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好文】【土星村长的那些鸡巴事儿】插曲儿 温暖哥陪娜娜女士进村 1-3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42次

【土星村长的那些鸡巴事儿】插曲儿 温暖哥陪娜娜女士进村 1-3

嗷……嗷……

密室里又是两声惨叫。

刚刚走进监视室的我,虽然已经有些习惯了这个声音,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

下。我走到电脑桌旁,拉过椅子坐下,我对面的墙上,是一块几乎铺满整个墙面

的超大显示屏,屏幕根据监视软件的设置,被分割成二十多块小监视画面,分别

从不同角度监视着几个密室里的一举一动。

密室,听起来很恐怖,其实这只不过是我这个村长带领全村老百姓脱贫致富

而实施的一个项目。能想到这样一个项目,全因为几个来过土星村的高贵客人的

鼓动和资助,这其中就有拥有一条福星号大海船的牛娃子船长。

嗷……嗷……

还是那间密室里,又是两声惨叫,通过电脑的喇叭传过来。在封闭严实的监

视室里,更显得异常的悲惨。我将我的视线从监视屏上移开,不忍再看,但我相

信,以大柱子那牤牛一般的体格,他会挺住的。

……

几天前,牛娃子通知我,说有一位二十多岁美丽迷人的女士要到土星村溜达

溜达。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解,牛娃子又不是不了解俺们土星村的情况,要是男

人来了,定会让他舒舒服服软的跟面条似地离开,可是这女人过来,到真的让我

头大。看风景?俺们这里虽然景色不错,西山上还弥漫着淡淡的牛粪腐香,但毕

竟没有开发,缺少相关配套设施,只说那时常出没的狗熊野狼,就有些让人打怵

了。品山珍?如今的大城市多发达,啥没有啊?

牛娃子和我解释说,这位美丽的女士可不是普通客人,是他瞪着眼珠子流了

好几年口水却没机会下手的女人。这次人家主动找他,让他给安排找一个国内典

型的农村体验生活,他怎么能放过这个大献殷勤的好机会呢!

男人活着,还不就是为了女人么!听了牛娃子的解释后,我立马表示严重支

持。谁叫我们是哥们呢!

……

几天后,就是昨天,还是上次牛娃子的那辆大吉普子,颠簸着,呼号着,屁

股后面黄尘滚滚黑烟直冒,噶的一声,停在了土星村村口。这次事先做了充分的

准备,让村里好看点儿的丫头们和能拿得出手的小子们,全都穿的干干净净齐齐

整整,每人手里都捧着从西山上揪的各种野花,在刚刚看见车影的时候,就开始

齐声大喊。

「热烈欢迎,热烈欢迎,热烈……」

我一直没有找到能贴上大字的红条幅,只好把村委会小院儿里旗杆上那飘扬

了十几年的被风雨阳光吹白洗白晒白了的五星红旗落下,计划在上面贴上『热烈

欢迎国际友好人士娜娜女士莅临土星村考察项目体验生活……』等几十个大字,

但因为字数太多我们又想不好该去掉哪些,只好把字儿缩小排成几排密密麻麻的

贴满了红旗,那五个星星正好也被遮了过去。

我让吴老二站在我的身边,保持着脸上热情谄媚的笑容,高举着欢迎大旗。

等到随车司机打开后门美丽迷人的娜娜女士从车里刚探出头时,我示意吴老二声

嘶力竭的拼命的摇旗呐喊。

「热烈欢迎,热烈欢迎,热烈……」声音震耳欲聋,村头老李头儿家院儿里

拉磨的毛驴子都跟着喔喔的叫唤起来。土星村在几秒钟里进入了举村欢腾的气氛

中。

娜娜女士,在车门前站定,将一只戴着洁白手套的手高举过头,以一种很有

美感的频度向人群挥动,这让我立刻想到新闻联播里常常出现的镜头,我暗叹,

看人家这仪态,不愧是国际人士。,同时,我心里砰然一动,怪不得牛娃子惦记

了这么多年。

在女士还没有准备放下她的手前,我只好面带笑容的看着她,观察者她。她

穿着一条紫色的牛仔短裙,光着的小脚踩着一双细高跟白色系带凉鞋。她上身穿

着一件黑色的高腰小背心,宽宽的黑色皮带上面,圆圆的小肚脐儿大胆的露在外

面,而上面还挂着一样熠熠发光的水晶般的小物件儿,似乎在强调那小肚脐是多

么的诱人。她中等略高的身材曲线玲珑,那些大胆暴露的肌肤,就像我们村马上

要成熟的麦子,健康结实,阳光朝气。她的脸上只是略施粉黛,一头秀发挽到脑

后,就像我们村儿的好多丫头一样,扎了一个马尾巴,更在那妩媚里透着一股清

纯。

我再次暗暗赞叹,妖精,妖精啊!

