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年华似水,青春如梦-- 献给那些给过我温存的女人们】

时间:2022-08-08 浏览量:1次

【年华似水,青春如梦-- 献给那些给过我温存的女人们】

我叫Raymond,今年29岁,6年前国内大学毕业,来到加拿大。3

年前从这边硕士毕业,现在多伦多一家软件公司做程序员。

国内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在上海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刚工作薪水不高,

但也够自己用。加上还有个处了4年的女朋友在苏州工作,另外我还有2个固定

的玩伴,日子过得很开心。

可是出国上学一直都是我父母得梦想,高中毕业时父亲生意不太顺利,那时

候没有办法供我出国,在我上大学期间,慢慢地好了起来,这样父母就打算大学

毕业让我直接出国留学。

我从大三起就陆陆续续的在北京上了一年左右的新东方学习英语,期间也泡

了2,3个一起上课的女同学,这些以后我都会详细的跟大家分享。

大学毕业我第一次签证被拒了,理由是中介只给我申请了语言学校,并没有

申请大学录取通知书。后来我又换了个中介重新申请,同时我又闲的无聊,就自

己去了上海找工作。其实我并不想出国,只不过父母的意愿嘛。后来在上海呆了

半年左右,结果签证真的下来了,我一咬牙,出国就出国吧,这样我就来到了加

拿大。

懵懵懂懂地过了这么些年,从当年的阳光美男,到今天即将步入三十,每每

想来不禁感慨万千。时常想起这些年陪伴过我的女人们,总想提笔写点什么。时

间就像隆隆驶去的列车,不可能为谁停下片刻。我明白,让我难以割舍的,不是

那些有过温存的女人们,而是我逝去的青春年华啊。

(1)女邻居的故事上

刚接到女友的电话,唠叨着这次回国,她父母催促结婚的事。哎,想想过几

天就要去她家拜会她父母,真是压力山大阿。本来我们订的是一起回国的机票,

这次因为签证的原因,我要晚几天才能回去。

三天前送女友去多伦多皮尔森机场,她恨恨地离去,在机场安检口众人面前

狂吻我,搞得安检的黑人阿姨都不好意思了,眼睛一直瞅着别处。女友吻得有点

忘情,滑滑的小舌头一直在我嘴里游走着,鼻子里还发出嗯嗯得声音,看来昨晚

一夜的缠绵还没有让她满足阿。

我心想真是个骚娘们,要不是怕晚了飞机,非把她拉到厕所好好宠幸一下不

可。终于过了安检,她向我挥挥手,消失在门的那一头。我松了口气,快步离开

了机场。

从机场开车半个多小时以后回到了家,床上还是早上起来的凌乱样子,空气

中弥漫的都是体液和荷尔蒙的味道。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最喜欢的coorsl

ight,靠着沙发,把脚放在茶几上。冰爽的啤酒下肚,暑意顿时消了几分。

我很享受自己呆着的时光,尽管女友平常并不去管我,但此刻真正自由的感觉还

是有一种无法言语的美妙。

突然间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原来是楼下的邻居Wynnie。她是那种不太

典型的加拿大女孩,20岁左右,个子很矮小,大概只有1米6左右。板栗色的

头发和略黑的眼睛,看起来有点亚洲人的味道。

她皮肤很白,有些瘦,可是胸部发育得很好,很大的一对傲然挺在那里。今

天很热,她上身只穿了件半透明的T恤,黑色的胸罩一览无余,看起来性感极了。

领口开得很低,露出美妙的深沟。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裙,露出细细长长的两条白

腿。我心跳加速,下身也开始迅速膨胀开来。她满头大汗的说,我家空调好像坏

了,好热,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我实在我知道怎么办了。

我们同住一栋三层小楼,每层一户,这样的楼叫Triplex。我和女友

住2层,楼上一对肥肥的白人夫妇有两个孩子,每天听到的不是小孩哭声就是夜

里他们俩床的吱嘎吱嘎声,还伴随着肥婆咿咿呀呀的叫床声,想想他们的体重,

怕那一天床会塌掉。Wynnie住一楼,旁边是洗衣房,有时我去洗衣服的时

