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好文】【破晓圣歌】第三章 那么孤单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9次

【破晓圣歌】第三章 那么孤单

第三章 那么孤单

「小姐,冥想结束了?」

「嗨~ 你来啦。艾尔呢?有和你一起吗?」

「没有。」

「他最近都在忙什么,白天都见不到人。」

「其实我们并没有经常在一起,因为我也要来教区。」

「那好吧。先去吃饭吧。」

「好的小姐。」

说话的两人朝食堂走【好文】【破晓圣歌】第三章 那么孤单去,一人身着牧师教袍,一人身披见习轻甲。见习轻甲

很常见,只是这牧师教袍在圣门西亚学院可就不多了,尤其是穿着教袍的主人是

一十五六岁的少女,那就更罕见了。在薇儿一番强烈的要求下,耶鲁才将张嘴闭

嘴的薇儿大人改为小姐。尽管对这个称呼仍然不是十分满意,但总比说任何话之

前都要先叫尊称要亲近许多。薇儿已经习惯了,课余闲暇时间,身后总会跟着这

个故作正经的少年。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彼此已经有了了解,这个人遇到正经

事的时候是个很可靠的人,不正经的时候确实不正经。

「好累啊。好无聊啊。」两人打好食物,在餐桌前坐下。薇儿百无聊赖的搅

着面前食物,勺子碰到碗壁,叮当作响。「好烦啊。都见不到艾尔。」

「贝克阁下可能有需要做的事情。」耶鲁吃着盘子里的食物漫不经心的说道。

「哼哼。吃饭吃饭。」薇儿吃了一口想起了什么。「唔,还蛮好吃。对了,

耶鲁。」

耶鲁嚼着嘴里的食物没有说话,向薇儿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

「唔,最近冥想都不是很有效率,总是昏昏沉沉的。耶鲁,你有什么好的办

法吗?」薇儿咽下食物,抬起头看着耶鲁说出自己的疑惑。当然,她没有告诉对

方是因为夜晚休息不好的缘故。

耶鲁这个家伙比她大四岁,个子也高出许多。单纯从外形看,他身材修长匀

称,但并不魁梧。所以耶鲁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骑士,更像是比如弓手刺客那些

敏捷型战士。

「哦?晚上没有休息好吗?」耶鲁擦掉嘴角的食物汤汁,「如果状态不好的

话,用一些辅助道具可能会起到效果。」

耶鲁想了下,补充前面的回答:「小姐现在已在第三阶级,所以圣光元素的

储存量应该没有问题。不过,想提升的话,学习各类知识系统以及圣光元素进一

步积累应该同步进行。如此的话,冥想的效果确实很重要。」

「辅助道具?」薇儿坐正身子,耶鲁提到的同步进行她当然知道,只是她看

过的文献里很少提到魔法道具,这一点她知道的确实不多。「有什么辅助道具可

以帮助冥想的?」

耶鲁沉思,「小姐,我只知道有辅助道具会起到效果。至于是什么道具,以

及道具有什么效果我就不知道了。」

「好吧。」薇儿心中有些考量,最近有些事情导致有些心不在焉,冥想的效

果比之前低了好多,总是想睡觉。想到这些,一抹羞红爬上小脸。

耶鲁当然看的到,几口将盘内食物吃完。「小姐,如果只是状态问题的话,

我想魔法道具能起到的效果也很有限。」

「元素的积累,实力的提升都是掺不得假的。」耶鲁正色道,「把希望放在

道具上,而忽略自身的能力提升,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少来。你比我大了几岁,才是见习。哼。」两个人已经很熟悉了,薇儿的

