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好文】【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53)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34次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53)

第53章面纱摘去美人现

陈府大院,大堂中。

张瑞低头坐着细细吃食,两旁是两位美丽的女子。

张瑞不敢抬头,这两个女子实在是太热情了,都是不停的将桌上好吃的精致

食物往自己的碗里夹,然后都是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

这顿饭让张瑞颇有些不自在,因为「丈人」陈天豪的灼热目光让张瑞坐立不

安。

……

张瑞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终于找了一个借口出了陈府。露瑶与陈飞燕两个

女人,张瑞让她们两个好好沟通一下,至于「丈人」陈天豪,张瑞只好灰溜溜先

逃出来再说。

张瑞无聊的在姑苏城里边到处闲逛,最后寻了一处酒楼包房安静思考:「当

初给娘亲说的迟则半年以后回绝情谷,现在算算时间,也过去四个月了,张瑞有

些想念烟雨山庄那些女人们了,姐姐张倩和妻子柳若玉刚刚从魔窟里边被拯救出

来,也不知道现在心态调整过来没有?娘亲、外婆、银姬、馨儿她们相处还好吗?」

张瑞用力的挠挠头,对于现在两个新收的女人,张瑞有些无奈。肯定是不能

辜负这两个女子的情意的,但是如何跟娘亲她们开口,张瑞真的有些不知措施。

桌上有店小二刚刚摆上的酒菜,张瑞拿起酒杯,一杯接一杯的开始饮酒。

……

「哦…头好痛…」

「夫君,你醒了?」

张瑞睁开眼,看见一张娇美女子的俏脸。

【好文】【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53)飞燕,我怎么回来的,露瑶呢?」

「哼…,露瑶,露瑶,就知道想你的异族小妖精…」陈飞燕气呼呼的回道。

「这…,对不起飞燕,我是怎么回来的呀?」

「你呀,一个人跑出去饮酒,自己酒量也不好,要不是露瑶一直跟着你,还

不知道你要在酒楼里面醉多久。」

「爹爹刚才问我了,问我露瑶与你是什么关系。」

「飞燕,你是怎么回答的呀?」

「哼…,人家放心的让你去苗疆,你就带回一个美人回来,你真是个坏蛋。」

「我给爹爹说了,那是你的小老婆,满意了吧?嗯?」

「嘿嘿…,飞燕你真这么说的?」

「不然怎样?不这么说,你以为爹爹会让露瑶安心的住在家里?」

张瑞对于陈飞燕的大度有些感激,讪讪的说道:「飞燕,对不起了,我这个

人实在是太不自重了,老是沾花惹草让你生气,其实露瑶真不是我故意勾搭的,

我在苗疆多亏遇到了露瑶才能这么顺利的完成计划。露瑶是个好女子,跟【好文】【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53)你一样,

