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交易(5)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4次

交易(5)

5 ,很现实的再次恋爱

老板娘的生意很红火,我们找的钞票就自然多些,一个月下来,除掉用的,

我存折上的数字超过了五位数,老板娘对我和小莉非常的好,连我过17岁生日,

老板亲自到城里为我买了生日蛋糕,给我办了一桌酒,说我给他们带来了财运,

我也喜欢这种被捧的感觉,所以没想过要去其它的地方,在这里安心地做妓女,

成了地地道道的卖“屄”女。

钱找得多,当然身子就卖的多,卖的多了,羞耻就慢慢的没有了,看见男人

的鸡巴,觉得就像是菜市的菜那样司空见惯,就那么个东西,看见漂亮女人就会

硬的一块“肉”。

存折上的钱多了,我的高潮却越来越少了,到后来几天基本就没有,有的只

是装出来的啊……啊……哦……哦!那都是为了让男人快点射精……我想,也许

是没了激情吧,有的只是交易,只是第一次和林哥有一种堕落的激情,慢慢地也

没有了。

……卖“屄”,不只是卖了身子,而是把自己的性福也一起卖掉了,因为觉

得自己没了高潮,所以我是这样想的。

应该每个月都如约而至的大姨妈该来了,却还迟迟不来;我的瞌睡越来越多,

乳房涨痛,乳头连搽到乳罩都痛,而且什么都吃不下,看见油腻的饭菜就打噎;

因为担心,所以我悄悄地问了小莉,小莉说让我问问老板娘,于是我找老板娘问,

老板娘说我可能怀孕了,让我去医院检查一下。

如同久违了的月经一样,我久违的羞耻这个时候来了,到了医院门口都害怕

进,一个没结婚的女人怀孕了,能让我好意思吗?