玩笑耶鲁当然可以接受。

「咳咳,这个和天赋有关。」耶鲁有些不好意思,赶快转移话题。「小姐,

饭后我可以陪你到魔法道具店看看。」

「咦?你不是说不明智吗?」薇儿有些好笑,明明是个不正经的人,却总装

出一副正经的样子。

「有些时候借助外力,是为了更好的提升自己。」耶鲁继续正经的说道。

「耶鲁,你知道吗?」薇儿朝前凑了凑,靠近桌子对面的耶鲁。

耶鲁坐正,等着薇儿的下文,却不经意间从薇儿的教袍衣领处瞄到春光。薇

儿双手撑桌,教袍的领口敞开一定角度。耶鲁坐正了身子,视线自然抬高,只是

微微一瞄便看到动人的景色。白皙的脖颈被领口深蓝色的纹饰映衬的更加诱人,

再往里一点就是分明的锁骨,顺着锁骨再再往里一点……耶鲁的心跳不由得快了

一分,两抹浑圆的弧线自中朝左右延伸出去,两抹弧线间的紧致皮肤更是夺人心

智。

这是不敬。耶鲁默念着圣光在上,却不舍得将视线移开一分。薇儿离的更近

了,耶鲁的视线穿过领口,清晰的看到少女两个初现规模的半球被内衣从下而上

托住。

薇儿没有注意到耶鲁的异样,只是桌子略宽,往前一点才可以方便的开一些

私下的玩笑。毕竟是一位见习骑士呢,两个人之间玩笑始终是两个人的。一旦掺

杂了外人,性质可就不一样了,这点相处之道,薇儿还是明白的。

「就是喜欢你这样明明不正经,却硬要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薇儿嬉笑的

说道,却看到耶鲁有些呆滞。随着耶鲁的视线低头看了看胸口,发现已被人瞧去

了春光。

「啊,你在看哪里???」这让她很是不满意。

「额。」偷瞄被当时人抓到,耶鲁尴尬极了,好在原本就不是个正经的人。

「小姐说笑了。吃好了的话,我们就去看看吧。」

「哼。」薇儿捂着胸口,气呼呼的等着耶鲁,耶鲁反倒泰然自若的端起桌上

的茶水。「喂,以后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是,小姐。」耶鲁放下杯子,偷瞄一眼薇儿仍然紧张捂着的胸口。「以后

不会了。」

「还看?挖你眼睛哦。」薇儿扬扬小拳头,连忙重新捂好胸口。

「是是是,不看了不看了。」耶鲁起身,无可奈何的说道:「虽然追求美是

每个人的权利,既然小姐这样要求,那么就听小姐的吧。」

「哼。」说道生气,那还真不至于,更多的应该是娇羞。女孩子的妙处被人

偷看,有羞恼的同时,也有得意,毕竟心上人艾尔对这里可是爱不释手。与此同

时,薇儿也感觉到最近内衣似乎有些紧小,这让薇儿有一些开心。这样的话艾尔

会不会更喜欢自己呢?偷悄悄捏了自己一把,啧,软软的手感好极了。

「带路。」得意起来的薇儿意气风发,刚才被耶鲁窥视的事情已被她抛在脑

后。

「好的,小姐。请跟我来。」耶鲁转过身,悄悄抹掉额头上的汗。

炼金是一门神奇的技艺。看似无关的几样东西,通过炼金师传承千年的公式

及算法按照一定比例调配,或灼烧、或冰冻,就会使其产生神奇的变化,比如伤

药。这个东西名字普通,但效果却一点也不普通。说到这个名字还确实有趣,自

物种诞生之初,争端一直不断。有争端自然会有伤亡,从参战的物种上来说,可

以上战场的战力虽是可再生资源,但需要时间。那些受了伤的战士,自然需要有

东西来缓解痛苦并加快伤势的回复。这就造成了医药的出现,随着争端规模不断

扩大,更是促进了他的发展与更新。

矮人似乎天生对技艺类有着与众不同的天赋。矮人一族里,有名号的锻造、

技艺、炼金大师有很多个。他们在次次的失败中总结出的经验,通过各种文献传

承至今,对大陆的医药行业做出的贡献着实不少。而医药只是炼金师庞大分支中

的其中一个,所以,医药炼金师也是众人所尊重的职业之一。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位矮人制药炼金师,在野外发掘各种可以制药的药材时,不幸被野兽偷袭致

