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盲目》上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4次

《盲目》上

和谐十数年……

人们的生活和想法,急速的变化

古有的道德品行,随信仰的缺失而崩毁财富者、权势者凭借富有持续加速崩

毁弱肉强食的时代,人类返祖,文明倒退

***    ***    ***    ***

一场鞭炮轰鸣后,古老的宅邸中低声嘀咕声四起,声音充斥着院子的每个角

落。

「你听说了吗?……真是可怜啊。」

「早就说,那么大年纪娶个小媳妇不合适,这不……」

「老夫少妻能有什么好结果,还不是为了钱……」

「静香她应该能得到不少遗产吧。」

「前段日子看他们的幸福生活,应该不像假的吧。」

「听说静香她和丈夫的死有点关系,警察都来过了……」

「真让人羡慕啊,要我五十岁也能娶到静香那么年轻貌美的老婆,我也愿意

一年就死,那不是必然的嘛~ !哈哈……」

灵堂里,家属和关系稍近的亲戚守护着死者。

***    ***    ***    ***

第一章 盲目之母

雅治十三岁的冬天……

父亲突然病发离世年轻的继母伤心过度哭瞎了双眼,丧失了光明……

一脸悲伤的静香静静的端坐在卧室,闭着已盲目的双眼,黑色的长睫毛,黑

色的马尾束发,黑色的丧服,映衬着精致的小脸,白皙的颈肤。

穿着宽大黑色丧服的雅治垂着头,走到静香身前跪坐下来柔声说:「妈,我

想休学在家陪你。」他的脸正对静香紧缚的胸口,双目失神。

寂静,只余下两人的呼吸。隐约的抽泣,静香缓缓的泪滴,还有那句柔弱的

「对不起。」

雅治紧张局促的抓着静香放在两腿间的手说:「妈……别这么说,是我自己

不想上学,想要陪你的。」

静香轻声的抽泣,并没有停歇,也没有再说话,任由雅治抓着她的腿间的手,

似乎并没察觉出异样。

客厅里,发福的一群中年伯父们在违心的说着悼念与雅治悲哀的将来。

「雅治,快来谢谢你大郎叔叔,他说要负担你将来的学费,你可以继续读书

了。」雅治都叫不出名字一个远房亲戚一脸喜悦的对门外的雅治喊道,声音是那

么嘹亮,那么喜悦,雅治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样。

出于礼貌,雅治对着大郎那坨臃肿的身体鞠了个躬,轻轻的说了声「谢谢叔

叔。」

大郎摇荡着那身横肉,狰狞的五官挤出尽量和蔼的笑脸说:「你是我弟的儿

子,我会视你为己出的养育你成材。」

雅治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说自己已经不想读书。

「对了,今天让我在这里过夜吧,明天车子会来接我,我想再陪弟弟最后一

程。」大郎的脸上仍荡漾着那狰狞的笑。

乡村的夜,总是那样恬静。

木门开关的轻响,在寂静的午夜也显得有些刺耳。

坐在床上发呆的静香忽然听到门响,有些惊诧的把脸转向门口:「是……谁?」

「静香,我是大郎。」在黑暗中,大郎的狰狞的五官显得那张脸像是现实中

的恶鬼。

「大……大哥?这么晚了,有事吗?」静香让自己坐的更端正一些,还理了

理衣服的领口。

「你真美……静香。」大郎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小声说。

在静香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大郎已经扑向了静香,用肥硕的身体压向床上的

静香。

「呀!大哥,你干什么,我是你弟妹啊。」惊恐的静香一点点的把身体向后

挪,小腿却已经被大郎抱住。

「静香,你叫吧,你喊呐,你刚刚丧夫,就不守妇道的勾引大哥,让人知道

了,别人会怎么看?」大郎肥大的手已经拨开了静香的衣服,露出了白嫩的双乳。

双乳在静香的害怕与挣扎中颤抖着。

「静香你的乳头可真是粉嫩,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乖乖听

话,我会好好照顾雅治的,你一个女人,眼睛也瞎了,怎么照顾雅治?拿什么供

养他?我已经答应供雅治的学费和生活费了,反正你眼睛也看不见,就当我是你

那死去的老公好了,他是我弟弟,他走了,我照顾你不是也一样吗?」大郎巨大

的双手揉捏着静香双乳,深深的把手指陷入那无法把握的乳球中。

静香深深的皱着眉,内心挣扎的想着大郎刚说的话,自己拿什么来供养才十

来岁的儿子?若自己眼睛仍看的见,还可能照顾他,可自己盲了,不成负担已经

很难,还谈什么照顾儿子,挣扎抗拒的动作越来越小。

「住手啊……大哥!」静香含着泪睁着那空洞的双眼怯声的低喊。

「静香,你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多久吗?你知道我一直在等这天吗?我盼望了

这么久,这么可以住手?」大郎的双手在静香白嫩的双乳上蹂躏着,食指将粉嫩

的乳头深深的掐进乳晕。

「静香,你这么美的女人,是可以不用守贞操的,大哥疼你。」大郎双手捂

着乳侧用力把静香那双巨乳的乳头触到一起,伸出肥腻的舌头来回舔刮着,静香

的身体不住的颤抖,控制不住的颤抖……

「不要……!大哥,拜托你,不要!快住手!」静香用力的扭动着身体想要

挣扎,大郎却把那张肥大的脸深深的埋进了乳沟中,在静香的双乳间讥笑:「你

越反抗,我越性奋,再激烈点呀!」

静香用手轻轻的掩住脸,低唤着亡夫的名字,任由大郎在她身上欺凌。

「他已经死了!他死了!你的丈夫已经死了!你是我的,你以后都是我的!

