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梦想之都 184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3次

梦想之都 184

Chapter 184 追查

如果背包客一上来什么都不说,直接把自己奸了,司徒帼英可能也就

认了。偏偏这背包客还不碰司徒帼英,就是把她绑起来让她尿尿,这可是让她感

到尴尬万分。

提起那蕾丝吊袜带,平时司徒帼英是根本不穿的。只是今天她为了吸引

目标,有意这穿,想不到还给背包客取笑了一下。

种种原因加在一块让当过警察的司徒帼英觉得甚是屈辱,心里恨得死死

地握紧了拳头大叫:「混蛋,那几口水有什么用,我就是忍不尿,有种就把我

干了!」

「嗞嗞」随跳蛋的活动,司徒帼英体内的快感是底爆发了。她的脑

中忽然闪过和玲珑还有经理交欢时的场面,纵欲的欢畅好像把此时的尴尬都要忘

掉一般。

另外一件糟糕的事那个跳蛋和司徒帼英以前接触过的都不一,这个震

动的度比之前的烈了不知多少倍,让她觉得好像整个腰部和臀部都有些发麻。

「不……不能这……不……」司徒帼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双腿也开

始有些颤抖。

一开始背包客还以为司徒帼英要尿,但是看了一会儿又发觉不对。当看

到司徒帼英那微微扭动的身子,还有绯红的脸颊,背包客终于明白了。

「原来真的是小淫妇,你看你那淫,哈哈!忍尿只会一动不动地夹

双腿的,你别想骗我!」

背包客一手抓司徒帼英的胸部道:「贱人,居然还自己爽起来了!好,

我让你爽!」

「用力,用力抓啊……用力!」这是司徒帼英身体的叫唤,似乎在期待

给予敏感的胸部更多的刺激。

「不……你不能这……」司徒帼英?法抵抗身体的烈反应,委屈的

她终于忍不住让泪水滑出眼角。

司徒帼英越是显得委屈,背包客就越是得意。他玩弄了司徒帼英的乳房

后,从包里拿出一瓶水,拉下司徒帼英的口塞就把水往里倒。司徒帼英连骂人的

时间都没有,已经满嘴是水了。

「嗯……咳咳……呜……」虽然司徒帼英尽力挣扎,但是依然有超过半

瓶的水咽了下去。更要命的是,快感之中还夹杂一丝尿意。

背包客笑道:「抓紧时间哦,我的利尿剂很灵的,万一你尿出来了还没

爽我可不会继续奉陪的,哈哈哈!」

虽然嘴巴能说话了,但司徒帼英这时已经没有功夫说些什么。刚才窜出

的尿意【好文】梦想之都 184已经很快壮大,甚至有种与快感并驾齐驱的感觉。司徒帼英只能在心里痛

骂:「什么利尿剂,混蛋……混蛋!!!」

背包客看司徒帼英眉头深锁紧咬嘴唇的子,继续在裤裆那弄。

尤其是当司徒帼英嘴巴里不时挤出几声怪异的叫声时,背包客更是兴奋得耸起了

肩膀,半歪身子使劲地搓,一双眼珠子好像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一般。

更糟糕的是,随后背包客还掏出了手机,把司徒帼英?助的子通通拍

下。另外他还不断变换跳蛋震动的度,让司徒帼英完全陷入快感的漩涡中。

只见司徒帼英的眉头越来越紧,眼睛渐渐闭上,嘴巴也没力咬住嘴唇,

只能微微张开低吟。她的身体一会儿僵直不动,一会儿又颤抖扭动。

快感和尿意如同两条矫健的飞龙在司徒帼英体内纠缠在一起,好像正在

比赛一般盘旋上升,似乎看谁能先到达顶峰。司徒帼英顾此失彼,想拉怎么

也拉不住两条蛟龙,只能有些?奈地跟身体的感觉而去。

「啊……不要……不要……我不……」在司徒帼英绝望的叫声中,尿液

终于像奔流不息的河川一般涌了出来。

同一时间,因为排尿而放松的肌肉又把快感直推至巅峰。司徒帼英感到

全身发麻,脑袋和下体好像都烈地颤抖起来。她忘了屈辱的感觉,整个人都浸

淫在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里。

背包客不知何时已经掏出了阳具,看司徒帼英失禁的子飞快地套弄

。还没等司徒帼英尿完,背包客已经快步上前把猥亵之物通通射到了她的大腿

上。

发泄完后,背包客又用香包捂住了司徒帼英的鼻子。等到司徒帼英完全

恢复的时候,背包客早已不知去向了。

===============================================

转眼大四的新学期就到了,经过三年的大学生活,郭玄光其实已经非常

适应了。他自己认为学业上基本是没有什么难度的,除了要郭晓成以外其它

的东西都应该可以轻松应付。不过至于毕业后的问题,他有点犯难。

之前郭玄光还说时间尚早不用那么快定,但是现在离毕业的日子越来

越近,他怎么也要尽快定是否继续念硕士课程。本来按照郭玄光的成绩,继续

进修是毫?悬念的。但越发是这个紧要关头,聊天时候郭晓成父亲的一些话常

常动摇郭玄光的思想。

「小郭啊,人应该自己把握自己的人生。每个人都去走的路一定好走吗?