伤。步履蹒跚的炼金师躲避野兽的追击,来到一处山谷。而那些野兽似乎在忌惮

着什么,不肯再接近。炼金师借此躲过一劫,凭借多年的制药经验,用野外发掘

来的植物等暂时止住了血。但止血并不能挽救他的生命,可这时他却发现,在山

谷的深处竟然有巨龙活动过的踪迹。要知道巨龙可是块宝啊,浑身上下所有的物

件都可以用来锻造或者制作一些魔法物品。

制药炼金师有幸在山谷里发现了巨龙的粪便,要知道这玩意儿比巨龙身上其

他东西的获取难度小很多。他虽没有巨龙粪便制药的经验,但此时无法顾忌太多。

无奈,将身上这次野外发掘来的那些看起来大概可以入药的物品凑了凑,自暴自

弃的和了和,和成一个比脸还大的团子,发愁的看了看张口就咬。要知道,第一

次制成的伤药可不和现在一样,现在的伤药优化了太多药材,也增加了本身就带

有奇香的橙香草。当时的伤药入口的口感极差,混杂了太多比骨头还要硬的植物

根茎,嚼在嘴里咯噔咯噔的响,还有一些质地稍软但无法轻易咬断的须叶拖在嘴

巴外面,还得把他们一根根的弄回嘴里。如果是吃食物的话,这个环节并不会让

人产生不适感,问题是这伤药的主要成分是巨龙粪便。那味道,哎呦。还没嚼几

口,腮帮子就酸的用不上劲。关于第一颗伤药的食药体验,文献上到这里就断了。

这个玩意儿没人命名,一来二去大家也都接受伤药这个名字了。

伤药虽然不好吃,但缓解伤势有着出奇的效果。配方方面主材相对简单,因

为主要原料就是巨龙的粪便。巨龙是一个神奇的物种,极爱干净,从来不在自己

的巢穴内排泄,所以这个主要的原材料获取难度相对来说还是很低的。难就难在

其他辅料的获取,天知道第一颗伤药究竟是怎么被制作出来的,现在的制药炼金

师改造了伤药的口感问题,但因此制药程序上也繁杂了许多,大小也从比脸大,

变成比馒头大,故而这玩意儿的价格极不便宜。

炼金体系里有很多分支,魔法道具也是其中一种。那些魔法道具里,有些东

西有着惊人的效果。有可以造成伤害的,也有可以起到防护效果的。而今天薇儿

和耶鲁要找的是可以有效改善冥想效果的相关道具,两人一路攀谈来到校外的魔

法道具商店。

这里琳琅满目,各种道具应有尽有。当然,明令禁止的道具,这里自然不会

售卖。薇儿是第一次来这里,白天总是见不到艾尔的身影,只有在睡前才能与心

上人在湖边依偎,她的生活也就只是在学院内。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奇形怪状

的道具总算是让她开了眼界。售卖员热心的为她们介绍起各式各样的道具。

「您瞧这个。制药炼金师的年度大作。快感增幅药剂,可以让您和您的爱侣

激情四射。」

「额。不是情侣?那没关系,您再看这个催眠怀表,不是情侣也可以很快变

成情侣。」

「哦?不需要这些?您稍等。」

「找到了,您看。当当当,本店镇店之宝。由本店常年合作的制器炼金师收

山之作——情欲控制器!只需对方一点毛发,就可以控制对方的欲望开关,厉害

吧。哈哈哈。」

「额。牧师大人,我们店可是正经的店铺。只是圣门西亚的学生们喜欢这些

小玩意儿,我以为你们也是来买这些的。冥想的辅助道具?有的有的,我找找看。

麻烦您再稍微等一下。」

「尊敬的牧师大人。您再瞧这个,由资深炼金师特意为冥想而制作的坐垫,

可以让您冥想的时候获得更舒适的体验。火山蛛丝做填充,再由独角兽皮悉心缝

制,久坐不陷,结实耐用。您瞧瞧这手感,坐在上面简直马上就能睡过去,不是,

是马上投入到冥想的状态中……哎,您别走呀。」

薇儿扭头就走,耶鲁苦笑着跟上。走出门外,耶鲁想了想返回店里买了报时

器转身出门。追上薇儿,将报时器送给她。这个小玩意儿的作用还是有的,价格

便宜制作简单,可以满足日常生活的各种需要。

两人一路无话,薇儿气呼呼的,耶鲁也不好说什么。就这样在教区分开,各

自开始下午的课程。

下午的课程,薇儿依然状态不佳。浑浑噩噩的结束了课程和晚饭,耶鲁告别,

薇儿一个人来到湖边。

********************************************************

年轻人对异性身体的渴求十分强烈,于是薇儿答应贝克每天傍晚都在这里幽

会。两人会聊些日常的生活,谈谈修习的进度,倾诉心中的情感。当然,少不了

接受贝克的探索。贝克愈发熟练,可以轻巧的挑逗起薇儿的渴望。两人拥抱接吻,

互相爱抚,薇儿每天晚上回到宿舍时底裤早已湿透,腿心附近的裤袜也难以幸免。

好在有教袍的下摆的遮掩,不会有暴漏的风险,薇儿也逐渐沉浸于贝克的爱抚,

不再拒绝心上人的更进一步的亲密要求。

某次生辰,不满足的贝克拉着薇儿去了旅店。羞答答的薇儿和急切的贝克终

于坦诚相见,两人在床上彼此交缠。面对红了眼的贝克,薇儿予取予求。就连贝

克挺着鸡巴抵住自己私处的时候,薇儿也没有任何犹豫,依然乖巧的将腿环在贝

