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吕奉先】(05)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4次

【吕奉先】(05)

第五章

自从我和何太后发生了关系以后,董卓对我是大加放心,每次出门都将我带

在身边,他还有意无意的将我和何太后的事透露了出去,引得朝臣对我是议论纷

纷,认为我和董卓一样都是一头恶狼,我也只能紧紧地跟随着董卓。

那天中午,董卓在温明园宴请百官,席间又提起废立天子的事,我心头一紧,

如果陛下被废,那么何太后会有什么下场呢。

但是幸好有一个人当场就提出了反对,那是一个身长貌伟,行步有威的青年,

正是太傅袁隗的侄子- 袁绍。

俩人在筵席上当场就拔剑相向,我也紧紧握住了手里的方天戟,一会打起来

我得想法把袁绍给放走,好给董卓增加些敌人。

这时李儒站了出来,他不知和董卓说了些什么,董卓放下了剑,袁绍见此也

离开了筵席扬长而去,我暗地里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筵席董卓再也没提废立之事,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很不开心,剩下

的人也只能战战兢兢等到筵席结束。

回府后董卓果然大发雷霆,质问李儒为何不让他杀了袁绍,李儒解释袁家乃

是四世三公,天下望族,袁家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如果杀了袁绍必然招来袁家

的对立,到时候找谁来当官,谁来治理朝政,总不能让西凉军的那些武夫们来吧。

董卓听后点了点头,那点不满顿时烟消云散,拍着李儒的肩膀笑着夸赞他。

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让我跟他进宫。

到了皇宫后董卓并没有找陛下,而是带着我直奔何太后的寝宫。进的大门,

就见何太后一人坐在桌边,双手托腮皱着眉头似乎想着什么心事。见董卓进来,

何太后慌忙站起身朝着董卓盈盈一礼。

董卓走近一把托住何太后的下巴,将她的头抬了起来,何太后心中虽怒,但

碍于董卓淫威不敢发作,只能强颜欢笑。

「今日若不是老夫,尔等母子二人皆死矣,太后,你该怎么报答老夫?」好

一个董卓,明明是他想废掉陛下,却说成是他救了陛下和何太后。

「太师厚恩,我们母子必不敢忘。」何太后明知事情不是这么回事,但是也

只能顺着董卓来说。

「必不敢忘,哼,不要对老夫说这些虚的,还是先做点实际的动作。」董卓

大喇喇的往太后的凤床上一坐,淫笑道:「奉先,今日为父让你看个新鲜的花样。」

说完看向何太后,示意她去到他身边。

我听到这话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难道这个畜生想要当着我的面奸淫何太后?!