候能碰到她回家或是出去,点点头打个招呼而已。

「就你一个人阿,Mandy呢?」她看我女友不在,好奇的问。我告诉她

女友回国了,这几天就我一个人。

转眼来到她家,果然闷热的难受,空调开着,可是丝毫不起作用,吹出来的

只是热风。其实我哪里懂电器,当然只是装模作样的看看,也看不出有啥异样。

我打电话给一个修电器的中国哥们,他让我把空调送过去,答应晚上给我看看。

送空调的路上,Wynnie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不时有淡淡的香味飘过来,

我心里一荡,扭头偷偷瞄她的胸部。那一对迷人的玩物就这么挺立着,白白嫩嫩

的,我的口水差点流下来。送了空调,我们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家。

「上去坐坐?我家有空调。」她犹豫了一下说不了,说她还要回家赶论文,

明天要交。

我回到家有点困,喝了两瓶啤酒就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做了个梦,

梦里Wynnie在向我招手,脸上挂着甜甜的笑,一招手那对迷人的乳房就颤

巍巍的上下晃动。忽然梦里有人在很大力的敲我的门,我很生气,Wynnie

在向我招手呢,谁这么讨厌这个时候打扰我。敲门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我清醒

过来,吞了口水,看了眼墙上的表,11点25分。真的有人敲门。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很晚了,可是我的笔记本电脑突然坏了。我要是1

2点前不交论文上去,这门心理学就不及格了。你能帮我看看么?谢谢你啦。」

我和Wynnie是一个学校的,我也修过这门课,总是要求作业12点之

前通过WebCT这个教学网络上传到学校服务器上,哪怕迟一分钟交就是0分。

靠,还有35分钟,我一下来了精神。

「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屏幕突然黑了,然后就开不了机了。」

我试了试按电源键,没有反应。

「What should I do?I don' t wanna fail this course!(我该怎么办

阿,我可不想不及格阿)」她快要哭出来了。

「Take it easy,let me have a look。Do you have another copy on

your usb maybe?(别急,让我看看,你论文有没有在U盘上保存另外一份?)」

「No。This is all I have。(没有阿,就在这个电脑上。)」

我抬头看了看表,该怎么办呢?她电脑开不了机,估计是主板或者cpu坏

掉了,可是论文是保存在硬盘上的,只要硬盘没有坏,把数据读出来应该没有问

题。

「I think I have a way to get your thesis back。(我有办法有可能帮

你把论文找回来。)」

「Really?(真的?)」她抬起头,梨花带雨的小脸蛋楚楚可怜,充满希望

的看着我,小嘴唇红红湿湿的,看得我心神荡漾。

「我有一个小的移动硬盘,我把里面的硬盘取出来,把你的笔记本硬盘装进

去,然后就能从我的电脑上读出来了。」

「Wonderful!You are a genius!(太棒了,你

真是个天才!)」

她振臂欢呼起来,傲人的胸部也随之晃动了两下,我的心也随之荡漾开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紧紧抱住了我,飞快地给了我一个甜甜的吻。当然老外很

开放,拥个抱亲个嘴也不代表什么,可我的魂还是一下子就被勾走了。

「好了我们快开始吧。」我恨不得马上把她压在身下好好宠幸一下,她那软

软的嘴唇,压迫的胸部还没有来得及回味,可是时间有限阿,指针已经指到了1

1点34分。

接下来的过程紧张而有序,我找来螺丝刀,拆下她的硬盘,装进我的硬盘盒,

然后插在我的电脑上,一切顺利。在看到windows找到新硬件的令人鼓舞

的消息后,她的硬盘终于被读出来了。

我们在确保她的论文word文档没有问题后,交了上去,11点58分,

好险!

