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好文】【我的猎艳生涯】(01)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26次

【我的猎艳生涯】(01)

第一章

上本书说到,我失去了燕姿,更是断绝了那座城市中所有的关系,一个人灰

溜溜的返回了原籍。

爸妈对于我「终于肯滚回来」很是高兴。

当晚的家宴上,老爸破天荒的开了一瓶飞天,酒酣之极,满面红光的拍着我

的肩膀说道:「我今天给你李叔打了个电话,过完这个礼拜,就给老子滚去上班!」

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端起酒杯跟老爸碰了一个,一饮而尽。

那个时候,已经是十月下旬,单位早就过了招人的时节。但是老爸在家乡还

算有点能量,一个电话,就把我塞到了一家具有国企背景的单位之中。

不过,那家单位毕竟根底深厚,就算我是走后门进去的,也得从实习生开始

干起。要想转成合同工,怎么也得过完年之后了。

周一去到单位,先去见过李叔,然后就被带到一个五个人的办公室之中。

「来,小孟,给你介绍一下。」李叔在门口敲敲门说道。

「李主任,您说,我这忙着呢!」侧对着门口的一个女人盯着电脑,头也不

扭的答道。

李叔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而朝着办公室里另外两人说道:「这是小胡,我老

战友的儿子,以后就在你们这,帮我照顾着点。」

那两个人连忙招呼,李叔却是摆了摆手,拍拍我的肩膀说了声:「以后你就

听孟组长的安排,好好干!」说完,背着手晃悠着走了。

我站在门口,尴尬的看了孟组长两眼,那个女人只是把眼睛紧紧的盯在电脑

屏幕上,根本没有招呼我的意思,反倒是一个中分头的眼睛青年朝我招了招手,

神神秘秘的把我喊了过去。

「孟组作图的时候生人勿近,这个位置没人,你就先在这吧。」中分头大哥

朝我挤眉弄眼的说道。

我道了谢,又与那两个男同事稍稍寒暄几句,就在属于我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我才有机会借着收拾桌子的遮掩,错开目光去仔细打量那个女工

作狂的侧影。

她看上去大概三十二三岁的年纪,一头长发很随意的盘在脑后,身上穿着一

身浅灰色的职业装。下身是长裤没有露腿,上身却是那种收腰的小翻领西装。从

侧面看去,胸前的衣襟被撑得紧绷绷的,很是有料的样子,最显眼的却是一个浑

圆的屁股,坐在椅子上,都能完美的展现出那个挺翘的弧度。

不过,我当时还没有从失去燕姿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对女人没有什么渴求,

自然不会对一个比我大十来岁,而且长相最多不算难看的女人动什么心思。看了

几眼之后也就把注意力转开了。

呃……话说这毕竟是色文,实在没必要罗嗦一些无关的事情,我之所以在这

个孟组长身上浪费这么多口舌,当然是以后会跟她发生一段故事的缘故。

闲言少叙,总的来说,我很快适应了新的单位,新的工作。

因为专业对口,技术熟练,我很快就受到了孟组的关注,虽然不可能交给我

什么重要的任务,但是总能时不时的分给我一些小活,我和孟组长也就很快的熟

悉了起来。

第一次介入她的生活,是进入单位一个多月后的事情了。

那天我因为手里的活没完,下班比较晚。等到接近六点钟的时候,我们办公

室就只剩下我和孟组长在了。

电话铃响,片刻后我就听到孟组尖叫了一声,然后跳起来就往外跑。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看她神色慌乱的跑了出去,担心出什么事情,就