“我想先吃饭,我想先看看衣服,我想再逛逛街”,我找了好多借口对小莉

说,小莉没有责怪我,陪我一直逛到下午四点,看看时间,确实拖不过去了,我

拉着小莉,硬着头皮进了医院检查。

很多做女人的检查自己有喜了,都会高兴的笑得合不拢嘴,可我的喜却让我

想大哭,在检查单上的那个+ 号,确定我怀孕了,胎儿的父亲是谁,只有老天知

道。

回到“快活林酒楼”,我继续接客,心想找几天的钱做药费,然后去把肚子

里的多余的肉取掉,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知道,他正操着一个孕妇。

过了几天,我向老板娘请了假,老板娘叫了出租车亲自把我送到长途汽车站,

路上一直叮嘱我注意保养身体,病好了一定记得再到他们那里去,她和老板都会

很想我的。

我走了,离开了那让我堕落的地方,可我不正带着堕落的种子吗……只不过

是,我是去取掉那堕落的种子。

回到镇上,那熟悉的医院我反而不敢去了,因为我怕遇见熟人,也怕认得我

的医生,我还需要脸面的。

我在电杆上看了一张广告,无痛人流,我找到了那家诊所,他们很热情的接

待了我;一男一女两个医生给我做了手术,在诊所休息了很久,然后医生给我开

了药,嘱咐我要记得准时吃药,不要劳累,要好好休息,我满口答应的给了钱走

了。

出了诊所,我不知道该往那里去,我怕回家被父母看出什么来,所以我不敢

回家。

我想起了一个几天前才和我电话了的同学,她在另外一个县城打工,我想,

先去她那里休息几天吧。

于是,我打出租车到同学那里,快天黑的时候,终于到了同学那里,和老同

学见面了,大方是肯定的,老同学热情的招待我吃饭,在饭店里,老同学劝我喝

酒,我说坐车累了,身体不好,不想喝,可老同学再三劝着,推辞不掉,我大胆

的和老同学喝了起来……

女人啊,特别是年轻的女人啊……特别特别是什么都不懂的年轻女人啊……,

医生让你好好休息,你却冒着大热的天气赶很远的路,不记得吃药,却记得吃酒

……

睡到半夜,我觉得好难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冷的时候盖很多都还是冷,

热的时候,一点都不盖也热,不管是冷还是热,都一直冒着汗,老同学赶快扶我

坐车又进了医院……

这一病可非同小可,把我的钞票用去了大半,我给同学撒了个谎,说是和男

朋友搞成这样的。

老人们可不是长说吗,“祸不单行”……刚把病医好了,我就觉得阴唇里面

的嫩肉上,长出了像牙签大小的肉点,把我吓的,赶快找了个诊所,医生确定我

得了“尖锐湿疣”,操他妈的……

用最后剩下的钱,我医好了“尖锐湿疣”,也忍受了很多的痛,吃了好多苦。

在逆境中,开始了思考。

找钱找的快,可用的也快,还是让人痛苦的用……找到的钱都被医病用了,

可我还能找什么钱呢?

我又去了那个让我堕落的县城,我没有去“快活林”,打电话把小莉叫了出

来,和小莉吃饭的时候,小莉告诉我,她前段时间也在医“尖锐湿疣”,耽搁了

好久时间找钱。

于是我们开始分析,觉得是马路边上的顾客问题,他们素质比较低,容易带

病,然后马路边的清洁卫生条件差,更容易被传染,再加上我们不懂预防,所以

……

时间做久了,知道的就自然多些了,小莉告诉我,在城里有片地方全是做小

姐生意的,价钱比这里高,而且生意也很火暴,听说基本都是在酒店,宾馆开房

做爱,我和小莉都觉得在那里卫生条件要好得多。

小莉跟老板娘说想回家休息几天,家里有些事情要办;我和小莉一起来到了

城里的“红灯区”,那里白天看不出来和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好文】交易(5)可一到了晚上,

简直是五光十色,灯红酒绿,倪红满街,大姐小姐一个比一个穿的性感风骚,一

个个人都很喜欢过夜生活似的从家里窜了出来,非常热闹,几乎每一家店都贴着

招聘的字条。

我和小莉选了一家一般大小的发廊,门口也是写着招聘的字条,里面站着的,

坐着的小姐有七,八个,每个都花枝招展,看见我们进去,一个三十几岁的风骚

女人问我们,有什么事吗?

我和小莉说是来应聘的,风骚女人带我们进去里屋说话,她对我和小莉说,

他们这里是做小姐买卖的,我和小莉都说自己明白。

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风骚女人就直接告诉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只要客人

有要求,基本都要给客人做口交,有的为了拉回头客,让自己“生意”好,还让

客人“走旱路”,但是价格挺高的,绝对能挣钱。

我听了,觉得自己还不能适应,打了退堂鼓;小莉到是表现的比较能接受,

她劝我说:“为了找钱快一点,多一点,拼了也值得,大不【好文】交易(5)了不让人家搞屁眼”。

“要不你先在这里,我去其它地方看看”,我还是不能接受的说。

小莉留在了红灯区,我在风骚女人的指点下去了城外的一家“酒店”。

我想,看来找这个钱还是不容易的,要是能找个比较有钱的男人就好了,不

再做妓女,和男人过正常日子了。

有了这样的想法,对我比较献殷勤的男人,我开始留意了。

大约过了几天,一个26岁的男人闯进了我的生活,他是做为一个嫖客选的我,

当时他喝的很醉,他叫林单。

在聊天的过程中,他告诉我他家是开饭店的,现在他刚离婚,心情糟透了;

他很喜欢他的老婆,但是他老婆因为喜欢赌博,经常很晚都还在外面。

有一天,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叫他注意自己的老婆和某某某走的很近;所

以,在他留意的观察中,发现他老婆背叛了他。

那天,他因为喝的很醉,和衣抱着我睡了一个晚上,没有和我做爱,但是照

样付费了的,早上醒过来,和我聊了很久,也说了很多,走的时候他说,他还会

来找我,从他看我的眼神里,我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就在当天晚上,他来了,精神比早上好了很多,全身都穿得平平整整的,身