「呵呵,终于让你按时交上作业了,还好努力没有白费。」我由衷地替她高

兴。

「今天晚上真是非常对不起,麻烦你这么多。」她真诚的看着我,眼里全是

感动和抱歉。

「没关系了,反正我也无聊,再说明天long weekend(长周末),

也不用上班。」我起身去拿啤酒,「你要来点么?」

「好阿。」她捋一捋额前的秀发,冲我温柔的笑笑,眼睛弯得像月亮,我的

心融化了。

那天晚上我们都喝了好多啤酒,最后喝完了还想去买,可是beer sto

re早就关门了,只好把冰箱剩下的伏特加和朗姆酒都拿出来,加上冰块,兑了

可乐,果汁,或红牛喝。我们聊了很多,从不同得风俗人情到政治经济,再到时

尚,再到汽车,她懂得很多。她说自己是学marketing的,从前在高中

时非洲呆了四个月,前年还旅游去过西藏。就这样,我们聊了很久,时间一分一

秒地过去了。

都说洋妞能喝,果不其然,我酒量凭良心讲还不错,跟哥们喝酒轻易不会醉。

可是等到这妞喝得醉醺醺得时候,我也头开始发懵了。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稍

微清醒了一点,脸还是麻麻的。

等我回到客厅的时候,她已经靠着沙发坐在地上睡着了,低低的领口露出丰

满的那一对,被胸罩紧紧地箍着,好像随时要跳出来一样,真是秀色可餐阿。她

睡觉的样子很甜美,脸上带着微笑,露出整齐的小白牙。

眼睛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弯弯的。额头一绺头发懒懒地遮住了半边面庞,柔

和地灯光照在她脸上,说不出的妩媚动人。两条修长的白腿懒懒地半伸着,黑色

的小内裤并不能被她的齐X小短裤完全遮盖住,小馒头鼓鼓的很饱满,似乎在召

唤着我的那一根似的。

我轻轻的撩开她的裙子,好看得更真切些,然后那诱人得部位就这样毫无遮

拦地展现在我的面前。雪白的大腿修长而紧实,没有一点多余的肉。大腿根部靠

近小逼逼的地方有一个很漂亮的蝴蝶的纹身,非常精致可爱。而在黑色的半透明

的诱人的小裤裤下,我影影绰绰地可以看到她稀稀疏疏的毛。

我心里砰砰直跳,耳边轰轰的响,终于大起胆子,轻轻把小裤裤往旁边拨一

拨好看得更真切些,瞬间我就止住了呼吸。那诱人的小穴穴呦,比中国女孩子的

要鼓许多,是典型得老外妹妹的小馒头型。毛毛很少,稀稀的呈现出板栗般的深

棕色,都长在阴阜上面,而穴口并没有。

阴唇非常小而细长,上面的阴蒂象一颗小珍珠,粉粉的肉色,真想舔舔看什

么滋味。书上说这种形状穴穴的女人性欲很强,很容易高潮,也不知道是不是。

小穴穴的入口也是非常淡的粉红色,看起来非常紧非常小,此时安静的合上了。

我禁不住大起胆子,轻轻把手指在嘴里湿润了一下,碰了碰她的小口,顿时

一种触电般的快感从手指传到大脑。呵呵,如果被抓到性骚扰可是要坐牢的呀,

我终究没有把手指头插进去,真的不敢。可我还是不甘心,就这样轻轻碰她的小