……

嗷……嗷……

大柱子又开始惨叫。十多分钟了,叫声还能这么响亮,大柱子的体格确实不

一般啊。我忽的为牛娃子悲哀起来,不知道他是否清楚这位娜娜女士有这样的癖

好。我也为牛娃子庆幸,如果要是早今年他就惦记到手了,我和牛娃子此生可能

再无重逢的机会了。我不敢想象那沾着凉水的牛筋皮鞭子落在牛娃子屁股蛋子上

的情境。

我将视线移回监视屏,停留在一个镜头较近的画面上。娜娜女士正坐在密室

中间大床的一角处,她斜靠着上身,用一个胳膊肘支撑着身体,翘着二郎腿。她

的黑发高高盘起,上身是一件紧身的黑色皮坎肩,前面只有两粒扣子,根本无法

让衣襟完全合拢,那坎肩的上面,设计得根部无意遮挡女人的胸脯。我目光停留

在娜娜女士上半部几乎完全暴露的酥胸上,被皮坎肩挤得深深的乳沟,让我的身

体突然产生一股热流。

我赶紧欲转移视线,但娜娜女士更诱人的地方,让我根本无法移开。娜娜女

士的下身是一件皮裙,裙腰低低的卡在胯骨上,肚脐下面一大片麦子色的结实腹

部,让我不得不联想再下面一点儿又是什么样子的呢!皮裙实在太短了,以我村

长眼估的能力,最多也就半尺多长,绝不会超过小学生用的格尺的长度。这么短

的裙子!我知道如果有个更好的角度的话……

可惜,角度合适的镜头都太远。裙子这么短,靴子却这么长。我从来没有见

过这么长的靴子,上边几乎到了大腿根儿,把之前晃的我直眼晕的两条丰满大腿

全包裹了起来。

大柱子跪在地上,正在舔这双超长的靴子。我就想不明白,如果是直接舔脚

或舔腿,那人会很舒服,土星村的女人们没少给我舔过,可是,这么厚的皮靴子

有啥舔头呢?难道这么有文化的娜娜女士不知道什么叫『隔靴搔痒「么?可是,

从她的神情上看,却是那么的兴奋,那么的惬意,那么的享受。

那条皮鞭子,正在娜娜女士的右手中摇着圈儿,我好像听到空气中发出的嗡

嗡声。大柱子全身赤裸,那农村壮汉特有的结实的大屁股,朝着娜娜女士这边高

高的撅着。啪……啪……又是两鞭子抡圆了抽在屁股上,但那屁股早已经被抽得

全部高出了一块,鞭子过去,根本就找不到抽在了什么部位。

嗷……嗷……

大柱子的惨叫声过后,我听见娜娜女士开口说:「想不想舔我的这【好文】【土星村长的那些鸡巴事儿】插曲儿 温暖哥陪娜娜女士进村 1-3里。」我

看到她坐直了上身,那条支撑身体的胳膊挪到双腿间,她的手似乎在腿间比划,

我明白了她说的那里是指哪里了。可怜的大柱子如果能有幸去舔舔娜娜女士的阴

部,这对他挨的这么些鞭子多少也算是一种补偿。

「想,想,我很想舔娜娜女王的那里。」大柱子连声作答。

我正对大柱子有些羡慕,却听到娜娜女士说:「看来你还不知道你什么,你

只是一条狗,你也配来舔我的这里么?」

「哦,我是狗,我不配。」

被一个女人如此侮辱,我想再窝囊的男人,这时也会站起来给这位娜娜女士

一个电炮将她揍昏。但大柱子绝对不敢,因为我之前严厉的命令过他:不论娜娜

女士做出什么出格过分,只要没有威胁到他的小命儿,就得给我挺着,忍着,如

果喜欢,也可以享受着!

