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梦想之都211

时间:2022-08-11 浏览量:11次

梦想之都211

Chapter 211 火车

「哗!小伙子,你要赶紧啊!这最后一班火车马上就开了,我看你还是

跑过去吧,我也要下班了!」售票员把票交到郭玄光手里后,马上就关上了售票

窗口收拾东西了。

「哦、哦……」郭玄光似懂非懂的子,其实他此时脑子里一片混乱,

一个又一个的问号不断冒出。

「按照之前所说,信号那地方应该就是接头的地方。但是没道理她们要

谈那么久的,什么东西都应该谈完!」因为司徒帼英并没有告诉郭玄光全部细节,

他根本不知道司徒帼英要见的人是魅力之夜的老虫。

虽然脑子里想司徒帼英的事,但是郭玄光还知道要抓紧时间。他眼睛

搜索站台的指示牌,三步并作两步地往站台方向赶去。

「赶快赶快啊,火车马上就要开了,快点!」站台的工作人员吆喝赶

郭玄光上车。

郭玄光三步并作两步,也不管票上写是那节车厢了,看到最近的那节

车厢就了上去。当他刚踏入火车内,车门就开始关闭了。

上了火车后郭玄光抬头一看,四周都没有人,他也懒得找位置了,就近

在车厢最后一排过道旁的位置坐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阻隔每个车厢的车门也

开始关闭了。

还没坐下来,郭玄光的思绪又回到司徒帼英上:「不知道谈得怎了?

难道没谈成?还是套不出话来?」

其实郭玄光忽然觉得司徒帼英套不出话来比较好,「我们人单力薄的,

就算那些人真的有联系我们又能怎,还不如报告给徐媛算了,我们还是不要乱

来为好!」

就在郭玄光低头坐下的时候,气喘呼呼的他一不留神就让车票掉了出来

落到靠窗边的座位下面。想待会儿可能还会验票,郭玄光只好整个人俯下身来

伸手去摸票。

与此同时,火车正式动,一把女生的声音也在车厢里响了起来:「哈

哈,今晚我们包了这节车厢了,这最后一班车居然没什么人坐的!」

郭玄光摸了好一会儿才把票捡回,心里嘀咕:「怎么回事?我不是好

端端地坐在这?难道那女的没看见我?」

重新坐好的郭玄光抬头一看,前面不远处正坐三人。除此以外,这节

车厢就真的没有其他人了。郭玄光哪里知道,刚才他俯身的时候前面的一位女的

刚好扭头看了看后面,根本没看到他。

不过郭玄光也只是稍微地走了走神,思绪很快就又回到司徒帼英那儿:

「但是?论怎,我们说好了一个小时后怎么都要联系的。现在那么久都没有

消息,难道是她人被控制住了?」带不安的心情,郭玄光就这蜷缩在椅子上,

心里充满挫败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因为前面几人聊天的声音太大,又可能是郭玄

光终于想不到任何东西了,他突然惊醒定顺其自然,不再去猜测司徒帼英的事。

不知不觉之中,为了转移思绪,郭玄光开始聆听前面几人的对话。

「今晚真的要谢谢你们俩了,我可是玩得很高兴的。如果你们不是明天

要飞,我今晚可是不走了!」

「算了吧姐,你能不回家吗?你现在可是一如侯门深似海啊,嘻嘻!」

「想我赵茹雪当年也是派对的搞手之一,现在可是沦落到要你们姐妹俩

来解救我了!唉!」

郭玄光不听则已,一认真听这三人的对话,心里不禁觉得这些声音有

些印象。他不敢有大的动作,只是慢慢把头稍微往外移,等到目光刚好能看到斜

对面过道旁的那位女子就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说得起劲的那人果真转头对郭玄光一侧的人说起话来。郭