都是我的宝贝。」

「飞燕,你知道我身负血海深仇,这仇是必须报的,这魔教势力在中原地区

非常猖獗,我几乎不敢在中原地区现身。我要告诉你,我是一定要彻底铲除魔教

的,为我张家、许家上上下下数百口人报仇。」

「飞燕,我特别感激你看上我这个不名一文的落魄小子…」

话没说完,陈飞燕一口吻住张瑞的嘴唇,让张瑞剩下的话语没有说出口。

良久,陈飞燕才红着脸开口说道:「夫君,飞燕既然选择了你,就不会后悔。

我知道露瑶是个好姑娘,我和她交谈了,露瑶我也很喜欢的。夫君,飞燕从

小孤身长大,没有兄弟没有姐妹,飞燕非常渴望有个姐姐或者妹妹相伴,我一看

见露瑶就喜欢她,我把她当做我的妹妹看待的。「

「夫君,你的仇就是我的仇,飞燕一定全力相助夫君复仇,飞燕从此生是张

家人,死是张家鬼,飞燕会尽全力帮助夫君的。」

「飞燕…」张瑞听完陈飞燕的话语,心中非常感动。

没有言语,张瑞与陈飞燕紧紧相拥,此时此刻这两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拥

抱着一动不动………

……

次日清晨,张瑞、陈天豪、陈飞燕以及露瑶四人正在大堂饮茶商量。

陈飞燕首先开口了:「爹爹,我们陈氏商行与苗疆通商一事,我觉得可以开

始着手准备了。这苗疆出产药材、山珍,却缺乏粮食和生产、生活资料。粮食我

觉得夫君所说的苞米和番薯就可以解决了,只需要准备几车种子就可以了,至于

产量问题,可以慢慢推广,我相信两、三年以内,苗疆的粮食问题就可以解决。」

「粮食问题还不是苗疆最大的问题,苗疆最大的问题在于生产、生活资料的

奇缺。小到针线、大到农具苗疆无一不缺,江南这些东西最多,也非常便宜。爹

爹,我的意思是,咱们先准备江南盛产的食盐、布匹、作物种子、铁质农具这些

物品先行运到苗疆,然后再由苗疆方面派遣一些人员一同将苗疆的药材、山珍这

些珍贵之物押运回江南。」

张瑞听完,出言打断陈飞燕:「飞燕,此事可行,但尚有不妥之处。」

「哦?夫君快快请讲。」

「飞燕,这铁质农具非常沉重,这去往苗疆之路非常遥远,一路运送费力且

不划算,我看还是招募些会打铁的工匠吧,与我们一起前往露瑶她们居住的」桃

花源「,我们在那里指导壮人打铁,壮人那处桃花源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用于

中转、存放我们从江南输送的物资是最好的,而且十万大山本身就出产铁矿,不

用那么费力输送。」

「嘻嘻,瑞哥哥你真聪明哪。」露瑶哈哈笑道。

「夫君所言极是,飞燕听夫君的。」

陈天豪也是满意的点点头,这女婿实在是个佳婿,武功高强头脑也聪明啊。

四个人商议很久,细细推敲每一个环节,直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

十日后,陈家终于组织起了一只庞大的运输车马队。为了不引人注意,张瑞

让这些车马队在姑苏城外三十里外分批集结,待物资分装好以后,在张瑞和露瑶

带领下,以及陈天豪父女重金聘请的镖师护送下,这只车马队向着遥远的苗疆出

发了。

这一路上,张瑞车队没有遇到大型盗贼的拦路抢劫,倒是张瑞与露瑶顺手打

发了几次小毛贼的偷袭。露瑶用毒果然是个天才,每次车队夜间休息时,露瑶总

是在周边布下不至于让人丧命的毒药,让几波准备趁着夜色偷袭的小毛贼无功而

返。

很顺利的,车马队只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就把物资送到了「桃花源」。车马

队的到来,让桃花源里面的壮人们兴奋了,几乎所有的壮人都出来帮着搬运物资,

望着一堆堆白花花的食盐,壮人们都难以压抑激动的心情。

张瑞做主将三分之一的食盐以及一些苞米与番薯的种子送给了桃源中的壮人,

这一举动让桃源数万壮人感恩戴德,纷纷称赞不已。

露瑶很是兴奋,这次偷偷跑出来跟着张瑞增长了很多见识,还见到了父亲。

可是眼前娘亲大长老金莱的眼神就不好看了。

露瑶对着娘亲伸伸舌头,有些不好意思。

待大长老安排好张瑞一行人以后,大长老叫上张瑞与露瑶单独到那处高大竹

楼商谈。

大长老首先开口道:「张公子,奴家感谢你这么关照壮人,只是奴家有一事

相求。」

「大长老您请讲。」

「张公子,你带来的这些中原人可靠吗?会不会将我桃花源这个隐秘之地暴

露了?」

「大长老所言极是,不过请大长老放心,小子这次带来的均是可靠之人,口

风绝对严密。这次随小子而来的人还有不少工匠,可以帮助贵族发展手工业,这

对贵族将来发展是有益处的,请大长老相信小子一片拳拳之心。」

「大长老,小子这次是这么打算的……」张瑞开始和大长老金莱细细畅谈。

金莱对于张瑞的奇思妙想很惊异,张瑞想让壮人与苗人和解的心思让金莱非

常感叹。

金莱很佩服张瑞的想法,只是能不能实现,金莱还是有些担心。

金莱与张瑞详谈很久以后,才把目光转向正痴痴看着张瑞的露瑶。

「露瑶,过来…」

「哦…」露瑶有些害怕。

还没等大长老金莱继续开口,露瑶「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娘亲,露瑶错

了,露瑶不应该偷偷跑出去,露瑶错了…」

「你…哎,露瑶你起来吧,娘亲没有责怪你,只是你为何不打招呼就偷偷跑

出去了?你自己说说吧,都干了些什么事情?」

「哦…,娘亲,露瑶错了,露瑶这就向娘亲禀明情况…」

「什么?你居然去见了你的亲爹?露瑶你为何这么鲁莽?你让你爹爹怎么面

对苗人?」

「娘亲,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啦,爹爹对露瑶可好了,还要将露瑶许

配给瑞哥哥呢,嘻嘻。」

「露瑶…你,你是个女子怎可这么大胆?娘亲我同意了吗?」

「娘亲,哎呀,这是爹爹的意思,当然…当然人家也是愿意的。」

大长老金莱摇摇头,这个气人的女儿总是拿她没有办法。

「张公子,你一路风尘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大长老金莱说道。

「小子告辞。」

………

张瑞对于这次与苗人的首次易货贸易抱有非常大的期盼,这次如果成功的建

立起与苗疆的关系,以后自己想要积累财富、人脉抗衡魔教就有了资本,张瑞暗

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成功。

张瑞躺在竹床上,闻着竹床散发的竹子清新气息,准备好好的休息一番。正

准备躺下,张瑞忽然想起上次从苗人大寨出发时,苗人大首领宝翁送给他的小册

子。

张瑞仔细翻看,小册子详尽的记述了关于苗疆所产灵兽的品类以及追踪药粉

的配置之法,这苗人世代相传的秘法果然与葛进欢记载的相差无几,甚至更胜一

筹,颇有互补之感。张瑞细细查看并分析,原来这追踪药粉居然是这么配置的?