穴穴,把手放在洞口轻轻的摩擦,我的下体也膨胀到要爆掉了,真想马上拔出来

塞进她那小小的去处。

突然间她似乎有了反应,轻轻的哼了起来,声音若有若无的,眼睛似乎睁开

一条缝,又似乎还在睡梦中。她舔了下嘴唇,于是小嘴更佳红润了,微微的张开,

轻轻的翘起。我的天阿,我再也忍不住这样的诱惑,对着这一对红唇狠狠地吻了

下去。

***********************************

每一次更新都想写点什么,这几年在SIS拜读了很多大侠的作品,陪伴了

我本来空虚寂寞的日子,给了我许多安慰。这期间我也总想写些什么,又总是作

罢。在我青春即将过去的最后日子里,我要把那些我生命中出现过的女人们纪录

下来,感谢他们陪伴我的成长。

既然开写,就想这样一直写下去。我的故事中有太多的女人和太多的故事,

不是每一个故事都全部真实,但是其中很大部分是真实的,在此基础上有一些文

字上的加工。我不是标题党,也不是图片党,请不要跟我说无图无真相。有的时

候,也不会有很多肉戏,毕竟我是在讲一个故事,讲自己的情感。我自己是个浪

子,喜欢玩,但对于有过故事的女生们,都是心存感激,我更愿意把自己的感受

和大家分享。

每一次的故事写出来以后都改了又改,要花费一晚上的时间。我尽量把故事

写得生动有趣,没有语法错误。希望大家能够多支持我,你们得支持是我发帖的

动力。SIS是个很棒的论坛,有了你我每一个人的努力,才能越办越好。

***********************************

(2)女邻居的故事(中)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愣愣地看着我。我很尴尬,嘴上粘着她的香涎,尴尬地

看着她。完了完了,我会不会坐牢阿。我的脸红透了,心情也低到了谷底,连小

鸡鸡也垂下了头,这下死定了。我不由地怨恨起自己来,咋就这么冲动,鸡巴指

挥大脑了呢?

她定定地看了我足有十几秒,然后闭上了眼睛。我靠,这算啥意思啊?啊呀,

手还在人家下面一直忘记拿开呢。咦,她下面好像有些湿润了。我定了定神,这

么做她似乎并不反感,我把嘴凑了上去,手上的动作也更大了。

她鼻子里轻轻地哼着,任由我的舌头在她嘴里游动。我轻轻地舔着她的香舌,

每舔一下就有一种痒痒的触电的感觉。渐渐地她也开始热烈地回应我,吮吸着我

的舌头,轻咬我的嘴唇,乖乖,她的腿间已经一片汪洋了。

Wynnie拿起我的一只手,放在她饱满的胸脯上。那让我朝思暮想的一

对呦,终于降服在我的手掌中。我把手伸进去,紧紧抓住了左边的那一只。真的

好大,我的一只手险些抓不过来。Wynnie一下子叫了出来。她脱掉了上衣,

解下胸罩,那一对尤物蹦了出来,就这样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的面前。她抱住了我,

