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妈妈的选择】(十)

时间:2022-08-08 浏览量:16次

【妈妈的选择】(十)

(十)

妈妈乖巧的躺在叔叔身上,任由叔叔的双手在她身上到处游走抚摸揉捏,可

能刚才做爱耗费了太多的体力,两人在说了一些关于结婚后生活琐碎的事情后就

慢慢的睡着了,叔叔的鼾声有些重,妈妈则非常的轻,我又在外面看了一会儿,

见面没什么事情就觉得趁他们熟睡的时候离开,可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

我看到原本熟睡的妈妈醒了过来,轻轻的从叔叔身上下来,先是仔细的观察了一

下叔叔,而后又将目光转向摆桌桌子上的那台摄像机,在左右摇摆挣扎了许久之

后,再一次轻轻的躺下依偎进叔叔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闭上眼睛静静的睡了过

去。

我从刚才他俩的交谈中知道那台摄像机里有一些对妈妈有威胁的东西,可妈

妈的举动就又有些使我不明白了【好文】【妈妈的选择】(十),难道妈妈不想拿回那对她有威胁的东西吗?

我在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确定不会再有其他事情就悄悄的离开了,轻手轻脚

的没有弄出一丁点儿的声响。将门关上,我靠在墙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屋里

差不多有近一个小时,我连一口大气都没有敢出,可憋屈死我了。

脑海里回想着叔叔在妈妈身上纵横驰骋,妈妈在叔叔的操弄下发出的那令人

销魂的呻吟声,我的小腹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小弟弟不受控制的立了起来。

我低头看了看被顶来一个小帐篷的裤子,再想想高叔叔和叔叔胯下那一坨以

及大了之后那又黑又长又粗的大鸡巴,心里非常的恼怒,为什么没有他们的大?

我一定要比他们的都要大。

敲开小伟家的房门,进去陪张爷爷聊了一下午,看了看时间已经三点半了,

估计妈妈他们估计也差不多该睡醒了,于是就起身离开了,在开门的时候,我估

计弄出很大的声音,进门后还大声叫了一声:「妈妈,我回来了!」

妈妈果然已经醒了,在听到我的声音后就从屋里走了出来,脸颊红红的说道:

「小伟爷爷还好吧?」

我点点头道:「嗯,挺好的!」

我仔细的看了看妈妈,发现她此时穿的不是中午的那身衣服,已经换成了常

穿的那件居家服,脸颊红红的,眼睛水汪汪的,头发有些散乱。

我在回自己屋的时候往妈妈的房间看了一眼,看到叔叔正穿着大裤衩很随意

的躺在床上,我假装很吃惊的叫了一声:「叔叔!」

叔叔笑着向我找找手说道:「小强,过来,叔叔有话跟你说!」

我笑着走过去,站在一边看着他,叔叔摸了摸我的头说道:「叔叔这几天要

住在你家,好不好?」

我假装高兴的说道:「好啊,我自己一个人睡无聊死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

有!」

「咳咳咳!」叔叔咳嗽了几声,有些尴尬的说道:「小强,是这样的,你妈

妈这几天有些不舒服,叔叔是过来给你妈妈治病的,所以我要和你妈妈住在一起,

明白吗?」

我看了看叔叔,又转头看了看妈妈,发现妈妈只是羞涩的瞪了叔叔一眼,并

没有阻止,我又转回头看着叔叔,说道:「哦,知道啦!」想了想又补偿问道:

