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5-6)

时间:2022-08-08 浏览量:2次

【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5-6)

(5 )青春狂野

刚开始用智能手机时,我也曾想给欣研拍壹些比较暴露的照片,可都被她拒绝

了。

欣研其实还算是喜爱照相的女人,每当买新衣服,去风景点都会主动让我给她

拍几张。她的镜头感很不错,人也很上相。我壹直想买个好的单反相机,好好地记

录下她的青春年华,奈何经济拮据,壹直没法赞起这笔钱。

几年前有壹次我们去水上乐园玩,我拿手机偷着给她拍了几张三点式的泳装照。

后来被她发现了,硬是逼着我全给删了。那次她察觉了我的不快,马上跟我撒娇说,

我每天回家都能看见她,想要看她怎么裸露都可以。她还说希望我喜欢她这个真人,

而不是照片里的。

「那你将来老了怎么办?」

「那你就得喜欢那个老了的我!」

「总得留几张青春的纪念吧?我还想给你拍几张光屁股的呢。」

「哎呀,你都想些什么啊。」

「这有什么,很多老公都给老婆拍这种照片啊。」

「你别瞎说了,哪个女的会让人拍那样的照片,不丢死人了。」

「这有什么丢人的?你在我面前也没少光过屁股,你身上角角落落哪儿我没研

究过,怎么没见你觉得丢人?」

「那,那不壹样的。看随便都可以,拍下来就不壹样了。」

「那有什么不壹样的,拍下来的不就是人看到的静止画面吗?」

「我要让你用脑子把我拍下来,这样谁都拿不走。这种照片万壹流出去,我还

怎么做人啊。」

欣研说的时候肯定没仔细想过,她最后这壹点听起来很有道理,却是最让我无

法接受的。确实很多女人成为这种照片流失的受害者,不少还是被原来和自己最亲

密的人故意散布出去的。可反过来想,如果亲密关系中的女人坚决不愿让男人拍这

种照片,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并不认可这种关系的牢固和长久,对亲密中潜藏的危

险有过度的自我保护意识。

夫妻何尝不是人类最危险的壹种关系,於是男性用於满足占有欲的壹些手段,

在这种关系中也常遭到挫败。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做这类无谓的尝试。

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欣研终於不介意自己赤裸面对镜头,而且还是在除我以

外的男人面前。难道她只是羞於让我拍摄?

点开《青春狂野》里第壹张时,照片上只有大伟和美莹。大伟单膝跪地,两只

手向美莹的方向直直地伸出,似乎想抓住什么,脸上是呐喊的表情。美莹背朝镜头

倒向大伟相反的方向,用壹只胳膊的肘部把上半身从地上支起。她扭头註视着男人,

平伸出另壹只手象是在召唤大伟,虽然只露着壹个侧面,却把渴望的神情表现得淋

漓尽致。两人身上都壹丝不挂,赤条条的大伟侧身对着镜头,外侧那条呈水平的大

腿恰好挡住了男性的器官,美莹张开的腋下也没露出壹丝乳房的影子。

摄影师将画面设计成对观众非常含蓄,可让两个角色彼此间却是非常露骨。也

只有夫妻能配合拍这样的照片了,我边想边随手点开了下壹张。

画面里另壹个男人和壹个女人摆着和之前那张完全壹样的姿势。

难道那是欣研?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眼花到把这个女人看成了欣研。我赶紧

用力闭了闭双眼,再重新端详这张照片。画面中那个男角分明就是之前那个男模,

而女角侧脸那光洁的额头、挺直的鼻梁、水灵的眼睛、秀美的面颊、莹润的嘴唇和

小巧的下巴全是欣研的,只不过渴望的表情不如美莹表现得自然。

老实说刚才《沙滩泳装》套系里,欣研的尺度已让我吃惊不小,可毕竟没有大

胆到和男角彼此【好文】【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5-6)坦诚相见。欣研那对丰满的水滴奶,浅啡色的乳晕和乳头,更要命

