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CCAV影视同期声-2017《人民的名义》未删减版】

时间:2022-07-31 浏览量:14次

【CCAV影视同期声-2017《人民的名义》未删减版】

《人民的名义》

高小琴近来心情很好,走路轻盈袅娜,眼睛流光溢彩。一场智斗斗得有声有

色,想必给侯亮平留下了深刻印象。反贪局的这位侯局长虽属不可接触的危险人

物,却也蛮可爱,让人欢喜让人愁。想不愁就得把功课做足,进行必要的人格美

容,这是她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

夜色朦胧,星光黯淡,高小琴放飞心情,独自在草坪散步。这里是世外桃源,

是她的独立王国。每当她看见一栋栋童话般的别墅,看见青翠广阔的高尔夫球场,

看见度假中心高耸的大楼,都会产生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她是一位女皇,正漫

步在自己的国土上……

两个醉汉互相搀扶,在甬道上踉跄行走,粗声大气,醉话连篇。这是她会所

的两位常客,也是贵客——市政府的秦副秘书长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陈清

泉。

高小琴迎上去,笑盈盈地打招呼。秦副秘书长笑得像一只猫,打听那位俄罗

斯姑娘卡秋莎在吗?

高小琴说:「当然在,人家正在三号楼等秘书长去学俄语呢!」

秦副秘书长作举手投降状,打着酒嗝抱怨:「今天让陈院长害了,酒给灌多

了,学不成了,得回家。」

陈清泉便色眯眯地打趣:「秘书长走了,那我可就改学俄语了。」

秦副秘书长也不吃醋:「随便随便。」

高小琴安排车送秦副秘书长,劝陈清泉早点休息。

陈清泉没一丁点儿正经,油腔滑调地说:「休息啥?得学俄语!哈拉索…

…」

高小琴略点一点怪笑的回答:「这外语,是啊,可真得好好学!」说完,就

搀扶着醉醺醺的陈清泉走进了山水庄园的三号楼。

……

三号楼是山水庄园最深处的一栋豪华别墅,穿过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大堂,醉

酒的陈清泉轻车熟路地走向左侧,那里是一间整墙都是落地玻璃窗的大套房,也

就是所谓的《鱼缸选妃》的场景。

这是一间lady房,所谓lady,英语里是对不尊重的成人女性的称呼。

而通过这面里面看不到外面而外面可以瞧见里面的玻璃墙,陈清泉擦了擦朦胧醉

眼,色眯眯地端详起里面的几个仅着三点式的金发白肤女子。因为这间里容纳的

都是高小琴专门从欧美高价聘请来的金发女郎,所以也被称为《金鱼缸》。

每次高小琴都会领着熟客来这选人,她按一下手里的对讲机,放在房里的对

讲机会发出『滴、滴』的声音,这时【好文】【CCAV影视同期声-2017《人民的名义》未删减版】金发女郎知道要被客人挑选了,于是全部摆

出妩媚的姿态。

左侧的一位金发女郎站了起来,是位有着典型欧式风貌的美女。瞳孔冷峻而

深邃,鼻挺嘴大,肌肤洁白。据高小琴说是位超级模特。她穿的比基尼的用料奇

少,从正面看去,可以完整的看到仅仅被覆盖住乳晕的那对浑圆的乳房从系绳外

延伸的完美弧线!她先是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踏着猫步朝玻璃墙走来,然后慢慢转

身,扭着臀部又退了回去,那比中国女性要丰硕上一半的臀部在一扭一挤之中,

似乎在告诉墙这边的陈清泉她是在挤压着什么!

第二位的身上穿的是紫色的几乎全是蕾丝的乳罩和三角裤,紫色的蕾丝装饰

着四边,精致又华丽,可是最需要掩饰的私密部位居然是呈现缕空状态,两团肉

丘毕露,腿间神秘的黑影隐约可见,丝袜顶端居然还有性感又下流的吊带,这种

欲掩还露的样子却更刺激陈清泉的欲火。她只是静静地双臂抱胸地站在那里,没

有任何挑逗的姿势,可是那双臂的挤压,却使得超级丰满的果实几乎要从罩杯中

迸发出来!

