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好文】【不断樱】(26)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3次

【不断樱】(26)

(二六)未妨惆怅是清狂

“江老师早上好。”

“唐老师好……”

Z高中教学楼的走廊上,两个夹着教材的靓丽大美女互相点点头致意,又相

向着匆匆走向各自的班级,只在走廊上留下淡淡的馨香。

铃声已经响过,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

现在各个学校都在死抓升学率,昭仪作为毕业班的班主任,年年的先进,肩

上的担子何尝有片刻轻松过。

刚才走廊上和她打招呼的,是Z中教英语的唐婉,昭仪的好姐妹。她们两个,

人称“Z中双壁”,无论是业务还是长相,在z市的教育系统,可都是数一数二

的名人。

不过这两个大美人,在Z中贾校长的眼里,却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透过校

【好文】【不断樱】(26)

长室的玻璃窗,看着这两个美人匆匆走过,鼻端依稀又传来似兰似麝的幽香,不

知道为什么,贾校长在心底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两个骚货!”

贾校长在大班椅上扭扭屁股,“什么时候能把这两个婊子给上了……”一边

幻想着,贾校长一边摇摇头。

尽管垂涎已久,但这两个大美人,一个是堂堂的训导主任,业务尖子,出了

名的冰霜美人;还有一个是堂堂的局长夫人,顶头上司的娇妻,这两个,对贾校

长来说,都好是女神一般高不可攀,只能在想象里意淫一番而已。

何况,他家里还有一个日渐肥硕的母老虎在时刻虎视眈眈,注视着他的一举

一动呢。

还是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贾校长的春秋梦,拿起听筒,他的身子就立刻躬了

下来,谄媚地笑了起来。

“汪局您好,我是贾敬啊……”

“嗯,老贾啊,你们那个申请基建的报告我看了,还有几个问题啊……”

“哦,汪局长,您请指示……”

“嗯,是这样……”

听筒里的声音低了下去,从窗外边看,也只能看见贾校长对着空气在不断地

点头哈腰,连连称是的样子,让我们不禁要问,这个汪局长到底是谁?他和贾敬

此刻在说什么呢?

汪韶华,Z市教育局长,42岁,因为曾经任某高官的秘书,据说手眼通天,

是Z市官场上炙手可热的人物。

他此刻和贾敬密谈的,就是Z高中申请在开发区黄金地块新办校区的事情。

作为一所百年历史的名校,Z高中招生一直是千军万马独木桥式的惨烈,这

几年,提倡教育拉动消费,鼓励合资、民办、公助等等形式的办学,Z高中这块

金字招牌,自然就是成了摇钱树。

干脆扩大招生规模,趁此机会大捞一笔。

精明的贾校长就想到了以Z中的招牌,来个引资合资办学。

既然办学,首先要建校区,新校区的选址,就在z市东部郊区那块荒地上,

又偏又远,鬼也不去的地方。

这样对有家有业的教师们来说,一下在离开繁华都市,搬去那种公交也不到

达的地方上班,光花在路上的时间,每天就要两三个小时,简直就是个折腾嘛。

于是一片哗然,到处反对之声,任谁,也不愿意去。

别人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可贾校长知道,现在的荒地,是Z市规划中的开发

区核心地带,那时候,即使不招生,那地价……

这消息就是汪韶华透露的,选址也是汪局长的主意。

这等好事,汪局长自然不会白白的给了贾敬,汪局长的唯一要求就是:既然

合资办学,股份算我一个,新学校的董事嘛,让唐婉担当就是了。

唐婉,就是刚才提到的唐老师,Z中英语教师,教育局长汪韶华的妻子。

乍一听到这个要求,贾敬起先吃了一惊,很快就明白过来,人家汪局长这是

一箭双雕,现在外面都传说下一届市领导班子调整,汪局长的呼声可是很高,这

个紧要关头,让自己的漂亮老婆去偏远地区支教,无疑可捞不少印象分。

何况,唐婉的能力,也确实能够胜任。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新学校就叫Z中实验学校,另外为了增强新学校的实

力,Z中特配了两名骨干尖子老师唐婉、江昭仪到新校区任教,新校区的日常工

作,由唐婉老师主持。

“江老师,你是老教师了,年年的先进,这个事,你也要带个头,给那些年

轻教师做个表率啊……”这是贾敬会议结束时对昭仪说的话。

看着贾敬那张满面红光的脸,昭仪还能说什么呢,何况,自己的好姊妹唐婉

也去,人家可是堂堂的大局长夫人呢。

********************************

开完会,昭仪回到家里,已经是九点钟了,打开门,晕黄的灯光洒了过来,

还有爱子关切的目光。

“妈妈,回来了……”江南边招呼着,边迎了过来。

“宝贝……”,一见爱子伟岸的身躯迎了过来,昭仪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就软

了,满身的疲倦化作了一腔的柔情,她的身子几乎是扑倒在爱子的怀里,手臂已

经缠上了爱子的脖子,她鲜红的嘴唇也微微张开,索求着儿子的热吻。

江南一手把妈妈抱在怀里,同时后脚一挑,房门已经被关上,接着,母子俩

的嘴唇就合在了一起,丁香小舌被儿子又逗又弄,弄得昭仪气喘吁吁,坏小子才

促狭的松了口气。

这是每天的定例了,每天早上出门,母子俩要热吻上半天,每每几乎误了上

课,现在晚上在家,母子更是如胶似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又要给毕业班加料了?”坏小子还是那种轻松