「叔叔,婶婶和小明不一起过来吗?」

叔叔面色一冷,随即又笑着说道:「你婶婶和小明有事情就不过来了,以后

也不会过来了。」

我装着很天真的问道:「为什么啊?」

叔叔抬头看了看屋顶幽幽的说道:「他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不会在

回来了。」

我心里发着狠,可是脸上依旧装着很天真无邪的问道:「那我会去找她们吗?」

「不会!」叔叔认真的说道:「小强,以后你婶婶不再是你婶婶,小明也不

再是弟弟了,知道吗?」

「为什么?」我看着这个我爸爸的亲弟弟,我的亲叔叔,这个串通别人欺负

妈妈的恶人,心里那个恨啊,对他的恨意甚至超过对高叔叔和婶婶的恨意,可我

现在的力量十分的弱小,拿他没有办法,只能将深深的恨意埋在心底,表面上还

要若无其事,甚至还要装着很懵懂的样子跟他耍萌。

「不为什么,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叔叔想了想又对我说到:「小强,跟

你说个事情,以后不要叫我叔叔了,嗯,叫我爸爸,明白吗?」

「爸爸?」我疑惑的看着叔叔问道。

「嗯!」叔叔满意的点点头。

「为什么?你不是小明的爸爸,我的叔叔吗,我爸爸叫张永军,你不是他弟

弟吗?」我用一副捉摸不清其中关系的语气问道。

「这……,」叔叔被我问的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是面对稍

微大一点的呃孩子,他可以把其中的关系解释,可是面对我这样一个十岁的小孩

子,他根本讲不清,而且正是因为是小孩子最『真实』的想法才最能击中人内心

最脆弱的地方,将人善良、良知的一面唤醒。

就在叔叔陷入尴尬的时候,妈妈开口为他解了围,说道:「好了,小强,你

先回房去,我和你叔叔还有些事情要说。」

「哦!」我答应一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等我离开后,妈妈还特意关上了

房门,我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就悄悄走到门口,附耳倾听。

「永成,你现在就和小强说这事是不是早了一点儿?」妈妈说道。

「我知道,但我想要名正言顺的很你在一起。」叔叔说道。

「你真要是想名正言顺就先和那边把婚离了,我不想这样不清不楚的。」

「好,我周一就去找她摊牌,我不但要和他离婚,我还要毁了她的名声,让

她后半辈子都生活在痛苦之中。」叔叔狠狠的说道。

「你打算怎么做?」妈妈问道。

叔叔想了想发着狠说道:「我会先去医院和她摊牌,然后在医院大闹一场,

那里的人流动性很大,什么小道消息传播的也快,我想很快这件事情就会传播出

去,然后我在去她娘家找她爸妈闹,让她的邻居也都知道这件事情,这样不仅能

让她家在那一片抬不起头来做人,还能让那些知道这件事而不知道事情发生在那

里的人知道那里就是那个贱人的家,让她远近闻名,之后我还会去她单位,找她

单位的同事和领导,我在单位是呆= 待下去了,我也不让她在单位好过。」

「这样不好吧?你真要是这样做了,不但是娟子,就连她的家人也都没法做

人,还是算了吧!」妈妈劝慰道。

「不行,不毁了她,我咽不下这口气,她让白给姓高的养了八年的孩子,还

准备继续养下去,她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我又何必可怜她?还有她的家人,我就

不相信他们真不知道小明不是我的孩子,现在想想,自从小明出生之后,小明凡

【好文】【妈妈的选择】(十)生病去医院都是她娘家人带着去,这很让怀疑。他们一大家子串通起来蒙着我,

瞒着我,害我,我还要考虑他们的感受!」叔叔越说声音越大也越激动,像是要

杀人一样。

「他们知道也不奇怪,他们帮着娟子瞒着你可能是对你好呢?毕竟这不是什

么光荣的事情,帮你维护了男人的尊严了。再说娟子可能是真心想和你好好过日

子也说不定呢!」妈妈继续劝说道。

「还维护我男人尊严?她想跟我好好过日子?哼哼,小曼,你被那个贱人和

那个姓高的设计了,你还为他们说话?你就不很他们?」叔叔问道。

「恨,怎么不恨,可是我又能拿他们怎么样?杀了他们?那小强怎么办?我

只是个女人,我只想过我自己的日子。」妈妈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恨他们就好,他们不但让白养八年那个小杂种,还想继续骗下去,让我

带了这么久的绿帽子,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才装

着不知道,现在知道小明是那个姓高的杂种的,我也就没有必要考虑他们了,我

要报复他们,为了这些年的欺骗,也为了我这些年的屈辱,更是为了替你报仇,

我要让他们都不得好死!」叔叔愤恨的说道。

妈妈继续劝说着,「永成,不用为我报仇的,不用的,我只想一家人过小日

子就可以了。」

「小曼,你就不用再劝我了,我一定是要报仇的。」

「可是……」

「小曼,放心,我不会胡来的,我有分寸,我还想和你结婚,生一个属于我

们的儿子呢!」

「讨厌,说着正事你就开始不老实了。」妈妈娇羞的说道。

「呵呵,谁让你太迷人了呢,呵呵,小曼,给我生一个属于我的孩子,好吗?」

「嗯!」

「哈哈,我太幸福了,等我和那个贱人离了婚,咱们就结婚,生一个属于我

的孩子,哈哈,小曼,我们现在就开始造人吧!」

「啊,啊,讨厌,慢点,小强在外面,轻点,」

「我管不了了,他早晚都是要知道,」

「轻点,我的衣服,放开我,我自己脱……啊……嗯……嗯……嗯……嗯

……啊……嗯……嗯」

『啪啪啪啪』「生孩子,属于我的孩子,」

「嗯……嗯……啊……生……给……你生……嗯……孩子……嗯,」

我在门口听到这时已经知道他们肯定又是一场盘肠大战,没有二十几分钟是

停不下来的,摇摇头回自己屋里去了。

晚上叔叔不但在我家吃了饭,还住了下来,刚过九点他就和妈妈一起回房间

里去了,叔叔的体力好像比高叔叔还要强,白天和妈妈做了三次,晚上还折腾到

好晚好晚,我起夜上厕所的时候还在门口听了一下,隐约能听到妈妈的呻吟声,

叔叔粗重的呼吸声以及啪啪啪的撞击声。

难道他真想今天就让妈妈给他生个孩子吗?我不知道这一晚妈妈会不会怀上

叔叔的孩子,但我知道妈妈这一晚下面的下嘴一定被叔叔的精液喂得好饱好饱!

就看第二天妈妈那红润娇嫩的脸、水汪汪的能滴出水来的眼睛就知道她现在一定

很满足很性福!