克腰后轻轻摩挲。最后关头,贝克退却了,他用龟头磨了穴口几下,挺着鸡巴来

到薇儿脸前。

薇儿不解,当贝克提出用嘴巴抚慰肉棒的时候,薇儿同样没有任何犹豫。没

有在乎那是不是排泄的地方,也没有在乎有没有洗干净或者有什么异味,更没有

在乎自己的牧师身份以及用嘴去吃男人的下体代表着哪些深层次的含义。就像张

开双腿准备迎接贝克插入时一样,薇儿张开小嘴,温温柔柔的将火热的鸡巴吃进

嘴里。在贝克的指导下,薇儿艰难的让贝克嘴里在嘴里发射,并在他强烈的要求

下,将那股泛着异味的精液咽下肚子。

贝克发射后,满意的和薇儿依偎在一起。自此,每天晚上两人幽会时,薇儿

都会体贴的将贝克服侍一番。既然无法用身体来取悦贝克,那就在其他方面多多

补偿吧。通过肉棒的硬度,现在的薇儿已经可以猜得出,自己的心上人今天状态

如何。因为每天都享受薇儿的服侍,贝克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这样的频

率。当贝克疲软时,她会体贴的拖着贝克的睾丸袋子轻轻揉动,然后含着肉棒前

端,卷起舌头包裹龟头轻轻吸嗦;当贝克情绪高涨时,她会将肉棒全根含进,将

鼻子埋在贝克下体的毛发里,吸着心上人的体味,用自己的喉咙悸动的软肉来给

贝克非凡的体验的同时,一进一出的裹紧嘴唇的快速吞吐。当贝克颤抖着,点点

稀薄的精水从马眼中流出,薇儿会将肉棒深深含入,让龟头插进喉咙深处惬意的

发射。等不再有精液流出,薇儿会温柔的将残留的精液全部吸出吃进肚子。事后,

还会给贝克体贴的清理。贝克十分满意,薇儿也乐得取悦男友。

贝克有心结,他觉得在得到薇儿的身体之前,只有每天在薇儿的嘴里发射一

次,才可以宣扬自己对薇儿的权属。否则,他会焦躁的整夜睡不好觉。然而睡眠

质量不好的不只是贝克一人,还有薇儿。

两人的亲密接触让薇儿有些说不出的变化,变得更加妩媚动人,虽然薇儿只

愿意对贝克一人绽放全部的自己,但举手投足间释放出的娇媚,让那些偷看过两

人亲热的人们心颤不已。可能是爱情的滋润,也可能是异性之间的亲密举动带来

的影响。不过,没有真刀实枪的畅快释放,始终不是完整的水乳交融。贝克有乖

巧体贴的薇儿帮忙解决,而薇儿则是在一个又一个不上不下的夜晚中度过。薇儿

也曾用手指触摸腿心的娇嫩,但总感觉不应该这样,欲情被压抑下来,愈发盼望

傍晚与贝克的幽会。

尽管幽会的过程十分甜蜜,但贝克只知道自己发泄,不管不顾薇儿的感受。

只有在发射后,才会抱着薇儿说些甜蜜的话,薇儿爱听,但解决不了问题。每天

累计起来的迫切,在幽会时稍加缓解,但当夜深人静时,火热的曼妙躯体并不会

随着降低的温度冷却下来。就像江海,每天都会有各个河流汇入,人们的生活会

用掉一些,但总量却一直不停的累加。所以,薇儿做了春梦。

梦中似乎又回到了在学院湖边的第一天晚上,那时的贝克对自己的有着无限

的热情和渴望,而不像现在一样草草了事。薇儿尽情的向心上人展示着自己的身

体,全身上下每一处肌肤都留下爱人的唇印。就连羞人的私处,贝克都仔细的爱

抚并舔舐一番。积累了很久的欲望和诉求,在薇儿挺着小腹颤抖的涌出爱液时得

以稍稍释放。早晨醒来,薇儿呆呆的坐起,摸了摸腿间,留着湿潮的睡袍布料让

薇儿羞红了脸。薇儿揉了揉长发,管他呢,反正是梦里的对象是贝克,爽了再说。

这一天,薇儿神采奕奕的样子让耶鲁很是诧异。

过了几天,薇儿再次清晰的感觉到了来自小腹的悸动。这天入睡前薇儿仔细

沐浴,从新铺好床铺,并在腿间特意垫好布料。但从那次之后,春梦一直没有到

来。薇儿开始失眠,整夜辗转反侧,双腿夹着薄被难耐的磨蹭。她能有什么办法

呢?白天的课程可以稍稍转移注意力,可一到了晚上的约会,根本没灭下去的暗

火,经过贝克稍一撩拨,就会再次熊熊燃起。精神萎靡,心不在焉,白天的学习

状态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

湖是人工开凿的,湖水不深只到胸腹处,学院每年都会在此投下鱼种。按理

来说,这湖里的鱼儿除了每年固定迁巢途径的鸟类,再无其他天敌,理应长势喜

人。可现实就讽刺多了,不但鱼儿不多,每年快到投放期前,基本上见不到湖里

的鱼类生物。

薇儿一个人坐在长椅上索然无味的看着湖面。天色还早,有不少学生在周围

散步,他们尊敬的和薇儿打着招呼然后寒暄离去。之前这里鲜有人致,最近倒是

有不少人路过。

不久,一道身影靠近长椅无礼紧贴着薇儿坐下。薇儿一阵紧张,待看清来人

后放松了身体好方便对方抱住自己。

来人正是贝克,将薇儿揽进怀里,熟练的摸上她胸前的乳肉。薇儿警觉的看

了看四周,刚才还四处散步的人仿佛都很有眼色的离开了,于是挺直腰杆抓紧时

间享受心上人仅有的爱抚。乳尖快速挺立,或轻或重的揉捏薇儿受用极了。她的