把我的头深深埋在了她的乳沟里。

我险些喘不过气来,深深吸一口气,淡淡的乳香就冲进我的鼻腔里。我托起

她的左边一只,轻轻地吻起来。她的乳房大概有E,很白,白到上面的青色血管

都可以看得清楚。完全不似有的老外皮肤很粗糙。乳头很小,此时涨成了紫红色,

像颗花生米一样似的。

她的乳晕很大,比一块钱硬币还要大一圈,这是我唯一不喜欢的一点。不过

乳房大的女人,乳晕一般都不小,我也只好凑合了。她的乳房虽然大,可是一点

都没有垂下来,而是非常非常圆,傲然地挺立着,骄傲地宣泄着青春和性感。我

像婴儿一样贪婪地吮吸着她的奶头,从左边换到右边,又从右边换到左边。同时

手也没闲着,吃一只的时候,手不停地把玩着另外一只。吃奶的时候,她很温柔

地用手抚摸我的头发,似乎在爱抚一个被哺乳的婴孩。

「Youhaveverycharmingboobs(你有一对非常迷

人的胸部)!」我不由地赞叹到。

「谢谢.」她一点没有不好意思。

「你吃完了,该我吃点了吧。」她坏坏地笑,身手去解我的腰带。她把小手

伸进去,握住我那一根,然后就从内裤里掏出来。我可怜的小弟弟还没有来得及

反抗,就彻底暴露在她面前。

「呵呵不小嘛。」

「这算什么,他还没有完全睡醒呢,你亲亲他,他就长更大了。」

Wynnie笑着把头埋在了我的两腿之间。

我的天啊,我不禁打了个冷战,那活被暖暖地包围住了。她很体贴地含住了

我的那根,一边上下套弄一边吮吸,尽量让我深入她的小嘴,同时又不会感觉到

牙齿。这小骚货,真不知吃过多少男人了,这么会玩。

过了一会,她灵巧的小舌头开始在我的龟头上摩擦旋转,我忍不住要叫出声

来,太舒服了。她的小嘴很有技巧,很轻柔,每一下的刺激都恰到好处,不会有

丝毫的不舒服。她一手托起我的蛋蛋把玩,另外一只手扶住我的阴茎,然后轻轻

地舔我的马眼。然后一路向下,舔在我的蛋蛋上,用舌头不停地包裹它们,同时

手一上一下地把弄我的阴茎。

再向下,她舔住了我的菊门。我一哆嗦,差点射了她一头。她看我反应这么

大,坏坏地一笑,张嘴含住我的蛋蛋,把一根手指插入我的后面。靠,老子的菊

花。这小妖精,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翻过身,把她放在沙发上,三下五除二地解除了她的下身武装,她如玉般

