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行走在多彩的人間——英文老師(1)

时间:2022-08-08 浏览量:1次

行走在多彩的人間——英文老師(1)

英文老师

(一)

石坚的学校,不在H 镇中,算起来应该算是H 镇的郊区了。学校是一个" 三

合院" 的结构,三面是房子,一面是一条小路。教室都是砖瓦结构的平房,操场

也是泥土地,几个破旧的篮球架,球筐都已经没有了,铁架子上面,只剩满是窟

窿的篮板。

学校外面就是田野,树林了,也没有围墙之类的。所以坐在教室中透过窗户

就可以看到庄稼,林子。平时下课,大家基本不在操场上玩,都是跑到学校外面

的树林里,乘凉,耍闹,同时也解决生理问题——大家都不大愿意去学校的厕所,

觉得在外面空气清新,而且厕所在学校办公室后面,无论哪个教室都不挨着厕所,

所以大家更愿意就近解决,当然了,女生除外嘛。

条件简陋,但自然纯朴,倒也有些野趣,然后这毕竟是学校,要天天来的。

平时倒好,一到下雨时,通往学校的路全是泥泞,极其难走。操场到处也都是泥

水,无处下脚。下一次雨至少就要几天都在教室中待着,没有地方玩。也只能老

老实实地沿着教室前面的窄窄的砖地,绕个大半圈去厕所,而且厕所里面的更是

无处下脚,许多男生就聚焦在厕所外面,稍意思一下遮掩一下解决了,如果是大

号,那还真得费一点子功夫踩好点子!