玄光这时能清楚地看到那女子的大半张脸,竟然就是四里村村长的媳妇。

「怎么会是她?那不用猜了,另外两人一定是同是空姐的莉莉和小翎。」

郭玄光赶紧把头缩回到座位里,心里又是一团糟,「我还是别惊动她们为好,谁

知道到时候又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幸亏郭玄光和莉莉她们三人隔三排座位,如果她们不是站起来看,还

真是没那么容易发现窝身坐的郭玄光。

「有得必有失啊,姐!你看你现在不也吊了个金龟婿嘛!说真的姐,你

真的……真的把第一次留到婚后了?」

「那是当然,不早跟你们说过嘛,那些有钱人?论怎么玩,娶回家里的

肯定喜欢原装货的!」

「姐,我看未必。现在医学那么厉害,弄个假的膜就可以装了!」

「装?你们还是太天真了。就算处女膜可以装,但反应是装不了的!」

「嘻嘻,姐,看起来你很有心得嘛,看起来和我们的准村长可是……嘻

嘻……」

说到这里,刚才还兴奋的赵茹雪突然把声音压了下来:「那死鬼!唉,

别提了!」

「嘻嘻!怎么这个表情了?难道……难道我们的准村长没把你喂饱?」

「好了,我说了不说这事了,再说我可翻脸了!」赵茹雪的声音更冷了,

甚至好像有了怒气。

郭玄光听了好一会儿,觉得还是不宜在这里久留。于是他趁服务员走

过的时候就在后门溜了出去,到后面的一节车厢安顿了下来。

凌晨2 点半,郭玄光终于回到了梁山市。四里村离火车站不算远,郭玄

光赶紧上了出租车,没多久就到了村子附近。

「什么?你要进去那工地里?不行啊老板,那里都没有路的,我怎么开

得进去!而且还是工地,万一把轮胎扎了可把我坑了!不行,不行,老板,这里

根本没路的,你就别折腾我了吧!」

从地图上看,郭玄光现在的位置里信号已经不远了。既然司机坚持不肯

进入工地,郭玄光只好下车步行进去。当他进入工地以后才发现,那司机不进来

也是对的,工地这里真的连路都没有,只能打手机的电筒缓缓前进。

「唦、唦、唦……」郭玄光周围只剩下自己的脚步声。他不敢走得太快,

生怕脚底和路面沙石的摩擦发出太明显的声音。但是他实际上走得也不慢,就如

同正常速度一般,大概十分钟后就眼看离目标已经不远了。

郭玄光停下了脚步,关上了电筒。这里已经离刚才的街道有些距离了,

四周黑漆漆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微弱的月光加上远处的亮光让人依稀看到跟

前的路面。

「呼……」郭玄光静下心来聆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什么;他又再举目

四盼,仍是发现不了什么。于是郭玄光这回终于真的放轻了脚步,非常缓慢地向

信号方向出发。

那废弃的小楼很快就进入了郭玄光的视线范围,整栋楼房都是漆黑一片,

没有任何的动静。郭玄光安静地站在小楼底层,呼吸也不敢过分用力。大概3 分

钟之后,他终于打开了手机的电筒。

「这里应该是没有人的,在这个弃置的工地里有什么东西好谈的?我现

在应该就在信号点上了,为什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呢?」郭玄光四处看了看,没有

任何发现,于是又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之中。

「难道有高手伪造了信号?不可能,司徒帼英约我也是刚才的事,不可

能有人准备好这个陷阱的!我要再打一下电话吗?不、不,这太危险了,不!」

人不在梁山市的时候,郭玄光可是没少打司徒帼英的电话。但是当人在

信号点时,他倒反而不敢打了。

此时郭玄光的心情也如环境一,跌入一片漆黑之中。「冷静、冷静,

这个时候可不能慌!」想是这想,但是郭玄光清楚地看到地面上白色的电筒

光开始不住地晃动。

「怎么会这……怎么会……」郭玄光顿时紧张起来,越是紧张那电筒

的光芒越是晃动得厉害。「糟了糟了,难道被人发现了?难道……」

良久,四周还是毫?动静,郭玄光终于定了定神,很快他就发现光的晃

动其实是他握住电话的手在颤抖的缘故。

「嘘……」郭玄光长舒了口气,脑子里又开始分析起来。「?计可施的