的是她小腹上那蓬油亮的黑毛,此刻都展现在男模的视线范围内。

没开空调的书房此时没来由地变得燥热起来,我急着点开了下壹张。画面里美

莹依然背向镜头趴在地上,用壹只手支着身体,另壹只手斜向上伸,想从背后抓住

向前奔跑的大伟。两人依然壹丝不挂。虽然他俩再次对镜头恰到好处地隐藏了重点

部位,可从美莹的角度应该能清晰看见大伟的器官。

我觉得这种挑逗观众的方式很别具壹格,急忙点开了下壹张。欣研再次如美莹

般趴在地上,美男展示着比大伟更具动感的奔跑姿势。画面上女人的胴体曲线柔和,

男模特的躯体肌肉紧绷,特别是蹬地和擡起的腿上那刚毅的线条,不能不说是壹副

构图和姿态都很完美的作品。

如果说女性的私密处还可以使用胶贴,男性器官又该如何处理呢。

反正欣研已经有过探看美男泳裤那张,好在她自己还没有春光尽泻,难道还有

更过份的吗?我暗忖着继续点了下壹张。只见大伟和第壹张里壹样单膝跪地,伸手

捉住美莹的壹只脚踝。美莹背朝镜头侧躺着,她贴在地上的壹条腿微弯着,那只脚

踝正被大伟捉在手里。她上面那条腿曲起搭在身前,扭头含情脉脉地望着壹脸情深

的大伟。

下壹张里欣研和美男分别摆着同样的动作,女人的纤腰和美臀在画面中心构成

壹个夸张的玉梨。那洁白的玉梨最丰腴的底部向两边各抛出壹道完美的半圆弧,那

双弧线在女性特有的尾骨窝处相交,尖角恰好打开到没给镜头露出那些深肤色的肉

体。美男壹脸深情地或许在看着欣研贲张的峡谷,欣研同样含情脉脉地或许在看着

美男雄伟的悬器。

汗珠开始顺着我的额头和脖子滚落。我从没想过欣研会在镜头前摆出呈现女性

器官的姿势,我壹直认为欣研特别羞於将自己那里暴露於明亮处。以前所谓拍摄她

裸照的企图,也仅限於正常的人体摄影的范畴。虽然网路上也有很多女性分享比暴

露还不雅的照片,可欣研怎么能和那种女人相提并论呢。

我用左手抹了壹把脸上的汗,右手中的鼠标继续坚定地点着前往下壹张的剪头。

接下来的照片全是前壹张是美莹和大伟,下壹张便是欣研和美男摆出同样的姿势。

照片中的人物对镜头壹直保持隐含不露,可彼此间暴露的程度和窥视的角度却越来

越大胆。

「妈的,看看就看看吧,反正也看不坏。」我闭起了眼,心中这样默默地安慰

自己,顺手在烟灰缸里掐灭了已经燃到头的烟蒂。老实说这些照片的构图本身是极

富美感的,那种利用人类的想象力将挑逗意味发挥出来的构思也很别致。这么看来

只要能艺术地将自己的性感表现出来,欣研并不抗拒在镜头前裸露。也说明她当年

不让我拍摄她的裸体,可能只是担心业余的我把她拍得放荡有余,而美感不足。

接下来壹张是大伟侧对镜头单膝跪地。美莹面向镜头两只胳膊交叉压在胸前,

双手勾住自己的脖子,并腿坐在大伟支成水平的那条大腿上,把头扭到90度和大伟

对视。

下壹张便是欣研坐在美男的大腿上,她披肩的大波浪稍显淩乱。美男也如同大

伟把壹只手搭在女人的大腿上。和大伟他们不同的是,画面上欣研柔和的曲线和白

皙的肌肤,与美男的坚硬和黝黑,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欣研的双腿明显比美莹并得更用力,似乎努力让自己的私密处悬空而不触及男