上还有洒了古龙香水是气味。

26岁的年龄,正是一个男人最黄金的时期,也是对于女人来说,觉得最有型,

最吸引自己的时期,何况他家里条件也比较好,我又正想找个男人离开这个堕落

的环境,我没有理由拒绝他。

林单让我和他一起去走走,说想聊聊,我们像散步一样,走在护城河边的小

路上,他让我不要在酒店上班了,想和我交往,他说:“找个只要婚后对自己好

的,比婚后背叛他的强,至于女人的以前,他无权知道,也不想去知道,只要两

个人在一起交往了,双方都对得起对方,就可以了,只要我和他在一起后,不做

对不起他的事,比很多给老公戴绿帽的好”。

那天晚上,我跟着林单去了他家里,他的爸爸妈妈在饭店有房间休息,顺便

照看饭店,家里就我们两个。

林单让我不要走,他说现在他好怕孤独,我能理解,也能感受到他现在凌乱

的心情。

其实我自己根本就不想走,因为,他觉得我比那些表面看着高尚,背地里却

滥交,给老公戴绿帽的伪女人好,这已经让我很感动了,能有一个男人给一个妓

女这样的评价,我久违的激情被他点燃。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自然,我们也不例外,当我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林单敲

响了门,我也期待地把门锁打开了,我想被林单占有,想被一个不计较我过去的

男人征服。

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林单推开门,赤红着双眼,赤裸裸地看着我,我也一

点不害羞的望着他,毕竟结过婚的,女人的身体还能有什么很多的秘密吗?我自

傲地挺着胸问他:“我和你离婚老婆谁更漂亮”。

“现在不要说到她”,林单有些不高兴地说。

“我的后背洗不到”,我转过身背向着他,故意避开尴尬的话题。

“那我帮你,我最喜欢为美女服务了,特别是为美女搓背”,他也搞笑的打

破尴尬。

“你不许占我便宜哟”。

“不是要占便宜,是要占有,完全的占有,彻底的占有”,他边说边脱光了

自己,挺着条硬硬的鸡巴从后面抱住了我,鸡巴顶在我的屁股上滚烫滚烫的,一

只手抓着我高挺的奶子抚摩,一只手抱着我的腰。

“你不是帮我搓背吗”?我有气无力地靠着他;对于这样的事,我早就已经

麻木了,可现在因为他的抚摩,居然有了那久违的舒麻,激情再次回到我的身体

里,我感觉到脸开始微微发烫。

“你不介意我脏吗”?我协协地问。

“心灵是纯洁的最美好”。

“可我不能给你处女的身子了,真遗憾”。

“我才没想过这些问题”,顿了一下,他又说:“你喊我老公嘛”。

“老公”。

“老婆”。

我转过身,胸前那对坚挺高耸的奶子诱人的挂着水珠,顶在他的胸前,我对

他说:“老公,我的嘴还没有吃过鸡巴”,《言外之意》是个男人都应该懂吧。

“那我就要你嘴巴的第一次,啊……,我现在就要”,他激动地说,手抓着

我的肩膀把我往下按。

我顺从地蹲了下来,想起在电视上看的那些黄色碟片,学着碟片里的女主角,

把鸡巴抓在手里,用舌头舔了几下鸡巴头,然后张开小嘴,把鸡巴塞进我的小嘴

里,狠狠的吸吮着,房间里马上充满了“嘶嘶”的吸吮声,我仰起脖子,睁着一

对大眼睛看着他。

他舒服的发出淫声:“哦……哦……啊……”。

我舔着他鸡巴的尿道口,然后伸长脖子,开始尽量把他的鸡巴往嘴里放,因

为电视上那些男人,都喜欢把自己的鸡巴,使劲往女主角喉咙里捅,然后张着大

嘴舒服的直叫唤,所以我想男人喜欢女人给他的鸡巴吃深些。

果然,他开始逐渐喘粗气,鸡巴渐渐的挺直,越发的硬,“哦!啊!……哦!