时候就……从头再来!」郭玄光于是又开始细细地搜查起来,这回他终于留意到

了那一条还没造好的楼梯。「难道……这里上去有文章?」

只要有一丝希望郭玄光就不会放过,搜完二楼后他就沿楼梯上了三楼,

最后发现了一间密不透风的房间。好像刚才那,郭玄光站在房间外好一会儿,

确认没有任何动静以后才推开了门。

一张铁床很快进入了郭玄光的视线里,床上赫然摆放一些衣服,更加

重要的是,一台手机也在那里。

「人呢?人呢?怎么只有衣服和手机?人去哪儿了?」那手机当然是司

徒帼英的,兴奋感稍纵即逝后的郭玄光又开始恐慌起来,「怎么会把衣服留在这

了,那她不是……不是……」

郭玄光在这房间里来回踱步,突然想到这栋楼房不止三层,于是马上

蹑手蹑脚地继续往上搜。

打从看到司徒帼英的衣物起,郭玄光就有点害怕看电筒照射的地方,

他生怕好像那些电视剧那照到什么不利于司徒帼英的东西,甚至是尸体。因此

郭玄光走得很慢,很慢,慢得好像不想再往前走的子。

四楼其实就像是个大平台,完全没有分割成商铺或住宅的子。郭玄光

兜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正想再往上走的时候,耳朵忽然听到了些不一的声音。

他了一跳,赶紧关了电筒蹲了下来。

郭玄光刚才听到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小楼寂静的环境还是很清楚。

很快,他就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唦唦」的声音。毫?疑问,这是鞋子与地面摩擦

的声音,郭玄光非常肯定。

「有人来了!有人来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声音接近的速度超过

了郭玄光的估计,很快他就隐约看到小楼外有些亮光了。他继续保持下蹲的姿

势,慢慢伸出一只脚,再用手摸地面将身体靠过去,就这艰难地挪到了远离

楼梯口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

「嗒、嗒、嗒……」当来人走入小楼的时候,郭玄光依然听到了清脆的

脚步声。「怎么还有声音,对了,那是高跟鞋,这是个女人!这个女的会是谁呢?

难道只是回来拿司徒帼英的东西?不会那么简单吧?」

很快郭玄光就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隐约也看到白光的照射。「那人肯

定就是去刚才的房间了!这肯定和司徒帼英有关的!如果这女的待会儿就离开,

我该不该跟这神秘人呢?还是就待在这静观其变?」

正当郭玄光想得入神的时候,他身上的电话竟然响了。平时在闹市中总

是嫌不响亮的铃声此时变得十分的刺耳,得郭玄光整个人跳了起来撒腿就想

跑。

但是没等步子迈出去,郭玄光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要

往哪儿跑。他和神秘女子虽然隔了一层楼,但是按照这里的环境,那女子肯定也

可以听到这刺耳的电话声的。如果跑下去可能就会和那女子碰面,跑上去呢可能

也是?路可走。

郭玄光呆站原地,整个额头瞬间布满了汗珠,拿电话的手一直在颤抖

,甚至都不懂得把铃声消掉。

就在郭玄光感到万分尴尬的时候,一把熟悉的声音他解围了:「小郭、

小郭,是你吗?是你在这里吗?」

一听到这个声音,郭玄光心里马上问自己:「什么?我……这算是得救

了吗?」有点觉得惊喜来得太突然的他依旧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大叫跑下三

楼:「是我,是我,我在这!!!」

「你不是不在梁山市吗?还是你骗我的?」只见司徒帼英一脸如娇似嗔

的子坐在铁床上,一件大衣包裹全身,手里晃动她的手机。

「我……我确实是不在的!你……你看,火车票还在呢!」郭玄光到

了司徒帼英跟前急不可待地掏出还没扔的票,「你看,票上写时间呢!我特意

从政投市那赶回来的!」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啦,那么紧张干什么?」司徒帼英满脸的笑意,