身体已经逐渐适应这种节奏,也只有适应这为数不多的爱抚,才能有效的缓解身

体的渴望。一只嫩乳在贝克手里变幻着形状,硬起的乳尖也时不时的被贝克的指

头蹭磨,这一点似有似无的接触,让薇儿更加难耐。想让他更多爱护敏感的乳尖,

却羞的说不出口。身子被贝克摸得发软,嘴里有些干,微微开启希望贝克可以用

力的亲吻自己。媚眼上瞄,却发现贝克已经抬腰褪下了长裤,露出软塌塌的皮管

子。

果然,没有亲吻,没有更多的爱抚。贝克的手已经放在薇儿的脑后,将她按

向自己的腿间。悠悠的暗叹一声,薇儿用舌头湿润了嘴唇,失望的将皮管子吃进

嘴里。有些腥酸,有些涩苦,就像是此时薇儿的心一样。她斜依在长椅上,趴伏

在贝克腿间,修长的美腿一只搭在椅面一只垂落在地,这样的姿势稍微好受一点。

教袍里浑圆的胸部没有了揉捏的手,硬挺的乳尖仍孤零零的立着,再揉一下哪怕

就一下,那该多好?可惜,贝克只顾着享受薇儿的口舌,一手在薇儿的脑后时时

深按,一手却贪心的撩起薇儿耳侧垂下的长发。惬意的欣赏着众人眼中的美少女

牧师,小嘴吸含着自己排泄器官的美艳画面。

肉棒已稍稍立起,斜着杵在薇儿口腔里,好在不长不硬,这让薇儿不是太难

过。缩紧小嘴嗦吸龟头,小手握着棒身上下撸动,稍稍侧脸给贝克一个妩媚的眼

神,好让他更加兴奋。贝克果然十分满意,肉棒又是硬起几分,薇儿大口小口的

吃着,托起稀松的睾丸袋子轻轻揉动,脑袋用力将肉棒吃的更深。快了吧?再多

吃几下,快射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抓上自己的胸,这次会摸几下呢?会不会多摸自

己一会儿?薇儿胡思乱想着,将肉棒吃的咕唧作响。肉棒似乎美味无比,如此画

面,她也情动的厉害,底裤早已被爱液侵湿。

终于,贝克开始挺腰,好让肉棒更加深入。薇儿感觉到心上人的变化,小手

撸动的更加快速,嘴里的肉棒涨到极致又硬又粗。香唇缩紧紧贴着棒身上下游划,

灵巧的小舌紧紧绕着火热的龟头打转。贝克开始颤抖,无意识的猛抖腰部,伴随

着挺抖,一股一股稀薄的精水流进薇儿嘴里。

体贴的轻轻撸动,将肉帮里残存的精液挤出吃下,薇儿将肉管子吐出,迷恋

着看着不时跳动的肉棒,幻想着它最硬最粗的时候在自己私处进出的画面。贝克

仰躺在靠背上喘着粗气,舒爽极了,两臂展开搭住扶手和椅背。薇儿仍趴伏在贝

克腿间,轻吻已经缩小而遍布着细细皱纹的龟头,一只大手摸在自己屁股上。薇

儿翘高臀部,享受着大手在自己臀肉上的爱抚。那只手可真会摸,轻揉的时候还

不时的隔着教袍布料试图顺着臀缝往前深入。粉臀轻摇,还特意压低腰肢好让大

手顺着臀缝往前深入腿间。

薇儿眯着眼睛含着龟头,受用的直哼哼,水份再次从子宫中溢出。贝克不解

薇儿的反应,「发骚呢?这屁股翘的。」

「讨厌。」薇儿羞得满脸通红,直起身子一双俏目似乎滴的出水来。贝克依

然保持着双手搭在长椅的姿势,伸展了身体才伸回手整理自己的长裤。一番整理,

低头在薇儿红润的脸蛋上亲了一下,敷衍的揉了揉薇儿的乳肉。「我回去了,你

也回去吧。」撂了句话径自离开。

薇儿怅然若失的在长椅上坐着回神。良久,摇摇脑袋整理了衣服起身离开。

看来艾尔还是很在意自己的感受呢,一路蹦跳,小姑娘兴致很高,看来屁股被摸

的很是舒服。只是几下,盈翘的屁股肉都酥麻麻的,小姑娘欢快的跑回宿舍准备

沐浴休息。唔,又学到了一种摸法,今天做好准备,一定要做个好好的梦。

看着两人先后离去,长椅的周围显现出一些身影。和往常不同,以往相熟的

几人会各自讨论着薇儿大人是如何娇媚,如何美艳,如何骚浪,可今天,每个人

都沉默着。彼此交换着视线,各自离开。离开了湖边很久,之前交流心得过心得

两人这才开始小声交谈。

「学长,我们……被发现了吗?」

「额,应该是的。」

「那为什么不揭穿我们呢?」

「唔……不知道。」

「学长,很厉害吗?」

「嗯……那个人……隐匿身形的方法闻所未闻。可以悄无声息的摸上去,不

是刺客的潜行,也不是弓手的伪装。」

「薇儿大人会不会有危险?」

「……」

*******************************************************

是夜,微凉。夜间的温度略微降低,刚刚沐浴过的薇儿躺在床铺上,青春的

身体上还留着些未擦干的水珠,水分蒸发带走的热量依然降不下身体的火热。同

屋的几个少女都已睡着,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安静的宿舍里不时的响起几声

细鼾。隔壁宿舍似乎有人在打闹,楼廊里有人走动,薇儿很困了但还是睡不着,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迷迷糊糊的揉着自己的胸部,幻想是心上人摸着自