说不定还有一条路只是没人发现而已。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把握自己的人生。我

非常看好你的质,有我这个平台,我保证你一毕业就有一个大舞台给你自己掌

控。」

郭玄光有时候也在想:「我也多想能干自己喜欢的事啊,不过很难吧。

就像SM那,哪是能说干就干的。说真的还挺羡慕高那家伙,居然弄了个这

的俱乐部,我可是不敢妄想啊!」

考虑再三,郭玄光还是定把硕士念完再说吧。一来有硕士学历找工作

容易一些,二来两年的时间也不算太长,最后他还想利用这两年在魅力之夜好

好玩玩,因为一旦真的工作了应该就是和俱乐部说再见的时候了。

「喂,大消息啊大消息,你知道小马毕业后就准备马上结婚吗?」郭晓

成这天悄悄地问郭玄光。

「是吗?……结……结婚就结婚呗,恭喜她就是了!」

「不会吧,那么潇洒,你不酸?」

「算了吧,哪门子的事儿!过去式过去式了,她那男朋友也挺好的嘛,

结婚很正常的!而且她也不是本地人,赶紧结婚安心嘛!」

「也对、也对,没办法,谁叫我们这梁山市吸引人呢!」

「我只是心她是否真的和那男的合得来!虽然那男的没什么,不过我

还是觉得她俩不搭!」

「搭不搭也轮不到你来说了,我们继续逛我们的森林。你放心,梁山市

人多,女孩子随便挑都有比外来的好的,哈哈哈!」

一说到女孩子,郭玄光自然想起了新相识的那位郎贤贤。不过人家已经

有了男朋友了,还开车子陪她度假,自己还能奢望什么呢。郭玄光唯一能做的

就是不时看看照片,心里回味一下那妩媚的眼神而已。

除了郎贤贤,司晴的事仍是郭玄光放不下的。不过郭玄光本来就没头绪,

开学后就更加没有多少时间了。他只能把这事暂时放下,等待司徒帼英的消息。

可惜自那天拜访了天眼之后,司徒帼英【好文】梦想之都 184也没有再和郭玄光联系。

这时候距离司徒帼英被背包客凌辱的事已经好些天了,她也已经从深深

的挫败中完全恢复过来。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司徒帼英像是一点忌

惮都没有,仍不时分析几条如333 号那的线路。

背包客的事如果司徒帼英去报警,或许能借助警方之力逮住那流氓。不

过司徒帼英压根儿也没有这个想法,因为在端木安那案子之后,警察这个词儿已

经对她没有什么意了。

虽然司徒帼英不准备报警,但是不代表她不想报仇。她的想法很简单,

只要同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就能把那家伙制服。因为上次可说是司徒帼英自己

大意,她深信只要小心应付,肯定可以把那变态的家伙揪出来。

可惜背包客没有给机会司徒帼英报仇,自从上次的凌辱事件后就销声匿

迹了。司徒帼英之前所留意的西装客也没有什么异,来来去去的都是普通乘坐

公交车的人。

不过这一切也在司徒帼英的预计之中,?论那背包客是否惯犯,在短期

内同一趟公交车再次碰上的机会不大。反正司徒帼英有的是时间,她并不心急。

于是她定每逢周一周三和周五就会在下午的同一时间乘坐这333 号公交车,有

时候甚至要坐两个小时她才下车。

如此又过了几周,司徒帼英期盼的事一直都没有发生。这天又到了周五,

司徒帼英如往常一又穿上了衬衣和西装短裙登上了一辆333 号车。为了方便观

