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情天性海】(第十六章:汤姐与黑蛋)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2次

【情天性海】(第十六章:汤姐与黑蛋)

既然是喝一杯,喝茶也是喝,这样我还是坚持到我熟悉的老地方竹林茶馆——

我怕又把我整到哪个我还不晓得名字的腐败场所去惊魂一游,让我人生的挫败感

强不说,说不定又让我在堕落还是不堕落的边缘去纠结一番,我真他妈的伤不起。

虽然我喜欢边缘,但我不喜欢边缘的边边是悬崖的感觉。

说真的,按皮实的说法,那晚上富丽夜总会卡秋莎那样的妞干一回少活十年

都愿意,那个白浪翻翻的白肉操上去一定汁浪翻翻的。

而马上发生的事居然还是让我愁肠百结,这个仇老板,看来注定是我命里逃

不过去的主。

跟上次一样,刀巴依旧点了壶上好的龙井,是这间隐没在寻常巷陌间的咱老

百姓的茶馆能拿到出手的最好的茶了。

稍事坐定,仇老板递上来一根古巴捎来的雪茄——这他妈是好东西,我毫不犹

豫地接了下来含在嘴里,立马被刀巴划燃的一根火柴殷勤地点着了,我一抽,加

勒比海风的味道还在,真滴很爽。

这仇老板是有亲戚住在哈瓦那的唐人街还是咋的?这古巴捎来的雪茄咋个随

时随地都备着捏。

“怎么想到要给我说这个?”我开口问到,我当然是指仇老板那个失散多年的

女儿的故事。

“我不说这个,南先生现在会跟我坐在这儿吗?”仇老板轻轻地喷了口加勒比

的海风出来,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小得意的得胜者的目光。

我承认我十分想知道九号是面前这位连古巴哈瓦那的唐人街都可能有亲戚的

江湖大佬的何方神圣,能整这么大动静的人,这一出父爱如山一不小心还不整得

个惊天地泣鬼神的?!

我呷了口龙井,也喷了口加勒比的海风出来,靠,享受个嘛,谁他妈不会。

“咳,”仇老板清了清嗓子,开始幽幽地讲述起来:“我早年父母双亡,是吃百

家饭长大的。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开始在社会游荡,说好听点就是所谓的闯荡江湖。

那阵干的就净是些偷鸡摸狗的事,没个正经的职业。后来认识了娃儿她妈,一个

外地的姑娘,当时在一家旅店当服务员,人挺高挑白净的,模样也长得挺俊。”

说到这里,仇老板眼里突然有些光亮,他抖了抖烟灰,继续说到:“在前,还

有一个街霸喜欢她,结果我们在江边单挑,用决斗的方式决定娃儿她妈归谁。”

“结果呢?”我知道最后娃儿她妈是归了姓仇的,我想问的是这场决斗的结果。

“结果我把他丢进了江里。”仇老板冷冷地说到。

“喂鱼了?”我倒吸了口冷气,在想要是宁卉大学那个在女生宿舍前装深情要

死要活的姓啥子路的小子提出要跟我在江边也决个斗,我不敢肯定我是不是也能

把他撂在江里。不然要是我被撂在江里的话后果很严重,因为我不会游泳。

“哪能喂鱼呢,都是在江边长大的人了。”看得出,仇老板还是很享用这段光

荣的历史,开始若有所思起来,不知道是在想娃儿她妈了,还是那个被丢进江里

的街霸。“结果娃儿她妈当然归了我,但最重要的其实是她也是一苦孩子,孤儿

来着,我们同病相怜,我们在一起没多久就结婚了。”

“不过,”仇老板的语速突然慢了下来,点燃了另外一根古巴捎来的雪茄。“结

了婚并没有改变我的生活,我依过着打打杀杀、刀口舔血的日子。”

谁说仇老板没文化是粗人来着,这成语“刀口舔血”用得多酷!

