴压到

少女的唇上,舌头强伸进少女的嘴内,逗弄少女的香舌,甚至把少女的香舌吸到

自已的嘴内,互相交换口液,双手也没有闲着,正以各种的挑情手法玩弄着少女

的乳房。

「这个老狗,真是会享受!」张元嫉妒的看着那在黄胖子手中变幻成各种形

状的肥硕巨乳。

「嗯……恶心啦!那个……哦……那个姐姐竟然主动跟他接吻。」小路遥低

声哼道,回头看了张元一眼,「小元哥哥,是不是,是不是遥遥不如那个姐姐漂

亮啊!」

「谁说的,我们家……嗯……小遥才是最漂亮的!」张元一边挺动,一边低

吼道。

「那……哥哥,你,哦……你为什么,不摸人家的奶奶,真的,不如那个姐

姐的大呢!」小路遥看了一眼外面米娜丰挺的乳房,又看了看自己的,不自信的

哎哼道。

「嘿嘿,小遥还小,再过两年,一定会比她的大!」张元说着,大手从路遥

的衣襟探了进去,一手一个,攥住两团已经初见规模的嫩乳仔细把玩起来,小丫

头身体一颤,感觉身体的欲火越来越强烈,但是下面却越来越空虚,小穴里那种

又痒又酸又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环住了张元的脖颈,红润的小嘴贴近张元耳根,

「小元哥哥,人家,也想,也想那样………」

「哪样?」

「就是那样嘛!」路遥瞟了一眼门外又开始交媾的两人。

「这个,你还小,再等一阵………」张元心里那个难过,他是真的太想了,

不过却不想在这种地方要了小丫头的第一次,也是害怕被夏丽欣发现。

「哦!」路遥不说话了。

外面的战斗也到了尾声,黄胖子托着少女的美臀,疯狂撞击着少女的娇嫩,

眼睛直直的看着两人的交合处,少女的一双美腿挂在他的腰间,随着他的动作来

回摆动颤动,小嘴里无意识的叫喊着。

「啊……啊……啊哦……」

「干死你个小骚逼,啊……老子,要射了,射死你个骚货,啊……嗷………」

黄胖子一边大叫着,一边将米娜从桌子上拖了下来,撸动了几下自己的鸡巴,一

股股的黄白浆液喷射到了女孩圆圆的小脸上。

二十、月下干妈

回到夏丽欣家已经近十二点了,张元已经往家里打过电话,也就没有回去,

当然,他也不想回去,那二十多平米的小房子,他看着都有些郁闷。

两人悄悄打开房门,走进客厅,正要往小路遥的卧室走,一声淡淡的呻吟进

入了两人耳间。

「是妈妈!」小路遥轻声道。

「哦!」张元看了路遥一眼,两人眨了眨眼,不由自主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

向看去。

「干!」张元没有发泄欲望再次升腾,小路遥则害羞的捂住了眼睛。

透过夏丽欣半开的房门,只见洒着淡淡月光的小床之上,一个雪白丰盈的女

人正仰面躺着,在微微颤抖和扭动,是夏丽欣!