连忙追了出去。

「孟组,出什么事了?」我追出办公室,看见她正疯狂的摁着电梯摁钮,神

色惶急,好像天要塌下来的样子。

她猛一回头,好似快要哭出来一样,「我忘记接儿子了,幼儿园老师打电话

来,说宝宝正在哭。」

我松了口气,安慰她说:「别着急,有老师看着呢,宝宝不会出问题的。」

孟姐的眼泪都出来了,一边继续狂摁电梯,一边呜咽道:「都怪我……呜…

…我妈去海南玩了,让我带几天我都带不好……呜呜……「

电梯来了,我赶紧把她推进电梯按了楼层,然后跟她说:「把你车钥匙给我

吧,看你这样,开车怕有危险,我送你过去。」

孟姐一呆,呜的一声又哭了出来:「丢办公室里了……」

我无奈的一拍额头,让她在楼下等着,再次上楼帮她拿了钥匙,然后开着她

的车,带着呜咽不止的孟姐直奔幼儿园。

我停在幼儿园门口,孟姐疯了似地扑下车,一边喊着宝宝的名字,一边狂奔

了进去。过了几分钟,就看她抱着一个不断啜泣的小男孩从门口走了出来。

因为抱着孩子的关系,孟姐坐到了后座上,一边柔声安慰着儿子,抽空向我

致谢道:「谢谢你了啊,小胡,宝宝一直哭,麻烦你把我们送回家去吧。」

我应了一声,按照孟姐的指引朝她家的区域开去。

过了一会,我突然觉得车厢里有些异样,她儿子非但不哭了,反而从后座上

传来一阵极其轻微的啾啾声。

我好奇的朝着后视镜瞟了一眼,心中顿时猛然颤动了一下。

我好像,看到了一团白花花的物体……那是……她的奶子?

我稳一下心神,再次朝着后视镜偷瞟了过去,果然看见孟姐正掀开自己的衣

襟,托着一只丰硕的雪乳给她儿子喂奶呢。

她胸前被儿子的脸挡着大半,根本看不到全貌,但是就从那一团乳丘的弧度

来看,至少也是D罩杯以上的等级。

孟姐非常敏感,几乎就在我堪堪看清情况的那一刻,就抱着儿子侧了一下身,

把自己裸露出来的乳肉遮掩住了。

很显然,孟姐已然察觉到了我的偷窥,我不禁非常尴尬。

「咳……宝宝多大了呀,还没断奶呢?」我为了缓解尴尬,特脑残的问了一

句,话一出口,感觉车厢里的气氛更加尴尬了。

「……刚满两周岁。」孟姐的话里都饱含着羞意,但还是回答了我。

「呵呵……这是你家老二吧?老大几岁了?」我继续脑残。

孟姐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就他一个,我要孩子比较晚。」

我彻底没话了。除了后座上偶尔传出几下啾啾声,车厢中一片沉默。

到了她家所在的小区,孟姐抱着已经睡着的儿子下了车,伏在车窗口对我说:

「小胡,你把我的车子开走吧,明天早上再来接我好不好?我一个人带着宝宝,

开车不方便。」

「噎死,麦德母!」我耍帅的跟她敬了一个美国大兵式的军礼,一溜烟的开

着车子跑了。

从那以后,我和孟姐的关系发生了显着的变化,在熟悉的基础上,更加增添

了一抹若有若无的亲近。

也正是从接送她们那几天开始,我不再称呼她为孟组,而是改口叫她孟姐,

而她的儿子见到我的时候,则会非常高兴的大声喊我胡叔叔。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是对她产生了好感?还是因为太久没有性生活

的关系,想要找个女人来日?