人的肌肤。我虽然坚持认为他们会使用壹些方法保护她的局部,可心里还是咒骂着

摄影师的荒唐。哪里想到下壹张画面让我立刻濒临崩溃。

只见大伟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美莹却分开大腿跨坐在他水平的大腿上。

到欣研那张也是同样的动作,虽然半垂着脸,可我还是看得出她脸颊泛红。画

面上她的大腿自然垂下,脚尖轻轻点地,膝盖离地还有壹段不小的距离。整个人的

大部分体重通过她的私密处,压在男人赤裸的大腿上。

女人娇嫩处的敏感是不言而喻的,即使是隔着保护物,可男人腿部肌肤的触觉

总没有那么敏锐吧。我试图自我安慰,可欣研下体春潮泛滥的景象却顽固地浮现上

来。

下壹张里站立的美莹全身正面对着镜头,她被大伟从身后搂着。男人的壹只胳

膊压在她胸前,那只手自然地按在她的壹个乳房上,另壹只手则按着女人的小腹。

美莹微微仰起的脸上双目迷离,她把胳膊伸到身后反手楼住大伟的腰,似乎想让男

人的小腹紧紧贴上自己的臀缝。

欣研和美男壹如既往地重复着大伟和美莹的动作。黝黑健硕的胳膊象两条黑蟒

紧缠着欣研白皙的胴体,其中的壹条用力箍在欣研的那对水滴奶上,把本就浑圆的

下缘部分挤得象两颗剥了皮的熟鸡蛋。为了逢迎男模的个高腿长,欣研竟然还踮起

了脚。我忽然观察到欣研是把手伸到了两人之间,心想她是为了避免男人下体的触

碰。再仔细壹看她的外臂竟然朝着前方,其实是掌心向后。欣研的大波浪披肩发壹

片淩乱,小腹处人鱼线紧绷着。应该正按在她小腹底部中缝上的那根中指的第壹节,

竟然是往里弯着的。

屏幕上显示出最后壹张的提示。欣研到底是在抚摸,还是在握持,此时对我来

说已经不重要了。到此为止吧,就到此为止,我在心中默念道。

连泳装照都不允许我拍摄的欣研,竟能如此轻松地跨越了壹个个尺度,如果不

是亲眼所见,我永远也不会相信。欣研难道只是为了搭美莹拍婚纱照的便车?或许

她只是需要壹个接受诱惑的借口。说到诱惑,我不禁为自己当年在同样事情上的挫

败而感慨。如果是我提出拍这组照片,她还会同意吗?她难道只是为了保持在我面

前壹贯的矜持,还是我不如那个年轻健美的男模特诱惑力大?难道是因为在陌生人

面前反而能放得开?可大伟和美莹可都是她的朋友,也是我的熟人啊。难道是因为

有闺蜜壮胆并且示范,这种常人的从众心理使然?

女人把自己的身体给老公以外的人看,连最私密的地方也不介意,到底是壹种

怎样的心理。特别是女人的那种地方,因为那种天生的形状,应该被她象自己的心

思壹样仔细地收起来的。如果这样打开给壹个男人看过,心还能收回去吗?再加上

她也看了另壹根器官,很可能还握过了,虽然手放开了,可心还能放得下吗?两具

青春躁动的肉体在接触,抚摸,甚至还有壹点抠弄之后,岂不是刚好完成了男女的

前戏?特别是当壹个少妇坦裎面对比自己老公还年轻还帅的裸男,她能到此为止吗?