果然何太后听到这话后浑身一颤,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着董卓。

「怎么,你不愿意?」董卓见何太后没有任何反应,他也不气恼,只是拖长

了声音在那问着。

何太后的身体愈发颤抖,她低着头不敢看董卓,嘴里小声的问了一句:「太

师,不如晚上没人的时候我再服侍太师可好?」

董卓怒哼一声,抓起一个茶壶摔到地上,怒道:「若无老夫,你等连性命都

难保,怎么,如今这点小事都不能答应吗?!」

何太后见董卓发怒,只能一边颤抖着身子一边去到董卓身边,董卓一把按住

她,让他跪倒在董卓面前,然后示意她解开他的裤子。

何太后不敢反抗,只能低着头慢慢解开董卓的裤子,露出他胯下那个短的可

怜的阳具。

我此前曾听人说,越胖的人阳具越是短小,如今看来,此言不虚啊。

董卓兴奋的把手伸进何太后的衣服中揉搓着,何太后虽然不愿但也只能强颜

欢笑。董卓揉搓一会后伸出手,让何太后自己把衣服脱光。

何太后有点为难的看着董卓,又看了看我和站在一旁的宫女,迟迟不愿动手。

董卓大怒,一脚踢倒何太后,直接上前就去撕她的衣服。何太后又惊又怕,但又

不敢反抗,只能双手紧紧抱住身体。董卓见此更是愤怒,一手抓住何太后的双手,

另一手三两下就把何太后的衣服撕了精光。

何太后又羞又怕,双手捂住胸口倒在地上【好文】【吕奉先】(05),眼里泪水连连,但却又不敢哭出

声来。

董卓又回转到床边坐下,看着倒在地上的何太后道:「今日老夫心情不好,

甚想杀人,如果你能让老夫畅快的发泄一下,说不定……」

面对董卓赤裸裸的威胁,何太后再也顾不得身为太后的威仪和脸面,重新跪

在地上,羞红着脸道:「哀家……不对,是奴,奴今晚就任由太师发泄,只求太

师保我母子性命。」

董卓哈哈一笑,手指向何太后勾了勾,何太后见状赶忙爬了过去,捧起自己

胸前的一双巨乳,将董卓的阳具轻轻夹入乳沟中,接着上下挺动,作交合之状。

董卓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又拍了一下何太后的头,何太后心领神会,低下螓

首伸出丁香小舌舔着董卓的龟头。

我在一旁看得是心神俱震,堂堂大汉太后,竟然被董卓如此羞辱,难道真的

是天要亡我大汉吗!

此时的董卓已经把何太后压在了身下,胯下的阳具正在她的蜜道中快速抽插

着,猪头一样的肥脸在她的身上到处乱拱,一双肥手到处乱摸乱掐,何太后一边

忍着痛,一边还要大声呻吟,装作很舒服的样子。

董卓急速抽插了一阵后就开始气喘吁吁,他躺下身子,让何太后爬到他身上

自己动,何太后分开双腿用手扶住董卓的阳具,然后对准自己的蜜道往下一坐,

噗嗤一声尽根到底,再用双手撑着董卓的胸膛,一上一下开始套弄起来。

董卓微闭着眼享受着何太后的服侍,突然想起什么,睁开眼睛看向我这边,

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奉先我儿,快来为父这边。」

董卓叫我?!这个时候他叫我干什么?!我快步走到床边,低头拱手行礼道:

