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天生我材必有用二】(509-510)(张宁的新计划)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0次

【天生我材必有用二】(509-510)(张宁的新计划)

509

一大早起来,田卫兰就开始细心的装扮自己,本来她是没这样的心思的,自

从和丈夫离婚以后,她的心就死了。可前两天遇到自己的表姐,在田卫兰的心里

产生了强烈的震憾,表姐比自己大了四岁,可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自己长

的也不差,为什么不能想表姐一样呢?所以田卫兰也开始注重起自己的装扮来。

田恬看到母亲在精心打扮着便问道:“妈,你今天要出去吗?”

“嗯,昨天晚饭的时候不是说了吗,今天要陪你表姨给你外公扫墓。”田卫

兰一边梳理的头发一边说道。

田恬说道:“哦,我都忘了,表姨今天就去杭州了吗?”

“是啊,小恬,你怎么了,昨天晚饭的时候你可也在的啊。”

田恬想起昨天晚上跟心仪的男生一起吃晚饭的快乐时光,脸上升起了朵朵红

云。“没什么啊,我没在意嘛。妈,我上学去了。”说着田恬就出门去了。

夏紫芝站在舅舅的墓前,眼睛有些湿润,在她记忆中,舅舅是唯一教导过的

她的长辈,在那艰难的岁月中,舅舅却一直如父亲般呵护着她。可少女时的夏紫

芝却不能理解舅舅对她的关爱,心里一直很恨舅舅,等到她长大了,才明白那时

的舅舅是多么的不容易。想到这儿,夏紫芝眼中流下两行清泪,喃喃的说道:

“舅舅,紫芝不孝,未能早些来看望你。”

父亲去世那么多年,田卫兰已经不再悲伤,可看到表姐的样子,田卫兰心头

也酸酸的。她扶着夏紫芝说道:“表姐,我爸爸知道你来看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姐妹俩将鲜花摆放好,离开了墓园。

自从小男人陪着夏紫芝离开上海后,九星公司内部又就与TI公司合作的事情

讨论了几回。这天张宁打电话给小男人,询问夏紫芝的事情,得知夏紫芝星期四

下午去杭州,张宁便先打个电话给她父亲。没想到张翠山也正要打电话给女儿,

张宁听说父亲有事找她便问道:“爸爸,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张翠山说道:“小宁,你最近有空吗?回家来一趟吧。我些事情我想跟你商

讨一下,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对了小晴她有空吗?有空的话也一快过来。”

“爸爸,表姐她身体不太方便,我回去就好了,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说。”

“哦,小宁有什么事情啊?”

“有个英国投资公司的老总,是小新的一个朋友,要在国内找合作伙伴。小

新向她推荐了九星公司,她是杭州人,明天她会去杭州,我想介绍她和你认识一

下。”

当天下午,张宁便跟表姐说明了情况。许晴问道:“姑父叫你回去有什么重

要的事情?要不要我也过去一趟?”

“不用了,表姐,你现在肚子这么大了,还是少跑远路。我爸只是叫我回去

商量一些事情,可能他有什么重大项目,让我回去给他一起意见吧。”

“那好吧,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小新他会去杭州吗?”

“我叫他星期六过去,这两天他还在上课,听小新说夏紫芝给他的那个公益

基金会捐了三百万。”张宁对许晴说道。

“是吗?”许晴明白表妹跟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笑着对张宁说道:“我看

那夏紫芝就想【好文】【天生我材必有用二】(509-510)(张宁的新计划)给那个学校捐点钱吧,或许她看中了小新的基金会,让小新帮着管

理一下她的捐款吧。小宁,你是不是怀疑夏紫芝跟小新的关系啊?”

张宁嗯了一声说道:“表姐,我总觉得夏紫芝对小新有些太好了,完全不像

一个在英国呆了二十多年的商人。”

许晴说道:“或许她把小新当成了她的孩子吧,小鬼那么讨女人喜欢,夏紫

芝喜欢他也是再正常不过了,我相信她只是把小新当成她的孩子来看了。”

“但愿如此吧,表姐,我先回去了。你要注意休息,有事就多多交给小怡处

理好了。你现在怀得可是叶家的长子,要多注意才好。”

“我会注意的。小宁,你去吧,路上小心些,见了姑姑姑父代我问声好。”