「好了,先不要舔了,去把那个装水果的盘子拿来。」娜娜女士对大柱子下

了新的命令。

大柱子没有站起来,向不远处的茶几爬过去。看来,娜娜女士还真是调教有

方,大柱子也不是太笨,没叫他起来他就爬着走,绝不犯错。

大柱子到了茶几边,捧着盘子,直起上身只用膝盖爬回来,到了娜娜女士面

前,低头高举盘子,让我不禁想到电视里演的太监服侍皇上。

可惜,大柱子还是犯了错误。娜娜女士接过盘子,生气的将盘中的水果倾倒

在床上,厉声说:「你不仅是一条狗,还是一条笨狗,我让你把盘子拿过来,谁

叫你把盘子里的东西也一起拿过来呢?」说完,啪啪,照着大柱子的胸脯上就是

两鞭子。

嗷……嗷……

大柱子不得不惨叫,叫完不得不说着:「我是笨狗,我是笨狗。」

这都要挨揍?我不禁对娜娜女士有些生气,如此下去,早晚不得把大柱子给

打死啦!

「你这条笨狗,给我转过身去,不许偷看我的这里。」娜娜女士又发出了命

令。我知道她说的这里是只哪里,但我想在这种情境之下,大柱子还哪有心思去

看的那里呢?娜娜女士简直是无理取闹了。

土星村的夜晚,是动物的夜晚,猪哼,狗吠,蛙叫,蝉鸣,还有每间房子里

的男女,都无聊的做着动物的事儿。然而今夜,土星村里还多了一个雌兽,一个

从遥远的与土星村毫无关联的地方来的恐怖的雌兽!雌兽,在祸害着俺们土星村

的男人……

大柱子转过身去,老老实实的把屁股重新对着娜娜女士撅着。

娜娜女士放下皮鞭子,从床角站了起来,两腿稍稍的分开,略微下蹲,将盘

子放入腿间,另一手,伸到皮裙里面。这么短的皮裙,根本不用撩起,我就已经

看见了娜娜女士丰满高翘的屁股,诱人的屁股蛋儿上,未着寸缕。这位娜娜女士

也太开放了吧,竟然连裤衩子都不穿,唉,要是土星村的女人都不穿裤衩子该多

好,我村长操起来,岂不省事儿不少?

我身体燥热起来,我一下子想到了二丫的屁眼儿,我甚至也想到了胖妞挤成

一大块的超级肥腚和她妈吴寡妇坐骨都要支出皮外的极限憋腚,我的身体立马凉

快了。

娜娜女士又往下蹲了少许,这让我看见臀缝的下边大腿根儿处有一片小小的

布片,遮住了她隐秘的逼口和屁眼儿。哦,我恍然大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城

里女人超级偏爱的丁字裤?嗯,穿着可倒是凉快。

娜娜女士抬头去看大柱子,似乎在犹豫什么。她突然转动了身体的角度,将

身体侧面对着大柱子,我明白她可能是担心大柱子突然回头看到她的阴部。但这

样的角度,她却不知道正对着一个摄像头,通过这个摄像头,她的阴部已经正对

着我。那里只有一条白色的几乎是透明的小丁字裤,细密的黑色阴毛隐隐若现,

甚至有几根从丁字裤的边缘挤了出来。

我有些犹豫是不是该把视线避开,但娜娜女士已经动作了,她一只手拿着盘

子,一只手将丁字裤拉向一边,然后向上搂着阴毛,她的逼口无可避免的出现在

我的眼前,我甚至能看见那逼口上端的肉阄,竟然已经是勃起变大的。

娜娜女士将她的逼口慢慢分开少许,我正奇怪她要干什么,就看到一条水线

从她的逼里射出,盘子里立刻响起了哗哗的声音。这是啥怪癖啊,竟然往我招待

客人的水果盘子里撒尿!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去碰一下那个盘子里的东西了,甚

至应该做上特殊标记,以免以后洗涮时同其他房间的盘子弄混了。

尿线渐渐变得无力,最后嘀嗒嘀嗒了两声,娜娜女士撒尿完毕。娜娜女士站

直身子,走过去,将盘子放到大柱子面前的地上,突然变得很温柔的说:「大笨

狗狗,女王给你圣水喝,你要都喝喽,这可是女王的高级奖赏。」

这,这,这太出格儿了吧!如果大柱子拒绝喝尿,我想之后我是不会训斥他

的。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大柱子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我看到大柱子缓缓的抬起