石坚不喜欢这个学校。不是因为条件差,也不是因为他逐渐发现自己所在的

班其实是一个中下等的差班,自己是被安排进来带差生的好学生,虽然这些来自

农村的差生非常野,很难管,但初中的班长也只是意思一下而以,自己又不是老

师,管不了还费那心干吗?况且那帮小子,还是很听石坚的话的。之所以不喜欢

这个学校,是因为他原来的同学,大部分都不与他同一个班,这让他觉得有点寂

寞。

这个中学全部是初中部,所以一个年级分成八个班的,石坚的同学在这个学

校的也有一些,但都比较分散,同级不同班。而另一个中学是初中高中综合的,

重点是高中,初中一个年级只分二个班,所以当石坚知道自己大部分的同学都在

那个学校时,就觉得在这个学校很没意思。

十三岁的孩子,已经开始有些叛逆了。早熟的石坚,心境更比同龄的孩子复

杂一些,因为心里想念桂云,在学校与同学也感觉有些玩不到一块儿去。心里难

免有些郁闷,对学习也有些厌倦,渐渐地开始疯玩了,课上与人聊天,下课领着

班里的男生瞎玩。

仗着自己聪明,石坚的学习成绩,一直还不错,但严重偏科,尤其就是英语

的成绩比较差。小地方没有什么好的教学设施,英语也只是书面英语,背单词是

衡量成绩最重要的指标了,而石坚恰恰最不喜欢背单词了。所以经常会被英语老

师教训。

英语老师叫丁喜凤,是刚刚毕业分配来的,所以教初一,今年刚刚二十二岁。

她不是H 镇人,听说毕业的学校也是不错的,还是本科。在H 镇的教育界里,拥

有本科文凭的是很少的,大部分都是后来通过自考或者是成人高考得来的,但这

个水分谁都知道,跟正经的科班出身,不是一回事儿。

丁老师不但学历高,人也长得漂亮,而且她的漂亮有一种城市气息。她最常

见的打扮是一身牛仔装,身材稍瘦弱但却不觉得单薄,酥胸挺拔,紧身牛仔裤显

得腿修长笔直,屁股挺翘结实。每当上课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时,石坚的注意力

全都集中在那个部位上了。披肩的直发,显得皮肤很白皙。眉毛象是纹过,弯弯

细细的并不显得做作,单凤眼风情万种,石坚最喜欢看她教训自己时的" 卫生眼

" ,在他看来那就不是责备,而是挑逗了,当然就算是挑逗自己也没办法,众目

睽睽之下,对老师还能怎么样,这个不能想,不敢想啊。她的嘴唇有点薄,看起

来属于那种嘴巴比较厉害的,比较符合她看起来有点泼辣的性格啊。

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到H 镇的小中学来教书。这让人有些奇怪啊,据有些

教师子弟的传闻,说是丁老师是B 市人,B 市相对于H 镇来讲,已经算是大城市

了,H 镇人口三万左右,B 市人口三百多万。丁喜凤是师范学院毕业,按传统分

配政策,她也是应该分到B 市的学校当教师的。但是在B 市教育局负责分配的一

个小干部看中了她的美貌,便展开追求,这个小干部人不怎么样,老子却是教育

局的副局长。这人对丁喜凤百般追求未果后,便利用职权要挟她,如果不跟他,

就让她无法在B 市立足。无奈之下,她才到H 镇,这里与B 市距离不是太远,坐

火车是三个小时的车程,分属【好文】行走在多彩的人間——英文老師(1)不同的地区,不怕那人跨区对她施压。但H 镇是小

地方,教师岗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丁是外来人,最后还是找了人送了礼才补到

二中。

二中的学生中农民子弟占绝大多数,学生很不好管。所以在教师中有一个很

流行的习惯,就是体罚。有些刚毕业的开始还讲究什么方法,来一段时间就会被

同化了,觉得还是打骂比较省事儿,有效还解气儿。

丁也是这样的,刚来时还很和气,学生犯错了,她会讲一通道理,很快就发

现这个无济于事。于是也学着其它老师的样子,开始教训学生了。不过她的方法

还是相对来讲比较文明,从来没有骂过或者直接动手打过。最常用的方法是罚站,

或者是面对着墙蹲着,冬天的话,会要求到外面去站着,但不准备戴帽子,手套。

H 镇的冬天最低气温是可以达到零下30度左右的。

这天石坚比较倒霉,背单词没背上来,被罚站了。结果与一同的" 站友" 聊

天又被发现,直接被发配到外面了,自然是要求不准戴帽子戴手套。不过石坚早

有准备,他从知道这个老师有这种惩罚手段后,只要被罚站,他都会先把帽子手

套藏身上,每次都是如此,这次被发配到外面,果然派上用场了。

冬天虽然冷,但都穿着棉袄棉裤,加上戴着帽子手套,也不觉得冷。石坚在

外面玩得不亦乐乎。 "打出溜滑" (不借助工具直接穿着鞋在光滑的冰雪上溜动),

堆雪人,翻跟头,因为本来是上课时间,现在等于是放假了一样,感觉自然比平

时玩的心情要爽。玩了足足差不多一节课的时候,可能是课讲完了,但还没有下

课呢,担心石坚被冻坏了(这要是真没帽子手套,不被冻坏才怪呢)出来打算叫

他回教室。

可是一看石坚的样子,直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敢情自己罚他出来受罪,

倒成全他玩了一节课啊,帽子手套戴的真整齐,玩的帽子都出热气了。

" 石坚,你可真行啊!你,你赶紧给我回教室!" 丁喜凤自己都感觉有点气

急败坏了,对这个学生她还真是没有什么办法。不是因为他无可救要,他整体成

绩很好,单科成绩还经常拿学年头名,所以虽然偏科,但整体成绩还是很好的。

再加上他是班长,人长的高高大大的,平时也挺会来事,还经常帮自己的忙。

石坚看被老师发现了,自然也不能说什么,乖乖地回教室站在门旁边,同学

们一看他的样子,都开始哄笑,石坚还故意与他们挤眉弄眼的。

" 石坚,我不让你不准戴帽子戴手套吗?" 丁喜凤说着还把石坚的帽子手套

抢过去。

" 老师,不戴帽子不是冷嘛!" 石坚还嘻皮笑脸的说。

" 罚你现在出去再站十分钟!" 丁喜凤严肃的说。

" 不去!" 石坚也满不在乎" 为什么!" " 这回是真没有帽子手套了,出去,

冷!" " 你……石坚,你想怎么样,还想不想好了?" " 我不想怎么样,我也没

想不好啊。" " 你,好,我管不了你,我不管了行吧?" 丁喜凤真是被气到了,

但也没办法,总不能动手打吧,而且石坚高自己一头,自己打也打不动他啊。再

说,他也确实没有犯什么大错误。这小子真是倔,就不能给自己点面子,给个台

阶下嘛!

老师不说话了,石坚自然也就识趣的老实了。下课后,丁喜力又把石坚叫住

了,问他还帮不帮忙打水了。石坚也不小气,很痛快地表示肯定帮,随叫随到。

原来丁喜凤在H 镇也没有什么亲戚,平时住就住在学校的宿舍。这学校连个

围墙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安保措施了。学校也没有大门,平时放假时,甚至经

常羊群都跑到操场上来。象丁喜凤这样的大姑娘住这样的宿舍,确实是很不安全,

可是有啥办法,不住的话更没地方住了,刚上班也没有什么钱,自己租房子还不

方便。

学校没有自来水,那时整个H 镇也只有石坚家那一块有自来水,每天还是只

在规定的时间放水,时间是一个小时。大部分的H 镇人都是吃井水的。学校的井

在教师宿舍另一边,中间隔着操场,距离大概150 米左右。每天的生活用水都要

从井中打,丁喜凤自己还真是抬不动。因为看石坚身体结实,而且是班长,就跟

他商量看不能找个人帮着她一起打打水。这点小事石坚肯定不会拒绝,而且还表

示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帮她了,每天都帮她打两桶水。虽然上课被老师罚,但这跟

课外的事儿一码归一码,即使丁喜凤不问石坚,他也会继续帮忙的。

经过这次后,丁喜凤显然很满意石坚的态度。经常会找石坚谈话,问他是不

是对讲课的方法不习惯,或者是自己讲的他有什么听不懂的,然后有针对性的给

石坚开小灶辅导他。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