察上下车的人,司徒帼英还是坐在了倒数第二排靠通道的位置上。

由于是周末下班的高峰期,很快车上的位置就坐满了。这时一位穿便

服的男子背一个手提电脑袋上了车,脑袋像探照灯一在车厢里扫了一下,最

后慢慢地移动到司徒帼英身旁站住了。

这个人刚才排队候车的时候司徒帼英就已经看见,不过神情和举动没有

什么异常,她也没放在心上。唯一有些碍眼的就是那个大号的袋子,还鼓鼓地不

知装满了什么东西。

随汽车的开动,司徒帼英渐渐在颠簸中闻到一点点似曾相识的味道。

警觉的司徒帼英顿时蹦起来神经,装作不经意地瞄了一下四周。

不过司徒帼英身旁的几个人似乎没有任何奇怪的感应,可能是因为气味

并不十分烈,根本没有闻到。而司徒帼英记起这味道与上次受辱时闻到的十分

相似,因此变得敏感起来。

因为不想让四周的人觉得自己有什么异,司徒帼英只是把目光放在身

前。当没有发现之后,她接用一个拨头发的动作趁机往斜后方看了看。

只见那个鼓胀的手提电脑袋就搁在椅子扶手那,离自己的头部非常近。

袋子边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香囊,看子就和上次背包男的那个一模一,只是

颜色有所不同。

司徒帼英心里一阵狂喜,不过她仍是按兵不动,也没有抬头去看身旁那

男的。她只是努力地想刚才看到的那个男人的子,再和背包客模糊的轮廓作

比较。

奇怪的是,司徒帼英本来是想背包客的子的,但是突然间自己失禁

的画面跳了出来。不仅如此,之前在翡翠宫的片段,甚至还有跳舞那晚的情景

也纷纷重现出来。

司徒帼英顿感心跳加速,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糟糕,冷静、冷静,

这个时候不可以胡思乱想的,这香味一定有古怪!」

由于当天司徒帼英完全没留意过背包客的子,再加上自己头晕脑昏地,

此时是怎么也?法确认这便衣男是否就是那个家伙。但是这香味则令司徒帼英太

过难忘,她猜想这男的就算不是背包客也是和那人一路的。

不知是否这次的气味太还是怎的,很快司徒帼英的身体就有些左摇右

摆,好像坐不稳的子。等车子再过了一个站,司徒帼英甚至开始用手撑前排

座椅而坐,脑袋也似乎抬不起来了。

就在司徒帼英似乎连坐都坐不稳的时候,她拼尽力气挣扎起来要提早

下车。谁料就如上次一,身旁那男的又趁机把香囊靠了过去。历史似乎在重演,

接司徒帼英就在便衣男的搀扶下下了车。

本来下车后司徒帼英应该有半刻清醒,但是这次她竟然直接倒在便衣男

的怀里。幸亏这次下车的地方比上次提早了不少,此时周围的人流也比较多,让

便衣男不得不有所顾忌。

可能和预想的计划有些不一,便衣男下车后也没了主意。只见他抬头

四处察看,没多久就架司徒帼英往一边走去。虽然下车的地方不一,但是

这便衣男对于道路的情十分熟悉,走了没多久就和司徒帼英进入到一条昏暗的

死胡同里。

这里是一个商业区边缘的地方,左边有一堵高墙延伸至末端,挡住了墙

外的所有光线。右边是一大片绿化带,隔了老远才有路灯和办公室。不过灯光几

乎被绿化带的两排大树给完全遮挡,只剩下死沉的余光透到高墙之下。在五光十

色的大街上看过来,就犹如黑洞一般,怎么会有人留意这里。

便衣男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司徒帼英拽到了胡同尾部,嘴角露出了淫