反正,在那段时间里,我开始非常的渴望凝视、乃至触碰她的身体。哪怕授

受之间指尖的触碰,也会让我心神颤动,兴奋不已。

那种不合常理的怪异情况,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过了元旦,我的娇俏

小情人豆芽儿终于从学校回来之后,我对孟姐的欲望才一下子变淡了下去。

芽儿回来的第二天,正好是周六。我和芽儿约好,在宾馆的房间里折腾了她

一个多小时,直到把她操的小屄红肿,开始不断求饶之后,我才意犹未尽的搂着

她温存了一会,跟她说起了孟姐的事情。

「看来这几个月捞不着屄操,真是把你素苦了呀,半老徐娘你也有性趣呀?」

芽儿揶揄的笑我。

我苦着脸道:「没办法啊~ 以前天天吃肉,猛一下子吃不到了,可不就饥不

择食了么?」

芽儿笑嘻嘻的伸手去撸我的鸡巴,媚笑道:「怪不得呢,今天又敏感回气又

快,第一次才干几下就射了,第二次干了人家这么久,小屄都被你干肿了……」

我怪笑一声,翻身把芽儿压在身下,叼着她的小奶头含糊道:「那就继续呗,

哥都想你半年了。」

芽儿却是咯咯笑着,伸手护住自己的档,不让我插进去,嘴里哀求道:「别

闹了,你想让我下不了床啊,一会得回家吃饭呢!」

「不行,谁让你撸我鸡巴,又有反应了,必须再干你一回。」我压抑了好几

个月的性欲一旦释放,可不是区区两次就能平复的了。

芽儿吓的连连求饶,最后不得不妥协,让我连操屄带口爆的又在她身上发泄

了一回。

穿衣服的时候,那丫头冷不丁的问我:「要是我还不放假回来,你是不是就

忍不住冲那个半老徐娘下手啦?」

我怔了一下,失笑道:「我就是素的太久了,想要找女人发泄一下。现在想

想,孟姐那张脸也就是普通人儿,要不是胸大屁股圆,估计我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话是这么说,可没想到这话出口还不到一个礼拜,我就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那天已经很晚了,我在家玩了会儿游戏刚想睡觉,突然就接到了孟姐的电话。

「小胡,你睡了吗?」孟姐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焦急。

「还没呢,什么事儿啊孟姐?」我答道。

「嗯……我家宝宝发烧了,在医院输液体。我走的时候太急,没有给宝宝拿

奶粉,你能帮我去家里拿一下吗?」孟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啊?你家里有人吗?我怎么拿?」我问。

「家里没人,我出来急,也没有带钥匙,不过单位的办公桌抽屉里有我家的

备用钥匙,你能帮我一下吗?咱们办公室的同事,只有你知道我家在哪……」

我答应下来,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这个时间确实有点不方便,

我只好硬着头皮偷偷的拿了老爸的车钥匙,偷偷的溜了出去。

先去单位,很顺利的在她抽屉里找到一串挂着粉红色吊饰的钥匙,然后转头

向她家驶去。走到半路上的时候,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小胡,你到我家了吗?」孟姐问。

「快了,我已经拿了钥匙,再有几分钟就到你家小区了。」我答道。

「哦,那就好。你记得帮我多拿一些东西吧,宝宝需要一条裤子和两片尿不

湿,他刚才尿裤子了。还有,别忘记那奶瓶哦……」孟姐在电话里絮絮的嘱咐我,

听起来心情好了不少。

我很快就到了孟姐家,打开门进屋,先在客厅里略站了一下,就朝着卧室走

了过去。

我以前来过孟姐家,但也只是在她家客厅坐过一下而已,至于那个卧室是她

和宝宝住的,只好一个个打开去看。

第一个推开的房门是书房,里边除了杂乱的图纸就是书,没有发现奶粉尿不

湿的踪迹。

第二间,我一推门进去,就看到大床的旁边还摆放着一张婴儿床,找对房间

了。

奶粉,奶瓶,还有折叠整齐的小衣服,嗯……都放在明面上,可是宝宝的尿

不湿在哪里?