的口气问。

昭仪的心里却是想到刚才会议上贾敬宣布的决定,不由得满腹怨气:“两人

的世界,暖暖的被窝,睡觉时,这坏小子每晚都要人家脱得光光的,给他看、给

他玩,还不够,每次还都要把人家那个小豆豆的包皮剥开了,说是要露珠给他看

……我也真是的,真是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小冤家了……下周要是到了那鬼地方去

上班,每天住校,一周才能见到宝贝一次,让人家怎么受得了?坏小子一个人在

家,生活上又怎么办……”

昭仪还在胡思乱想,江南却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轻轻地又把她搂进了

怀里,嘴唇在昭仪的脸颊上吻了几下,又凑到她的耳边:“妈妈,想什么呢”

“唉……”昭仪轻叹了一声。“学校里今天开会,下周开始,我要到新校区

工作了……”

“啊?”听到这个消息,江南不由愣了一下,现在的生活状态。对他们母子

来说,简直是再理想不过了,每晚完成例行的学业后,最大的享受,就是钻进那

已经被妈妈光光的胴体温得暖暖的被窝了,但现在妈妈工作突然变动,这消息难

怪一下子让江南吃惊。

“还有谁也去新校区上班啊?”

“唐婉老师也去……”

一听说唐婉也要到新校区上班,江南的心里一动,堂堂市教育局长的太太也

要去那种偏僻的地方,这种外人看来近似发配的举动,确实难让人理解。

江南不由得想:“这里面有什么内幕呢?也许得找蓉姐问问看……”

*****

十点的钟声一敲过,江南就蹑手蹑脚的上了床,这是他固定不变的作息时间。

之所以蹑手蹑脚的,他是怕惊醒已经在床上早睡的妈妈,每天昭仪要赶早班车去

上班,不敢太晚睡。

可是刚一钻进被窝,一股似兰似麝的热气就涌了过来,跟着一个光溜溜的身

子就拱进了了江南的怀里,没有任何语言,母子两个人的嘴唇就凑在了一起,纠

缠起来。

“妈妈,还没睡?”

江南悄声地说着,右手已经一路向下,在女人高耸的乳峰稍作停留,又穿过

黑森林,在那蜜处轻拢慢捻抹复挑地不老实起来。

“坏宝贝,想你嘛……”,昭仪稍微转侧了下身体,腿又开了些,好让儿子

更方便些。自从那晚之后,这个女人的心已经完全被儿子占据了,儿子那年轻玉

棒的活力与勇猛,让这个女人迷醉,而母子乱伦的背德感,又让情欲的快感放大

了无数倍。

“要是早就和儿子在一起就好了,浪费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昭仪这

样想着。

只是作为母亲的残存的羞耻感,让她还不敢更主动地去向儿子求欢。

每晚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再在温暖的被窝里脱得光光的等着儿子,是昭仪

只能采取的行动。

在被窝里等着儿子的那一刻,对昭仪来说,是最难捱的了:“儿子就是国王,

我就是宠妃,等着国王的临幸……”

江南的手指轻车熟路,轻分开那两片柔腻的花瓣,先在桃源洞里出入了几回,

让昭仪不由得呻吟出声,可是女人激荡的心还没有平复,那具有魔力的手指又移

到了花瓣的上端接合处,围着那小突起绕起圈来。

爱子的每一个动作,昭仪何尝不能感受到。此刻爱子的手指故意在蒂儿边逡

巡,让昭仪又羞又恼:这个坏小子!又要把人家的包皮给剥开了。

儿子的这一招现在已经成了必然,每次都要这样,还说是什么“露凉轻点缀,

娇红珍珠袂。”

一想到自己那藏在深闺、珠圆玉润的阴蒂儿要被儿子剥开包皮,生生地暴露

出来给他看给他玩,昭仪就羞得恨不能有个地洞钻下去,可是又无可奈何。

坏东西!

昭仪心底里娇嗔地叹了一声,所有的思绪都情不自禁,被儿子那富有魔力的

手指吸引过去了:坏小子的一只手正轻拉住那已经春心勃发的蒂头,另一只手捻

住那小小的包皮往根部轻剥,随着爱子的动作,昭仪感到蒂儿一阵微凉,心里知

道:又被露珠了……

“唔……”,女人忍不住一声娇吟,昭仪唯一能做的,就是奉上香唇,和爱

子紧紧的吻在一起。

女人的心里面又害羞,也有欣喜:“只要宝贝喜欢,随便做什么我都愿意…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