光洁的肌肤就全部展现在我眼前,那大腿根处的蝴蝶就越发性感和诱人了。她此

时兴奋的满脸潮红,手摸着自己丰满的乳房,挑逗地看着我那勃起的微微跳动的

那根。不急,我还要好好吃你呢。

我跪在地上,双手压着她的双腿,她的小穴穴就暴露在我的面前了。板栗色

的毛毛顺服地贴在阴阜上,细小的阴唇遮不住里面粉红色的洞穴。不知是兴奋还

是紧张,她的小洞洞轻轻地蠕动着,淡淡的淫水流下来,一直流到屁眼里面,滴

在我的地毯上。她的阴蒂小小的,此时也从深处探出头来,粉粉嫩嫩的珍珠样的

一颗。

我轻轻吹一口气,她开始浪叫起来:「Whatareyouwaitin

gfor?(你还在等什么呢?)」

「啊!」她话音还没落,我一口含住了她的小珍珠。她两腿一哆嗦,下意识

地夹住我的头。我哪里会给她反抗的机会,一只手压住她的玉腿,舌头围绕她的

小阴蒂打转,另一只手腾出来,毫不费力的,一个指头伸了进去,噗嗤一声到了

底。

「Ohmygod!」她叫了出来,两只手抱住我的头(她的腿已经被我压

得动弹不得了)。

反抗!没门!我把湿淋淋的手指头拔出来,把嘴凑在她下面的小口上尽情的

品尝起来,同时将那只沾满了她淫水的手指插进她的嘴里。

「Asshole(混蛋)!」她含混不清地骂了一句,紧紧吸住我的手指。

我温柔地亲吻着她的阴唇,把舌头伸进她的花心里去,刮着她的阴道壁。她

渐渐放开我的头,大口地喘气,完全失去了抵抗,随着我的舌头,她的小腰也扭

动起来。

「Comeonbaby!Comen' fuckme!」随着我舌头的进

进出出,她忘情起来,腰扭动幅度越来越大。我两只手紧紧抓住她的奶,揉搓着

奶头,舌头也开始在阴蒂上一圈圈打转。

「Ohmygod!Ohmygod!!」她紧紧夹住我的头,双手攥住我

的胳膊,下面剧烈地抖动起来。哈,小妞高潮了。淫荡的水蹭了我一脸一鼻子。

我抓住她的头发,把我那黝黑粗大的一根塞进她嘴里来回插动。几分钟后,

我拔出鸡鸡,她也很默契地翻过身来,撅起紧实的屁股,背对我跪在沙发上。我

抬起手,轻轻拍打她的屁股。

It『sthetime!哈哈,紧紧的小菊花,上面还粘着她的淫水,下

面鼓鼓的小穴已经被我舔得透湿,小珍珠在我口水和她爱液的滋润下,泛着光,

愈发愈显得惹人疼爱。

毫不费力地,我插到了进去。淫水涌了出来,打湿了我们的毛毛。我没有立

刻猛烈地抽插,而是细细品位插入刹那的温暖和紧致,感受那一层层褶皱在我的

进攻下一点点展开,像好多张小嘴在亲吻我的龟头。待我慢慢到底,她回过头来,

凑上红润的小嘴。真是个完美的情人,时刻都能揣摩出我要什么呢。

我湿吻她,一手摸索着抓住了她那胸前大大的一只,下面慢慢抽动起来。她

含混不清地哼了起来,屁股也一下下前后动起来配合我,很快耳边就响起了淫荡

的啪啪声,她胸前的肉也来回甩动起来。我推了推她的背,她就乖巧地趴下来,

胸脯紧贴沙发,把屁股翘得更高,这样我也插得更深了。我紧紧抓住她的屁股,

任由我的黑根在她的小洞穴里进出,她的阴唇也跟着攮【好文】【年华似水,青春如梦-- 献给那些给过我温存的女人们】进去,翻出来,每次都能

带出这许多爱液,分不清到底是她的还是我的。

我突然想起她刚才的恶作剧,哼哼,这次也要让你尝尝厉害!沾了沾洞口的

水,我把一根手指插在她的屁眼里。

「Yeahbaby!Oh~ ohyeah!」她似乎很享受,丝毫不在意

我的手指。我把第二根手指也插了进去。都说男人喜欢肛交是因为女人的屁股比

阴道紧,果然不假。我的手指头被她的括约肌紧紧包裹着,暖暖的很享受。隔着

一层薄薄的皮肉,我摸到自己的鸡鸡在她的身体里进进出出,这真是种奇妙的感

觉。嘿嘿,要能走她的后门就好了。

我很享受和女友做爱,什么都很棒,可惟独一点,她不让我插她的屁屁,据

说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弄后面时,前男友喝多了很粗暴,硬是把她屁股插

得鲜血直流,疼的她半个多月上厕所都难受。

其实玩过的人都知道,第一次根本是不能用鸡鸡插的,要用手指或者玩具一

点点弄,让女生一点点适应,然后慢慢试着用两根手指,循序渐进地才可以。大

概至少要经过4,5次以后,女生完全适应了,才可以把小弟弟放进去。

这里也是提醒各位看官哈,一定要懂得爱惜女人,不要硬来,只有两个人都

充分享受的性爱才是美好的性爱。这个事情让我不开心了很久,还萌生过要去打

她前男友的想法,一方面是心疼自己的女人,另一方面妈的女友前后的第一次都

给了他,我嫉妒的不行。而且女友到现在都不愿意跟我尝试后面。好了,好像有

点扯远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放纵的抽插着,空气中满是汗的味道,爱液也随着

小弟弟的进进出出,流过我的两只蛋蛋,滴在地上。

此刻的她,已经被我翻了过来,靠在沙发上,任我的双手握住她那小巧的双

脚。我很喜欢在沙发上做爱,好处有两个。

其一好调整高低,我可以蹲着,站着或者躺着,而女生可以跪着,趴着,坐

者,无论沙发上,扶手上,还有靠背上都可以玩出许多花样。

其二,女生可以靠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小穴被我的那一根一下下地侵入,

占有,妙不可言。相对来说,这样的姿势既方便接吻,又方便抚摸,一举数得。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家买的沙发又大又宽,软硬适中(当然价格不菲),而且到处