这壹个个问号慢慢旋转成壹个巨大的漩涡,无情地沖击着水底的黑洞。她上次

那种异样的求欢方式,不禁再次浮现在我眼前。是否还有隐藏文件夹的念头更象是

心头驱不散的魔咒,明知那种黑暗力量的阴险,可我的右手还是颤抖着握起了鼠标。

壹个文件夹在屏幕上象幽灵壹般浮现出来。

《我要我要》也是用我的生日加密的。

第壹张照片里,大伟腆着紧实的啤酒肚侧对镜头站着,咧着嘴壹脸销魂的表情,

小腹往下的前方是壹袭红色的薄纱。那下面隐隐透着壹个被覆盖着的人体,从蹲着

的轮廓不难看出是美莹的体型。她的头部正对着男人的下体。

美男刚毅的小腹从侧面也能清晰地看见人鱼线,从肚脐开始的壹溜黑毛,壹直

延伸到覆盖在身前的白色薄纱下。薄纱覆盖着的人体轮廓对我而言是那么的熟悉,

壹望便知是她。欣研的头部基本贴上了男人的小腹,由此看来画面是想暗示口交的

动作。

这种隐晦的表现手法继续发展演绎着,让我感到壹丝难以启齿的躁动。黑暗中

我的眼前有壹片绿光瞬间笼罩我全身,壹阵无法压抑的燥热由我小腹蹿升。

美莹在第二张照片里赤身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双手甩放在头部的上方,脸朝着

镜头闭着眼,丰盈的嘴唇微启,壹副迷离的神态。壹对原本浑圆的乳房向两腋垂出

壹个半球,乳头比欣研在那种情况下胀得还大,直直地指向天空。她腰部向上弓离

地面,小腹下面那袭红色的薄纱下,男人的轮廓正跪在女人的两腿间,头部趴在她

大腿根处。

欣研的动作略有不同,她的双手按在白色薄纱下覆盖的头上,趴在她腿间的人

体轮廓壹看就是那个高大健硕的美男。欣研也闭着眼朝向镜头,正狠狠地咬着下嘴

唇,被双臂夹着挤得高高的乳房上,那乳头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坚挺。

下壹张美莹还保持仰躺,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壹脸空虚被填补的满足神态。

红色薄纱下,整个男人的轮廓正把身体中间压实在她张开的两腿中间。

画面原先不露点的尺度已经被逾越了,眼看欣研就要连着在两张照片里毫无顾

忌地袒露着乳房。我极力压抑着由下体传来的嘶喊,点开了她那张。

欣研大张的双腿撑出的薄纱空间里,美男的躯体几乎绷挺成壹字,男体的中间

恰好斜交於女体躯干的底部。

欣研壹脸和美莹如出壹辙的充实神态。如果之前还不乏艺术感的照片让我羞愧,

此时剩下的就只有耻辱,而我却变得更加坚硬。

美莹换成了四肢趴在地上的姿势,高高地仰起头,红色薄纱覆盖的男体从后面

紧贴着她。

趴在地上的欣研腰部向下弓着,显示出薄纱下的她是如何用力翘起臀部来逢迎

身后那个高大的轮廓。之前壹贯的高质量画面到这张却有些许发虚,特别是在两具

身体相交之处。

摄影师的手是不会抖动的。闪过这个念头时,为了克制令自己羞耻的撸管沖动,

握住鼠标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看着欣研从人们日常接受的裸露程度,到身无寸缕蔽体,到将女性的隐私处暴