哈哈哈哈……」大郎放声的咆哮着,声音在走廊间回荡。

大郎俯首在静香的两腿间,用舌头剥开静香的阴唇,在阴道中游荡。静香忍

不住的喘息呻吟。

「静香,以后我会照顾你的,就算你看不见,我也不会给你自由的!我会让

你知道做女人的快乐。」大郎对着静香微开的阴门说。

大郎用手曲起静香的双腿,用力分开,肥肥的阴茎在静香的阴唇间来回摩擦,

只在洞口用力的摩擦。

「怎么样?我肉棒的味道。我要让你不能没有我。」阴茎用力的捅进了阴道,

大郎用手抬起静香一条腿,让自己更省力的插入「我第一次看到你,就想要上你

了,静香。你知道吗?」静香浑身开始微微的冒着汗水,白皙的乳房上有细细的

汗珠在随着大郎的耸动而滚动。

「老二,你有看到吗?哥哥我得到静香了!今天起静香就是我的了。」肥肥

的阴茎在静香的阴道中肆虐,粗暴的抽插让细致的菊花不断扭曲着。

「静香是我的了!静香是我的了!」大郎狰狞扭曲的面貌静香看不见,但他

那扭曲的声音却让她不寒而栗。左乳被大郎用手指揉捏,宛若三个小乳房一般的

肉块,下身被大郎的阴茎抽插的好像一个幽暗的洞穴,不断的涌出的精液,汗水

和那些精液交汇,黏稠流淌在洁净的床单上。

大郎已经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现在只要有钱有权,只要你想要,没有什

么是得不到的,是吗静香?」

静香静静的躺在床上,任由双乳裸露在胸前,空洞的双眼不断的涌着清澈的

泪。

「那种感觉消失太快了,还不够吗?我会经常来喂你的,放心静香。一个看

不见的女人可以做什么?你要庆幸你还有美貌可以利用,还要感谢我愿意接受你

的美貌,来交换你的生活所需。」

大郎整理好衣服上的褶皱,转过头对全裸无遮的静香笑了笑「你还真是美啊,

就连这无羞的样子,都那么令人心疼。放心,只要你听话,我会好好照顾雅治的。」

说完,大郎推开木门离开了。走廊另一端的阴暗处,雅治身体紧紧的贴在墙

壁上,却仍在不住的颤抖着,因剧烈的颤抖导致双腿无力的屈膝,无力的雅治无

声的坐在走廊那阴暗的角落,身体伴随着静香房间里低声的抽泣而止不住的颤动

着……

***    ***    ***    ***

静香卧室的墙上挂着一幅油画,一个像静香一样的女人。

雅治卧室的写字台下玻璃下压着一段文字

秀发掩轻眉,青丝坠沟渠;衫白衬洁乳,襟旷露酥胸。

目柔两秋水,唇薄一樱红;肩滑垂薄衣,胸襟巨弹荡;腰细纤若柳,股润似

熟桃。

***    ***    ***    ***

静香丰硕的双乳,微启的红唇,若有若无的呻吟,肌肤上徘徊滚动的汗珠,

挣扎的表情……

这一切充斥着雅治的思想,在静香来回挣扎的画面中,雅治渐渐陷入回忆。

「雅治,今天开始她就是你妈妈了。」这是父亲带着静香回家的第【好文】《盲目》上一天。

雅治看着年龄相仿的美丽女孩清澈的笑着对他说:「雅治,第一次见面,我

是静香。」

在那一瞬间,表情与身体呆滞的雅治,心却不受控制的澎湃着。那一瞬间他

爱上了,这个本应该是他继母的女人。