而第三位金发女郎原本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听到『滴、滴』的声音,连忙翻

身做出双臂撑着伏在沙发上的姿势,透过圆领的胸口,那丰硕雪白的乳房都快露

出四分之三了,在颤动中甚至能看到血红的乳头闪动。

陈清泉走马观花地巡视着金鱼缸里的金鱼们,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位金发女郎

身上!从平缓没有光圈的镜片上可以看出那只是件装饰性的眼镜,却使她带有几

分知性美,而和其他女郎近乎赤裸的衣物相比,她是唯一一个穿戴齐整的,只是

那件办公室女郎的装扮也太过轻薄,白色刺绣衬衫是近乎半透明的轻纱,不仅可

以看到那份量十足的隆起,而且隐约可见其中大胆桃色阴影。

看到陈清泉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猛吞了口唾沫,高小琴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陈院长,这可是秦副秘书最喜欢的人!」

「怕什么!我和老秦的关系可铁了!那四铁里不是有那么一条『一同嫖过娼』

么!再说,你和小凤不也一起和高书……」陈清泉猛地掩住嘴,自嘲地干笑了几

声:「嘿嘿,嘿嘿,喝多了!」

「你找死啊!」高小琴也脸色一变,伸手在陈清泉腰下轻轻捏了一下:「你

看那位乌克兰姑娘娜塔莎如何?告诉你,她可是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政法学院毕

业的呢?」

「政法系统毕业的?那怎么还来中国卖这个?」

「哎呀!陈院长,那苏联不是解体了么?这种政法专业现在在那里不吃香,

都失业了!所以才来中国淘金!」

「苏联不都解体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有人学习政法系?」陈清泉问。

「这个啊!」高小琴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但立刻解释道:「这个啊!我听

说苏联对政工干部的政治面貌要求很高,很多都是从小就寻找那些根正苗红地儿

童进行培养,这娜塔莎想必是从小就开始接受党的教育,因此现在长大了,毕业

了,才发现专业没用了!不是有句话说『毕业之日就是失业之日』么?说的就是

她这种情况!」

「哦!」陈清泉仔细看了看那娜塔莎,端丽的面貌和可爱的大眼睛予人确实

出身良家的印象,他欣喜道:「那我晚上可要和娜塔莎同志好好探讨下苏联和中

国的政法系统的不同之处咯!」

等到陈清泉走进专门为他准备的包间,兴冲冲地从口袋里掏出几颗蓝色小药

丸,拿出一颗大概50ML量的,正准备服下,嘴里却嘀咕:「听说这老毛妹那

里毛浓穴阔,这一粒药的效果怕不够吧!」

说完,他又放了一粒在手心一口吞下:「我可不能让老毛子小瞧了我们中国

迪路克(俄语:朋友)!」

「兹德拉斯特维杰(俄语:你好)!」门被推开一个缝隙,然后娜塔莎轻巧

的身影钻了进来。

「打哇利西(俄语:同志)!」陈清泉连忙用记忆中年轻时代跟苏联专家学

习过的几个俄语打招呼道。

娜塔莎笑了笑,事实上对于这个年代的乌克兰人,已经很难听到『同志』这

个称呼了,何况陈清泉的发音根本不准。她直接背过身,在暗光下开始脱白色衬

裙。

(哇!这么直接!)陈清泉看着眼前那梦幻般的美丽,垂到后背的那灿烂到

发白的金色长发,充满性感的肩头,尼龙的衬裙紧紧包住富有曲线美的身体,几

乎能看到细细的柳腰和丰满的臀部,陈清泉的心里愈来愈激动。

取下肩带,尼龙的衬裙滑落。

(啊,受不了!)

露出光滑的乳白色后背,身材像芭蕾舞者一样修长直挺,没有多余的肉。乳

罩的带子陷入后背的肉里。

从腰上拉下裤袜,陈清泉的视线立刻集中在屁股上。丰满而向上翘的双丘,

有小小的丁字裤包围,曲线美是典型的外国人式丰美。

这是连作梦都无法梦到的半裸体,陈清泉的肉棒已经顶起,他一把从后面把

娜塔莎抱住!

娜塔莎冷哼了声,转身面对着陈清泉,她的眼睛是宛如北极的深海蓝,有着

党政干部那种特有的拒绝人的严峻气质。眼睛没有笑,反而像生气的样子。

陈清泉忍不住的,她的眼神让他想起这些年来那些刚刚从各处政法院校毕业

就分配到他所在法院的女下属们,年轻、娇美,却带有一股天之骄子的矜贵!

他无法忍耐,也无须忍耐,因为她的本质和那些他只能默默欣赏、觊觎的女

下属不同!