张翠山今天去市里开了一个会,有一家国有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濒临倒闭,

可这家公司规模挺大,如果倒闭的话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么多工人一下子失业

可是件麻烦事情,所以市里希望有实力的公司和民营企业家能接手这家公司。张

翠山作为杭州最成功的民营企业家之一,当然是市政府的优先考虑对象了。只是

张翠山有心把事业交给女儿,对于扩大自己的生意兴趣倒不是很大,现在女儿有

了男朋友,张翠山想着如何交了权,趟自己还年轻好出去玩玩,没想到又遇上了

这样的事情。

本来张翠山是想拒绝的,可又怕这样得罪了市政府,毕竟还要在人家地盘上

做生意,跟政府关系弄僵了,那可是生意人的大忌。张翠山只好硬着头皮去开会

了,没想到会上一介绍,张翠山觉得这家公司并非一无是处,只是背景太复杂,

就想叫女儿回来商量商量。女儿在上海这几年,见识得多了,又有方小怡这样的

好朋友,张翠山以后的公司还是要交给女儿的,所以想听听女儿的意见了。

“妈,爸爸呢,他这么急着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啊?”门一开,张宁便问母

亲。许景玉说道:“你爸今天上午开了个会,今天中午才回来,说遇上了件难事,

叫你回来商量一下。许晴呢,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表姐她身子不方便,我没让她过来。爸爸呢?”

“在书房,你快去吧。”许景玉对女儿说道。

“爸爸,你遇上什么事情了啊?”张宁见父亲一脸严肃。

“小宁,你回来啦,快过来坐。”张翠山把女儿叫到跟前,把今天上午去市

政府开的会大致地说一遍。

“爸爸,你说这是一家钢丝制品公司?主要产品是什么啊?”

“这家丰元公司是做钢帘线的,就是轮胎用的骨架材料。”

“那爸爸为什么发愁啊?如果不想接手这家公司,那就推掉就好了。”

“小宁啊,这不是想推就能推掉的,就算我们没一点心思去接手丰元公司也

不能就这样推出去,至少也要做做样子,评估评估,要不然我们就这样推掉了,

会得罪很多人,对我们自己的公司可不好。”

“那我们就做做样子,最后告诉市政府,这个公司我们实在是吃不下。”

“小宁,我仔细了解了一下丰元公司,如果接下它,有好处也有坏处。这丰

元公司时间不长,厂里的设备都比较新,而且钢帘线这个行业,最近几年还是呈

增长的趋势,利润比一般的加工企业要大很多。而且接下丰元公司的话,对我们

跟政府之间的关系有好处。不好的地方就是这丰元公司里面雇员有些臃肿,有很

多多余的人员,还有什么帐目不清的,不过这些都能跟市政府谈判,问题都不大,

关键的是这个产业的局限性,这公司里的机器只能生产这一类的产品,而这些产

品又只能卖给特定的客户,如果接下之下不能赢得客户,那损失就会非常大了。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对丰元公司没兴趣的原因。”

“照爸爸这么说,这个行业还是不错的,为什么丰元公司会到这个地步呢?”

“还不是被那些蛀虫给蛀了。本来是一家不错的钢丝绳厂,后来看到钢帘线

市场火爆,就上马了这个项目,设备是从意大利进口的,当时就听说丰元公司的

老总光在进口设备这一项目上收了回扣上百万美元。现在公司管理更是一团糟,

我听说那些供货商一个劲地给公司负责采购的人塞红包,什么原料都往厂里拉,

弄得工人怨声载道。再加上外国公司有个叫贝尔。卡特的公司,是这个行业的龙

头企业,在国内投资办厂,这丰元公司毫无竟争力,自然是一天不如一天。嘉兴

那边有家合资企业,一开始也挺好的,现在已经被那家贝尔。卡特公司控股了。”

“哦,那他们怎么不来收购丰元公司啊?”

“可能丰元公司太复杂了吧,如果处理不好,并下这样的企业只会是个负担。

小宁,你觉得如果我们接手这样的一家公司,风险有多大?”

“这个要经过实地考察之后才能作出决定,如果能改变单一的产品结构也许

风险会更小一些。”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只是丰元公司的设备是专用设备,生产别的东

西可能性不大,只能生产钢丝制品。”

“你们这次去开会有没有人对丰元公司表示有兴趣啊?”

“一个没有,但也没有人表示拒绝,现在的人都精着呢。过两天市政府会组

织我们去丰元公司做实地考察,听说丰元公司现在已经连工资都发不出了,市政

府怕工人闹事,想尽快找人接手啊。对了,小宁,你说的那个英国投资公司是怎

么回事?”