张瑞有些不敢相信,这追踪药粉主要原料之一竟然是某几种动物的尿液?这

药粉配置时,需要将动物尿液收集起来,通过蒸馏之法,收集其中特殊残留之物,

然后配以数种药材和特殊手法,使药粉无色无味。这种药粉配置好以后,只需洒

上少许在衣物不显眼处,便能够通过灵兽灵敏的嗅觉进行追踪。

这小册子特别提到,这尿液还不能是普通尿液,只能是某几种动物发情之时

的尿液才可收集配置,其他时候的尿液是没有功效的。

张瑞不得不感叹这苗人特殊的方法,怕是需要许多代人才能一点一点总结出

来。张瑞下了决心,一定要配置出来,给自己每个重视的亲人们、朋友们都洒上,

万一有个什么情况,自己可以迅速找到,不至于大海捞针。

数日后,张瑞与露瑶来到了苗人大寨,迎接他的是大首领宝翁还有当初要抢

走露瑶的努雄。大首领宝翁非常高兴张瑞这么快就到来了,原本以为需要等待半

年,没想到张瑞如此神速才一个半月就准备好了。

努雄低眉顺眼的看着张瑞,没有了当初的暴力嚣张,眼中满满都是敬佩。

张瑞向单独大首领说明情况,言明了桃花源里面以及大长老金莱的情况,大

首领听完张瑞的讲述,心中非常感激,如果通过这次契机,能在在自己手里让苗

人与壮人和解,宝翁觉得这是一件值得庆贺三天三夜的大事了。

大首领没有犹豫,立即派出努雄作为领队,安排了百余名精锐的苗人战士以

及数百名苗人壮劳力押运着本次采集的药材和山珍,先行赶往「桃花源」,然后

安排一部分人搬运物资回苗寨,其余战士与壮劳力负责将苗人的药材、山珍押运

往江南。

宝翁一再挽留张瑞与露瑶,张瑞还是决心先回到桃花源,待安排好事宜以后,

再回江南一趟。张瑞很想念娘亲她们了,张瑞希望这次江南、苗疆之行结束以后,

能够立即回到娘亲的身旁。

宝翁见张瑞去意坚决,只得暗暗嘱咐女儿露瑶一番,最后只好任由张瑞离去。

……

桃花源前,张瑞万万没有想到壮人们对于苗人如此抗拒,双方剑拔弩张的,

似乎要爆发一场大战。

壮人们面色不善,苗人们脸色难看。

张瑞见状,站立于对持双方中间,振臂高呼:「壮人兄弟们,苗人兄弟们,

大家且听我一言,请大家先放下武器。」

「壮人兄弟们、苗人兄弟们,你们两族争斗数百年,双方死的人还不够吗?