「喂?孟姐,宝宝的尿不湿在哪啊?我怎么看不到?」我打电话过去问。

「唔……宝宝很久没用过了,你去床头柜里看看有没有?」孟姐不确定的答

道。

我挂了电话,又在房间的各个抽屉衣橱里翻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就向第

三间没有去过的卧室走了过去。

一进第三间卧室,我的心就忍不住猛跳了一下。

那是她的婚房,一张巨幅的结婚照片挂在宽大的床头上,照片里男帅女靓,

画着淡妆穿着婚纱的孟姐竟是那么的漂亮迷人。

我突然惊觉,原来孟姐平日里根本就没有画过妆,从来都是以素颜示人的。

每天挂着熬夜得来的黑眼圈,没空去精心修饰的发型,因为缺乏滋润而略显

苍白的双唇,怎么也不可能跟漂亮这两个字沾边。

但是仔细想来,她的五官却没有什么大的缺点,组合在一张略显圆润的脸蛋

上,虽不敢称美女,但也绝不会令人讨厌。

素颜已是如此,更何况精心装扮之后,难免就会给我一种惊艳的感觉了。

我又看了几眼,忽的想起正事,继续翻箱倒柜的找宝宝的尿不湿。化妆台抽

屉,没有!衣橱,没有!床头柜,没有!等等……我再次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几

件情趣用品,静静的摆放在里面。

粉红色的跳蛋,粗长的电动阳具,后庭的串珠以及肛塞……我的裤裆很快就

发生了反应。

我捡起那只电动阳具,凑到鼻端闻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腥味。

「用完也不洗洗啊?」我好笑的抬头看了一眼孟姐的照片。

最终,我也没找到宝宝的尿不湿在哪,只好在去医院的路上买了一包,等我

拎着东西找到孟姐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半了。

「宝宝怎么样了?」我把东西递给孟姐问道。

孟姐赶紧打开包裹,一边给宝宝冲奶粉,一边说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就

是扁桃体炎,输输液体,等体温降下去就没事了。」

我点点头,问:「通知姐夫了没?」

她勉强笑了下,说:「跟他说干嘛?这么点小事,不值当的,他又回不来!」

我口中的姐夫她的老公,那时候正在德国进修,已经走了半年时间,大概到

第二年夏天才能回国。

我看宝宝睡在移动的小床上,身上盖着她的衣服,掀开一看,才知道宝宝尿

湿了裤子,只好围着她的上衣来保暖。幸亏医院里边暖气充足,否则不但孩子受

不了,就连上身只穿了一件薄毛衣的孟姐,也要被冻出病来。

「赶紧把孩子的裤子穿上吧,你的衣服到底不如裤子暖和。」我叹了一声,

觉得有点可怜她。

一通收拾之后,宝宝再次睡着了。

孟姐一脸歉意的看着我,说:「小胡,多亏你跑一趟。现在宝宝没什么事了,

你趁着还不太晚,赶紧回家休息去吧。」

我犹豫的站起来,问道:「那你呢?宝宝什么时候能回家?」

「估计到要早上了吧,医生说,输完液体要多观察一下。就算还不能回家,

他外婆也就来换我了。」孟姐说。

「这……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这一晚上,可不好熬啊!」我担忧的说。

孟姐疲惫的笑笑:「在医院里还求什么安逸啊,就在椅子上打两个盹,一晚

上也就过去了。」

我想了想,记起老爸的车上有个保护颈椎的U型枕,就跑去给她拿了过来,

在脑袋后面垫一下,总比硌着头皮舒服一些。

「孟姐,这样吧,我还不觉着困,不如你先睡一会,我帮你看着宝宝。等宝

宝输完液体之后,我再走好了。」

孟姐前一天晚上就加了半晚的班,现在确实疲倦的支撑不住了。她见我态度

坚决,就没有坚持,垫上枕头倚在墙上,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我无聊的四处转悠着,有时候去门外抽根烟,有时候在孟姐身边坐会儿,等

到宝宝输完液体,拔了针,我终于也困的支撑不住了,坐到孟姐旁边就沉沉的睡

了过去。

我实在是困极了,在半梦半醒之间,觉得有些事情似乎不妥,却怎么也睁不

开眼睛,怎么也无法令自己清醒过来。

我好像做了一个春梦,又好像不是真的做梦,反正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

己的裤裆中正处于膨胀的状态,想要动一动身子,却又觉得有人压在自己身上,

而且还好死不死的压着我膨胀的鸡巴,让我难受中有感到一丝丝的舒爽。

我不知道那种状态持续了多久,但是等我猛的一下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就

看到孟姐正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我身上爬了起来。

原来是宝宝醒了,正哭着要妈妈抱。

孟姐抱过宝宝,人却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半闭着眼睛拍着宝宝,随手撩开

毛衣,把宝宝的脑袋塞了进去。

那雪白的乳丘,红艳艳的奶头,纵使只是惊鸿一瞥,也让我的心脏狂跳了起

来。

妈的,太久没有揉捏大咪咪,抵制力大不如前了啊!豆芽儿?算了吧,她的

奶子顶多也就是个小肉包。

我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快到六点钟了。

我擦,必须马上就走!我老爹六点半起床,到时候发现我偷开他的车出去野,

后果不堪设想。

--------

关于孟姐的铺垫篇幅会比较多,那是因为孟姐在我的生活以及后来【好文】【我的猎艳生涯】(01)所开展的

事业中,是最重要的一个人,没有之一。

下一章才会有啪啪啪的内容,失望了吗,哈哈,别着急!我会把我毕业之后

直到结婚为止,所经历过的所有女人,全都一一的描绘出来。建议大家在欣赏啪

啪之余,也关注一下普通的剧情,那是我生活以及工作的经历,是我写这个故事

的主线所在。

事实上,关于啪啪的经历只有大概三分之一是真的,其余皆是取自朋友的故

事或者自身臆想而来,请勿深究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