头,神情木然的看着娜娜女士,说:「大笨狗会都喝了,绝不敢白瞎了女王的奖

赏。」说完,就去捧地上盛着金黄尿液的盘子。

哎呦!大柱子叫了一声,他的胳膊被狠狠的踢开。

「我问你,你是什么?」娜娜女士厉声呵斥。

「我是狗啊,大笨狗狗。」大柱子的神情有木然变得茫然。

「那我再问你,狗是怎么喝水的?」

「哦!狗喝水是用舌头舔的。」大柱子似乎明白了,手扶着地,低头到盘子

上面,开始用舌头卷尿喝。

娜娜女士回到床角坐下,一只脚搭在大柱子的屁股上,一只脚向另一边大大

的劈开,她的整个逼口也跟着分开了,我通过摄像头都可以看到里面的那扇小门

儿,顶端的肉阄还在胀大状态,显得很水灵,不知是淫水还是刚才残留的尿水,

逼门湿乎乎的,更显诱人。

娜娜女士用一个指头压在她的肉阄上,缓慢的揉搓起来,她的另一只手,从

搭在大柱子屁股上的大腿下面伸过去,将一根指头慢慢的全部插进她的逼里。她

一边抽插着自己的阴道,一边揉搓着她的肉阄,她慢慢的扬起美丽的脸庞并闭上

了眼睛,她的嘴巴慢慢的张开挺起的傲人胸脯随着渐渐急促的呼吸起伏。

村长有点儿看傻了,身子定在了椅子上,眼睛定在了画面上。

角度的问题,被娜娜女士挡住,我已经看不见大柱子伸着舌头舔尿的情景,

但从大柱子没有半分改变的姿势看,他还在舔着。

娇喘的呻吟声从娜娜的口中发出,我在脑子里习惯性的同土星村我操过那些

女人比较,但找不到这种开放大胆充满饥渴的声调。我的感受神经又多了一种新

鲜的刺激,我的体内暗流涌动,我忍不住把手压在裤裆上。

喔……哦……嗯……OH……

后面的外国音儿我听不懂了,但我分析该是什么『操我吧』之类的话。我眼

看着娜娜女士进入了高潮,尖锐的浪叫声里夹杂着外国音儿涌进我的耳朵。娜娜

女士慢慢的栽到,胸脯依然剧烈的起伏着,双腿紧紧的夹着一只手,另一只手,

已经从下面抽出来,放在嘴巴里吮吸着。

我对娜娜女士的行为越发的不解了。好好的一个壮汉就在那里不用,却要用

自己的指头解决,我望着娜娜女士嘴巴里湿润的手指头,有些呆了。

这时,娜娜女士突然睁开双眼,目光盯着安有摄像头的地方,就好像在直盯

着我一样,那眼神……

「叔,你操我吧!」

突然想起的话声吓了我一大跳。

话声是从我身后传来的,我扭头,是二丫。我没好气的骂:「不是让你在门

口呆着么?怎么进来啦?进来就进来,怎么也不出个动静?跑我身后冒声,你想

吓死我啊。」

「我看你看得出神,就鸟悄儿的过来,哪敢惊动你啊,这不是看到那女的自

己已经摸得劲儿了才出生的么!」二丫委屈的解释着,接着说:「叔,看你那里

硬的,你赶快操我吧,要不,我给你啯。」

我解开裤子,掏出硬挺的大鸡巴,扯过二丫,让她跪在我面前,摁着她的脑

袋,把我的鸡巴深深的插进她的嘴巴里。我不等二丫动作,双手搂住她的后脑勺

儿,用自己最得劲儿的速度迫使二丫套弄,几分钟后,我把鸡巴头子顶进二丫的

嗓子眼儿,开始有力的射精。

我抽出鸡巴,二丫用嘴巴继续为我清理鸡巴上的残留物。我重新去看监视屏

上的画面,娜娜女士不知何时已经起身,在床的领一边换衣服,这时,差不多已

经换完了,黑色高腰的小背心,紫色的牛仔短裙,白色的高跟系带凉鞋,妩媚清

纯,阳光朝气。

她走到大柱子旁边,轻声的说:「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要喜欢舔就接着舔,

不喜欢就也回去吧。」

娜娜女士出了密室。大柱子慢慢的站起来,神情更加茫然了,但他胯裆里的