“娃儿她妈怎么劝我都听不进去,我还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仇老板双眼开

始迷茫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加勒比海风熏的。“没多久……便出事了。在一场斗殴

中,我将人伤【好文】【情天性海】(第十六章:汤姐与黑蛋)成了重伤,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七年。我进去后,她妈很快跟我离

了婚,后来便杳无音讯。”

“再后来……?”其实此时我已经大致猜出了再后来发生了什么。

“再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她妈已经怀上……”仇老板这时候眼睛的迷茫我看出

来了不是加勒比海风熏的。“……怀上了我的女儿,并把她生了下来。就在这次模

特儿比赛前,她来找到了我,告诉了我一切。原来他们一直没有离开这座城市,

在附近一个小县城生活着。”

“她为什么到这时候才来找你?”

“她告诉我,婷婷——对不起,周婷婷是我女儿的名字,跟她妈姓的——有个

梦想就是参加全国的模特大赛,她告诉我【好文】【情天性海】(第十六章:汤姐与黑蛋)她已经帮不到她什么了,所以来找到我。”

我什么都明白了:“于是你就独家赞助了这次模特儿大赛,并想尽一切办法让

你女儿获得冠军从而能参加全国比赛?”

仇老板没看我,掐灭了第二根古巴捎来的雪茄,点点头。

“仇老板真是有情有义的汉子,南某人万分佩服,你该早说嘛,我还以为……”

我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什么地球人都知道——但模特儿比赛这一出宁煮夫还

真的挺装丫的,装又没装出个名堂来,敢情差点搅黄了一场人家父女情深的飙泪

大戏。

“南先生以为什么我完全明白,我仇某人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自小我就是个

在女人堆里打滚的人,”我知道仇老板这下说嗨了,这女人永远是男人永恒的话

题。“但这次,还真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就只是为了个小模特寻寻开心。我开

始不想说是因为这说出来太煽情了,我仇某人不习惯被同情的感觉。不过,今天

跟南先生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我真的挺佩服南先生的气节,这年头,不容易

啊。”

“那你女儿知道这些吗?”我问,我问的时候其实是猜的她不知道。

“不知道!我想让她觉得这是她自己实现的梦想。”仇老板顿了顿,然后露出

一丝不易察觉的怅然:“我知道这次比赛真正的冠军应该是二十九号。”

二十九号……洛小燕! 我心里咯噔一下,怎么跟她扯上了?这个就不好玩了。“

今儿仇老板不是还要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赶紧岔开话题。

“呵,南先生爽快,咱们那就先君子,后……”可能仇老板觉得这个话其实是

用错了地,后面给他改了词,“先君子,后也君子!刀巴,把合同拿来。”

刀巴拿来的合同居然是两份不同的。

“这里有两份合同,一份是你为我们公司设计的那句广告词,我希望能买下

它的版权;”可能是看到我的嘴巴张得有点大,仇老板又递过来一根古巴捎来的

雪茄,“这第二份,是我十分欣赏南先生的大才与气节,希望聘请你来敝公司共

谋发展。两份合同酬金都是空着的,南先生自己看着办。”

仇老板啊仇老板,富丽夜总会那一出你就像地狱烈火般的考验过我了,你是

不把宁煮夫人性中贪婪丑陋的面目给扒拉了出来不甘心还是咋的?我此时感到心

脏从来没有感觉过的脆弱,咚咚地跟擂鼓似的,眼前立马浮现出报社乔总每次发

工资时候愁眉苦脸的样子——你乔老大至于嘛,俺报社再咋的也排市里前三位的

啊。

我把古巴捎来的雪茄含在嘴里,刀巴马上就划燃了根火柴,但我这次没抽出加

勒比海的海风味来,我呆了。

见我不吭声,仇老板说到:“这样吧,咱们就爽性点,那句广告词我出十万买

下版权,你来敝公司,我给你年薪四十万,外加年底按照副总标准给予公司分红!”

仇老板说这话的时候,着实是轻猫淡写的。

四十万外加分红,那不一年就能给我老婆把宝来换成宝马了?

我这时候终于想到了宁卉,如同拨雾见日般的,我告诉自己,这么大件事,宁

煮夫是必须向宁公馆的话事人汇报的。

我努力让自己小鹿乱撞的心脏匀定下来,同时做出了今晚的决定:“这样吧仇老

板,那句广告词我还真没想到要卖仇老板的钱,但仇老板的盛情厚意我领受了,这

个版权合同我签了,但来贵公司的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做出决定,容我考虑几天好吗?”