今晚,她是属于他的!

陈清泉熟娴地把手伸进她的罩杯内,试图探索到那颗小樱桃!可娜塔莎却一

手抱胸扭动起身子。

『啪』的一声,在扭动中,娜塔莎似乎不小心地触到前扣式胸罩的扭结!

「啊!」随着她的一声惊呼,雪白的胸罩挂在陈清泉的手中,而她抱胸象一

条游鱼似得钻进了被窝!

「打哇利西!狡猾地干活!」陈清泉想不起俄语中『狡猾』的发音,下意识

地模仿起鬼子的淫荡嘴脸,把那胸罩抓在鼻下深深吸了一口,围拢胸部穿过腋下

的胸罩有着一股毛妹特有的荷尔蒙气息,但让陈清泉更加地兴奋了起来!他褪下

衣裤,也钻进了被窝。

娜塔莎伸手去拉灯,却被陈清泉一把拦住。

「这个也关?你要熄黑吗?」陈清泉的口吻不由得暴躁起来,如果关掉,就

不能在床上欣赏娜塔莎的裸体,对于他来说,洋妞雪白而年轻的肉体是最有诱惑

力!

「NO!」娜塔莎伸手指了指灯,用英语表示她的拒绝!

「别啊!」陈清泉又伸手去抓娜塔莎准备关灯的手指,因为俄国女人特有的

高头大马身形,他的身子几乎从床单中探出!

「噢!」娜塔莎尖叫了起来,她看到陈清泉那从黑白交错的老年人阴毛中直

立的东西惊叫一声,然后用床单盖住脸!

「嘿嘿!被中国迪路克的冲锋枪吓到了吧!」看到娜塔莎用床单蒙头如同鸵

鸟般的躲避态度,陈清泉的心情也缓和一些!他提起娜塔莎遮掩下体的床单,雪

白的大腿被她交错在一起,只露出那一小撮顽皮的金色耻毛。

用力地分开结实的双腿,抚摸金阴毛,一面玩弄纠成一团的花瓣,是欧美女

性特有的【好文】【CCAV影视同期声-2017《人民的名义》未删减版】鲜艳色彩和形状,使陈清泉不停的感叹。

同样,西洋女性下体特有的浓厚香味刺激陈清泉,似乎还掺杂着梦幻香水般

的芳香,也使他受不了!

把身体靠上去时,从身上传来少女特有的温暖感觉,也让他兴奋的快要麻痹。

「啊……唔……」

在娜塔莎的身上纠缠时,就是拼命忍耐呼吸也会急促,嘴里露出淫邪的哼声。

「娜塔莎……」

「NO!」

从娜塔莎的嘴里露出厌恶的声音。陈清泉强迫把因为两粒万艾可的药效而象

石头一样坚硬的肉棒压在下面。

急促的呼吸喷在脖子上,坚挺的肉棒压在她的肚子上。

手在女人的裸体上抚摸,查看美丽俄国少女的丰满肉体,像上等的丝绸一样

光滑,压下去时有弹性的反应。

陈清泉一面轻揉乳房,一面嘀咕:「被多少人干过了啊?」

「……」

「等会让你看看是老毛子的家伙大,还是中国迪路克的冲锋枪猛!」

「……」

娜塔莎完全不明白陈清泉的询问,而陈清泉对她说这样淫秽的话,只不过是

企图保持自己的情火。

把硬起来的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拨弄,同时用一只手在娜塔莎下体抚摸,用

手抚摸柔软阴毛的时候,也抚摸阴唇,把花瓣分开。

「流淫水了……硬起来了。」陈清泉的手指找到了阴核,就开始搓揉。

刹那间娜塔莎有了反应,停止呼吸后深深的叹一口气。

(妈的!装纯!)

从过去的经验,陈清泉做了这样的结论。最好的证据就是虽然语言不同,但

对她做这些淫秽的动作时候,和她那不愉快的神态是相反的,呼吸或扭动身体的

样子愈亢奋。

但此时,陈清泉的肉棒也到了火热的极点,他用自己的下半身顶开娜塔莎夹

紧的双腿。

进去的刹那间闻到无法抗拒的女体芳香,从脑顶到脚尖都产生甜美的麻痹感。

年纪小自己几十岁的年轻肉体充满新鲜和狭窄感。经过肉棒摩擦时,肉洞里就会

有反应。

(不知道这个大洋马有多少洋炮的经验……)

结合以后,陈清泉迅速就判断出她性经验的多寡!