己。可惜,越摸却越清醒。累积起来的欲火,只是简单的揉了几下胸部,小腹传

来阵阵暖意,穴口已经挤出浪水。小嘴轻启微微喘着气,只摸胸部已经满足不了

她了。另一只手主动的伸入腿间,在穴口来回滑动几下,却换来更多的浪水溢出。

手指夹捏肥沃的穴唇,乳尖也由另一只手爱护,阵阵美意涌上心头。薇儿咬着嘴

唇,难耐的娇哼,手指不受控制的试着分开穴唇朝里面进发。滑腻温热的穴肉暴

漏在空气中,害羞的缩起阻挡手指的进入。

薇儿小脸埋进枕头,将腿前跨搭在薄被上,手指仍然频繁朝着穴口处试探。

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对的。薇儿告诉自己,贝克是自己的心上人,

自己的身体只有贝克才有资格去深入。可是这样好美啊,好想被贝克亲吻,好想

被贝克抚摸,好想让贝克揉捏自己的胸部,好想让贝克触碰自己的私处。薇儿羞

于自己竟然会产生这样孟浪的想法,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只知道手指

每向穴里深入一份,自己的心跳就会乱掉一拍。如果将手指左右轻轻搅动,快乐

的体验就会不受的控制的从嘴里哼出声。

薇儿浪坏了,只是那么一搅,自己就叫出羞人的声音。赶快算了吧,太羞人

了。薇儿决定,再摸一下,就一下。然后就老老实实的乖乖睡觉,明天晚上和贝

克的约会,等他发射的时候让他再摸摸自己好了。指头朝着膣肉按了一下,薇儿

美的一阵抽动,于是薇儿又贪心的按了好几下,这才准备收手结束。

指头回翘,轻轻从黏滑的膣肉上磨过,突然指头碰到了一处柔软的肉团。这

一碰,薇儿直接身体僵硬吊起白眼,口水都从嘴角流出。花心乱颤,一波一波的

浪水随着子宫的收缩,流湿了小手。不管了不管了,银牙一咬,芳心一横。只要

不破了身子就不算对不起贝克,只要不破了身子就不算亵渎信仰,只是摸摸自己

而已,洗澡的时候同样会碰到,算不得数,算不得数。

心意已决,薇儿果断的用指头扣上肉团。「啊……」薇儿弓起身子,酥麻的

电流一阵一阵的从穴里涌向全身,脚上的玉指用劲扣向脚掌,双腿暗劲交叠死命

的夹住手臂不让她再动,可是手指却不受控制的在肉团上轻点几下。薇儿好像来

到一处寂静无声的空间,四周只有一望无尽的白。初时无声,转瞬间似有无数的

白鸟飞过,蒲扇着翅膀腾空而起。薇儿大脑一阵空白小腹快速挺抖,连忙将手指

抽回一截只剩前端还泡在穴里,以免抖动时会蹭到肉团。此时的薇儿随着不由自

主的颤抖收缩四肢,抱成一团,穴肉紧紧夹住手指不不停的缩紧裹吸。

风消雨歇,白鸟终于远去,薇儿蜷缩成团子一动不动。全身遍布着细汗,这

一番惊天动地的高潮让她心中燃烧着的大火稍稍减退了几分。薇儿调整着呼吸,

体会着风雨过后周身的酸软和酥麻。好累啊,困意渐渐袭上,随手扯过腿间的薄

被盖上,薇儿红着脸闭上眼睛。

渐渐的气息悠扬,此时的温度正适合酣眠。整个学院似乎都沉沉睡去,只有

学院的巡防人员在学院里定时巡逻。此时巡逻时间已过,再无任何动静,静极了。

虽然有了之前畅快的高潮泻火,但薇儿体内积累起的欲火可不是一天两天的

造成的。半睡半醒间,她好像来到一处旅店。进了旅店,大厅寂静无人,只有吧

台内有人员值守,沉默的值守人员打着手势引领她来到楼上的房间。房门打开,

薇儿进入,没有注意到房门正中挂着的07号木牌。房间里贝克早已等待多时,

朝她伸出了手。

薇儿缓步来到爱人身边,美目仔细的看着爱人将自己身上的教袍一一褪下。

青春的躯体暴漏在空气中,薇儿被贝克放倒在柔软的床铺上,火热的小腿触碰到

大床四周冰凉的扶手让她打了个机灵。薇儿有些诧异,但很快抛之脑后,因为贝

克已经压了上来。