“好,这个当然没问题。”仇老板立刻挥手让刀巴拿出笔来要签字的架势。

在我签字的当儿,洛小燕的短信飘然而至:“今晚太让我吃惊啦!南老师居然坐

在评委席也,谢谢南老师这么支持我,我真的好开心!今晚南老师真是酷毕了:)”

那短信最后的笑脸后面还加了朵玫瑰花。

这第二天王总临时又要去外地出差,晚上的飞机。

当夜暮低垂,黑蛋开着黑奔将王总送到机场正欲返程,便接到王总夫人汤姐的

电话:

“黑蛋啊,王总送去机场了吗?”

“刚送到,我现在正从机场回来的路上。”黑蛋一边讲电话一边码着方向盘的范

儿确实帅,宁卉的眼光还真不是盖的。

“那你直接到家里来,啊?!”汤姐这话既不像请求也不像命令,像是告诉一个

再熟悉不过的人接下来他最该做的事是什么。

当黑蛋来到王总家,只按了一下门铃,汤姐便立刻过来开了门,一切熟悉得跟

进行了千百遍的程序似的。

没等得汤姐开口,黑蛋进门就将汤姐丰腴的身子抱将起来,嘴一口咬上了汤姐

丰厚而性感的嘴唇,汤姐也没过多的过场,直接就将一只肥厚湿软的香舌递进了黑

蛋嘴里,让黑蛋水滋滋地近乎狂热地吮咂着。

房间里暖气十足,汤姐此时只穿了一件绵绸的连体睡衣,身上飘着刚刚浴后的

香气,睡衣里面白壁皑皑,峰峦迭起,寸缕未挂,似乎就在等待今晚这一场香艳猎

猎,雄性十足的侵犯。

黑蛋与汤姐交换着吸咂着对方的舌头,黑蛋的手早已伸进睡衣里开始熟练地码

着方向盘一样的不紧不棚地揉捏着汤姐的柔软的肉感嘟嘟的双峰,当黑蛋用手指捻

弄着双峰上面的翘硬的褐色甸甸的乳头时,汤姐再也忍不住哼哼起来:“小样的,

你倒是要把我身子都捏碎了。”

“想死我了汤姐!”俩人一直交缠的舌头终于松开来,黑蛋才得以喘了口粗气嗫

嚅到,手就要向睡衣下面滑爽光洁的大腿捞去。

“前两天才被你搞得丢了魂,今天又这么想了?”汤姐的声音有些沙哑,但磁性

十足:“今天我是找你来谈正事的!”

“那也要等我们先办了正事来呀!”黑蛋哪里听得了这么多,将汤姐的身体就往

客厅沙发上一丢,自己开始脱起了衣服。

汤姐伸出手在黑蛋的裆部撩动了一下,媚音袅袅地说到:“那快去先洗个澡啊,

听话。”说话时黑蛋裆部已经高高的拱起来。

汤姐四十有三,看上去保养极好,五官与脸型长得很中国,若穿一件江南水

乡女子的衣裳,余香款款地坐着就是一幅秦淮夜韵的图画。除了微微有些凸起的

肚腩,汤姐身上找不出更多岁月的痕迹。其实那肚腩拿给一个知道运用的媚骨风

骚的女人,便正好是一剂男人的春药——汤姐就是这样的女人。

汤姐是那种不动的时候雍容华贵,动起来淫态十足的女人,正所谓静若贵妇,

动如荡妇。想想看这个女人身上的一点俏媚的肚腩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是累赘

还是伟哥?!

黑蛋很快赤条条地便从浴室出来,一身黑塔塔的腱子肉跟翘着的褐黑色的鸡

巴一起泛着水珠的光亮,汤姐看着那根泛着亮的黝黑的鸡巴就有些把持不住的样

子,一番想要那根鸡巴把自己全身塞满的欲望就立马从自己胯下的会阴向全身奔

滚而去:我身上有三个洞也,那一根鸡巴可怎够消用?