但此时,他顾不上这些了,万艾可的药效加上男性荷尔蒙的刺激让他只想着

冲刺。用缓急配合动作抽插,同时揉搓乳房,在腰部到屁股上用手指的技巧轻轻

搔痒。

大约有二十分钟左右陈清泉就用这种方法猛烈进攻,娜塔莎开始陶醉,虽然

拼命的装作忍耐,但还是会从鼻孔发出性感的哼声,也会轻轻扭动屁股。

当陈清泉深浅不同的巧妙抽插时,就会发出「哎唷……哎唷……」的甜美哼

声。

陈清泉剩下不多的白发随着身体摇动,居高临下、以弱博强地凌辱西洋大马。

这样还不够,抱起修长的双腿高高的举起,更加深性器的结合。

这个姿势使得他深深的进去洋女的体内,穿过肉洞到达子宫口,用巨大的龟

头在子宫口上旋转。

很快,就遇到娜塔莎的阴户强烈的收缩,陈清泉发出兴奋的哼声。用尽全力

前后运动。

「来了……来了……」

从喉咙里发出不成声音的声音,陈清泉的身体猛烈痉孪!

……

从陈清泉身下翻身而出的娜塔莎从床脚摸到内裤,随意的抹了抹下体,就抱

起衣物准备离开!

「怎么就这么走了?」陈清泉可不情愿,他一把从脱在地上的裤子里掏出一

个信封,那是今天一个当事人偷偷塞给他的,也不管里面有多少,直接全部掏出

摔在床上:「钱!钞票!曼尼!给!你!」他朝娜塔莎指了指,再做了个点钱的

收拾,示意她拿起。

娜塔莎从床上捞起那叠钱,『唰唰唰』熟练地点了起来,大约是一万,她满

意地点了点头,把它塞在床头,然后问道:「WHY?妮- 须要- 身么- 肤乌?」

「靠!原来你会说中国话啊!」虽然娜塔莎的普通话带有老外特有的全是平

声的特点,但是并不妨碍陈清泉他听明白!毕竟这是他的母语。

「妈的!老子干你!」想起被这洋妞当作傻子一样学了半天俄语,他就一肚

子气!

「噢!你说什么?『妈』啊?你要我扮演你妈妈的制服诱惑么?」娜塔莎耸

了耸肩,很显然不明白中国人的国骂:「可我年纪和你比太小了,这样的制服扮

演我很难扮演好!」

【PS:接下来不学老外的发音了,要不双重翻译好累啊!反正那种味道大

家明白就是了!】「老子不是要干你妈,是要干的你叫妈!」

「你要我叫你『妈妈』么?」娜塔莎被陈清泉的绕口令给绕晕了:「可是你

是男性啊,我应该叫你『粑粑』才对,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叫你『粑粑』,我也

很喜欢有你这样成熟有权利的男人当我在中国的『粑粑』!」

陈清泉抱住娜塔莎,双手抓住雪白的乳房,不停的旋转,同时手指像毛虫一

样的在上面蠕动,又偶尔扭转已经硬起来的乳头。

经过这样不停的攻击,娜塔莎的表情开始有些陶醉的模样!

陈清泉在阴户里插入两根手指淫邪的搅动,娜塔莎把脸转过去,张开性感的

小嘴,靠嘴来呼吸。体内的性感已经临界,而陈清泉受到万艾可四小时药效刺激

的肉棒再度勃起。

「靠!给老子趴好!」陈清泉在她的臀上拍了一下,立即从背后压上来,形

成狗一样交配的姿势。

「哈哈!原来你们老毛妹喜欢从这样从屁股这边插进去!」陈清泉向前探出

双手抓紧那对因为俯卧而下垂乳房,西洋女性沉甸甸的那种感觉使他陶醉的同时

激动的抽插。

丰满肉体现在由他自由摆布,这是籍由金钱的力量,虽然是权利无法直接拮

取,但是权利却可以获得金钱,然后金钱兑换欲望!