「义父叫孩儿有何吩咐?」

董卓呵呵一笑说道:「日间我儿尽心尽力在我身边护卫,现在想来也是有些

疲乏了。」

董卓这是要我回去休息吗,也好,离开这里省得我看着这肥胖的身体犯恶心。

我恭敬的说道:「义父是我孩儿回避吗?」

谁知董卓话锋一转,说道:「你我父子,何须回避。况且为父也想让你尝尝

这贱人的身体,今夜我们父子齐上阵,来个双龙戏珠。」说完在那哈哈大笑。

我彻底的惊呆了,董卓这个淫贼,他不但自己奸污何太后,还想把我也拉上,

我身为大汉之臣,岂能做这种猪狗不如之事。

董卓见我站着迟迟没有动静,心生不悦,拉长了声音问道:「奉先可是心中

不愿?」

我心里一惊,赶忙回道:「孩儿不敢,只是太后现在已属义父,孩儿理应称

呼一声义母,如果,如果孩儿再听从义父这般,岂不是违背了人伦?」

董卓不屑的啐了一口道:「什么义母,什么人伦,她在你们眼中是高高在上

的太后,在我眼中就是一条母狗,一条任人玩弄的母狗,你说你是不是母狗?」

董卓说完一巴掌拍在何太后的雪白的臀部上,那雪臀顿时出现一道红色的手掌印。

何太后忍着疼痛一边上下耸动身子,一边说道:「我……我就是一条……一

条任人玩弄的母狗……一个……任人践踏的……妓女。」

「哈哈哈哈,说得好,你就是一条母狗,一个淫贱的妓女。奉先我儿还不速

速上阵,再说了,前几天你不是刚和她欢好过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董卓

的声音越来越冷,最后更是把前晚那事说了出来。

看来今夜之事终究不能善罢甘休了,我心一横,三两下扒光自己身上的衣服,

如果不能反抗,那就彻底堕落吧。

董卓让我侧身跪在他的身旁,我的阳具正好对准了何太后的头,董卓又让何

太后张开嘴把我的阳具含住,我的阳具一下子就塞满了她的嘴,她呜呜叫着,口

水沿着我的阳具滴到床上。董卓又拍了一下她的臀部,示意她快点动。何太后吐

出我的阳具,然后用手轻轻套弄着,时不时还含进嘴里用舌头包裹一番,一边又

上下挺动身子取悦董卓。

我伸出一只手抚摸着何太后的乳房,伸出手指夹住她的乳头挑逗着,何太后

显然没经过这种阵仗,不一会就开始大声淫叫起来,我和董卓也越来越兴奋,董

卓甚至伸出手指摸她的后庭。何太后受到这种刺激,顿时大叫一声,身子一阵乱

颤,接着趴伏在董卓身上不停的喘气,她泄身了。

何太后虽然泄身,但我和董卓的欲火还未平复。何太后的口技并不是很好,

牙齿时常刮过我的龟头弄得我有点疼。但是她的蜜道里现在还插着董卓的阳具,

我想了一下,伸出手一下按住何太后的身子,然后跪在她身后挺起阳具。

董卓被我这动作弄得一愣,问道:「奉先这是何意啊?」

我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对着董卓说道:「义父,孩儿给您看个新花样。」

我一只手按住何太后的身子不让她乱动,另一只手扶住我的阳具,然后先是

在何太后的后庭处慢慢研磨,等龟头沾了一点淫液后就尝试着往后庭里戳了一下。

何太后猛然反应过来我想干吗,一边摇着臀部躲闪一边求饶,董卓也明白了

我的想法,他一把抱住何太后不让他乱动,一边示意我继续。

我往手里吐了两口唾沫,擦在我的阳具上使它更加润滑,然后再次对准何太

后的后庭用力一挺。噗嗤一声,半个龟头卡了进去,何太后痛得浑身乱颤,眼泪

都出来了,她手脚并用,想要爬开。我一把抱住她的臀部,阳具再一挺,整个龟

头都进去了。

何太后疼得两眼翻白,几乎晕了过去,我也不好受,她后庭的肌肉紧紧的箍

住我的阳具,让我再也插不进去半分。

我抽出阳具,再次往何太后后庭上抹了一点淫液,然后再插,这样反复几次

后,终于插到底了。在这期间,何太后疼得全身直冒冷汗,身体一直在发抖。

何太后趴在董卓身上,蜜道里插着董卓的阳具,我又跪在何太后身后,阳具

插在她的后庭中。我淫笑着对董卓道:「还请义父和孩儿一起享用这块美肉。」

董卓躺着哈哈大笑,我俩配合着一上一下开始抽插,何太后被这样的攻势弄

得只能大声的呻吟。

就这样我和董卓还觉得不够过瘾,我伸出手掌狠狠的拍打何太后的臀部,董

卓也伸出手掐她的乳头,何太后被刺激的几乎发狂。她摇着头挥舞着散乱的秀发,

一边大声的淫叫,全然没了一国之母的端庄秀丽。

此时的董卓也是满脸通红,兴奋的哈哈大笑,「我儿甚是聪慧,竟能想出如

此妙招,哈哈哈哈。母狗感觉如何啊?」董卓边说边很掐何太后的乳头。

「奴家……啊……甚是快活……啊……太师和……将军把……啊……奴家…

…玩弄的……实在太爽了……啊啊……」何太后已经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

「哈哈哈哈,老夫和先帝比,谁更让你快活啊?」