***    ***    ***    ***

第二章 盲目之子

丧事结束并没多久,大郎很频繁的出进着家门,他的目的是丧失视力的母亲

……

雅治静静的对着写字台上的的书本发呆,想着母亲的悲哀,在心里呐喊「爸

!我该怎么办?我究竟该怎么做?我究竟怎么才能……」没有尾句的内心深处,

只留下澎湃的心跳。

同时间,大郎正俯在静香赤裸的身体上,仍用手指深深的掐陷着乳头,分裂

着饱满的乳球「怎么啦?放弃了?想想顺从我的好处吧。」

大郎捧【好文】《盲目》上着静香肥美的臀部,直视着静香静谧的阴门,大郎用舌尖撬起大阴唇,

伸入半个舌头,左右抽插。

「静香,你真美,好像处女一样美。你有试过和二弟以外的男人搞过吗?」

静香扭曲着身体,双膝压在自己双乳上,痛苦的姿势让她止不住的低唤:

「不要……啊……不要……」

大郎的舌头从阴道抽出,饱含着黏稠滑腻汁液的舌尖触到了静香的菊花瓣,

「不要……啊!」静香猛烈的扭臀,双腿架上了大郎的肩头,却仍逃不过大郎的

纠缠。

大郎重新捧起静香的屁股,仔细的端详。

「你就好好感受女人的喜悦吧!不要忍耐,来吧!叫起来吧!」大郎的舌尖

插进静香的肛门,时而吮吸,时而吹气。

「怎么样?屁眼里有舌头的感觉,每天都有大便从这里出来,我的舌头可是

每天都有吃美食的喔!」大郎肥厚的舌头在肛门深处摇荡着,湿软的触感让静香

耐不住的呼喊着呻吟着……

「不要,不要,求你了……」静香软弱无力的求饶声,却没有身体的配合。

大郎两根手指的指节已经完全没入肛门中「我知道,你是让我不要停,不要

听,放心静香,我不会停下来的!你完全不知道你的美丽到底有多大吸引力。」

大郎的脸竟然奇迹般的有一丝温红。

粗大的阴茎粗暴的插入静香的肛门,静香紧缩的肛门抵不住钻头般的深入,

随着尖叫的长音落幕,静香的菊花绽放开来……

大郎忽然性奋起来,猛的吻上了静香,当肥舌伸进静香的口中,肉棒仍在绽

放的菊花中忙碌「叫啊!让快感支配身体,静香,不要压抑自己,追求快乐的女

人,才是真正的女人。」

***    ***    ***    ***

「妈……吃早饭咯」

「谢谢……雅治……」

雅治温柔的帮静香披上外衣「大伯回去了吗?」

静香脸上一阵慌乱「啊……那个……」

雅治忽然从背后紧紧抱住静香,第一次,第一次发鬓相触的拥抱,却让雅治

无比心痛「妈!我忍不住了,我不想你再继续被叔叔欺负了!」静香惊慌的表情

忽然间回归平静,却什么也没说。

雅治对着静香的耳朵坚定的说:「妈!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时开始,

我就深深的喜欢你了,请让我代替爸爸照顾你吧!妈……」

雅治紧紧的抱着静香,儿子紧紧的抱着母亲,男人紧紧的抱着女人……

颤抖,不知道究竟是谁,还是两个紧抱的人都在内心深处抖动着,为无法自

抑的情感,为禁忌的窗口,为可悲的生活……

「未完待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