都是一片片水渍的痕迹(你们懂得呀)。

她看着我进进出出忙活个不停的小弟,告诉我她觉得这个姿势很棒,然后闭

上眼睛,嘟起小嘴让我亲,那摸样可爱极了。我一边享用着她的香舌,一边紧紧

抓住她的一只胸,手指揉搓着她的乳头,同时下身也加快了速度。很快,在我的

多方面攻击下,她叫声越来越大,抓我手臂的两只手也越来越紧,指甲深深抠进

我的肉里,掐出一片片紫色的印记。我两只手都握她的奶子,使劲地捏着,丝毫

没有留情。我知道她马上要高潮了。

「It' scoming!」她大叫一声,下面开始有节奏地收缩起来。我

安静地放在里面,体味这一松一紧的滋味。她的小妹妹暖洋洋地包裹着我的东西,

一收一收地吮着它,好多热呼呼的水向我的龟头涌过来,让我有种想射的感觉。

这可不行,老子还没有过瘾呢。我把她抱起来,向卧室走去。卧室还是早上

起来的凌乱摸样,被子没有叠,女友的情趣内裤还在枕头边放着,枕头下面还有

那根透明粗大的电动玩具。对不住了Wynnie,谁让我陪了你一晚上没有时

间呢。下次我一定提前收拾好迎接你。

我的卧室有个秘密,当初和女友一起把房子租下来的时候,我们一起去IK

EA买家具,在看衣橱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目光同时锁定在一个

有着金属镜面拉门的黑色大衣橱上。

「这个衣橱还可以当镜子用。」女友和我相视一笑,眼睛里充满了狡黠和调

皮。

买下这个大衣橱的当晚,我们在床上疯狂地做爱,衣橱门上映出我们俩赤裸

的样子,她跪在床上,看着我从身后一下下地进入她的身体。「看到衣橱的时候

我下面就湿了」,女友对我说。「哈哈,我当时也硬了。」

Wynn【好文】【年华似水,青春如梦-- 献给那些给过我温存的女人们】ie看到衣橱的时候也着实吃了一惊。「Thisissopre

tty!(好漂亮啊)」。呵呵,衣橱漂亮,马上我干你的时候,你看它的样子

会更漂亮呢。

「Youguyshadalotofsexlastnight,eh?

(你们昨晚上没少干吧?)」她看到凌乱的卧室,满脸都是诡异的笑。

「Sorryineverhadachancetocleanther

oomup。(对不起还没有来得及收拾)」

「Don' tbesorryhoney。Iliketopicture

whathappenedlastnight……(宝贝,不必抱歉。我喜欢

想象你们昨晚的样子……)」

哈哈,她喜欢想象我们俩那个,那下次是不是可以一起来个三人行……恩,

先过了女友那一关再说吧。

我把她狠狠地扔在床上,向恶狼一样扑了上去。

我从后面狠狠地干着她,看着那垂下来的一对,伸出手狠狠地掐她的奶头。

再也没有什么温柔爱抚,再也没有什么九浅一深,有的只是要彻底征服她的欲望!

我每一下都插到底,在噗噗的水声中,顶在她的子宫颈。

我将她的两条腿分开些,自己跪在中间,然后扳起她的肩膀,抓住她的两条

胳膊。失去了双手的支撑,可怜的Wynnie只能将重心落在我的鸡鸡上,无

助地任由我进进出出蹂躏着她的小穴穴。大衣橱里映出的,是她那随着节奏而上

下纷飞的乳房和她那胯下我那根进进出出的黑色粗壮的男根。

「Oh……baby……comeon……oh……oh……」她满面潮红,

下体猛烈地抽搐,小穴穴一下紧似一下地猛夹我的小弟弟,一股热流再次冲在我

的龟头上。我也加快了抽动,在她软倒在床的前一刻,一声低吼,把我洁白的精

液射进了她的最深处。

醒来后已经是清晨5点10分,发现我们赤裸的相拥而眠。醒来时看到陌生

女人的脸总是让人不快。我小心翼翼地下床,腰上围了条浴巾,来到客厅里做下

来,静静地点燃一只烟。每次和陌生的女生上床后,我总有一种很强的失落感,

是对女友背叛的愧疚?是对自己未来不确定的忧虑?还是在放纵荷尔蒙后对自己

的厌恶?我说不清。

「AreyouOK?」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来到客厅,远远靠在客厅门

框上,微笑地看着我,眼神里全是柔情和理解。

「你醒了,睡得好么?我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伤感罢了。」

她没有作声,走过来抱住我,温柔地吻了吻我,然后把我的头埋在她丰腴的

胸脯上,轻轻抚摸我的背。我们就这样全身赤裸地坐着相拥,一直静静地坐着,

很久很久,好像全世界都停止在了这一刻。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