叔叔在吃完早饭后依依不舍的离开,妈妈在叔叔走后回屋关上房门不知道在

里面忙些什么,直到上班还快迟到了才匆匆出门。

叔叔和妈妈出门的时候我都仔细查看过,叔叔是空手离开的,而妈妈则是拿

着她经常用的那个手包离开,昨天摆在桌子上的那台摄像机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

还在屋子里,没有被拿走,那么它被放在上面地方呢?而它里面又有着什么样的

秘密呢?

我怀着这样的心情走进妈妈的房间,细心的观察起来,屋子里还是和昨天没

有区别,几个柜子门都是关着的,我小心的逐个打开在里面寻找了起来,里面都

是妈妈叠的非常整齐的衣物,我不敢胡乱的翻找,只能小幅度碰一碰,按一按,

生怕留下痕迹被妈妈发现,可是这样找了半天却一无所获。

摄像机到底藏在哪里了呢?

我很想找到那台摄像机,看看里面到底拍摄了些什么内容,居然能威胁到妈

妈,看妈妈很在意那段视频,里面肯定是些不能让外人看到的,或许就是妈妈和

高叔叔或是叔叔做爱的画面吧?而拍摄时间地点应该就是那天去度假山庄的时候,

这帮杂种,竟敢做出这种事情来,我一定要让他们得到加倍的惩罚。

小明是那个姓高的和婶婶的孩子,他现在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听叔叔的意思,

很可能醒来之后会是个傻子,这样算是对他们的一个惩罚,可是就苦了小明这个

无辜的孩子,哼,你也是活该,谁让你是那对奸夫淫妇的孩子呢!

可是对叔叔我该采取什么发放报复呢?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在他的

威胁下和他结婚?不,绝不!

妈妈是要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但不应该是和这样的人一起,再说这样的人又

怎么会真心实意的对待妈妈呢?他既然能出卖妈妈一次,就可能出卖妈妈两次。

我的心里思考着事情前因后果和应对的对策,可是限于我年龄,我能做的事

情实在是太少,连去去药店买点安定片都做不到,就更加不用说其他的了。

要是小伟在的话,他或许还能帮上我的忙,可是……哎,找张爷爷?不行,

他是大人又怎么会听我一个小孩子的话呢?

我在妈妈房间找了一遍却什么都没有找到,沮丧之余没有忘记将现场恢复原

状,回到自己屋子里想着事情。

今天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过的非常的快,在我还是一头浆糊,没有任何的头

绪的时候,妈妈就已经下班回来了。我注意到妈妈好像有心事,并没有发现我一

上午居然连一个字都没有写。

妈妈给我做完午饭后就再一次匆匆的离开了。

妈妈这是要去哪儿?

自从爸爸去世后,妈妈就很少逛街了,而且每次逛街都是会带上我的,可是

这次……

「妈妈,你去哪儿?」我追到门口问道。

「妈妈出去一下,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乖乖的,闷了就去张爷爷家。我晚饭

之间就回来!」妈妈朝我笑着说了几句就急匆匆的走了。

站在窗前望着妈妈骑电动车远去的身影,我仔细回想了一遍妈妈从进门到离

开时的神情变化,她的神情不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相反的还好像有点兴奋高兴

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脑海中的镜头继续往回放,将这几天乃至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过滤了一

遍,仿佛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高兴的,除了……

可是那又和我们现在有什么关系呢?

我摇了摇头将纷乱的思绪全部甩掉,四仰八叉的躺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慢慢

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恍惚感觉到有人坐在我身边,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慈爱的熟悉

脸出现在我面前,当我真正看清那张脸时我一下扑到了他的怀里,眼泪一下子止

不住的流了出来,脱口而出喊道:「爸爸!」

爸爸抚摸着我的头发说道:「傻孩子,想爸爸了吗?」

「想,每天都想,不但我想,妈妈也想你,你快回来吧,有很多人欺负妈妈,

可是我太小,只能眼看着却无能为力,呜呜呜……」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诉说

心事之人,将心中的想法,和那些人是怎么欺负妈妈的经过全部告诉了爸爸,爸

爸就那样一直抱着我倾听我的诉说,直到我全部讲完后,他才开口说道:「别难

过了,你做的已经够好的了。你是家里的男子汉、顶梁柱,所以你是不能轻易放

弃的,记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可是看着他们欺负妈妈,我的心好痛,我好没用啊,不能够保护好妈妈!」

我扑在爸爸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爸爸就这样抱着我不在说话,直到我的情绪好了一些之后,才看着我郑重的

对我说道:「小强,保护好妈妈,让她得到她想要的幸福。你,你也要保护好自

己,知道吗?」

我坚定的点点头!

「好了,我该走了!」说完,爸爸将我放倒在床上,站起身慢慢的向门口走

去。

我一翻身做起下床,抱住爸爸的腿哭泣道:「爸爸别走,留下来吧!」

爸爸笑着摇摇头,说道:「记得保护好妈妈,保护好自己,要让她得到想要

的幸福,我爱你们!」

爸爸的身影越来越淡,直至消失!

「爸爸!」我撕心裂肺的喊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