何必还要让仇恨延续?我知道,这数百年争斗你们两族都有不少亲朋好友死

在了战斗中,你们谁敢说自己没有亲人在征战中死去?死去亲人的痛苦,我能够

切身体会,因为我的爷爷、父亲还有许许多多的亲人们就是死在了江湖仇杀争斗

中。「

张瑞此刻已经是泪流满面,继续讲道:「壮人兄弟们、苗人兄弟们,你们原

本是一家,为了生存,大家彼此争斗,可是有用吗?大家除了不断有亲人死去,

还得到了什么?小子张瑞我,原本与大家是不相干的人,可是小子愿意帮助你们

两族和解。大家不是因为粮食不够吃吗?这次我带来了中原优质的番薯、苞米种

子,请大家相信张瑞一次,张瑞一定让大家从此不再挨饿。」

张瑞的话语,让对持的双方纷纷沉默不语。

有人开始放下手中武器了,开始大声疾呼:「我是壮人,我的爷爷、父亲还

有一个弟弟就是死在了苗人手里,这是天下最大的仇恨,我原本是要杀几个苗人

报仇的,但是张公子的话让我醒悟了,杀了苗人又怎样?还不是白白增加仇恨,

那死去苗人的亲人难道就不找我们壮人报仇了吗?」

「是啊,我们不要打仗了,大家死去的亲人还少吗?」说这话的是一个苗人

战士。

双方战士很快纷纷放心武器,数百人齐齐下跪,向场地中央的张瑞行礼。

站在人群里的壮人大长老金莱,看着场中犹如天神一般挺立的张瑞,心中满

是敬佩和欣赏。

一场一触即发的战斗就在张瑞努力的斡旋下消弭于无形之中。

张瑞此时像个大英雄,被壮人、苗人抬举着抛向高空,人群一阵阵的欢呼。

露瑶两眼变成了「桃花」,同样也激动得不得了。

……

当晚,桃花源里面灯火通明,桃源里面空旷处燃烧器数堆巨大篝火,场中无

数男女载歌载舞欢乐无比。

场外,张瑞从江南带来的食盐、布匹、各类用品满满的堆放着,白花花的食

盐被忙着炙烤食物的女人们不断的取用着,各色布匹被女人们打开了,有的女人

拿着往身上一裹,笑嘻嘻的对着在场的男人们、女人们述说这什么,看脸色是一

片喜色。

还有的女子拿着江南女子用的胭脂、红粉不断的往脸上涂抹,鬼画符似的,

引起众人一阵阵欢笑。

这欢乐的场景,感染了所有人,场中的壮人、苗人还有张瑞带来的汉人们一

同高呼畅饮……

这时一阵清脆的壮族歌圩传来:「送客走咧送客走,山缠水绕云悠悠,听我

唱只送别歌,万句祝福飞出口,今日亲人平安去,来年盼你再回头,今日亲人平

安去,来年盼你再回头,天长地久兄弟情,一片爱心传千秋,长地久兄弟情,一

片爱心传千秋。」

唱歌的是露瑶,露瑶天籁般的歌声再次激发这次两族团聚的狂欢高潮。

张瑞也忍不住了,让众人空出一块地方,拔出了背后的「诛仙」剑,要给在

场众人表演舞剑。

张瑞可真真了不得,一身绝世轻功加上飘逸的身法,配合着英俊的笑容以及

闪烁的剑影,让欢乐瞬间达到一个更大的高潮。

女人们疯了,大声叫喊,男人们乐了,用力击掌。

这时,露瑶的歌声又传来了:「高山青,涧水蓝,桃花源的姑娘美如水啊,

桃花源的少年壮如山哪!高山长青,涧水长蓝,姑娘和那少年永不分哪,碧水长

围着青山转…」

整夜的欢乐,整夜的饮酒,这桃源之中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一些胆大的妇女、少女开始偷偷的拉上心仪的男子,趁着夜色往那黑漆漆的