露出来;从和陌生人隐晦的肌肤相亲,到直接触摸彼此的性器官,直到玩种种充满

暗示的性交动作,我壹路追逐着自己跳跃扩大的心理阴影,就象壹个无知的孩童徒

劳地玩着踩影子的游戏。

与正常的喜怒哀乐不同,羞耻这种情绪的心理代偿有时是逆向的。这种逆代偿

机制会强迫因为羞耻而兴奋的人,为了更兴奋而追求更羞耻。围绕着兴奋这个幽灵

般的循环代偿中枢,欣研和我的羞耻阈值不断相互作用,不断相互修正,最后双双

迷失在这个过程中。

下壹张是大伟仰躺在地上,全身被薄纱覆盖着的女人骑在他的腰上。

美男在这张照片里隔着薄纱,壹手扶着欣研的臀部,壹手伸在薄纱里,让人产

生女人的乳房正被那只大手攥住的联想。

接下来都是这样各种体位,充满性交暗示的照片。画面中总是只露出壹个角色,

而把另壹个角色隐藏在薄纱下。

我不得不佩服摄影师的高明,让欣赏者壹直在假戏和真戏的幻想之间漂浮。从

近乎完美的整体构图和人物造型,以及对女角妆容、头发等细节的精心处理来看,

每张照片拍摄前的准备功夫是很花时间的。这种超长时间的假戏,大约还隔着局部

的胶贴,经过异性之间肌肤的廝磨,却无法最终完成,其实是对男女角的壹种慢性

折磨。

我象隔着壹面玻璃看见欣研正走到她情欲阈值的尽头,轻回首优雅而从容地问

我,「这到底算不算出轨?」

还不到壹秒,壹张特写瞬间将这种幻想击得粉碎。画面中还松弛着的女性隐私

处湿漉漉的,皱肉上糊着点点白浆,壹团白浊的液体正从粉洞开口往外流着。

我大脑壹片空白,急着想点下壹张照片,可是屏幕上已经找不到往后翻页的箭

头。那个占据着整个屏幕的器官被剃得干干净净,壹粒粒微凸的毛孔清晰可辨,没

有了欣研那充满生命力的突兀毛发。

真没想到美莹如此开放。我以前也试着劝说欣研剃去下体的毛发,可她就是不

同意,跟我撒娇说长出来会更硬。

这样看来大伟确实更会玩,也确实敢玩,竟然当场干了自己的未婚妻,说不定

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嘿休的。可他肯定想不到,我正玩味着他未婚妻最私密肉体的

淫荡长相。想当年如果没有欣研的话,说不定我就是这块柔嫩方寸的主人了。

我的眼睛忽然被画面上角的壹小块白色吸引,视线聚焦之处竟然是壹小片薄纱

的边缘闯入了画面。

我瞬间面红耳赤起来,快速地重新翻看之前的那些照片,希望自己的想法是错

误的。可美莹的每张照片里都是红色薄纱,而欣研无壹例外用的是那袭白色的。

难道是灯光强得让细小的局部颜色失真?我试着把图像的颜色调暗,可那壹小

块却变得更加洁白。

再回到这张特写,我才发觉自己是多么愚蠢。除了没有毛发外,那些褶皱沟壑,

那些由浅骤深都是如此的熟悉。我的目光最后停留在那似有还无的壹小牙白纱上,

伸手缓缓褪去了睡裤。

(6 )宿命敲

这如果是欣研想要的,我能怎么办?

我选择直接跳过了「我得怎么办」,因为这个问题过於感性而沖动。挑明、争

吵、谈判、分居、离婚……,这些词语光是想想就让我心惊肉跳。因为这几年我越

来越想明白了壹件事,如果不是因为女孩们刚上大学时都还很单纯,以我现在的落

魄样子,她那么好条件的女人壹定看不上我。如果要挑明的话,以欣研淡定从容的

性格,她根本不会和我争吵,而是直接离开我,随后很快嫁壹个条件比我强壹百倍

的男人。

「能怎么办」这个相对理性而和谐的思考,可以容许我沈着地把「维持和欣研

的婚姻」这个先决条件先安排妥帖,再考虑其他的方面。装着不知道,继续和她生

活,这些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壹上来先卡住我的是,如果欣研在出轨这条路上继

续发展怎么办。

她会继续发展吗?她和谁继续?和那个逢场做戏的男模特?还是会发展新对象?

是不是真象有人说的,婚姻中的出轨只不过是不满足的壹方想得到些补偿,并不至

於壹定会发展到分道扬镳的地步。只要我对她好,重新开始满足她,就能让她回心

转意并心无旁骛?偷吃过鱼的猫是不是真能忘得了腥?可如果真继续发展下去,我

能接受的底线最低又在哪里呢?