把白色金发散发出来的发香深深吸入,在雪白的后背上亲吻,陈清泉更加坚

定获得更高权利的欲望,更使得他用手掌在丰满的屁股上拍打。

「噢,越来越紧了。」

从背后的结合而火热起来的娜塔莎,头发被抓紧,屁股也挨打,不再是那严

肃的样子,而愈像母狗,愈显示出淫乱的样子。

已经连续交媾三十分钟左右,年过五十的陈清泉已经体力不支,他气喘息息

地平躺在凌乱的床单上,而娜塔莎则化被动为主动,她背对着陈清泉骑坐在他的

腿上,身体上下做着大幅度的震动,脸色红红的微微张开嘴并露出舌尖,沉迷在

恍惚的境界里,方才的矜傲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不断受到肉棒抽插的阴唇,已经充血而红肿,在那里进进出出的巨棒,沾上

蜜汁而发出淫靡的光泽。

恢复了一丝气力的陈清泉坐起上身把娜塔莎的头转过来,吸吮她的嘴唇。

娜塔莎的金发向两边散乱,上半身猛力向后仰起,从嘴里发出有如断魂般的

哼声。

……

陈清泉像特技似的改变种种姿势,最后娜塔莎的身体侧卧,陈清泉从后面插

入。

而且在这一段时间里,二个人的性器一直保持结合状态,陈清泉终于也爬升

到极限。

「啊……受不了了……」从来没有过的强烈快感,使他猛烈射出。

高潮的波涛已经过去……

陈清泉把娜塔莎揽在臂膀处,透过精致的锁骨可以看到那一左一右分开的巨

型乳房。象哈密瓜一样向前迸突,白色人种特有的雪肤上隐约可见条条青色的静

脉,陈清泉一手绕过娜塔莎的后背,穿过肩膀,抓住一只揉弄,乳房仿佛灌得饱

饱的气球那样,肉团从指缝间满了出来。

而另外只手则抓住提起,乳房被拉长好几公分,变成流线型。

「噢!疼!不要这样对待我的乳房!」娜塔莎赤裸的上身下意识扭动!

「不要什么?」

「咕噜起(俄语:乳房)!」娜塔莎一情急,用母语叫了起来!

陈清泉嘴角浮起淫荡的笑容:「这里不叫『咕噜』,叫『奶子』,也可以叫

『咪咪』!」

「NO!你骗我!」娜塔莎摇了摇头:「『咪咪』是叫『妈妈』的意思,象

高总,就是我们的『咪咪』!」

「高总那叫『妈妈咪』,你这里就叫『咪咪』!你要注意区分!」陈清泉张

口嘴示范道:「你看我口型,M- A- A……」

说着,他便张着嘴扑在娜塔莎的胸口,顿时乳肉塞满脸颊,用力吸吮。丰满

肉块被吸入口腔,继续拉长。

乳肉渐渐被拉长好几公分时,陈清泉突然放开乳头。传出『啾啪』的声音后,

丰满乳房上下弹动。

继续重复这个动作,发出『啾……』的吸吮声,然后发出『啾啪』声放开乳

头,不断不断这样重复。美丽的火箭形乳房,也被拉长又长又尖,摇来晃去。

接着,陈清泉拉起床单正准备继续探讨『阴毛、阴唇、阴道』的几个俄语发

音,『啪!』包间的门被一脚踹开,冲进了几个警察,正是市局的扫黄大队钱队

长!

「我的妈啊!」陈清泉惊叫了一声,连忙拉起床单挡住自己!

「我怀疑你们卖淫嫖娼,现在检查!」钱队长严斥道:「把床单拿下来!」

「干嘛?干嘛!」陈清泉放下床单,却叫道:「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权!」

不愧是法官,第一反应就是拿自己的权益做挡箭牌,虽然然并卵。

钱队长嘴角划起一丝轻笑:「陈院长,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陈院长?什么陈院长?」陈清泉身份被戳穿,又开始假装认错人:「你们

认错人了吧?我是做生意的!」

「告诉你!警察也不能随便乱冤枉人!」陈清泉叫了起来,却只见钱队长把

手机扔向他,手机里是陈清泉在市法院行政监督栏里道貌岸然西装革履的正装照。

「这是我么?这是我么?」陈清泉当证据摆在面前时还是百般狡辩。

「那么陈院长和我们回去,做个DNA鉴定,不就都明白了么?」

「哎呀!我头疼!我头很晕,刚药吃多了!你看垃圾筒里的药壳,我刚才吃

了两粒伟哥,肯定是吃多药了!」

看到蒙混不了了,陈清泉又开始装病。

最后得到的只是句超级霸气的「带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