远处悄悄离去,有些张瑞带来的汉人工匠,和那些强壮的镖师们也纷纷被女子邀

请离去。

张瑞可是没有女人敢来拉,因为张瑞身边有着一脸警惕的露瑶和尊贵的大长

老金莱。

大长老金莱今晚也饮酒不少,平时滴酒不沾的金莱,今晚破例饮酒了,这样

民族和解的盛况实在是金莱人生中的第一次。金莱高兴之余难免被其余族人频频

的劝酒,忽然金莱一阵急促的咳嗽:「咳咳咳……」

金莱的剧烈咳嗽让一旁的露瑶与张瑞十分紧张,露瑶连忙拉住娘亲的手,担

忧的小声问道:「娘亲,你的旧疾发作了?」

「咳咳咳…,是啊,露瑶你扶着我,陪我回去休息吧,咳咳咳……」

张瑞看着面带纱巾的大长老金莱,从金莱美目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痛苦之色,

也赶紧配着露瑶将金莱搀扶进了那座高大三层竹楼中。

「咳咳咳,张公子你回去现场吧,这里有露瑶陪我就好了,我这是十几年前

的老毛病了,咳咳咳,我调整一下喝点蜂蜜水就好了。」

「这…,小子张瑞冒昧问一句大长老,大长老这旧疾是因何而来,又是因何

而发?」

「咳咳咳,露瑶你先去帮我兑点蜂蜜水吧。」

「哦…,知道了,娘亲。」露瑶回答道。

露瑶走后,大长老金莱开口讲道:「张公子,你是我们桃花源壮人的恩人,

奴家感谢你的大恩大德,请手奴家一拜。咳咳咳…」

「这可使不得,大长老请快快收回,这不是折煞小子吗?」张瑞说完一把扶

住金莱欲行礼的双手,紧紧握住了金莱的手肘。

张瑞头一次这么靠近这位壮人大长老,这大长老金莱饮酒后原本清新的口中

散发出丝丝浓郁的酒气,清口气息混合着酒香,呼出之气让张瑞觉得身体有些发

热。金莱嫩滑的手臂手肘的温度,顺着张瑞的手指、手掌传来,让张瑞觉得温香

满怀。

「咳咳咳…张公子,你…你放手吧。」

金莱的咳嗽声让张瑞从刚才的温情涟漪中醒悟了过来。

张瑞有些脸红,放下扶住金莱手肘的手,说道:「大长老,你可以告诉你是

如何受伤的吗?伤在何处?小子张瑞不才,有一中原秘法或许可以治疗这暗疾。」

「咳咳咳…,张公子不要替奴家操心了,奴家这暗疾乃是十余年前被人打伤

的,至今未曾痊愈,奴家我已经试过多种方法都没有完全康复,张公子你是治不

好的,奴家感激张公子一番好意,张公子不必替奴家操心了,张公子请回吧。」

「这…,大长老,你是信不过小子了?小子张瑞自信这套手段可以帮助到大

长老,大长老何必拘泥于这男女之别?小子自认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绝对

不会趁人之危占取大长老的便宜。」

「这…,张公子,你真的有办法可以治疗奴家的暗疾?」

「确实属实,小子可以担保。」

「小子的身世想必露瑶已经告诉大长老了吧,小子家传一套功法,这套功法

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会开启一种叫做」内视「的能力,可以穿透肌肤进入人体

经脉,如果经脉中有沉淤、暗疾,小子可以使用内视能力具体的配合内功,将沉

淤、暗疾一一清除。」

「请大长老让小子张瑞一试,小子绝对保证不会占去大长老便宜。」

张瑞这么认真的言语下,大长老金莱不由得瞪大了美目,多看了张瑞几眼。

「好吧,张公子你尽可一试,奴家暗疾在肺经离心经三寸处。」大长老金莱

说道。

「哦,不过开始之前,小子需要说明一下,这内视疗伤必须清除大长老的上

身衣物,还有大长老的面纱也需摘下,因为逼出沉淤、暗疾之时,那口中血瘀必

须吐出。」

「这…,张公子难道不能不脱掉吗?」

「小子实在抱歉,如果不能脱掉上身衣物与肌肤接触,小子的内视能力便要

大打折扣,小子不敢保证疗伤的效果能剩几成。」

「这…,张公子,要不等露瑶回来以后,我将露瑶支开再进行吧。」金莱说

完,面纱下的俏脸红彤彤一片,连耳根也有些发热。

这竹楼中的一男一女安静下来,直到露瑶捧着一碗蜂蜜水上来,才打破了此

时的沉默。

大长老金莱转过身捞起面纱将蜂蜜水饮用完以后,才淡淡对露瑶说道:「露

瑶,张公子要用深厚内力为娘亲疗养暗疾,你先出去吧,守在竹楼前,切勿让任

何人打扰。」

「哦?瑞哥哥,你能帮助娘亲治疗暗疾?嘻嘻,瑞哥哥,我就知道你是最棒

的。」露瑶一脸的喜色与崇拜。

「瑞哥哥,我先下去啦,你可要好好帮我娘亲疗伤啊,嘻嘻,完成后我会好

好奖励你一番的。」

露瑶说完,兴冲冲的就跑下去了。