“是英国TI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名叫夏紫芝,原是杭州人,这次要回国发展,

想在国内找个合作伙伴,小新就向她推荐了九星公司。明天夏紫芝会来杭州,我

准备介绍她跟爸爸认识。”

510

“夏紫芝?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有些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怎么可能啊,夏姨她出国二十多年了,从没有回过国,不过夏姨名字很好

听。”

“夏姨?小宁你这么快就跟她攀上关系了啊?”张翠山笑道。

“没有,小新称她为夏姨,她年纪也不小了,虽然看着年轻,不过也就比爸

小一两岁,所以我就称她夏姨。”

吃过晚饭,张宁给打了几个电话,就钻进自己房间上起网来了。查了下关于

贝尔。卡特公司的情况,张宁发现这个公司是专业的钢丝制品公司,几乎生产所

有与钢丝有关的产品。而其中有一个产品引起了张宁的注意。那就是切割钢丝,

一种专门用于切割材料的高级钢丝,可用于切割各种产品。它可充当多线锯的磨

料载体。这项技术起源于半导体硅晶片切割。自八十年代中期起,人们利用这项

技术减少截口损失和提高生产效率。在九十年代初期,这项技术还在电子行业被

用于将硅锭切割为晶片。这种产品的利润是普通钢丝制品的十倍,甚至是数十倍。

张宁想到了丰元公司,如果丰元公司的设备也可以生产这样的钢丝,那获得

的利润就远比投资多多了。张宁突然有了个想法,小新要办的涂料厂是专门提供

给太阳能行业的,如果自己再投资一个太阳能公司,那也有相当可观的利润。

张宁马上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张翠山,张翠山说道:“小宁,把产业链拉的太

长,并不是好事情,我认为还是精于某一方面好。”

张宁说道:“爸爸,我想投资太阳能公司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能随时把握

这个行业的动向,将来小新的产品卖给客户,也能更好的为客户提供服务。如果

这个行业有了新技术出现,我们也就随时跟上。所以我们投资这个厂,规模也不

要很大的。况且这个行业是新兴产业,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

张翠山说道:“嗯,你这个想法不错,不过同时投资三家工厂,会要很多资

金。”

“这个我们可以跟姑姑姑父商量一下,再者还可以跟夏紫芝商谈一下,看看

她对这个项目有没有兴趣。”

“那好吧,明天我就请景明和翠兰过来。下星期一你跟我一起去丰元公司吧,

去看看那儿的实际情况。”

夏紫芝从车站出来,就看见张宁在车站外面等她。夏紫芝微笑着对张宁说道

:“张小姐,真是麻烦你了,你这么忙还来接我。”

“夏姨,于公于私,我都应该来接你啊。再说我爸爸叫我过来是有事情的,

我昨天就到杭州了。夏姨,你也别再叫我张小姐了,叫我张宁或者小宁就行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夏紫芝说着坐上了张宁的汽车。从车站到张翠山家并

不是很远,到了西湖边上,夏紫芝看到窗外有些东西还和她当初离开时一样,心

里不由地阵阵激动。一下子又回忆起自己在浙大上学的情景。车子上了北山路,

张宁对夏紫芝说道:“夏姨,我在这东方酒店订了套房,你就住这边吧,酒店虽

然不大,但环境很好,而且离西湖又近。”

夏紫芝说道:“谢谢小宁。”过了一会,夏紫芝又问:“你爸爸住什么地方?”

“就在西湖边上,是一处老别墅,我小时候就在是那儿长大的。夏姨,你好

像对这儿很熟悉啊。”

夏紫芝说道:“我小时候也是在这儿长大的。”

“是吗?那我们还真是有缘了。”说话间,就到了张家。张家就在宝石山下,

掩映在绿树丛中。夏紫芝坐在车里,呆呆地看着红灰色的老别墅,竟一动不动了。

张宁见夏紫芝看着别墅发呆,便问道:“夏姨,你怎么了?”

夏紫芝用手擦了下眼睛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说着

开门缓缓走下车,到现在她还不信,自己又回到了童年居住的老房子前。

张翠山和许景玉听到车声,知道女儿回来了,因为女儿还带着一位重要客人,

夫妻俩便一起去开迎客。当夫妻俩看到夏紫芝的时候都愣住了,三个中年人呆呆

的站在门口。张宁见父母愣着也不叫人进屋便说道:“爸、妈,你们都怎么啦,

这就是夏姨,你们还请人进屋。”

张翠山说道:“你……你是夏小姐,快请进屋。我昨天听小宁说起夏姑娘的

名字,就觉得耳熟,像在哪儿听过,没想到是夏小姐你。”

许景玉也说道:“真是夏小姐,快快请进。”

这时候张宁反倒愣住了,忙问父亲:“爸爸,你跟夏姨认识?”