她的那件长T恤已经被拉到了脖颈,两只洁白无瑕的玉兔鼓胀的挺着,月光

下,她的身体白而晶莹,就象是一具玉石雕琢的完美艺术品。

夏丽欣的一只手覆盖住她自己的一座神女峰,两只手指来回搓捏着峰头那颗

红豆,她的另一只晶莹藕臂压在她自己的平坦小腹上,而手指正好勾住两条美腿

交汇处。

白玉一样的腿屈起并向两侧张开着,白生生的小脚背用力的拱起,张元可以

看出她没有穿任何短裤,下身完全赤裸,丰满雪白的屁股在月光下闪着动人的光

泽,但是却看不见她那最诱人的宝贝,因为夏丽欣在那里盖着一条小布块。

这小布块再熟悉不过,这就是张元的贴身短裤,就是前天做梦弄脏,夏丽欣

为他清洗的那条,而此刻,夏丽欣正把那个曾经粘满张元精华的部位,磨娑着她

的潮湿花瓣。

花瓣的形状在短裤的挤压下清晰可见,夏丽欣的两个手指在肥美的缝隙间按

摩着,动作越来越大,她的腹部里的起伏收缩也在加剧,她她闭着眼,咬着嘴唇,

脸色桃红一片,努力忍耐着发出快乐绅吟的冲动,但鼻子里还是忍不住的发出压

抑的哼哼声。

「嗯……张元,小元,啊……用力点,呜呜……用力舔干妈的骚穴,啊……

干妈的穴好痒,快,啊……快一点,呜呜……干妈好喜欢,好像要你的大肉屌,

快,快点干进来,给干妈止痒,啊……呜呜……进来了,大宝贝,干妈爱死了,

用力,用力操我,用你大屌操我………」夏丽欣的手指按压住那敏感一点,加快

磨着,快乐的感觉让她控制不住的发出让男人喷血的声音,张元死死盯着夏丽欣

的秘处。

「天呐!干妈做这个事的时候竟然想着我!我就是她幻想的对象!干妈叫的

太淫荡了,这是我那个温柔端庄的干妈吗?」张元心里的兴奋就象洪水一样泛滥

了。

这么美丽丰韵的熟女,自己渴望了许久的女人,如此让人血脉贲张的场面,

还有男人会忍得住嘛?当然没有,任谁都会解开裤子,送上美人最想要的宝贝,

和她连在一起,给她快乐,张元当然也忍不住,尤其是忍了一晚上的欲火没有发

泄的情况下,他甚至忘记了身边的小美女。

小路遥虽然捂住了眼睛,但是【好文】【特工学生改编】(19-20)夏丽欣那淫荡的声音比她的身体还要让人喷血,

想到自己妈妈的丑态被小元哥看到,竟然拿着小元哥的内裤做那种事情,一时恨

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才好。

想到张元,路遥的手露出一点缝隙,却发现张元所在的地方已经没有了影子,

扭头看向自己妈妈的房间,「天呐,小元哥哥怎么,怎么……,他要做什么!」

路遥再次看到了张元,他正站在自己妈妈的床边,离妈妈那地方不过一米,

而他的裤子已经不知去向,那个让她害怕的巨大东西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狰狞,不

停的上下颤抖着,路遥的呼吸越来越重,只觉身体酥软,好像连手中的U盘都有

些拿捏不住了。

「啊……小元,再重一点,啊……用力,呜……干妈的穴要被你干爆了,快,

快点,不要怜惜干妈,啊………」夏丽欣的叫声越来越大,已经有些快要崩溃的

感觉,忽然感到一个火热的东西戳在了她手指的下方,她甚至感觉到那家伙触碰

到她花瓣正中时又涨了涨,沉浸在舒爽中的夏丽欣根本没有多想,本能地把白白

的小手滑了上去。

「哦……,小元,你的鸡巴好大……」夏丽欣欣喜的哼了一声,小手就紧紧

的捉住了,好热好顺手,正是她所急切需要的宝贝,多少年了,都没有碰过这宝

贝了,那种烫热到心里的感觉是仿真工具无法比拟的。

此刻被夏丽欣捉住把柄的张元也是有了一种强烈的快感,虽然已经享受过夏

丽欣的口活,但是哪里见过她这么急切,这么骚浪的她,还是温柔多情的丰庾干

妈,她的手是那么白,那么软,那么温柔。

「哦!」张元也憋不住,吐出一声浊气,可是这一声一下让沉迷的夏丽欣忽

然清醒了过来。

朦胧的意识一下清醒了,猛的睁眼,只见张元赤裸着下身,就站在床边,而

自己的手正抓在那让她日思夜想的硕大龟头上,紫红色的巨大狰狞是如此的惹眼,

如此的可爱,如此的让她着迷。

忍不住抚摸了几下后,忽然真正清醒了!