张瑞有些脸红,金莱同样如此。

张瑞将双眼紧紧闭着,不敢睁开。

金莱红着俏脸,美目紧紧盯着张瑞,她有些紧张,这是她人生当中首次准备

与丈夫以外的男人赤裸上身相对。金莱看着眼前双眼紧闭的张瑞,心中有些忐忑

不安,金莱发现,张瑞这紧张的情景竟然与自己当年与丈夫宝翁相遇时如出一辙。

金莱渐渐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金莱少女时期,有一次奉前任大长老之命,

前往桃花源之外与汉人商贩接洽。出发前大长老一再吩咐金莱小心避开苗人,因

为壮人不久前刚刚与苗人发生了冲突。就在金莱小心穿越森林的时候,却在无意

之中跌入一个捕兽陷阱里面,脚部受了伤,后来被一个强壮的苗人小伙子所救,

那个苗人小伙子就是露瑶的父亲,后来的苗人大首领宝翁。

开始宝翁救助金莱之时,金莱非常害怕宝翁,因为壮人与苗人之间仇杀太多

了。金莱见宝翁是苗人,不由得大声喊叫,宝翁当时还是一个腼腆的青年,宝翁

见金莱如此紧张只好耐心等待。许久之后,金莱发现宝翁并不像长老们说的是凶

残的苗人,渐渐放下心来,宝翁几番努力之下,才将跌入捕兽陷阱里面的金莱救

了出来。

当时金莱脚伤很严重,脚踝肿胀得厉害,无奈之下,金莱只好任由腼腆的宝

翁背负着自己前往安全之地。几日的相处,金莱渐渐意识到宝翁不是一个凶残的

苗人,反而是一个正直、有担当的好男人,年轻时的宝翁在苗人当中也是一个英

俊的青年,身体强壮。在金莱与宝翁相处的这十余日中,宝翁细致的关怀让金莱

怀春少女的心渐渐被吸引了,有一次金莱因为身上的衣服穿着时间太久,需要脱

下清洗,当时宝翁就是紧紧的闭着眼睛不敢偷看。

金莱爱上了腼腆的宝翁,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突然,金莱与宝翁就这么相爱

了。金莱完成任务以后回到桃花源,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于是金莱怀着露

瑶,只身一人踏上了寻找宝翁的道路。当金莱千辛万苦找到宝翁的时候,居然发

现宝翁是苗人的精锐战士,以后将是苗人大首领的最有力争夺者。

宝翁见到金莱时,也非常高兴,更加欣喜的是,金莱居然有了自己的孩子。

正当宝翁准备告诉长老自己要娶金莱为妻,可是却遭到了长老的激烈反对,

长老当时给宝翁一个选择,要么脱离族群与金莱结婚,要么抛弃金莱争当大首领

的竞争者。

宝翁陷入了困境,一边是爱人,一边是权利。正当宝翁准备放弃争夺大首领

权利的时候,那长老出现了,长老突然出手,将金莱打得吐血,宝翁苦苦抵挡长

老的凶猛攻击,金莱在宝翁拼命的掩护下得以出逃。

金莱伤了肺经,幸好腹中露瑶没事,金莱艰难回到桃花源以后,偷偷的把露

瑶生了下来。宝翁因为长老的反对,被长老关了禁闭一年,所以宝翁从此就再也

没有见到金莱,而金莱因为在最需要宝翁的时候,宝翁没有出现,从此也没有再

去寻找宝翁。

只叹息天意弄人,金莱与宝翁从此天各一方。

金莱渐渐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看见眼前英俊的中原男子张瑞还紧紧的闭着眼

睛,而且张瑞的神情似乎非常紧张,金莱不由得微微一笑。

「张公子,你睁开眼吧。」金莱用充满女性磁性的嗓音说道。

张瑞睁眼,却发现大长老金莱并未脱去面纱和上身衣物。张瑞正待问询一番

为何,却不由得猛的瞪大了双眼。

只见大长老金莱轻轻的摘下了面纱,随着面纱的脱落,一张绝世美女的俏脸

出现了。张瑞不敢相信,这异族女子居然可以这般美丽?金莱的俏脸,比露瑶更

加动人,更显成熟女子的妩媚;与娘亲许婉仪相差无几,更是多了分异族女子的

飒爽英姿;与姐姐张倩与娘子柳若玉相比,金莱更是多了些许上位者独有的气质。

金莱见张瑞痴呆的模样,玉手掩嘴一笑。

这一笑可是把张瑞的魂都给勾走了,古人云: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三

笑倾城与倾国。

(注:原诗为李延年所写: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

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张瑞脑海里从此总是忘记不了金莱摘下面纱的那一刻,那一刻,张瑞心…动