壹想到这么多没有答案的问题,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很多人还是会选择「我得怎

么办」,特别是男人。

我开始有点后悔看到那张精液涌出欣研私隐处的画面,如果不是那张直白露骨

且毫无歧意的照片,我还是会选择接受那些隐晦的肉体接触可以不算出轨。

更啃噬着我的自尊心,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是,大伟和美莹作为我和欣研的熟

人,现场目睹了她出轨的全过程。他们三人在这个事件中各自的角色是毫无疑问的,

欣研壹定是受到了这对男女的引诱。至於手段嘛,美莹肯定先打了闺蜜感情牌,又

赶上婚纱照这种特殊的场合,设法让爱美的欣研动心。接下来只要掌握好循序推进

的节奏,温水煮青蛙,再加上熟人相伴,来逐步解除欣研本来就很少的防范心。等

到后来情欲高涨,别说涉世不深的欣研了,换任何女人都会难以自拔。

可大伟和美莹为何要这样做?纯粹壹时兴起为了好玩?这种幼稚的借口想想都

觉得可笑。难道美莹和大伟壹直处心积虑要让欣研堕落?大伟的动机还好解释,男

人占女人便宜,特别是漂亮女人的便宜是没有底线的,哪怕只看看过过眼瘾也行。

忽然壹个可怕的想法掠过了我的心头,那沱从欣研身体里流出的精液会不会不是男

模特的,而是大伟的?可美莹也是在场的,而且那毕竟是记录他们两人新婚的庄重

场合。可如果大伟真的在那种情况下染手了欣研,也不是没有合理的解释。美莹当

年在大学里曾经对我有过好感,如果不是因为欣研的存在,我说不定就选择了她。

美莹拖了那么些年才和大伟结婚,也说不定就是壹直在等壹个渺茫的机会。这些已

经足够成为美莹想玷汙欣研,并亲眼看见她堕落的动机。

从欣研生平第壹次剃掉体毛来看,她事先是有准备的。这个念头把我自然而然

地引到下壹个疑问,那就是欣研为何没有拒绝?我了解女人暴露於众时的那种兴奋。

以前每次和欣研从公共泳池回来时,她都会主动求欢,而且情欲格外炽烈。可暴露

和出轨之间毕竟还隔着壹片极其广阔的地带,欣研到底是如何跨越它的呢?我甚至

想到大伟他们会不会对她动了什么手脚,例如下催情药什么的。可最近壹段时间欣

研生理上极度的饥渴,让这个为她辩解的念头立刻动摇起来。

壹个才为「执手、折腰、入怀抱、宿命敲」而感动得壹塌糊涂的女人,能转眼

就让我作践她,接着又被丈夫以外的男人亵玩。难道女人的清纯优雅和淡定从容,

只不过是她们衣橱里那些随季节和场合而变换的众多服装之中,最常穿的壹件外衣。

根据这些图片文档生成的日期,这套照片差不多拍摄於壹周前,恰好是欣研用

脏话骂自己那几天。是不是拍了这些照片以后,她也觉得自己很脏,才会那样来咒

骂自己下贱。可她的体毛摩擦我脚趾所留下的记忆是那么明确,看来剃毛应该是在

那天之后。难道她是事前内心异常波动,那天才忽然咒骂自己,而且还是用生平从

来没有说过的那些脏字。

都说心理出轨比身体出轨更无法收拾。

我偷看那些照片的周末,欣研没有主动求欢。我试探着想挑逗她,结果被她以

身体很累为理由而拒绝了。对我来说那天挑逗她本来就是件很勉强的事,因为我更

害怕听她讲为何剃毛的借口。

美莹婚礼前壹晚,欣研趁着收拾饭桌,告诉了我明天给美莹做伴娘的决定。

照例是我先洗了澡上床等欣研。欣研洗完澡穿着睡衣进了卧室。平时象这种周

五的晚上,她会穿着浴袍,里面是真空。

我犹豫了壹下,还是伸手拉了壹下刚上床的欣研。

「明天有得忙了,早点睡吧。」

欣研拍了拍我的手,拉开毛巾被躺下。

「那我明天要去吗?」

我重新躺回了原来的位置,心里生出壹种自那以后她刻意回避和我做爱的感觉,

看来确实有事瞒着我。

「你不会连美莹的婚礼都不想去吧。」

欣研转过身,睁大壹双漂亮的美眸看着我。

「我壹个人待着也没劲。」

「那就对了。」

欣研说完翻了个身,很快呼吸变得又沈又稳。

我不明白欣研的那句回答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我连刚才自己那句话想说什么

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我壹个人在家待着没劲,所以想去参加婚礼。还是欣研明天要

忙着做伴娘,我就算去也没人陪,所以不太想去。

难道她想等体毛重新长出来再和我做爱,好把拍照这件事糊弄过去。我望着她

的后背暗忖着,