小鸡巴,却硬的【好文】【土星村长的那些鸡巴事儿】插曲儿 温暖哥陪娜娜女士进村 1-3跟一根棍子似地。

我将二丫的脑袋推开,起身系了裤子,急忙向监视室外面走。

……

我竟然忘了娜娜女士的要求,昨晚她就被我安排在密室里住的,但今天白天

她说,密室里让人感觉太压抑了,她睡不好,而且这次来。就是要试试农村的大

炕,试试那自家做的印着牡丹花的厚实的软软的被子。

我们土星村,根本没有为客人准备的专门客房,这样,我只能把娜娜女士安

排在我的屋子里住,而我,只能到别人家去混了,要是谁家的老爷们不在家,我

也许还能搂着别人的老婆睡一晚。

我让二丫抱着我的旧被子,跟着我到了前屋。我找到老婶,说:「把咱家那

新的绣花大被拿出来,今天那位娜娜女人要在我的屋子里住。」

老婶一听,喜上眉梢,高兴的说:「才来一天就肯和你一起睡了?太好了,

这个你可要在意啊!」说完,还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二丫。

「老婶你说啥呢,什么一起睡啊,是人家在我屋里睡,我出去找地方睡。」

「这么回事儿啊!」老婶很失望,又说:「那不许用那床绣花被子,那可是

老婶给你娶老婆是准备的,都放了好几年了,你要拖,就那么放着,不是你的老

婆不许盖。」

「行啦,老婶你别整没用的啦,你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女人盖旧被子吧,你不

嫌丢人!」我扒拉开老婶,跳上炕,从柜子里拽出那套新被褥,扔在炕上,然后

对二丫说:「赶快捧过去铺好,现在太晚了,我就不过去了。」

二丫放了旧被子,捧起新被褥,站在不动了,一脸苦相。二丫很少违背我的

意志,她如果不听我的话,一般都会有很严重的原因,我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就拉着她到了外面。

「过去铺个被子咋的了?怎么把你难为成这样?」

「我怕那个女的,你看她把大柱子给抽的!」

虽然我觉得二丫这个担心有些可笑,但二丫确实是个温顺胆小的女人,我还

真不想她被娜娜女士吓到,而且,我对娜娜女士的怪癖也捉摸不透,万一……

「好吧,一起过去,你麻利点儿,完事儿就出来。」

我安慰下二丫后,领着一起到了后屋,娜娜女士已经在屋里了,正望着墙上

的电子钟发呆。但愿她能很快感到无聊,然后尽快离开。我心里想着,先开口对

娜娜女士说:「要睡大炕,就只能睡我屋儿了,给你换套新被褥,按你说的,呵

呵,绣花大被。」

我一边说,一边示意二丫赶紧上炕铺被子。娜娜女士伸手一把夺过去,抱在

怀里说:「还真是呀,我喜欢,太好了。」

二丫不知道抽了哪股疯儿,蓦地张口说:「这可是我们村长准备娶媳妇用的

呢,当然好了!」

二丫这句不着调的话,一下子把我陷入尴尬境地。娜娜女士朝二丫先翻了一

个白眼儿,然后有冲着我扬着眉梢儿问:「真是村长留着娶媳妇用的?」说完,

还咯咯的笑。

「啊!噢……」我脸红脖子粗,不知如何回答。农村老年人整的这些事儿,

还真不太好解释。

娜娜女士把她俊俏的嫩嫩的脸蛋儿贴在被面儿上磨蹭着,说:「看来真是村

长娶媳妇要用的,那我先给用了,好么?」

嘴上在说着客气话,但那架势根本毫无客气的意思,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

尤其那种笑意……

妖精,妖精啊!