了。

就在张瑞目瞪口呆的那一刻,金莱的动作又继续了。金莱一双玉手穿梭在精

美华丽的银饰之间,腰带被解开了,露出粉红色的肚兜。张瑞闻到金莱身上散发

出一股成熟女子特有的清新气息,随着银饰衣物的脱落,金莱一双玉臂和袒露的

雪白背肌显露了出来。金莱转过身来,张瑞看见金莱粉红色肚兜上两颗乳头已经

硬硬的顶在肚兜上,极其诱惑,张瑞只觉得口干舌燥。

张瑞艰难的把目光下移,盯住了金莱雪白平滑小腹上的肚脐眼。张瑞不敢抬

头,满眼都是金莱那个肚脐眼的诱惑,张瑞从来没有发觉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圆润

的肚脐眼。

金莱见张瑞居然像个雏儿一样的害羞,心中有些得意。金莱三十余岁的年纪,

本以为从此将要红颜凋零,孤独终生。对于宝翁,金莱只会认为那是一个没有担

当的男子,这么多年都不敢来看望自己和女儿,哪怕只是偷偷的见上一面。

对于张瑞,金莱承认自己喜欢他,张瑞更像是金莱少女时期梦里的如意郎君。

张瑞初次到访桃花源,就给了桃源里面数万壮人一个天大的惊喜,那些女人

们放飞蝴蝶那一幕,更是让本以为从此心死的金莱心动。试问天下哪个女人不喜

欢浪漫,金莱也不会例外。

张瑞本身的高贵气质和极高的武功修为,就是吸引女人的毒药。再加上张瑞

如此聪明又如此帮助壮人摆脱饥荒,更是让金莱刮目相看。这一次,张瑞居然组

织了这么大的车马队,运送来大批生产、生活物资,而且带来的工匠、铁匠已经

开始指导桃源中人生产了。

张瑞带来的变化,让金莱欣喜若狂,可是想到自己女儿也喜欢张瑞,金莱只

得按捺住自己的心。可是,当张瑞从苗人大寨回来以后,居然像个大英雄一般,

不,就是大英雄一般把壮人与苗人的冲突化解了,金莱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没

有外人的话,金莱都准备顶礼膜拜了。

张瑞的英雄气概将金莱心目中完美情人的形象激活了,金莱极力想掩饰对于

张瑞的热爱,可是在张瑞提出要替她疗伤暗疾的那一刻,金莱就准备放下虚伪的

矜持了。

异族女子没有受到中原女子「三从四德」的毒害,敢爱也敢恨,爱起来就不

是张瑞可以理解的了。

张瑞唾液不知道吞咽了多少,下身阳具也高高的将裤子顶出一个帐篷。金莱

已经脱去肚兜了,两颗硕大坚挺的乳房在张瑞面前闪耀,发出诱惑的光芒。

金莱有意识的抖动了几下自己饱满的乳房,张瑞差点连鼻血都喷了出来。

「受不了了…」张瑞心中大声呼喊。

还没等张瑞反应过来,金莱一把将张瑞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硕大美白乳房上,

任由张瑞吸吮。张瑞齿颊留香,只觉得这金莱的体味异常诱人,不由得加快了吸

吮、舔舐的速度。

张瑞双手左右握住金莱的乳房,大口舔弄两个乳头,金莱随即发出磁性的女

性呻吟。张瑞舔弄良久,才不舍的离开,开口询问道:「大长老,咱们什么时候

开始治疗暗疾?」

「张公子,叫我金莱吧,我的名字叫金莱。我的暗疾都那么多年了,晚一刻

治疗无妨的,张公子,奴家我喜欢你。」

张瑞有些激动,这么美丽的女子喜欢自己?

对于异族女子的热情,张瑞已经在露瑶以及这壮人、苗人女子身上见识过了。

张瑞其实喜欢这么简单直接的表达,爱就爱、恨就恨。

「金…金莱……我…我想…」张瑞吞吞吐吐的说道。

「来吧,奴家知道的…」金莱低声说道。

张瑞此时也不再矜持了,还装什么大尾(yǐ)巴狼?

张瑞已经快半年没有碰女人了,娘亲的滋味让张瑞时常梦中回味,这眼前一

个成熟的异族美人都不再假装矜持了,自己还装什么?张瑞动作非常迅速,用力

的扒下了金莱的亵裤,然后一口吻住金莱阴唇不住舔舐。

张瑞对于女子敏感之处,此时非常有心得,只见张瑞大舌头翻飞在金莱两片

阴唇之间,让金莱的肥厚阴唇不断的张开、闭拢。金莱的阴道里面很快就泛滥成

灾,淫水不断的喷涌出来,金莱美目紧闭,一双玉手紧紧抓住兽皮毯子,口中

「咿咿呀呀」,张瑞闻听,觉得这就是金莱的鼓励,于是更加凶猛的舔吸,张瑞

舌头又转战金莱的阴蒂,金莱的阴蒂很快就硬硬的、滑腻腻的。

张瑞两只手也没有停下,双手托起金莱的厚厚臀肉,让自己舔舐得更加顺口。

金莱口中「咿咿呀呀」之声渐渐增大,张瑞害怕楼下的露瑶听见,便用一张

女子汗巾塞住了金莱的玉扣。金莱见张瑞塞口的动作,知道刚才自己的声音颇大,

于是害羞的闭上了嘴。

金莱这次没有闭上眼睛,她想看看情郎是怎么为自己「服务」的,金莱非常

喜欢张瑞的舔弄,这是金莱从来没有试过的,宝翁当初也不会这么做。金莱原以

为张瑞会迅速脱掉自己的亵裤就干自己,根本没想到张瑞居然这么会「玩」,居

然舔弄自己的私处?

张瑞的舔舐、吸吮让金莱非常满意,特别是阴蒂上传来的感觉,竟然让金莱

有种想要「尿尿」的感觉,金莱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金莱努力压抑自己想要

「尿尿」的感觉,可是金莱根本低挡不住张瑞的攻击,很快金莱就「唔唔」两声

「尿」了。

张瑞正在为金莱舔舐私处阴唇、阴蒂、阴道口,没注意金莱突然两腿用力蹬

了几下,然后阴道内就喷出一股液体。张瑞知道这不是女子高潮时的淫精,因为

女子高潮时候的淫精是有股特殊味道的,这股液体如此迅疾、如此猛烈,喷了张

瑞一头一脑。

张瑞心里暗暗猜想,这金莱难道是传说中的「潮吹」体质?张瑞曾听闻,有

些女子体质特殊,极其兴奋之时,阴道内会喷出一股不明液体,其成分不似尿液

也不似高潮阴精,无色无味,女子喷出这种液体时,表面女子是极度欢愉的。

张瑞心里非常高兴,这么巧,自己就遇到一个?