不知道女人私处的体毛大概要多久才能重新长出来,我胡思乱想着这个无聊的

问题,终於忍不住伸手从欣研背后隔着她的睡裤摸索起来。

虽然是薄薄的丝质面料,可里面还隔着壹层内裤的裆部,根本摸不出来什么。

我只好大着胆子伸手拉着她睡裤的腰,连着内裤壹起往下褪。

欣研扭了壹下身子,吓得我壹下松开手。她壹下翻身成平躺,然后又没动静了。

我索性掀开毛巾被,撩起她睡衣的下摆,双手抓住她的裤腰猛地往下壹扯。

「你干什么!」

欣研壹下子被惊醒,壹只手支起上半身,睁着惊恐的大眼睛,迷茫地盯着黑暗

中我那张看起来肯定无比狰狞的面目。

我壹言不发,埋头接着往下剥欣研的裤子。没想到欣研连踢带打起来,反而激

起我用上了蛮力。裤腰被拽到快露出体毛的位置,被坐起的欣研用壹只手死命地拉

住,她另壹只手用力想推开我。

气得我猛地把她推倒在床上,没等她在床垫上弹动的身体停下来,壹把将她的

睡裤和内裤壹起扯到了膝盖。

还没等我看清她小腹的状况,欣研壹下屈起双腿,双手抱着小腿蜷起身子倒向

壹侧。气得我伸手从后面到她赤裸的股缝里粗暴地乱摸。

「没毛,真的没毛!」

怒不可遏的我狂躁地自语着,几下扯掉自己的睡裤,使出蛮力把欣研脸朝下压

平在床上,挺着此刻比我还愤怒的器官,对准她赤裸的股缝挤了进去。

我坚硬的下体克服着她的扭动坚决地顶住那个缝隙,终於粗暴地撑开干涩的入

口。当触碰到那片熟悉的柔嫩时,我猛壹挺腰壹直插到最里面。我伸手撩起她的睡

衣,将它壹直掀到肩胛,用那块柔软的面料盖住了她不停向后挺动的头。

月光透过窗帘如雪般撒在欣研赤裸的肉体上,我却瞬间浑身大汗淋漓。

「疼,疼死了。」

欣研在我的身下尖叫挣紮着,直到没有力气,任由我摩擦着她没完全润滑的嫩

壁。

「啊……嗯……铭,我,我要来了……嗯……」

她扭身抚摸着我赤裸的胸膛,然后轻轻把我推到在床上,用那袭白纱罩住我。

她坐在我小腹上,重新用肉体套住我的下体,开始纵马驰骋。

「哦……好硬……肏,肏得骚,骚屄,好,好爽……」

她骑累了就拉着我倒下,换我到上面时,顺手拉着薄纱盖住了她自己。我抽送

起壹直没有和她分开过的下体,每壹下都让我的小腹狠狠撞着她光滑的肉丘。

恍惚中我听见骚货开始呻吟,还叫起了我的名字,可声音却象是另外壹个人。

我吃惊地撩起覆在她身上的白色薄纱,清冷的月光正照着美莹娇俏的脸庞,她刚好

睁开眼娇嗔地望着我。

「美莹?!」

我吓得从她身上弹起,粗胀的下体抽离肉缝的壹瞬间,我瞥见了月光下那丛黑

亮的体毛。此时壹股浓稠的白浆在空中划出壹道弧线,恰好溅在她那朵皱肉上。

「啊………」

我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叫声,睁眼壹看天已经朦朦亮,欣研正坐在床沿扭身看着

我。

「你怎么了?大呼小叫的。」

「没,没什么。」

我象是刚从水里被捞出来似的浑身湿漉漉的,却赶紧伸手拉着滑到壹边的毛巾

被盖住自己,生怕湿凉壹片的裤裆被欣研看到。

「我得先走了,美莹还等着我化妆呢。」

已经换好出门衣服的欣研站起身,往卧室门口走去。

「你再睡会吧,可也别去的太晚了。」

「我有点不舒服,能不能不去了。」

欣研在门口壹下站住,迟疑了壹下,然后缓缓地说了壹句,

「那随你吧。」

欣研说完头也没回地走出了卧室,然后外面传来她换鞋和开关门的声音。

我壹直昏睡到下午才起身。坐在床上怔了半天,忽然想起再去看看那些照片。

坐在电脑前的我再次点开《美莹的婚纱照》,急切地寻找着那几个隐藏的子文

件夹。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几个文件夹都不见了。我略微思索了壹下,点开了《

沙滩泳装》,可壹直翻到最后都只是大伟和美莹的照片,而欣研和那个男模特的照

片统统不见了。

我心里立刻七上八下起来,胡思乱想着是不是被欣研发现了,把它们全藏起来

了?

我低头仔细察看着键盘,虽然那天被我用纸巾胡乱擦过,却连壹点痕迹也没有。

我使劲往键盘的缝隙里瞅,也看不见什么。

难道那也是壹个梦?

如果这些照片不曾真实存在过,缺席美莹的婚礼岂不显得我太失礼了。如果这

壹切确如我昨晚所见,那我更得留意他们三个人在壹起的每壹个场合。

壹想到这里,我赶紧收拾了壹下自己,匆匆出门时已经是傍晚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