「啊!」夏丽欣惊叫一声,惊慌失措的缩回手,想到张元真的回来了,不但

看见了她做羞人的事,听见了她的浪叫,还把鸡巴掏了出来,心中又是惊喜又是

恐慌。

「夏姨,让我来满足你吧。」张元一边说一边把住了夏丽欣的腿弯,同时将

那在穴口的内裤扯掉,顿时,那让男人疯狂的白虎嫩穴展现在了他的眼中,鼓鼓

的肥美之间,鲜红的缝隙轻轻开合,张元吞了一口口水,恳切的说着。

「不行,小元,我,啊……我是干妈呀,怎么能让你玩,不要,不要这样。」

夏丽欣惊慌的抓住了张元抵在自己穴口的硕大龟头,不住的哀求道。

「没关系,你又不是我亲妈,夏姨,你都浪成这样了,让我来满足你吧,我

一定会让你快乐的!」张元腰部用力,夏丽欣本来就已经欲火难耐,,被张元的

大鸡巴触及最隐秘的私处,身体一阵酥软,手上哪里还有一点力气,只能眼睁睁

的看着自己一手无法握住的鸡巴慢慢陷入自己已经泥泞不堪的花唇。

小路遥趴在门边,小嘴大张,眼睛圆睁,看着自己温柔贤淑的妈妈高高撅起

屁股,摆出在她看来无比淫荡的姿势,而小元哥哥那根让她又爱又怕的巨大经过

妈妈的手,慢慢进入了妈妈下面的小嘴,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妈妈的

两片肥美被那硕大狰狞的紫色慢慢顶开慢慢没入,心中不停的呢喃着,那么大,

怎么能进去呢,只感觉自己下面又开始鼓胀,慢慢濡湿……

「不,不行,你不能这样,小遥,小遥呢………」夏丽欣终于在最后一刻反

应了过来,她也知道,自己这么浪的丑态被张元看到,以前的那些威胁的话一定

不管用了,顿时拿出了路遥这个杀手锏。

听到自己的名字,小路遥身体一颤,在张元转头之前,缩回了自己的脑袋,

小手按在胸脯上,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张元也清醒了过来,转过头,却没有看到小丫头的身影,又回转身体,看着

惊慌的夏丽欣,感受着下面被柔软湿滑包裹的半个龟头,心说,这么好的机会如

果都不能得到干妈的身体,以后就更不可能了,反正小丫头已经看过夏姨给自己

口交………

「她睡着了,不会发现的!」张元心中一阵发狠,屁股猛地下沉,随着嗞的

一声响,大半根鸡巴捣入了身下的销魂蜜洞,同时趴在了夏丽欣身上,一手一个

抓住她的两个肥大的乳房,将一颗鲜红的花生豆吸入了嘴里。

「啊……哎呀……啊……哦……嗷………」身体最敏感的三个部位被侵袭,

又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夏丽欣发出一阵连续不断的咿呀哀呼声,脑海一片空白,

只觉得身体飘向了云端,女儿睡着了,这个怎么也解释不通的理由让她似乎找到

了出口。

「舒服,啊……夏姨,你的穴好紧,夹的我好爽,嗷……好多的水,好热,

啊………」挺了一晚上的鸡巴,终于被自己喜欢的干妈的骚穴包夹,张元忍不住

吼了出来,一边吮咋干妈那又肥又白的乳房,一边享受着干妈不住收缩的穴肉。

「啊……坏蛋,啊……坏小子,好烫,好大,啊……要被你撑裂了,呜呜…

…好美,好美……啊……快点,快点动,动啊………」憋了近二十年的欲火,又

加上自慰带来的巨大空虚被填补,夏丽欣再也顾不上许多,大声浪叫着,发泄着

自己的无奈跟压抑,还没等张元挺动,她已经不由自主的扭动起了美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