金莱「潮吹」以后,显得有些困倦,懒懒的躺了一会儿,然后主动吻住张瑞,

两具身体开始纠缠不止。

张瑞终于把硬得不行的阳具插入了金莱的阴道,这金莱的阴道竟然十分紧凑,

不似生过孩子的妇人,这下子可让张瑞舒服死了,阳具不停的从阴道口直插入子

宫口,这不短的「路程」,张瑞插起来非常轻松,张瑞本钱确实雄厚。

金莱也爽死了,这身上的中原男子,不但英俊异常、气质高贵,而且这阳根

居然也这么「伟大」?金莱被张瑞阳具快速的插入、拔出刺激得淫液潺潺,口中

也娇喘不断,当然金莱小口是用女子汗巾塞住的。

张瑞加快了速度,将金莱一双玉腿抗在肩膀上,下身阳具更加凶猛的插入金

莱的阴道,伴随金莱淫液的流出,两人下身「滋滋滋」、「啪啪啪」的声音不断

发出。

张瑞开始舔弄金莱的玉腿,一条大舌很粗鲁的从小腿弯处一直舔弄到金莱的

小腿脚踝,张瑞下身也不停歇,凶猛的冲击金莱的阴道,仿佛要把这五个月的

「精力」全部发泄出来。

张瑞抗住金莱双腿插弄良久,换了一个姿势,让金莱趴伏于兽皮之上,金莱

不知道张瑞要干什么,只是乖乖的配合张瑞的动作。张瑞让金莱狗趴于前,美白

厚臀高高耸起,张瑞插入了阳具,双手抱住金莱柳腰,又开始新一轮强力冲刺。

金莱感觉今天自己太享受了,年少张瑞的强力冲击才是金莱需要的,金莱已

经不能自拔,任由张瑞百般挑逗、千般插弄,金莱干脆闭目享受张瑞带来的愉悦。

张瑞与金莱拼命的做着这男女爱做的事情,竹楼外边歌舞欢乐之声仍然在继

续着,隐隐约约间,仿佛传来男女交合时特有的暗沉声响。

露瑶天真的守在楼下门口,不让任何人前来打扰娘亲与瑞哥哥的「疗伤过程」。

……

露瑶觉得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悄悄上去看了一趟,只见心爱的瑞哥哥正全神

贯注的将手掌贴在娘亲的后背,头上冒出股股青烟,露瑶知道瑞哥哥正在给娘亲

疗伤的紧要时刻,没有敢打扰,于是有静悄悄的溜了下去,继续好自己守卫的职

责。

次日中午,这桃花源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张瑞与镖师们以及苗人的货运队

伍准备出发了,露瑶跟随着张瑞,紧紧的抱着张瑞的胳膊,不愿意和张瑞分开。

张瑞再三严厉的强调这次回去以后将要返回中原家中禀报情况,也不能让露

瑶离开,张瑞只好带着露瑶一起先前往江南姑苏城。

大长老金莱站在送行队伍最前面,目送情郎与女儿的离开,金莱的面纱又戴

上了,可是面纱却总是挡不住眼角的春意。

十余日后,张瑞和苗人货运队伍来到了江南姑苏城。到之前,张瑞让这些苗

人换上了陈天豪、陈飞燕父女送来的汉人服饰,掩饰此行的目的。那些来自苗疆

的药材和山珍被陈氏父女很快运走了,张瑞给这数百苗人发放了一些中原流通的

银两,让他们自行购买一些中原特产回家。

张瑞此举让众多苗人感恩戴德,特别是这次押运的苗人头领努雄,简直把张

瑞当成了再生父母般尊敬。

两日后,苗人的队伍出发了,带着满满的江南特产和新一批的作物种子回苗

疆了,并与陈氏父女约定好了下次交易的时间、地点。

送走苗人队伍以后,张瑞才向「丈人」陈天豪说道:「丈人,我准备回中原

家中一趟,向娘亲禀报与飞燕小姐成婚之事,丈人,明日我就准备出发了。」

陈天豪表示理解,只是让张瑞好好安慰陈飞燕一番就告辞离开了。

张瑞这一夜无眠,对陈飞燕诉说了许多心事,让陈飞燕放心的让自己离去。

次日清晨,张瑞准备离开了,露瑶打死也不愿意离开张瑞,张瑞这次动了真

格,告诉露瑶自己的危险情况,坚持让露瑶留下陪伴陈飞燕。

陈飞燕非常喜爱露瑶,把露瑶当做了自己的妹妹看待,在陈飞燕的劝慰下,

露瑶终于勉强点头答应了张瑞的离去。

张瑞骑上「萌萌」,向两个心爱的女人用力挥手告别,两个女人哭哭啼啼不

停,张瑞只好数次下马安慰着两个女人。

直到日头渐高,张瑞才把心一横,策马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陈飞燕与露瑶再也看不到张瑞的身影以后,她们才相互搀扶着回到姑苏城陈

府。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