……啊!!……好!……使劲!……深点!……啊!”看来电视真的没有白看。

我的服务引发了他的兽性,他激动得微微颤抖着,用手将鸡巴压下,巨大的

鸡巴头直冲着我的小嘴一阵抽插,把我的小嘴当成“屄屄”一样,竟然全插进了

我嘴里,巨大的鸡巴全进入小嘴的一刹那,我强忍着难受,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但那是被他捅出来的性福的眼泪。

随后,林单一边使劲的按着我的头,一边用力的来回挺动着屁股用大鸡巴抽

插起小嘴来,火热的大鸡巴一下下的在小嘴儿里抽插着,巨大的鸡巴头顶进嗓子

眼里,我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伴随着微微的‘扑哧,扑哧’的响声,小嘴儿

里的香香唾液被带了出来,把整个鸡巴茎弄得又粘又滑。

也许这个时候有句话最适合了,《无声胜有声》。

突然,他放开我的头,鸡巴一下就抽了出去,手握成拳头,嘴巴张成O 型,

一边叫着一边转了个圈,他说:“差点就射出来了,还好忍住了”,看来他经验

还是挺多的。

“你要射就射嘛,射了再来一次不是更舒服哟!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可以玩”,

我体恤的说。

“哦…………”,他傻傻地回道。

既然女人都这样开朗了,男人还能不放开的享受吗。

我蹲着,林单看着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分开大腿骑到了我的

头上,顺势将大鸡巴塞进我的小嘴儿里。

他慢慢的前后耸动着屁股,大鸡巴在我的小嘴儿里做着上上下下的活塞运动,

随着幅度增加,火热的鸡巴头儿一下下的冲击着嗓子眼儿。

我的心跳逐渐加速,淫乱兴奋的感觉开始强烈,嗓子被他鸡巴带出来很多粘

粘的口水,“屄屄”里居然还涌出了淫水。

我尽量放松自己的喉咙,忍受着难耐的刺痒,一下下的吞吐着大鸡巴,也把

更多黏糊糊的口水留在了鸡巴上,当他拿鸡巴扫我脸的时候,,鸡巴头水光水光

的发亮。

我看着满是唾沫的大鸡巴,用手使劲的帮他撸了几下,然后又放进嘴里使劲

的吸吮,鼻子里还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我陷入了淫乱的状态,大声

的淫叫起来。

林单抱着我的头,快速地耸动着屁股,大鸡巴每一下都插到嗓子眼儿。

我只觉得小嘴里的大鸡巴猛的一挣,一抖,一股热烫烫的精水直冲嗓子眼儿,

“唔……唔……唔……”我一边用力的吞咽着他滚烫的精子,一边砸吧着大眼睛

难受的望着他。

林单哪还顾得看我,只是小腹一阵阵抽搐,用力射出股股浓精,两个大鸡巴

蛋子儿上下乱抖,好象注射器一样将精水尽数送进了我的肚子里。

我一边尽力吸吮大鸡巴,一边忍住咳嗽,白眼乱翻,浑身上下竟然没有一点

力气,当他把鸡巴从我嘴里拖出去,我瘫软在地上。

老公也疲惫的坐在我旁边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儿,我爬到他跨下,把他鸡巴

上残余的精水舔了个干干净净,老公也感激地为我真真正正地洗了个澡,然后深

情地对我说:“谢谢你,我一定对你好一辈子的”。

看着老公舒服,深情的神情,我毅然决定,再给老公一个惊喜,于是我对老

公说:“我”屄屄“的第一次没有给你,我就用两个地方的第一次补偿,我把屁

眼的第一次也给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