四唇交叠,两舌缠绕,彼此的津液交换,两人吻得又湿又热。薇儿情动的双

手揽住来人按向自己,她睁着眼睛,她要仔细的看着爱人是如何爱护自己。这些

动作,这些姿势,她都要记在脑海里,等下次欲望无可压制的时候,做梦来宽慰

自己。

果然,贝克没有让她失望。收回舌头,啄了几下薇儿嘴唇,来到颈间。火热

的嘴唇让薇儿高高的仰起脑袋,湿热的舌头在脖颈游走,流转几次攀上耳边,炙

热的气息穿过耳道,薇儿感觉整个身体都酥了,粉臀轻摇,难耐的哼出声。已经

变得浑圆的乳房被贝克捉住,似乎内心的渴求被贝克猜中。大手握住嫩乳,拇指

与食指间的虎口刚好卡住乳头,大手抓捏,粗糙的虎口夹着乳尖,似乎有电流噼

啪闪过。

臀下的床铺已被爱液流湿,薇儿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稍稍触碰就会湿

的一塌糊涂,她甚至在想,继续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缺水?容不得她多想,耳边

已传来恐怖声音,啧啧声咂嘴声吞咽声比早晨的起床铃还要厉害。薇儿缩着脑袋

想要逃避,却被贝克大嘴含住耳廓耳垂和耳背,舌头打了几圈,没用的薇儿就开

始猛挺小腹。急切的将抱住贝克,将火热的躯体用力贴紧他。贝克体贴的抚着薇

儿的长发,指尖不住的在她身上上下游移,胸上、腰上、臀上,薇儿怕痒,扭动

身体试图躲避,却被一根硬物顶住小腹。

薇儿一看,一根火热的棒子杀气腾腾,她从未见过贝克竟会对她如此渴望。

眼波流转,抬头刚要索吻,贝克颇有默契的已经吻上,嘴上被吻着,胸上被或轻

或重的摸捏,薇儿美极了。小手主动握上贝克的肉棒,炙热的温度和似乎能戳破

一切的硬度让她迷乱的伸出香舌和贝克缠在一起。轻轻撸动,火热的棒子激动的

弹跳试图挣开她的把控,薇儿退回脑袋,迷醉的看着手中的肉棒。浓烈的雄性气

息让她头晕目眩,这样的规模,她有些害怕。贝克将手穿进长发,薇儿像小猫一

样眯着眼睛磨蹭着大手。收到贝克的鼓励,薇儿下定决心,将小脸贴上粗长的肉

棒。火热的温度让她有些口干舌燥,张开小嘴努力含住龟头。硕大的龟头进入口

腔,她的舌头没有了空间只好紧紧贴住进入的异物。

贝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但吃都吃进嘴里了,这次贝克摸了自己那么多,

应该努力取悦他才是。薇儿不再多想,专心的对付面前的肉棒。紫红色的龟头在

嫩红的唇间时隐时现,薇儿努力想要吃进去更多,却无法做到。嘴唇刚刚包住龟

菱,龟头就已经顶住喉咙,薇儿有些难过,但她依然决定要取悦肉棒的主人。调

整了一下呼吸,跪直身子,以倾斜的角度让肉棒斜插进来。强烈的呕吐感一直涌

上,口水眼泪也争相流出。正当薇儿依然要努力吃下的时候,肉棒却撤了出去。

贝克抬起薇儿的小脸,温柔的啄去眼泪和口水。薇儿一直以来委屈的心情,此刻

得以安慰。

柔软的身子被贝克轻轻放到,诱人的长腿被贝克轻柔分开,圣洁的少女私处

毫无保留绽放给面前的人。薇儿满怀羞涩,粉臀轻摇,她还是不习惯心上人仔细

的盯着自己的羞处。贝克趴伏下来,薇儿不知她要作何,正胡思乱想之际,敏感

【好文】【破晓圣歌】第三章 那么孤单

的穴唇被一条湿热之物划过。

「哦……」薇儿连忙抬起上身。却见贝克正伸着舌头在自己穴口处游划。

「不要,那里脏。哦……好奇怪,哦……不要啦。哦。」

小手无力的搭在贝克头顶,似乎是在推阻,但却没有一点力气。薇儿全身软

的用不上一点劲儿,那条灵活的舌头不停的朝着穴里钻刺。贝克从来不会这样的?

今天怎么会?是梦吗?可这梦也太真实了。一边抗拒,一边却将双腿分的更开;