再多待一秒钟,我会死定的。我夺门而出……

到了外面,在黑夜清凉的微风里,我渐渐平复了心头的妄想和身体的欲火。

然后,我才想起该去看看温暖哥的情况。

我心里暗暗惭愧,刚才温暖哥所在的密室情形,同样都显示在那监视屏上,

而我却几乎一眼都没有看过去。

……

牛娃子那条大海船叫福星号,福星号上有个外事处长,就是温暖哥。温暖哥

虽然卸任已久,但他外事协调的能力依然受到船长牛娃子的青睐,所以这次特意

安排他陪同娜娜小姐来体验生活,足见牛娃子对娜娜小姐的一番苦心。

用心良苦是一说,智与不智却是另一说。我听说这个温暖哥很小的时候就帅

气逼人,十一岁时他穿着印有灰太狼图案的美迪斯邦T恤,在甩甩脑瓜扭扭屁屁

间,就让全班的小女孩早熟了两年,连那穿着制服戴着眼镜为人师表的美女教师

都莫名其妙的让他在赛歌会做了指挥。把这样的人安排在娜娜女士身边,天知道

会发生什么事情。

尤其我老练的发现,温暖哥在给娜娜女士开车门那一刹那所显露的幸福感,

我认为温暖哥对娜娜女士也是心存情愫,甚至都可能到了愿意为娜娜女士做任何

事情的疯狂程度。在我见识了娜娜女士妖媚般的风情后,我更加的确信这一点。

为了牛娃子,我觉得我该做点什么?也许使用女人缠住温暖哥,不让他有太

多时间给娜娜女士大献殷勤,或可避免二人在俺的土星村里勾搭成奸。如这招管

用,那也算我村长对牛娃子有个相对较好的交代。但是,这个十一岁就能让班上

小女生早熟的小子,我得拿出什么水准的女人才能暂时勾住他的魂儿呢?

我苦思冥想,最后不得不决定拿出我近日才拿下的心爱之物。

香秀,十七岁,人如其名,闻着喷儿香,看着清秀,那小模样让她给长得,

就是水灵,如果用水灵形容香秀不恰当,那就没人好意思用这个词儿了。香秀的

皮肤实在是太好,就像电视上某妇女保健产品的广告里说的——白里透红。

我好说歹说,香秀眼睛都哭肿了,才答应了我的要求。然而,从昨天的结果

看,事情发展的不是很理想。据香秀抽空汇报说,这个温暖哥貌似精神有问题。

我听了急忙批评香秀,要她不许侮辱我们高贵的客人,其实我心里明白,凡是来

到我们土星村的客人,在我们土星村人的眼里,多多少少都有些精神病。

香秀和我说,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叔你说咱村的哪个男人看到我时不

是哈喇子都要流出来的样子?可这个温暖哥,虽然初时看我眼睛一亮,可问了我

几个问题后,就蔫吧得跟那霜打的茄子似地,这人不会是那里有毛病吧?

我不得不扒拉开香秀指着我裤裆的手再一次警告她,只要用心的陪好客人就

是,不要去乱琢磨。

但我也很好奇,就问香秀这个温暖哥都问了她啥问题。香秀说,他问我,你

知道阿尔·帕西诺么?我说,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他又问我,你知道春

哥么?我说,不知道。你知道犀利哥么?不知道。你知道凤姐么?不知道。那摸

奶哥你更不知道了?嗯,不知道,我就认识你温暖哥,不过温暖哥你好坏,来不

来就说什么摸奶子。天呐,你们农村人,胡汉山总知道吧?不知道。黑猫警长?

不知道。灰太狼?不知道。

香秀调皮的和我解释说,其实她怎么会不知道灰太狼呢,但温暖哥把她问烦

了,所以不管再问啥,一概不知道。我听了也觉得这个温暖哥太不着调儿,来体

验生活,就该问我们村的事儿,净问村儿外的,那关我们屁事儿,我们知道它干

啥!

之后,这温暖哥并没有像别的进村的客人那样将我们的村姑急三火四的拽进

密室,而是拽着香秀在我们的西山上东钻洗窜,还在东河套里涮了涮脚丫子。香

秀以为这温暖哥是像我这个村长叔一样喜欢领她进林子钻庄稼地打野炮,可直到

她的腿儿被溜直了后,温暖哥竟然啥事儿没干原封没动的给领了回来,当看到她

不解和郁闷的神情时,还告诉她,人,最大的美德,就是『陪着你走』!

我更加的为牛娃子担心了。若不是娜娜女士因为一路颠簸旅途劳累在密室里

休息了,这温暖哥才懒得『陪着你走』呢!