张翠山笑道:“夏小姐便是这房子以前的主人。二十多年前我和你妈便是从

她手里买的这房子。”

“啊?”张宁张大了嘴巴,没想到世上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张先生,张夫人,我也没有想到小宁就是你们的女儿,也没想到这儿还保

持着原来的样子。冒昧前来打扰,真是不好意思。”

张翠山说道:“诶,夏小姐这是什么话,快进来坐。小宁,快些去给夏小姐

倒茶。”

张宁端上茶,夏紫芝说道:“时间可真快啊,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小宁都

这么大了。”

张宁坐到夏紫芝旁边问道:“夏姨,我小时候见过你?”

“是啊,不过只见过一次,那时候你才二岁,还老要你妈抱着呢。”夏紫芝

说完,四人都笑了。

夏紫芝做了一会,就对张宁说道:“小宁,我想去给我父母扫墓,你能送我

去吗?就在玉泉那边。”

“那边好像没有公墓吧?”张宁愣了下对夏紫芝说道。

“有啊,原来植物园那边。不过不是公墓,只能算乱坟岗。”

“夏姨,那边的乱坟在植物园扩建的时候都搬掉了,现在都变成了风景区了。”

“是吗?”夏紫芝一下子又跌坐在沙发上。

“夏姨,你没事吧?”张宁连忙走到夏紫芝的身边,挽住她的手臂。夏紫芝

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该想到那边早就被开发掉了。

小宁,你能陪我去植物园吗?我想去那儿看看。”

傍晚时分,张宁便陪着夏紫芝去酒店,因为路不是很远,两人干脆就走了过

去。“夏姨,没想到这么巧,我家的房子原来是你的,要不是今天晚上我姑姑姑

妈要过来,就留你住在我家了。”

夏紫芝说道:“没关系的,住酒店也挺好的,反正都在西湖边上。对了,你

姑姑不是在苏州的吗,过来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张宁说道:“是啊。夏姨,我有个投资计划,不知道夏姨你感不感兴趣?”

夏紫芝笑道:“想不到你也是个工作狂啊,这会儿还不忘工作。说来听听吧,

反正现在也没事,我们边走边说吧。”

星期五晚上,我正和大姐、柳若兰还有两个小姑娘一起吃晚饭。徐可没来,

李如云带着小菁来了。一进门,李如云便告诉我徐可有事回家去了。大姐招呼如

云坐下问怎么回事。李如云笑道:“还能有什么事情,听徐可说是她妈妈为她找

了个男的,赶回去相亲呢,徐可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去,没想到我们从公司出来的

时候,徐可的妈妈居然来接她了。徐可没办法,只好跟着她妈妈回去了。”

林诗怡想起去年的事情,便笑道:“不知道这次可可姐见的是什么样的人,

会不会跟那个林杰一样是个胆小鬼,一吓就跑了。”大家正聊得开心的时候,我

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还以为是徐可打过来的,拿出来一看,是从日本打过来

的。

林诗怡问道:“小新,是谁啊?”

“一个外国的朋友,我接个电话,你们先吃吧。”说着我便坐到了一边的沙

发上。电话是裕美打来的,她告诉我一个令我有些意外的消息,她的母亲去世了,

下星期一她就来杭州。我听到这个消息,便不停地安慰她,裕美却说她已经从悲

伤中走出来了。只是不想在日本呆着,所以就打算到中国来,裕美还说她准备向

浙大提出留学申请。

“你要到浙大来留学?你不当空姐了?”我问裕美。

“嗯,我星期一到杭州,有许多事情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们见了面再说,

好吗?”裕美的声音还柔柔的。

挂了电话,几个女人都看着我。林诗怡说道:“老实交待,刚才打电话给你

的是什么人?还外国人?哼,还是个空姐吧?”

“你想哪儿去了,对方确实是外国人,中文说的很好,因为要到浙大来留学,

所以就不当空姐了。”

“真的?当空姐多好,为什么不做了呢?”林诗怡又问。

“呵呵,空姐好不好,只有做的人才知道,估计也就国内空姐那么好招,还

都是美女,你没看见美航上面的空姐,那叫空妈,空奶还差不多。”

众人都咯咯直笑,柳若兰白了我一眼说道:“说话总这么粗俗。”我嘿嘿笑

道:“姐姐不就是喜欢我粗吗!”才说完,众女手指都向我掐了过来,连丁玲也

使足了力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