「当然……啊……是太师……了……先帝的……啊……阳具……又细又……

短……每次奴家……啊……都不尽兴……」

「哈哈哈哈,原来先帝又细又短啊,既然你每次都都不尽兴,那可曾偷过腥?」

「深宫……啊……内苑……身边又是……啊……用力……宫女和……阉人…

…好舒服……奴家只能……用那角先生……来抚慰自己……啊……」

何太后居然用角先生来自慰,这话如果传出去让天下人知道,怕是皇家的脸

面都要丢尽了。

董卓还想再问,却突然呼吸急促了起来,然后下身不断死命向上挺动,再然

后就是啊的一声满足的叹息声,他居然射了。

何太后正在关键时刻,偏偏董卓又已射精,蜜道的空虚让她一阵焦躁,她试

着用蜜道使劲夹住董卓的阳具,奈何董卓的阳具本来就短小,疲软时更是直接滑

出了她的蜜道。

何太后抓起董卓的阳具用手上下撸动,无奈董卓本身年岁已高,再加日夜饮

酒淫乐,何太后使了万分手段也无法让它再展雄风。我在后面看了,用力一挺阳

具,双手抱住何太后双乳,在她耳边道:「你这小母狗是不是认为我不能让你升

天啊,嗯?」

何太后嘴边露出一丝浪笑道:「奉先你不明白,后庭和蜜道不同,女人的蜜

道才是极乐之地,才能更加让女人快活。」

是吗,那我今夜就让你好好快活一番。

我在何太后身后两手分别托住她两边大腿,然后把她从董卓身上抱起来,这

样就像是我在给何太后把尿一样,何太后张开的大腿中间,那个蜜穴在灯火下闪

出淫靡的颜色,大张的蜜道中,一滴滴精液慢慢流淌出来滴到床上。

董卓早已熟睡,为了不打扰他,我把何太后抱下床,此时我的阳具还在她的

后庭里,我抱着她边走边插,宫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然退下,偌大的大殿中除

了熟睡的董卓就只有我和她。我抽插了一会,拔出阳具,然后对准她的蜜道用力

一刺,跐溜一声尽根而入。何太后的蜜道中原本有了董卓的精液,现在更是润滑,

每次插入抽出都带有声音,这声音就像是在为今夜的狂欢伴奏。

「母狗,舒服吗,我和董太师比起来如何?」我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何太后先是屏住呼吸紧张的看了一下床榻上的董卓,见他仍在熟睡,然后才

【好文】【吕奉先】(05)

喘着粗气媚笑道:「啊……董卓……怎么能……和奉先你……啊啊……相比。我

和……啊……董卓……欢好数次……啊啊啊啊……也没有……和你的那一夜……

舒畅……我的好人儿……你就尽管……插死我吧……啊啊啊啊啊……」

听到何太后这么一说,我更加兴奋,阳具又暴涨数寸,插得何太后嗷嗷大叫。

何太后不过瘾,又喘着粗气道:「好……人儿……啊……咱们……换个……啊…

…姿势吧……哀家……啊……想……看……看你……」

我抽出阳具,直接坐在地上,何太后张开大腿,面对着我往下一坐,阳具冲

破蜜道前两片花瓣的阻碍,一插到底。何太后抱住我的头,一边摇动一边把乳房

往我嘴里塞,嘴里还淫笑着:「奉先……不是……啊……说……哀家……啊……

是你……义母吗……来……啊……快来……喝……母亲的……啊……奶……啊…

…」

我听到这话大为兴奋,张嘴含住何太后的乳头,使劲吸着,又用手托着何太

后的臀部,帮助她更快更大力的摇动。

「母亲大人的奶真好喝,唔,孩儿真想一直都能喝到母亲大人的奶。」我使

劲吸着何太后的乳头,嘴里含混不清道。

「只要……奉先……乖儿……啊……愿意……啊……母亲……天天……都…

…啊……给你喝……啊……」我们的对话让何太后愈加淫荡,也愈加疯狂。

吸了一会,我有点累了,吐出何太后的乳头,微微喘了口气,何太后见有机

可趁,低下头突然含住我的嘴唇,然后一条细软温滑的舌头就伸入我的口中,和

我的舌头疯狂的搅在一起。

此时的何太后浑身绵软无力,早已提不起劲,全是靠我托着她的臀部一上一

下的做着运动。她下面的蜜道被我的阳具塞满,上面的樱桃小口又我被的嘴唇堵

住,只能呜呜的叫着,口水沿着嘴角不停的滴到我俩的身上,有些甚至滴到了我

俩交合处,与那些淫液混成一块。

我使劲托着何太后的臀部又疯狂的抽插了数百下,何太后终于忍受不住松开

我的嘴唇开始嗷嗷大叫。

「啊……奉先……你快插死……我吧……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何太后一

声大叫,身体一阵颤动,她终于泄身了,然后浑身绵软的挂在我身上,像条死狗

一样。

我见此情景,终于忍不住精关一松,大量的精液射入何太后体内,然后抱着

她倒在地上沉沉睡去,周围一片水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