按照惯例,黑蛋总是会把第一管射在汤姐的嘴里,但今天汤姐看到黑蛋从浴

室赤条条的走过来的时候漂亮的泛着水珠光亮的鸡巴的剪影,就已经将自己置于

一个鸡巴随便戳戳就能戳出全身高潮来的境地来,特别是身后的菊花,此时不用

这根黑亮的鸡巴劲道十足地戳戳是怎么消不了这个淫态的瘾的。

汤姐把身上的睡衣自个脱了便主动趴在沙发上,对黑蛋屁股一撅,娇媚地嘟

囔了一句:“从后面来插我吧,插上面的洞呵,要是你鸡巴有两根就好了。”

这个姿势让黑蛋血脉乖张,黑蛋端着硬邦邦的鸡巴就朝汤姐的后门直插进去,

这汤姐的后门早被人繁盛地开过了,插进去的时候滑爽得没有什么阻力,汤姐立

刻就开始了酥痒快乐的呻吟,告诉黑蛋可以尽情地抽插了。

像黑蛋这样算是中大号的男根每次插进去汤姐后门时候都没到了根部,这

汤姐此时的后庭是多么地渴望着坚挺的插入与塞满。

黑蛋一边鸡巴激烈抽插着配合汤姐臀部白浪翻翻的蠕动,一边手从前面扣摸

着汤姐的阴蒂,汤姐十分熟悉自己的身体,巧指纤纤地引导着黑蛋就将自己的阴

蒂高潮合着身后的肛门高潮一起引爆开来。

“啊啊啊!啊!……”汤姐用全身力气将身体能激发出的所有的高潮都落在了最

后那一声“啊”上,肛门绞和着黑蛋黑亮的鸡巴把乳白的精液在臀缝里面里汩汩地

射了出来……

最后,汤姐温柔地把黑蛋的鸡巴从自己的屁股后面拿出来放在嘴里再仔细地

吮咂了一番,直到黑蛋的鸡巴在嘴里尽过了兴慢慢的软了下来,才跑去浴室进行

了一番洗漱,出来穿上睡衣,慵懒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瞬间变回了雍容

华贵的贵妇——尽管睡衣衬托着的乳沟看上去仍然波光凌凌。

“黑蛋啊,今天找你来是想问你点事的。”

黑蛋边穿衣服边问到:“什么事,汤姐?”

“这么多年了,最近你们王总好像有了些可喜的变化。”汤姐拿起茶几上的一只

苹果削了起来。

“你是指?”黑蛋有些疑惑。

“他跟我说他现在能有感觉了,几乎每次跟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有的。”汤姐微笑

着说到。

“你是指……跟宁卉在一起吗?”黑蛋突然明白过来。

“是啊,老王告诉我好几次在宁卉身边的时候,在单位啊,一起吃饭,一起坐

车什么的,他都有很强烈的勃起的感觉了。老王很多年没有这样过了。”汤姐削完

苹果,切开一半递给黑蛋。“他说就是闻闻宁卉身上的那股气味他下面的感觉都很

强烈。”

“啊,好事啊,我看这个宁卉可是很崇拜王总的呢”黑蛋一大口,这苹果半边

的一半就下去了。

“我今天就是想问你这个,宁卉到底对王总是什么情况?前不久又认了王总

做干爹了,人家可是才结婚不久,我和王总还去参加了人家的婚礼呢,人家老公

据说还是个大才子来着。我和王总都不想好生生的这样影响了人家的家庭,王总

老说他在宁卉面前有这种感觉让自己都有了犯罪感。”

“汤姐,我敢肯定,宁卉是喜欢王总的。我去探探她的风,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王总这是好福气啊,有这么个大美人崇拜着,看来这战斗英雄也不是白当的呢!

”黑蛋说着就要过来跟汤姐接吻,实际是想汤姐用嘴喂他苹果吃。

“你行吗?”

“你不看我是做什么的?侦察兵好不好?”

“宁卉是个好女孩,我跟王总是真不想伤害她,但我又希望她喜欢……和……崇

拜我们家……王总……是真的。”

黑蛋吻住了汤姐的嘴,在黑蛋的舌头、唾液和苹果汁的搅拌中,汤姐在说话的

当儿,又开始喘息起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