坐在那铁架床上翘起个二郎腿。

郭玄光的注意力似乎都在司徒帼英的身上,连房间此时是灯火通明都没

有察觉。「我当然紧张啊,说好了要互通消息的,结果你一声不吭地跑了,还只

留下些衣服和手机,这教我如何不心急!你都不知道我在政投市那边等得多害怕,

猛打你的电话都没有回应。」

郭玄光这些话说得甚是诚恳,一双眼珠子只是看司徒帼英,满是惊喜

的眼神之中又带一丝埋怨。

司徒帼英也是凝视郭玄光,突然之间,她扑上去紧紧地搂郭玄光道

:「好啦,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谢谢你啦,我不应该就那么走掉的!」

郭玄光感到满怀的体香和温热,整颗心像是有要融化的感觉。他闻司

徒帼英额前的阵阵清香,语气自然而然地变得格外温柔道:「不,我……我没怪

你,你【好文】梦想之都211不要自责。」

不过这时司徒帼英语调一转继续道,「你别生气嘛,顶多今晚……今晚

就让你惩罚一下我吧!」同一时间她一把推开了郭玄光,一个潇洒的转身就把身

上的大衣脱了下来。

大衣之下自然是司徒帼英曼妙的身段,此时的她居然穿一件黑色的皮

马甲。那马甲紧紧地缠绕司徒帼英纤细的腰部,顶部是柔软的贴身胸托,刚好

能覆盖住乳房的下半部,连乳头都是若隐若现的子。

马甲之下是黑色四面雕空的连裤袜,阴部前后和髋骨两侧都被大范围的

挖空,让丝袜之下的肌肤显得更加白皙。阴部则是由一条C 字内裤遮挡,但是那

窄窄的小带子连阴毛都?法完全盖住,真的是春光咋泄让人遐想连连。

司徒帼英脚下的一双漆皮高跟鞋则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让司徒帼英这

一身黑的诱惑看起来更加神秘动人。那尖尖的鞋头此时还有意?意地【好文】梦想之都211翘了起来,

好像在昂首向郭玄光示威一般。

郭玄光的呼吸顿时加重,心里也突然冒出了一团火。刚才郭玄光的语气

虽然急促,但是也没到发火的地步。但是等司徒帼英说了「别生气」那句话后,

不知怎的郭玄光的心里好像真的有气一般。

两人默然?语对望了几秒,然后同时向对方靠近,用力地搂对方,再

狠狠地用舌头和嘴巴嘶舔对方的同一部位。

「嗬……嘶、嘶……嗬……」两人就如同两个火球般纠缠在一起,火势

在毫?骚扰的情下是越烧越盛。

郭玄光脑袋里的怒意随火势上升,突然他的双手粗暴地抓向了司徒帼

英的胸部。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身体只是自然而然地做出了这的选

择。

「嗯……呃呃……嗯……」虽然郭玄光这一抓的力度不小,但是司徒帼

英完全没有半分痛意,那团火反而烧得越来越旺了。

听到司徒帼英呓的声音,郭玄光的怒意又再增加,他拖司徒帼英移

到铁床边然后自己一屁股坐了下去道:「快、快……」本来他想说「伺候」的,

但是最后关头又感到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结果一句话就没能说下去。

谁知道司徒帼英好像知道了郭玄光的心思一般,主动蹲了下来,仰起头

用看主人的眼神道:「就让我来伺候你吧!」

「嗬……」愉快的感觉随即从郭玄光的龟头开始出发让他全身舒泰,那

种感觉就犹如日出东方那一下子遍及大地,处处都是温暖。

友情链接