连香秀都不入温暖哥的眼,我一时也没了主意,也就任其发展了。但是,当

大柱子去我家找帮着我老婶忙活着二丫时,看见大柱子的娜娜女士大大方方的要

求晚上要将他领进密室后,温暖哥立刻萎靡的就跟个抽了十年大烟的人一样。他

没了盛气凌人的架势,想个小孩子要糖果一般,请求我无论如何也要陪他大喝一

场。

在娜娜女士还没有将皮鞭子抡刀大柱子的身上前,温暖哥儿就喝得人事不省

了。我找了俩人将他抬进密室,并悄悄的嘱咐好香秀,然后让香秀也进去脱光衣

服钻进他的被窝。

……

监视室里。

我先去看了看娜娜女士刚才使用的那间密室的情况,大柱子不知道啥时候已

经走了,也没和我打招呼,看来是被玩得够呛,连和领导汇报都忘了,但我从另

一个角度的镜头里看到那水果盘子虽然还放在地上,但里面已经空了,一滴尿也

没剩。难道大柱子真的都给喝了?真的是太有忍耐力了,怪不得我成天去他家操

二丫他都能笑脸相迎。

我去看温暖哥住的那间密室的画面,只有床头灯亮着,一定动静也没有,两

个脑袋从一张大被里露出,也是一动不动。

我觉得今晚必须要搞定温暖哥。我找到哥哥娜娜女士调教大柱子的那段存盘

文件,点开后重播出来,我调整好音箱里的音量,然后打开监控室和密室的双向

对讲系统,然后将音箱挪近麦克处,让声音通过麦克再传送到温暖哥的密室里。

我让这声音听起来似有似无,就好像从隔壁的房间传出。

59秒钟后,我看到有一个脑袋动了,是温暖哥。

看温暖哥的神情,好像是在拼命回忆他怎么会在密室里。然后,他惊讶的看

着另一个脑袋——香秀,而且,他还好像在侧耳倾听。

我心里暗笑,我就不信搞不定你。

我注意到,温暖哥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双目紧闭牙关紧咬。

4分钟01秒后,温暖哥扒拉还在熟睡的香秀。

我知道,温暖哥崩溃了,爆发了。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从双向对讲系统里传来温暖哥的质问声。为了不影

响重播的声音,我关闭里录制软件的声音播放。

睡眼惺忪的香秀被叫醒了,揉了揉眼睛后才说:「是村长叔让我来陪你的,

他让我和你说,我们土星村人,最大的美德,不是陪着你走,而是陪着你睡。」

「你们村长在侮辱我?」被娜娜女士严重打击了的温暖哥更加愤怒了。

香秀没理会温暖哥的愤怒,按我嘱咐的继续说:「村长叔还让我和你说,人

生在世,不要幻想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说,有花

该折就得折,有……逼不操枉年少。他说,逼是二两肉,谁操谁好受。他说,虽

然模样有高低,但逼还是那一样嘀逼。他说……」

「别说啦,你们村长当他是哲学家么?」温暖哥高声打断,几乎要去捂自己

的耳朵,转而又说:「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香秀立刻委屈的说:「这些话也不是我要说的啊,是村长让我对你说的,其

实他让我说的这些,我一点都不懂的。」

「装!装是吧!你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光着身子钻进男人的被窝。」

「我……我是见了温暖哥你真的好帅好酷,又温文尔雅,又彬彬有礼,才忍

不住放下少女的羞耻来以身相许,却不想温暖哥你如此的不解风情,我……我的

身子还没有男人碰过呢,我只求能与温暖哥一夜温存,把我的处子之身先给你,

让你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能想起有一个女孩是多么疯狂的爱过你。」香秀立时泪

眼婆娑的哭述着。

我之前教她,要是哭不出来就拧自己大腿,那些从电视剧里腾下来的词儿,

一定要被好了记住了。看来年轻人记性就是好,我此时听了,都不知道是不是我

教给她的原话。

「我真的有那么可爱么?」温暖哥似乎稍稍有些平静下来,捧着香秀的小脸

蛋儿轻声的问着。

「真的!」香秀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的动情。操,能当电影演员了。我心里

暗骂起香秀。

「那为什么那个女人就视而不见呢?」

「香秀看见不好么?温暖哥,请用你的温暖溶化我的处子之身好么?」

村长我一直认为,男人往往感觉良好的认为自己玩弄了多少女人,其实,反

倒不如说,你被多少女人玩弄了。

是鸡巴在享受逼?还是逼在享受鸡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