一边推阻,一边却挺起小穴好让舌头更加深入。舌头划过穴口处的粉色嫩肉,薇

儿又羞又美。想开口阻止贝克,又想告诉贝克自己的愉悦快感,少女复杂切矛盾

的心思这一刻充分的体现。

薇儿爱液丰沛,很快,贝克的脸颊也是一片水光。用手分开肥厚的穴唇,灵

活的舌头卷成卷深入膣腔,一刺一抽,薇儿只剩下咿咿呀呀的娇哼。贝克吃够了

美穴,直起身子压上薇儿。薇儿感激的抱住贝克主动吻上,毫不介意的将自己的

水份吃的满口都是。

贝克摆好跪趴的姿势,这样不会压得薇儿太过辛苦。火热的龟头顺势顶进薇

儿腿间,又来到了这个环节。薇儿心甘情愿的分开双腿盘在贝克腰后,主动将少

女的小穴送给男人的肉棒。薇儿挺起小腹,闭合的肉唇被龟头分开。

「哦……」眯起眼睛,爱恋的看着贝克的面容。抬起的小腹被龟头刺入,酸

的厉害,没用的摔回床上。

贝克将薇儿面前散乱的长发别至她精巧的耳后,细细的欣赏薇儿娟秀的面容。

随着粗腰的缓缓前进,龟头点点深入,薇儿的表情由妩媚变为皱眉。龟头缓缓退

出,皱起的秀美渐渐舒缓。来回几次,秀美不再紧皱,眼中的刘波却更加显眼。

薇儿一脸媚笑,龟头撑开穴口点点深入最为解渴,一直以来的情欲积累,这样的

亲热对她来说才是她想要的。美美的窝在柔软的床铺,享受着心上人的层层耕耘。

薇儿骚水丰富天赋惊人,只不过是几次试探,她已经可以完整的将贝克硕大的火

热龟头吃下。穴口的粉红嫩肉被肉棒撑满涨成嫣红,龟菱宽厚撑起窄穴,寸寸向

前抵住一道透明的软膜。

薇儿美的脸上挂着满足的浪笑,既然已经到了这步,心上人插都插进来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他无论想做什么,自己都是他的,遵从就好。谁知贝克不再

向前,反倒退去。退至穴口,再次插入抵至肉膜,短窄的腔道前端被龟头层层剐

蹭,虽没有真的插入,也让薇儿十分过瘾。

贝克前后出入,敏感的龟头被穴口又包又夹十分酥爽。不过他志不在此,抬

起身子,一手捉住已经可以开始摇动的乳肉揉捏,一手按住小腹。拇指在两人交

合处沾了粘薇儿的淫水,准确的按在稀疏毛发间,两片肥厚阴唇的交汇点。这里

有一道开关,轻轻按撵,薇儿果然不受控制的缩紧纤腰,猛挺紧缩的小穴。随着

薇儿动作,那道肉膜被龟头深深嵌入,隐隐有了裂痕。

薇儿浪坏了,臀下湿湿的床铺有些凉意。穴里的肉棒已经退去,在自己脸前

杵着。贝克快速的撸着肉棒,腥红的龟头直指薇儿俏脸。薇儿软的厉害,不然肯

定会张口含住。伴随着贝克喉间的呜咽,贝克骑上薇儿胸口,双手放开肉棒抬起

薇儿脑袋。薇儿果然乖巧的张嘴吃住,火热腥臭的精液一股一股打进薇儿口腔。

粘稠的精液,薇儿努力的大口吞咽,才没有浪费全部吃进肚子。贝克射完,将薇

儿的小嘴当做小穴一样前后抽送两下这才退出,喘着粗气坐在薇儿旁边。

薇儿扭过身子,长腿舒爽的交叠,迷恋的看着这个带给她无限快感的肉棒。

贝克又伸手摸上薇儿酥胸,薇儿将胳膊移开,将乳肉呈给贝克。贝克满意的笑了

笑,垂首在薇儿耳边。薇儿怕痒,吃吃的浪笑着。

「你真美。」

此时得到心上人的称赞,格外受用。感觉到贝克的视线不住的在身上游弋,

薇儿伸展身子好让心上看的更多。圆润坚实的胸部,粉色幼嫩的小小乳尖,纤细

紧致的小腹,挺翘饱满的臀肉,结实修长的美腿,精致小巧的玉足,这些都是难

得一见的美景。

「美好的事物,要学会分享。」

薇儿沉浸在心上人时候的爱抚,这句话的含义她懂,但她不懂此时说这句话

的用意。欲火退去,她似乎觉得心上人的声音好像不对。

果然,薇儿心思敏捷,从开始到结束,贝克只说了两句话。连忙坐起抄起薄

被挡在身前,警惕的看着面前的贝克。

贝克温柔的笑了笑,脸上的五官逐渐模糊,变成另外一张薇儿从没见过的脸。

薇儿大惊,正要喊叫,陌生男人却渐渐消去身型直至不见。哪里有旅店?哪里有

大床?还在自己的宿舍!看着脚边的金属扶手,薇儿彻底清醒过来,旅店的大床

怎么会有扶手?

薇儿警惕的将权杖握在手里,狐疑的环视着宿舍。大家还在安稳的睡着,没

有人注意到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待到确定男人离开,薇儿连忙查看腿间,

没有血迹,只有湿的一塌糊涂的阴唇和毛发,以及乱的不像样子的床铺,嘴里隐

约还有着黏黏的牵丝以及喉间异样的粘稠感。

薇儿迷茫的抱膝坐在床上。怎么办?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贝克知道了怎

么办?会不会不要自己?宿舍的人们为什么一直沉睡?她们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男人为什么会找上自己?为什么会对自己做出这样

的事?他不知道自己的牧师身份吗?不知道亵渎神使会有怎样的惩罚?为什么?

怎么办?无数的问题在薇儿脑袋中盘旋,瘦弱的薇儿抱紧自己陷入黎明前的黑暗。

远方的地平线,无数的光线似乎无法短时冲破这无尽的黑夜,将光明带向世间。

还有。他是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