邪的笑意。接他从袋子那卸下了香囊,慢悠悠地想捂在司徒帼英的鼻子上补上

一些。

正当那香囊就要接触到司徒帼英的时候,她的双眼突然睁大,盯便衣

男。便衣男突然看到这凌厉的目光,得顿时退后了半步。刚才还是晕头转向的

司徒帼英像是突然清醒,提脚猛踹便衣男的裆部。

「啊——」凄厉的喊声之后,只见便衣男捂下体在地上打起滚来。接

司徒帼英一个鲤鱼打挺,叉腰精神抖擞地站了起来喝道:「?赖,这回我看

你往哪儿跑!」

其实之前司徒帼英只是装作头晕,她对这香味早有防范。当在车上察觉

出这香味时,司徒帼英知道只要不是长时间闻就应该问题不大。于是她装作不支,

果然引得这便衣男使出如上次般的技巧。虽然子司徒帼英记不清楚貌,但是

后来这便衣男的动作就跟上次那背包客一模一,她确信这就是同一个人。

一招得手后,司徒帼英不让便衣男有喘息的机会,追上去一脚踏在便衣

男身上道:「流氓,这次我看还不是人赃并获!你那袋子里肯定都是那些见不得

的人水吧?走,上警局验验去!」

「不……呃……不……高、高抬贵手啊……」便衣男此时就如病一般

瘫软在地,只能发出微弱的哀嚎。

司徒帼英腿上用力,娇喝道:「现在知道怕了吗?嘿嘿!如果你老老

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考虑考虑上警局这事的!」

「说……我说……什么都说……姑奶奶你尽管问」

「告诉我你同伙西装男的资料!」

「同伙?西、西装男……我的姑奶奶,这是哪儿打哪儿,我根本不知道

你在说什么啊!」

司徒帼英提起鞋跟戳了便衣男两下道:「装,你给我装,我最后问你一

次,答不上来就送你去局里!」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我一般都是自个儿行动,哪有

什么同伙的!」

「屁话,难道你是什么来历我会不知道?你赶快老实交待,别给我废话

连篇的!」

就在这时,便衣男忽然双手扣住司徒帼英的脚用力一扳,然后头也不回

地往外飞奔而去。司徒帼英似乎没有预料到便衣男的反抗,差点被这一拌弄倒。

不过站稳后的司徒帼英也没有心急去追,只是拿出一个仪器脸带微笑地跟了上去。

这个电子仪器显示当前街道的地图,还有一个红点不停闪动,司徒

帼英就跟这红点的方向一路尾随而去。看速度和行走的路线,司徒帼英推测便

衣男没有再使用交通工具。于是她刻意保持与红点的距离,就这穿梭于南城

的小巷子里。

这个跟踪仪器是司徒帼英从金早那里借来的,自从上次的失禁凌辱后她

就为了今天的重遇作了准备。刚才弄翻便衣男的时候司徒帼英就趁机把跟踪器放

在了便衣男的手提袋里,此时她只要按照仪器的指引就可以对便衣男的行踪一清

二楚了。

不过这仪器虽然好用,但是有效距离只有一公里。而且因为体积小的关

系,电池也撑不了多久。幸亏大概半个小时以后,那闪烁的红点终于停了下来。

司徒帼英轻舒了一声,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

环境。刚才司徒帼英盯屏幕一路追踪,此时已经来到了一片四下?人的工厂区。

想起那天的情,司徒帼英心里一喜,赶紧小心翼翼地向红点靠近,没多久她就

确信红点的位置就是那天自己受辱的地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